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风冷式冷水机 烟火流年,沙风

html模版烟火流年,沙漏记得
【导读】:十月,忍痛剪了头发,三天两头逛书店,过贫苦不堪的生活,想一整天关于某人及他的文字。这是一条临近死亡的鱼的日子,因氧气不足,隔着个日落才冒出个泡泡。

所有的终局都已写好,所有的泪水都已出发。却突然忘了是怎么样的一个开端,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无论我如何地去追索,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擦过,而你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浅,逐渐隐没在日落伍的群岚,逐打开那发黄的扉页,运气将它打扮的极为低劣,含着泪,我一读再读,却不得不否认,青春是本太匆促的书。--席慕容

[一]
在清晨等一个电话,因睡去而错过。盯着显示出的未接电话始终没打回去,宿舍里还没有音响我一个人听梁静茹的《没有如果》。阿莫在昏暗的楼梯间向对面重叠的灯光凝望,有一道漫长的叹气划破死寂。此时,七楼的栏杆上泛滥成灾的沉默在寂冷的月色下脱下朦胧,赤裸的泛着血色的皮肤。
我,阿莫,不一致的呼吸声。若不焦躁,也许还会闻声心跳声,此起彼落间,忘却温存记忆的罐子,心跳一下子抖落一地失踪。早早起来只为了等最先的灯光听最早的声音。将做过的梦从新再审阅一遍,兴许我们就是循着这样的步调开始长大,一点点懂得取得或丧失这样的词语.阳台下柴木的腐味充满着鼻孔,晾挂的衣物在我们惊觉时才显出泛旧的色彩.那些天,好像一直安静.还有阳光。
只是不喜欢梁静茹,所以谢绝去听。
因此,只有我一个人听着歌,枯燥地感触。

[二]
遥尘,北极星姓什么?
遥尘,北方是不是有着凄凉,抬眼便可看见满世界的哀伤?
新买的水杯浅蓝底色上贴上了韩庚的贴纸,大男孩的笑一直残暴。在十二点还没响时说,呵,我们极为戏谑的对面。对面是林,在暗黑的空间里发着短信,有细碎的杂声在躁动。
十月,忍痛剪了头发,三天两头逛书店,过贫穷不堪的生活,想一终日关于某人及他的文字。这是一条邻近死亡的鱼的日子,因氧气不足,隔着个日落才冒出个泡泡。我发疯把那些乌七八糟的稿撕个破碎。阿莫吸着前段日子因廉价捡回来的蒙牛说,我是一条逝世鱼。正在发臭。
岁月柔柔的划过指尖,弥散在如漏的光阴里,然而物是人非之景会使我手足无措。
嘴角裂开笑意,弧度让自己满意就好,
不要再只是抱紧自己,指尖微凉的躲着一个人呜咽,
在青春的名堂年华里做好自己。

[三]
习惯去翻遥尘的诗,在嘈杂里读给自己听,彷徨走过一段抵触的日子。阿莫说,遥尘,那是人家的遥尘。是在大一听说遥尘,那时杂志上还贴有他的相片比我大不了多少岁,感到苍老的样子。偶然看见他的文,那些或者是他写了便抛弃的文字,我努力记在脑海里至今仍是忘了。走上四楼的转角,无奈的疲乏,攀上阿莫的肩,比我高一点。累了。
距离是一种残暴。
阿莫在留言板上写道:只给生活一杯白开水。
回复是:小气。吝,啬。
遥尘在帖子上说发明我们的奢靡,害怕忘了留点什么给自己。
对别人或自己得吝啬点。
十指紧扣,手心的温度传入身材,暖和了自己。
嘴角上扬的弧度才会让自己满足。

[四]
浅黄的白色墙板鲜红的标带规则框住渺小的字,尽力的字样反复呈现,有许多混乱不清的语句。提起笔想想该写些什么,是写些矫情的话还是激励的名句,最后在最小的空缺处写下:再见。
我们老是学会在不同的阶段对许多不熟习的人说再见,回忆起黯然。
林拉着我和阿莫说要一直走下去。然后说起把她抛弃的人和世界,一直到独特的路段出了分岔口。我们的专业不同,她在右,我跟阿莫在左,走在一起要经由人口密集的走廊。她回身说,我畏惧你们把我抛弃了。
一起吃和路雪冰淇淋,看我为她们写的文字,听张韶涵出了许久的专辑,一起等彼此,走统一条路线,假设我们会在一起的一年后。阿莫说,那时,只剩再见。
也只有说了再见,才学会在背离的两地一遍遍的回忆。徒增伤感。
林说只是在混。阿莫说大学。我说遥尘。

[五]
这是最坏的方法。
在博客里写下关于他的心境,每个字离开来读,猜忌不是我的故事。遥远的一个人,被我放在生活中参加我们的对白。不断有人发相片过来,她说这是我家后面的街道,清洁得像我一直扫除的房间。我爱慕她住的地方,因为看见角落处有只看得清半边的梧桐,青黄的叶子还有成长的气味。而后我们的交加截止在最后一张清楚的相片上,这些不会老去的细节。
把博客地址写在他可以看到的地方,也许,也许他会留神。诈骗不了自己,他不会去看,我于他只是个容易错过的生疏人,当有一天我或他不再写文字了,我们将永远失交。
一个网友说,忘记后,从新来过。从前不再。
阿莫在远远那头望过来,途中穿过某人,眼光毕竟没迷恋。
缄默不言,是我们可以依附的均衡点。
往返跑上我们逃避的天台,阿莫大喊,让爱别来了。那时她正阅历朦胧的爱,甚至听不见爱好,却总要有点损害才算是爱,也总在受伤后才要回避,大连冷冻机厂价格,我想我所挂念的还套不上爱的帽子。不是爱,我清楚。也就有了合法的理由对她们说教,我们还小,不适合谈爱。
若不是爱,那是什么?年轻是极度轻易困惑的。
那,那只是深度繁殖的敬慕。
林在后来没再涌现,彻底废弃。
有没有人在听,到底谁摈弃了谁?我们只在电话里呼吸,告诉她某次肚子痛得钻到桌子底下去了;走廊上的男孩子们越看越俗气了,某次看了学校的贴吧都是 高二级哪个女生的胸最大.... 之类的贴;下课的夜晚两个人一起走过的球场,连来不迭朽迈的紫荆花都感到寂寞。我们的笔记本也少了一个人去写。
一直走下去。

[六]
和阿莫又打了一晚的游戏,技巧依然烂,床头那张被单被我踹到床下,落在那三双拖鞋上,货真价实的只有两双。林只应了哦。
哦。你都不在了。
哦。我们还在过未余的夏天。
哦。下雨的日子奔驰的日子拖沓的日子泡网吧的日子。
都不见了。
哦。原来,我们都没有资历说永远。
遥尘,你写的诗我又来看了。
只记得你的诗,含混了我们的记忆。
我是这样忘却你。当世界的声音忘记你。我是这样记得你。在忘记的态度上。用我的声音记得你。
如果声音不记得,在心的深处有你的呼吸,如果心不记得,瞳仁里你的眼神在铭刻,如果眼睛不记得
,我的泪水会祭祀。所有的所有都会在声音中被记起,如果连声音也把你抛弃,那么此中必有极大的悲哀,与其要伤心流泪,不如让回想永远被封藏于声音中,永不提起,也就永无泪水。

[七]
火车通往的一座城,达到不了我想去的目标地。这些年堆砌的城墙瓦解成原始的样子容貌,残留的灰烬隐匿不见,了然接收。再刻骨也别把曾经铭记太深,繁重时,某些抛弃是必定的,比方林。我也都要忘了。可我们都惧怕,到底该用什么来坚持,她的烦困我的压制。伸开右手的间隔,曾经她留下的痕迹,清晰可见。红得赫然的丝绳。据说叫同心,却不合适我们两个相似的女生。
阿莫说,你该换新歌了。
一直坚持地听。她问我爱上它的理由。给将来的自己,我们能给那时的自己的只有回忆。好或坏。
喜欢,也许是因为那样的一句话:找一个人,晋江工业冷冻机,惺惺相惜。

[八]
这一年,它不是。
我认为哀伤可以来的再多一些,再长一点,未能如愿,于是,我迷上痛苦悲伤的字眼。本来青春是一场关于无悔的幸福宣言,而我正站在幸福的旁边。这些话我记下。可是,有人却听不到。
和她一起走从南门到北门间短暂的行程,学校太小,扼死许多活泼的细胞。这是一潭死水,我们演绎的惟妙惟肖,在许多人眼前笑,终于僵化成木偶的姿势。友人,那是生命中主要的过客。阿莫有了觉醒,逃离不了告别的结局。成堆的话譬如性命的无望思维里纠结的矛盾,他们都不会明确。毕生是在寻找一个人,可以倾诉绝望的人。而不是如朋友般悄悄地听过后,一句哎。跳过许多矫情的语言直接得走过。
你是?
许久过后,终于等来的第一句回复。
阿莫重复告知我,不哭的人才显得脆弱。
博客有了很多新的回复一直没看,良多不意识的人问,你过得好吗?你过得好吗?
十月里虚无的夜樱,纷纭扬扬地折落在两人的手、肩和身边,流过高点,汇到低处,堆累成柔软的秋夜。声音是风,吹皱逐渐成形的花海。而你我犹如尚未哭泣的生命,时间切一直绵长的睡眠。
最深最深的地方,所有回忆被抹成空白的地方。当外在的一切依然并行无恙,生活继承以幸福而平凡的姿态持续时,依然存在的无穷安静的处所。像停留在全部宇宙边沿的止境,时光和记忆融合凝固在一起。仍然能听到最完全最孤寂的声音。

[九]
这一句歆羡着生命青春的隐讳预言,拉着哑忍步行的脉络交叉于荣枯迭替的落叶间,踏上别人不经意间袒露的落寞,并用自己无辜的慰劳无心恣行。而我在习惯了谣言的年月,只理解这些堂而皇之的借口。我,很好啊。
本人曾熟悉过的句子,以为久了会变得熟捻,而那些话都没有了看下去的勇气。对于遥尘的文字,迟疑许久才下信心按了删除键,所有都没存在过,空空如是的空间。把浅蓝底色换成了深黑,配上叫 缺氧的种子 的空间,很绝望。
关于你,很失望。
遥尘,也许你不会知道,我会在你看不见的角度好好的竭力仰望。
等有一天,把生涯里的细节都活成了最老的一段文字,我们再不会为错别的字句或标点而计较。像冬天的开水只执着于温度。又好比阿莫终极在别人的视线中学会冷漠看待,一心于自己的大学。而我好像简略的为自己找了个简单却没有成果的停留的理由,在塞满文字的世界里学会景仰学会金石为开,学会唱一首歌。假如当前,忘了最初的模样,已不知道会否还能够保持。
我一直在看某人的诗,觉得老了,最后看我,也在逐步被青春抛下。当初这些时候看身边走过的白叟总认为自己不会有这么一天,因为也许在这之前我已死去。在做完所有幻想的事却还是年青的时候死去。而又或留在无人的角落单独看自己衰老的进程只留下美的模样在世间。这是我一度的主意的雏形。

[十]
林曾说我们是相似的一类人。这个类似指的是,怅惘,扫兴,寂寞。而我想,在某天谁会为我作一首诗或写一篇文,我才会真正阔别寂寞。
记得一度学写诗,写遥尘的诗,像矮胖的人去学舞蹈,看起来有多幽默。世界上就只有一个遥尘罢了,并且他,不是我的。
想想他们的面孔,咱们一直在一起,又仿佛我始终在远离他们,只把这些渺小放进最狭小的门里。须要别人提示。
是的!还有他们。
最后,谁又开始说笑。我们在过最后一段青春。
手里的青春老了。设想遥尘在一个角落里苦苦寻梦,没有熟悉的模样。是我羡慕的陌生的世界。
我空想有天跟你说:是否被容许,找一个人。遥尘,南方是没有雪的,当然,也不会有你。
日记本丢了。北街还有满满的阳光,我在这里生活,等候,期待来自远方的身影。
文字在阳光下飞了渐而消散。它会压抑么。
有一个人,同病相怜。遥尘,听不到。
有些动听的场景,产生在看得见,听不见的地方。
烟火流年,沙漏在时间的轨迹里记下一段刻骨铭心的年华。
【义务编纂:男人树】 赞
(散文编辑: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禁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然而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由于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晓得麦玲厉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導讀】:十月,忍痛剪瞭頭發,三天兩頭逛書店,過貧困不堪的生活,想一整天關於某人及他的文字。這是一條臨近死亡的魚的日子,因氧氣不足,隔著個日落才冒出個泡泡。

所有的結局都已寫好,所有的淚水都已啟程。卻溘然忘瞭是怎麼樣的一個開始,在那個古老的不再回來的夏日,無論我如何地去追索,年輕的你隻如雲影掠過,而你微笑的面容極淺極淺,逐漸隱沒在日落後的群嵐,逐翻開那發黃的扉頁,命運將它裝扮的極為拙劣,含著淚,我一讀再讀,卻不得不承認,青春是本太倉促的書。--席慕容

[一]
在凌晨等一個電話,因睡去而錯過。盯著顯示出的未接電話始終沒打回去,宿舍裡還沒有聲響我一個人聽梁靜茹的《沒有如果》。阿莫在陰暗的樓梯間向對面重疊的燈光凝望,有一道冗長的嘆息劃破死寂。此時,七樓的欄桿上泛濫成災的沉默在寂冷的月色下脫下朦朧,赤裸的泛著血色的皮膚。
我,阿莫,不一致的呼吸聲。若沒有煩躁,也許還會聽見心跳聲,此起彼落間,忘記溫存記憶的罐子,心跳一下子抖落一地失落。早早起來隻為瞭等最先的燈光聽最早的聲響。將做過的夢從新再審視一遍,也許我們就是循著這樣的步伐開始長大,一點點懂得獲得或遺失這樣的詞語.陽臺下柴木的腐味充斥著鼻孔,晾掛的衣物在我們驚覺時才顯出泛舊的顏色.那些天,似乎一直平靜.還有陽光。
隻是不喜歡梁靜茹,所以拒絕去聽。
因而,隻有我一個人聽著歌,單調地感想。

[二]
遙塵,北極星姓什麼?
遙塵,北方是不是有著蒼涼,抬眼便可看見滿世界的哀傷?
新買的水杯淺藍底色上貼上瞭韓庚的貼紙,大男孩的笑一直燦爛。在十二點還沒響時說,呵,我們極為戲謔的對面。對面是林,在暗黑的空間裡發著短信,有細碎的雜聲在躁動。
十月,忍痛剪瞭頭發,三天兩頭逛書店,過貧困不堪的生活,想一整天關於某人及他的文字。這是一條臨近死亡的魚的日子,因氧氣不足,隔著個日落才冒出個泡泡。我發瘋把那些亂七八糟的稿撕個粉碎。阿莫吸著前段日子因便宜撿回來的蒙牛說,我是一條死魚。正在發臭。
歲月輕柔的劃過指尖,彌散在如漏的光陰裡,然而物是人非之景會使我不知所措。
嘴角裂開笑意,弧度讓自己滿意就好,
不要再隻是抱緊自己,大型水式模温机,指尖微涼的躲著一個人哭泣,
在青春的花樣年華裡做好自己。

[三]
習慣去翻遙塵的詩,在喧鬧裡讀給自己聽,徘徊走過一段矛盾的日子。阿莫說,遙塵,那是人傢的遙塵。是在大一聽說遙塵,那時雜志上還貼有他的相片比我大不瞭幾歲,感覺蒼老的樣子。偶爾看見他的文,那些或許是他寫瞭便丟棄的文字,我努力記在腦海裡至今還是忘瞭。走上四樓的轉角,無奈的疲憊,攀上阿莫的肩,比我高一點。累瞭。
距離是一種殘酷。
阿莫在留言板上寫道:隻給生活一杯白開水。
回復是:吝嗇。吝,嗇。
遙塵在帖子上說發現我們的奢侈,害怕忘瞭留點什麼給自己。
對別人或自己得吝嗇點。
十指緊扣,手心的溫度傳入身體,溫暖瞭自己。
嘴角上揚的弧度才會讓自己滿意。

[四]
淺黃的白色墻板鮮紅的標帶規矩框住細小的字,努力的字樣反復出現,有許多雜亂不清的語句。提起筆想想該寫些什麼,是寫些矯情的話還是鼓勵的名句,最後在最小的空白處寫下:再見。
我們總是學會在不同的階段對許多不熟悉的人說再見,回想起黯然。
林拉著我和阿莫說要一直走下去。然後說起把她拋棄的人和世界,一直到共同的路段出瞭分岔口。我們的專業不同,她在右,我和阿莫在左,走在一起要經過人口密集的走廊。她轉身說,我害怕你們把我拋棄瞭。
一起吃和路雪冰淇淋,看我為她們寫的文字,聽張韶涵出瞭許久的專輯,一起等彼此,走同一條路線,假設我們會在一起的一年後。阿莫說,那時,隻剩再見。
也隻有說瞭再見,才學會在背離的兩地一遍遍的回憶。徒增傷感。
林說隻是在混。阿莫說大學。我說遙塵。

[五]
這是最壞的方式。
在博客裡寫下關於他的心情,每個字分開來讀,懷疑不是我的故事。遙遠的一個人,被我放在生活中參與我們的對白。不斷有人發相片過來,她說這是我傢後面的街道,幹凈得像我一直打掃的房間。我羨慕她住的地方,因為看見角落處有隻看得清半邊的梧桐,青黃的葉子還有生長的氣息。然後我們的交集截止在最後一張清晰的相片上,這些不會老去的細節。
把博客地址寫在他可以看到的地方,也許,也許他會註意。欺騙不瞭自己,他不會去看,我於他隻是個容易錯過的陌生人,當有一天我或他不再寫文字瞭,我們將永遠失交。
一個網友說,忘記後,從新來過。從前不再。
阿莫在遠遠那頭望過來,途中穿過某人,目光終究沒留戀。
沉默不言,是我們可以依靠的平衡點。
來回跑上我們逃避的天臺,阿莫大喊,讓愛別來瞭。那時她正經歷朦朧的愛,甚至聽不見喜歡,卻總要有點傷害才算是愛,也總在受傷後才要逃避,我想我所牽掛的還套不上愛的帽子。不是愛,我明白。也就有瞭正當的理由對她們說教,我們還小,不適合談愛。
若不是愛,那是什麼?年輕是極度容易迷惑的。
那,那隻是深度繁衍的仰慕。
林在後來沒再出現,徹底放棄。
有沒有人在聽,到底誰拋棄瞭誰?我們隻在電話裡呼吸,告訴她某次肚子痛得鉆到桌子底下去瞭;走廊上的男孩子們越看越庸俗瞭,某次看瞭學校的貼吧都是 高二級哪個女生的胸最大.... 之類的貼;下課的夜晚兩個人一起走過的球場,連來不及衰老的紫荊花都覺得寂寞。我們的筆記本也少瞭一個人去寫。
一直走下去。

[六]
和阿莫又打瞭一晚的遊戲,技術依然爛,床頭那張被單被我踹到床下,落在那三雙拖鞋上,名副其實的隻有兩雙。林隻應瞭哦。
哦。你都不在瞭。
哦。我們還在過未餘的夏天。
哦。下雨的日子奔跑的日子拖拉的日子泡網吧的日子。
都不見瞭。
哦。原來,我們都沒有資格說永遠。
遙塵,你寫的詩我又來看瞭。
隻記得你的詩,隐约瞭我們的記憶。
我是這樣忘卻你。當世界的聲音忘記你。我是這樣記得你。在忘卻的破場上。用我的聲音記得你。
如果聲音不記得,在心的深處有你的呼吸,如果心不記得,瞳仁裡你的眼神在銘記,如果眼睛不記得
,我的淚水會祭祀。所有的一切都會在聲音中被記起,如果連聲音也把你拋棄,那麼此中必有極大的悲痛,與其要傷心流淚,不如讓回憶永遠被封藏於聲音中,永不提起,也就永無淚水。

[七]
火車通往的一座城,到達不瞭我想去的目的地。這些年堆砌的城墻崩潰成原始的模樣,殘留的灰燼隱匿不見,瞭然接受。再刻骨也別把曾經銘記太深,沉重時,某些拋棄是必然的,比如林。我也都要忘瞭。可我們都害怕,到底該用什麼來堅持,她的煩困我的壓抑。伸開右手的距離,曾經她留下的痕跡,清晰可見。紅得鮮明的絲繩。聽說叫同心,卻不適合我們兩個相似的女生。
阿莫說,你該換新歌瞭。
一直堅持地聽。她問我愛上它的理由。給未來的自己,我們能給那時的自己的隻有回憶。好或壞。
喜歡,也許是因為那樣的一句話:找一個人,惺惺相惜。

[八]
這一年,它不是。
我以為憂傷可以來的再多一些,再長一點,未能如願,於是,我迷上疼痛的字眼。原來青春是一場關於無悔的幸福宣言,而我正站在幸福的旁邊。這些話我記下。可是,有人卻聽不到。
和她一起走從南門到北門間短暫的路程,學校太小,扼死許多活躍的細胞。這是一潭死水,我們演繹的惟妙惟肖,在許多人面前笑,終於僵化成木偶的姿態。朋友,那是生命中重要的過客。阿莫有瞭覺悟,逃離不瞭離別的結局。成堆的話譬如生命的無望思惟裡糾結的矛盾,他們都不會明白。终生是在尋找一個人,可以傾訴絕望的人。而不是如朋友般靜靜地聽過後,一句哎。跳過許多矯情的言語直接得走過。
你是?
許久過後,終於等來的第一句回復。
阿莫反復告訴我,不哭的人才顯得軟弱。
博客有瞭許多新的回復一直沒看,许多不認識的人問,你過得好嗎?你過得好嗎?
十月裡虛無的夜櫻,紛紛揚揚地折落在兩人的手、肩和身邊,流過高點,匯到低處,堆累成柔軟的秋夜。聲音是風,吹皺逐漸成形的花海。而你我犹如尚未啼哭的生命,時光切不斷綿長的睡眠。
最深最深的地方,所有回憶被抹成空白的地方。當外在的一切依然並行無恙,生活繼續以幸福而平常的姿態繼續時,依然存在的無限寂靜的地方。像停留在整個宇宙邊緣的盡頭,時光和記憶交融凝固在一起。依然能聽到最完整最孤寂的聲音。

[九]
這一句歆羨著生命青春的隱諱預言,拉著隱忍步行的脈絡穿插於榮枯迭替的落葉間,踏上別人不經意間裸露的落寞,並用自己無辜的慰問無心恣行。而我在習慣瞭謊言的年月,隻懂得這些冠冕堂皇的借口。我,很好啊。
自己曾熟悉過的句子,以為久瞭會變得熟捻,而那些話都沒有瞭看下去的勇氣。關於遙塵的文字,猶豫許久才下決心按瞭刪除鍵,所有都沒存在過,空空如是的空間。把淺藍底色換成瞭深黑,配上叫 缺氧的種子 的空間,水式模温机6kw,很絕望。
關於你,很絕望。
遙塵,也許你不會知道,我會在你看不見的角度好好的極力仰望。
等有一天,把生活裡的細節都活成瞭最老的一段文字,我們再不會為錯別的字句或標點而計較。像冬天的開水隻執著於溫度。又比如阿莫最終在別人的視線中學會冷淡對待,專心於自己的大學。而我似乎簡單的為自己找瞭個簡單卻沒有結果的停留的理由,在塞滿文字的世界裡學會景仰學會無動於衷,學會唱一首歌。如果以後,忘瞭最初的模樣,已不知道會否還可以堅持。
我一直在看某人的詩,覺得老瞭,最後看我,也在逐漸被青春拋下。現在這些時候看身邊走過的老人總覺得自己不會有這麼一天,因為或許在這之前我已死去。在做完所有夢想的事卻還是年輕的時候死去。而又或留在無人的角落獨自看自己衰老的過程隻留下美的容貌在世間。這是我一度的设法的雛形。

[十]
林曾說我們是相似的一類人。這個相似指的是,迷惑,绝望,寂寞。而我想,在某天誰會為我作一首詩或寫一篇文,我才會真正遠離寂寞。
記得一度學寫詩,寫遙塵的詩,像矮胖的人去學跳舞,看起來有多滑稽。世界上就隻有一個遙塵而已,並且他,不是我的。
想想他們的面貌,我們一直在一起,又似乎我一直在遠離他們,隻把這些微小放進最狹窄的門裡。需要別人提醒。
是的!還有他們。
最後,誰又開始說笑。我們在過最後一段青春。
手裡的青春老瞭。想象遙塵在一個角落裡苦苦尋夢,沒有熟悉的模樣。是我羨慕的陌生的世界。
我理想有天跟你說:能否被允許,找一個人。遙塵,南方是沒有雪的,當然,也不會有你。
日記本丟瞭。北街還有滿滿的陽光,我在這裡生活,等待,等待來自遠方的身影。
文字在陽光下飛瞭漸而消逝。它會壓抑麼。
有一個人,惺惺相惜。遙塵,聽不到。
有些動人的場景,發生在看得見,聽不見的地方。
煙火流年,沙漏在光陰的軌跡裡記下一段刻骨銘心的年華。
【責任編輯:男人樹】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阻拦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无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风冷冷水机
  
   陈志红:在有限的年华里去追求
  
   秋季肩挑着
  
   雨水记雪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