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随州电加热锅炉 苏菲的世衡

html模版苏菲的世界
.....镜中的女孩双眼眨了一眨.....
时间才七点十五分,没有必要赶回家。苏菲的妈妈在星期日老是过得比较安闲一些,因此她也许还会再睡个两小时。
她应不应当再深入树林去找艾伯特呢?上次那只狗为何对她叫得这么凶呢?
苏菲站起身来,开端沿上次汉密士走过的路走去,手里拿着那个装着柏拉图学说的棕色信封。遇到岔路时,她便挑大路走。
到处都可听到鸟儿们轻快的叫声。在林梢、在空中、在荆棘与草丛之中。这些鸟儿正忙于它们的晨间运动。对它们而言,周间与周末并没有分辨。是谁教它们如此的呢?岂非每一只鸟儿体内都有一架迷你电脑,设定好程式,叫它们做某些特定的事?
苏菲沿着路走上了一座小山丘,然后走到一个向下的陡坡,两旁都是高大的松树,树林非常浓密,以至于苏菲只能看到树与树枝间几码之处。
突然,她看到树干间有个东西在闪动。那一定是个小湖。路向另外一头延伸,但苏菲却转向树丛间走去。她身不由己地走着,自己也不太明确为什么会这样做。
这个湖并不比足球场大。在湖的彼岸,一块由银色桦树所环绕的小小空地上,有一栋红色的小屋。屋顶上的烟囱有一道轻烟正袅袅上升。
苏菲走到湖畔。这里有多处泥泞,不过后来她发明了一条小船,船身有一半在水中,里面还有一对桨。
苏菲环视周围。看来无论她怎么做,都无法在不把鞋子弄湿的情形下,渡湖到小红屋那边。于是,她一咬牙,走到小船那儿,将它推到水中。然后她爬上船,将桨固定在桨架上,开始划过湖面。不一会儿,船便到了对岸。苏菲跨上岸,想把船拖上来。此处的湖岸要比方才那边陡。
她只回首望了一望,便走向小木屋。
一探索竟
她对自己如此勇敢的行动也感到讶异。她怎么敢这样做呢?她也不知道。似乎有 某种货色 催促她似的。
苏菲走到小木屋的门前,敲敲门,但等了一会儿并没有人应门。她小心肠转了一下门柄,门就开了。
嗨! 她喊。 有人在家吗?
她走进去,进入一个客厅,但却不敢把门带上。
这里显然有人住。苏菲听到柴火在旧炉子里发出哔哔剥剥的声音,显然不久前还有人在这里。
客厅里的一张大餐桌上放了一台打字机、多少本书、几支铅笔和一沓纸。面湖的窗前有一张较小的桌子和两把椅子。除此之外,屋里很少家具,不过有一整面墙都是书架,上面放满了书。一个白色的五斗柜上方挂了一面圆形的大镜子,外围镶着伟大的铜框,看起来已经是老古董了。
另外一面墙上挂着两幅画。一幅是油画作品,画里有一个建有红色船坞的小港湾,距港湾不远处有一栋白屋。船库与白屋之间是一个有点坡度的花园,种了一株苹果树、几棵稠密的灌木,此外还有几块岩石。一排浓密的桦树像花环一般缭绕着这座花园。画的落款为 柏客来 (Bjerkely)。
这幅油画旁挂了另一幅古老的肖像画。画的是一个男人坐在窗边的椅子上,怀中放了一本书,背景也是一个有树、有岩石的小港湾。这幅画看来像是几百年前画的,题名是 柏克莱 (Berkeley)。画家的名字叫史密伯特(Smibert)。
柏克莱 与 柏客来 ,苏菲心想,多奇怪呀!
苏菲继承勘查这座小木屋。客厅有一扇门通向一间小厨房。不久前这里刚有人洗过碗,盘子与玻璃杯都堆在一条茶巾上,其中几个碗杯上面还有几滴闪闪发光的肥皂水。地板上有一个锡碗,里面放着一些剩饭剩菜。这房子的主人一定养了狗或猫。
苏菲回到客厅。另外一扇门通向一间小小的卧室,里面有一张床,旁边的地板上放着两、三条捆得厚厚的毯子。苏菲在毯子上发现几根金色的毛发。这就是证据了]现在苏菲知道住在这栋小木屋里的就是艾伯特和汉密士。
再回到客厅后,苏菲站在五斗柜上方的镜子前。镜面已经失去光泽,而且刮痕累累,因此她在镜中的影像也显得隐约不清。苏菲开始对着镜中的自己扮鬼脸,就像她在家中浴室里做的一般。镜中人也一如预期的随着她的动作做。
突然间,一件骇人的事产生了。有一霎时,苏菲很清楚地看到镜中的女孩同时眨着双眼。苏菲吓得倒退了一步。如果是她自己同时眨动双眼,那她怎么看到镜中的影像呢?不仅如此,那个女孩眨眼的样子俨然是在告诉苏菲: 我可以看到你喔!我在这里,在另外一边。
苏菲觉得自己的心怦怦地跳着。就在这时候,离心式冷水机组,她听到远处的狗吠声。汉密士来了!她得马上离开这里才行。这时她看到镜子下方的五斗柜上面有一个绿色的皮夹,里面有一张百元大钞、一张五十元的钞票以及一张学生证,上面贴着一张金发女孩的照片,照片下面写着女孩的名字:席德
苏菲打了一个冷颤。她再次听到狗叫声,她必需立刻分开!
当她匆匆经由桌旁时,看到那些书与纸堆旁放着一个白色的信封,上面写着两个字: 苏菲 。
在她还没有时光弄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以前,她已经一把抓起了那封信,把它塞到装着柏拉图学说的棕色信封里,然后她便冲出大门,把门在身后 砰! 一声关上。
狗叫声愈来愈近。但最糟的是小船不见了。一两秒钟后,她才看到它,原来它正在湖心漂浮,一只桨也在船边漂着。这都是因为她那时无力将它拖上岸的缘故。她听到狗啼声已经迫临,同时湖对岸的树林间也有一些动静。
苏菲不再犹豫。手里拿着大信封,她飞驰到小木屋后面的树丛中。不久她就已置身一片湿润的沼地。当她在草地上跋涉时,好几回不小心踩进比她脚踝还高很多的水洼中。但是她非持续往前走
不可。她必须回家 回家。
不久,她看到了一条路。这是她来时所走的路吗?她停下来把衣服拧干,然后开始哭泣。
她怎么会这么笨呢?最糟的是那条船。她忘不了那船还有那只桨在湖上无助地漂浮的景象。真难为情,真是羞死人了
她的哲学老师现在可能已经达到湖边了。他必需要坐船才能回到家。苏菲认为自己简直像是个罪犯一般,不过她不是故意的。
对了,那封信!这下,事情更糟了。她为什么要拿它呢?当然,
是因为信上写着她的名字,因此可以说那封信是她的。但即使如此,她仍旧觉得自己像个小偷。更糟的是,她这样做无异留下证据,
显示擅闯小屋的不是别人,就是她。
苏菲把那信从信封里抽出来看,上面写着:
鸡与鸡的观念何者先有?
人是否生来就有一些概念?
植物、动物与人类的差异在哪里?
天为何会下雨?
人需要什么才能过好的生活?
苏菲现在没法思考这些问题。不过她想它们大概与下一位要探讨的哲学家有关。他不是叫亚理斯多德吗?
说明
苏菲在树林间跑了很久。当她终于看到家四周的树篱时,感觉就好像发生船难后游泳上岸的人一般。从这个方向看从前,那排树篱显得很滑稽。
她爬进密洞后,看了看腕表,已经十点半了。她把大信封放进饼干盒里,并把那张写着新问题的纸条塞进她贴身衬衣内。
她进门时,妈妈正在打电话。她一看到苏菲,马上挂掉电话。
你到底到哪里去了?
我 我去 树林里散步。 她舌头有点打结。
本来如此。
苏菲悄悄地站着,看着水滴从她的衣服上滴下来。
我打电话给乔安
乔安?
妈妈拿了几条干布来。苏菲差一点藏不住哲学家的纸条。然后她们母女两个一起坐在厨房里,妈妈泡了一杯热巧克力给苏菲喝。
过了一会儿后,妈妈问道; 你刚才是跟他在一起吗?
他?
苏菲的脑海里想的只有她的哲学老师。
对,他 那个跟你谈兔子的人。
她摇摇头。
. 苏菲,你们在一起时都做些什么?为什么你会把衣服弄得这么湿?
苏菲坐在那儿,神情严正地看着桌子,陕西注塑模温机,心里却在暗笑。可怜的妈妈,她现在还得操心 那档子事 。
她再度摇摇头。然后妈妈又连珠炮似的问了她一堆问题。
现在你要说瞎话。你是不是整晚都在外面?那天晚上你为什么没换衣服就睡了?你是不是一等我上床就偷跑出去了?苏菲,你才十四岁。我要你告知我你到底和什么人交朋友!
苏菲哭了起来,然后她便开始谈话。因为她心里还是很害怕,而当一个人害怕时,通常会想要说些话。
她向妈妈解释:她今天早上起得很早,于是便去森林里散步。
她告诉妈妈有关那小木屋与船,还有那面神秘镜子的事情,但她没有提到她所上的秘密函授课程。也没有提到那只绿色的皮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她觉得她 不能 把有关席德的事说出来。
妈妈用手抱着苏菲,因此苏菲知道妈妈相信她了。
我没有男朋友。 苏菲啜泣说, 那是我编的,因为那时候我说白兔的事情让你不愉快。
你真的一路走到少校的小木屋去 妈妈若有所思地说。
少校的小木屋? 苏菲睁大了眼睛。
那栋小木屋叫少校的小木屋,因为多年前有一位老少校住在那儿。他性情很古怪,我想他大概有点猖狂吧。不过,别管这个了。
后来,小屋就一直空着。
不,当初有一个哲学家住在那里。
得了,苏菲,别再理想了。
苏菲待在房间内,心里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她的脑袋像一个满是大象、滑稽小丑、大胆空中飞人与练习有素的猴子闹哄哄的马戏团。不过有一个影像一 直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那就是一艘只有一只桨的小舟在林间深处的湖面上漂浮,而湖岸上有一个人正需要划船回家的情景。
苏菲可以肯定她的哲学老师不会愿看法她受伤,同时,即使他知道她到过他的小木屋,也一定会谅解她的。但是她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协定。这就是他为她上哲学课所得的报酬吗?她要怎么才能补充呢?
苏菲拿出粉红色的笔记纸,开始写信:
敬爱的哲学家:
星期天清晨闯进你的小屋的人就是我。因为我很想见到你,和你讨论一些哲知识题。现在我成了柏拉图迷,不过我不太肯定他所说的存在于另外一个世界的观念或形式的说法是否准确。当然这些东西存在于我们的灵魂中,但我以为 至少现在如此 这是两回事。同时我必须否认,我还是不太相信灵魂是不朽的。就我个人来说,我不记得前生的事。如果你能够让我相信我奶奶死后的灵魂正在观念世界里过得很快乐,我会很感激你。
事实上,我最初写这封信(我会把它和一块糖一起放在一个粉红色的信封里)并不是为了有关哲学的问题。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很抱歉没有遵守你的划定。我曾想措施把船拉上岸,但显然我的力量不够大,或者可能是一个大浪把船打走了。
我愿望你已经想法回到家,而且没有把脚弄湿。但就算你把脚弄湿了,你也可以稍感安慰,因为我自己也弄得湿漉漉的,而且可能还会得重感冒。当然啦,我是自作自受。
我没有碰小屋里的任何东西,不过很愧疚的是,我受不了引诱,拿走了放在桌上的那封信。我并不是想偷东西,只是由于信封上写着我的名字,所以我在一时糊涂之下,便认为那是属于我的。
我真的很抱歉,我许可以后毫不会再让你绝望了。
P.S:从现在开始,我会把所有的新问题很细心地想过一遍。
PP.S:白色的五斗柜上那面镶铜框的镜子是普通的镜子仍是魔镜?我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我不怎么习惯看到自己在镜中的影像同时眨着两只眼睛。
敬祝安好
学生苏菲敬上
苏菲把信念了两遍,才装进信封。她觉得这次的信不像上一封那么正式。在下楼到厨房拿糖之前,她特别再看了一下纸条上的问题:
鸡和鸡的观念,是何者先有?
思索
这个问题就像 鸡生蛋还是蛋生鸡 这个老问题一样难以回答。没有蛋就没有鸡,但没有鸡也无从有蛋。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这个观念 这个问题真的一样庞杂吗?苏菲懂得柏拉图的意思。他是说早在感官世界呈现鸡以前, 鸡 这个观念已经存在于观念世界多时了。依据柏拉图的说法,灵魂在寄宿于人体之前已经
见过 观点鸡 。不过这就是苏菲认为柏拉图可能讲错的地方。一个从来没有看过一只活生生的鸡,也素来没有看过鸡的图片的人怎么可能会有任何有关鸡的 观念 呢。这又让她想到下一个问题:
人是否生来就有一些观念呢? 苏菲认为,这是不太可能的。
她很难想象一个初生的婴儿有很多自己的想法。当然,这点我们无奈断定,因为婴儿虽不会讲话,也并不一定意味着他的脑袋里不任何想法。不外我们一定要先看到世间之物,才能对这些事物有所了解吧!
植物、动物与人类之间有何区别? 答案太显明了,苏菲可以立刻指出来。
例如,她认为植物没有复杂的感情生活。谁听过风铃草伤心欲碎?植物成长、吸收营养,而后制造种子以繁衍下一代。除此之外,
就没有什么了。苏菲的论断是:植物所有的,动物与人类也都有,但动物还有其他的特色。例如,动物可以挪动,(谁据说过一株玫瑰可以跑六十公尺?)至于动物与人类之间的差别就比拟难说了。人类可以思考,动物也会吗?苏菲相信她的猫咪雪儿懂得如何思考。至少它很会为自己打算,但是它会思索哲学识题吗?一只猫会去思考植物、动物与人类之间的差别吗?这是不太可能的。一只猫可能很快乐,也可能不快乐,但它会问自己 世间有没有上帝 或 猫儿有没有不朽的灵魂 这类问题吗?苏菲认为这是异常令人猜忌的。不过,话说回来,这个问题就像婴儿有没有自己的想法一样难以回答。就像咱们很难和婴儿讨论这类问题一样,我们也很难跟一只猫谈这些问题。
天为何会下雨? 苏菲耸了耸肩膀。下雨是因为海水蒸发,云层凝聚成雨滴的缘故。这个道理她不是三年级就学过了吗?当然,我们也可以说天之所以下雨是为了要让植物、动物可能生长。但这是真的吗?天空下雨真的有任何目的吗?
无论如何,最后一个问题至少与目的有关
人需要什么才能过好的生活?
哲学家在课程开始不久时曾经谈过这个问题。每一个人都需要食物、暖和、爱与关心。这类事物是良好生活的根本条件。接着哲学家指出,人们也需要为一些哲学问题寻找答案。除此之外,领有一份自己爱好的工作可能也是很重要的。举例来说,如果你厌恶塞车,那么你要是当个计程车司机相对不会快活。如果你不喜欢做功课,那么你兴许不太合适当老师。苏菲喜欢动物,想当兽医。不过,无论如何,她不认为人一定要中百万大奖才能过得好。事实上很可能正好相反。不是有句俗话说 不务正业,易生祸端 吗?
苏菲一直待在房间内,直到妈妈叫她下楼吃晚饭为止。妈妈煮了沙朗牛排与烤马铃薯。真棒!餐桌上点了烛炬,饭后还有奶油草莓当甜点。
吃饭时,母女俩谈天说地。妈妈问苏菲想如何庆贺自己的十五岁生日。再过几个星期苏菲的生日就到了。
苏菲耸了耸肩。
你不想请别人到家里来吗?我的意思是,你不想开个宴会吗?
也许。
我们可以请玛莎和安玛丽来 还有海姬,当然啦,还有乔安,说不定还可以请杰瑞米。不过这得由你自己决议。你知道吗?
我还很清楚的记得我自己过十五岁生日酌情景。感到上好像才没过多久。当时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大了。这不是很奇怪吗?苏菲。我感到从那当前,自己好像一点都没变。
你没变啊。什么事情都没有转变。你只是一直成长,一年比一年大罢了
嗯 你说话已经有大人的口吻了。我只是认为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快得让人害怕。  赞
(散文编纂:可儿)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株洲有机热体炉,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负她,汕尾电加热器,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鏡中的女孩雙眼眨瞭一眨.....
時間才七點十五分,沒有必要趕回傢。蘇菲的媽媽在日曜日總是過得比較悠閑一些,因此她也許還會再睡個兩小時。
她應不應該再深刻樹林去找艾伯特呢?上次那隻狗為何對她叫得這麼兇呢?
蘇菲站起身來,開始沿上次漢密士走過的路走去,手裡拿著那個裝著柏拉圖學說的棕色信封。碰到歧路時,她便挑大路走。
到處都可聽到鳥兒們輕快的叫聲。在林梢、在空中、在荊棘與草叢之中。這些鳥兒正忙於它們的晨間活動。對它們而言,周間與周末並沒有分別。是誰教它們如斯的呢?難道每一隻鳥兒體內都有一架迷你電腦,設定好程式,叫它們做某些特定的事?
蘇菲沿著路走上瞭一座小山丘,然後走到一個向下的陡坡,兩旁都是高大的松樹,樹林无比濃密,甚至於蘇菲隻能看到樹與樹枝間幾碼之處。
忽然,她看到樹幹間有個東西在閃動。那一定是個小湖。路向另外一頭延长,但蘇菲卻轉向樹叢間走去。她情不自禁地走著,自己也不太清楚為什麼會這樣做。
這個湖並不比足球場大。在湖的此岸,一塊由銀色樺樹所圍繞的小小旷地上,有一棟紅色的小屋。屋頂上的煙囪有一道輕煙正裊裊回升。
蘇菲走到湖畔。這裡有多處泥濘,不過後來她發現瞭一條划子,船身有一半在水中,裡面還有一對槳。
蘇菲環顧四处。看來無論她怎麼做,都無法在不把鞋子弄濕的情況下,渡湖到小紅屋那邊。於是,她一咬牙,走到小船那兒,將它推到水中。然後她爬上船,將槳固定在槳架上,開始劃過湖面。不一會兒,船便到瞭對岸。蘇菲跨上岸,想把船拖上來。此處的湖岸要比剛才那邊陡。
她隻回頭望瞭一望,便走向小木屋。
一探毕竟
她對自己如此大膽的行徑也觉得訝異。她怎麼敢這樣做呢?她也不知道。恍如有 某種東西 督促她似的。
蘇菲走到小木屋的門前,敲敲門,但等瞭一會兒並沒有人應門。她当心地轉瞭一下門柄,門就開瞭。
嗨! 她喊。 有人在傢嗎?
她走進去,進入一個客廳,但卻不敢把門帶上。
這裡顯然有人住。蘇菲聽到柴火在舊爐子裡發出嗶嗶剝剝的聲音,顯然不久前還有人在這裡。
客廳裡的一張大餐桌上放瞭一臺打字機、幾本書、幾支鉛筆和一沓紙。面湖的窗前有一張較小的桌子和兩把椅子。除此之外,屋裡很少傢具,不過有一整面墻都是書架,上面放滿瞭書。一個白色的五鬥櫃上方掛瞭一面圓形的大鏡子,外圍鑲著宏大的銅框,看起來已經是老古董瞭。
另外一面墻上掛著兩幅畫。一幅是油畫作品,畫裡有一個建有紅色船塢的小港灣,距港灣不遠處有一棟白屋。船庫與白屋之間是一個有點坡度的花園,種瞭一株蘋果樹、幾棵濃密的灌木,此外還有幾塊巖石。一排濃密的樺樹像花環一般圍繞著這座花園。畫的題名為 柏客來 (Bjerkely)。
這幅油畫旁掛瞭另一幅古老的肖像畫。畫的是一個男人坐在窗邊的椅子上,懷中放瞭一本書,背景也是一個有樹、有巖石的小港灣。這幅畫看來像是幾百年前畫的,題名是 柏克萊 (Berkeley)。畫傢的名字叫史密伯特(Smibert)。
柏克萊 與 柏客來 ,蘇菲心想,多奇异呀!
蘇菲繼續勘查這座小木屋。客廳有一扇門通向一間小廚房。不久前這裡剛有人洗過碗,盤子與玻璃杯都堆在一條茶巾上,其中幾個碗杯上面還有幾滴閃閃發光的肥皂水。地板上有一個錫碗,裡面放著一些剩飯剩菜。這屋子的主人必定養瞭狗或貓。
蘇菲回到客廳。另外一扇門通向一間小小的臥室,裡面有一張床,旁邊的地板上放著兩、三條捆得厚厚的毯子。蘇菲在毯子上發現幾根金色的毛發。這就是證據瞭]現在蘇菲知道住在這棟小木屋裡的就是艾伯特跟漢密士。
再回到客廳後,蘇菲站在五鬥櫃上方的鏡子前。鏡面已經失去光澤,而且刮痕累累,因此她在鏡中的影像也顯得含混不清。蘇菲開始對著鏡中的自己扮鬼臉,就像她在傢中浴室裡做的个别。鏡中人也一如預期的跟著她的動作做。
突然間,一件駭人的事發生瞭。有一剎那,蘇菲很清晰地看到鏡中的女孩同時眨著雙眼。蘇菲嚇得倒退瞭一步。假如是她自己同時眨動雙眼,那她怎麼看到鏡中的影像呢?不僅如此,那個女孩眨眼的樣子好像是在告訴蘇菲: 我可以看到你喔!我在這裡,在另外一邊。
蘇菲覺得自己的心怦怦地跳著。就在這時候,她聽到遠處的狗吠聲。漢密士來瞭!她得馬上離開這裡才行。這時她看到鏡子下方的五鬥櫃上面有一個綠色的皮夾,裡面有一張百元大鈔、一張五十元的鈔票以及一張學生證,上面貼著一張金發女孩的照片,照片下面寫著女孩的名字:席德
蘇菲打瞭一個冷顫。她再次聽到狗叫聲,她必須馬上離開!
當她促經過桌旁時,看到那些書與紙堆旁放著一個白色的信封,上面寫著兩個字: 蘇菲 。
在她還沒有時間弄明白自己在做什麼以前,她已經一把抓起瞭那封信,把它塞到裝著柏拉圖學說的棕色信封裡,然後她便沖出大門,把門在身後 砰! 一聲關上。
狗叫聲愈來愈近。但最糟的是小船不見瞭。一兩秒鐘後,她才看到它,原來它正在湖心漂浮,一隻槳也在船邊漂著。這都是因為她那時無力將它拖上岸的緣故。她聽到狗叫聲已經迫近,同時湖對岸的樹林間也有一些動靜。
蘇菲不再遲疑。手裡拿著大信封,她飛奔到小木屋後面的樹叢中。不久她就已置身一片潮濕的沼地。當她在草地上跋涉時,好幾次不警惕踩進比她腳踝還高良多的水窪中。然而她非繼續往前走
不可。她必須回傢 回傢。
不久,她看到瞭一條路。這是她來時所走的路嗎?她停下來把衣服擰幹,然後開始呜咽。
她怎麼會這麼笨呢?最糟的是那條船。她忘不瞭那船還有那隻槳在湖上無助地漂浮的气象。真難為情,真是羞逝世人瞭
她的哲學老師現在可能已經到達湖邊瞭。他必須要坐船才能回到傢。蘇菲覺得自己幾乎像是個罪犯普通,不過她不是成心的。
對瞭,那封信!這下,事情更糟瞭。她為什麼要拿它呢?當然,
是因為信上寫著她的名字,因此可以說那封信是她的。但即使如此,她依然覺得本人像個小偷。更糟的是,她這樣做無異留下證據,
顯示擅闖小屋的不是別人,就是她。
蘇菲把那信從信封裡抽出來看,上面寫著:
雞與雞的觀念何者先有?
人是否生來就有一些概念?
植物、動物與人類的差別在哪裡?
天為何會下雨?
人需要什麼才能過好的生活?
蘇菲現在沒法思考這些問題。不過她想它們或许與下一位要討論的哲學傢有關。他不是叫亞理斯多德嗎?
解釋
蘇菲在樹林間跑瞭良久。當她終於看到傢邻近的樹籬時,感覺就似乎發生船難後遊泳上岸的人一般。從這個方向看過去,那排樹籬顯得很滑稽。
她爬進密洞後,看瞭看手表,已經十點半瞭。她把大信封放進餅幹盒裡,並把那張寫著新問題的紙條塞進她貼身襯衣內。
她進門時,媽媽正在打電話。她一看到蘇菲,馬上掛掉電話。
你到底到哪裡去瞭?
我 我去 樹林裡散步。 她舌頭有點打結。
原來如此。
蘇菲靜靜地站著,看著水滴從她的衣服上滴下來。
我打電話給喬安
喬安?
媽媽拿瞭幾條幹佈來。蘇菲差一點藏不住哲學傢的紙條。然後她們母女兩個一起坐在廚房裡,媽媽泡瞭一杯熱巧克力給蘇菲喝。
過瞭一會兒後,媽媽問道; 你剛才是跟他在一起嗎?
他?
蘇菲的腦海裡想的隻有她的哲學老師。
對,他 那個跟你談兔子的人。
她搖搖頭。
. 蘇菲,你們在一起時都做些什麼?為什麼你會把衣服弄得這麼濕?
蘇菲坐在那兒,神色嚴肅地看著桌子,心裡卻在暗笑。可憐的媽媽,她現在還得费心 那檔子事 。
她再度搖搖頭。然後媽媽又連珠炮似的問瞭她一堆問題。
現在你要說實話。你是不是整晚都在外面?那天晚上你為什麼沒換衣服就睡瞭?你是不是一等我上床就偷跑出去瞭?蘇菲,你才十四歲。我要你告訴我你到底和什麼人交友人!
蘇菲哭瞭起來,然後她便開始說話。因為她心裡還是很惧怕,而當一個人害怕時,通常會想要說些話。
她向媽媽解釋:她今天早上起得很早,於是便去森林裡漫步。
她告訴媽媽有關那小木屋與船,還有那面神秘鏡子的事情,但她沒有提到她所上的机密函授課程。也沒有提到那隻綠色的皮夾。她也不知道為什麼,不過她覺得她 不能 把有關席德的事說出來。
媽媽用手抱著蘇菲,因而蘇菲晓得媽媽相信她瞭。
我沒有男朋友。 蘇菲抽泣說, 那是我編的,因為那時候我說白兔的事情讓你不高興。
你真的一路走到少校的小木屋去 媽媽若有所思地說。
少校的小木屋? 蘇菲睜大瞭眼睛。
那棟小木屋叫少校的小木屋,因為多年前有一位老少校住在那兒。他性格很怪僻,我想他大略有點瘋狂吧。不過,別管這個瞭。
後來,小屋就一直空著。
不,現在有一個哲學傢住在那裡。
得瞭,蘇菲,別再空想瞭。
蘇菲待在房間內,心裡想著這段時間發生的事。她的腦袋像一個滿是大象、幽默小醜、大膽空中飛人與訓練有素的猴子鬧哄哄的馬戲團。不過有一個影像一 直在她腦海裡揮之不去,那就是一艘隻有一隻槳的小舟在林間深處的湖面上沉没,而湖岸上有一個人正需要劃船回傢的情景。
蘇菲可以确定她的哲學老師不會願意見她受傷,同時,即便他知道她到過他的小木屋,也一定會原諒她的。但是她攻破瞭他們之間的協議。這就是他為她上哲學課所得的報酬嗎?她要怎樣能力彌補呢?
蘇菲拿出粉紅色的筆記紙,開始寫信:
親愛的哲學傢:
礼拜天凌晨闖進你的小屋的人就是我。因為我很想見到你,和你討論一些哲學問題。現在我成瞭柏拉圖迷,不過我不太確定他所說的存在於另外一個世界的觀念或情势的說法是否正確。當然這些東西存在於我們的靈魂中,但我認為 至少現在如此 這是兩回事。同時我必須承認,我還是不太信任靈魂是不朽的。就我個人來說,我不記得前生的事。如果你能夠讓我相信我奶奶死後的靈魂正在觀念世界裡過得很快樂,我會很感謝你。
事實上,我最初寫這封信(我會把它和一塊糖一起放在一個粉紅色的信封裡)並不是為瞭有關哲學的問題。我隻是想告訴你我很抱歉沒有遵照你的規定。我曾想辦法把船拉上岸,但顯然我的力氣不夠大,或者可能是一個大浪把船打走瞭。
我盼望你已經設法回到傢,而且沒有把腳弄濕。但就算你把腳弄濕瞭,你也可以稍感抚慰,因為我自己也弄得濕淋淋的,而且可能還會得重感冒。當然啦,我是自作自受。
我沒有碰小屋裡的任何東西,不過很慚愧的是,我受不瞭誘惑,拿走瞭放在桌上的那封信。我並不是想偷東西,隻是因為信封上寫著我的名字,所以我在一時糊塗之下,便以為那是屬於我的。
我真的很负疚,我答應以後絕不會再讓你扫兴瞭。
P.S:從現在開始,我會把所有的新問題很仔細地想過一遍。
PP.S:白色的五鬥櫃上那面鑲銅框的鏡子是一般的鏡子還是魔鏡?我之所以這樣問,是因為我不怎麼習慣看到自己在鏡中的影像同時眨著兩隻眼睛。
敬祝安好
學生蘇菲仪上
蘇菲把信心瞭兩遍,才裝進信封。她覺得這次的信不像上一封那麼正式。在下樓到廚房拿糖之前,她顺便再看瞭一下紙條上的問題:
雞和雞的觀念,是何者先有?
考虑
這個問題就像 雞生蛋還是蛋生雞 這個老問題一樣難以回答。沒有蛋就沒有雞,但沒有雞也無從有蛋。 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這個觀念 這個問題真的一樣復雜嗎?蘇菲瞭解柏拉圖的意思。他是說早在感官世界出現雞以前, 雞 這個觀念已經存在於觀念世界多時瞭。根據柏拉圖的說法,靈魂在寄宿於人體之前已經
見過 觀念雞 。不過這就是蘇菲認為柏拉圖可能講錯的处所。一個從來沒有看過一隻活生生的雞,也從來沒有看過雞的圖片的人怎麼可能會有任何有關雞的 觀念 呢。這又讓她想到下一個問題:
人是否生來就有一些觀念呢? 蘇菲認為,這是不太可能的。
她很難设想一個初生的嬰兒有许多自己的主意。當然,這點我們無法確定,因為嬰兒雖不會講話,也並不一定象征著他的腦袋裡沒有任何想法。不過我們一定要先看到世間之物,才能對這些事物有所瞭解吧!
植物、動物與人類之間有何區別? 答案太明顯瞭,蘇菲能够即时指出來。
例如,她認為植物沒有復雜的情感生活。誰聽過風鈴草傷心欲碎?植物生長、接收養分,然後制作種子以繁殖下一代。除此之外,
就沒有什麼瞭。蘇菲的結論是:植物所有的,動物與人類也都有,但動物還有其余的特点。例如,動物可以移動,(誰聽說過一株玫瑰可以跑六十公尺?)至於動物與人類之間的區別就比較難說瞭。人類能夠思考,動物也會嗎?蘇菲相信她的貓咪雪兒理解如何思考。至少它很會為自己盘算,但是它會思索哲學問題嗎?一隻貓會去思考动物、動物與人類之間的差異嗎?這是不太可能的。一隻貓可能很快樂,也可能不快樂,但它會問自己 世間有沒有上帝 或 貓兒有沒有不朽的靈魂 這類問題嗎?蘇菲認為這是十分令人懷疑的。不過,話說回來,這個問題就像嬰兒有沒有自己的设法一樣難以答复。就像我們很難和嬰兒討論這類問題一樣,我們也很難跟一隻貓談這些問題。
天為何會下雨? 蘇菲聳瞭聳肩膀。下雨是因為海水蒸發,雲層凝集成雨滴的緣故。這個情理她不是三年級就學過瞭嗎?當然,我們也可以說天之所以下雨是為瞭要讓植物、動物能夠生長。但這是真的嗎?天空下雨真的有任何目的嗎?
無論如何,最後一個問題至少與目标有關
人需要什麼才干過好的生活?
哲學傢在課程開始未几時曾經談過這個問題。每一個人都须要食品、溫暖、愛與關懷。這類事物是良好生涯的基础條件。接著哲學傢指出,人們也需要為一些哲學問題尋找谜底。除此之外,擁有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可能也是很主要的。舉例來說,如果你討厭塞車,那麼你要是當個計程車司機絕對不會快樂。如果你不喜歡造作業,那麼你也許不太適合當老師。蘇菲喜歡動物,想當獸醫。不過,無論如何,她不認為人一定要中百萬大獎才能過得好。事實上很可能正好相反。不是有句俗話說 遊手好閑,易生禍端 嗎?
蘇菲始终待在房間內,直到媽媽叫她下樓吃晚飯為止。媽媽煮瞭沙朗牛排與烤馬鈴薯。真棒!餐桌上點瞭蠟燭,飯後還有奶油草莓當甜點。
吃飯時,母女倆談天說地。媽媽問蘇菲想如何慶祝自己的十五歲生日。再過幾個禮拜蘇菲的诞辰就到瞭。
蘇菲聳瞭聳肩。
你不想請別人到傢裡來嗎?我的意思是,你不想開個宴會嗎?
也許。
我們可以請瑪莎和安瑪麗來 還有海姬,當然啦,還有喬安,說不定還可以請傑瑞米。不過這得由你自己決定。你知道嗎?
我還很清楚的記得我自己過十五歲生日酌情景。感覺上好像才沒過多久。當時我覺得自己已經很大瞭。這不是很奇怪嗎?蘇菲。我覺得從那以後,自己好像一點都沒變。
你沒變啊。什麼事件都沒有改變。你隻是不斷成長,一年比一年大罷瞭
嗯 你說話已經有大人的口氣瞭。我隻是認為所有都發生得太快瞭,快得讓人畏惧。  贊
(散文編輯:可兒)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正常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静夜思_0
  
   饭里有沙
  
   非你莫属
  
   压铸模温机 短篇小说,小小说,微型小说_111111111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