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汕尾螺杆式冷水机 招魂九月刀(三

html模版招魂玄月刀(三) 神秘人影
  

太极门,密室中。
太极门掌门赵秋雨面色晦暗,正在看一张便条,看完面色更加繁重。
自从北方慕容世家重创以来,不仅没了靠山,慕容世家全力追究凶手,儿媳没娶到家,反倒多了一个仇家,为何呢?这还要从头说起。中原武林自古以来帮派颇多,慕容家申明显赫以来,多有想攀龙附凤之意,没成想慕容世家竟然看中了太极门,刻意接欢。而中原武林中论徒弟数目,天然以早先突起的韶华派为主,其掌门人七手罗汉朱久明,一身功夫出神入化,偏偏也是独生一个儿子朱逢春,为人儒雅慷慨,颇有正人风采,不是朱久明那么心狠手辣,善用权术。那朱逢春早就暗中爱好上了慕容婉燕,总认为慕容世家迟早会垂青于韶华派,至于后来慕容世家竟然向太极门提亲,朱逢春再也按耐不住,朱久明本就想压抑太极门,以前始终由于独生子朱逢春每每劝谏,才未四平八稳。
一阵寒风拂过,烛影微动,那风不知是从何吹入,赵秋雨倏地打了个寒战,手指一颤将便条放在烛上焚毁,飞灰犹如散落的蝴蝶花般飘零。烛光忽地暴涨又忽地欲熄,就在这一霎时赵秋雨眼前多了一个人影,头戴斗笠,玄衣玄衫,一层浓纱遮没了原来面目。
西关漫道,悦来客栈,取天字号房人首领,明天将来对你大有裨益 来人声色冰凉却有点逆耳的冷淡。
你 你是什么人? 赵秋雨正心事重重,被这来人一句话立时雷得外焦里嫩,手足无措。嘴上说着,脚下微分,双掌微破一式如封似闭静待来人动静。
玄衣人未言语,从腰间掏出一块晃眼的御赐金牌,倏地一举,低喝道: 勇敢!可识得此物?
赵秋雨一见金牌,立即扑通跪倒口称: 不知王爷驾到,小的罪该万死!
那金牌上镌刻的却是两条蟠起的怒爪金龙,金龙皆是栩栩如生,似要凌空飞去一般,此金牌一出,如同王爷亲临,自从接了王爷密旨以来,才晓得此金牌的来历和威力,也难怪赵秋雨如斯了。
照旨办理即可,记住三日之内要首级 说完烛光忽又闪耀,烛光亮灭之间人影皆无。赵秋雨面色极其为难,心道: 既然有便条暗示,又何以还要亲临?难不成是王爷不信赖自己,抑或是事关重大,不论是哪种情景,看来这次要办的事极其主要了。
赵秋雨凝神细思,那悦来客栈生意红火怎生下手?何况仅限三日之内。莫不现在夜去探一探罢。
夜,黝黑。偶有勤猫在街角浪荡,悦来客栈门外挂的客满牌子分内与他日不同,客栈僻静的令人发毛,连涓滴灯光皆无。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从远处奔来,蹿房越脊动作捷越灵兔,就在将到客栈之时,前面好像黄光一闪,似有一个人影闪过,那黑衣人应用目力竟未看出对方来路,身子去诧异之下身形便落伍多了,心里一急脚下一使劲,努力向前追去。
悦来客栈三停三进的院落看似沉静无人,实则有几多暗哨,黑衣人飘及第一层院落房顶,正要留心细看并无任何踪影,心中一着急,脚下啪的一声细响好似踏中一块年久失修的瓦当,那轻微的响声在安静的夜里分外洪亮,心中一凛,暗道: 不好! 从下来竟射来三枝金钱镖两枝袖箭,一声暗哨之后,身前左右立时多了几道人影,各抽兵刃将他围在当中。
哎呀,不好,大家快回去保护七爷,咱们中计了。 一个癞头和尚忽地惊呼,一干人呼啦啦全都奔进院天字号房而去。
黑衣人见状也一展身形,悄然追在世人身后。
灯火亮起天字号房,一个脑满肥肠的人正倒在雕龙大床上,喉头一道伤口,使得氛围更加诡异,那是致命的伤。
黑衣人静静地跟在众人身后隐了身形。借着火光一看,乖乖,真的逝世了,那伤口很显明,像被一剑封喉连启齿喊救命都没时光。
完了,完了,咱们怎么会上这种当呢? 癞头和尚怒道。
寒风萧瑟,天字号房内的几个人心如寒冰,掩护不了富七诸人有何面目去见主人?正无奈间一道黑影从房外直扑下来,众人如临大敌,召唤一声把满腔仇恨全撒在来人身上。那和尚一对戒刀舞成一团,当先迎了上来。
哎呀,我乃太极门赵秋雨,诸位有话好说 黑衣人亮明身份,同时脚下一点地一式燕子穿云,顺手扯了面巾。赵秋雨沉思,这些人做作识得自己不会痛下杀手,缓得一缓再作区处。怎生回事呢?刚才他不是还在暗中窥视,为何飞身前来闯进这鬼门关呢?本来,他本不想出来,奈何身后溘然被人劈了一掌,不防范之下,未免脚下一空,身式一展,顾不得看身后何人下的暗害,只管扑入房内。
这屋内多少个人都非易于之辈,尤其是那癞头跟尚,那和尚人送外号百毒花和尚,生性狠毒,精于暗器和用毒,能请动他来维护富七,而其余八位也均位列杀手榜二十位高低,虽不是一等一的高手,却都颇不易与,尤以那癞头和尚最是难缠,谁人敢太岁头上动土?谁也没料到反而丢了富七的生命。你说哪和尚能不愤怒么?没了保金倒是其次,这类杀手最重要的是名声和脸面,这富七之死,无异于伤了一群煞星的命脉。
哈哈 一阵开朗的笑声,人影一闪房内多了一人。
一人做事一人当,富七死有余辜,人是我杀的。 这是众人才看清来人就是近来声名鹊起价值黄金万两的独孤寒山。寒光一闪,八位杀手立时将独孤寒山围在中心,独孤寒山不敢粗心,也不语言,先声夺人。身影一晃欺身进前,直奔当面的赵秋雨。赵秋雨脚下一滑让开身形,反手一掌一式野马分鬃拍向独孤寒山背心。
独孤寒山脚下一点电射前行,首当其冲的却是百毒花和尚,花和尚双目如电,早看出独孤寒山的来意,深吸一口吻,双掌齐出,一抖手一对戒刀迎面推出,独孤寒山右腕一翻寒光电闪,犹如寒夜中的一轮弯月崛起。 当当 两声竟将戒刀削成四截激荡开去。这季节本是风掣电闪之势,其中有个杀手躲避不迭被戒刀之刀锋划着一点 哎呀 一声,顿时了账。众人面色皆是一变,百毒花和尚果然名不虚传,刀上竟然也是煨满奇毒。赵秋雨一击不中,脚下迈开八卦步招式绵延追来。
独孤寒山被花和尚阻了一下,略一停顿,顿时陷入前后夹击处于下风。百毒花和尚右手一扬,寒星点点,迎头罩下,左掌暗提真气悄悄推出,内力激荡,声势惊人。
独孤寒山一提真气,掌中刀划做一轮圆月护住上半身,左掌积累一口真气,倏然拍向赵秋雨,赵秋雨脚下一转化开来势,一招海底针右掌劈向独孤寒山腰际,同时右掌微屈暗含小如来擒拿式,将独孤寒山腰际大穴尽数覆盖在内。独孤寒山没料到赵秋雨工夫精进如此,也难怪慕容世家肯屈尊下交,稍一迟疑,身形稍滞被那赵秋雨指风扫着腰际一个穴位,不禁暗道: 不好 。
明月一收,忽地寒光大胜,独孤寒山口中喝道: 长虹一线天
屋内灯光刹时俱灭,只听 扑通扑通 黑暗之中却依然鹄立着三个人影。
招魂玄月刀果然名不虚 扑通栽倒了一个。
我 恭迎王爷 是赵秋雨的声音。赵秋雨竟然还活着,屋内居然仍是三个人影。
招魂九月刀乖乖得交过来吧。 新呈现的黑衣人冷冷的声音像是冬日的寒冰,不一丝的暖和。
若要此刀 就得问它自己,看招 明月顿时幻化成一道楔形闪电,劈面射将过来,电光闪灭之间,赵秋雨和独孤寒山都看到了黑衣人的斗笠和薄纱被电光击得破碎,可怜的是那黑衣人竟还带着玄色的蒙面巾,而首际飘逸的长发却表明她是一个女人。赵秋雨也觉得很是惊讶,独孤寒山一愣,胸口像是被万金巨石击中个别,强忍剧痛趁势脚下一点,身影消散在粉碎的窗户外。
悲凉的寒夜,星光无几,明月无辉。
荒漠的寺庙一无人烟只有破壁残垣,太仓导热油锅炉,一个绝色�女呆坐在残破的供桌旁,看着满面灰尘便结蛛网的佛像潸然泪下,不知家仇何日得报?流浪之日何时能了?细看去竟是慕容婉燕。
啪 的一声微响,慕容婉燕登时惊觉以为是母亲外出觅水归来,正要起身方觉头晕欲倒。她闭上双眼认为旧事历历在目,而脑海深处最清晰的却是那张俊美的脸。
啪的一声,庙门被人撞开,一个黄色的身影跌了进来,慕容婉燕张开双眼心中一下子惊喜交加,不知道是不是方才自己暗中祷告还是上天眷佑,地上那张面貌竟是自己深沉思念了许久的那张熟悉的面孔,他手中所持的是通体透亮的血迹斑斑的刀形兵刃,慕容婉燕挣扎着要站起来强忍着头晕向前委曲走了两步,一跤跌倒。可是,还有那么几步不能凑近那个曾经多少次在梦中彷徨隐约清楚的身影,她向前爬了一步感觉自己似乎向幸福迈进了一步,满身的不适恍如减轻了一分似的,可是每爬一步仿佛她的视线又含混了很多,终于,她再伸伸指头就能触摸到那张熟悉而又生疏的面孔了,就在这时慕容婉燕俨然闻声母亲的喊声 咦?燕儿,燕儿,你怎么了? 慕容婉燕幸福的闭上了眼,因为她觉得自己能倒在两个最亲热的人身边,那是多么如许的幸福啊!一切的所有跟着慕容婉燕的感到幻化成一片瑰丽的彩云飘向佛像那尊严而又柔和的笑靥。
太极门,晦暗的密室中。
太极门掌门赵秋雨面色一如刚才的晦暗。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独孤寒山竟然性命力那么坚强,惊惧与他的宝刀威力,尤其是那刀光,一闪一灭之间,竟然杀死了好几个江湖驰名的杀手。黑衣人竟然是个女子,也大大出其不意,可是那女子自己从未见过,不知道她与王爷是什么关联,一时间脑国内缭乱如麻。
独孤寒山幽幽的睁开了双眼,闻得一股搀杂着灰尘滋味的清香,淡淡的,若有若无,似乎有点熟习。那香味是如此的诱人,循香望去,破败的山神庙里寂静的令人惧怕,哪里有半个人影。
你醒了啊 从庙外闪进一个人影,黑衣黑衫,脸上照例的凉飕飕。
哦,哦,是你救了我? 独孤寒山讪讪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起。
没什么,刚才途经此地,见你晕厥在这里,所以就顺便。。。 黑衣人性。
哦,救命之恩在下没齿难忘,不知怎么称说阁下? 独孤寒山想坐起来,刚一挣扎,内力似乎针扎正常,看来刚才受伤颇重。
你别动,你受了内伤,须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行。不要乱动,两个时刻之后,你的内伤就无大碍了。这里很保险,没有人会往这里来的 黑衣人不知道想起什么,说完就回身走出庙门。
独孤寒山忽然想起自己进来的时候好像看到庙内有个人在内,岂非就是刚才就自己的人?奈何内伤未愈,不敢胡乱走动,只好闭目养神,暗运内力,一运内力反倒感到有异,底本被内力震伤的经脉当初已经好了良多,看来刚才黑衣人必是给自己服用了什么神丹妙药,不然照刚才的伤势,最少也要将息三两个月才干好转。但是那身影本人好像有点熟悉,突然吓了自己一跳,怎么和天字号房内的身影一般?!
出色章节,请下节持续观赏。

   赞
(散文编纂:蝶恋花)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禁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然而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候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病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普通人都不敢欺侮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太極門,密室中。
太極門掌門趙秋雨面色晦暗,正在看一張便條,看完面色更加沉重。
自從北方慕容世傢重創以來,不僅沒瞭靠山,慕容世傢全力追查兇手,兒媳沒娶到傢,反倒多瞭一個仇傢,為何呢?這還要從頭說起。中原武林自古以來幫派頗多,慕容傢聲名顯赫以來,多有想攀龍附鳳之意,沒成想慕容世傢竟然看中瞭太極門,刻意接歡。而中原武林中論門徒數量,天然以新近崛起的韶華派為主,其掌門人七手羅漢朱久明,一身功夫爐火純青,偏偏也是獨生一個兒子朱逢春,為人儒雅大方,頗有君子風度,不是朱久明那麼心狠手辣,善用權術。那朱逢春早就暗中喜歡上瞭慕容婉燕,總以為慕容世傢早晚會垂青於韶華派,至於後來慕容世傢竟然向太極門提親,朱逢春再也按耐不住,朱久明本就想壓制太極門,以前一直因為獨生子朱逢春屢屢勸諫,才未輕舉妄動。
一陣寒風拂過,燭影微動,那風不知是從何吹入,趙秋雨倏地打瞭個寒戰,手指一顫將便條放在燭上焚毀,飛灰猶如散落的蝴蝶花般飄零。燭光忽地暴漲又忽地欲熄,就在這一瞬間趙秋雨面前多瞭一個人影,頭戴鬥笠,玄衣玄衫,一層濃紗遮沒瞭本來面目。
西關漫道,悅來客棧,取天字號房人首級,來日對你大有裨益 來人聲色冰冷卻有點难听的冷漠。
你 你是什麼人? 趙秋雨正心事重重,被這來人一句話立時雷得外焦裡嫩,张家界油式模温机,不知所措。嘴上說著,腳下微分,雙掌微立一式如封似閉靜待來人動靜。
玄衣人未言語,從腰間取出一塊晃眼的禦賜金牌,倏地一舉,低喝道: 大膽!可識得此物?
趙秋雨一見金牌,立刻撲通跪倒口稱: 不知王爺駕到,小的罪該萬死!
那金牌上鐫刻的卻是兩條蟠起的怒爪金龍,金龍皆是栩栩如生,似要騰空飛去一般,此金牌一出,猶如王爺親臨,自從接瞭王爺密旨以來,才知道此金牌的來歷和威力,也難怪趙秋雨如此瞭。
照旨辦理即可,記住三日之內要首級 說完燭光忽又閃爍,燭光明滅之間人影皆無。趙秋雨面色極其難堪,心道: 既然有便條暗示,又何以還要親臨?難不成是王爺不信任自己,抑或是事關重大,不管是哪種情景,看來這次要辦的事極其重要瞭。
趙秋雨凝神細思,那悅來客棧生意紅火怎生下手?何況僅限三日之內。莫不如今夜去探一探罷。
夜,漆黑。偶有懶貓在街角遊蕩,悅來客棧門外掛的客滿牌子格外與他日不同,客棧寂靜的令人發毛,連絲毫燈光皆無。一道黑影悄無聲息的從遠處奔來,躥房越脊動作捷越靈兔,就在將到客棧之時,前面仿佛黃光一閃,似有一個人影閃過,那黑衣人運用目力竟未看出對方來路,身子去詫異之下身形便落後多瞭,心裡一急腳下一用力,盡力向前追去。
悅來客棧三停三進的院落看似寂靜無人,實則有幾多暗哨,黑衣人飄落第一層院落房頂,正要留神細看並無任何蹤跡,心中一焦虑,腳下啪的一聲細響好似踏中一塊年久失修的瓦當,那細微的響聲在寂靜的夜裡格外響亮,心中一凜,暗道: 不好! 從下來竟射來三枝金錢鏢兩枝袖箭,一聲暗哨之後,身前左右立時多瞭幾道人影,各抽兵刃將他圍在當中。
哎呀,不好,大傢快回去保護七爺,咱們中計瞭。 一個癩頭和尚忽地驚呼,一幹人呼啦啦全都奔進院天字號房而去。
黑衣人見狀也一展身形,悄然追在眾人身後。
燈火亮起天字號房,一個腦滿肥腸的人正倒在雕龍大床上,喉頭一道傷口,使得氣氛更加詭異,那是致命的傷。
黑衣人悄悄地跟在眾人身後隱瞭身形。借著火光一看,乖乖,真的死瞭,那傷口很明顯,像被一劍封喉連開口喊救命都沒時間。
完瞭,完瞭,咱們怎麼會上這種當呢? 癩頭和尚怒道。
寒風蕭瑟,天字號房內的幾個人心如寒冰,保護不瞭富七諸人有何面目去見主人?正無奈間一道黑影從房外直撲下來,眾人如臨大敵,招呼一聲把滿腔冤仇全撒在來人身上。那和尚一對戒刀舞成一團,當先迎瞭上來。
哎呀,我乃太極門趙秋雨,諸位有話好說 黑衣人亮明身份,同時腳下一點地一式燕子穿雲,順手扯瞭面巾。趙秋雨尋思,這些人自然識得自己不會痛下殺手,緩得一緩再作區處。怎生回事呢?剛才他不是還在暗中窺視,為何飛身前來闖進這鬼門關呢?原來,他本不想出來,奈何身後忽然被人劈瞭一掌,不防備之下,難免腳下一空,身式一展,顧不得看身後何人下的暗算,隻管撲入房內。
這屋內幾個人都非易於之輩,尤其是那癩頭和尚,那和尚人送外號百毒花和尚,生性惡毒,精於暗器和用毒,能請動他來保護富七,而其他八位也均位列殺手榜二十位上下,雖不是一等一的高手,卻都頗不易與,临沂热压机导热油锅炉,尤以那癩頭和尚最是難纏,誰人敢太歲頭上動土?誰也沒料到反而丟瞭富七的性命。你說哪和尚能不惱怒麼?沒瞭保金倒是其次,這類殺手最重要的是名聲和臉面,這富七之死,無異於傷瞭一群煞星的命根子。
哈哈 一陣爽朗的笑聲,人影一閃房內多瞭一人。
一人做事一人當,富七死有餘辜,人是我殺的。 這是眾人才看清來人就是近來聲名鵲起價值黃金萬兩的獨孤寒山。寒光一閃,八位殺手立時將獨孤寒山圍在核心,獨孤寒山不敢大意,也不言語,先發制人。身影一晃欺身進前,直奔當面的趙秋雨。趙秋雨腳下一滑閃開身形,反手一掌一式野馬分鬃拍向獨孤寒山背心。
獨孤寒山腳下一點電射前行,首當其沖的卻是百毒花和尚,花和尚雙目如電,早看出獨孤寒山的來意,深吸一口氣,雙掌齊出,一抖手一對戒刀迎面推出,獨孤寒山右腕一翻寒光電閃,猶如寒夜中的一輪彎月突起。 當當 兩聲竟將戒刀削成四截激蕩開去。這時節本是風掣電閃之勢,其中有個殺手躲避不及被戒刀之刀鋒劃著一點 哎呀 一聲,頓時瞭賬。眾人面色皆是一變,百毒花和尚果真名不虛傳,刀上竟然也是煨滿奇毒。趙秋雨一擊不中,腳下邁開八卦步招式連綿追來。
獨孤寒山被花和尚阻瞭一下,略一停頓,頓時陷入前後夾擊處於下風。百毒花和尚右手一揚,寒星點點,迎頭罩下,左掌暗提真氣悄然推出,內力激蕩,聲勢驚人。
獨孤寒山一提真氣,掌中刀劃做一輪圓月護住上半身,左掌積聚一口真氣,倏然拍向趙秋雨,趙秋雨腳下一轉化開來勢,一招海底針右掌劈向獨孤寒山腰際,同時右掌微屈暗含小如來擒拿式,將獨孤寒山腰際大穴盡數籠罩在內。獨孤寒山沒料到趙秋雨功夫精進如斯,也難怪慕容世傢肯屈尊下交,稍一猶豫,身形稍滯被那趙秋雨指風掃著腰際一個穴位,不由暗道: 不好 。
明月一收,忽地寒光大勝,獨孤寒山口中喝道: 長虹一線天
屋內燈光瞬時俱滅,隻聽 撲通撲通 黑暗之中卻仍旧佇立著三個人影。
招魂玄月刀果然名不虛 撲通栽倒瞭一個。
我 恭迎王爺 是趙秋雨的聲音。趙秋雨竟然還活著,屋內竟然還是三個人影。
招魂玄月刀乖乖得交過來吧。 新出現的黑衣人冷冷的聲音像是冬日的寒冰,高光模温机,沒有一絲的溫暖。
若要此刀 就得問它自己,看招 明月頓時幻化成一道楔形閃電,劈面射將過來,電光閃滅之間,趙秋雨和獨孤寒山都看到瞭黑衣人的鬥笠和薄紗被電光擊得粉碎,不幸的是那黑衣人竟還帶著黑色的蒙面巾,而首際飄逸的長發卻表明她是一個女人。趙秋雨也感到很是詫異,獨孤寒山一愣,胸口像是被萬金巨石擊中一般,強忍劇痛趁勢腳下一點,身影消逝在破碎的窗戶外。
淒涼的寒夜,星光無幾,明月無輝。
荒涼的寺廟一無人煙隻有破壁殘垣,一個絕色少女呆坐在殘破的供桌旁,看著滿面灰塵便結蛛網的佛像潸然淚下,不知傢仇何日得報?漂泊之日何時能瞭?細看去竟是慕容婉燕。
啪 的一聲微響,慕容婉燕頓時驚覺以為是母親外出覓水歸來,正要起身方覺頭暈欲倒。她閉上雙眼覺得往事歷歷在目,而腦海深處最清晰的卻是那張俊美的臉。
啪的一聲,廟門被人撞開,一個黃色的身影跌瞭進來,慕容婉燕張開雙眼心中一下子驚喜交加,不知道是不是剛才自己暗中祈禱還是上天眷佑,地上那張面孔竟是自己深深怀念瞭許久的那張熟悉的面孔,他手中所持的是通體透亮的血跡斑斑的刀形兵刃,慕容婉燕掙紮著要站起來強忍著頭暈向前勉強走瞭兩步,一跤跌倒。可是,還有那麼幾步不能靠近那個曾經多少次在夢中徘徊模糊清晰的身影,她向前爬瞭一步感覺自己好像向幸福邁進瞭一步,滿身的不適仿佛減輕瞭一分似的,可是每爬一步似乎她的視線又模糊瞭許多,終於,她再伸伸指頭就能觸摸到那張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瞭,就在這時慕容婉燕仿佛聽見母親的喊聲 咦?燕兒,燕兒,你怎麼瞭? 慕容婉燕幸福的閉上瞭眼,因為她覺得自己能倒在兩個最親近的人身邊,那是多麼多麼的幸福啊!一切的一切隨著慕容婉燕的感覺幻化成一片綺麗的彩雲飄向佛像那尊嚴而又柔和的笑靨。
太極門,晦暗的密室中。
太極門掌門趙秋雨面色一如剛才的晦暗。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獨孤寒山竟然生命力那麼頑強,驚懼與他的寶刀威力,尤其是那刀光,一閃一滅之間,竟然殺死瞭好幾個江湖聞名的殺手。黑衣人竟然是個女子,也大大出乎预料,可是那女子自己從未見過,不知道她與王爺是什麼關系,一時間腦海內紛亂如麻。
獨孤寒山幽幽的睜開瞭雙眼,聞得一股夾雜著灰塵味道的幽香,淡淡的,若有若無,似乎有點熟悉。那香味是如此的誘人,循香望去,破敗的山神廟裡寂靜的令人畏惧,哪裡有半個人影。
你醒瞭啊 從廟外閃進一個人影,黑衣黑衫,臉上照例的冷冰冰。
哦,哦,是你救瞭我? 獨孤寒山訕訕的不知道該怎麼說起。
沒什麼,剛才路過此地,見你暈厥在這裡,所以就順便。。。 黑衣人道。
哦,救命之恩在下沒齒難忘,不知怎麼稱呼閣下? 獨孤寒山想坐起來,剛一掙紮,內力仿佛針紮一般,看來剛才受傷頗重。
你別動,你受瞭內傷,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行。不要亂動,兩個時辰之後,你的內傷就無大礙瞭。這裡很平安,沒有人會往這裡來的 黑衣人不知道想起什麼,說完就轉身走出廟門。
獨孤寒山忽然想起自己進來的時候似乎看到廟內有個人在內,難道就是剛才就自己的人?奈何內傷未愈,不敢胡亂走動,隻好閉目養神,暗運內力,一運內力反倒覺得有異,本来被內力震傷的經脈現在已經好瞭许多,看來剛才黑衣人必是給自己服用瞭什麼神丹妙藥,不然照剛才的傷勢,起碼也要將息三兩個月能力好轉。但是那身影自己似乎有點熟悉,忽然嚇瞭自己一跳,怎麼和天字號房內的身影一般?!
精彩章節,請下節繼續欣賞。

   贊
(散文編輯:蝶戀花)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阻拦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期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管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常常有一种风冷冷水机组感觉没有了温度侧过
  
   车子在蜿蜒的山道上游走后来和上海姑娘蒋结
  
   厦门电加热
  
   长春导热油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