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电镀产业冷水机 发髻上的压铸机模

html模版发髻上的烟筒花
一:花落花开
你爱的并不是我送你的栀子花,而是他为你插上的那支烟筒花。 因爱成恨的他(大王子),饱受煎熬的灵魂彷徨在她离世前最后触碰过的织机前,久久不愿离去。
奥妙之差,天地之别。只管栀子花和烟筒花生得如斯类似,却永远不能成为对方的替换品。有时候爱与被爱,皆是命中注定。
桑海桑田,人间变幻,一晃七十余载,隔世的她(前世的小公主)终于在命运的部署下重回故地,在缈若飞絮的烟筒花海中再次与他(前世的小王子)邂逅,拾起那朵曾经开启心门的花儿,再续这前世未了的情缘。
青草坡,燕衔泥,碧水畔,伶人歌。清迈的天然景色释放了她盼望自在的心,她沉醉在这不受束缚的美景中,忘记了所有的懊恼和发愁。他自告奋勇的做了她的免费向导,一路上仔细照顾着她,两颗心更是越走越近。她缓缓发现到,原来她需要的是一个有心有情有准则,并且能读懂她的男人,而不是一个唯利是图,不斟酌别人感触的商贾。他的未婚夫显然是后者,这也是她赌气出奔的理由。
你知道的,我已经有了未婚夫,我们是不可能的。
爱,纵使相逢已晚,但还是爱情,不是吗?
他不由自主的拥她入怀,而她唯有藏起心底深切的无奈与感伤,含着泪将他推开。一句不可能犹如一把匕首刺进他温热的胸膛,他和她的心为何老是在错的时间相融,相亲?造化弄人,纵使循环千转,他依然不能爱她,不敢奢求与她长相厮守,唯有默默陪在她身边,迫不得已做她的守护者。
爱了,在心口难开。不爱,亦无力摆脱。一颗百年枯树下,他的灵魂正悄悄的凝视他们,他和她,一个是他前世最亲的弟弟,一个则是他爱到骨头里却又亲手残害至死的爱人。七十年的孤单寂寞,他只怨自己当初太过执着,不理解何谓恋情。假使真爱一个人,就应该带着善意辅助她得到想要的幸福,而不是二心占为己有。如今的他只想洗刷自己的罪孽,从而失掉摆脱。
你一点也没有变,小公主。 他闯入她的梦幻,指引她踏上攻破诅咒的光亮之路。
你是谁?是谁?告知我,你到底是谁? 她从梦中惊醒,总感到梦中这个身穿古典服饰的男人似曾相识。
一点一滴的零星记忆在血液中莫名的涌动着,虽然那些记忆碎片已经很难拼凑成形,但她仍是坚定不移的尝试着找回那遥不可及的过往。
一座古老的王宫,一间年久失修的密室,一副陈腐的画像,以及她轻轻抚摩着的那台占满灰尘的老式织布机。不舍的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打湿了织机上这匹未完成的血布,那些陌生又熟悉的记忆骤然来临在她的脑海。此时此刻,对她来说前世今生,早已纠缠不清。她的面前清楚的演绎着过去的故事,就连思路也随即变得浑浊不清。
是我亲手杀了他,你的爱人,我的弟弟。你都看见了,对吗?我说过,这真相一定会伤害到你。 愧疚,痛心,悲哀,全部揉碎在他的眼里沉积下来,他是那样的痛苦与懊悔。
望着这样一个苦苦挣扎的灵魂,她的心里再没有任何的冤仇。她像极了降临人间的天使,对着他温婉纯净的一笑,碧玉般精细的眼眸中还泛着清澈的泪光。 我不怪你,我知道那并不全是你的错。 她原谅他了,她竟然如此等闲的谅解他,反倒使他不能容易饶恕自己犯下的罪孽。
放过你自己吧!我会帮你织完这匹布,开释你的灵魂,也算是完成小公主的宿愿。 她恳切的说着。
谢谢你。 他悲喜交集,除了简略而深重的 谢谢 ,还能些说什么呢?

那晚,当她分开这座尘封着经年记忆的王宫,握着阴暗的手电筒,独自走出黝黑的树林时,她模糊望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恰是那个被她狠狠拒绝过的人,亦是她前世爱到油尽灯枯的人。
我不释怀你,所以来看看,你不会怪我吧? 他平和的说着,尽量压制着自己的此起彼伏的心境。纵使他对她一见倾心,也毫不会委曲她,他只有她活的开心就足够了。
她凝望着他真挚的双眼与那张再熟悉不外的俊秀脸孔,那些泛黄的记忆碎片在霎那间拼凑成熟悉而实在的光影在她的心底闪现,有他们在一起时的欢笑,缠绵,苦痛和诀别.......拒绝他,她再也做不到了。她曾经是那样爱他,她永远也无法忘却他躺在她怀中咽下最后一口吻时的情景。她的心心隐隐作痛,霎时泪若雨下。
夜色凄迷,星光黯淡,飘零的枯叶沙沙作响,像是在低诉,又好似在呜咽,她的情感也随之失控了。她再也不想面对现实,不想记得自己是有未婚夫的女人,她只想再抱他一次,仅一次就好。她倾尽全力投入这牵念的怀抱,毫不知情的他不免心中讶异,但他不愿追问,只是不断安抚着她。
爱,是美好的,也是伤人的。 密室内,他的灵魂静破在尚有余温的织机旁,惆怅而感伤的说着。
二:前尘梦碎
翻转时间的沙漏,让时空倒转至七十年前,小公主出嫁前的那个晚上。
月光倾注如水,安谧流淌,昏暗了黑夜里一盏不眠的孤灯。小公主径自一人坐在织布机前,不分昼夜的赶制一匹可贵的嫁布。
我要织完它,陪着我可爱的人一起走。 小公主笑的很甜,眼中没有一丝哀伤,而是充斥着幸福的憧憬。
你要嫁的人是我,是我!你给我记住! 大王子气急败坏的闯了进来,阴冷静脸将她细微的胳膊一把捉住,绝不留情的摔在地上。
她没有哭泣,而是强忍着痛苦悲伤,一言不发的爬向织布机,支持起羸弱的身躯,持续坐下织布。
好,既然你这么喜欢织布,就给我好好的织,筹备好来日把你和它一齐献给我。 他面目狰狞的阴笑着,那是只有近乎疯狂的人才有的表情,他一脚踢翻旁边的桌子想引起她哪怕是一点点的留神,然而她没有,她仍然缄默着操作织机。他愤然离去,而她丝满不在乎。
公主,这是夫人(大王子的妾室)送来的甜汤,您要喝吗? 女仆毕恭毕敬的跪在地上,呈上这碗要命的毒汤。她当然知道她是不怀好心,只是她早已经不在乎了。她并不关心汤里有无毒药,喝了会不会死,只因生或死对于如今的她来说没有任何意思了。她的心随他去了,只留下这一具被掏空的躯壳,留或不留又有什么要紧的。她心无波澜的接过那只升腾着热气的碗,一饮而尽。
黑云凑集在王宫的上空,遮住了大半边月亮,小公主仍旧坐在织机前,尽力支撑着自己行将焚烧殆尽的生命,拼命想要织完那匹布,她鲜红炙热的血液自鼻腔,唇边一直溢出,染红了布的一角。
我一定能织完的,一定可以的。 她自言自语,塑胶模温机,气味幽微,就连眼神也开始变得空泛。
直到黑雾散去,迟来的光明终于映射在她惨白僵直的脸上。她死了,手中还紧紧握着心裁,没人懂得她有多想为他织完这匹嫁布。她想嫁给他,无论是天堂或是地狱,她都愿跟随他去。
为什么要离我而去,为什么你不爱我,为什么你爱的是他? 大王子不停的反诘自己,他就是弄不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他毕竟哪一点不如自己的弟弟?
他误杀了自己的弟弟,他也曾为此歉疚不已,可每当想到没了弟弟,小公主就是完整属于他的了,他溘然觉得本人做对了。直到他眼睁睁的看着小公主惨死,他才终于明白,自己至始至终都没有得到过她。她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让他白费了神思,他做的一切全体都是徒劳的。该失去的,不该失去的,他全都失去了,最后只得落个郁郁而终的下场。
三,情起波涛
你相信我吗? 她饱含密意的迎上他的眼,细细讲述着这段离奇的阅历。
我......我觉得你须要好好休息,不要痴心妄想。 失去前世记忆的他自是无法懂得。
她的心被揪的生疼,可事实如此,这般令人匪夷所思的事,若没有证据摆在眼前,若不是亲自经历,他怎会平白无故的相信。
忘了也好,忘了就没有伤痛。 静夜的思绪,却混乱如发,她倚在窗边,忍不住对月倾诉。他忘的一尘不染,却翩翩要她记起,老无邪不公正。冷清的月光漫上心头,前世的记忆再次蔓延开来,令她无处躲避。

小公主与小王子的首次相遇很不堪设想,竟然是在熙熙攘攘的,叫卖声一浪高过一浪的布衣市集里。高尚的小公主扮作贫民家的女儿溜出去玩,还腰缠万贯的白吃了摊贩的东西,在被人追赶时不警惕将面粉盆打在了同样扮作贫民的小王子脸上。两人不打不相识,小王子认定她是个可怜的农家女,岂但帮她解脱了 追兵 ,请她吃货色,还许可给她找一份工作,两人约定好了下一次会晤的时间。
单纯乐观的小公主对这个仁慈大胆的男孩发生了好感,她开端期盼着他们商定的那一天快点到来。那天,他们玩到很晚才分别,他带着她一起吃廉价的小吃,一起喝滋味奇异的药酒,一起靠在长廊下看星星,畅聊心事。
点点星辰蜂拥着撩人的月光,醉人的夜晚被蒙上了一层柔情四溢的情纱。小公主匆匆发现自己喜欢上了眼前这个和她气息相投的男孩,这种初恋的味道让她忽然间有些畏惧,因为她还有一件不可抗拒使命要完成,父母将她送来这个国家,是对她寄托了厚望的。现下,全部国家的命运都系在她一个人的身上,她根本没有退缩的权力。可她放不下他,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偷偷赴约。终于,这一切还是被她的贴身婢女察觉了,婢女的一番劝言使她不能再逃避事实。她可以一走了之,然而她的父王母后和庶民们一定会受到连累。她狠了狠心,决议不再见他。实在在小公主的心坎深处有如许希望大王子可以翻然悔悟,从新爱护他过去的爱人,立刻还她自由之身,可这所有终归是她自己的痴心妄想。
小公主即将下嫁的大王子,是一个看似出言不逊的男人,他从诞生起就注定是国度将来的接班人,自幼便是集万千溺爱于一身。所以他并不懂得如何付出,只晓得一味的索取,凭自己的志愿办事。在他见到,并且爱上小公主之前,其实身边早已有了一位红颜良知,也就是为了掠夺王妃之位,毒害小公主的首恶。他爱上小公主并没有错,错就错在他背叛了曾经的爱人,还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他的爱远不如小王子与小公主的爱来的纯洁真诚。
一别后,小公主再也不呈现。小王子怀念着心爱的姑娘,时常在王宫的八角亭里拉琴,琴声婉转悠扬,非常动人,小公主亦被这美好的琴声吸引住了。未料再相见时,已是物是人非。
这位是我的弟弟,刚从国外回来。这就是我的未婚妻,小公主殿下。 他正式先容他们认识。
小公主与小王子四目绝对,时间好像停止住了,他们甘心这只是一场恶梦。骗子!小公主含恨望着他,心痛到难以复加。其实他的心里又何尝好受?苦涩的思念,甜美的的空想,如今都沦为一个不能实现的美梦。一夕间,他和她的期盼都被无情的现实砸了个破碎。
忘了吧!这个过错应当止步于此。他定了定神,故作沉着的向她行礼: 公主殿下,时常听王兄提起你,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他的平庸如水,形同陌路无非是想要断了她的念想,小公主并不糊涂,她看的明明确白,真逼真切,对他更是由单纯的爱恋演化成了纠结于心的爱恨交加。
不见未必不念,爱总是在不经意间静静滋生。他们孤独的守着这看似安静,实则暗潮涌动的日子。时光蜿蜒流淌,相思如天涯漫过的红云慢慢沉积,小王子的琴声越发凄伤凄凉,而小公主也变得郁郁寡欢。
每一次不可防止的相见,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煎熬。她必需站在她的未婚夫身旁,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想着他,念着他,而后对着众人强颜欢笑。
他切实不乐意看着她这样苦楚的渡过毕生,他甚至愿望小公主能忘了他,真心的去爱他的哥哥。很快,小王子学会了回避小公主投来的关切眼光,试着去做一个 冷淡 的 生疏人 。
只是,每当小公主遭受危险时,小王子总会在第一时光涌现在她的身旁。她被狠毒的妾室推入水中,他不顾生命危险去拯救她,却又在她苏醒之前离去。她被毒蛇咬伤,他为她汲取毒液。他的每一次维护,小公主都是有感到的,她知道他的狠心都是装出来的,她确信小王子也同样深爱着自己。
天真的她决定向命运做抗争,她不要嫁给大王子,她要拼尽全力争夺这生命中可遇而不可再求的真爱。
咱们这辈子,注定只能做最一般的朋友。皇兄是个很温顺的人,他会对你好的。 肉痛算不上什么,只要爱的人能幸福安全,小王子一次又一次的狠着心谢绝了她。可小公主没有废弃,她就是要向不公的命运发动挑衅。
间隔约定的婚期越来越近了,趁着大王子带着一众心腹在树林中举行传统运动的机遇,小公主决定为了他们的幸福,尝试着再做一次努力,也许是最后一次了。
一阵清风拂过,葱绿的树叶如浪花正常拍打着蔚蓝的天空,被吹落的玉叶里还搀杂着烟筒花沁人肺腑的芬芳。小王子怀揣着迷乱的心情,单独一人漫无目的的走着,他的眼中没有任何奇丽怡人的景致,只有那深不见底的黑渊。
突然,他觉察到了什么,游离的目光即刻变得深厚,笃定。 你随着我,做什么?
藏在树后的小公主索性跳了出来,变换了以往柔柔的语调,高声回应道: 你说过,我们是朋友。身为朋友,我关怀你不行吗? 小公主笑面如嫣的看着他,还带着些许少女的羞怯。
我.......我不需要。你还是陪着皇兄比拟好。 小王子没有回身,他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惧怕自己会反悔。
你真的生机我陪着他,和他在一起?你觉得那就是属于我的幸福? 小公主伤感的问他。
是,这样最好。 他的声音忽重忽轻,像是哽在喉间。
好,那你就看着我的眼睛说,你素来都没有喜欢过我,你不爱我,你厌恶我。你说了,我立即就走! 小公主情绪冲动的说着,清澄的泪珠滚落在绿意盎然的草地上,显得越发透明,像一颗颗晶莹的珍珠。
小公主的真心话瞬间撕裂了小王子心头那道阴郁的创痕,这些日子他始终都在压抑自己,不去搭理心间深埋的伤口,听凭锋利的疼痛不断袭来,他还是在忍受,在保持,在节制。可如今,他不得不大声的宣布自己失败了。
小王子近乎猖狂的呐喊着: 我不爱你!不爱你!不爱你!我多想不爱你! 他猛然转过身与她的视线相交,望着她哭红的双眼,滑落脸颊的伤心泪。他无法再冷静,再坦然的把持自己,唯有不顾一切的挣脱约束,冲向他的光明,他的希望,他的深爱。
夕阳斜洒金辉,林中的窃窃鸟语,绵绵花香将他们缭绕。灼热的一吻,两人心似红炉,恍如就在这一刻天荒地老。当爱成为生的永恒,纵使天地化为虚无,性命刹那凋落,他们也在所不惜。松发髻,解衣衫,唇相凑,舌相弄,在旖旎的花雨中他们抵足相缠,两心相付。
她娇容含羞,轻盘秀发。他则是仰面伏在她柔软暖和的膝上,眼睛里焕发着逝去已久的神情。 不许你再看了。 她轻颦浅笑,娇嗔无穷。
你就让我再看一会嘛。 他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似地向她撒娇,弄得她不忍反驳。
他拾起刚才飘落在胸前的一朵烟筒花,惊喜的坐了起来,为她胆大妄为的插在刚盘好的发髻上。
难看吗? 她抚了抚头发,笑的甜蜜。
好美。 他看的左顾右盼,如痴如醉。

不远处,一双冰凉而杀气腾腾的眼睛正逝世死的盯着他们。
背离我!你们居然背叛我! 大王子怒火中烧,恨不能杀了他眼中的这对 狗男女 。
越日,大王子假装不动声色的率领他们回到了王宫。小王子信心向哥哥坦率他和小公主之间的事,希望能取得他的体谅。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大王子恼怒不已。
对不起,王兄,假如能抉择,我也不想这样,不想伤害你。 小王子跪在他眼前,恳切的向他报歉。
损害,你们已经彻底伤害了我,还妄图我会原谅吗?永远不可能。你走吧!至于这件事,我会找机会跟父王母后说的。在此之前,我盼望你们保存我的尊严。 大王子现下只想打发弟弟离开,因为他需要时间思考,思考如何挽回局势。
对不起,真无比对不起,谢谢你,玉成我们,王兄。 正派善良的小王子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哥哥会诈骗他,他只是觉得深深的内疚,但为了小公主,为了他们的幸福,他情愿蒙受。

听了小王子的复述,小公主也觉得松了一口气,她认为期盼已久的自由跟幸福生涯就要到来了。之后的半个月里,他们天天都一起散步在山水间,小公主特殊爱好倚在小王子的怀里听他弹琴,她觉得那一刻布满着无比的幸福和快活。
爱可以让人上天堂,也可以让人下地狱。只惋惜他们独特期盼的那一天,毕竟没有降临。
他们越是相爱,大王子就越是仇恨他们,他们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大王子那双被痛恨浇灌着的眼。她的妾室更是派人跟踪小王子与小公主,以此来强迫大王子说出本相。爱与恨本就只有一线之隔,一但由爱生恨,人便会失去理智。被仇恨吞没的大王子无法接收小公主对他的不屑一顾,食品专用冷水机,他不想输,他发疯似的想要得到她。他发誓,为达目标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不择手腕也要得到她!耻辱她!折磨她!
那是一个阴云连天的凌晨,就连海水也是深灰色的。发了狂的大王子带着一世人马包抄了正在海边的小公主和小王子。 你们很开心吗?很快乐吗?今天我就要你们去死,去死! 他陷入怨妒的疯狂里,无奈自拔。当然,他善于巫蛊之术的妾室顺便召来的鬼仆也起了不小的作用,鬼仆的附体可能把他的恨意扩大到极致。
你快走!王兄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小王子挡在小公主前面,将她推动了凌乱的人群。
六神无主的小公主想要去王宫搬援军,她死命的跑着,想要多争取一点时间。突然,脚下一个不稳,小公主被石头绊倒在地,她不禁的转头望去,整个人在瞬息间无力的瘫倒。
血,鲜红的血,一片又一片的染红了小王子雪白的上衣。大王子竟然用小王子最爱好的琴刺穿了他的身材,他笑的无比邪恶,就像一只没有情感的野兽。小公主趔趔趄趄的扑了从前,牢牢抱住气息奄奄的小王子,温热的血占满了她宛若白玉的双手。
不要死!我不许你死!我求你了! 她哭得肝肠寸断,哭醒了正在享受复仇快感的大王子。
他都做了什么?他是恨死了他们没错,但他究竟是他一奶同胞的亲弟弟,他怎么能不顾兄弟之情亲手杀死他?转瞬间,一阵黑烟飞离他的身体,鬼仆在适当的时间消散了,只留下他承当这不可宽恕的罪过。
你.....不要......怪王兄。那不是......真正的他......相信.......我会爱你......直到永远...... 他浑身抽搐着,用尽全身仅剩下的最后一点力量向她离别。
此时的小公主基本听不进去,要她不恨,谈何轻易?除非,他活着。没错,爱能够永恒,却要与孤寂同在。失去他,她生存的意义又何在?她不想听他的作别,她只要他活着,和她一起活着。
闷雷响彻阴郁的天,阵雨随风狂暴的降世,如同小公主现在的心情。她抱着他逐步散尽余温的身体,失望的哀嚎着。一天,两天,三天.........她就像一具被夺走灵魂的尸体,眼神游离,一语不发的呆坐着。哭到绝望不会再哭,心痛到麻痹也不会再痛,他死了,她的心也跟着死了。

四,复苏之爱
嫁布.......织完了。 她流着泪激动的说。
谢谢你,小公主。我要走了,当前的事要靠你自己了。我走后,鬼仆便会重返世间,记住,不要害怕,要英勇面对。 大王子周身闪烁着金色的光辉,残暴的笑着,挥手向她道别。
再见了,祝你好运。 她释然的祝愿他。
哈哈哈哈,你织完又怎么?哈哈哈,你也要跟着完了。 大王子一去,同样不得转生的鬼仆也再次现身。
鬼......鬼仆......你才是真正的凶手。 她冷毅的望着那张爬满烂蛆的鬼脸,没有半分害怕之意。
你不怕死吗? 鬼仆狂吼道。
我的使命已经实现了,没什么恐怖的! 她一动不动的站着,期待着死神的降临,或是运气赏赐她峰回路转的奇观。
苍白滴血的长爪直扑向她,她扬开端,呼吸急促,直面近在眉睫的鬼仆。突然,一道金光迸裂而出,插进鬼仆的胸口。鬼仆疼痛的哀嚎,霎时间爆裂开来,碎成片片夏布,飞溅到处。 你别想幸福! 鬼仆消失前最后的咆哮令她胆战心惊。
护身符,是大王子送给我的护身符救了我。天意吗?谢谢你,大王子。 忽然一阵眩晕袭来,她开始觉得头重脚轻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门上了锁,我怎么也进不来。 熟习的身影将她抱在怀中,关心的讯问着。只可惜,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命运,要信任命运的支配。 大王子的声音再次显现在她的脑海,她微微闭上双眼,沉入那一片黑暗的世
界。
混沌初开,天地荒凉,一切从头。
作为母亲,发生了这样的事,我真的很难过。说瞎话我也有义务,不该逼她嫁给不喜欢的人。她现在失忆了,我不知道该如何赞助她,她常常呆坐一天什么话也不说。所以,我想请你这个她在清迈独一意识的友人,可以带着她去一些她常去的处所,兴许........也许会有奇迹产生。

请夫人放心,我必定会尽我所能的帮助她。 看着的目瞪口呆的她,他心里万般好受。

清迈的王子和邻国的公主......或者我应该相信你,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掩护好你。 他牵起她冰冷彻骨的手,歉疚的说道。而她,只是单纯的傻笑着,眨巴着那双明澈见底的眼珠。
当博物馆(王宫)的工作职员滔滔不绝的讲起这座王宫的历史时,他安睡的隔世记忆正在被悄悄唤醒,慢慢编织成线,环绕在他的心灵深处,令他感同身受。
这间大屋摆设着曾经住在王宫里的皇族们穿过的衣物和应用过的用具,两位渐渐看吧。 治理员做了简短介绍,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一把老旧却精巧的传统乐器吸引住了他。
这把琴我似乎在哪里见过。 它像是领有一股强盛魔力在牵引着他,令他骑虎难下。他擅自将琴拿下了展现架,并且纯熟自若的弹奏起来,那琴音悲切动听,似有无限情衷。
遥远的过往,萌芽的遗爱,隔世的沧桑,小王子的心终于在簇新的时空里复苏了。伤心的眼泪止不住的涌出他的眼眶,小扣在琴面上滴答作响,一旁木质的落地镜里,一位貌若天仙的�女正跃然纸上,她身着传统衣饰,笑的天真天真。
小公主.......小公主! 他如梦初醒,却发明身边的她早已不见。他登时扔下琴,迫切的寻找着她消逝的身影。
先生,这里的东西都是文物,你不能随意.......
对不起,你有看到刚和我在一起的小姐吗? 他现在顾不上文物不文物的,只求快点找到她,补充前生的亏欠,从此不再让她受到一分一毫的伤害。
他担忧的快要发疯,恨不能即时跑遍整个清迈将她带转身边,而她却犹如一缕擦过人世的仙尘,飘散的九霄云外。
你知道她会去哪吗? 他望着澄明无垠的天涯,拖着疲乏的身躯,不知该去向何方?
他静默在庭院里那颗参天古树下,而树上成长着的烟筒花正在缓缓坠落,它们沾染着梦普通的繁荣与凄美,在空中轻灵的飘舞流逝,污浊的不感染一丝尘埃。
烟筒花........我知道了! 静卧在掌心的花朵让他豁然开朗,他细心的将它收起,高兴的疾走而去。
蔚蓝的天水下布着一片疏密不一的林,林中涓涓细流,岸上青草葱茏,野花烂漫。一阵清风渐渐吹过,拂动她乌亮刺眼的青丝,她双手围绕在胸前,顺风微笑。
小公主,是你吗? 他气喘吁吁的出当初她的身后,着急的问道。
你说呢?傻瓜。 她带着多少分傲气转过身来,笑的明媚灿烂。
你,恢复了?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啊。多亏了那面镜子。 是镜中的倒影帮她找到了自己,翻开了被鬼仆封闭的心门。
现在,你都记起来么? 她用含情脉脉的眼再次注视着他,其中还掺杂着前世的期许。
是,那把琴让我记起了过去,确实是很可想而知。我当初应该相信你,对不起,你能原谅我吗? 他动摇而温柔的握住她绵软白净的手,诚挚诚恳的说。
她的笑颜仍然是那样的娴雅而美妙,犹如那些曼妙生姿的烟筒花,美得极致,却不入俗流。
我起誓,小王子只会丢下小公主一次。从今往后,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生生世世,不离不弃。你乐意留下来吗? 他情真意切的向她表白,这也是她等候了足足近百年才等到的许诺。
曾经遥远的山高水长,现在终能变为现实,两人执手相看,泪眼迷蒙。她激昂的无法语言,只得连连拍板。 我爱你。 一个拥抱远赛过千言万语,他要用最温暖的爱庇护着她。
他取出收藏的烟筒花为她簪在鬓上,那画面恍若隔。轻绾发髻的小公主,还有蜜意簪花的小王子。
烟筒花落,一世情缺,烟筒花开,两世情圆。

注解:本故事改编自泰国电视剧《溯爱》(又名《情丝万缕》),省略了良多坏人的局部,也转变了一些本来的剧情。这部片聚集了穿梭,言情,悬疑,鬼魅,咒骂等元素,称得上是一部品德颇高的泰剧。
双A,即:AUM(泰风三妖孽(KENTIKAUM)之一的至尊妖孽-饰演小王子)和AFF(甜美公主-饰演小公主),双A被粉丝评为互补型银幕情侣。(AUM是气场十分壮大的实力派男演员,只有配上AFF这种娇柔甜美,气场较弱的女演员才会给人以协调的感觉。火与火还是火,水与水还是水,总是不能相融会。同理,AFF的柔软,以及她飘在天上的演戏作风注定不合适与气场不足或是不够爷们的男演员搭戏,否则会感觉很别扭,甚至会拉掉对方的分数。目测除了AUM能镇住她,再就是TIK(杰西达邦)能略微好点了,KEN是压根不行的。)
双A一共配合过四部剧,粉丝称为双A四部曲,分辨是《爱的被告》《牡丹花的最后一瓣》(又名《牡丹花尾传》)《苦涩的糖》(又名《焦糖》)《溯爱》(又名《情丝万缕》。 赞
(散文编纂: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禁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然而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由于县病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个别人都不敢欺侮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一:花落花開
你愛的並不是我送你的梔子花,而是他為你插上的那支煙筒花。 因愛成恨的他(大王子),飽受煎熬的靈魂徘徊在她離世前最後觸碰過的織機前,久久不願離去。
微妙之差,天壤之別。盡管梔子花和煙筒花生得如此相似,卻永遠不能成為對方的替代品。有時候愛與被愛,皆是命中註定。
桑海桑田,人世變幻,一晃七十餘載,隔世的她(前世的小公主)終於在命運的支配下重回故地,在緲若飛絮的煙筒花海中再次與他(前世的小王子)邂逅,拾起那朵曾經開啟心門的花兒,再續這前世未瞭的情緣。
青草坡,燕銜泥,碧水畔,伶人歌。清邁的做作風光釋放瞭她渴望自由的心,她陶醉在這不受約束的美景中,忘卻瞭所有的煩惱和憂愁。他自告奮勇的做瞭她的免費導遊,一路上細心照料著她,兩顆心更是越走越近。她慢慢發覺到,原來她需要的是一個有心有情有原則,並且能讀懂她的男人,而不是一個唯利是圖,不考慮他人感想的商賈。他的未婚夫顯然是後者,這也是她負氣出走的理由。
你知道的,我已經有瞭未婚夫,我們是不可能的。
愛,縱使相逢已晚,但仍是愛情,不是嗎?
他情不自禁的擁她入懷,而她唯有藏起心底深切的無奈與感傷,含著淚將他推開。一句不可能猶如一把匕首刺進他溫熱的胸膛,他和她的心為何總是在錯的時間相融,相親?造化弄人,縱使輪回千轉,他依然不能愛她,不敢奢求與她長相廝守,唯有默默陪在她身邊,心甘情願做她的守護者。
愛瞭,在心口難開。不愛,亦無力掙脫。一顆百年枯樹下,他的靈魂正靜靜的註視他們,他和她,一個是他前世最親的弟弟,一個則是他愛到骨頭裡卻又親手摧殘至死的愛人。七十年的孤獨寂寞,他隻怨自己當初太過執著,不懂得何謂愛情。倘若真愛一個人,就應當帶著善意幫助她得到想要的幸福,而不是专心占為己有。如今的他隻想洗刷自己的罪孽,從而獲得解脫。
你一點也沒有變,小公主。 他闖入她的夢境,指引她踏上打破詛咒的光明之路。
你是誰?是誰?告訴我,你到底是誰? 她從夢中驚醒,總覺得夢中這個身穿古典服飾的男人似曾相識。
一點一滴的零碎記憶在血液中莫名的湧動著,雖然那些記憶碎片已經很難拼湊成形,但她還是堅持不懈的嘗試著找回那遙不可及的過往。
一座古老的王宮,一間年久失修的密室,一副陳舊的畫像,以及她輕輕撫摸著的那臺占滿灰塵的老式織佈機。不舍的眼淚止不住的落下,打濕瞭織機上這匹未完成的血佈,那些陌生又熟悉的記憶驟然降臨在她的腦海。此時此刻,對於她來說前世今生,早已糾纏不清。她的眼前清晰的演繹著過去的故事,就連思緒也隨即變得渾濁不清。
是我親手殺瞭他,你的愛人,双温模温机,我的弟弟。你都看見瞭,對嗎?我說過,這真相一定會傷害到你。 愧疚,痛心,悲慟,全部揉碎在他的眼裡沉積下來,他是那樣的痛苦與後悔。
望著這樣一個苦苦掙紮的靈魂,她的心裡再沒有任何的仇恨。她像極瞭降臨人間的天使,對著他溫婉純凈的一笑,碧玉般精致的眼眸中還泛著清澈的淚光。 我不怪你,我知道那並不全是你的錯。 她原諒他瞭,她竟然如此輕易的原諒他,反倒使他不能輕易寬恕自己犯下的罪孽。
放過你自己吧!我會幫你織完這匹佈,釋放你的靈魂,也算是完成小公主的心願。 她誠懇的說著。
謝謝你。 他热泪盈眶,除瞭簡單而深重的 謝謝 ,還能些說什麼呢?

那晚,當她離開這座塵封著經年記憶的王宮,握著昏暗的手電筒,獨自走出漆黑的樹林時,她隱約望見瞭一個熟悉的背影,正是那個被她狠狠拒絕過的人,亦是她前世愛到油盡燈枯的人。
我不放心你,所以來看看,你不會怪我吧? 他溫和的說著,盡量壓抑著自己的此起彼伏的心情。縱使他對她一見傾心,也絕不會勉強她,他隻要她活的開心就足夠瞭。
她凝望著他真誠的雙眼與那張再熟悉不過的漂亮臉孔,那些泛黃的記憶碎片在霎那間拼湊成熟悉而真實的光影在她的心底閃現,有他們在一起時的歡笑,纏綿,苦痛和訣別.......拒絕他,她再也做不到瞭。她曾經是那樣愛他,她永遠也無法忘記他躺在她懷中咽下最後一口氣時的情景。她的心心隱隱作痛,瞬間淚若雨下。
夜色淒迷,星光暗淡,飄零的枯葉沙沙作響,像是在低訴,又好似在哭泣,她的情緒也隨之失控瞭。她再也不想面對現實,不想記得自己是有未婚夫的女人,她隻想再抱他一次,僅一次就好。她傾盡全力投入這牽念的懷抱,毫不知情的他不免心中訝異,但他不願追問,隻是不斷安撫著她。
愛,是美好的,也是傷人的。 密室內,他的靈魂靜立在尚有餘溫的織機旁,惆悵而感傷的說著。
二:前塵夢碎
翻轉時光的沙漏,讓時空倒轉至七十年前,小公主出嫁前的那個晚上。
月光傾瀉如水,靜謐流淌,阴暗瞭黑夜裡一盞不眠的孤燈。小公主獨自一人坐在織佈機前,不分日夜的趕制一匹珍貴的嫁佈。
我要織完它,陪著我心愛的人一起走。 小公主笑的很甜,眼中沒有一絲哀傷,而是充滿著幸福的神往。
你要嫁的人是我,是我!你給我記住! 大王子氣急敗壞的闖瞭進來,陰沉著臉將她纖細的胳膊一把抓住,毫不留情的摔在地上。
她沒有哭泣,而是強忍著疼痛,一言不發的爬向織佈機,支撐起羸弱的身軀,繼續坐下織佈。
好,既然你這麼喜歡織佈,就給我好好的織,準備好明天把你和它一齊獻給我。 他面目猙獰的陰笑著,那是隻有近乎瘋狂的人才有的表情,他一腳踢翻旁邊的桌子想引起她哪怕是一點點的註意,然而她沒有,她仍舊沉默著操作織機。他憤然離去,而她絲毫不在意。
公主,這是夫人(大王子的妾室)送來的甜湯,您要喝嗎? 女仆畢恭畢敬的跪在地上,呈上這碗要命的毒湯。她當然知道她是不懷好意,隻是她早已經不在乎瞭。她並不關心湯裡有無毒藥,喝瞭會不會死,隻因生或死對於如今的她來說沒有任何意義瞭。她的心隨他去瞭,隻留下這一具被掏空的軀殼,留或不留又有什麼要緊的。她心無波瀾的接過那隻升騰著熱氣的碗,一飲而盡。
黑雲集合在王宮的上空,遮住瞭大半邊月亮,小公主依舊坐在織機前,努力支撐著自己即將燃燒殆盡的生命,拼命想要織完那匹佈,她鮮紅炙熱的血液自鼻腔,唇邊不斷溢出,染紅瞭佈的一角。
我一定能織完的,一定可以的。 她喃喃自語,氣息微弱,就連眼神也開始變得空洞。
直到黑霧散去,遲來的光明終於照射在她慘白生硬的臉上。她死瞭,手中還緊緊握著機杼,温度控温机,沒人瞭解她有多想為他織完這匹嫁佈。她想嫁給他,無論是天堂或是地獄,她都願追隨他去。
為什麼要離我而去,為什麼你不愛我,為什麼你愛的是他? 大王子不停的反問自己,他就是弄不明白,到底是哪裡出瞭錯?他究竟哪一點不如自己的弟弟?
他誤殺瞭自己的弟弟,他也曾為此歉疚不已,可每當想到沒瞭弟弟,小公主就是完全屬於他的瞭,他忽然覺得自己做對瞭。直到他眼睜睜的看著小公主慘死,他才終於明白,自己至始至終都沒有得到過她。她的寧死不屈,讓他枉費瞭心機,他做的一切全部都是徒勞的。該失去的,不該失去的,他全都失去瞭,最後隻得落個鬱鬱而終的下場。
三,情起波瀾
你相信我嗎? 她飽含深情的迎上他的眼,細細講述著這段離奇的經歷。
我......我覺得你需要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亂想。 失去前世記憶的他自是無法理解。
她的心被揪的生疼,可事實如此,這般令人匪夷所思的事,若沒有證據擺在眼前,若不是親身經歷,他怎會無緣無故的相信。
忘瞭也好,忘瞭就沒有傷痛。 靜夜的思緒,卻凌亂如發,她倚在窗邊,忍不住對月傾訴。他忘的一幹二凈,卻翩翩要她記起,老天真不公平。生僻的月光漫上心頭,前世的記憶再次蔓延開來,令她無處躲避。

小公主與小王子的初次相遇很不可思議,居然是在熙熙攘攘的,叫賣聲一浪高過一浪的平民市集裡。高貴的小公主扮作貧民傢的女兒溜出去玩,還身無分文的白吃瞭攤販的東西,在被人追趕時不当心將面粉盆打在瞭同樣扮作貧民的小王子臉上。兩人不打不相識,小王子認定她是個可憐的農傢女,不但幫她擺脫瞭 追兵 ,請她吃東西,還答應給她找一份工作,兩人約定好瞭下一次見面的時間。
單純樂觀的小公主對這個善良勇敢的男孩產生瞭好感,她開始期盼著他們約定的那一天快點到來。那天,他們玩到很晚才分手,他帶著她一起吃便宜的小吃,一起喝味道奇怪的藥酒,一起靠在長廊下看星星,暢聊心事。
點點星辰簇擁著撩人的月光,醉人的夜晚被蒙上瞭一層柔情四溢的情紗。小公主漸漸發現自己喜歡上瞭眼前這個和她氣味相投的男孩,這種初戀的滋味讓她突然間有些害怕,因為她還有一件不可抗拒使命要完成,父母將她送來這個國傢,是對她寄予瞭厚望的。現下,整個國傢的命運都系在她一個人的身上,她根本沒有退縮的權利。可她放不下他,還是一次又一次的偷偷赴約。終於,這一切還是被她的貼身婢女發覺瞭,婢女的一番勸言使她不能再逃避現實。她可以一走瞭之,然而她的父王母後和百姓們必定會受到牽連。她狠瞭狠心,決定不再見他。其實在小公主的內心深處有多麼希望大王子能夠转意轉意,重新珍爱他過去的愛人,馬上還她自由之身,可這一切終歸是她自己的癡心妄想。
小公主即將下嫁的大王子,是一個看似溫文爾雅的男人,他從出身起就註定是國傢未來的接班人,自幼便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所以他並不懂得如何付出,隻知道一味的索取,憑自己的意願辦事。在他見到,並且愛上小公主之前,其實身邊早已有瞭一位紅顏知己,也就是為瞭搶奪王妃之位,毒害小公主的元兇。他愛上小公主並沒有錯,錯就錯在他背叛瞭曾經的愛人,還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他的愛遠不如小王子與小公主的愛來的純粹真摯。
一別後,小公主再也沒有出現。小王子思念著心愛的姑娘,時常在王宮的八角亭裡拉琴,琴聲悠揚婉轉,十分動聽,小公主亦被這美妙的琴聲吸引住瞭。未料再相見時,已是物是人非。
這位是我的弟弟,剛從國外回來。這就是我的未婚妻,小公主殿下。 他正式介紹他們認識。
小公主與小王子四目相對,時間似乎停滯住瞭,他們情願這隻是一場噩夢。騙子!小公主含恨望著他,心痛到難以復加。其實他的心裡又何嘗好受?苦澀的思念,甜蜜的的理想,如今都淪為一個不能實現的美夢。一夕間,他和她的期盼都被無情的現實砸瞭個粉碎。
忘瞭吧!這個錯誤應該止步於此。他定瞭定神,故作冷靜的向她行禮: 公主殿下,時常聽王兄提起你,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他的平淡如水,形同陌路無非是想要斷瞭她的念想,小公主並不糊塗,她看的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對他更是由單純的愛戀演變成瞭糾結於心的愛恨交加。
不見未必不念,愛總是在不經意間悄悄滋長。他們孤獨的守著這看似平靜,實則暗潮湧動的日子。時光蜿蜒流淌,相思如天邊漫過的紅雲慢慢堆積,小王子的琴聲越發淒傷悲涼,而小公主也變得鬱鬱寡歡。
每一次不可避免的相見,對他們來說都是一種煎熬。她必須站在她的未婚夫身旁,居高臨下的看著他,想著他,念著他,然後對著眾人強顏歡笑。
他實在不願意看著她這樣痛苦的度過终生,他甚至希望小公主能忘瞭他,真心的去愛他的哥哥。很快,小王子學會瞭逃避小公主投來的關切目光,試著去做一個 冷漠 的 陌生人 。
隻是,每當小公主遭遇危險時,小王子總會在第一時間出現在她的身旁。她被惡毒的妾室推入水中,他不顧生命危險去解救她,卻又在她清醒之前離去。她被毒蛇咬傷,他為她吸取毒液。他的每一次保護,小公主都是有感覺的,她知道他的狠心都是裝出來的,她確信小王子也同樣深愛著自己。
天真的她決定向命運做抗爭,她不要嫁給大王子,她要拼盡全力爭取這生命中可遇而不可再求的真愛。
我們這輩子,註定隻能做最普通的朋友。皇兄是個很溫柔的人,他會對你好的。 心痛算不上什麼,隻要愛的人能幸福安然,小王子一次又一次的狠著心拒絕瞭她。可小公主沒有放棄,她就是要向不公的命運發起挑戰。
距離約定的婚期越來越近瞭,趁著大王子帶著一眾親信在樹林中舉辦傳統活動的機會,小公主決定為瞭他們的幸福,嘗試著再做一次努力,也許是最後一次瞭。
一陣清風拂過,翠綠的樹葉如浪花一般拍打著湛藍的天空,被吹落的玉葉裡還夾雜著煙筒花沁人心脾的芳香。小王子懷揣著迷亂的心境,獨自一人漫無目的的走著,他的眼中沒有任何秀麗怡人的風景,隻有那深不見底的黑淵。
忽然,他察覺到瞭什麼,遊離的目光即刻變得深沉,篤定。 你跟著我,做什麼?
藏在樹後的小公主索性跳瞭出來,變換瞭以往輕柔的語調,高聲回應道: 你說過,我們是朋友。身為朋友,我關心你不行嗎? 小公主笑面如嫣的看著他,還帶著些許少女的羞澀。
我.......我不需要。你還是陪著皇兄比較好。 小王子沒有轉身,他不敢直視她的眼睛,害怕自己會反悔。
你真的希望我陪著他,和他在一起?你覺得那就是屬於我的幸福? 小公主傷感的問他。
是,這樣最好。 他的聲音忽重忽輕,像是哽在喉間。
好,那你就看著我的眼睛說,你從來都沒有喜歡過我,你不愛我,你討厭我。你說瞭,我立刻就走! 小公主情緒激動的說著,清澄的淚珠滾落在綠意盎然的草地上,顯得越發透明,像一顆顆晶瑩的珍珠。
小公主的真心話瞬間撕裂瞭小王子心頭那道陰霾的傷痕,這些日子他一直都在壓抑自己,不去理会心間深埋的傷口,任憑銳利的疼痛不斷襲來,他還是在忍耐,在堅持,在掌握。可如今,他不得不大聲的宣告自己失敗瞭。
小王子近乎瘋狂的吶喊著: 我不愛你!不愛你!不愛你!我多想不愛你! 他猛然轉過身與她的視線相交,望著她哭紅的雙眼,滑落臉頰的傷心淚。他無法再冷靜,再安然的控制自己,唯有不顧一切的掙脫束縛,沖向他的光明,他的希望,他的深愛。
夕陽斜灑金輝,林中的竊竊鳥語,綿綿花香將他們圍繞。熾熱的一吻,兩人心似紅爐,俨然就在這一刻天荒地老。當愛成為生的永恒,縱使天地化為虛無,生命頃刻凋零,他們也在所不惜。松發髻,解衣衫,唇相湊,舌相弄,在旖旎的花雨中他們抵足相纏,兩心相付。
她嬌容含羞,輕盤秀發。他則是仰面伏在她柔軟溫暖的膝上,眼睛裡煥發著逝去已久的神采。 不許你再看瞭。 她輕顰淺笑,嬌嗔無限。
你就讓我再看一會嘛。 他像個沒長大的孩子似地向她撒嬌,弄得她不忍反駁。
他拾起方才飄落在胸前的一朵煙筒花,驚喜的坐瞭起來,為她谨小慎微的插在剛剛盤好的發髻上。
好看嗎? 她撫瞭撫頭發,笑的甜美。
好美。 他看的目不轉睛,如癡如醉。

不遠處,一雙冰冷而殺氣騰騰的眼睛正死死的盯著他們。
背叛我!你們竟然背叛我! 大王子怒火中燒,恨不能殺瞭他眼中的這對 狗男女 。
次日,大王子裝作若無其事的帶領他們回到瞭王宮。小王子決心向哥哥坦白他和小公主之間的事,希望能獲得他的諒解。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大王子憤怒不已。
對不起,王兄,如果能選擇,我也不想這樣,不想傷害你。 小王子跪在他面前,懇切的向他道歉。
傷害,你們已經徹底傷害瞭我,還妄想我會原諒嗎?永遠不可能。你走吧!至於這件事,我會找機會跟父王母後說的。在此之前,我希望你們保留我的尊嚴。 大王子現下隻想打發弟弟離開,因為他需要時間思考,思考如何挽回局面。
對不起,真异常對不起,謝謝你,成全我們,王兄。 正直善良的小王子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哥哥會欺騙他,他隻是感到深深的內疚,但為瞭小公主,為瞭他們的幸福,他甘願承受。

聽瞭小王子的復述,小公主也覺得松瞭一口氣,她覺得期盼已久的自由和幸福生活就要到來瞭。之後的半個月裡,他們每天都一起漫步在山水間,小公主特別喜歡倚在小王子的懷裡聽他彈琴,她覺得那一刻充滿著無比的幸福和快樂。
愛可以讓人上天堂,也可以讓人下地獄。隻可惜他們共同期盼的那一天,終究沒有來臨。
他們越是相愛,大王子就越是憎恨他們,他們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大王子那雙被仇恨灌溉著的眼。她的妾室更是派人跟蹤小王子與小公主,以此來逼迫大王子說出真相。愛與恨本就隻有一線之隔,一但由愛生恨,人便會失去理智。被仇恨淹沒的大王子無法接受小公主對他的不屑一顧,他不想輸,他發瘋似的想要得到她。他起誓,為達目的不惜一切代價,哪怕是不擇手段也要得到她!羞辱她!折磨她!
那是一個陰雲連天的清晨,就連海水也是深灰色的。發瞭狂的大王子帶著一眾人馬包圍瞭正在海邊的小公主和小王子。 你們很開心嗎?很快活嗎?今天我就要你們去死,去死! 他陷入怨妒的瘋狂裡,無法自拔。當然,他擅長巫蠱之術的妾室特别召來的鬼仆也起瞭不小的作用,鬼仆的附體能夠把他的恨意擴張到極致。
你快走!王兄不會對我怎麼樣的! 小王子擋在小公主前面,將她推進瞭混亂的人群。
六神無主的小公主想要去王宮搬救兵,她死命的跑著,想要多爭取一點時間。突然,腳下一個不穩,小公主被石頭絆倒在地,她不由的轉頭望去,整個人在瞬息間無力的癱倒。
血,鮮紅的血,一片又一片的染紅瞭小王子潔白的上衣。大王子竟然用小王子最喜愛的琴刺穿瞭他的身體,他笑的無比邪惡,就像一隻沒有感情的野獸。小公主跌跌撞撞的撲瞭過去,緊緊抱住气壮山河的小王子,溫熱的血占滿瞭她宛若白玉的雙手。
不要死!我不許你死!我求你瞭! 她哭得肝腸寸斷,哭醒瞭正在享受復仇快感的大王子。
他都做瞭什麼?他是恨死瞭他們沒錯,但他畢竟是他一奶同胞的親弟弟,他怎麼能不顧兄弟之情親手殺死他?轉瞬間,一陣黑煙飛離他的身體,鬼仆在恰當的時間消失瞭,隻留下他承擔這不可饒恕的罪過。
你.....不要......怪王兄。那不是......真正的他......相信.......我會愛你......直到永遠...... 他渾身抽搐著,用盡全身僅剩下的最後一點氣力向她告別。
此時的小公主根本聽不進去,要她不恨,談何容易?除非,他活著。沒錯,愛可以永恒,卻要與孤寂同在。失去他,她生存的意義又何在?她不想聽他的道別,她隻要他活著,和她一起活著。
悶雷響徹陰鬱的天,陣雨隨風狂暴的降世,猶如小公主現在的心情。她抱著他逐漸散盡餘溫的身體,絕望的哀嚎著。一天,兩天,三天.........她就像一具被奪走靈魂的屍體,眼神遊離,一語不發的呆坐著。哭到絕望不會再哭,心痛到麻木也不會再痛,他死瞭,她的心也跟著死瞭。

四,復蘇之愛
嫁佈.......織完瞭。 她流著淚感動的說。
謝謝你,小公主。我要走瞭,以後的事要靠你自己瞭。我走後,鬼仆便會重返人間,記住,不要畏懼,要勇敢面對。 大王子周身閃耀著金色的毫光,燦爛的笑著,揮手向她道別。
再見瞭,祝你好運。 她釋然的祝福他。
哈哈哈哈,你織完又怎樣?哈哈哈,你也要跟著完瞭。 大王子一去,同樣不得轉生的鬼仆也再次現身。
鬼......鬼仆......你才是真正的兇手。 她冷毅的望著那張爬滿爛蛆的鬼臉,沒有半分懼怕之意。
你不怕死嗎? 鬼仆狂吼道。
我的使命已經完成瞭,沒什麼可怕的! 她一動不動的站著,等待著死神的降臨,或是命運恩賜她峰回路轉的奇跡。
慘白滴血的長爪直撲向她,她揚起頭,呼吸急促,直面近在咫尺的鬼仆。突然,一道金光迸裂而出,插進鬼仆的胸口。鬼仆痛苦的哀嚎,剎那間爆裂開來,碎成片片麻佈,飛濺四處。 你別想幸福! 鬼仆消逝前最後的怒吼令她膽戰心驚。
護身符,是大王子送給我的護身符救瞭我。天意嗎?謝謝你,大王子。 忽然一陣眩暈襲來,她開始覺得頭重腳輕起來。
發生什麼事瞭?門上瞭鎖,我怎麼也進不來。 熟悉的身影將她抱在懷中,關切的詢問著。隻可惜,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命運,要相信命運的安排。 大王子的聲音再次浮現在她的腦海,她輕輕閉上雙眼,沉入那一片黑暗的世
界。
混沌初開,天地荒蕪,一切從頭。
作為母親,發生瞭這樣的事,我真的很難過。說實話我也有責任,不該逼她嫁給不喜歡的人。她現在失憶瞭,我不知道該如何幫助她,她經常呆坐一天什麼話也不說。所以,我想請你這個她在清邁唯一認識的朋友,可以帶著她去一些她常去的地方,也許........也許會有奇跡發生。

請夫人放心,我一定會盡我所能的幫助她。 看著的呆若木雞的她,他心裡萬般難受。

清邁的王子和鄰國的公主......或許我應該相信你,都是我的錯,是我沒有保護好你。 他牽起她冰涼透骨的手,歉疚的說道。而她,隻是單純的傻笑著,眨巴著那雙清澈見底的眸子。
當博物館(王宮)的工作人員滔滔不絕的講起這座王宮的歷史時,他安睡的隔世記憶正在被悄然喚醒,慢慢編織成線,纏繞在他的心靈深處,令他感同身受。
這間大屋陳列著曾經住在王宮裡的皇族們穿過的衣物和使用過的器具,兩位慢慢看吧。 管理員做瞭簡短介紹,順著她所指的方向看去,一把老舊卻精致的傳統樂器吸引住瞭他。
這把琴我好像在哪裡見過。 它像是擁有一股強大魔力在牽引著他,令他欲罷不能。他擅自將琴拿下瞭展示架,並且熟練自如的彈奏起來,那琴音悲切動人,似有無限情衷。
遙遠的過往,萌芽的遺愛,隔世的滄桑,小王子的心終於在嶄新的時空裡復蘇瞭。傷心的眼淚止不住的湧出他的眼眶,輕敲在琴面上滴答作響,一旁木質的落地鏡裡,一位貌若天仙的少女正呼之欲出,她身著傳統服飾,笑的天真無邪。
小公主.......小公主! 他如夢初醒,卻發現身邊的她早已不見。他頓時扔下琴,急切的尋覓著她消失的身影。
先生,這裡的東西都是文物,您不能隨便.......
對不起,你有看到剛和我在一起的小姐嗎? 他現在顧不上文物不文物的,隻求快點找到她,彌補前生的虧欠,從此不再讓她受到一分一毫的傷害。
他擔心的快要發瘋,恨不能立刻跑遍整個清邁將她帶回身邊,而她卻犹如一縷掠過人世的仙塵,飄散的無影無蹤。
你知道她會去哪嗎? 他望著澄明無垠的天際,拖著疲憊的身軀,不知該去向何方?
他靜默在庭院裡那顆參天古樹下,而樹上生長著的煙筒花正在緩緩墜落,它們沾染著夢一般的繁華與淒美,在空中輕靈的飄舞流逝,純凈的不沾染一絲塵埃。
煙筒花........我知道瞭! 靜臥在掌心的花朵讓他茅塞顿开,他仔細的將它收起,興奮的狂奔而去。
蔚藍的天水下佈著一片疏密不一的林,林中涓涓細流,岸上青草蔥鬱,野花爛漫。一陣清風徐徐吹過,拂動她烏亮刺眼的青絲,她雙手環抱在胸前,迎風淺笑。
小公主,是你嗎? 他氣喘籲籲的出現在她的身後,焦虑的問道。
你說呢?傻瓜。 她帶著幾分傲氣轉過身來,笑的明媚燦爛。
你,恢復瞭?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啊。多虧瞭那面鏡子。 是鏡中的倒影幫她找到瞭自己,打開瞭被鬼仆關閉的心門。
現在,你都記起來麼? 她用含情脈脈的眼再次凝視著他,其中還摻雜著前世的期許。
是,那把琴讓我記起瞭過去,的確是很不可思議。我當初應該相信你,對不起,你能原諒我嗎? 他堅定而溫柔的握住她綿軟白皙的手,真摯懇切的說。
她的笑脸依然是那樣的嫻雅而美好,猶如那些曼妙生姿的煙筒花,美得極致,卻不入俗流。
我發誓,小王子隻會丟下小公主一次。從今往後,我都會陪在你身邊,生生世世,不離不棄。你願意留下來嗎? 他情真意切的向她表白,這也是她等待瞭足足近百年才等到的承諾。
曾經遙遠的天長地久,如今終能變為現實,兩人執手相看,淚眼迷蒙。她激動的無法言語,隻得連連點頭。 我愛你。 一個擁抱遠勝過千言萬語,他要用最溫暖的愛呵護著她。
他掏出珍藏的煙筒花為她簪在鬢上,那畫面恍若隔。輕綰發髻的小公主,還有深情簪花的小王子。
煙筒花落,一世情缺,煙筒花開,兩世情圓。

註解:本故事改編自泰國電視劇《溯愛》(又名《情絲萬縷》),省略瞭许多壞人的部门,也改變瞭一些原來的劇情。這部片集合瞭穿越,言情,懸疑,鬼魅,詛咒等元素,稱得上是一部品質頗高的泰劇。
雙A,即:AUM(泰風三妖孽(KENTIKAUM)之一的至尊妖孽-飾演小王子)和AFF(甜美公主-飾演小公主),雙A被粉絲評為互補型銀幕情侶。(AUM是氣場非常強大的實力派男演員,隻有配上AFF這種嬌柔甜美,氣場較弱的女演員才會給人以和諧的感覺。火與火還是火,水與水還是水,總是不能相融合。同理,AFF的柔軟,以及她飄在天上的演戲風格註定不適合與氣場不足或是不夠爺們的男演員搭戲,否則會感覺很別扭,甚至會拉掉對方的分數。目測除瞭AUM能鎮住她,再就是TIK(傑西達邦)能轻微好點瞭,KEN是壓根不行的。)
雙A一共协作過四部劇,粉絲稱為雙A四部曲,分別是《愛的被告》《牡丹花的最後一瓣》(又名《牡丹花尾傳》)《苦澀的糖》(又名《焦糖》)《溯愛》(又名《情絲萬縷》。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阻拦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无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飘_2
  
   青春因心灵
  
   雨打芭蕉听禅机
  
   爱情散文,爱情散文精选,伤感爱情散文_111111111111111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