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日照模温机 东莞高

html模版桃花癫
  很多年后,你早已阔别了故乡李家庄,但你对那里曾经发生的故事却刻骨铭心。你像被一根无形的绳子捆绑着,你必需在生命的某一个时日蓦然回顾。于是你学会了攀援,顺着从前的记忆攀登,顺着梦幻里的道路攀援。

当你感觉到历尽含辛茹苦后,你倦怠的身影终于贴近了一座赤裸裸的山坡。放眼望去,只有无边的寂寞或广阔,山顶上什么也没有,只有冰冷的风吹拂着你湿润的脸颊。你感到到自己已经流泪了,满脸的泪水流淌得乌烟瘴气。一个年青奇丽女子的声音,就这样速决地同你坚强的记忆抗衡着。这种声音嘶哑而又热闹:石头开花了!石头开花了! 石头怎能开花呢?如果石头开花,那开放的是怎样的花呢?你鹄立在记忆的山顶上,满目的荒漠、寂寞和无奈。不人可能回答你的问题,只有这种声音潮水般从岁月的深处向你涌来。霎时间,你汪在眼眶里的泪水流得更欢了。

随同这个声音涌进脑海的,郴州导热油加热器,还有一个披头散发满庄子乱跑的青年女子。那女子好象一架断了线的鹞子,自由自在地奔跑在村里村外。正确地说,你记忆里的这个青年女子大脑不够正常,就好象脑袋里灌进了水,是一个极其反常的癫狂女疯子。但这个蓬头垢面的女疯子有点像天才诗人,因为她看到了常人无奈看到的货色,她发疯时两只眼睛会射出一种奇异的光芒,她大张鲜红的两瓣桃花般的嘴唇,不时蹦出一个令人不堪设想的话语:你看你看,石头开花了!石头开花了 女疯子喋喋不休的料事如神,被清风吹得满村子乱飞。似乎从她嘴里钻出来的不是声音,而是一群轻巧灵活的小鸟。

女疯子的话强烈地震撼着庄里大人小孩们警醒的耳膜,这种震撼的最直接的效果是:老王家的二闺女王二丫是个报废的女人!她嘴巴里蹦出了石头开花,就像一个俏丽而危险的无法破解的魔咒,她让人们在睡梦里发生了一种可怕的幻觉,这种幻觉让人在睡梦里就像掉进了无边无涯的池沼,你愈是挣扎身子愈是陷得更深。于是人们开端骂骂咧咧的:狗屁!石头咋会开花?这丫头是被那城里男知青给遭塌得脑袋都坏了!原来一个清清晰楚的大姑娘,怎么说魔障就魔障了呢?怎么敢光着腚在庄里庄外乱跑呢

这就无比雄辩的证实,疯癫的王二丫已经脱离了正常人的轨道。在小小的李家庄,她成了另类、垃圾和叛逆者,她让一庄子的人感到丢尽了颜面,让大家伙在外村人面前谈话时气短三分。当外庄人眉开眼笑的讲着你们庄有一个年轻的女疯子不知耻辱的光着腚乱跑时,李家庄的人就感到脸上火烧火燎的,俨然脸上被人家掴了一个洪亮的大嘴巴。

王二丫不是一年四季都疯疯癫癫的,都损失理智不知羞耻。每年春天,当庄里的桃花逐步开放和烂漫的时候,二丫的老毛病就复发了,不多不少每年正好发癫一次。这种癫狂的状况要连续到夏天的到来,重大的时候甚至时光更长。庄里人说这种病叫桃花癫,是精神受到剌激和过于薄情所致。所以这样的男人和女人,最怕见到鲜艳无比、肆意开放的桃花,一见到鲜艳的桃花,他们就会心乱情迷,就会重蹈覆辙,就会手舞足蹈,就会精神错乱。

王二丫每年春暖花开的季节,都会忘乎所以的癫上好一阵子。说来二丫癫狂是有前兆的,她犯病前几天,一天到晚都会特别的高兴,甚至睡梦里都会发出咯咯的让父母毛骨悚然的狂笑。白日里的二丫更像一个女巫,她逢人就胡说八道:你看你看,石头开花了!石头开花了 父母知道女儿快犯病了,夜里睡觉就用绳索把她绑上,预防她癫狂时跑出户外丢人现眼。

但这样的防范对二丫不起作用,因为几乎所有的疯子都力大如牛。说不定某一个漆黑的夜晚,二丫的父母就会被嗷的一声大叫惊醒,当他们睁开惺忪的眼睛时,女儿早已挣脱了绳索,一丝不挂的从窗口跃出去了。二丫的父母对女儿彻底死了心,吃过几副中药后不见好,他们对二女儿再也不抱任何指望了。从家里奔跑出来的王二丫,就像一杆离弓的箭,就像从监狱里逃出来的一个美丽的女囚,那种取得自由和开释的快感,让好两脚虎虎生风边跑边叫。二丫跑的累了,就坐在柴禾跺、树林和庄稼地里嘿嘿的傻笑。

说来这王二丫还是庄里最俊俏的姑娘,纵使她染上了桃花癫,庄里的男女老少也无法否定这一点。虽然披头披发,虽然脸蛋上黑一块白一块,但二丫怎么看都是一个美人胚子,她赤身露体的的洁白的身子,胸前的两坨奶子鼓鼓的,那又长又黑的头发从头上滚落在如雪的肩膀上,将她烘托得竟有几分野性的美丽了。逃到户外的王二丫,常常是男人们目光热烈追逐的对象,他们好象在为王二丫惋惜:这么英俊的姑娘怎么会疯傻呢?但这样热烈的目光不会逗留太久,否则被自家的婆娘逮住了,那还不撕破这张老脸:死鬼,你连女疯子都惦念着。你就不怕造孽下地狱吗?王二丫奔跑的流动的景致,庄里的大多数男人只能饱尝眼福,有贼心没有贼胆。最惨的是二丫的父母,丢尽了脸面不说,还要及时将疯傻的女儿找回来,因为想揩二丫油的野猫还真不少呢!如果被那个丧天良的野男人搞大了肚子,那日后的名声就更坏了。

桃花谢了夏天到了,二丫就不再癫狂了,就不再庄里庄外乱跑了,她慢慢的恢复了镇静,她衣着整齐的碎花衣裳,宁静的坐在自家院子里的一张木凳上,一针一线的绣花,看上去跟犯病时几乎判若两人。这时如果有人在二丫面前说起她疯癫那狼狈万状的情形,她白皙的脸蛋就会泛起两朵桃花般的红晕,她会恼怒的嘴唇哆嗦跟对方大吵大闹:你瞎说!你血口喷人!而后就真的放下手里的剌绣举着巴掌追了过来

应当说不犯病的二丫更像一个文静羞怯的姑娘,甚至更像一个知书达理的淑女。她无比爱美,让操碎心的父母在房前屋后,种上了大片大片的芍药花和美人蕉。在夏天走进王家充斥花香的院子,望着菜园里娇艳玉滴的鲜花,再打量着花朵正常的王二丫,人们往往会产生这样的疑难:春天里那个光着腚到处跑跑的女疯子,真的就是眼前活色生香文文悄悄的王二丫吗? 王二丫爱花如命,她家的院子里不但种了很多花,她还特别爱好绣花,甚至自己用的鞋垫和穿的裤子膝盖上,都绣上了以假乱真的花花朵朵,怪不得她宿病复发时嚷嚷着石头开花呢?

至于二丫染上这种怪病的根由,庄里人简直众口一词:她是被沈阳来的一个男知青给甩了,据说二丫为此刮产过好几回,最后一次差点没死在手术台上。二丫给这个负心汉绣了很多花手绢,其中一个手绢上绣了栩栩如生的戏水鸳鸯。只管如此,她仍是没能留住男人的心,知青大返城时,这个玩腻了的男知青就一脚给王二丫给踹了,于是李家庄就出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疯子,一到桃花灿漫的春天,人们就会看到王二丫披头散发大呼小叫在庄里庄外乱跑的情形。

王二丫不疯的时候,她的父母就到处托人给女儿筹措对象,巴望着将这盆脏水泼出去。他们听老辈人讲,患桃花癫的二丫如果结婚找个丈夫冲冲喜,兴许就把这该死的癫病给充掉了。但是很少有人愿意接手这个烫手的洋山芋,虽然庄里的几个老光棍垂涎二丫的身材和美貌,但他们不敢拿定想法把二丫娶进门,二丫跟男知青有过一腿不说,如果哪一日癫狂了庄里庄外光着腚乱跑,那还不被人笑的满地找牙?二丫的父母把将来的女婿盯在了缺胳膊少腿的男人身上,但这样的男人竟然也不领情。有凡个倒是动心了,来到王家却被王二丫当苍蝇似的赶了出去,她一边往外赶一边抱怨父母:我就这样差吗?我这辈子谁也不嫁

不外在父母紧锣密鼓的张罗下,王二丫还是跟公社书记的小儿子定了亲,没曾想这小伙子也是桃花癫。二丫没过门之前到她家住了一个晚上,这个疯子死活要跟二丫美美的困上一觉。王二丫拼命挣扎对方才没有得手。当天夜里她就哭哭啼啼的跑回了家,骂那小伙子没人性连蓄生都不如 父母彻底灰心了,纵然歪瓜嫁不出去,那就只能让二丫事在人为、自生自灭了。

王二丫患的是间歇性精神分裂症,从20岁持续到26岁,她花季年华多少乎是在半梦半醒中渡过的。但是到了26岁的这一年,二丫破天荒的犯了两次病,一次是在春天一次是秋天。

这一年春天李家庄的桃花开得空前的热烈,好象模摸糊糊的有什么不详的预见。这年春天二丫的病情更厉害了。当她光着身子跑出家门时,心如死灰的父母不再焦急,认为天黑透了女儿会一如既往的摸回家,可是他们左等右等,到第三天的头上,也没瞧见二丫傻模傻样的跨进家门。二丫的父母这才发了急,才到临村走家串户的探听,有的说前天还瞧见二丫光着腚儿傻笑,有的情态爱昧的给了他们一个眼神 当父母失魂落魄的返回家里时,二丫正在饭柜上抓着玉米饼子风卷残云呢。见女儿安然归来,老俩口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这才落了地。

这一年春天二丫常常夜不归宿,父母想管都管不了,便只好由她去了,那二丫两眼射出奇怪的高兴的光芒,脸蛋虽然脏兮兮的,却愈发的红润水嫩了。二丫父母不知道,疯傻的女儿在外头被野男人给睡过了,当一个弱小的生命开始在二丫的肚子里悄然孕育时,二丫的病情跟着夏天的到来明显有所收敛。二丫开始坐在院子里一张小木凳上绣花了,二丫一丝不挂的身上又穿上了整齐得体的衣裳,二丫的神态又恢复了往日的文静、和羞涩,可是仔细的人留意到,二丫安静的外表下显明在粉饰着什么。是什么呢?没人有能猜得出来。甚至二丫穿上了一件自己做的松桦垮垮的汗衫时,人们还在夸二丫的那双巧手呢!悲剧就在这看似安静的气氛中不声不响的发生了。

这年榜秋,消停了一阵子的王二丫又魔障了,她先是目光凝滞神情恍惚,不断的用双手揉搓着自己的肚子,就像那肚子里很疼很给受的似的,就像那肚子里长着那可怕的瘤子 二丫的母亲见状,注塑模温机,就很想看看女儿的肚子,却被她言辞谢绝了。再过了一些日子,很少说话的二丫话就特殊多了,她整天焦躁不安,嘴巴不厌其烦的反复着一句话:石头开花了!石头开花了!石头开花了 这就好比一个不详的信号,二丫的父母听到这个信号,就知晓闺女的老毛病又犯了,于是夜里严加防范,把她用绳子严严实实的捆了起来。但这根本绑不住欢蹦乱跳的二丫。

在二丫摆脱绳子跳出窗口的那个夜晚,她并没有像如今那样嗷的一声,要不被惊醒的父母说什么也会拦住她。老两口一觉悟来,这才发明二丫不见了踪迹!两人急忙出去寻找,可是一出门就认为外面的氛围不大对劲,就感到村街上乱哄哄的,好象产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当王二丫的父母深一脚浅一脚走在村街上时,立马就瞧见庄子中央的那口老井边,挤挤插插的围了好大一群人。老两口脑袋嗡的一下,赶紧三步拼做两步小跑起来,走到人群里不看不知道,一看老两口登时歪倒在地 当人们将浸泡在水里的王二丫用绳子吊上来时,她的脸因为长时间浸泡已经变形了,从身上湿淋淋的衣服可以显著的看出,二丫的肚子已经隆起了,少说也有三四个月了 围观的人们在心里划了一个伟大的问号:二丫肚子里的野种是哪个狗男人撒下的?

王二丫的尸首被庄里人草草的安葬了。不了一年,他悲伤的父母也接踵离世,到荒凉的坟地里同他们疯傻的女儿伴去了。李家庄的人们匆匆的遗忘了王二丫,忘了满庄子那个乱跑乱叫的女疯子。

但有一个人没有遗忘,那个人就是你,虽然你早已漂泊异乡,但王二丫的身影时常像一个神秘的女巫,在你隐约的记忆里一次次的重现。那个挥之不去的魔咒,让你不寒而粟的同时,又让你感到运气和生活的无常。你在默默的揣度着那句话,你在想如果石头可以开花,那将会开出怎么一种花呢?该不是一朵惊艳的沐血的随时走向糜烂或寂灭的花吧 4400字 赞
(散文编纂:薇澜)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侮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严峻,由于县病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許多年後,你早已遠離瞭傢鄉李傢莊,但你對那裡曾經發生的故事卻朝思暮想。你像被一根無形的繩子捆綁著,你必須在性命的某一個時日驀然回想。於是你學會瞭攀援,順著過去的記憶攀緣,順著夢境裡的途径攀援。

當你感覺到歷盡千辛萬苦後,你疲惫的身影終於貼近瞭一座光禿禿的山坡。放眼望去,隻有無邊的寂寞或遼闊,山頂上什麼也沒有,隻有冰涼的風吹拂著你潮濕的面頰。你感覺到本人已經流淚瞭,滿臉的淚水流淌得一塌糊塗。一個年輕秀麗女子的聲音,就這樣长久地同你頑強的記憶對抗著。這種聲音沙啞而又熱烈:石頭開花瞭!石頭開花瞭! 石頭怎能開花呢?如果石頭開花,那開放的是怎樣的花呢?你佇破在記憶的山頂上,滿目标荒涼、寂寞和無奈。沒有人能夠答复你的問題,隻有這種聲音潮水般從歲月的深處向你湧來。剎那間,你汪在眼眶裡的淚水流得更歡瞭。

伴隨這個聲音湧進腦海的,還有一個披頭散發滿莊子亂跑的青年女子。那女子好象一架斷瞭線的風箏,無拘無束地奔跑在村裡村外。準確地說,你記憶裡的這個青年女子大腦不夠正常,就好象腦袋裡灌進瞭水,是一個極端变态的癲狂女瘋子。但這個不修邊幅的女瘋子有點像蠢才詩人,因為她看到瞭凡人無法看到的東西,她發瘋時兩隻眼睛會射出一種奇異的毫光,她大張鮮紅的兩瓣桃花般的嘴唇,不時蹦出一個令人不可思議的話語:你看你看,石頭開花瞭!石頭開花瞭 女瘋子呶呶不休的胡言亂語,被清風吹得滿村庄亂飛。恍如從她嘴裡鉆出來的不是聲音,而是一群輕盈靈巧的小鳥。

女瘋子的話強烈地震动著莊裡大人小孩們警醒的耳膜,這種震撼的最直接的后果是:老王傢的二閨女王二丫是個報廢的女人!她嘴巴裡蹦出瞭石頭開花,就像一個美麗而危險的無法破解的魔咒,她讓人們在睡夢裡產生瞭一種可怕的幻覺,這種幻覺讓人在睡夢裡就像掉進瞭無邊無際的沼澤,你愈是掙紮身子愈是陷得更深。於是人們開始罵罵咧咧的:狗屁!石頭咋會開花?這丫頭是被那城裡男知青給遭塌得腦袋都壞瞭!本來一個清明白楚的大姑娘,怎麼說魔障就魔障瞭呢?怎麼敢光著腚在莊裡莊外亂跑呢

這就無比雄辯的證明,瘋癲的王二丫已經脫離瞭畸形人的軌道。在小小的李傢莊,她成瞭另類、垃圾和叛逆者,她讓一莊子的人觉得丟盡瞭顏面,讓大傢夥在外村人面前說話時氣短三分。當外莊人眉飛色舞的講著你們莊有一個年輕的女瘋子不知羞恥的光著腚亂跑時,李傢莊的人就感到臉上火燒火燎的,好像臉上被人傢摑瞭一個響亮的大嘴巴。

王二丫不是一年四季都瘋瘋癲癲的,都喪失理智不知羞恥。每年春天,當莊裡的桃花逐漸開放和爛漫的時候,二丫的老缺点就復發瞭,未几不少每年正好發癲一次。這種癲狂的狀態要持續到夏天的到來,嚴重的時候甚至時間更長。莊裡人說這種病叫桃花癲,钻孔板油加热器厂家,是精神受到剌激和過於癡情所致。所以這樣的男人和女人,最怕見到鮮艷無比、肆意開放的桃花,一見到鮮艷的桃花,他們就會意亂情迷,就會重蹈覆轍,就會载歌载舞,就會精力錯亂。

王二丫每年春暖花開的時節,都會忘乎所以的癲上好一陣子。說來二丫癲狂是有预兆的,她犯病前幾天,一天到晚都會特別的興奮,甚至睡夢裡都會發出咯咯的讓父母不寒而栗的狂笑。白日裡的二丫更像一個女巫,她逢人就胡言亂語:你看你看,石頭開花瞭!石頭開花瞭 父母曉得女兒快犯病瞭,夜裡睡覺就用繩子把她綁上,避免她癲狂時跑出戶外丟人現眼。

但這樣的防范對二丫不起作用,因為幾乎所有的瘋子都力大如牛。說不定某一個黝黑的夜晚,二丫的父母就會被嗷的一聲大叫驚醒,當他們睜開惺忪的眼睛時,女兒早已掙脫瞭繩索,一絲不掛的從窗口躍出去瞭。二丫的父母對女兒徹底死瞭心,吃過幾副中藥後不見好,他們對二女兒再也不抱任何指望瞭。從傢裡奔跑出來的王二丫,就像一桿離弓的箭,就像從監獄裡逃出來的一個美麗的女囚,那種獲得自在和釋放的快感,讓好兩腳虎虎生風邊跑邊叫。二丫跑的累瞭,就坐在柴禾跺、樹林和莊稼地裡嘿嘿的傻笑。

說來這王二丫還是莊裡最俊俏的姑娘,縱使她染上瞭桃花癲,莊裡的男女老少也無法否認這一點。雖然披頭散發,雖然臉蛋上黑一塊白一塊,但二丫怎麼看都是一個美人胚子,她一絲不掛的的银白的身子,胸前的兩坨奶子鼓鼓的,那又長又黑的頭發從頭上滾落在如雪的肩膀上,將她衬托得竟有幾分野性的俏麗瞭。逃到戶外的王二丫,经常是男人們眼光熱烈追赶的對象,他們好象在為王二丫可惜:這麼美丽的姑娘怎麼會瘋傻呢?但這樣熱烈的目光不會勾留太久,否則被自傢的婆娘逮住瞭,那還不撕破這張老臉:死鬼,你連女瘋子都惦記著。你就不怕造孽下地獄嗎?王二丫奔驰的流動的風景,莊裡的大多數男人隻能飽嘗眼福,有賊心沒有賊膽。最慘的是二丫的父母,丟盡瞭臉面不說,還要及時將瘋傻的女兒找回來,因為想揩二丫油的野貓還真不少呢!如果被那個喪天良的野男人搞大瞭肚子,那日後的名聲就更壞瞭。

桃花謝瞭夏天到瞭,二丫就不再癲狂瞭,就不再莊裡莊外亂跑瞭,她漸漸的恢復瞭平靜,她穿著整潔的碎花衣裳,安靜的坐在自傢院子裡的一張木凳上,一針一線的繡花,看上去跟犯病時簡直判若兩人。這時假如有人在二丫眼前說起她瘋癲那狼狽不堪的情形,她白凈的臉蛋就會泛起兩朵桃花般的紅暈,她會憤怒的嘴唇发抖跟對方大吵大鬧:你瞎說!你血口噴人!然後就真的放下手裡的剌繡舉著巴掌追瞭過來

應該說不犯病的二丫更像一個文靜羞澀的姑娘,甚至更像一個知書達理的淑女。她十分愛美,讓操碎心的父母在房前屋後,種上瞭大片大片的芍藥花和丽人蕉。在夏天走進王傢充滿花香的院子,望著菜園裡鮮艷玉滴的鮮花,再端详著花朵个别的王二丫,人們往往會產生這樣的疑問:春天裡那個光著腚到處跑跑的女瘋子,真的就是面前活色生香文文靜靜的王二丫嗎? 王二丫愛花如命,她傢的院子裡岂但種瞭许多花,她還特別喜歡繡花,甚至自己用的鞋墊和穿的褲子膝蓋上,都繡上瞭以假亂真的花花朵朵,怪不得她舊病復發時嚷嚷著石頭開花呢?

至於二丫染上這種怪病的根由,莊裡人幾乎眾口一詞:她是被沈陽來的一個男知青給甩瞭,據說二丫為此刮產過好幾次,最後一次差點沒死在手術臺上。二丫給這個負心漢繡瞭良多花手絹,其中一個手絹上繡瞭栩栩如生的戲水鴛鴦。盡管如斯,她還是沒能留住男人的心,知青大返城時,這個玩膩瞭的男知青就一腳給王二丫給踹瞭,於是李傢莊就出瞭一個年輕美麗的女瘋子,一到桃花燦漫的春天,人們就會看到王二丫披頭散發大呼小叫在莊裡莊外亂跑的情况。

王二丫不瘋的時候,她的父母就四處托人給女兒張羅對象,巴望著將這盆臟水潑出去。他們聽老輩人講,患桃花癲的二丫如果結婚找個丈夫沖沖喜,也許就把這該逝世的癲病給充掉瞭。然而很少有人樂意接手這個燙手的洋山芋,雖然莊裡的幾個老王老五骗子垂涎二丫的身体和美貌,但他們不敢拿定主张把二丫娶進門,二丫跟男知青有過一腿不說,如果哪一日癲狂瞭莊裡莊外光著腚亂跑,那還不被人笑的滿地找牙?二丫的父母把未來的女婿盯在瞭缺胳膊少腿的男人身上,但這樣的男人居然也不領情。有凡個倒是動心瞭,來到王傢卻被王二丫當蒼蠅似的趕瞭出去,她一邊往外趕一邊埋怨父母:我就這樣差嗎?我這輩子誰也不嫁

不過在父母緊鑼密鼓的張羅下,王二丫還是跟公社書記的小兒子定瞭親,沒曾想這小夥子也是桃花癲。二丫沒過門之前到她傢住瞭一個晚上,這個瘋子死活要跟二丫美美的困上一覺。王二丫拼命掙紮對刚才沒有到手。當天夜裡她就哭哭啼啼的跑回瞭傢,罵那小夥子沒人道連蓄生都不如 父母徹底灰心瞭,縱然歪瓜嫁不出去,那就隻能讓二丫聽天由命、自生自滅瞭。

王二丫患的是間歇性精神决裂癥,從20歲持續到26歲,她花季年華幾乎是在半夢半醒中度過的。但是到瞭26歲的這一年,二丫破天荒的犯瞭兩次病,一次是在春天一次是秋天。

這一年春天李傢莊的桃花開得空前的熱烈,好象隱隱約約的有什麼不詳的預感。這年春天二丫的病情更厲害瞭。當她光著身子跑出傢門時,心如死灰的父母不再著急,以為入夜透瞭女兒會判若两人的摸回傢,可是他們左等右等,到第三天的頭上,也沒瞧見二丫傻模傻樣的跨進傢門。二丫的父母這才發瞭急,才到臨村走傢串戶的打聽,有的說前天還瞧見二丫光著腚兒傻笑,有的神態愛昧的給瞭他們一個眼神 當父母魂不守舍的返回傢裡時,二丫正在飯櫃上抓著玉米餅子饥不择食呢。見女兒安全歸來,老倆口心裡懸著的一塊石頭這才落瞭地。

這一年春天二丫經常夜不歸宿,父母想管都管不瞭,便隻好由她去瞭,那二丫兩眼射出奇異的興奮的光辉,臉蛋雖然臟兮兮的,卻愈發的紅潤水嫩瞭。二丫父母不知道,瘋傻的女兒在外頭被野男人給睡過瞭,當一個弱小的生命開始在二丫的肚子裡悄悄孕育時,二丫的病情隨著夏天的到來明顯有所收斂。二丫開始坐在院子裡一張小木凳上繡花瞭,二丫一絲不掛的身上又穿上瞭整潔得體的衣裳,二丫的神態又恢復瞭昔日的文靜、和羞澀,可是細心的人留心到,二丫安靜的表面下明顯在掩飾著什麼。是什麼呢?沒人有能猜得出來。甚至二丫穿上瞭一件自己做的松樺垮垮的汗衫時,人們還在誇二丫的那雙巧手呢!悲劇就在這看似平靜的氛圍中不聲不響的發生瞭。

這年榜秋,消停瞭一陣子的王二丫又魔障瞭,她先是目光呆滯神色恍惚,不時的用雙手揉搓著自己的肚子,就像那肚子裡很疼很給受的似的,就像那肚子裡長著那恐怖的瘤子 二丫的母親見狀,就很想看看女兒的肚子,卻被她言辭拒絕瞭。再過瞭一些日子,很少說話的二丫話就特別多瞭,她终日煩躁不安,嘴巴不厭其煩的重復著一句話:石頭開花瞭!石頭開花瞭!石頭開花瞭 這就比如一個不詳的信號,二丫的父母聽到這個信號,就曉得閨女的老弊病又犯瞭,於是夜裡嚴加防备,把她用繩子結結實實的捆瞭起來。但這基本綁不住歡蹦亂跳的二丫。

在二丫掙脫繩索跳出窗口的那個夜晚,她並沒有像平常那樣嗷的一聲,要不被驚醒的父母說什麼也會攔住她。老兩口一覺醒來,這才發現二丫不見瞭蹤影!兩人匆忙出去尋找,可是一出門就覺得外面的氣氛不大對勁,就覺得村街上亂哄哄的,好象發生瞭什麼重大的事件。當王二丫的父母深一腳淺一腳走在村街上時,立馬就瞧見莊子中心的那口老井邊,擠擠插插的圍瞭好大一群人。老兩口腦袋嗡的一下,苏州冰水机,趕忙三步拼做兩步小跑起來,走到人群裡不看不知道,一看老兩口頓時歪倒在地 當人們將浸泡在水裡的王二丫用繩子吊上來時,她的臉因為長時間浸泡已經變形瞭,從身上濕漉漉的衣服能够明顯的看出,二丫的肚子已經隆起瞭,少說也有三四個月瞭 圍觀的人們在心裡劃瞭一個宏大的問號:二丫肚子裡的野種是哪個狗男人撒下的?

王二丫的屍首被莊裡人草草的埋葬瞭。不瞭一年,他悲傷的父母也相繼離世,到荒涼的墳地裡同他們瘋傻的女兒伴去瞭。李傢莊的人們漸漸的遺忘瞭王二丫,忘瞭滿莊子那個亂跑亂叫的女瘋子。

但有一個人沒有遺忘,那個人就是你,雖然你早已流浪異鄉,但王二丫的身影時常像一個神秘的女巫,在你含混的記憶裡一次次的重現。那個揮之不去的魔咒,讓你不寒而粟的同時,又讓你感到命運跟生涯的無常。你在默默的揣度著那句話,你在想如果石頭可以開花,那將會開出怎樣一種花呢?該不是一朵驚艷的沐血的隨時走向腐爛或寂滅的花吧 4400字 贊
(散文編輯:薇瀾)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晓得麥玲厲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莲吗不管我们怎么劝 记忆的创伤生了我父亲
  
   论坛回复语_640
  
   水轮回冷水机
  
   溧阳导热油炉 窗云浮冷水机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