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黄冈螺杆式冷水机 千年益阳油加热器白狐

html模版千年白狐
【编者按】小说情节很有可读性,语言流畅,在滑稽的语言中写出了人生百态。人物细节的描述也很到位,婉娘给人幽雅娴静,杜轩给人英气爽然。千年白狐不失为一篇好文。欢送柳絮的好作品。

店小二抓起杜轩的包袱往门口扔,厉声吓到: 穷秀才,欠了三天的房租都没交还想赖着不走?
杜轩捡起累赘拍打包上的尘土,哀求的对店小二说: 小二哥,求求你就让我再住几宿吧,欠你的房租记在帐上,它日定当如数奉还。
店小二推着杜轩往外走直道: 去、去、去 一个蹒跚跌落在一女子身边。此女子年青美貌、绝世佳人。一袭白裙随地而飘,眉似弯月、眼如秋水,高挺的鼻梁下一张红润的樱桃小嘴,娇艳欲滴,婀娜妩媚的腰姿让每一个看到她的男人都会垂涎三尺。杜轩为难地撤退几步,腾出一条道让这位女子过去。
年轻女子走到柜台前,从衣袖里取出一锭银子放在柜台子上,轻轻挑起眉眼说: 小二,给我和这位公子一人一间上房,这位公子欠你的银两一并算上,看看银子够不? 店小二望着那女子贪欲的张大嘴一直没合上,听到女子对他谈话才回过神来,捧起银子放在嘴里咬了咬,立即满脸堆笑 够、够、够,姑娘请随我上楼。 转身笑嘻嘻地接过杜轩的包袱说: 杜公子误会、误解,来,这边请。 杜轩一脸怀疑地跟在年轻女子身后。
女子轻巧地踩着木梯走向楼去,杜轩匆忙遇上来喊到: 姑娘请留步。
有事吗? 女子停下脚步微笑的对着杜轩。
小生杜轩,敢问姑娘芳名?谢谢姑娘大方解囊为我解难,所欠银两它日定如数奉还。
婉娘,胡婉娘,公子不用客气,举手之劳罢了。 婉娘说完便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婉娘一个人坐在镜子前细细打量自己,娇美的模样,多姿的身段,妩媚的眼神。她愉悦的在镜子前轻舞起来,嘴里喃喃道:杜轩,期待千年终于找到了你,前世的恩惠终于可以回报了。你曾用那赤热的胸膛暖和了我冷若冰雪的身子,细心的为我包扎伤口,庇护着我受伤的心。你的余热还流趟在我的身体里,而我疲乏的倦缩在你温暖的怀里,读着你眼里流入出的热忱与温顺。前生的情让我孤独等待千年,前生的缘让我孤单修行千年。杜轩,我终于凭者你给的回想与残留的气息找到你。
杜轩托着腮坐在书桌旁沉思着:这个绝伦美貌的女子何以出手相助?他百思不得其解,婉娘的一颦一笑深深的烙进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如果然有见钟情这一词之说,此刻的杜轩已深陷婉娘的似水柔情之中无力自拔。那一双眼、那个神色总是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在哪见过,也许是前世吧!杜轩轻轻铺开一张宣纸拿出笔墨,把仙女般的婉娘座落在宣纸上。
不亏是才干横溢的秀才,不到半柱香的工夫,一位亭亭玉破、娇美如花的婉娘出落在杜轩面前,画上的婉娘甚至比活生生的婉娘还多了一份奇丽端庄。杜轩痴痴的望着画中的婉娘脸上不禁泛也几分羞红。


杜轩卷起画像敲开婉娘的房门,婉娘优雅地翻开门: 杜公子快快请进。
姑娘房间小生不便进去,为报答姑娘特以此画像相赠,还望姑娘不要见笑。 杜轩把捧在怀里的画像递给婉娘正欲转身离去。
婉娘即时叫住杜轩: 公子这是筹备去哪啊?走亲戚还是做交易? 婉娘不想放过任何能与杜轩在一起的机遇。
杜轩深深地叹了口吻: 唉!实不相瞒,小生正欲赴京赶考。家景清贫双亲早故,这离赴考还有三月之余我便囊中羞怯。
若公子不赚弃,小女子寒舍可暂借公子一住至赴考之日。 婉娘用等待的眼神看着杜轩。
杜轩连连摆手说: 这如何是好?姑娘已受恩于小生,小岂能再接收姑娘的恩情?
不给你白住算租吧,它日你有钱了再把房钱付以我不就成了吗? 婉娘微笑的说。
杜轩感谢的说: 那,那就多谢姑娘,小生恭顺不如从命。 他们彼此寒暄几句便各自回房了。


婉娘缓缓打开画卷,被画上的自己惊呆了,仅莫逆之交就画得如此栩栩如生。画像中的婉娘端庄奇丽少了一份妖气,如一个平凡脱俗的美貌女子。婉娘真希望自己只是一个平凡女子,而不是一只为了来报恩的狐妖。在此之前姐姐一再叮嘱:报恩归报恩,待杜轩考取功名之后就离开,切不可动真情。她本可以给杜轩良多的银两让他顺利加入京考,可她却邀请了杜轩去家住,她哪里有家?也不外是一个洞穴而已。万一被姐姐发明一定不会饶过她的。可当初婉娘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她想和杜轩在一起,这个出言不逊的穷书生已经偷走了她的芳心。她已经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真正目标与自己真正的身份。
婉娘将袖一挥,面前出现一道白光闪耀,随之一位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涌现在婉娘面前。
婉娘对小姑娘说: 香香,今天晚上你去把咱们的家好好安排一下,明日有一公子来咱家做客,那些未修满五百年的弟妹们你让它们暂且另找洞府过上一阵,省得吓坏了公子。记住今日之事切不可让姐姐知道,清楚吗?
好的,二姐我这就去预备 说完香香摇身一转化成一缕白烟消失在夜色中。
婉娘捧着画像呆呆的看着。
杜轩弄不明白为何婉娘对自己如此好,他不是一个随意接收别人恩泽的人,可当婉娘邀请他去她爱时他居然没有过多的谢绝。真是的困窘迫及吗?还是被婉娘的美貌所迷恋了呢?或者是别的什么起因吧。只是杜轩自己也说不清,在婉娘面前他好像没有拒绝她的理由,仿佛也忘却了他们才刚意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感到如此熟悉如此亲热。

婉娘带杜轩离开了客栈,走出了热烈繁荣的小镇。明澈的小溪、烂漫的山花,空气真是清爽怡然,时而有一二只野兔和山鸡窜出来,蝴蝶飘动在林间。他们一路轻语着,偶然能听到婉娘小巧般的笑声和杜轩爽爽的笑声。婉娘没有想到杜轩一个书呆子谈吐如此幽默风趣,她会舍不得他的。婉娘不断的偷偷端详杜轩:白皙的肌肤,浓眉大眼、鼻直口阔,下面是自然凹槽极富魅力的下巴,只是全部人约显清癯薄弱,一身青袍被风一吹往返晃荡。
过了半晌,婉娘的家还未到,杜轩的额头已渗出微微的细汗。而婉娘一点都不认为累,脚步仍旧轻盈迅速。杜轩心生纳闷:这前无村后无店的林子怎么可能会有人家寓居呢?问她府上在哪,也只是说前面便到,杜轩不好再问只有紧随婉娘往前走。
这时,婉娘指着前方对杜轩说到了,杜轩顺着方向望去:前方五十米处一片云雾,兴许是林子太深,云雾未散。慢慢的一幢豪宅浮现在面前,高高的围墙,红木大门,大理石阶梯。这个婉娘为何会有如此奢华的宅子落着在深山老林里呢?杜轩困惑的呆在那里。
婉娘好像看出了杜轩的疑惑,转身拉拉杜轩的衣襟嫣然一笑说: 公子大可释怀随我进去,先父原是经商之人,因怕君子搭救故花重金买下这方土地建以此宅供我和姐姐栖身,父亲故后姐姐接收了父亲的生前的生意终年在外很少回来,家中只有我和一个丫环 香香。 在婉娘看来此理由虽为牵强也算公道,判断杜轩是不会生疑的。杜轩虽感有些奇怪,但他信任婉娘所说的一切都是实在的,也就安然的跟着婉娘走了进去。

在胡府的日子如仙人仙境。杜轩不仅有良好的读书写文的环境还逐日才子陪同左右。白天,在花园里吟诗作对,婉娘便在一旁古筝一曲随同,那份闲情逸致真是令人爱慕。夜晚,伏案作文她则帮他铺纸磨墨自到深夜。即便不吟诗作对也是二人在园中嘻戏,采花摘草,喂鱼,追赶蝴蝶。或是相依而坐欣赏夜空里的星星与月亮,倾听鸟儿与虫子唱歌。杜轩感觉自己是天下最荣幸的人,因为有婉娘。婉娘感觉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因为有杜轩。

这夜,杜轩正在房中读书,婉娘坐在一旁守候。手边的茶早已凉了,夜已很深了。婉娘困得趴在桌上睡着了,杜轩扭头一看心疼的为她披上一件外套。一个稍微的动作惊醒了酣睡的婉娘。婉娘用拉过外套巧碰杜轩的手指,一股温暖的气流漫过婉娘的身材,杜轩紧捉住婉娘的手说: 婉娘,你的手如此冰凉,难道受寒了? 杜轩双手握紧婉娘那双纤纤玉指,想祛除她身上的冷气。
婉娘没有受寒,公子多虑了,婉娘生性如此, 婉娘如一个娇柔的女子,任由那冰凉的小手坦然的躺在杜轩掌心里。
杜轩微微拍了拍婉娘的手说: 近日你一直在陪我读书必定很累了,我叫香香扶你回房早点休息。
婉娘伸出食指按住杜轩的嘴唇: 不要,公子不要赶婉娘走,让婉娘陪在公子身边,哪怕是一辈子婉娘也迫不得已。
杜轩激动的轻揽婉娘的入怀,婉娘身躯冰冷如雪,他想用他的热情去熔化她。这种抱着的感觉是多么的熟习似曾类似,是在梦里还是在前世?他已分不清了。杜轩轻声的唤: 婉娘
婉娘依在杜轩怀里悄悄的听着杜轩那急促的心跳,感触着杜轩身上的气味。这种感觉、这份心跳与这身气息曾缭绕了她千百年,她是那么的留恋,那么的眷念,那么的悼念。今天所有的所有都回来了。她幸福地疑视杜轩那密意的双眼,那眼里的热情、温柔与千百年一样未曾转变。婉娘轻声应到: 公子,婉娘真想就这样一辈子依在公子怀里,若公子不厌弃婉娘愿做公子今生的新娘!
杜轩惊喜的低下头说: 我何德何能,能娶得娇艳如花的婉娘为妻?
婉娘摆脱出怀直视杜轩说: 公子只要说愿与不愿?
愿 我愿 杜轩从新把婉娘拥在怀里,恐怕这一松手婉娘便会消散无迹。
相公
娘子
杜轩与婉娘牢牢的拥抱在一起。

这日,胡府张灯结彩大红灯笼满园都是,香香正兴高彩烈的忙里忙外,整个胡府喜所洋洋。
婉娘端坐在梳妆台前,描着眉、画着眼、细细地抹着胭脂。今天她就将成为杜轩的新娘了,这个千年之梦终于能够实现了,等了千年盼了千年初于被她等到了,她几乎幸福的要晕弦从前了,香香走进来打断了她的思路。
二姐,今天你好美丽哟! 香香望着镜中的婉娘惊疑的叫了起来 只是,你这样冒然与杜公子成亲万一大姐知道了怎么办?
婉娘暗伤脸色: 那也只有先斩后奏,姐姐若发现了,只能求她凉解与成全。
二姐,人妖孰途,你这样做会害了你自己也会害了杜公子的,你本报完此恩便可成仙,你又何必要毁了自己的前途,大姐是不会凉解和成全你的, 香香劝解道。
我无论,我不要羽化,我只想跟相公在一起白头皆老,我情愿做一个平常的女子。 婉娘奋力的摇摆着头,她甚至于仇恨自己是一只白狐而不是一人一般的凡间女子。
香香为婉娘戴上凤冠,盖上红头巾扶持着她走出闺房: 二姐,别想那么多了,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我会祝愿你的,时辰已到我们出去吧。
杜轩与婉娘并排站在胡府大堂中心,接踵拜过天地,拜过高堂,正待香香高喊 夫妻对拜 之时。天空一声霹雳雷声轰隆,满天马上乌云密布。一缕青烟直向大堂之中卷来,绕过二位新人身边后又飞回了空中。杜轩待青烟一过便晕倒在地不省人事。空中传来一女子声音: 婉娘,你不听姐姐吩咐,擅自与凡人结亲。我现已将此公子的魂魄带走,七日之后魂魄若不能附体他将必逝世。你想清楚了再来找我。 声音慢慢消失在空中,乌云也随之退去。
婉娘跪在大堂之中对着高空喊: 姐姐,姐姐你为何就不能凉解我?玉成我? 而后又抱起晕倒的杜轩叫嚷着: 相公,相公,你醒醒,醒醒呀! 只是无论她喊破喉咙杜轩也金石为开,没有涓滴反映。婉娘撕心裂肺的哭倒在大堂中。

一天过去了,婉娘守在杜轩床边望着如安详已睡的杜轩心如刀绞,泪如雨下。她紧握着杜轩的手把他的手帖在自己脸颊上,任由温热的泪水顺着杜轩的指缝流向他的手臂直入他的心坎。身若冰霜的婉娘也只有这一行清泪是热的,她明白姐姐这么做是为她好,但爱杜轩的心已经让她无奈自控。就算是用她千年的道行来换取与杜轩的今生相守她也在所不惜。下一个千年她还会寻到他,不行!她不能让杜轩就这样活死人般的躺下去,她要去求姐姐,求姐姐成全她。
婉娘府在杜轩耳边轻声的说: 相公,你好好睡一觉,我一定会把你的魂魄要回来,你要等我回来。 说毕,双手合十口里念念有词,一道白光从她指间冒出把杜轩团团环绕罩住。婉娘起身找来香香 香香,我要去一趟姐姐洞府,我已用银光为相公护体,普通的妖魔鬼怪是无法近身的。你要好生看好相公的精神,切不可让那些孤魂野鬼盗走相公的肉体,一定要等我回来。
好的,二姐,大姐那里你我一定要好好同她说 不待香香说完,婉娘已化一缕白烟消失于窗外。

婉娘跪在姐姐眼前乞求的说: 姐姐,求求你成全我和相公吧,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姐姐你就把相公的魂魄还给我吧!
姐姐一脸的淡然对婉娘挥挥衣袖 你走吧!我说过等你想明白了再来找我,人妖孰途,你与他成亲只会吸光他身是的阳气,最后他一样会死,与其让他带着仇恨死不如现在安详的死去。
婉娘悲泣如沥的说: 姐姐素来没有爱过,又怎会懂人间之情?若能与相公相守到老,我愿剔去妖魂做一个普通的平凡女子,求姐姐成全, 说罢连磕了几个响头。
姐姐扶起婉娘疼爱的对她说: 婉娘,我很同情你,固然我不懂世间的情爱为何物,但看到你如斯薄情。姐姐也为之感动,只是要把你化为常人我无能为力,我的义务是助你成仙。婉娘,你不要执迷不悟,忘了他吧!回到姐姐身边来。
婉娘连退三步,胡乱的摇晃的头尖叫着: 我不要成仙,我不要成仙 成仙有什么好,高光模温机,生生世世伶丁怜丁,个个冷淡无情不食人间烟火,不懂人间爱恨情仇。我不想做一个孤独的仙女,我只想和相公在一起 说完猖狂的飘走了。
十一
二天过去了,婉娘一直守护在杜轩的床边,细声的和杜轩诉说着情话,一个人傻傻地笑又傻傻哭。而杜轩的呼吸一天比一天幽微,脸上的红润也日渐消失。婉娘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她想救杜轩却又无能为力。等候千百年、孤独千百年,她不想终局会是这样,她本是来报仇的来辅助杜轩考取功名的,到今天这一步不是她想要的。婉娘扑在杜轩身上悲伤的哭泣着,老天若能听到老天也会被打动的,只是老天是不懂人间真情的。

十二
六天过去了,婉娘不眠不休的守候在杜轩床边,杜轩不再是从前的杜轩了,神色苍白,呼吸已弱的感到不到了,躯也匆匆冰凉。这是姐姐给的期限的最后一天,今天过后杜轩将会永远的分开婉娘。婉娘紧紧握着杜轩的手,嘴里喃喃道:我一定要和相公在一起,今生无缘做夫妻,到了阴槽地府也要做你的新娘。说完转身拿起桌上的剪刀向自己的胸膛刺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道蓝光飞速而过,击落了婉娘手中的剪刀。是香香,香香抱着悲痛的婉娘痛哭起来: 二姐,你为何要这么傻呀?杜公子若有感觉也不盼望你这样做的,他一定愿望你快活,生机你好好活下去,千百年前倘如此千百年后的今天也一样会如此
婉娘伏在香香肩上哭泣着说: 香香,你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岂非要我眼睁睁的看着相公就这样离我而去吗?
二姐,先不要急,凡事总会有措施的,你爱杜公子你也希望杜公子能好好的活着,虽然我不懂凡人的情爱,但我想爱一个人应当是多为对方着想吧!不为对方着想的爱是不是太自私了? 香香抚慰着婉娘。
一语惊醒了梦中人,婉娘愣住了抽咽慢慢的沉着下来。千百年的等待底本就是为了付出而不是要自私的去索取,比起相公的性命自己的苦楚又算的什么?就算是搭上本人的性命也心甘甘心。她不能让相公死,相对不能。婉娘又府在杜轩耳边轻语道: 相公,你一定要等着我回来,我一定会救活你的 随后用银光护罩住杜轩的肉体,对香香说: 好妹妹,谢谢你点化姐姐,你在这等着我我去去就来。
十三
婉娘一呈现在姐姐面前,姐姐便说: 我说晓得你会再来的,是不是想清楚了?
姐姐,我想清晰了,只有姐姐能偿还我家相公的魂魄,婉娘听丛姐姐的部署, 婉娘动摇的说。
姐姐说: 你能想明白最好,你先回去我随后就到。你若反悔我定立刻索取他的生命。
婉娘坐在床边抱着杜轩等着姐姐的到来,只见那天空银光四射,一缕银光直射胡府,缓缓的飘入婉娘房中在床边落定。片刻一娇艳女子出现在婉娘与香香面前。
香香立刻向她鞠躬请安,姐姐落定后对婉娘说: 婉娘,念你与杜公子真心相爱,姐姐容许你陪他直到赴京赶考之日,他赶考之日便是你离开他之日。在此期间你与他不得成亲更不可做越轨之事,可否明白?
姐姐,我明确了,谢谢姐姐, 婉娘拍板说。
姐姐从衣袖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拔开瓶盖对准杜轩斜倒着,一团白色的气体从瓶子里缓缓地飞出来飘向杜轩的身子,渐渐渗透杜轩的体内。片刻,杜轩便微微的睁开了双眼,婉娘冲动的泪满银眶,直呼到: 相公,相公,你醒了?
杜轩环视了四处: 娘子,何以呜咽?我这是在哪里呀?
相公,你在婚礼上忽然晕倒,这一晕就整整七天,幸好姐姐及时回来用千年人参救活了你, 婉娘敷衍的找个理由。
姐姐也严正的对杜轩说: 是的,我刚回来才知道你要和我妹妹成亲,可是我们胡家也算是一个有些名气,且能随便嫁你一人穷书生,你若真心想娶我家妹妹待他日你考取功名之后,用大红花轿来名媒正娶
杜轩赶快起身拜过姐姐: 姐姐说的是,小生定不会辜负姐姐与婉娘的冀望
姐姐与他们交待完后便起身告辞了,留下杜轩与婉娘幸福的依偎在一起,香香也剩机出去了。
十四
幸福快乐的日子老是过的很快,转瞬就到了杜轩进京赶考的日子。婉娘仔细为杜轩收拾行装,把衣物一件一件折好,把书卷一卷一卷拍去尘土装进书箧,心境和这一卷卷书籍一样繁重。这一次的分别将象征着永恒的分离,她是有如许的不舍啊!与杜轩相处短短多少个月又要离开,所有又归于原点,她又将回到洞府去持续她的修行。心爱的人将要远行,爱已要远行,从此一再回来,她的心在痛,很痛、很痛
无邪单纯的杜轩完整不知道这是上场生离死别,他反而觉得这是通往幸福的必经之路。他天天都在盼,盼这一天早点到来,盼有一天他能披红负伤头带官衔来迎娶他可爱的婉娘。
婉娘姐妹三人送杜轩到渡口,船家已经等待多时了。婉娘紧拉着杜轩的手泪眼婆娑的千叮咛万吩咐,叨絮的有说不完的话,她知道这手一松开就再也回不来了。杜轩拍拍婉娘的脸颊微笑的说: 我只是离开几日,娘子何以如此不舍?快像个老太太了。
婉娘只是哭死死抱着杜轩不让他脱身。杜轩掰开婉娘的身子,安慰的说: 娘子莫要伤心,我几日便回,一定会用大红花轿来迎娶你的,你在家好好的等着我,船家在催了再不走就要误时刻了。
杜轩转身跳上帆船,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一转身竟是一辈子的永别,这一转身便再也见不到婉娘了,这一回身便断了他的情、他的爱和他与婉娘之间的千年缘份。
十五
几日之后,一支步队浩浩大荡地走进森林,杜轩欣慰万分地坐在轿了里。本日他终于金榜提名了,他要兑现自己的诺言来迎娶婉娘。可是差役们抬着肩舆在林子里逗了半晌也没找到婉娘的家,便敲开杜轩的轿门问: 老爷,夫人的府上在哪呀?何以始终未找到?
杜轩下轿到处观望,林子仍是那片林子。可那幢豪华的胡府去哪了?若大一幢宅子就如蒸气般消逝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惶恐的在林中奔驰起来。一边跑一边大声喊: 娘子,你在哪里?杜轩来接你来了,娘子你快出来呀! 林子传来一遍又一遍他自己的覆信,随后便又是一片安静。杜轩懊丧的跪在草丛之中。
这时,天涯飘下一幅画掉落在杜轩跟前,这不就是当初杜轩为婉娘画的画像吗?杜轩捡起画像呆呆望着画像中的婉娘,突然画像中的婉娘眼睛一眨一眨的流出两行清泪,嘴巴也开端动起来: 相公莫怕,我本是一只千年白狐,为回报相公前世的救命之恩才化身为婉娘与相公相遇,敌不过相公的柔情无力自拔的爱上了你,却因人妖孰途不得不狠心离相公而去,望相公他日好好珍重,忘了婉娘 说完,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容貌。杜轩惊呆的手足无措,一切迷团好像在这一刻一并解开,他悲哀的呐喊: 娘子,不管你是人是妖,你出来见见我好吗? 话音刚落,远处草丛中窜出一只白狐直跳入杜轩怀中,蜜意地疑视着杜轩,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悄悄落下。杜轩手围绕着白狐已是热泪盈眶,他轻轻拭去白狐为他流下的泪,喃喃自语的说: 原来这种感觉在前世曾有过,本来咱们只是在续前世未了之缘 他把白狐放下在地,白狐疾速的窜入草丛之中。
痛了千年的爱,就这样断在草丛之中。  赞
(散文编纂:可儿)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禁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然而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由于县病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編者按】小說情節很有可讀性,語言流利,在幽默的語言中寫出瞭人生百態。人物細節的描寫也很到位,婉娘給人幽雅嫻靜,杜軒給人豪氣爽然。千年白狐不失為一篇好文。歡迎柳絮的好作品。

店小二抓起杜軒的包袱往門口扔,厲聲嚇到: 窮秀才,欠瞭三天的房租都沒交還想賴著不走?
杜軒撿起包袱拍打包上的塵土,哀求的對店小二說: 小二哥,求求你就讓我再住幾宿吧,欠你的房租記在帳上,它日定當如數奉還。
店小二推著杜軒往外走直道: 去、去、去 一個踉蹌跌落在一女子身邊。此女子年輕美貌、絕世佳人。一襲白裙隨地而飄,眉似彎月、眼如秋水,高挺的鼻梁下一張紅潤的櫻桃小嘴,嬌艷欲滴,婀娜嫵媚的腰姿讓每一個看到她的男人都會垂涎三尺。杜軒難堪地後退幾步,騰出一條道讓這位女子過去。
年輕女子走到櫃臺前,從衣袖裡掏出一錠銀子放在櫃臺子上,輕輕挑起眉眼說: 小二,給我和這位公子一人一間上房,這位公子欠你的銀兩一並算上,看看銀子夠不? 店小二望著那女子貪欲的張大嘴一直沒合上,聽到女子對他說話才回過神來,捧起銀子放在嘴裡咬瞭咬,立刻滿臉堆笑 夠、夠、夠,姑娘請隨我上樓。 轉身笑嘻嘻地接過杜軒的包袱說: 杜公子誤會、誤會,來,這邊請。 杜軒一臉疑惑地跟在年輕女子身後。
女子輕盈地踩著木梯走向樓去,杜軒急忙趕上來喊到: 姑娘請留步。
有事嗎? 女子停下腳步微笑的對著杜軒。
小生杜軒,敢問姑娘芳名?謝謝姑娘慷慨解囊為我解難,所欠銀兩它日定如數奉還。
婉娘,胡婉娘,公子不必客氣,舉手之勞而已。 婉娘說完便走進瞭自己的房間。


婉娘一個人坐在鏡子前細細端詳自己,嬌美的容貌,多姿的身段,嫵媚的眼神。她愉悅的在鏡子前輕舞起來,嘴裡喃喃道:杜軒,等待千年終於找到瞭你,前世的恩情終於可以回報瞭。你曾用那赤熱的胸膛溫暖瞭我冷若冰雪的身子,細心的為我包紮傷口,呵護著我受傷的心。你的餘熱還流趟在我的身體裡,而我疲憊的倦縮在你溫暖的懷裡,讀著你眼裡流入出的熱情與溫柔。前生的情讓我孤獨等待千年,前生的緣讓我孤獨修行千年。杜軒,我終於憑者你給的回憶與殘留的氣息找到你。
杜軒托著腮坐在書桌旁深思著:這個絕倫美貌的女子何以出手相助?他百思不得其解,婉娘的一顰一笑深深的烙進他的腦海裡揮之不去,假如真有見鐘情這一詞之說,此刻的杜軒已深陷婉娘的似水柔情之中無力自拔。那一雙眼、那個神情總是似曾相識,卻又想不起在哪見過,也許是前世吧!杜軒輕輕鋪開一張宣紙拿出筆墨,把仙女般的婉娘座落在宣紙上。
不虧是才華橫溢的秀才,不到半柱香的功夫,一位亭亭玉立、嬌美如花的婉娘出落在杜軒面前,畫上的婉娘甚至比活生生的婉娘還多瞭一份秀麗端莊。杜軒癡癡的望著畫中的婉娘臉上不禁泛也幾分羞紅。


杜軒卷起畫像敲開婉娘的房門,婉娘優雅地打開門: 杜公子快快請進。
姑娘房間小生不便進去,為答謝姑娘特以此畫像相贈,還望姑娘不要見笑。 杜軒把捧在懷裡的畫像遞給婉娘正欲轉身離去。
婉娘当即叫住杜軒: 公子這是準備去哪啊?走親戚還是做買賣? 婉娘不想放過任何能與杜軒在一起的機會。
杜軒深深地嘆瞭口氣: 唉!實不相瞞,小生正欲赴京趕考。傢境貧寒雙親早故,這離赴考還有三月之餘我便囊中羞澀。
若公子不賺棄,小女子寒舍可暫借公子一住至赴考之日。 婉娘用期待的眼神看著杜軒。
杜軒連連擺手說: 這如何是好?姑娘已受恩於小生,小豈能再接納姑娘的恩惠?
不給你白住算租吧,它日你有錢瞭再把租金付以我不就成瞭嗎? 婉娘微笑的說。
杜軒感激的說: 那,那就多謝姑娘,小生恭敬不如從命。 他們互相寒暄幾句便各自回房瞭。


婉娘緩緩打開畫卷,被畫上的自己驚呆瞭,僅一面之交就畫得如此栩栩如生。畫像中的婉娘端莊秀麗少瞭一份妖氣,如一個平凡脫俗的美貌女子。婉娘真希望自己隻是一個平凡女子,而不是一隻為瞭來報恩的狐妖。在此之前姐姐一再叮囑:報恩歸報恩,待杜軒考取功名之後就離開,切不可動真情。她本可以給杜軒许多的銀兩讓他順利參加京考,可她卻邀請瞭杜軒去傢住,她哪裡有傢?也不過是一個洞穴而已。萬一被姐姐發現一定不會饒過她的。可現在婉娘已經顧不瞭那麼多瞭,她想和杜軒在一起,這個溫文爾雅的窮書生已經偷走瞭她的芳心。她已經忘記瞭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與自己真正的身份。
婉娘將袖一揮,面前出現一道白光閃爍,隨之一位十四、五歲的小姑娘出現在婉娘面前。
婉娘對小姑娘說: 香香,今天晚上你去把咱們的傢好好佈置一下,明日有一公子來咱傢做客,那些未修滿五百年的弟妹們你讓它們暫且另找洞府過上一陣,以免嚇壞瞭公子。記住今日之事切不可讓姐姐知道,明白嗎?
好的,二姐我這就去準備 說完香香搖身一轉化成一縷白煙消失在夜色中。
婉娘捧著畫像呆呆的看著。
杜軒弄不明白為何婉娘對自己如此好,他不是一個隨便接受別人恩惠的人,可當婉娘邀請他去她愛時他竟然沒有過多的拒絕。真是的窮困迫及嗎?還是被婉娘的美貌所迷戀瞭呢?或許是別的什麼原因吧。隻是杜軒自己也說不清,在婉娘面前他似乎沒有拒絕她的理由,似乎也忘記瞭他們才剛剛認識。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讓他覺得如此熟悉如此親切。

婉娘帶杜軒離開瞭客棧,走出瞭熱鬧繁華的小鎮。清澈的小溪、爛漫的山花,空氣真是清新怡然,時而有一二隻野兔和山雞竄出來,蝴蝶飛舞在林間。他們一路輕語著,偶爾能聽到婉娘玲瓏般的笑聲和杜軒爽爽的笑聲。婉娘沒有想到杜軒一個書呆子談吐如此風趣幽默,她會舍不得他的。婉娘不時的偷偷打量杜軒:白凈的肌膚,濃眉大眼、鼻直口闊,下面是天然凹槽極富魅力的下巴,隻是整個人約顯清瘦單薄,一身青袍被風一吹來回晃蕩。
過瞭半晌,婉娘的傢還未到,杜軒的額頭已滲出微微的細汗。而婉娘一點都不覺得累,腳步依舊輕盈敏捷。杜軒心生納悶:這前無村後無店的林子怎麼可能會有人傢居住呢?問她府上在哪,也隻是說前面便到,杜軒不好再問隻有緊隨婉娘往前走。
這時,婉娘指著前方對杜軒說到瞭,杜軒順著方向望去:前方五十米處一片雲霧,也許是林子太深,雲霧未散。漸漸的一幢豪宅呈現在眼前,高高的圍墻,紅木大門,大理石階梯。這個婉娘為何會有如此豪華的宅子落著在深山老林裡呢?杜軒疑惑的呆在那裡。
婉娘似乎看出瞭杜軒的疑惑,轉身拉拉杜軒的衣襟嫣然一笑說: 公子大可放心隨我進去,先父原是經商之人,因怕小人陷害故花重金買下這方土地建以此宅供我和姐姐居住,父親故後姐姐接管瞭父親的生前的生意長年在外很少回來,傢中隻有我和一個丫環 香香。 在婉娘看來此理由雖為牽強也算合理,斷定杜軒是不會生疑的。杜軒雖感有些奇異,但他相信婉娘所說的一切都是真實的,也就安然的隨著婉娘走瞭進去。

在胡府的日子如神仙仙境。杜軒不僅有良好的讀書寫文的環境還每日佳人陪伴左右。白天,在花園裡吟詩作對,婉娘便在一旁古箏一曲伴隨,那份閑情逸致真是令人羨慕。夜晚,伏案作文她則幫他鋪紙磨墨自到深夜。即使不吟詩作對也是二人在園中嘻戲,采花摘草,喂魚,追逐蝴蝶。或是相依而坐觀賞夜空裡的星星與月亮,傾聽鳥兒與蟲子唱歌。杜軒感覺自己是天下最幸運的人,因為有婉娘。婉娘感覺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因為有杜軒。

這夜,杜軒正在房中讀書,婉娘坐在一旁守候。手邊的茶早已涼瞭,夜已很深瞭。婉娘困得趴在桌上睡著瞭,杜軒扭頭一看心疼的為她披上一件外套。一個輕微的動作驚醒瞭熟睡的婉娘。婉娘用拉過外套巧碰杜軒的手指,一股溫暖的氣流漫過婉娘的身體,杜軒緊抓住婉娘的手說: 婉娘,你的手如此冰涼,莫非受寒瞭? 杜軒雙手握緊婉娘那雙纖纖玉指,想祛除她身上的寒氣。
婉娘沒有受寒,公子多慮瞭,婉娘生性如此, 婉娘如一個嬌柔的女子,任由那冰涼的小手安然的躺在杜軒掌心裡。
杜軒輕輕拍瞭拍婉娘的手說: 近日你一直在陪我讀書一定很累瞭,我叫香香扶你回房早點休息。
婉娘伸出食指按住杜軒的嘴唇: 不要,公子不要趕婉娘走,讓婉娘陪在公子身邊,哪怕是一輩子婉娘也心甘情願。
杜軒感動的輕攬婉娘的入懷,婉娘身軀冰涼如雪,他想用他的熱情去融化她。這種抱著的感覺是多麼的熟悉似曾相似,是在夢裡還是在前世?他已分不清瞭。杜軒輕聲的喚: 婉娘
婉娘依在杜軒懷裡靜靜的聽著杜軒那急促的心跳,感想著杜軒身上的氣息。這種感覺、這份心跳與這身氣息曾圍繞瞭她千百年,她是那麼的迷戀,那麼的眷念,那麼的懷念。今天所有的所有都回來瞭。她幸福地疑視杜軒那深情的雙眼,那眼裡的熱情、溫柔與千百年一樣未曾改變。婉娘輕聲應到: 公子,婉娘真想就這樣一輩子依在公子懷裡,若公子不嫌棄婉娘願做公子今生的新娘!
杜軒欣喜的低下頭說: 我何德何能,能娶得嬌艷如花的婉娘為妻?
婉娘掙脫出懷直視杜軒說: 公子隻需說願與不願?
願 我願 杜軒重新把婉娘擁在懷裡,惟恐這一松手婉娘便會消失無跡。
相公
娘子
杜軒與婉娘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這日,胡府張燈結彩大紅燈籠滿園都是,香香正興高彩烈的忙裡忙外,整個胡府喜所洋洋。
婉娘端坐在梳妝臺前,描著眉、畫著眼、細細地抹著胭脂。今天她就將成為杜軒的新娘瞭,這個千年之夢終於可以實現瞭,等瞭千年盼瞭千年終於被她等到瞭,她簡直幸福的要暈弦過去瞭,香香走進來打斷瞭她的思緒。
二姐,今天你好英俊喲! 香香望著鏡中的婉娘驚奇的叫瞭起來 隻是,你這樣冒然與杜公子成親萬一大姐知道瞭怎麼辦?
婉娘暗傷神情: 那也隻有先斬後奏,姐姐若發現瞭,隻能求她涼解與成全。
二姐,人妖孰途,你這樣做會害瞭你自己也會害瞭杜公子的,你本報完此恩便可成仙,你又何必要毀瞭自己的前程,大姐是不會涼解和成全你的, 香香勸解道。
我不管,我不要成仙,我隻想和相公在一起白頭皆老,我寧願做一個平凡的女子。 婉娘奮力的搖晃著頭,她甚至於憎恨自己是一隻白狐而不是一人普通的凡間女子。
香香為婉娘戴上鳳冠,蓋上紅頭巾攙扶著她走出閨房: 二姐,別想那麼多瞭,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我會祝福你的,時辰已到我們出去吧。
杜軒與婉娘並排站在胡府大堂中央,相繼拜過天地,拜過高堂,正待香香高喊 夫妻對拜 之時。天空一聲霹靂雷聲轟隆,滿天立即烏雲密佈。一縷青煙直向大堂之中卷來,繞過二位新人身邊後又飛回瞭空中。杜軒待青煙一過便暈倒在地不省人事。空中傳來一女子聲音: 婉娘,你不聽姐姐叮囑,私下與凡人結親。我現已將此公子的魂魄帶走,七日之後魂魄若不能附體他將必死。你想清楚瞭再來找我。 聲音慢慢消失在空中,烏雲也隨之退去。
婉娘跪在大堂之中對著高空喊: 姐姐,姐姐你為何就不能涼解我?成全我? 而後又抱起暈倒的杜軒叫喚著: 相公,相公,你醒醒,醒醒呀! 隻是無論她喊破喉嚨杜軒也無動於衷,沒有絲毫反應。婉娘撕心裂肺的哭倒在大堂中。

一天過去瞭,婉娘守在杜軒床邊望著如安詳已睡的杜軒心如刀絞,淚如雨下。她緊握著杜軒的手把他的手帖在自己臉頰上,任由溫熱的淚水順著杜軒的指縫流向他的手臂直入他的心田。身若冰霜的婉娘也隻有這一行清淚是熱的,她明白姐姐這麼做是為她好,但愛杜軒的心已經讓她無法自控。就算是用她千年的道行來換取與杜軒的今生相守她也在所不惜。下一個千年她還會尋到他,不行!她不能讓杜軒就這樣活死人般的躺下去,她要去求姐姐,求姐姐成全她。
婉娘府在杜軒耳邊輕聲的說: 相公,你好好睡一覺,我一定會把你的魂魄要回來,你要等我回來。 說畢,雙手合十口裡念念有詞,一道白光從她指間冒出把杜軒團團圍繞罩住。婉娘起身找來香香 香香,我要去一趟姐姐洞府,我已用銀光為相公護體,一般的妖魔鬼怪是無法近身的。你要好生看好相公的肉體,切不可讓那些孤魂野鬼盜走相公的肉體,一定要等我回來。
好的,二姐,大姐那裡你我一定要好好同她說 不待香香說完,婉娘已化一縷白煙消失於窗外。

婉娘跪在姐姐面前哀求的說: 姐姐,求求你成全我和相公吧,我們是真心相愛的,姐姐你就把相公的魂魄還給我吧!
姐姐一臉的漠然對婉娘揮揮衣袖 你走吧!我說過等你想清楚瞭再來找我,人妖孰途,你與他成親隻會吸光他身是的陽氣,最後他一樣會死,與其讓他帶著痛恨死不如現在安詳的死去。
婉娘悲泣如瀝的說: 姐姐從來沒有愛過,又怎會懂人間之情?若能與相公相守到老,我願剔去妖魂做一個普通的平凡女子,求姐姐成全, 說罷連磕瞭幾個響頭。
姐姐扶起婉娘心疼的對她說: 婉娘,我很同情你,雖然我不懂人間的情愛為何物,但看到你如此癡情。姐姐也為之感動,隻是要把你化為凡人我無能為力,我的責任是助你成仙。婉娘,你不要執迷不悟,忘瞭他吧!回到姐姐身邊來。
婉娘連退三步,胡亂的搖晃的頭尖叫著: 我不要成仙,我不要成仙 成仙有什麼好,生生世世孤苦憐丁,個個冷漠無情不食人間煙火,不懂人間愛恨情仇。我不想做一個孤獨的仙女,我隻想和相公在一起 說完瘋狂的飄走瞭。
十一
二天過去瞭,婉娘一直守護在杜軒的床邊,細聲的和杜軒訴說著情話,一個人傻傻地笑又傻傻哭。而杜軒的呼吸一天比一天微弱,臉上的紅潤也日漸消失。婉娘看在眼裡痛在心裡,她想救杜軒卻又無能為力。等待千百年、孤獨千百年,她沒有想結局會是這樣,她本是來報恩的來幫助杜軒考取功名的,到今天這一步不是她想要的。婉娘撲在杜軒身上悲傷的哭泣著,老天若能聽到老天也會被感動的,隻是老天是不懂人間真情的。

十二
六天過去瞭,婉娘不眠不休的守候在杜軒床邊,杜軒不再是從前的杜軒瞭,臉色蒼白,呼吸已弱的感覺不到瞭,軀也漸漸冰冷。這是姐姐給的期限的最後一天,岳阳工业冷冻机,今天過後杜軒將會永遠的離開婉娘。婉娘緊緊握著杜軒的手,嘴裡喃喃道:我一定要和相公在一起,今生無緣做夫妻,到瞭陰槽地府也要做你的新娘。說完轉身拿起桌上的剪刀向自己的胸膛刺去
說時遲那時快,隻見一道藍光飛速而過,擊落瞭婉娘手中的剪刀。是香香,香香抱著悲痛的婉娘痛哭起來: 二姐,你為何要這麼傻呀?杜公子若有感覺也不希望你這樣做的,他一定希望你快樂,希望你好好活下去,千百年前倘如此千百年後的今天也一樣會如此
婉娘伏在香香肩上哭泣著說: 香香,你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難道要我眼睜睜的看著相公就這樣離我而去嗎?
二姐,先不要急,凡事總會有辦法的,你愛杜公子你也希望杜公子能好好的活著,雖然我不懂凡人的情愛,但我想愛一個人應該是多為對方著想吧!不為對方著想的愛是不是太自私瞭? 香香安慰著婉娘。
一語驚醒瞭夢中人,婉娘愣住瞭抽泣慢慢的冷靜下來。千百年的等待本来就是為瞭付出而不是要自私的去索取,辊筒加热器,比起相公的生命自己的疼痛又算的什麼?就算是搭上自己的性命也心甘情願。她不能讓相公死,絕對不能。婉娘又府在杜軒耳邊輕語道: 相公,你一定要等著我回來,我一定會救活你的 隨後用銀光護罩住杜軒的肉體,對香香說: 好妹妹,謝謝你點化姐姐,你在這等著我我去去就來。
十三
婉娘一出現在姐姐面前,姐姐便說: 我說知道你會再來的,是不是想清楚瞭?
姐姐,我想清楚瞭,隻要姐姐能歸還我傢相公的魂魄,婉娘聽叢姐姐的支配, 婉娘堅定的說。
姐姐說: 你能想明白最好,你先回去我隨後就到。你若反悔我定立即索取他的性命。
婉娘坐在床邊抱著杜軒等著姐姐的到來,隻見那天空銀光四射,一縷銀光直射胡府,緩緩的飄入婉娘房中在床邊落定。片刻一嬌艷女子出現在婉娘與香香面前。
香香立即向她鞠躬請安,姐姐落定後對婉娘說: 婉娘,念你與杜公子真心相愛,姐姐允許你陪他直到赴京趕考之日,他趕考之日便是你離開他之日。在此期間你與他不得成親更不可做越軌之事,可否明白?
姐姐,我明白瞭,謝謝姐姐, 婉娘點頭說。
姐姐從衣袖裡取出一個小瓶子,拔開瓶蓋對準杜軒斜倒著,一團白色的氣體從瓶子裡慢慢地飛出來飄向杜軒的身子,慢慢滲入杜軒的體內。片刻,杜軒便微微的睜開瞭雙眼,婉娘激動的淚滿銀眶,直呼到: 相公,相公,你醒瞭?
杜軒環顧瞭周围: 娘子,何以哭泣?我這是在哪裡呀?
相公,你在婚禮上突然暈倒,這一暈就整整七天,幸虧姐姐及時回來用千年人參救活瞭你, 婉娘搪塞的找個理由。
姐姐也嚴肅的對杜軒說: 是的,我剛回來才知道你要和我妹妹成親,可是我們胡傢也算是一個有些名声,且能隨便嫁你一人窮書生,你若真心想娶我傢妹妹待他日你考取功名之後,用大紅花轎來名媒正娶
杜軒趕緊起身拜過姐姐: 姐姐說的是,小生定不會辜負姐姐與婉娘的盼望
姐姐與他們交待完後便起身告辭瞭,留下杜軒與婉娘幸福的依偎在一起,香香也剩機出去瞭。
十四
幸福快樂的日子總是過的很快,轉眼就到瞭杜軒進京趕考的日子。婉娘細心為杜軒整顿行裝,把衣物一件一件折好,把書卷一卷一卷拍去塵土裝進書箱,心情和這一卷卷書籍一樣沉重。這一次的分離將意味著永远的分離,她是有多麼的不舍啊!與杜軒相處短短幾個月又要分開,一切又歸於原點,她又將回到洞府去繼續她的修行。心愛的人將要遠行,愛已要遠行,從此一再回來,她的心在痛,很痛、很痛
天真單純的杜軒完全不知道這是上場生離死別,他反而覺得這是通往幸福的必經之路。他每天都在盼,盼這一天早點到來,太仓工业冷水机,盼有一天他能披紅掛彩頭帶官銜來迎娶他心愛的婉娘。
婉娘姐妹三人送杜軒到渡口,船傢已經等候多時瞭。婉娘緊拉著杜軒的手淚眼婆娑的千叮嚀萬囑咐,叨絮的有說不完的話,她知道這手一松開就再也回不來瞭。杜軒拍拍婉娘的臉頰微笑的說: 我隻是離開幾日,娘子何以如此不舍?快像個老太太瞭。
婉娘隻是哭死死抱著杜軒不讓他脫身。杜軒掰開婉娘的身子,安慰的說: 娘子莫要傷心,我幾日便回,一定會用大紅花轎來迎娶你的,你在傢好好的等著我,船傢在催瞭再不走就要誤時辰瞭。
杜軒轉身跳上帆船,他怎麼也沒想到這一轉身竟是一輩子的永別,這一轉身便再也見不到婉娘瞭,這一轉身便斷瞭他的情、他的愛和他與婉娘之間的千年緣份。
十五
幾日之後,一支隊伍浩浩蕩蕩地走進森林,杜軒欣喜萬分地坐在轎瞭裡。今日他終於金榜提名瞭,他要兌現自己的諾言來迎娶婉娘。可是差役們抬著轎子在林子裡逗瞭半晌也沒找到婉娘的傢,便敲開杜軒的轎門問: 老爺,夫人的府上在哪呀?何以一直未找到?
杜軒下轎四處張望,林子還是那片林子。可那幢豪華的胡府去哪瞭?若大一幢宅子就如蒸氣般消失瞭。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驚慌的在林中奔跑起來。一邊跑一邊大聲喊: 娘子,你在哪裡?杜軒來接你來瞭,娘子你快出來呀! 林子傳來一遍又一遍他自己的回音,隨後便又是一片寂靜。杜軒沮喪的跪在草叢之中。
這時,天邊飄下一幅畫掉落在杜軒跟前,這不就是當初杜軒為婉娘畫的畫像嗎?杜軒撿起畫像呆呆望著畫像中的婉娘,溘然畫像中的婉娘眼睛一眨一眨的流出兩行清淚,嘴巴也開始動起來: 相公莫怕,我本是一隻千年白狐,為報答相公前世的救命之恩才化身為婉娘與相公相遇,敵不過相公的柔情無力自拔的愛上瞭你,卻因人妖孰途不得不狠心離相公而去,望相公他日好好保重,忘瞭婉娘 說完,又恢復瞭原來的模樣。杜軒驚呆的不知所措,一切迷團恍如在這一刻一並解開,他悲痛的吶喊: 娘子,不管你是人是妖,你出來見見我好嗎? 話音剛落,遠處草叢中竄出一隻白狐直跳入杜軒懷中,深情地疑視著杜軒,兩行清淚順著眼角悄然落下。杜軒手環抱著白狐已是熱淚盈眶,他輕輕拭去白狐為他流下的淚,自言自語的說: 原來這種感覺在前世曾有過,原來我們隻是在續前世未瞭之緣 他把白狐放下在地,白狐快捷的竄入草叢之中。
痛瞭千年的愛,就這樣斷在草叢之中。  贊
(散文編輯:可兒)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阻拦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管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正常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论坛回复语_336
  
   我没有林华好像有点不放心面朝大海的季节
  
   宜昌产业冷水机 饭 电升温导热油电加热炉价钱  局
  
   飞鸟游鱼而似乎其水冷式冷冻机中总有那么一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