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高温油温机厂家 校长西安冷冻机

html模版校长之路(六)
  (六)陪领导打猎
此时,宁平运功于耳,能清晰地闻声前面100这的教养楼各个教室的辅导老师的讲课声,甚至能听到学生翻书的声音。看来近来在特制蟒蛇汤的伯作用下,他的听力又有上进。好在他的神意功修练得很好,耳朵可应用自如地放大或缩小听力,宁平不免心里有一丝欣慰。
第二天的昌市消息中,宁平的名字再次呈现,他是作为劫人劫钱案的立功职员上了新闻的。在新闻镜头上,公安局的蔡林局长亲身给宁平披上了大红花。这天晚上,蔡局长亲自给宁平找来了电话: 宁校,你这个校长现在都成了破案专家了,上次公安部通缉的特级案犯被你抓获,这次的劫人劫钱案犯又栽在你手上了。你得改行当公安了!
宁平连连说那纯洁巧合,两人持续开了通玩笑后才挂了电话。
这天又是周末,宁平难得地在行政宿舍楼很早醒来,照例是洗涮一番后就在学校操场上练了一趟无极拳法。由于时光尚早,操场很宁静,他练了一趟拳回来,泡了一壶龙井,呷了几口茶后,再次练起了神意功,在两种功法的配协作用下,宁平感到听力和视力又有所提高,十米远的蚊子都能看得清晰了,让他可笑的是,连两侧某老师辗转反侧的声音也能听到。
练神意功,天已大白了,太阳也露出了可恶的笑容,学生们都在老师的率领下在卵形的跑道上跑步,几千人的千米长跑,也够壮观的。
又呷了几口茶,宁平便往学校的食堂走去。食堂已热点不凡了,师生们都在吃早餐。宁平要几个葱饼,几根油条,一碗稀饭,几个饺子,在一张饭桌边坐下吃了起来。这里的早点弄得很不错。主要是承包老板有多年的酒店管理教训,早点的花色也多,种类丰盛,绝巨匠生都会抉择学校食堂吃早点。
吃过早点,宁平满足地返回宿舍,又喝了几口茶,现在那壶龙井的香味更浓了,一股浓郁的清香在氤氲之气中洋溢开来,煞是好闻。此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按下接听键,里面传来了蔡林局长的声音: 宁校,今天有没什么安排? 散文原创http://sanwenzx.com
宁平笑道: 还能有什么支配呀,就等您的号召了!
哦,那很好呀。有没有兴致去西乡打打猎? 蔡局长笑道。
乐于奉陪,鄙人不胜幸运! 宁平打趣道。
那说定了,我叫小林开车来二中接你! 蔡林说完便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蔡林的专职司机小林开着一辆越野车来到了二中行政宿舍楼下。实在宁平早就听到了小林的到来,他的听力长进很快,150米范畴内的声音能清晰地听到。他于是带上包下去了。宁平一上车,小林启动车子朝昌市武装部而去。武装部泊车坪边,蔡林和武装部长孔林正有有说有笑,宁平下了车,蔡林将他先容给孔林,也对孔林作了介绍。宁平和孔林热忱地握了个手。
不久,一位年轻少校开了一辆军用越野车过来,孔林笑着对蔡林说: 老蔡,还是用我的越野车更好!
孔林、宁平、蔡林等人上了车,那年轻少校向孔林讲演说: 孔部长,我从武器库里售出了三支自动步枪和三百发子弹,不知道是否够用?
孔林说行,于是那少校便启动车子朝西乡驶去。西乡是昌市最北部的山区,据说曾有人发现过老虎,但经专家鉴定后说是途经的老虎,可当地的百姓还是有点畏惧上山了。猎手们都是结伴上山打猎的。这也是蔡林让孔林带上自动步枪的原因,蔡林说: 据说西乡有许多野猪,害切当地的百姓年年的红薯不收成。宁校,我们这就是你没有军人阅历,但你一人勇制歹徒,电加热油加热器,应当是个高手了。但遇上野猪可提瞄准了打。 一行人一路说说部队中的见闻与趣事。孔林在军队上时可算是个神枪手了,不外也好多少年没有打猎了。今天蔡林难得相邀,他自是乐得作陪,想再显当年的神威。他是从某师副师长岗位上改行到地方的,现在是昌市武装部部长,昌市市委常委。蔡林当年曾和孔林呆在同一个连队,他是连长,孔林是领导员。巧合的是,蔡林从某师顾问长的位置退役下来后当了昌市公安局长,昌市市委常委。兴许是老战友的原因吧,两人常聚在一起喝酒吹牛打屁。关联就更铁了。
军用越野车性能说是好,去西乡的路原来很颠箥,但在车上的他们却不认为,渐近西乡时,全是盘山道。好在那年轻少校的驾驶技巧相当地好,众人一路上相称舒坦。
越野车终于在半山腰上的一个大空坪里停了下来。一只大黑狗跑了过来,亲密地直往蔡林脚上蹭来蹭去。不久一位壮汉出来了,一见到蔡林便说: 还是大黑对老首长更密切,车子一停便上来了。 蔡林便笑着把他介绍给大家说: 老黄当年和我一个团,当初他是森林公安分局的专职护林员。等下咱们还可品味一下他的厨艺! 众人均上前和他握了个手。老黄自告奋勇地在前面引路,年轻少校提了个子弹箱,蔡林、孔林、宁平各自提了一支自动步枪,老黄拿了一把护林专用的大砍刀在前面开路,蔡林、孔林纯熟地给自动步枪压上子弹后问宁平: 宁校,这款自动步枪还好用吧?
我仍是在大学军训期间摸过枪,这些年没摸过枪了。 宁平笑道。但他很纯熟地压上了枪弹。年轻少校还是给他讲了一下这款自动步枪的性能和射击要诀。不过这种自动步枪有瞄准针镜,很好用。
老黄说: 这里的野猪无比凶悍,等下务必要瞄准它来打,要不没打死的话,它会拼命地扑过来。宁校,你没在部队呆过,等下要离别当心! 宁平连连称谢。于是老黄领着他们上山不提。
宁平不敢大意,他运功于全身,听力和视力都到达了最佳状况。走了一会儿,他便听到了野猪的呼吸声。宁平说: 大家留神了,前方150米处有一只大野猪。于是大家便凝神防备起来。离野猪大概有50米的样子,老黄也感到到了野猪的存在,他不禁对宁平竖起了大拇指。离野猪30米左右的样子,大家发明一只大黑野猪正相称大条地在啃着大红薯呢!宁平用手向大家示意了一下,找开主动步枪保险,瞄准那只大黑野猪, 呯 地一声,子弹命中了野猪的头,那野猪来不及嚎一声便倒在血泊中了。众人快步上去,呵,这只野猪可真大,估量有200斤的样子。蔡林和孔林齐声说: 宁校,想不到你一介书生枪法还这么准,几乎是当狙击手的料。 众人一起用力将那野猪装在带有小轮子的军用帆布袋里。年轻少校麻利地装好野猪,众人商讨一下,决议往回赶,要不再打到野猪也不好带了。宁平笑道: 还可在回去的路上打些野鸡回去!我来带路! 宁平说。
宁平的听力施展了很大作用,暗藏得再好的鸟儿也难逃脱,蔡林和孔林又打了几十只鸟儿野鸡之类的。他们是过足了打猎的瘾。眼看军用帆布袋越来越重了,他们只得回去。于是老黄引路在前面走,宁平他们协助他们拖着帆布袋,还顺便在路旁悬崖边弄了点草药,众人看他采摘草药的样子,爱慕死了,他们真想不到宁平还有这一手。这只是在武侠小说才看过。宁平很快便摘好了了一道长偏方中的草药,这是个意外的收成。想不到西乡的药材比他老家还更丰硕!
返回老黄建在半山腰上的小木屋里,大家一起着手,将野猪、鸟儿、野鸡之类的收拾清洁切好。部队出身的就是好,搞这些货色是相当地纯熟。宁平还用清水将草药当真地洗净了,老黄的厨房里直接引了一股山泉下来,这可是上等的水。宁平笑着对众人说: 今天这些野味配上这份草药,大家会有意外的播种! 于是,宁平和老黄将草药混入野鸡、野猪之类的肉中去烹制。先是大火,后是慢火,一小时左右,一股奇怪的肉香味便扑世人的鼻子。蔡林和孔林再也忍不住那香味的引诱了,他们一起进来厨房问道: 老黄,怎么今天的肉和往日的不同了,竟然有一股我们难以招架的香味呀? 老黄笑指宁平说: 这是他的功绩! 宁平笑笑说: 我只是加了几味草药而已! 说笑确当儿,肉已好了,宁平帮助老黄将各种肉在桌上摆好:那真是个丰富的晚餐!一超大盆野猪肉,一超大盆野鸡肉,一超大盆鲜鸟汤。还有一大盆山菇,再加上一大盆炸鱼片。蔡林和孔林早已动了筷子了,一边嚼着肉一边边说香。那年轻少校从后备箱上弄来了两箱珍藏红星二锅头。于是大家一杯酒来一块肉地吃喝着,自是惬意无比。
这顿晚饭吃了两个小时,大家都吃得红光满面,宁平和年青少校除外。蔡林抹了一下满嘴的油香说: 从没吃过这么干脆的一顿饭!宁校,你的那个偏方草药可真是厉害,不仅让肉香味好,而且久吃不腻。 宁平神秘地笑笑说: 等下你还会有新的收成!
当下老黄又泡上了一壶铁观音,用山泉泡的茶就是清香!大家边喝茶边聊天,蔡林首先发现自己下面早已支起了帐篷,他对众人说,看来还得返回市里了。孔林哈哈一笑,察觉自己和老蔡也差不多的状态,宁平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在他运起神意功,才将那股邪火压了下去。老黄将那些切成大块的野鸡肉、野猪肉、野鸟肉分装了六大袋给他们放在后备箱上说: 你们回去将这些肉放到大冰柜里冷藏起来! 众人也不客气,自是放好不提。
于是众人上车回昌市。下山的速度很快,一路上是追风逐电。年轻小校将车技发挥到极致。
回到二中行政宿舍楼,宁平又来到学校的后山上,练了一通无极拳法,才觉得好受些。 赞
(散文编纂:散文在线)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三明导热油电加热炉,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侮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六)陪領導打獵
此時,寧平運功於耳,能清晰地聽見前面100這的教學樓各個教室的輔導老師的講課聲,甚至能聽到學生翻書的聲音。看來近來在特制蟒蛇湯的伯作用下,他的聽力又有長進。好在他的神意功修練得很好,耳朵可運用自若地放大或縮小聽力,寧平不免心裡有一絲惊喜。
第二天的昌市新聞中,上海低温冷水机,寧平的名字再次出現,他是作為劫人劫錢案的破功人員上瞭新聞的。在新聞鏡頭上,公安局的蔡林局長親自給寧平披上瞭大紅花。這天晚上,蔡局長親自給寧平找來瞭電話: 寧校,你這個校長現在都成瞭破案專傢瞭,上次公安部通緝的特級案犯被你抓獲,這次的劫人劫錢案犯又栽在你手上瞭。你得转业當公安瞭!
寧平連連說那純粹巧合,兩人繼續開瞭通玩笑後才掛瞭電話。
這天又是周末,寧平難得地在行政宿舍樓很早醒來,照例是洗涮一番後就在學校操場上練瞭一趟無極拳法。因為時間尚早,操場很安靜,他練瞭一趟拳回來,泡瞭一壺龍井,呷瞭幾口茶後,再次練起瞭神意功,在兩種功法的配配合用下,寧平覺得聽力和視力又有所进步,十米遠的蚊子都能看得明白瞭,讓他好笑的是,連兩側某老師輾轉反側的聲音也能聽到。
練神意功,天已大白瞭,太陽也露出瞭可愛的笑臉,學生們都在老師的帶領下在橢圓形的跑道上跑步,幾千人的千米長跑,也夠壯觀的。
又呷瞭幾口茶,寧平便往學校的食堂走去。食堂已熱門不凡瞭,師生們都在吃早餐。寧平要幾個蔥餅,幾根油條,一碗稀飯,幾個餃子,在一張飯桌邊坐下吃瞭起來。這裡的早點弄得很不錯。重要是承包老板有多年的酒店治理經驗,早點的花色也多,品種豐富,絕大師生都會選擇學校食堂吃早點。
吃過早點,寧平滿意地返回宿舍,又喝瞭幾口茶,現在那壺龍井的香味更濃瞭,一股濃烈的清香在氤氳之氣中彌漫開來,煞是好聞。此時他的手機響瞭,他按下接聽鍵,裡面傳來瞭蔡林局長的聲音: 寧校,今天有沒什麼支配? 散文原創http://sanwenzx.com
寧平笑道: 還能有什麼部署呀,就等你的召喚瞭!
哦,那很好呀。有沒有興趣去西鄉打打獵? 蔡局長笑道。
樂於奉陪,鄙人不勝榮幸! 寧平打趣道。
那說定瞭,我叫小林開車來二中接你! 蔡林說完便掛瞭電話。
不一會兒,蔡林的專職司機小林開著一輛越野車來到瞭二中行政宿舍樓下。其實寧平早就聽到瞭小林的到來,他的聽力長進很快,150米范圍內的聲音能清楚地聽到。他於是帶上包下去瞭。寧平一上車,小林啟動車子朝昌市武裝部而去。武裝部停車坪邊,蔡林和武裝部長孔林正有有說有笑,寧平下瞭車,蔡林將他介紹給孔林,也對孔林作瞭介紹。寧平和孔林熱情地握瞭個手。
未几,一位年輕少校開瞭一輛軍用越野車過來,孔林笑著對蔡林說: 老蔡,還是用我的越野車更好!
孔林、寧平、蔡林等人上瞭車,那年輕少校向孔林報告說: 孔部長,我從兵器庫裡售出瞭三支自動步槍和三百發子彈,不知道是否夠用?
孔林說行,有机热载体炉,於是那少校便啟動車子朝西鄉駛去。西鄉是昌市最北部的山區,據說曾有人發現過老虎,但經專傢鑒定後說是路過的老虎,可當地的庶民還是有點惧怕上山瞭。獵手們都是結伴上山打獵的。這也是蔡林讓孔林帶上自動步槍的起因,蔡林說: 據說西鄉有良多野豬,害得當地的百姓年年的紅薯沒有收获。寧校,我們這就是你沒有軍人經歷,但你一人勇制暴徒,應該是個高手瞭。但赶上野豬可提瞄準瞭打。 一行人一路說說部隊中的見聞與趣事。孔林在部隊上時可算是個神槍手瞭,不過也好幾年沒有打獵瞭。今天蔡林難得相邀,他自是樂得作陪,想再顯當年的神威。他是從某師副師長崗位上轉業到处所的,現在是昌市武裝部部長,昌市市委常委。蔡林當年曾跟孔林呆在统一個連隊,他是連長,孔林是指導員。偶合的是,蔡林從某師參謀長的地位退役下來後當瞭昌市公安局長,昌市市委常委。也許是老戰友的原因吧,兩人常聚在一起饮酒吹牛打屁。關系就更鐵瞭。
軍用越野車机能說是好,去西鄉的路本來很顛箥,但在車上的他們卻不覺得,漸近西鄉時,全是盤山道。好在那年輕少校的駕駛技術相當地好,眾人一路上相當舒坦。
越野車終於在半山腰上的一個大空坪裡停瞭下來。一隻大黑狗跑瞭過來,親密地直往蔡林腳上蹭來蹭去。不久一位壯漢出來瞭,一見到蔡林便說: 還是大黑對老首長更親密,車子一停便上來瞭。 蔡林便笑著把他介紹給大傢說: 老黃當年和我一個團,現在他是森林公循分局的專職護林員。等下我們還可品嘗一下他的廚藝! 眾人均上前和他握瞭個手。老黃自告奮勇地在前面引路,年輕少校提瞭個子彈箱,蔡林、孔林、寧平各自提瞭一支自動步槍,老黃拿瞭一把護林專用的大砍刀在前面開路,蔡林、孔林熟練地給自動步槍壓上子彈後問寧平: 寧校,這款自動步槍還好用吧?
我還是在大學軍訓期間摸過槍,這些年沒摸過槍瞭。 寧平笑道。但他很熟練地壓上瞭子彈。年輕少校還是給他講瞭一下這款自動步槍的性能和射擊要訣。不過這種自動步槍有瞄準針鏡,很好用。
老黃說: 這裡的野豬十分兇猛,等下務必要瞄準它來打,要不沒打死的話,它會拼命地撲過來。寧校,你沒在部隊呆過,等下要告別警惕! 寧平連連稱謝。於是老黃領著他們上山不提。
寧平不敢粗心,他運功於全身,聽力和視力都達到瞭最佳狀態。走瞭一會兒,他便聽到瞭野豬的呼吸聲。寧平說: 大傢註意瞭,前方150米處有一隻大野豬。於是大傢便凝神戒備起來。離野豬大約有50米的樣子,老黃也感覺到瞭野豬的存在,他不禁對寧平豎起瞭大拇指。離野豬30米左右的樣子,大傢發現一隻大黑野豬正相當大條地在啃著大紅薯呢!寧平用手向大傢示意瞭一下,找開自動步槍保險,瞄準那隻大黑野豬, 呯 地一聲,子彈命中瞭野豬的頭,那野豬來不迭嚎一聲便倒在血泊中瞭。眾人快步上去,呵,這隻野豬可真大,估計有200斤的樣子。蔡林和孔林齊聲說: 寧校,想不到你一介書生槍法還這麼準,簡直是當狙擊手的料。 眾人一起使劲將那野豬裝在帶有小輪子的軍用帆佈袋裡。年輕少校麻利地裝好野豬,眾人商議一下,決定往回趕,要不再打到野豬也不好帶瞭。寧平笑道: 還可在回去的路上打些野雞回去!我來帶路! 寧平說。
寧平的聽力發揮瞭很大作用,潛藏得再好的鳥兒也難逃脫,蔡林和孔林又打瞭幾十隻鳥兒野雞之類的。他們是過足瞭打獵的癮。眼看軍用帆佈袋越來越重瞭,他們隻得回去。於是老黃帶路在前面走,寧平他們協助他們拖著帆佈袋,還順便在路旁懸崖邊弄瞭點草藥,眾人看他采摘草藥的樣子,羨慕逝世瞭,他們真想不到寧平還有這一手。這隻是在武俠小說才看過。寧平很快便摘好瞭瞭一道長偏方中的草藥,這是個意外的收獲。想不到西鄉的藥材比他老傢還更豐富!
返回老黃建在半山腰上的小木屋裡,大傢一起動手,將野豬、鳥兒、野雞之類的整理幹凈切好。部隊出生的就是好,搞這些東西是相當地熟練。寧平還用净水將草藥認真地洗凈瞭,老黃的廚房裡直接引瞭一股山泉下來,這可是上等的水。寧平笑著對眾人說: 今天這些野味配上這份草藥,大傢會有意外的收獲! 於是,寧温和老黃將草藥混入野雞、野豬之類的肉中去烹制。先是大火,後是慢火,一小時左右,一股奇異的肉香味便撲眾人的鼻子。蔡林和孔林再也忍不住那香味的誘惑瞭,他們一起進來廚房問道: 老黃,怎麼今天的肉和昔日的不同瞭,居然有一股我們難以抵擋的香味呀? 老黃笑指寧平說: 這是他的功勞! 寧平笑笑說: 我隻是加瞭幾味草藥罢了! 說笑的當兒,肉已好瞭,寧平協助老黃將各種肉在桌上擺好:那真是個豐盛的晚餐!一超大盆野豬肉,一超大盆野雞肉,一超大盆鮮鳥湯。還有一大盆山菇,再加上一大盆炸魚片。蔡林和孔林早已動瞭筷子瞭,一邊嚼著肉一邊邊說香。那年輕少校從後備箱上弄來瞭兩箱收藏紅星二鍋頭。於是大傢一杯酒來一塊肉地吃喝著,自是愜意無比。
這頓晚飯吃瞭兩個小時,大傢都吃得紅光滿面,寧平和年輕少校除外。蔡林抹瞭一下滿嘴的油香說: 從沒吃過這麼畅快的一頓飯!寧校,你的那個偏方草藥可真是厲害,不僅讓肉香味好,而且久吃不膩。 寧平神秘地笑笑說: 等下你還會有新的收獲!
當下老黃又泡上瞭一壺鐵觀音,用山泉泡的茶就是幽香!大傢邊喝茶邊聊天,蔡林首先發現自己下面早已支起瞭帳篷,他對眾人說,看來還得返回市裡瞭。孔林哈哈一笑,發覺本人和老蔡也差未几的狀況,寧平也好不到哪裡去,好在他運起神意功,才將那股邪火壓瞭下去。老黃將那些切成大塊的野雞肉、野豬肉、野鳥肉分裝瞭六大袋給他們放在後備箱上說: 你們回去將這些肉放到大冰櫃裡冷藏起來! 眾人也不客氣,自是放好不提。
於是眾人上車回昌市。下山的速度很快,一路上是風馳電掣。年輕小校將車技發揮到極致。
回到二中行政宿舍樓,寧平又來到學校的後山上,練瞭一通無極拳法,才覺得好受些。 贊
(散文編輯:散文在線)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晓得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我总是不知道去向何方也许这就是我的宿命每
  
   阅读晚秋的深邃
  
   制冷机组厂
  
   品牌冷水机 短篇小说,小小说,微型小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