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水式模温机 淡墨文学 宜昌油式模温

html模版淡墨文学 小说篇

那人一头青丝仅用就白玉簪子挽起,月牙白长衫,腰间仅束着一条天青色腰带,身上没有任何配饰,然而,在看清他面容的那一刻,月眠却只能想到这个词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精致的五官,深邃而完美的轮廓,浅笑的薄唇,还有闪着妖冶光芒的紫瞳。如果说月眠自己身上有一种灵秀之气,那这个人身上则披发着一种任何人都不会有的 高贵和霸气。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妖娆横生。--前记

月眠 皇上已下旨,下月十五便举办封后大典,爹爹希望你可能 男人的话未完,却被打断。

爹希望女儿什么?希望我好好的去侍候皇上,然后坚固咱们花家的权势,好让爹你永远坐稳这丞相的位子吗?仍是你想要取而代之呢?

住口!此事由不得你。

爹爹,女儿只想问您,您在丞相这个位置坐了多少年?岂非势力比女儿的幸福还要重要吗? 言毕,花慕卿原本就微皱的眉头锁得更深,深眸藏满说不尽艰涩,回身,步履缓缓地离开了花月眠的房间,只从大风中传来一句 好好照料自己 。

花月眠看着花慕卿离开的背影,心中不由生出一丝欣然,好不容易重生来到异世,真的 要嫁吗?握了握手中的白玉杯,细微密长的睫毛遮住了花月眠眼中细碎的光,放下手中的白玉杯,伸了伸勤腰,穿越过来都没有出去好好看看呢!

礼儿!

小姐,有什么吩咐?

收拾几件衣物,咱们出去走走吧! 朝着自己的小丫头眨了眨眼睛,一副 你懂的 表情

礼儿顿感无语,无奈地说道: 小姐啊,你这是要逃婚吧!可是礼儿还想多活几年呢?您就高抬贵手放过礼儿吧?! 小丫头边说边还真拿着袖子擦了擦眼角,可看看那灵动的大眼中哪有一丝眼泪的痕迹,再看一旁的花月眠笑得残暴,礼儿顿觉危险!

只见自家小姐缓缓站起身来,双手合在一起捏了捏,朝着自己走来,带着更加灿烂的笑容撒娇一般的语气说道: 礼儿,放过你是吗?

礼儿浑身鸡皮疙瘩颤了颤,退了几步,讪讪的说道: 小姐,礼儿逗你呢!礼儿这就去收拾! 言毕,一溜烟便没了人影儿。

淡去笑容,花月眠踱步到庭院,微微仰头看着开得醉人的桃花,缓缓闭上双眸,嘴角含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任青丝随风伴着桃花飘动 一袭白衣更显倾城,仿佛碧落凡尘的仙子,那么空灵脱俗,又仿佛随时都会消失的蜃景,让人想要拥其入怀,永远霸占。

寂夜舞第一次看到的就是这样的花月眠,如此灵动,如此遥远,如此让人想要 覆灭!

溘然,花月眠觉得后背有些发凉,好似一道冰冷的目光正绞着自己,让花月眠全身发凉,骤然转过身, 谁?! 到处望了望,回答她的只有照旧跟着风纷飞的花瓣,莫非是她的错觉,花月眠垂了垂眸,不在多想,缓步离了庭院。

花月眠此时思路万千,有些许惆怅,自己就这样不负义务地分开,将会造成什么样的严峻成果,她都知道,可她本就不是真正的花月眠为什么自己要按她的人生轨迹走呢?她是她,郴州模温机,花月眠是花月眠,她有她自己的人生,相对不许可别人插手 究竟她的那个爹爹好歹也是个丞相,自己走了他也不会怎么,她要离开!

寂夜舞看着匆匆淡出视线的身影,斜倚着桃花树,一身妖冶的大红色长袍包裹着他略微偏瘦但却硬朗,苗条的身子,狭长的凤眸里带着些许零星的意味深长的笑意。呵,想离开?那也得看他允不容许,转瞬便消失在风中

小姐,听管家阐明日月离王入城,老爷将会陪同皇上去城楼迎接! 礼儿弯下腰,将花月眠面前空了的杯子斟满,顺便将自己刚听来的消息讲演给自己的小姐。

是吗?那挺好,咱们就明日走吧! 花月眠看着自己握着杯子的手,淡淡的说道,暗自想这双手还真是好看!纤纤十指,柔若无骨,肤如凝脂。再想起自己才穿超出来时看到这副身子也着实被惊艳了一番,那时的花月眠身衣着白色长纱裙,淡雅处多了几分出尘气质。青丝如墨,简略地绾着,只几枚丰满圆润的珍珠随便装点发间,让及腰的秀发,更显柔亮滋润。眸子清澈如水,顾盼间华彩流溢,眉不画而翠,薄施粉黛,秀眉如柳弯,红唇间漾着清浅笑意,透出一丝慵懒,好一个绝色美人。

小姐,你又走神了! 礼儿趴在桌前,双手在花月眠眼前晃了晃, 小姐,回神了!咱们真的明天就走吗?? 礼儿语气中透着一丝高兴的意味。

是啊!怎么了?? 花月眠淡淡的笑了笑, 预备好了吗?

嗯,小姐都筹备好了!可是 礼儿小脸红了红

可是什么? 难得看这丫头酡颜,花月眠倒是来了兴趣

嘿嘿,小姐!据说月离王是天下第一的美男子,咱们明天也去瞧瞧再走好不好嘛!! 礼儿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哦!本来是礼儿想看美男子,想嫁人了哦! 花月眠冲着礼儿暗昧的眨了眨眼睛,这下礼儿的脸可是被羞得红透了

小姐,你又逗我了! 礼儿伪装嗔怒,跺了跺脚,便飞快的跑出花月眠的房间。

花月眠看着礼儿离去的背影笑了笑,转瞬看着窗外,月离王?!还真是好奇。据她所知,这个大陆上共有四个国家,分辨是北沧、月离、东陵、西靖,她自己所在的国家为北沧,而在这四个国家中当属月离最为神秘,没有人知道它的国家到底有多大?月离也从不与其他三国交往,但所有国家的人似乎都很敬畏这个国度,而今月离的王却亲身来到北沧,着实让人诧异。月眠明确,这当中天然隐含中鲜为人知的诡计,但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翌日,花月眠与礼儿在花慕卿走后便男扮女装混做府中小斯溜了出去。溜出府后,两人又立刻到成衣店各自换了一身新衫,一副贵公子与小跟班的打扮,走在街上两人这里瞧瞧,那里看看,充斥了好奇。而花月眠本就是美人,纵使男儿身打扮也是风度卓著,一路上自然吸引了不少目光,惹的礼儿直抱怨自己都快被那些 如狼似虎 的目光吞掉了,花月眠笑了笑,不予理睬,两人走走停停逛到了城门四周

不知何时,城门已开,一辆华贵的镶金雕花撵车已经停在不远处四周宫娥围绕,重兵前后维护,金色纱帘摇曳,隐隐可以看到里面一抹清清淡淡的月牙白,而原本有些喧闹的大街此时却骤然静了下来,世人自发的让出一跳大道,跪到街道两边,花月眠不得已也不情不愿的跪在一旁,将头埋得低低的,由于此时撵车已经缓缓进入城中,而他的老爹就奋勇当先的走在撵车最前边,撵车缓缓经由花月眠身边,还好!她老爹没有发现她,就在花月眠刚定下心时却突然听到前面想起尖利的报警声。

有刺客

来人啊!有刺客!!

尖锐的呼喊声音起,盛京本就繁荣之地,警报音响彻后,街上的百姓四处潜逃,乱作一团,花月眠拉着礼儿迅速起身,只见人群之中窜出几十名穿戴黑紫相间衣裳的身影,身形极快,如闪电般多少个起伏扑向月离王这边,人群愈加慌乱,花月眠不知被谁一推,松开了礼儿,狠狠的扑在撵车旁,忙乱转过身,想要看清礼儿在何处,却见城楼高处一人飞身下来。

那一片刻,一个清秀的男子,黑发如墨,白衣似雪,映着刀光剑影的竟是一张美似桃花的倾城相貌。双眸带着些许嘲意,却又隐着一丝悲伤的蓝泓,月眠双唇发抖,呆呆的看着飞身而下的那个人,怎么也缓不外神来,零

突然,月眠认为腰间一紧,转眼落入撵车之中,一把明晃晃的刀危险的掠过耳际,刀刃冰冷的杀气刺得月眠耳朵发麻,而下一秒挥刀之人已身首异处,月眠则落入撵中人的怀里。

紧接着一支金色利箭划破长空,咆哮而来,直射拥着她的人,但却在他眉心处停止不前,花月眠看着他的眼睛慢慢变成了妖冶的冰紫色,而那只金箭在迫临眉心处化作飞灰,瞬间消失不见

而此时月眠也才正真看清救她的那人的容貌,一头青丝仅用就白玉簪子挽起,月牙白长衫,腰间仅束着一条天青色腰带,身上不任何配饰,然而,在看清他面容的那一刻,月眠却只能想到这个词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精致的五官,深邃而完美的轮廓,微笑的薄唇,还有闪着妖冶光芒的紫瞳。如果说月眠自己身上有一种灵秀之气,那这个人身上则散发着一种任何人都不会有的 高尚和霸气。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妖娆横生。

花月眠有些呆愣,他是怎么做到的?!她都没有看到他出手,而那只凌厉的金箭却一瞬便消失不见,而那双紫瞳仿佛有魔力一般,深深的吸引着她,有一霎时她都觉得自己灵魂被这双紫瞳吸走了

你叫什么名字? 他的声音很清洁,透着一丝掉以轻心,唇角仍旧带着笑,可笑意并未达到眼底,此时的他眸深如墨,而那妖言惑众的紫已然消失

花 花月眠刚想说出自己的名字,却被打断

月离陛下,可安好!刺客已经全部诛灭,让陛下受惊了! 是她老爹的声音,月眠惟恐被发明了,不觉自己一直都在某人怀里,而此时更将自己的头深深埋入别人的怀里

他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闻着让人觉得安心。猛然,月眠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双手一推,想要从他的怀抱中退出来,却忘却了自己是在撵车上,仰面往后摔去

啊 月眠惊得轻呼

月离王眼疾手快,一手环过月眠的纤腰,用力一揽,将月眠又带入了他的怀里

轻纱不知何时被掀起,月眠无奈,只得将头再次深深的埋入月离王的怀里,心里一阵默念 不要被发现啊 , 千万不要被发现啊 !

不妨,丞相引路。 冷清的的声音闯入花慕卿的耳中,无故的让他感到浑身有些发凉,抬开端,却发现撵车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人

月离陛下 花慕卿看了看他怀中的月眠,有些惊讶,语气带着些许困惑

呵呵 仿佛是咽喉中传出来的笑,低低哑哑的,笑声很好听但却也很暧昧,月眠脸上莫名一红

这个女人是我的新宠物,叫 小菊花 花月眠差点没有跳起来,新宠物?!还小菊花?!!

你才菊花,你全家都菊花! 闷闷的带着恨之入骨声音从胸口处传来

月离王似宠溺的拍了拍月眠的头,笑得无比妖孽 菊花不乖吗?那我就只有扔你下去了哦!

月眠狠狠的掐了掐他的腰,但却也老诚实实的不再谈话,而心里却早已将这个月离王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花慕卿不再多言,做了个揖,来到步队最前方,翻身上马,而他的旁边却不知何时多了一人,正是让月眠失神的人

陛下

旁边的人淡淡的看了花慕卿一眼,若有所思,但却没未启齿,而后策马离开

未待完续

淡墨王丹丹 赞
(散文编纂:雨袂独舞)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病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一般人都不敢欺侮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那人一頭青絲僅用就白玉簪子挽起,月牙白長衫,腰間僅束著一條天青色腰帶,身上沒有任何配飾,然而,在看清他面容的那一刻,月眠卻隻能想到這個詞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精细的五官,深奥而完善的輪廓,淺笑的薄唇,還有閃著妖冶光辉的紫瞳。如果說月眠自己身上有一種靈秀之氣,那這個人身上則散發著一種任何人都不會有的 高貴和霸氣。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妖嬈橫生。--前記

月眠 皇上已下旨,下月十五便舉行封後大典,爹爹盼望你能夠 男人的話未完,龙岩模温机,卻被打斷。

爹生机女兒什麼?愿望我好好的去服侍皇上,然後鞏固咱們花傢的勢力,好讓爹你永遠坐穩這丞相的位子嗎?還是你想要取而代之呢?

住口!此事由不得你。

爹爹,女兒隻想問您,您在丞相這個地位坐瞭多少年?難道權勢比女兒的幸福還要主要嗎? 言畢,花慕卿本来就微皺的眉頭鎖得更深,深眸藏滿說不盡晦澀,轉身,步履緩緩地離開瞭花月眠的房間,隻從微風中傳來一句 好好照顧自己 。

花月眠看著花慕卿離開的背影,心中不禁生出一絲悵然,好不轻易重生來到異世,真的 要嫁嗎?握瞭握手中的白玉杯,纖細密長的睫毛遮住瞭花月眠眼中細碎的光,放下手中的白玉杯,伸瞭伸懶腰,穿越過來都沒有出去好好看看呢!

禮兒!

小姐,有什麼嘱咐?

收拾幾件衣物,咱們出去走走吧! 朝著自己的小丫頭眨瞭眨眼睛,一副 你懂的 表情

禮兒頓感無語,無奈地說道: 小姐啊,你這是要逃婚吧!可是禮兒還想多活幾年呢?你就高抬貴手放過禮兒吧?! 小丫頭邊說邊還真拿著袖子擦瞭擦眼角,可看看那靈動的大眼中哪有一絲眼淚的痕跡,再看一旁的花月眠笑得燦爛,禮兒頓覺危險!

隻見自傢小姐緩緩站起身來,雙手合在一起捏瞭捏,朝著自己走來,帶著更加燦爛的笑颜撒嬌正常的語氣說道: 禮兒,放過你是嗎?

禮兒渾身雞皮疙瘩顫瞭顫,退瞭幾步,訕訕的說道: 小姐,禮兒逗你呢!禮兒這就去整理! 言畢,一溜煙便沒瞭人影兒。

淡去笑脸,花月眠踱步到庭院,微微仰頭看著開得醉人的桃花,緩緩閉上雙眸,嘴角含著一絲若有似無的笑,任青絲隨風伴著桃花飛舞 一襲白衣更顯傾城,俨然碧落凡塵的仙子,那麼空靈脫俗,又似乎隨時都會消散的蜃景,讓人想要擁其入懷,永遠霸占。

寂夜舞第一次看到的就是這樣的花月眠,如此靈動,如斯遙遠,如此讓人想要 毀滅!

突然,花月眠覺得後背有些發涼,好似一道冰凉的目光正絞著自己,讓花月眠全身發涼,驟然轉過身, 誰?! 四處望瞭望,答复她的隻有依舊隨著風紛飛的花瓣,難道是她的錯覺,花月眠垂瞭垂眸,不在多想,緩步離瞭庭院。

花月眠此時思緒萬千,有些許惆悵,自己就這樣不負責任地離開,將會造成什麼樣的嚴重後果,她都知道,可她本就不是真正的花月眠為什麼自己要按她的人生軌跡走呢?她是她,花月眠是花月眠,她有她自己的人生,絕對不允許別人插手 畢竟她的那個爹爹好歹也是個丞相,自己走瞭他也不會怎樣,她要離開!

寂夜舞看著漸漸淡出視線的身影,斜倚著桃花樹,一身妖冶的大紅色長袍包裹著他稍微偏瘦但卻結實,修長的身子,狹長的鳳眸裡帶著些許零碎的意味深長的笑意。呵,想離開?那也得看他允不允許,轉瞬便消失在風中

小姐,聽管傢說明日月離王入城,老爺將會陪伴皇上去城樓迎接! 禮兒彎下腰,將花月眠眼前空瞭的杯子斟滿,順便將自己剛剛聽來的新闻報告給自己的小姐。

是嗎?那挺好,咱們就明日走吧! 花月眠看著自己握著杯子的手,淡淡的說道,暗自想這雙手還真是难看!纖纖十指,柔若無骨,膚如凝脂。再想起自己才穿梭過來時看到這副身子也著實被驚艷瞭一番,那時的花月眠身穿著白色長紗裙,淡雅處多瞭幾分出塵氣質。青絲如墨,簡單地綰著,隻幾枚飽滿圓潤的珍珠隨意點綴發間,讓及腰的秀發,更顯柔亮潤澤。眼珠明澈如水,顧盼間華彩流溢,眉不畫而翠,薄施粉黛,秀眉如柳彎,紅唇間漾著清淺笑意,透出一絲慵懶,好一個絕色丽人。

小姐,你又走神瞭! 禮兒趴在桌前,雙手在花月眠面前晃瞭晃, 小姐,回神瞭!咱們真的明天就走嗎?? 禮兒語氣中透著一絲興奮的象征。

是啊!怎麼瞭?? 花月眠淡淡的笑瞭笑, 準備好瞭嗎?

嗯,小姐都準備好瞭!可是 禮兒小臉紅瞭紅

可是什麼? 難得看這丫頭臉紅,花月眠倒是來瞭興致

嘿嘿,小姐!聽說月離王是天下第一的美男子,咱們来日也去瞧瞧再走好不好嘛!! 禮兒俏皮的吐瞭吐舌頭

哦!原來是禮兒想看美男子,想嫁人瞭哦! 花月眠沖著禮兒曖昧的眨瞭眨眼睛,這下禮兒的臉可是被羞得紅透瞭

小姐,你又逗我瞭! 禮兒假裝嗔怒,跺瞭跺腳,便飛快的跑出花月眠的房間。

花月眠看著禮兒離去的背影笑瞭笑,轉眼看著窗外,月離王?!還真是好奇。據她所知,這個大陸上共有四個國傢,分別是北滄、月離、東陵、西靖,她自己所在的國傢為北滄,而在這四個國傢中當屬月離最為神秘,沒有人知道它的國傢到底有多大?月離也從不與其余三國来往,但所有國傢的人仿佛都很敬畏這個國傢,而今月離的王卻親自來到北滄,著實讓人詫異。月眠清楚,這當中天然隱含中不為人知的陰謀,但這所有都與她無關

翌日,花月眠與禮兒在花慕卿走後便男扮女裝混做府中小斯溜瞭出去。溜出府後,兩人又即时到成衣店各自換瞭一身新衫,一副貴公子與小跟班的装束,走在街上兩人這裡瞧瞧,那裡看看,充滿瞭好奇。而花月眠本就是美人,縱使男兒身装扮也是風姿出色,一路上做作吸引瞭不少眼光,惹的禮兒直埋怨自己都快被那些 凶神恶煞 的目光吞掉瞭,花月眠笑瞭笑,不予理會,兩人逛逛停停逛到瞭城門邻近

不知何時,城門已開,一輛華貴的鑲金雕花攆車已經停在不遠處周圍宮娥環繞,重兵前後保護,金色紗簾搖曳,隱隱能够看到裡面一抹清油腻淡的月牙白,而底本有些喧嘩的大巷此時卻驟然靜瞭下來,眾人自覺的讓出一跳大道,跪到街道兩邊,花月眠不得已也不情不願的跪在一旁,將頭埋得低低的,因為此時攆車已經緩緩進入城中,而他的老爹就一馬當先的走在攆車最前邊,攆車緩緩經過花月眠身邊,還好!她老爹沒有發現她,就在花月眠剛定下心時卻忽然聽到前面想起尖銳的報警聲。

有刺客

來人啊!有刺客!!

尖銳的吆喝聲響起,盛京本就繁華之地,低温冷冻机,警報聲響徹後,街上的庶民四處逃竄,亂作一團,花月眠拉著禮兒敏捷起身,隻見人群之中竄出幾十名穿著黑紫相間衣裳的身影,身形極快,如閃電般幾個起伏撲向月離王這邊,人群更加慌亂,花月眠不知被誰一推,松開瞭禮兒,狠狠的撲在攆車旁,慌亂轉過身,想要看清禮兒在何處,卻見城樓高處一人飛身下來。

那一片刻,一個秀气的男子,黑發如墨,白衣似雪,映著刀光劍影的竟是一張美似桃花的傾城容顏。雙眸帶著些許嘲意,卻又隱著一絲悲傷的藍泓,月眠雙唇顫抖,呆呆的看著飛身而下的那個人,怎麼也緩不過神來,零

突然,月眠覺得腰間一緊,轉眼落入攆車之中,一把明晃晃的刀危險的擦過耳際,刀刃冰冷的殺氣刺得月眠耳朵發麻,而下一秒揮刀之人已身首異處,月眠則落入攆中人的懷裡。

緊接著一支金色利箭劃破長空,呼嘯而來,直射擁著她的人,但卻在他眉心處停滯不前,花月眠看著他的眼睛漸漸變成瞭妖冶的冰紫色,而那隻金箭在迫近眉心處化作飛灰,瞬間消失不見

而此時月眠也才正真看清救她的那人的模样,一頭青絲僅用就白玉簪子挽起,月牙白長衫,腰間僅束著一條天青色腰帶,身上沒有任何配飾,然而,在看清他面容的那一刻,月眠卻隻能想到這個詞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精巧的五官,深邃而完美的輪廓,淺笑的薄唇,還有閃著妖冶毫光的紫瞳。假如說月眠自己身上有一種靈秀之氣,那這個人身上則散發著一種任何人都不會有的 高貴跟霸氣。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妖嬈橫生。

花月眠有些呆愣,他是怎麼做到的?!她都沒有看到他出手,而那隻凌厲的金箭卻一瞬便消失不見,而那雙紫瞳好像有魔力普通,深深的吸引著她,有一瞬間她都覺得自己靈魂被這雙紫瞳吸走瞭

你叫什麼名字? 他的聲音很幹凈,透著一絲漫不經心,唇角依舊帶著笑,好笑意並未到達眼底,此時的他眸深如墨,而那蠱惑人心的紫未然消逝

花 花月眠剛想說出本人的名字,卻被打斷

月離陛下,可安好!刺客已經全体誅滅,讓陛下受驚瞭! 是她老爹的聲音,月眠恐怕被發現瞭,不覺自己始终都在某人懷裡,而此時更將自己的頭深深埋入別人的懷裡

他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幽香,聞著讓人覺得安心。猛然,月眠好像意識到瞭什麼,雙手一推,想要從他的懷抱中退出來,卻忘記瞭自己是在攆車上,仰面往後摔去

啊 月眠驚得輕呼

月離王眼疾手快,一手環過月眠的纖腰,使劲一攬,將月眠又帶入瞭他的懷裡

輕紗不知何時被掀起,月眠無奈,隻得將頭再次深深的埋入月離王的懷裡,心裡一陣默念 不要被發現啊 , 千萬不要被發現啊 !

無妨,丞相帶路。 冷僻的的聲音闖入花慕卿的耳中,無真个讓他覺得渾身有些發涼,抬起頭,卻發現攆車中不知何時多瞭一人

月離陛下 花慕卿看瞭看他懷中的月眠,有些詫異,語氣帶著些許怀疑

呵呵 恍如是咽喉中傳出來的笑,低低啞啞的,笑聲很好聽但卻也很曖昧,月眠臉上莫名一紅

這個女人是我的新寵物,叫 小菊花 花月眠差點沒有跳起來,新寵物?!還小菊花?!!

你才菊花,你全傢都菊花! 悶悶的帶著咬牙切齒聲音從胸口處傳來

月離王似寵溺的拍瞭拍月眠的頭,笑得無比妖孽 菊花不乖嗎?那我就隻有扔你下去瞭哦!

月眠狠狠的掐瞭掐他的腰,但卻也老老實實的不再說話,压铸模温机,而心裡卻早已將這個月離王的祖宗十八代問候瞭個遍

花慕卿不再多言,做瞭個揖,來到隊伍最前方,翻身上馬,而他的旁邊卻不知何時多瞭一人,恰是讓月眠失神的人

陛下

旁邊的人淡淡的看瞭花慕卿一眼,若有所思,但卻沒未開口,然後策馬離開

未待完續

淡墨王丹丹 贊
(散文編輯:雨袂獨舞)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晓得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院子里的春天
  
   隔岸烟花
  
   塑料板材装备温度把持机 第三十七节
  
   把你缄默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