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高温模温机价钱 梦醒时候武汉产业冷水机_4

html模版梦醒时候
【导读】 为什么我从头到脚都是死亡的气息。白色,全是白色,我不要,我不要 我拽着西昊的洁白色衣领,我的泪水打湿了他的脖颈,没有人说一句话。只是第二天,我的窗帘变成了淡蓝色,还有我的床单。
1. 西诺
春天来了,我熬过了我的第一个年头;医生说我很坚强,我却只看到,无休无止的黑暗,铺天盖地而来,一轮又一轮的划去了我活着的魂魄,我是一个没有明天的病人,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的房间很大,全部都是白色的,当听到窗外梧桐叶飘落的声音时,我哭了。白色透明的很暖的阳光穿过纱窗的镂空应在了我的白色病服上,与交错的暗条格下,我看到胸前的名字:林西诺。我低下头,用拇指擦着胸牌,它被打湿了,我一边又一遍的擦,然后我就笑了:西诺,你还活着。多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我不知道,只知道,很久很久了。那声音,恍若隔世的遥远,似乎在漫长的时间穿梭中,已四分五裂,心力枯竭了。任我拼命的追逐集合,也只如泡沫般碎得了无痕迹。今年的春天来得可真是迟。我似乎早已等了千年万年,才看到模糊的梧桐新叶生硬蹩脚的呈现在我的视线,那绿色,如火如荼。我看到它在我面前大把大把的挥洒生命,异彩纷呈,好似这青春无眠无休,如冰凌般刺进我的心脏,融化成鲜红的血液,在我的体内奔流不息
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等待合适的骨髓配型。西诺,只有活着,就有希望。 我捏着那张注明了血癌字样的诊断书,听着主治医师亢奋有令人失望的话,咬一咬牙,赌上了我的十六岁年华,风雨飘摇。我一直都很听医生的话,即使是在全家人没有一个配型成功之后,我也一直在等。所有的人都和我在一起,我的爸爸、妈妈、还有西昊。只是我在如此浩大的队伍中,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孤独和绝望。所有的人都站在我的面前,看着我不顾一切的厮杀,无能为力。
实在,在就到诊断书的那一刻一切都已经改变了,无论我是否违心接受。如突然脱轨的火车一样,冲向了另一个未知的方向,我的生命里除了大把大把的药片反重复复的化疗,赤贫如洗。在我接受这一切的时候,有很多潜在的痛苦与挣扎早已埋在了我的脚下,我所面对的是比死亡更可怕的对决,每一个回合,都有可能是一去不回。该来的不该来的,统统来了
就在我刚接受化疗的一个星期后的那个早晨,我拖着苍白干枯的身子站在镜子前,那是一面很大很明亮的穿衣镜,它老是能从窗外反射给我最强烈的光芒,把我的全身照的通透无比,我会毫不保留的将自己浮现在这炙烈的流光下,安心而平和。可是那个早上的光芒很弱,我在拿起梳子的那一刻感到空气微微的震颤。我的头发很长,我很喜欢,从小就喜欢,我真的无法形容,当我看到墨黑的丝线纷飞散落在我的面前,码起厚厚的一层,我再也没有勇气梳下去。我清晰的感觉到,我的生命在一层层的退去,只剩下可怜的一点。我残喘地活着,寄生在巨额的医药费和灯影交织的手术台上,生死未卜。我永远记得,那是我生病当前的第一次哭泣,那眼泪一滴一滴,葬送在真实的生命里,卑微而可有可无。我光着脚坐在冰冷的地板上,病房里昏暗极了。
小诺,快开门,我是妈妈。 我听到妈妈近乎哀求的哭喊,我看到玻璃外她抖动的身体和混乱的头发,我没有开门。
妈妈,我的头发没了,我快死了,别管我好吗。 我金石为开的自说自话,我没有看见妈妈的眼神该是怎么的绝望。
你们救不活我的 一切声音都停滞了,除了我和这个世界的寂寞对白。我抱着膝盖,向我死后的甜美微笑想重症监护室里的淡蓝色气息,想 门开的时候我听到熟悉的脚步声一步步向我迫临,扣击着无比执着的信念。我从指缝里看到西昊白色的球鞋,干净而持重;他走到窗前的声音很轻,白色的窗帘开释了屋外倾斜的阳光,那阳光直射着我,在我背地投下一团黑影,冲散了所有的阴郁,我没有再哭。我仰头看着西昊澄澈的眼神,那一霎时我认为自己的世界被看穿,和盘托出。我的棕灰色记忆,明媚而哀伤,当阳光已势不可挡的威力在他背上冲散,我在他俯下身的那一刻看到他微翘的嘴角,和足以融化整个世界的微笑;他伸手揽我的肩膀,我碰触到他温暖的体温我在他的怀抱里感到前所未有的心安。他是我的孪生哥哥,林西昊。
小诺,许可哥哥,以后别这样傻了好吗?
哥,我的头发没了,我快死了,不是吗?
你不会死的,你怎么会死,我不会让你死的。 西昊没有看我,而是朝着窗外大团大团的阳光,痛苦而动摇。
小诺,你知道吗,你是我们所有人的全部 所有人的天下。
会吗?真的会吗?
会,一定会 说着话的时候,西昊紧紧抱着我的肩膀。病房的门口,我的妈妈哭了。那是我病后第一次看到的哭泣,一声一声脆弱而有力。我的爸爸很安静,只是眼窝深陷在大码的眼镜框里,失去了往日的光彩,似一口没有水的枯井,从头到尾,浑朴而匮乏。巨大的白色气团朝着我重重的砸来,一点一点吞噬着我的生命,我怕极了。
为什么我从头到脚都是死亡的气味。白色,全是白色,我不要,我不要 我拽着西昊的雪白色衣领,我的泪水打湿了他的脖颈,没有人说一句话。只是第二天,我的窗帘变成了淡蓝色,还有我的床单。西昊送我一顶黑色的小礼帽和一条火红的裙子 我看着西昊的脸绽开微笑的姿势,那一刻我看到他的眼神金光闪闪,一滴泪落在了我的火红色裙摆上。我,没有哭。

2. 木絮
我叫木絮,四十岁。我的丈夫叫林言,我很爱我的丈夫。我们有一双可恶的儿女,西昊和西诺。西昊他是一个优良的哥哥;西诺很任性,但是个善良的孩子。我们一家四口住在西川小区的私人别墅,那里有大片大片的香樟树,每到春天,金色的香樟叶铺满了整个街区,我喜欢那种苍莽的永远感觉。我和丈夫有各自的事业,我很满意。
拿到诊断书的那天太阳忽然变得炽热起来,我的眼前飘起七色彩球,左胸似乎被一块巨石压制着,窒息的无法运行。而后我听到耳边焦虑的呼唤和快速挪动的脚步声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松软的病床上,林言正坐在床边细心的削一个苹果,一根长长的苹果皮,从头到尾,很好看。我吞咽着大颗大颗的眼泪。
阿言,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还有希望,相信西诺,相信医生。 林言牢牢握着我的手,连同我全部的世界,还有只会在他面前宣泄的悲伤和绝望。那一张白色的诊断书 我想我们会开始风雨兼程。
我每天在镜子前画出一张笑容,阳光从透明的落地窗里射进来,从镜子里反射出五彩斑斓的光点,刺花了我的妆,在我七手八脚补回之后,看到自己年青并衰老着。我知道,一切都转变了,比如,我从前从不进厨房,现在我脱掉了那身自豪的工作套装,挽开端发做了一个心甘甘心的家庭主妇。我在竞技场里的雄心勃勃和墨绿色玻璃下的高挑身影,像是过了期的富丽彩照已经失去了一切存在的意思。
因为,我是西诺的妈妈。我现在每天早上都煮满满的一锅粥,乐此不疲的熬上两个小时,看着西诺在病床上一滴不剩的喝下去,我很安心,虽然全家没有一个骨髓配型成功,但是我们的西诺,她不会死,永远不会。我坚持着不在西诺的面前掉眼泪,因为我一直都知道,我们是她活下去的唯一支柱。我素来都不知道,当一个妈妈整日呆在厨房里的时候,会经营出如此的暖和,那是全部家的灵魂。这也是我在辞掉吴妈之后最真切的领会,只是那种力不从心的感到赤裸而尖锐的击碎了我所有的理想。我如许想把我全部的健康,全部的心力,一滴一滴揉进西诺的心里,她才十六岁。
早上的家,很宁静,没有西诺的日子,一切举措都变成很大分贝的噪音,没有她露着小虎牙的微笑,这偌大的房子,让我觉得胆怯而陌生。楼上楼下,我往返的走,西诺的床头柜上,她和西昊的合影,照片上的西诺,健康而快活。西昊和她长得真是像,连那笑容里的符号,都是截然不同
妈,该给小诺送粥了吧,今天恰好是星期天,我和你一起去吧。 西昊一脸乖巧难过的站在门口,我背对着他擦掉脸上的泪痕,很委曲的微笑。
好,一起去 我抽出手放下相框,西昊细长的手臂环住了我的脖颈,攻克了我尽力暗藏的碉堡。
妈,一会儿到了医院,可千万 千万不能哭啊
西昊 此刻,我不知道我所节制的到底有多少,西昊他什么都明白,他还那么小,就要面对父母的脆弱,面对西诺的挣扎,他被迫着长大,被迫着面对,被迫着变得坚强无比。西昊拉着我的手臂,他笑起来,也有两颗英俊的小虎牙。他和西诺,真是像,让我有种想要流泪的感觉。可是,西昊,你知道吗,你的妹妹,她顶多只有一年时间了,如果没有适合的骨髓配型,她就会 打开防盗门后的第一缕阳光吹散了我的眼泪,它在溢出殃及整个世界之前,掩藏在了虚伪却又用真心编制的笑容里。我和西昊,成了这笑容里的一道影,一直延伸出漫长的记忆。
妈妈,我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啊。老师说,我们是天使赏给妈妈的,对吗?
是蟑螂。小诺,是蟑螂把你送给我的。
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是天使呢?啊,妈妈。
因为 呵呵
快说啊,妈妈。
等小诺长大了,就会明白了。
孩子,你知道吗?蟑螂是这世上生命力最强的动物,它是这世上最顽强的动物,再也没有一种动物,再也不,比它更坚强。小诺,你能明白吗?
病院的早晨,沉寂而危机四伏。走廊里的红色 静 字,比较出用鲜血铺出的红地毯,我忽然失去了勇气一般,感到间隔西诺越来越远。在白皙的透明的地板上,我看到西诺虚弱的身材,蜷缩在白色病服里。透过门洞,我看到,明亮着衣镜前,躺满了厚厚一层的黑色丝线。我知道,一切都开始了,不管它比我预期的早了多久,无法阻止的毕竟是要面对。比如,西诺;比如,现在。我回首看着西昊,此刻我才发现,西昊他已经比我高出半个头,在我身子微颤倒退的那一个霎时,西昊接过我手中保温杯,给我了一个坚实的肩膀,然后我听到手机按键的声音.

林言来的时候,我失神的站在病房门口,看着一个无关自己的世界,人影晃动。西昊叫来了护士,他的神色里,满是从容。我不知道,在这几个月里,他究竟长大了多少。我只看到,在他的唇沿上,已充满了青涩的胡茬。原来明媚天真的眼神里,多了些无奈捉摸的坦然。门开的时候,我不顾一切的想要冲进去,我哭花了精心为西诺化的装,悲壮而实在。可是,西昊挡住了我,还有林言。我看着西昊一步步迈进西诺羸弱的呼吸里,连同她全部的世界。雪白剔透的阳光洒遍了整个屋子,有着暖暖的味道。所有的人都很安静,凝听着西诺一个人的枯燥独白,无能为力。我给了他们生命,却无法给他们生命应当有的色彩,陈腐的黑白片子,每天都在反复上演。厌倦了之后,生命便成了一道无法更正的单选题,我好累。可是,西诺她才十六岁,她还没有上大学,还没有谈过恋爱,还没有 那一天的粥,终极被我倒掉,一下未动。西诺她仍是在一天天瘦下去,医生说过,做化疗对病人的胃损害很大,会使病人无食欲,即使勉强吃东西,也只会让自己更痛苦。可是,我又怎么能看着我的孩子一天天被销蚀,终至消逝呢。我不能,因为我是一个妈妈,西诺的妈妈。就在那个早晨的第二天,西诺开始高烧不退,医生不得不把她重新支配在了重症监护室里,我穿着天蓝色的隔离服握着她的手,如同干涸的枝叶般匮乏而没有重量,她一直衣着那条火红色连衣裙,是西昊送的。只是那火红的蕾丝深深刺伤了我的双眼:一切本该如此美好,本该 我听着微机里传出的近乎消逝的生命信号,曲波折折延伸到无限的远方,似在质问着一个隔岸观火的母亲。
医生,如果再要一个孩子,那骨髓配型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按一般情形来说,新生儿的脐带血成功率为百分之五十。
那西诺,她,还有多长时间。
最多也不外一年。
那医生,如果我再要一个孩子,能不能 剖腹早产。
这个实践上可行,但你都已经四十岁了,早就过了最佳生育期,恐怕
医院的走廊上静得可怕,我还是去找了医生,我决议再要一个孩子,我不能看着西诺离开我,不能。
西诺
我开始发热了,我还是发烧了。我还是回到了重症监护室,靠近天堂的淡蓝色气息,让我的全身都变得松软起来。我听到有轻声的召唤:我做梦了,我梦见我的火红色裙摆发出殷血的光芒,刺瞎了我妈妈的双眼,有一滴眼泪落在我的脸上,我吓坏了。醒来的时候,我听到自己在氧气罩下若有若无的呼吸,我还穿戴哥哥送我的火红色连衣裙,我的脸上,有泪流过的痕迹。那泪,原不是我的吧。微机里白色亮线在没有驾驭能力的我面前风雨飘摇,每一次滴答的讯息,都是那么昂贵的无法挽回,或者,等一切都变成直线,声音不再间断,那么,一切都真的结束了。固然,我一直都不愿面对死亡这个陌生的国家
西昊来了,我的哥哥西昊他来了。我看着他趴在厚重隔音的玻璃窗上,他的手指很长,那是一双能弹出美妙音乐的手,我曾经幸运的触摸过那上面的每一条手纹。西昊他对着我笑,那种污浊的无法抗拒的微笑,模糊在了我和他之间。我挣扎着爬起来,转起我的火红色裙摆,我跑过去把手放在他的手心,我的手很小,隔着冰凉的玻璃,我感到他体温的温纯。我感觉到:我的手,很冰,很凉。我把手纹印在玻璃上,和哥哥的叠在一起。我拼命的喊:哥哥,哥哥 干瘪的喉管发出如生涩二胡里难听悲哀的独奏,透明玻璃上被我哈出一团白气。我用食指写着:哥哥。我听到西昊叫我妹妹,那声音刚毅而洪亮。我顺着他苗条的手臂望去,我看到了左明柯。我看到了苍白干涩的嘴唇,和那双照旧混沌却锐利的眼神。他的头发总是有些蓬乱,益阳注塑模温机,他的校服永远那么整齐。我看到他冲我喊:林西诺。于是我记起,他空灵却落寂的声音。是的,他是左明柯,我爱好的男生左明柯,由于他有一张像哥哥一样清洁的脸庞。我哭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但我断定,那不是因为愉快,至少不全是。当初的我又有什么资历喜欢别人呢 我背对着玻璃窗,从眼眶涌出一片海洋,所有的彩色都被我抽成黑白照,肃穆而灰暗,我无法忍受我曾经而且现在依然爱着的男生看到我憔悴干枯的一面,不能 我顺着玻璃向下滑,直至蹲坐在地板上,我开始抱着膝盖大声哭泣。
左明柯走了,我记不清他的眼神和回身时的背影,只是在那一刻我忽然明白,我们在相距最近的地方,擦肩而过,决绝的磕破双眸,留下无穷的黑暗和空洞。再见吧,还是再见的好。
我的额头一直很烫,一股股热浪从四周八方冲上我的大脑,似爆炸前的力量积蓄。我躺在氧气罩下大口大口的喘气,我的主治医师穿着天蓝色的隔离病服来了,他严格却心疼的斥责哥哥为什么刺激病人,西昊不谈话直直的看着手指。一群护士来了又走了,站在病床前例行公事的写写画画,然后面无表情的探讨着某个停尸房里某个尸体的医药价值,并乐此不疲。
我余下的不多的生命里,有生活里微微滑过的微痕。过久了之后,我忘记了病房里的淡蓝色窗帘,久到我习惯了重症监护室里的淡蓝色气息,久到我的头发简直没了,久 所有的生活镜头都被我摁了快进,这包括,妈妈的苍白,西昊的微笑和爸爸的沉默。妈妈的身体越来越差了,最近的一个月里,我常常看到她捂着胸口往卫生间里跑,每次我要追着跑从前,总是被啪的一下拒之门外。只是我清晰的听到妈妈在哗哗的流水声中艰巨的干呕 开门之后,我总会看到涨红的脸颊和充满眼泪的眼眶,和捂着的胸口里急促的喘息。
我每次都会出于本能惊骇的问: 妈妈,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听到这话妈妈总是立刻挤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没事,只是最近胃不太好,妈妈只是最近太忙了。 我甚至明晰的记得,妈妈痛楚的表情里擦过一丝微笑,高深莫测。可是,在巨大的痛苦面前,很多细节被忽略,不自发的反响敏感起来,因为事实的重要性,开始被遗忘了。
左明柯又来找我了,那是一个明媚平和的周末,我的烧退了的时候。我坐在轮椅上和西昊一起,在医院的青石板路上闲聊,无知的风席卷着一切静止的美好:左明柯,他就毫无征兆的涌现在了我的面前。他没有穿校服,是一件与天色相应的T恤和一条松垮的活动裤,还有白色的球鞋;他的头发仍旧有些蓬乱,他的眼神,依旧浑浊而尖利,他的唇沿,依旧苍白而干涩,在我的表情僵在脸上,电光火石的三秒钟之后,我看到他停在我的面前,对我说: 西诺! 他的嘴角翘起一个别致的弧度,在阳光下五彩斑斓。
那一天我说了很多话:西昊,左明柯,和我。那是一个短暂的明媚气象。我吃了很多货色,我告诉左明柯,我喜欢天蓝色,我告诉他,我喜欢所有辣的食物,我还告知他,我曾经有很黑很密的头发 左明柯说我笑起来很好看,有两颗尖尖的小虎牙,那时候我刚好看到月光在西昊的脸上倾注一抹银白,于是我又笑了。我的身后:三个拉长的人影,在很远的地方融成了一团。那一晚,我喝完了妈妈做的奶油蘑菇汤,出奇的没有吐。意外的发现一向身材保持很好的妈妈微微隆起的小腹。我鬼鬼的指着妈妈的腰,笑了起来: 老妈,身材变形了哦。
是吗,呵呵,该锤炼了。 我想那一刻,妈妈是张皇的,只是我未曾觉察,因为我总是把事情看的天经地义,直至事实摆在眼前,才乐意否认,它的巨大。
无论如何,时光的碾轮经久不变,磨着我为数不多的生命。还有以惊人的速度加剧的苍老。我开始整夜整夜的失眠,整夜整夜的站在窗前看天空:有月亮的,没月亮的;冷的,暖的。
木絮:
为了你的光明我不再舍弃黑暗,倘若,真的,别无抉择。
怀了孩子之后我的身子越来越重了。开端的时候妊娠反映很激烈,有好几回去看西诺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想要干呕。只是每次翻开洗手间的门,总看到西诺缓和担忧的脸。我知道,我不能说明,只管我涨红的脸颊和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把我出售的很彻底。西诺是个敏感而脆弱的孩子,她不会让任何人为了她把自己放在危险地境地,她想做一个永远孤立挑战的孩子,像残酷的古罗马战场一样,粗拙而真实。
在我怀孕的第四个月之后,我不再去看西诺了,我不敢去看她了。我的小腹一寸寸的隆起,承载者不知祸福的希望。我现在的义务,就是用我腹中这段盲肠,去救我的孩子。我的心脏又痛了,我靠在病床上拼命压抑着迅速跳动的脉搏,在倏地起伏的喘息里我感觉到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我不想叫医生,因为他多少乎每时每刻都在劝我把孩子打掉,他知道我的心脏,但是我没有告诉林言,我是有心脏病的。我至少要保持到第七个月,虽然只有一半的几率,我还是要试一试,无论如何。每天医生都会极高频率的丈量我的血压还有心跳,谨严的让我无可奈何。
林言开始花大把大把的时间耗在我的病房里。我很拼命的记住他的一切,我怕极了:他的眼眉,还是一如既往的稠密有神,他高挺的鼻梁和平稳的唇沿。他曾经像一阵自由不羁的风,叫我从懦弱走向刚强。现在,他坐在我的面前,只有握着我的手的力量。
西诺:
倘若有比死亡更可怕的黑暗,那会是什么呢?
倘若生存成了一种罪行,那我拿什么来挽留?
那个时候希望如泯灭的残阳,而你是残阳里乍泄的银光。
妈妈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了,因为我是一个只会带来麻烦的孩子。每一次爸爸来看我的时候,我都会把脸朝向窗外,我从余光里看到他瞬间没有质感的脸,那双眼睛里写满了未知的疑迷,那瞳仁里全是我的影子,却怎么也找不到可以压服自己的底气。
小诺,你妈妈她
爸爸,你别说了,我知道。 这是第几遍已经记不清了,我第一次体会到,本来眼泪也可以这样冰冷,它肆意的游走在我的脸上,我觉得自己像枯木一样缺乏水分。
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好吗?爸爸,请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我把整个身体蒙在被单下不停的哭泣,妈妈最终还是放弃了。速决的血浓于水总是输给了日以夜继的岁月,这里消费的是所有人的心力,它像一个充斥了罪恶却没有底线的黑洞,无休无止的吸噬着靠近它的生灵;像极了森林深处弱肉强食的残暴与原始:嗜血的蚂蚁、没有火的气息,人们的脸上,都是最实质的无喜无悲。爸爸,妈妈,西昊,左明柯。这些对我来说太过重要的人,离我那样远,声音那样模糊,身影如此陌生。
我累了,我信命了,我没措施。
也许,死亡并不可怕;而是死前无人能知的挣扎。
或许,春已尽,芬芳过后总是空。
我的病情终于恶化了,宏大的因等待而休眠的步队清醒的与众不同:所有的人都慌手慌脚:医生,爸爸,西昊。我还是没有见到妈妈 我躺在布满了天堂味道的重症监护室里,氧气罩下残喘着余下不多的生命,一呼一吸,清晰地可怕。沉睡的久了,会忘却自己是否在呼吸,梦幻里,我听到手术刀激烈碰撞的声音,我看到主刀医生额头上细密的汗粒,我听到婴儿不顾一切的哭泣,我感觉到一股鲜活的生命注入了我的体内。无影灯、面目、声音、淡出的记忆 只有心脏的跳动,放大,放大,再放大。
我嗅到妈妈了味道,搀杂着血腥和分离
木絮:
如果这真的是一道必选地单项取舍题,我乐意为你选择。
如果你真的爱我,就别哭泣。
终于到了第七个月了,我的诈骗如此辛苦。医生一遍又一遍的警告我,心脏病随时都有可能要了我的命。拖着两个人的世界我每走一步都会显得艰苦。每次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站到全身疼痛,始终不愿分开。西诺她太脆弱了,我看到她蜷缩在病床的角落里,像只离群的小鹿:孤独、畏惧、可怜。每次我想伸手去触摸,可总是中途放弃,我把双手放在小腹上,一个尚未完全成型的雏形若有若无。孩子,我不得不说,你是姐姐的希望,也是妈妈的希望,你懂吗?那时候西诺的轮廓衰弱的映在我的瞳仁里,晶莹剔透,我的呼吸就变得异样急促,那一瞬间整个世界开始失守,一切的声音变得模糊,遥远。只有心跳的声音,一下一下,让我忘了哭泣。让我忘了是活着还是死了。
西诺的病情还是恶化了,我从窗帘里看到氧气罩下她苍白干枯的嘴唇,呼吸那样微弱。如果这世界上有一种东西无法等待,那就是生命。
医生,请为我做剖腹产!
不行,你现在的身体很不稳固,还需进一步察看。
可是医生,我等不起,我的女儿她等不起。
韩医生苦口婆心的看了我一眼,叹口吻说: 你,值得吗,小诺她,现在这么恨你。
你不应该向一个母亲问这样的问题,因为那里面有任何一个人都输不起的代价。当你每天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在生死边沿挣扎却无能为力,当有一天你发明所有的眼泪都变得苍白无力、干枯、失神。那么为了改变,必需放弃一些:包括感情,包括生命,包括她。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为了援救一些,就必须迫不得已的废弃。在这条任重道远的路上,注定会成群结队,凶险万分。可是,有很多事,必须单枪匹马,毫无回旋的余地。所有的决定最后都将由自己决断,而这决断里,已经不单单是利弊的问题。因为两者之间,无法互相折合成详细的货泉。
进手术室之前我一直看着西诺,被麻醉熟睡的西诺。她的脸上洋溢着不是悲伤也不是喜悦的安详神色,像一个与世无染的纯种婴孩,躺在舒服的没有危机的摇篮。无影灯刷的一下打开,强光逼迫自己闭上双眼,韩医生戴着口罩,眼神与我重叠的那一刹,千头万绪。我使尽全身力量看了周遭的环境一眼,眼睛慢慢的合上,可能是因为看得太用力了吧,眼泪顺着眼角掉落下来,有点凉,不,是很凉,当它顺着鬓角,渗进发根。还记得,在进手术室的前一刻,林言俯下身子轻吻我的额头,此刻我上能感知那上面的温纯。然后我慢慢失去了知觉,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了很多人,我的亲人们,他们都用哀伤的眼神看着我,我走上前去想要抚平着哀伤,可是一伸手,却穿越他们的身体,恍如空气,西诺站在墙角,她很孤单,她说妈妈,我想你了,很想很想。但是,有那么一阵我是清醒的,我听到孩子的哭泣声,响亮的哭泣声。后来,手术室乱成了一团,血,全是血 一切重归空白。
西诺:
我睡着了,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孩子一直在哭,我分不清它是男是女,但是它的声音响亮澄澈。我循着那哭声不停地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
我在很多双期待的眼神中醒来,我看到了他们:爸爸,西昊,医生,护士 他们的眼神既悲伤又喜悦,既绝望又高兴。韩医生紧绷的神经一下闲散下来,所有的人相拥而泣。我悄悄地无力的躺在病床上,没有哭泣,没有喜悦,只有久久的无法名状的欣然若失,这种怅然若失在几秒钟之后得到了证明。
妈妈死了。
产妇因产后子宫大出血,挽救无效死亡。这是医生的原话。所以西诺你更要好好的活下去,因为你不是一个人,你是妈妈生命的连续,我活在你的体内,请你务必相信。
深秋的冷如死去了一般惨烈,死亡摆设在最前端。我站在殡仪队伍的最前面,不想哭泣,因为我始终无法相信,妈妈的离开,证据确实。西昊紧紧搂着我的肩膀,很用力,我在这巨大的压力下,才足以站立。爸爸从头到尾表情从容,咱们独自在一起的时候大多是沉默,谁也不曾开始说话,就已经停止。我们一起站在八陵公墓的青石板路上,我看着妈妈微笑的脸,被吞没在白色花海
结束:
我去育婴室看了我可憎的小妹妹,因为早产他一直呆在育婴箱里。不久之后她从那里出来,从此与我们在一起。
很快我出院,回到学校。走在曾经司空见惯的校园,竟不知如何下脚。我穿着从前的校服,拿着从前的课本,因为生病的缘故我留了级,现在我十七岁了,我高二。经由操场的时候遇见很多同学,以前的旧同窗,他们现在都是高三了,我笑着和他们打招呼,然后走进新日里旧的教室,冷水机组选型,还有新的面孔。
我没有怪妈妈的离开,她没有给我挑选的权力,她把世界留给我,是因为我还有很多爱未完成。而她觉得,她完成了对这世界最后伟大的爱,那就是我。所以,我是为延续她的爱而活下来,而我将要延续的人,此刻正躺在育婴箱里,安静的呼吸。
西彦一百天的时候,我和西昊、爸爸带着他一起去看妈妈,小家伙很健康很可恨,我决定好好爱她,还有其他的所有人
我开始了很久未过的学生生活,上学,放学,做作业,按时睡觉,按时起床 左明柯现在已经是高三了,我很少见他,偶然在食堂或者操场这样职员比拟密集的地方看见彼此,往往也只是彼此会心的笑笑,我倒是时常见他和我以前的同班的一个女生走在一起,两个人看上去,很般配,呵呵。
我有一个梦境,一直存在于我的身影。有一双脆弱的手沾满鲜血,在她手里如鲜血般灵动的生命,血不停地流淌,一如我昔日的眼泪,可是眼泪干了,可以再次蕴藏,血流尽了,却会因寒冷而死。我轻轻划破指尖,殷红血色渗出如红色的丝线,带我寄向远方 梦醒了,我哭了。
【义务编辑:可儿】 赞
(散文编纂: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管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一般人都不敢欺侮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導讀】 為什麼我從頭到腳都是死亡的氣息。白色,全是白色,我不要,我不要 我拽著西昊的洁白色衣領,我的淚水打濕瞭他的脖頸,沒有人說一句話。隻是第二天,我的窗簾變成瞭淡藍色,還有我的床單。
1. 西諾
春天來瞭,我熬過瞭我的第一個年頭;醫生說我很堅強,我卻隻看到,無休無止的黑暗,鋪天蓋地而來,一輪又一輪的劃去瞭我活著的魂魄,我是一個沒有来日的病人,從一開始我就知道。我的房間很大,全部都是白色的,當聽到窗外梧桐葉飄落的聲音時,我哭瞭。白色透明的很暖的陽光穿過紗窗的鏤空應在瞭我的白色病服上,與交錯的暗條格下,我看到胸前的名字:林西諾。我低下頭,用拇指擦著胸牌,它被打濕瞭,我一邊又一遍的擦,然後我就笑瞭:西諾,你還活著。多久沒有聽到這個名字瞭,我不知道,隻知道,很久很久瞭。那聲音,恍若隔世的遙遠,好像在漫長的時光穿梭中,已支離粉碎,心力枯竭瞭。任我拼命的追赶凑集,也隻如泡沫般碎得瞭無痕跡。今年的春天來得可真是遲。我仿佛早已等瞭千年萬年,才看到隱約的梧桐新葉僵硬蹩腳的出現在我的視野,那綠色,热火朝天。我看到它在我面前大把大把的揮灑生命,異彩紛呈,好似這青春無眠無休,如冰凌般刺進我的心臟,熔化成鮮紅的血液,在我的體內奔流不息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等待合適的骨髓配型。西諾,隻要活著,就有希望。 我捏著那張註明瞭血癌字樣的診斷書,聽著主治醫師亢奮有令人絕望的話,咬一咬牙,賭上瞭我的十六歲年華,風雨飄搖。我一直都很聽醫生的話,即使是在全傢人沒有一個配型成功之後,我也一直在等。所有的人都和我在一起,我的爸爸、媽媽、還有西昊。隻是我在如此浩蕩的隊伍中,卻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孤獨和絕望。所有的人都站在我的面前,看著我不顧一切的廝殺,無能為力。
其實,在就到診斷書的那一刻一切都已經改變瞭,無論我是否願意接受。如忽然脫軌的火車一樣,沖向瞭另一個未知的方向,我的生命裡除瞭大把大把的藥片反反復復的化療,一無所有。在我接受這一切的時候,有很多潛在的痛苦與掙紮早已埋在瞭我的腳下,我所面對的是比死亡更恐怖的對決,每一個回合,都有可能是一去不回。該來的不該來的,統統來瞭
就在我剛剛接收化療的一個礼拜後的那個早晨,我拖著蒼白幹枯的身子站在鏡子前,那是一面很大很亮堂的穿衣鏡,它總是能從窗外反射給我最強烈的毫光,把我的全身照的通透無比,我會绝不保存的將自己呈現在這炙烈的流光下,安心而温和。可是那個早上的光線很弱,我在拿起梳子的那一刻觉得空氣微微的震顫。我的頭發很長,我很喜歡,從小就喜歡,我真的無法形容,當我看到墨黑的絲線紛飛散落在我的面前,碼起厚厚的一層,我再也沒有勇氣梳下去。我清晰的感覺到,我的生命在一層層的退去,隻剩下可憐的一點。我殘喘地活著,寄生在巨額的醫藥費和燈影交錯的手術臺上,生死未卜。我永遠記得,那是我生病以後的第一次哭泣,那眼淚一滴一滴,断送在真實的生命裡,低微而無足輕重。我光著腳坐在冰涼的地板上,病房裡陰暗極瞭。
小諾,快開門,我是媽媽。 我聽到媽媽近乎乞求的哭喊,我看到玻璃外她顫動的身體跟凌亂的頭發,我沒有開門。
媽媽,我的頭發沒瞭,我快逝世瞭,別管我好嗎。 我無動於衷的自說自話,我沒有看見媽媽的眼神該是怎樣的絕望。
你們救不活我的 一切聲音都结束瞭,郴州油温机,除瞭我和這個世界的寂寞對白。我抱著膝蓋,向我死後的甜蜜微笑想重癥監護室裡的淡藍色氣息,想 門開的時候我聽到熟习的腳步聲一步步向我迫近,扣擊著無比執著的信心。我從指縫裡看到西昊白色的球鞋,潔凈而穩健;他走到窗前的聲音很輕,白色的窗簾釋放瞭屋外傾斜的陽光,那陽光直射著我,在我背後投下一團黑影,沖散瞭所有的陰霾,我沒有再哭。我抬頭看著西昊澄澈的眼神,那一瞬間我覺得自己的世界被看穿,一覽無餘。我的棕灰色記憶,明媚而憂傷,當陽光已勢不可擋的威力在他背上沖散,我在他俯下身的那一刻看到他微翹的嘴角,和足以融化整個世界的微笑;他伸手攬我的肩膀,我碰觸到他溫暖的體溫我在他的懷抱裡感到前所未有的心安。他是我的孿生哥哥,林西昊。
小諾,答應哥哥,以後別這樣傻瞭好嗎?
哥,我的頭發沒瞭,我快死瞭,不是嗎?
你不會死的,你怎麼會死,我不會讓你死的。 西昊沒有看我,而是朝著窗外大團大團的陽光,疼痛而堅定。
小諾,你知道嗎,你是我們所有人的全部 所有人的天下。
會嗎?真的會嗎?
會,必定會 說著話的時候,西昊緊緊抱著我的肩膀。病房的門口,我的媽媽哭瞭。那是我病後第一次看到的哭泣,一聲一聲懦弱而有力。我的爸爸很平靜,隻是眼窩深陷在大碼的眼鏡框裡,失去瞭昔日的光荣,似一口沒有水的枯井,從頭到尾,渾厚而匱乏。巨大的白色氣團朝著我重重的砸來,一點一點吞噬著我的生命,我怕極瞭。
為什麼我從頭到腳都是死亡的氣息。白色,全是白色,我不要,我不要 我拽著西昊的银白色衣領,我的淚水打濕瞭他的脖頸,沒有人說一句話。隻是第二天,我的窗簾變成瞭淡藍色,還有我的床單。西昊送我一頂黑色的小禮帽和一條火紅的裙子 我看著西昊的臉綻放微笑的姿態,那一刻我看到他的眼神金光閃閃,一滴淚落在瞭我的火紅色裙擺上。我,沒有哭。

2. 木絮
我叫木絮,四十歲。我的丈夫叫林言,我很愛我的丈夫。我們有一雙可愛的兒女,西昊和西諾。西昊他是一個優秀的哥哥;西諾很率性,但是個仁慈的孩子。我們一傢四口住在西川小區的私家別墅,那裡有大片大片的香樟樹,每到春天,金色的香樟葉鋪滿瞭整個街區,我喜歡那種蒼茫的永恒感覺。我和丈夫有各自的事業,我很滿足。
拿到診斷書的那天太陽忽然變得灼熱起來,我的眼前飄起七颜色球,左胸好像被一塊巨石壓制著,窒息的無法運行。然後我聽到耳邊着急的呼喚和疾速移動的腳步聲 醒來的時候我躺在松軟的病床上,林言正坐在床邊仔細的削一個蘋果,一根長長的蘋果皮,從頭到尾,很好看。我吞咽著大顆大顆的眼淚。
阿言,我們該怎麼辦,。
我們還有生机,相信西諾,相信醫生。 林言緊緊握著我的手,連同我全部的世界,還有隻會在他面前宣泄的悲傷和絕望。那一張白色的診斷書 我想我們會開始風雨兼程。
我天天在鏡子前畫出一張笑臉,陽光從透明的落地窗裡射進來,從鏡子裡反射出五彩斑斕的光點,刺花瞭我的妝,在我手忙腳亂補回之後,看到自己年輕並朽迈著。我知道,一切都改變瞭,好比,我從前從不進廚房,現在我脫掉瞭那身驕傲的工作套裝,挽起頭發做瞭一個心甘情願的傢庭主婦。我在競技場裡的狼子野心和墨綠色玻璃下的高挑身影,像是過瞭期的華麗彩照已經失去瞭一切存在的意義。
因為,我是西諾的媽媽。我現在每天早上都煮滿滿的一鍋粥,樂此不疲的熬上兩個小時,看著西諾在病床上一滴不剩的喝下去,我很安心,雖然全傢沒有一個骨髓配型成功,然而我們的西諾,她不會死,永遠不會。我堅持著不在西諾的面前掉眼淚,因為我一直都知道,我們是她活下去的独一支柱。我從來都不知道,當一個媽媽整日呆在廚房裡的時候,會經營出如斯的溫暖,那是整個傢的靈魂。這也是我在辭掉吳媽之後最逼真的體會,隻是那種力不從心的感覺赤裸而尖銳的擊碎瞭我所有的空想。我多麼想把我全部的健康,全部的心力,一滴一滴揉進西諾的心裡,她才十六歲。
早上的傢,很安靜,沒有西諾的日子,一切舉動都變成很大分貝的噪音,沒有她露著小虎牙的微笑,這偌大的屋子,讓我覺得恐懼而陌生。樓上樓下,我來回的走,西諾的床頭櫃上,她和西昊的合影,照片上的西諾,健康而快樂。西昊和她長得真是像,連那笑脸裡的符號,都是一模一樣
媽,該給小諾送粥瞭吧,今天剛好是星期天,我和你一起去吧。 西昊一臉灵巧憂傷的站在門口,我背對著他擦掉臉上的淚痕,很勉強的微笑。
好,一起去 我抽出手放下相框,西昊修長的手臂環住瞭我的脖頸,攻克瞭我极力隱藏的堡壘。
媽,一會兒到瞭醫院,可千萬 千萬不能哭啊
西昊 此刻,我不知道我所把持的到底有多少,西昊他什麼都明白,他還那麼小,就要面對父母的脆弱,面對西諾的掙紮,他被迫著長大,被迫著面對,被迫著變得堅強無比。西昊拉著我的手臂,他笑起來,也有兩顆美丽的小虎牙。他和西諾,真是像,讓我有種想要流淚的感覺。可是,西昊,你知道嗎,你的妹妹,她頂多隻有一年時間瞭,假如沒有合適的骨髓配型,她就會 打開防盜門後的第一縷陽光吹散瞭我的眼淚,它在溢出殃及整個世界之前,掩藏在瞭虛假卻又用真心編制的笑颜裡。我和西昊,成瞭這笑容裡的一道影,始终延伸出漫長的記憶。
媽媽,我們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啊。老師說,我們是天使賜給媽媽的,對嗎?
是甲由。小諾,是蟑螂把你送給我的。
為什麼別的小友人都是天使呢?啊,媽媽。
因為 呵呵
快說啊,媽媽。
等小諾長大瞭,就會明白瞭。
孩子,你知道嗎?蟑螂是這世上生命力最強的動物,它是這世上最堅強的動物,再也沒有一種動物,再也沒有,比它更堅強。小諾,你能明确嗎?
醫院的凌晨,沉静而危機四伏。走廊裡的紅色 靜 字,比擬出用鮮血鋪出的紅地毯,我突然失去瞭勇氣普通,覺得距離西諾越來越遠。在白凈的透明的地板上,我看到西諾虛弱的身體,蜷縮在白色病服裡。透過門洞,我看到,晶莹著衣鏡前,躺滿瞭厚厚一層的玄色絲線。我知道,一切都開始瞭,不论它比我預期的早瞭多久,無法禁止的終究是要面對。比方,西諾;比如,現在。我回頭看著西昊,此刻我才發現,西昊他已經比我高出半個頭,在我身子微顫倒退的那一個剎那,西昊接過我手中保溫杯,給我瞭一個堅實的肩膀,然後我聽得手機按鍵的聲音.

林言來的時候,我失神的站在病房門口,看著一個無關自己的世界,人影晃動。西昊叫來瞭護士,他的神情裡,滿是從容。我不晓得,在這幾個月裡,他毕竟長大瞭多少。我隻看到,在他的唇沿上,已佈滿瞭青澀的胡茬。原來明麗无邪的眼神裡,多瞭些無法捉摸的坦然。門開的時候,我不顧一切的想要沖進去,我哭花瞭精心為西諾化的裝,悲壯而真實。可是,西昊擋住瞭我,還有林言。我看著西昊一步步邁進西諾羸弱的呼吸裡,連同她全体的世界。潔白剔透的陽光灑遍瞭整個房子,有著暖暖的味道。所有的人都很安靜,聆聽著西諾一個人的單調獨白,無能為力。我給瞭他們生命,卻無法給他們生命應該有的顏色,陳舊的黑白電影,每天都在重復演出。厭倦瞭之後,生命便成瞭一道無法更正的單選題,我好累。可是,西諾她才十六歲,她還沒有上大學,還沒有談過戀愛,還沒有 那一天的粥,最終被我倒掉,一下未動。西諾她還是在一每天瘦下去,醫生說過,做化療對病人的胃傷害很大,會使病人無食欲,即便勉強吃東西,也隻會讓自己更痛苦。可是,我又怎麼能看著我的孩子一每天被銷蝕,終至消散呢。我不能,因為我是一個媽媽,西諾的媽媽。就在那個早晨的第二天,西諾開始高燒不退,醫生不得不把她从新部署在瞭重癥監護室裡,我穿著天藍色的隔離服握著她的手,猶如幹枯的枝葉般匱乏而沒有分量,她一直穿著那條火紅色連衣裙,是西昊送的。隻是那火紅的蕾絲深深刺傷瞭我的雙眼:一切本該如此美好,本該 我聽著微機裡傳出的近乎消失的生命信號,弯弯曲曲延长到無限的遠方,似在質問著一個袖手旁觀的母親。
醫生,如果再要一個孩子,那骨髓配型胜利的幾率有多大?
按一般情況來說,新生兒的臍帶血成功率為百分之五十。
那西諾,她,還有多長時間。
最多也不過一年。
那醫生,如果我再要一個孩子,能不能 剖腹早產。
這個理論上可行,但你都已經四十歲瞭,早就過瞭最佳生养期,恐怕
醫院的走廊上靜得可怕,我還是去找瞭醫生,我決定再要一個孩子,我不能看著西諾離開我,不能。
西諾
我開始發燒瞭,我還是發燒瞭。我還是回到瞭重癥監護室,濒临天堂的淡藍色氣息,讓我的全身都變得松軟起來。我聽到有輕聲的呼喚:我做夢瞭,我夢見我的火紅色裙擺發出殷血的光辉,刺瞎瞭我媽媽的雙眼,有一滴眼淚落在我的臉上,我嚇壞瞭。醒來的時候,我聽到自己在氧氣罩下若有若無的呼吸,我還穿著哥哥送我的火紅色連衣裙,我的臉上,有淚流過的痕跡。那淚,原不是我的吧。微機裡白色亮線在沒有駕馭才能的我面前搖搖欲墜,每一次滴答的訊息,都是那麼昂貴的無法挽回,或許,等一切都變成直線,聲音不再間斷,那麼,一切都真的結束瞭。雖然,我一直都不願面對死亡這個生疏的國度
西昊來瞭,我的哥哥西昊他來瞭。我看著他趴在厚重隔音的玻璃窗上,他的手指很長,那是一雙能彈出美好音樂的手,我曾經榮幸的觸摸過那上面的每一條手紋。西昊他對著我笑,那種純凈的無法抗拒的微笑,隐约在瞭我和他之間。我掙紮著爬起來,轉起我的火紅色裙擺,我跑過去把手放在他的手心,我的手很小,隔著冰涼的玻璃,我感到他體溫的溫純。我感覺到:我的手,很冰,很涼。我把手紋印在玻璃上,和哥哥的疊在一起。我拼命的喊:哥哥,哥哥 幹癟的喉管發出如生澀二胡裡逆耳悲痛的獨奏,透明玻璃上被我哈出一團白氣。我用食指寫著:哥哥。我聽到西昊叫我妹妹,那聲音堅毅而響亮。我順著他修長的手臂望去,我看到瞭左明柯。我看到瞭蒼白幹澀的嘴唇,和那雙依舊混沌卻鋒利的眼神。他的頭發總是有些蓬亂,他的校服永遠那麼整潔。我看到他沖我喊:林西諾。於是我記起,他空靈卻落寂的聲音。是的,他是左明柯,我喜歡的男生左明柯,因為他有一張像哥哥一樣幹凈的臉龐。我哭瞭,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哭。但我確定,那不是因為高興,至少不全是。現在的我又有什麼資格喜歡別人呢 我背對著玻璃窗,從眼眶湧出一片大陆,所有的彩色都被我抽成黑白照,莊嚴而灰暗,我無法忍耐我曾經而且現在仍然愛著的男生看到我憔悴幹枯的一面,不能 我順著玻璃向下滑,直至蹲坐在地板上,我開始抱著膝蓋大聲哭泣。
左明柯走瞭,我記不清他的眼神和轉身時的背影,隻是在那一刻我溘然清楚,我們在相距最近的处所,擦肩而過,決絕的磕破雙眸,留下無限的黑暗和空泛。再見吧,還是再見的好。
我的額頭一直很燙,一股股熱浪從五湖四海沖上我的大腦,似爆炸前的力气積蓄。我躺在氧氣罩下大口大口的喘氣,我的主治醫師穿著天藍色的隔離病服來瞭,他嚴厲卻疼爱的責備哥哥為什麼刺激病人,西昊不說話直直的看著手指。一群護士來瞭又走瞭,站在病床前例行公事的寫寫畫畫,然後面無表情的討論著某個停屍房裡某個屍體的醫藥價值,並樂此不疲。
我餘下的不多的生命裡,有生活裡輕輕滑過的微痕。過久瞭之後,我忘記瞭病房裡的淡藍色窗簾,久到我習慣瞭重癥監護室裡的淡藍色氣息,久到我的頭發幾乎沒瞭,久 所有的生涯鏡頭都被我摁瞭快進,這包含,媽媽的蒼白,西昊的微笑和爸爸的沉默。媽媽的身體越來越差瞭,最近的一個月裡,我經常看到她捂著胸口往衛生間裡跑,每次我要追著跑過去,總是被啪的一下拒之門外。隻是我清晰的聽到媽媽在嘩嘩的流水聲中艱難的幹嘔 開門之後,我總會看到漲紅的臉頰和充滿眼淚的眼眶,和捂著的胸口裡急促的喘息。
我每次都會出於本能驚恐的問: 媽媽,你怎麼瞭,哪裡不舒畅?
聽到這話媽媽總是立即擠出一個大大的微笑: 沒事,隻是最近胃不太好,媽媽隻是最近太忙瞭。 我甚至清晰的記得,媽媽苦楚的表情裡掠過一絲微笑,精深莫測。可是,在宏大的苦楚面前,很多細節被疏忽,不自覺的反應遲鈍起來,因為事實的重要性,開始被遺忘瞭。
左明柯又來找我瞭,那是一個明媚溫和的周末,我的燒退瞭的時候。我坐在輪椅上和西昊一起,在醫院的青石板路上閑聊,無知的風席卷著所有靜止的美妙:左明柯,他就毫無征兆的出現在瞭我的面前。他沒有穿校服,是一件與天气相應的T恤和一條松垮的運動褲,還有白色的球鞋;他的頭發依舊有些蓬亂,他的眼神,依舊渾濁而尖銳,他的唇沿,依舊蒼白而幹澀,在我的表情僵在臉上,電光火石的三秒鐘之後,我看到他停在我的眼前,對我說: 西諾! 他的嘴角翹起一個別致的弧度,在陽光下五彩斑斕。
那一天我說瞭很多話:西昊,左明柯,和我。那是一個短暫的明媚天氣。我吃瞭很多東西,我告訴左明柯,我喜歡天藍色,我告訴他,我喜歡所有辣的食品,我還告訴他,我曾經有很黑很密的頭發 左明柯說我笑起來很好看,有兩顆尖尖的小虎牙,那時候我剛难看到月光在西昊的臉上傾瀉一抹銀白,於是我又笑瞭。我的身後:三個拉長的人影,在很遠的地方融成瞭一團。那一晚,我喝完瞭媽媽做的奶油蘑菇湯,出奇的沒有吐。意外的發現一贯身材坚持很好的媽媽微微隆起的小腹。我鬼鬼的指著媽媽的腰,笑瞭起來: 老媽,身体變形瞭哦。
是嗎,呵呵,該鍛煉瞭。 我想那一刻,媽媽是慌張的,隻是我未曾察覺,因為我總是把事件看的理所當然,直至事實擺在面前,才願意承認,它的偉大。
無論如何,時間的碾輪經久不變,磨著我為數未几的生命。還有以驚人的速度加劇的蒼老。我開始整夜整夜的失眠,整夜整夜的站在窗前看天空:有月亮的,沒月亮的;冷的,暖的。
木絮:
為瞭你的光亮我不再舍棄黑暗,假使,真的,別無選擇。
懷瞭孩子之後我的身子越來越重瞭。開始的時候妊娠反應很激烈,有好幾次去看西諾的時候就會忍不住想要幹嘔。隻是每次打開洗手間的門,總看到西諾緊張擔心的臉。我知道,我不能解釋,盡管我漲紅的臉頰和額頭上細密的汗珠把我出賣的很徹底。西諾是個敏感而软弱的孩子,她不會讓任何人為瞭她把自己放在危險地地步,她想做一個永遠孤立應戰的孩子,像殘酷的古羅馬戰場一樣,毛糙而真實。
在我懷孕的第四個月之後,我不再去看西諾瞭,我不敢去看她瞭。我的小腹一寸寸的隆起,承載者不知禍福的希望。我現在的任務,就是用我腹中這段盲腸,去救我的孩子。我的心臟又痛瞭,我靠在病床上拼命壓制著敏捷跳動的脈搏,在快捷起伏的喘息裡我感覺到額頭上細密的汗珠:我不想叫醫生,因為他幾乎每時每刻都在勸我把孩子打掉,他知道我的心臟,但是我沒有告訴林言,我是有心臟病的。我至少要堅持到第七個月,雖然隻有一半的幾率,我還是要試一試,無論如何。每天醫生都會極高頻率的測量我的血壓還有心跳,謹慎的讓我無可奈何。
林言開始花大把大把的時間耗在我的病房裡。我很拼命的記住他的一切,我怕極瞭:他的眼眉,還是判若两人的濃密有神,他高挺的鼻梁和安穩的唇沿。他曾經像一陣自在不羈的風,叫我從脆弱走向堅強。現在,他坐在我的面前,隻有握著我的手的气力。
西諾:
倘若有比死亡更可怕的黑暗,那會是什麼呢?
倘若生存成瞭一種罪惡,那我拿什麼來挽留?
那個時候盼望如泯滅的殘陽,而你是殘陽裡乍泄的銀光。
媽媽已經很久沒有來過瞭,因為我是一個隻會帶來麻煩的孩子。每一次爸爸來看我的時候,我都會把臉朝向窗外,我從餘光裡看到他瞬間沒有質感的臉,那雙眼睛裡寫滿瞭未知的疑迷,那瞳仁裡全是我的影子,卻怎麼也找不到可以說服自己的底氣。
小諾,你媽媽她
爸爸,你別說瞭,我知道。 這是第幾遍已經記不清瞭,我第一次體會到,原來眼淚也能够這樣冰凉,它肆意的遊走在我的臉上,我覺得自己像枯木一樣缺少水分。
讓我一個人待會兒好嗎?爸爸,請讓我一個人待會兒! 我把整個身體蒙在被單下不停的哭泣,媽媽最終還是放棄瞭。长久的血濃於水總是輸給瞭日以夜繼的歲月,這裡耗费的是所有人的心力,它像一個充滿瞭罪惡卻沒有底線的黑洞,無休無止的吸噬著凑近它的生靈;像極瞭森林深處弱肉強食的殘酷與原始:嗜血的螞蟻、沒有火的氣息,人們的臉上,都是最本質的無喜無悲。爸爸,媽媽,西昊,左明柯。這些對我來說太過主要的人,離我那樣遠,聲音那樣含混,身影如此陌生。
我累瞭,我信命瞭,我沒辦法。
或許,死亡並不可怕;而是死前無人能知的掙紮。
或許,春已盡,芳香過後總是空。
我的病情終於惡化瞭,龐大的因等候而休眠的隊伍蘇醒的異乎尋常:所有的人都手忙腳亂:醫生,爸爸,西昊。我還是沒有見到媽媽 我躺在充滿瞭天堂味道的重癥監護室裡,氧氣罩下殘喘著餘下不多的生命,一呼一吸,清楚地可怕。沉睡的久瞭,會忘記自己是否在呼吸,夢境裡,我聽到手術刀剧烈碰撞的聲音,我看到主刀醫生額頭上細密的汗粒,我聽到嬰兒不顧一切的哭泣,我感覺到一股鮮活的生命註入瞭我的體內。無影燈、面目、聲音、淡出的記憶 隻有心臟的跳動,放大,放大,再放大。
我嗅到媽媽瞭滋味,夾雜著血腥和別離
木絮:
如果這真的是一道必選地單項選擇題,我願意為你選擇。
如果你真的愛我,就別哭泣。
終於到瞭第七個月瞭,我的欺騙如此辛劳。醫生一遍又一遍的忠告我,心臟病隨時都有可能要瞭我的命。拖著兩個人的世界我每走一步都會顯得困難。每次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站到全身痛苦悲伤,始終不願離開。西諾她太脆弱瞭,我看到她蜷縮在病床的角落裡,像隻離群的小鹿:孤獨、惧怕、可憐。每次我想伸手去觸摸,可總是半途放棄,我把雙手放在小腹上,一個尚未完整成型的雛形若隱若現。孩子,我不得不說,你是姐姐的希望,也是媽媽的愿望,你懂嗎?那時候西諾的輪廓虛弱的映在我的瞳仁裡,晶瑩剔透,我的呼吸就變得異常急促,那一瞬間整個世界開始淪陷,一切的聲音變得模糊,遙遠。隻有心跳的聲音,一下一下,讓我忘瞭呜咽。讓我忘瞭是活著還是死瞭。
西諾的病情還是惡化瞭,我從窗簾裡看到氧氣罩下她蒼白幹涸的嘴唇,呼吸那樣幽微。如果這世界上有一種東西無法期待,那就是生命。
醫生,請為我做剖腹產!
不行,你現在的身體很不穩定,還需進一步觀察。
可是醫生,我等不起,我的女兒她等不起。
韓醫生語重心長的看瞭我一眼,嘆口氣說: 你,值得嗎,小諾她,現在這麼恨你。
你不應該向一個母親問這樣的問題,因為那裡面有任何一個人都輸不起的代價。當你每天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孩子在生死邊緣掙紮卻無能為力,當有一天你發現所有的眼淚都變得蒼白無力、幹枯、失神。那麼為瞭改變,必須放棄一些:包括情感,包括性命,包括她。這個世界是公正的,為瞭救命一些,就必須心甘情願的放棄。在這條任重道遠的路上,註定會形單影隻,兇險萬分。可是,有良多事,必須單槍匹馬,毫無盘旋的餘地。所有的決定最後都將由自己決斷,而這決斷裡,已經不單單是利弊的問題。因為兩者之間,無法彼此折合成具體的貨幣。
進手術室之前我一直看著西諾,被麻醉酣睡的西諾。她的臉上弥漫著不是悲傷也不是喜悅的安詳脸色,像一個與世無染的純種嬰孩,躺在舒適的沒有危機的搖籃。無影燈刷的一下打開,強光強迫本人閉上雙眼,韓醫生戴著口罩,眼神與我重疊的那一剎,千頭萬緒。我使盡全身力氣看瞭周遭的環境一眼,眼睛渐渐的合上,可能是因為看得太使劲瞭吧,眼淚順著眼角掉落下來,有點涼,不,是很涼,當它順著鬢角,滲進發根。還記得,在進手術室的前一刻,林言俯下身子輕吻我的額頭,此刻我上能感知那上面的溫純。然後我缓缓失去瞭知覺,我做瞭一個夢,我夢見瞭许多人,我的親人們,他們都用哀傷的眼神看著我,我走上前去想要撫平著哀傷,可是一伸手,卻穿梭他們的身體,恍如空氣,西諾站在墻角,她很孤獨,她說媽媽,我想你瞭,很想很想。但是,有那麼一陣我是苏醒的,我聽到孩子的哭泣聲,響亮的哭泣聲。後來,手術室亂成瞭一團,血,全是血 一切重歸空缺。
西諾:
我睡著瞭,我做瞭一個夢:夢裡孩子一直在哭,我分不清它是男是女,但是它的聲音響亮澄澈。我循著那哭聲不停地尋找,卻怎麼也找不到
我在很多雙等待的眼神中醒來,我看到瞭他們:爸爸,西昊,醫生,護士 他們的眼神既悲傷又喜悅,既絕望又興奮。韓醫生緊繃的神經一下閑散下來,所有的人相擁而泣。我靜靜地無力的躺在病床上,油加热器直销,沒有哭泣,沒有喜悅,隻有久久的無法名狀的悵然若失,這種悵然若失在幾秒鐘之後得到瞭證實。
媽媽死瞭。
產婦因產後子宮大出血,搶救無效死亡。這是醫生的原話。所以西諾你更要好好的活下去,因為你不是一個人,你是媽媽生命的延續,我活在你的體內,請你務必相信。
暮秋的冷如死去瞭正常慘烈,死亡陳列在最前端。我站在殯儀隊伍的最前面,不想哭泣,因為我始終無法信任,媽媽的離開,證據確鑿。西昊緊緊摟著我的肩膀,很用力,我在這伟大的壓力下,才足以站破。爸爸從頭到尾表情從容,我們單獨在一起的時候大多是缄默,誰也未曾開始說話,就已經結束。我們一起站在八陵公墓的青石板路上,我看著媽媽微笑的臉,被淹沒在白色花海
結束:
我去育嬰室看瞭我可愛的小妹妹,因為早產他一直呆在育嬰箱裡。未几之後她從那裡出來,從此與我們在一起。
很快我出院,回到學校。走在曾經習以為常的校園,竟不知如何下腳。我穿著從前的校服,拿著從前的課本,因為生病的緣故我留瞭級,現在我十七歲瞭,我高二。經過操場的時候遇見很多同學,以前的舊同學,他們現在都是高三瞭,我笑著和他們打召唤,然後走進新日裡舊的教室,還有新的面貌。
我沒有怪媽媽的離開,她沒有給我選擇的權利,她把世界留給我,是因為我還有很多愛未实现。而她覺得,她完成瞭對這世界最後偉大的愛,那就是我。所以,我是為延續她的愛而活下來,而我將要延續的人,此刻正躺在育嬰箱裡,安靜的呼吸。
西彥一百天的時候,我和西昊、爸爸帶著他一起去看媽媽,小傢夥很健康很可愛,我決定好好愛她,還有其余的所有人
我開始瞭良久未過的學生生活,上學,放學,做功課,按時睡覺,按時起床 左明柯現在已經是高三瞭,我很少見他,偶爾在食堂或者操場這樣人員比較密集的地方看見彼此,往往也隻是彼此會意的笑笑,我倒是經常見他和我以前的同班的一個女生走在一起,兩個人看上去,很般配,呵呵。
我有一個夢境,一直存在於我的身影。有一雙脆弱的手沾滿鮮血,在她手裡如鮮血般靈動的生命,血不停地流淌,一如我昔日的眼淚,可是眼淚幹瞭,可以再次儲藏,血流盡瞭,卻會因严寒而死。我輕輕劃破指尖,殷紅血色滲出如紅色的絲線,帶我寄向遠方 夢醒瞭,我哭瞭。
【責任編輯:可兒】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阻拦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无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世间很多事不同人也有不同的看法无奈的说忍
  
   经济现象的本质是价值运高温水式模温机动
  
   电加热导热油锅炉 寂电加热导热油锅炉
  
   麦田里的阳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