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十堰导热油锅炉

html模版苦情花儿开(小说十)

南越,海滨城市岘港市。郊外海滨美国军事基地的机场边,美军空军B区战术指挥部里少将指挥官斯兰斯利特,学着他那西点军校的老校长二战时代大名鼎鼎的麦克阿瑟将军的风采,手里拿着玉米芯子烟斗坐在办公桌里的皮椅子上,大口大口地抽着烟,听取着手下各个团队长汇报近来战况。种种事实摆在面前,近来B战区的空袭效果越来越不理想,这一块地域的越共的炮火机枪射击的准确率越来越高,打下了他们战区的不少B52型战略轰炸机,在该地区实施轰炸变得越来越艰苦了。只有一提起去那里实施轰炸,飞行员们心中就会不栗而寒,不转变战术硬是瞎撞这即是去送死。源源不断的战场物质正在从他们管辖的战区,运送往火线。使得美军陆军前线指挥官大为光火,为此他们的士兵正在遭受着越南人民军前所未有的攻打。埋怨B空军战术战区轰炸不利,给他们陆军带来了惨重的人员伤亡和节节往后退的败绩。有的陆军将领为此告状告到了美国结合参谋长那里,总统据说此事后亲身要求国防部长麦克拉马拉前往观察调查此事,美国中央情报局也开端着手考察分析原因,这给负责该地区的空军指挥官斯兰斯利特将军带来了沉重的压力。气急败坏的斯兰斯利特将军一向以持重著称此时再也沉不住气了,拍着桌子责问战区情报处长戴着金丝眼镜的上校处长约翰责问道,情报处究竟在干什么,连这点情报都搞不明确。

情报处长约翰上校把一叠情报朝着斯兰斯利特将军的面前一放,缓缓地说: 将军,据我们近来从潜伏在越共的谍报职员发来的消息,最近越共正从中共海内广西那里调来了一个高炮团的兵力部署在哪里。这个团原属于红智囊,久经疆场,屡战屡胜。该团下属那个号称钢一连的高炮连,该连有位见习排长郭大牛发现了一手 一招准 高炮快速准确瞄准技巧,所以我们的飞机连连被他们打了下来就是这个缘故,而且他们还在积极推广利用这项技术,筹备尽快编辑翻译成《高炮高射机枪射击教程》越南文本。更为不利的事还在后面呢,最近中共把越南战场作为他们新式武器试验实战效果的靶场。目前正在从国内调来了火力更为猛力瞄准更准确的新型高射炮和刚试验成功的地对空导弹。目前为了挽回解除我们被动的困境,我已经下令履行 赤练蛇 行动。 说到这里他朝斯兰斯利特将军做了个绞杀的动作,预备动用埋伏在那里的南越特工对那个郭大牛实施暗杀。这是他们情报处的第一不行动,然后等中共的导弹部队进入越南后利用特工再千方百计实施损坏爆炸。听了情报处长约翰上校的话,空军B区战术司令官斯兰斯利特将军急忙把玉米芯烟斗从自己的嘴里拔了出来,对着约翰上校情报处长喷出了一口烟雾急切地问道:

约翰上校先生,你这个 赤练蛇 暗害筹划能成功吗?

将军,请放心成功的几率很大,这是我和阮文昭总统的情报局早就埋在那里的一个棋子,我们的那位南越特工目前还是他们那里的人民军一个下级小军官呢,将军,你只管放心吧!

情报处长约翰说到这里有些儿得意起来,喝了口咖啡慢慢地对着斯兰斯利特将军又说道:

将军,哦,战区司令官、我尊敬的斯兰斯利特阁下:我们战区的空军也应当踊跃改变一下战术,来个全天候的全面出击大轰炸,让越共中共疲于奔命,最近我们国内也有一批刚试验出来的激光制导炸弹,立刻就要运来战场。据我们测算目前中共高炮部队射击高度不到万米,除非导弹,咱们不久完全可以把战机飞行的高度飞行在万米以上,在万米上空进行地毯式的大轰炸,然后嘛,再出动第二波飞机进行惯例轰炸。咱们华尔街的大亨们兜里有的是钱,可以尽管往哪里下一把驴屎弹雨过瘾,哈,让他们够受的。这是当前采取的急救应急措施,当然等中共的导弹、新式高炮一到 哦,还有苏共的插手,苏共也将把自己的新式策略武器在越南战场上做实战试验,所以今后的情况不人容乐观。当初的南越战场都成了世界超级大国们争相实验新式武器的实战演习的场合了,哈,伙计们。也许咱们的总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了,国内的反战情感高涨,战役的用度开销越来越高昂,人员伤亡越来越多,情形表明兴许我们又陷入了一场自韩战以来的又一场人民战斗泥沼里,也许不久的未来总统先生就会下令退出南越战场呢!好了将军我们不谈以后了。咱们仍是再研究一下当前战区应该采取的措施 战区情报处长约翰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战区司令官斯兰斯利特急忙打断了情报处长约翰的话语急忙说:

好啦好啦,约翰。你前面的话说得到切实,后面的话那是华盛顿白宫和五角大楼里的大人物们的事,不和我们相关。我们还是像你刚才说的那样,断定一下一步的行动为好。先生们对方才约翰处长的设法,还有其他见地吗?! 斯兰斯利特司令官朝着下属同僚们用商量的口吻问道。斯兰斯利特将军的部下们面面相觑,对情报处长后面的一段话表示赞成。对前面的那个针对战区情报起源正确性的理解也给与了认可,至于全天候给予敌人实施打击轰炸的事表示猜忌。飞行员们能否长时间承受如此密集的出动架次持续飞行实施轰炸,疲劳程度可想而知,这肯定会遭到飞翔员的反对,这是当官的两厢情愿的事。这是在夸夸其谈哟。斯兰斯利特司令官朝着战区下属的各个部门的幕僚望了一下如果大家拿不出什么更好地措施来,就按照约翰处长的意见,实施作战打算。一超高空轰炸不斟酌爆炸点的精确性,实施密集的地毯式的轰炸。要害是尽快地让情报部门实行那个 赤练蛇 方案,把那个中共军人杀死,以空前患。这是目前最有效的方法,再后等这次实施打击行为后看效果在机动支配下不举动的对策。让顾问部分尽快地落实行动规划。没看法的话那就散会了!

当阮氏萍和洪琼花、郭大牛说说笑笑地准备朝着她们家的大路上走去时,只见路边的一段断垣残壁绿草茵茵的地方一个熟悉的黑影一闪。看到那个黑影阮氏萍不由得脱口而出叫喊了起来:

站住! 那个黑影见来不及跑,就不慌不忙的伪装着拎着裤子跑了出来,说道:

是我呀,少见多怪的我在在这方便呢。 跑出来的人衣着越南普通百姓的外衣,里面露出了一点人民军战士的绿色军服。神情有些忙乱的朝着阮氏萍和洪琼花郭大牛他们三人憋了一眼。

呀,这不是黎副连长吗,在这儿方便呀。怪不好意思的我们打搅了你的方便!是来我们阵地有事吗? 洪琼花看着拎着裤子的为难的站在那里的黎副连长笑着问道。黎副连长忙着系着裤子腰带,冲着洪琼花干笑了一声,说道:

哦,不是的,我途经你们这儿,去乡政府有事呢!好吧,再见了! 说着使劲地朝着阮氏萍和郭大牛看了一眼头也不回匆匆的离去了。阮氏萍和郭大牛看到黎副连长的形状迅速得出论断,这个黎副连长就是他俩在树林里遇到的那个黑面人,阮氏萍和这位黎副连长做作认识。当年在初中时他是比阮氏萍高两年级的同校同窗学习成就一般,仗着自己是烈士昆裔专门在学校里沾花惹草,说来还是人民军黎团长的本家侄子。因为学习跟不上,只好参军到人民军军队中当了一名战士。在学校里看上了有校花之称的阮氏萍,好几回偷偷地跟踪阮氏萍,在寂静处拦住阮氏萍打算对她谋不轨之心。被恼怒的阮氏萍狠狠地打了一巴掌,老羞成怒的黎亚强强硬地把阮氏萍打倒在地,骑在阮氏萍的身上发疯般的撕扯着阮氏萍的衣服。阮氏萍一直地挣扎着狠狠地在李亚强的手臂上咬了一口,李亚强疼得 哇 地一声叫喊了起来,急忙察看自己的手臂,手臂上被阮氏萍深深地咬出了牙印,血从牙印里浸透了出来。阮氏萍趁机使出了浑身上下得劲,一下子把李亚强推下了身躯,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对准李亚强的脸部狠狠地踹了一脚,而后大声叫喊着;

快来人呀!快来人抓坏蛋呀 被阮氏萍冷不防在脸上踹一脚的李亚强不顾鼻子淌着血,从地上爬起来,气急败坏地顺手拿起地上的碎砖块朝着阮氏萍追了上去,眼看快要追上阮氏萍了正在千钧一发之际,一双有力的大手把他挡住了,来人大喝一声:

好小子,还不快跟我放手! 说着伸出有力的手 啪 的一下对着李亚强的脸上就是一个巴掌,把李亚强打的连连撤退跌倒在了地上,手里的碎砖头滚出了老远。李亚强倒在地上坐了起来,用衣袖抹了一下鼻子边的鼻血,眼睛朝着打他耳光的那个望去,这一看不好,那不是自己家的本家叔叔黎得胜吗?吓得他从地上爬起来一溜烟的逃跑了。逃的了和尚逃不了庙吓得他不敢回家,黎团长派人到处找才把他捆绑着带回了家,把他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哈,好小子真有种哈,欺负别人还嫌不够,竟敢欺负到我们阮司令将军的侄女儿身上,你呀,你不想好了在找死呀!混账货色。再不好好纠正过错,下回再给我发现你在外面给我们黎家人干争脸面的事看我不把你捶扁了!我警告你现在老诚实实的要么持续念书,福州工业冷水机,不想学习给我上部队去,锤炼改造思想去 说着拉着李亚强非要他当面去阮氏萍家里当着阮氏萍的面赔礼道歉。被自己的叔父逼得穷途末路,只得李亚强只得乖乖的随着家叔一起,到阮氏萍的家里赔礼道歉。阮氏萍望着鼻青眼肿的李亚强一副哭丧着脸,低着头鞠着躬低声下气的对着阮氏萍赔礼道歉,恳求谅解。阮氏萍的父亲拍着李亚强的肩膀说;

犯了毛病知错就改,就好。当前可要好好地改造思想,可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否则可别怪你大伯不讲情面,对你不客气哟! 李亚强不肯一声委曲地点了拍板。黎团长说着自己没管好这个野孩子,有义务,请阮家给予体谅。阮氏萍的父亲安慰着黎团长,并把他们送上了大路。在离开阮氏萍家时,李亚强趁着大人们不留神时狠狠地朝着阮氏萍瞪了一眼。阮氏萍偷偷地摸出了手中握着的勃朗宁小手枪,用枪偷偷地对着李亚强晃了一下,意思叫他当心点,别再惹麻烦。否则,哼!她的小手枪对他不客气了!在两个大人朝他们看打招呼离去时,两人一个把小手枪迅速放进了口袋里,一个装作一副其无若事的样子,低着头跟着家叔里去了!后来李亚强被家叔送去了陆军步兵部队从军了,黎团长再三要求部队对他严格要求,他呢表面上处处服从部队的领导的话严厉准守纪律,表示得很主动积极,其实骨子里一肚子坏水。偷偷地欺侮女兵兵士,私下里被女兵们成为花花公子。表面上假装作战很大胆,多次挂花不下前线,后来在一次在一次战斗中,他居然失落好几天别人认为他就义了,鬼使神差,10天后他竟然带着几名一起失踪的战士押着几名俘虏缉获了多少挺机枪回来了,跟引导战友们讲起了这些天来惊险的智擒俘虏的故事,受到了上级的表彰和提携,从班长一级级提升为人民军的副连长。但是他同阮氏萍心里结下的疙瘩,始终没解开。对着长得越发饱满英俊青春靓丽的,楚楚动听的阮氏萍想入菲菲呢,见到阮氏萍就好像是饿狼见到了兔子,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下肚去。晚上居然做起了美梦搂抱着美艳娇丽的阮氏萍姑娘在温顺之乡亲切呢,那晚居然底下内裤上还潮乎乎、粘得得的呢。眼看着自己从小理想中的美人儿,被那个中国军人小伙子抱去,他的心里愤恨不平,醋意大发,暗暗地跟踪,探看他俩的秘密,恨得恨之入骨,恨不得一把冲上前去把那个中国军人小伙子撕碎了一口吞下肚去。看到阮氏萍和郭大牛欢愉的一幕让他激动不已牙子咬得咯咯直响, 小不忍则谋大乱, 他响起了中国这句古话,自己赶快收集证据,哼!你们俩愉快得太早,不要脸的小娼妇,骚货!自动送上门给人,哼!李亚强气得暗暗地对着笑盈盈 咯咯咯 的笑阮氏萍不满愤怒地骂道。我我看你笑笑,哭的日子还在后面的呢。那天合法他要分开时却在无意间被她们两发明了,吸收式冷水机组,阮氏萍差点没要他的命。该死的那支勃朗宁小手枪,要不是他怕他的那只小手枪,油循环模温机,恐怕阮氏萍这朵漂亮娇艳含苞欲放带露的玫瑰花朵,早就落到了他 李亚强的手心里了。据有了这朵柔嫩无比的玫瑰花即使做个刀下风骚鬼死了也不冤枉呀,李亚强心里想。看到别人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抱得美人归,这凭什么,对他李亚强来说太不公平了。他得不到的,被人也休想得到!他心里打算着。他才不是傻子,硬的不行来软的。证据在握看你们,到时光好戏还在后头呢。想到这里阿Q似的知足心里占了优势,他回到营地,吃过晚饭后。他早早坐在写字桌边点亮着煤油灯在等下倏地的写着什么。等到写得自己看着满足为止,他把写好的东西装进了一个信封里,封好后叫来通信员,把这封信交给我军179高炮团的团部。他呀,等着看好戏呢!心里想阮氏萍呀阮氏萍,即使我这个勤蛤蟆吃不到你这块天鹅肉,也修得让你得到心中的白马王子。这一下让你吃个哑巴闷亏。我呀,又报了当年你在我脸上踹的好狠心的一脚和胳膊上咬的发紫的一口之恨。李亚强心里一阵心悸,心想阮氏萍呀阮氏萍,你呀不能怪我心狠手辣,谁叫你长得这样妖媚,像个狐狸精似得勾着人心呢,在他李亚强扭曲变了人心味的心里,美成了一种罪过,除非让他得到,一切都得归顺满意他自擅自利的私欲,否则就难以容忍。一切的道德良知在他眼里视如粪土,可以任意蹂躏。实在他并不是那个烈士的真正后辈是个被别人摈弃了的私生子,再一次偶尔的场所被这黎家没生孩子的烈士抱养的,寄养在一个当地豪族人家的家里惯坏了。

晚上天上不月亮,阴森的气象,不远处得坟地的几株枯树上几只乌鸦在 呱呱 地叫着,黑色的雾岚覆盖着四野。阮氏萍和郭大牛正在隔壁的洪琼花的家里喝酒吃饭,说笑着呢。将来一场狂风暴雨正在慢慢地向他们袭来 .(未完待续)

发稿于2011年10月20日礼拜四,上海西郊龙柏家中。 赞
(散文编纂: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由于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正常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领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南越,海濱城市峴港市。郊外海濱美國軍事基地的機場邊,美軍空軍B區戰術指揮部裡少將指揮官斯蘭斯利特,學著他那西點軍校的老校長二戰時期赫赫有名的麥克阿瑟將軍的風度,手裡拿著玉米芯子煙鬥坐在辦公桌裡的皮椅子上,大口大口地抽著煙,聽取著手下各個團隊長匯報近來戰況。種種事實擺在面前,近來B戰區的空襲效果越來越不理想,這一塊地區的越共的炮火機槍射擊的準確率越來越高,打下瞭他們戰區的不少B52型戰略轟炸機,在該地區實施轟炸變得越來越困難瞭。隻要一提起去那裡實施轟炸,飛行員們心中就會不栗而寒,不改變戰術硬是瞎撞這等於去送死。源源不斷的戰場物資正在從他們管轄的戰區,運送往前線。使得美軍陸軍前線指揮官大為光火,為此他們的士兵正在遭遇著越南人民軍前所未有的攻擊。抱怨B空軍戰術戰區轟炸不利,給他們陸軍帶來瞭慘重的人員傷亡和節節往後退的敗績。有的陸軍將領為此告狀告到瞭美國聯合參謀長那裡,總統聽說此事後親自要求國防部長麥克拉馬拉前往視察調查此事,美國中心情報局也開始著手調查剖析起因,這給負責該地區的空軍指揮官斯蘭斯利特將軍帶來瞭繁重的壓力。氣急敗壞的斯蘭斯利特將軍一贯以穩健著稱此時再也沉不住氣瞭,拍著桌子責問戰區情報處長戴著金絲眼鏡的上校處長約翰責問道,情報處毕竟在幹什麼,連這點情報都搞不清楚。

情報處長約翰上校把一疊情報朝著斯蘭斯利特將軍的眼前一放,緩緩地說: 將軍,據我們近來從潛伏在越共的諜報人員發來的新闻,最近越共正從中共國內廣西那裡調來瞭一個高炮團的兵力安排在哪裡。這個團原屬於紅軍師,久經沙場,屢戰屢勝。該團下屬那個號稱鋼一連的高炮連,該連有位見習排長郭大牛發明瞭一手 一招準 高炮快捷準確瞄準技術,所以我們的飛機連連被他們打瞭下來就是這個緣故,而且他們還在積極推廣應用這項技術,準備盡快編輯翻譯成《高炮高射機槍射擊教程》越南文本。更為不利的事還在後面呢,最近中共把越南戰場作為他們新式武器試驗實戰效果的靶場。目前正在從國內調來瞭火力更為猛力瞄準更精確的新型高射炮和剛試驗成功的地對空導彈。目前為瞭挽回解除我們被動的窘境,我已經下令實行 赤練蛇 行動。 說到這裡他朝斯蘭斯利特將軍做瞭個絞殺的動作,準備動用潛伏在那裡的南越特工對那個郭大牛實施暗殺。這是他們情報處的第一不行動,然後等中共的導彈部隊進入越南後应用特工再想方設法實施破壞爆炸。聽瞭情報處長約翰上校的話,空軍B區戰術司令官斯蘭斯利特將軍匆忙把玉米芯煙鬥從自己的嘴裡拔瞭出來,對著約翰上校情報處長噴出瞭一口煙霧迫切地問道:

約翰上校先生,你這個 赤練蛇 暗殺計劃能成功嗎?

將軍,請放心胜利的幾率很大,這是我和阮文昭總統的情報局早就埋在那裡的一個棋子,我們的那位南越特工目前還是他們那裡的人民軍一個下級小軍官呢,將軍,你盡管释怀吧!

情報處長約翰說到這裡有些兒自得起來,喝瞭口咖啡渐渐地對著斯蘭斯利特將軍又說道:

將軍,哦,戰區司令官、我尊重的斯蘭斯利特閣下:我們戰區的空軍也應該積極改變一下戰術,來個全天候的全面出擊大轟炸,讓越共中共疲於奔命,最近我們國內也有一批剛試驗出來的激光制導炸彈,馬上就要運來戰場。據我們測算目前中共高炮部隊射擊高度不到萬米,除非導彈,我們不久完整能够把戰機飛行的高度飛行在萬米以上,在萬米上空進行地毯式的大轟炸,然後嘛,再出動第二波飛機進行常規轟炸。咱們華爾街的大亨們兜裡有的是錢,可以盡管往哪裡下一把驢屎彈雨過癮,哈,讓他們夠受的。這是當前采取的急救應急办法,當然等中共的導彈、新式高炮一到 哦,還有蘇共的插手,蘇共也將把本人的新式戰略兵器在越南戰場上做實戰實驗,所以今後的情況不人容樂觀。現在的南越戰場都成瞭世界超級大國們爭相試驗新式武器的實戰演習的場所瞭,哈,夥計們。也許咱們的總統已經認識到瞭這一點瞭,國內的反戰情緒高漲,戰爭的費用開支越來越昂扬,临沂热压机油加热器  ,人員傷亡越來越多,情況表明也許我們又陷入瞭一場自韓戰以來的又一場人民戰爭泥沼裡,也許未几的將來總統先生就會下令退出南越戰場呢!好瞭將軍我們不談以後瞭。咱們還是再研讨一下當前戰區應該采用的措施 戰區情報處長約翰還在呶呶不休的說著,戰區司令官斯蘭斯利特急忙打斷瞭情報處長約翰的話語急忙說:

好啦好啦,約翰。你前面的話說得到實在,後面的話那是華盛頓白宮和五角大樓裡的大人物們的事,不和我們相幹。我們還是像你剛才說的那樣,確定一下一步的行動為好。先生們對剛才約翰處長的主意,還有其余见解嗎?! 斯蘭斯利特司令官朝著下屬同寅們用磋商的口氣問道。斯蘭斯利特將軍的部下們面面相覷,對情報處長後面的一段話表示贊同。對於前面的那個針對戰區情報來源準確性的懂得也給與瞭認可,至於全天候給予敵人實施打擊轟炸的事表现懷疑。飛行員們是否長時間蒙受如斯密集的出動架次連續飛行實施轟炸,疲勞水平可想而知,這确定會受到飛行員的反對,這是當官的一廂情願的事。這是在紙上談兵喲。斯蘭斯利特司令官朝著戰區下屬的各個部門的幕僚望瞭一下假如大傢拿不出什麼更好地辦法來,就依照約翰處長的意見,實行作戰計劃。一超高空轟炸不考慮爆炸點的準確性,實施密集的地毯式的轟炸。關鍵是盡快地讓情報部門實施那個 赤練蛇 計劃,把那個中共軍人殺死,以絕後患。這是目前最有效的辦法,再後等這次實施打擊行動後看后果在靈活部署下不行動的對策。讓參謀部門盡快地落實行動計劃。沒意見的話那就散會瞭!

當阮氏萍和洪瓊花、郭大牛說說笑笑地準備朝著她們傢的大路上走去時,隻見路邊的一段斷垣殘壁綠草茵茵的处所一個熟习的黑影一閃。看到那個黑影阮氏萍不禁得脫口而出叫嚷瞭起來:

站住! 那個黑影見來不迭跑,就镇定自若的假裝著拎著褲子跑瞭出來,說道:

是我呀,大驚小怪的我在在這方便呢。 跑出來的人穿著越南一般庶民的外衣,裡面露出瞭一點人民軍戰士的綠色軍服。脸色有些慌亂的朝著阮氏萍和洪瓊花郭大牛他們三人憋瞭一眼。

呀,這不是黎副連長嗎,在這兒方便呀。怪不好心思的我們打擾瞭你的便利!是來我們陣地有事嗎? 洪瓊花看著拎著褲子的尷尬的站在那裡的黎副連長笑著問道。黎副連長忙著系著褲子腰帶,沖著洪瓊花幹笑瞭一聲,說道:

哦,不是的,我路過你們這兒,去鄉政府有事呢!好吧,再見瞭! 說著使勁地朝著阮氏萍和郭大牛看瞭一眼頭也不回促的離去瞭。阮氏萍跟郭大牛看到黎副連長的形状敏捷得出結論,這個黎副連長就是他倆在樹林裡碰到的那個黑面人,阮氏萍和這位黎副連長天然認識。當年在初中時他是比阮氏萍高兩年級的同校同學學習成績普通,仗著自己是烈士後代專門在學校裡沾花惹草,說來還是国民軍黎團長的本傢侄子。由於學習跟不上,隻好參軍到人民軍部隊中當瞭一名戰士。在學校裡看上瞭有校花之稱的阮氏萍,好幾次偷偷地跟蹤阮氏萍,在僻靜處攔住阮氏萍企圖對她謀不軌之心。被憤怒的阮氏萍狠狠地打瞭一巴掌,老羞成怒的黎亞強強硬地把阮氏萍打倒在地,騎在阮氏萍的身上發瘋般的撕扯著阮氏萍的衣服。阮氏萍不斷地掙紮著狠狠地在李亞強的手臂上咬瞭一口,李亞強疼得 哇 地一聲叫喊瞭起來,急忙观察自己的手臂,手臂上被阮氏萍深深地咬出瞭牙印,血從牙印裡滲透瞭出來。阮氏萍趁機使出瞭渾身高低得勁,一下子把李亞強推下瞭身軀,急忙從地上爬起來對準李亞強的臉部狠狠地踹瞭一腳,然後大聲叫喊著;

快來人呀!快來人抓壞蛋呀 被阮氏萍冷不防在臉上踹一腳的李亞強不顧鼻子淌著血,從地上爬起來,氣急敗壞地順手拿起地上的碎磚塊朝著阮氏萍追瞭上去,眼看快要追上阮氏萍瞭正在千鈞一發之際,一雙有力的大手把他擋住瞭,來人大喝一聲:

好小子,還不快跟我撒手! 說著伸出有力的手 啪 的一下對著李亞強的臉上就是一個巴掌,把李亞強打的連連後退跌倒在瞭地上,手裡的碎磚頭滾出瞭老遠。李亞強倒在地上坐瞭起來,用衣袖抹瞭一下鼻子邊的鼻血,眼睛朝著打他耳光的那個望去,這一看不好,那不是自己傢的本傢叔叔黎得勝嗎?嚇得他從地上爬起來一溜煙的逃跑瞭。逃的瞭和尚逃不瞭廟嚇得他不敢回傢,黎團長派人到處找才把他捆綁著帶回瞭傢,把他狠狠地教訓瞭一頓。

哈,好小子真有種哈,欺負別人還嫌不夠,竟敢欺負到我們阮司令將軍的侄女兒身上,你呀,你不想好瞭在找死呀!混賬東西。再不好好矫正錯誤,下回再給我發現你在外面給我們黎傢人幹丟臉面的事看我不把你捶扁瞭!我忠告你現在老老實實的要麼繼續念書,不想學習給我上部隊去,鍛煉改革思维去 說著拉著李亞強非要他當面去阮氏萍傢裡當著阮氏萍的面賠禮报歉。被自己的叔父逼得走投無路,隻得李亞強隻得乖乖的跟著傢叔一起,到阮氏萍的傢裡賠禮道歉。阮氏萍望著鼻青眼腫的李亞強一副哭喪著臉,低著頭鞠著躬低聲下氣的對著阮氏萍賠禮道歉,請求原諒。阮氏萍的父親拍著李亞強的肩膀說;

犯瞭錯誤知錯就改,就好。以後可要好好地改造思惟,可不能再犯同樣的錯誤瞭,否則可別怪你大伯不講情面,對你不客氣喲! 李亞強不肯一聲勉強地點瞭點頭。黎團長說著自己沒管好這個野孩子,有責任,請阮傢給予諒解。阮氏萍的父親抚慰著黎團長,並把他們送上瞭大路。在離開阮氏萍傢時,李亞強趁著大人們不註意時狠狠地朝著阮氏萍瞪瞭一眼。阮氏萍偷偷地摸出瞭手中握著的勃朗寧小手槍,用槍偷偷地對著李亞強晃瞭一下,意思叫他警惕點,別再惹麻煩。否則,哼!她的小手槍對他不客氣瞭!在兩個大人朝他們看打召唤離去時,兩人一個把小手槍迅速放進瞭口袋裡,一個裝作一副其無若事的樣子,低著頭跟著傢叔裡去瞭!後來李亞強被傢叔送去瞭陸軍步兵部隊參軍瞭,黎團長再三要求部隊對他嚴格请求,他呢名义上處處聽從部隊的領導的話嚴格準守紀律,表現得很主動積極,其實骨子裡一肚子壞水。偷偷地欺負女兵戰士,暗里裡被女兵們成為纨绔子弟。表面上裝作作戰很英勇,屡次負傷不下火線,後來在一次在一次戰役中,他居然失蹤好幾天別人以為他犧牲瞭,阴差阳错,10天後他居然帶著幾名一起失蹤的戰士押著幾名俘虜繳獲瞭幾挺機槍回來瞭,跟領導戰友們講起瞭這些天來驚險的智擒俘虜的故事,受到瞭上級的表扬和选拔,從班長一級級晉升為人民軍的副連長。然而他同阮氏萍心裡結下的疙瘩,始終沒解開。對著長得越發豐滿美丽青春靚麗的,楚楚動人的阮氏萍想入菲菲呢,見到阮氏萍就似乎是餓狼見到瞭兔子,巴不得一口把她吞下肚去。晚上竟然做起瞭美夢摟抱著美艷嬌麗的阮氏萍姑娘在溫柔之鄉親熱呢,那晚居然底下內褲上還潮乎乎、粘得得的呢。眼看著自己從小幻想中的美人兒,被那個中國軍人小夥子抱去,他的心裡憤恨不平,醋意大發,暗暗地跟蹤,探看他倆的机密,恨得咬牙切齒,恨不得一把沖上前去把那個中國軍人小夥子撕碎瞭一口吞下肚去。看到阮氏萍和郭大牛歡愉的一幕讓他沖動不已牙子咬得咯咯直響, 小不忍則謀大亂, 他響起瞭中國這句古話,自己趕緊收集證據,哼!你們倆高興得太早,不要臉的小娼婦,騷貨!主動送上門給人,哼!李亞強氣得暗暗地對著笑盈盈 咯咯咯 的笑阮氏萍不滿憤恨地罵道。我我看你笑笑,哭的日子還在後面的呢。那天正當他要離開時卻在無意間被她們兩發現瞭,阮氏萍差點沒要他的命。該逝世的那支勃朗寧小手槍,要不是他怕他的那隻小手槍,恐怕阮氏萍這朵美麗嬌艷含苞欲放帶露的玫瑰花朵,早就落到瞭他 李亞強的手心裡瞭。占领瞭這朵嬌嫩無比的玫瑰花即便做個刀下風流鬼死瞭也不委屈呀,李亞強心裡想。看到別人輕而易舉不費吹灰之力抱得丽人歸,這憑什麼,對他李亞強來說太不公正瞭。他得不到的,被人也休想得到!他心裡盤算著。他才不是傻子,硬的不行來軟的。證據在握看你們,到時間好戲還在後頭呢。想到這裡阿Q似的滿足心裡占瞭上風,他回到營地,吃過晚飯後。他早早坐在寫字桌邊點亮著煤油燈在等下疾速的寫著什麼。等到寫得自己看著滿意為止,他把寫好的東西裝進瞭一個信封裡,封好後叫來通讯員,把這封信交給我軍179高炮團的團部。他呀,等著看好戲呢!心裡想阮氏萍呀阮氏萍,即使我這個懶蛤蟆吃不到你這塊天鵝肉,也修得讓你得到心中的白馬王子。這一下讓你吃個啞巴悶虧。我呀,又報瞭當年你在我臉上踹的好狠心的一腳和胳膊上咬的發紫的一口之恨。李亞強心裡一陣心悸,心想阮氏萍呀阮氏萍,你呀不能怪我心狠手辣,誰叫你長得這樣妖媚,像個狐貍精似得勾著人心呢,在他李亞強扭曲變瞭人心味的心裡,美成瞭一種罪過,除非讓他得到,一切都得歸順滿足他损人利己的私欲,否則就難以容忍。所有的道德知己在他眼裡視如糞土,可以任意踐踏。其實他並不是那個义士的真正後代是個被別人拋棄瞭的私生子,再一次偶尔的場合被這黎傢沒生孩子的烈士抱養的,寄養在一個當地豪族人傢的傢裡慣壞瞭。

晚上天上沒有月亮,陰沉的天氣,不遠處得墳地的幾株枯樹上幾隻烏鴉在 呱呱 地叫著,玄色的霧嵐籠罩著四野。阮氏萍和郭大牛正在隔壁的洪瓊花的傢裡饮酒吃飯,說笑著呢。未來一場暴風驟雨正在缓缓地向他們襲來 .(未完待續)

發稿於2011年10月20日木曜日,上海西郊龍柏傢中。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晓得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石狮有机热体炉 又到严打油加热器
  
   雨中伞
  
   模具控温机 模具控温机出差
  
   韩毅恒,你他妈为什么要退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