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南平油加热器 都市新富(小福州水温机说)

html模版都市新富(小说)
【导读】肖雄感觉口袋里的手机在震撼,他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是信息,宛霞在催促他赶紧去她家幽会,于是急急忙忙朝楼下走去,当他的摩托车行驶在人民路上的时候,只感觉马路两边的大橱窗也不时透出秋夜的风情。

初秋就像菊花一样多姿多彩,可能捉拿到 凉意到南楼,小帘钩半窗 的美妙镜头。在这样的镜头里,很多人都在凉爽中加紧了工作和学习的节奏,而肖雄却在洗脚房里,临沂油锅炉  ,正享受着按摩小姐给他捏脚的舒服
泡脚房是刚刚建立起来的,也是肖雄想起来的想法。这里是一个综合型的服务性宾馆。后面有着12层的宾馆直立在那里,前面迎街的是五层,用做饭店、舞厅、按摩房和小卖部。全部建造林立在市区的核心地带,蜂拥在花草丛中,从宾馆的房间探出窗外,濠河的美景直入眼眸,来来去去的客人被这城中水、水中城的漂亮景色所吸引,被这个综合性的大楼所引诱,也因此来了还要想来
肖雄此时正躺在帆布躺椅上,回想着三年前和几个开发商合伙竞标这幢大楼时那个触目惊心的场景,那时整个国有中小型企业面临着改革,这家饭店当时面临着不可回避的改革浪潮,按照改制政策划定,每一个饭店的员工都有竞争的权利,国有企业因此彻底改制成私营企业。肖雄当时正是这家饭店的经理,且管理了20多年,也就有不少朋友,大家都煽动他参加竞标,当然竞标是要拿出钱来的,而成功了就即是抱上个金娃娃,企业的那些职工的老底他都一目了然,都是拿不出钱来的,社会上也没有什么刚强的经济后盾,而他却有很多哥儿们,那些哥儿们在房地产开发烧中赚了大把的票子,正寻找着新的投资的商机,于是就看中了这块肥肉,一起商量着也盼望能够得到共同的利益,于是他们出钱,肖雄出头具名,说好成功以后分给肖雄20%的股份。记得是500万中标的,肖雄没有出一分钱,那天晚上中标后他就转换了角色,由一名国有企业的经理变成了百万富翁,因为按20%的股份算正好是100万元。转眼三年过去,房子价格飞涨,当时500万的房产现在已经价值近2000万,这是个什么概念,他肖雄不就是400万的身价了吗。况且还在经营着生意。每年的利润 肖雄想起这些有点高兴不已。
肖雄让按摩小姐按摩得有点心花盛开,压铸模温机厂家,手也就有点自由散漫起来,往小姐衣襟里伸,按摩女来这里也是为了讨生活,也就趁势而为了。
肖雄也就到这一步,他不喜欢和按摩女有更亲昵的举措,他嫌她们脏,谁能知道有多少个男人动过她们,想想有点呕心。
忽然,传来了优雅的歌声,那是桌边上手机里传来的,是电话来了,肖雄打开手机,电话里传来了女人的声音,我是宛霞,快来家里吧,他今天出差去了。
肖雄从帆布椅子上起了身来,对按摩女说,你去忙其他的生意吧,我有事,说完整理起衣裤,站到门口的大镜子跟前。
镜子里的他,中等个子,国字脸,浓眉大眼,透着中年成功人士的成熟,肖雄看了看自己,充斥着信心,迈着方步走出门,出门后就急冲冲下楼,不一会,摩托车发念头声音起,车就从眼皮下一闪而过,往东北方向驶去。
宛霞是肖雄的老部下,原来就是旅馆里的工作人员,比肖雄小8岁,中等身材,饱满、白皙,属于性感型的女人。改制当前,按照上头的要求,合同到期的可以解除合同,而对订立长期合同的,新店老板要支配他们的工作,所以饭店改制后,留下了部门工作职员,宛霞就属于这一类的。
在过去工作生涯里,肖雄素来没有什么花边新闻,那时候的肖雄从来都是板着个脸,不苟言笑的。就连肖雄自己也不知道这几年自己是怎么耳濡目染变成了今天这样的,也许是金钱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观,兴许是改革的浪潮。竟然和宛霞成了大众面前的情人,肖雄在宛霞这里得到生理上的放松,两人的事情外界早就有了传闻,当然老婆也听了一些传说,肖雄多次对老婆说,和宛霞没有什么出轨的事情,至于和她有交往那都是工作,更主要地是利用宛霞为饭店争得利润,叫老婆不要去多想,老婆是个幼儿老师,比拟单纯,看着丈夫对自己总是关心体贴,加上过去肖雄在国有企业的20多年中也都不据说过花花事情,也就不在意了。肖雄窃喜自己的本事,究竟见过世面的,凑合老婆还是很有一套的。
迎着初秋还很火辣辣的阳光,摩托车转瞬间就到了宛霞的家了。
门一翻开,宛霞象只鸟儿般飞驰过来了,肖雄特喜欢她这样的激情,和宛霞在一起总有一种没有压力的放松感,原始本能的开释是如此的酣畅淋漓,一次又一次的约会,他在这个38岁丰润女人的池沼地里久久地颤栗,此刻,他们正豪无顾虑地嘶叫、呻吟、召唤,忘记了尘世间的一切,席梦思床也在吱嘎吱嘎为他们伴奏,当那最后的猖狂到来的时候,肖雄眼睛正看着前面电视柜上宛霞和他老公的结婚照片,此时他不会去想照片上这个男人会有什么感想,他在等待着快要达到高峰时的快感,霎时只感觉要彻底挤出自己的所有,终于排山倒海,千军万马,一落千丈,呵呵,人类的无数次性爱,总是让人流连来回,乐此不疲。
正是初秋季节,窗别传来蝉噪声,随同着方才的全身活动,肖雄一身大汗,面朝天花板喘息着
太累了,肖雄说着扭动了一下身躯
宛霞顺手从枕头边上拿起一块干毛巾为肖雄擦了擦头上的汗。
宛霞,商业局的多少桌你谈好了吗?肖雄说话喘着粗气,好像有点中气不足了。
敲定了,一共是十桌,听说是张局长调任到外经委,宛霞边说边瘪了瘪嘴,有点造诣感的情态。
OK!肖雄异常高兴,他本来是厨师出身,他知道每一桌酒席的利润有50%,于是又问,还有交警大队那里呢?
八桌,是新进交警培训班停止搞的聚首。宛霞对业务熟门熟路。.
恩,好!规格呢?他又问:
都是1000元一桌,宛霞笑眯眯地汇报。
宛霞对肖雄是忠心耿耿,因为肖雄给她的工资是每月一万元,这个数字足以让宛霞对肖雄感恩不尽了,和两年前在老国有企业的800多元的工资比较真是天上和地下了。也因为收入的提高,她的着装总是一流的品牌,化装品也不例外,当然,加上她的天生丽质,那更是精益求精了,她出去办事总是每每顺手,生意总是被她源源不断地拉来。肖雄也很为自己的这个情妹妹自豪!
原来在国企做经理的时候,肖雄是很清高的,挤出辊筒模温机,从不近女色,饭店的女子他也看不上,这两年来社会在变,人也在变,自从他从国有企业经理的角色改变成私营企业老板后,他的几个合伙人转变了他的世界观,他常常以有英俊的情人为豪,当然更重要的是利用女色去搞外交,为他的饭店招揽生意,宛霞这个女人也确实给他做出了不菲的奉献,也算是肖雄的一种资本,一种炫耀,所以,朋友们有什么应酬老是要带着宛霞的。
肖雄起身对宛霞说,你那里的王利红你要留神点,错误头就开了她,前不久我在劳动部分的一个朋友说,她多次上劳动保险处讯问养老保险金投保情形,咱们是按照最低工资保障数投保的,她有看法,还反映每周工作时光50小时以上,说不契合劳动法。
怕什么,我们是私营企业,宛霞毫不在乎的表情,好像店是她开的。
你不知道,当初国度对私营企业也有法律文件规定的。最好是请她走路。
肖雄心想,企业的发展一是靠生意,二是靠进步的劳能源,榨取工人的残余价值,才会有更大的利润,年底那几个投资者的分红能力有起源,想着那几个等着分成的脸,肖雄感觉肩上的重任。
宛霞说,王利红工作是很负责任的,象这样的人也很难找的,她在服务人员中也满有号令力的,倒是不能少的人。
肖雄说,再说吧,不外如此这般往上级机关跑会对我们企业带来负面影响,要不然就工作时间上做一点调剂,先封住她的嘴。
其她几个女服务员怎么样,肖雄边整顿衣服又问:
宛霞说,其他几个就是嫌工资低些,说每月就拿几张百元钞票,不够家里开销,
肖雄正了正领带说,以后和员工订合同一年一订,嫌工资低就请走换人,现在的劳动力市场是供大于求,还怕找不到人。
宛霞咯咯咯笑着捏了捏肖雄的屁股说,看你人摸人样的,心眼真多,也坏。怪不得你能发财的。
肖雄笑着对宛霞说,每月给你一万,不盘剥她们,你拿什么?
宛霞嘴一瘪,嗲着声音说,我可是给你公关拉生意啊,你可不能把给她们的工资算在我身上。
你呀!没有学过政治经济学,肖雄10年前在干部实践化培训班里政治经济学学得最好,他深深知道资本积聚的种种渠道。也喜欢看文学作品,他非常欣赏法国小说家巴尔扎克笔下的葛朗台,观赏葛朗台的理财,欣赏之余就是鉴戒,而这些仅有初中文化的宛霞是不会懂得的。
宛霞的床上工夫肖雄是佩服得嗤之以鼻,那花招是他和老婆多年夫妻生活从来都没有过的,不知道是看了三级片还是她不规矩,当她玩名堂时他总猜忌她和不知多少个男人玩过,尽管宛霞说自己没有情人。当然自从和肖雄好上后确切没有听说过和其他人的花边消息。其实宛霞原来有个相好的,自打和肖雄好上后,也就不敢和那人来往了,由于肖雄很霸气,宛霞不敢,怕饭碗丢了。
我还有事,肖雄起身走了,今天约了几个头面人物来洗桑拿浴,他要亲身接待他们,一方面拉拢感情,一方面赚他们的钱,他们是单位里举足轻重的人物,有签单权的,和他们做朋友也就意味着饭店的生意如日中天,当然年底也总不忘却送到他们家一份丰厚的年礼。
肖雄深深感觉到在当今这个时期做餐饮不容易,做宾馆也不容易,和这些有签单权力的人搞好关联是必需的,他们朋友众多,后面就会有另外的朋友,还愁没有生意做,市场经济就是要千方百计做到生意,生意是有的,看谁能竞争到,象这样的做法,年底不愁没有红利,有了分红给那几个投资人,也对得起那几个把钱投入进来的哥们了,他们是有钱人,钱又生钱了,肖雄窃喜自己没有拿出一分钱,也发了财,他深深感激共产党让他当了20多年的经理,也就因此有了竞拍的权利,只管店里的每个职工都有这样的权利,但他们没有经济后盾,也不敢,他胆儿大,也遇上房价接着大涨,让他成了新富一族。
改革的浪潮改变了企业,改变了人,荡涤了旧的痕迹,在某些地方也滋长着新的腐朽。
晚上,餐厅部的几个服务员正忙着服务呢,大家一致公认的美人刘小非此时正来往返回地送菜,她感觉有点疲劳,中午忙了就很累了,晚上生意这样好,还不更累?
14号包房是大地房地产开发公司的两桌,据说是2000元一桌的规格,听说是请设计院的人,喝的是五粮液。
当刘小非把热炒刚送进去回身回到服务台时,宛霞对刘小非说,你去敬敬人家酒,学得活络些,找个依靠多好。
刘小非为人正派,也很传统,听着宛霞的话有点反感,但宛霞是她们的头,为了饭碗她还得忍着,她老公是一家企业的工程师,工资也不高,她可是人穷志不穷的女人,她从没有想到利用姿色去换钱花,眼下为了不得罪上司,她倒了一杯葡萄酒走进14号房间来敬酒了,她心想干服务业这一行,敬酒也是个规则,敬就敬吧。
包间里的人看见刘小非一闪一闪的大眼睛,那粉红色的脸布满着青春的气味,个个来了酒劲,直勾勾地盯着看,快50岁的吴老板还拉着刘小非的手说要来个交杯,其他人拍手叫好
服务组的张晓云看着刘小非总是在客人面前得宠,心里有些酸溜溜的,实在她长得也不错,只是身材因发胖的缘故有些臃肿,对男人来说没有太大的吸引力,可她比较前卫,有时候甚至放浪,也是市场经济改变了她。
刘小非不喜欢这样的应酬,她一次次拔出让吴老板握着的手,一次次又让那长着长长汗毛的大手拉了从前,当喝第三杯的时候刘小非借故说胃不舒服走了。
宛霞有点不愉快了,她知道刘小非是托词,她对张晓云说,你看那个鬼货色自视清高呢,人家吴老板的老婆还是大学老师呢。
我去圆场去,张晓云自动出击,端着酒杯跑进包间里,上前一把勾住吴老板的脖子说,来,我和你来一杯,于是,又是起哄声,喧闹声,碰杯声 ..
刚有点失望的吴老板几杯酒下肚,眼前有点隐约,只见眼面前一个胖女子,大胸脯股股地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在一阵嬉戏声中,和张晓云喝了一杯又一杯,张晓云的手都勾酸了,尽管如此,仍是媚眼一直,把个吴老板搞得赏心悦目。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张晓云俘获了吴老板,从那以后,来这里就餐的次数越来越多了,最后变成了这里的常客。
这天晚上,饭店里是灯火光辉,满眼觥筹交织,生意很是兴旺。
宛霞很喜欢张晓云,两人在一起总是有着说不完的知心话,因为她们有后盾,她们的生活水平也日渐提高,她们暗地里笑刘小非,清高有什么用,换不明天将来渐提高的物资生活水平,笑她没有适应这个时代的潮流。
宛霞对张晓云说,要过好日子,就要有钞票,挣钞票每个人用的是不同的办法,在这个社会有几个人没有情人。
张晓云站在服务台边提高嗓门说,是啊,搞不准谁谁的老公外面也有情人呢,谁知道啊!
宛霞却用低低地声音在张晓云耳边道:有情人也是一种情绪的弥补,现在也不是什么不光面的事情,有人爱好你阐明你有魅力,不是吗?
张晓云哈哈一笑:你和肖老板在我们大家的心目中就是夫妻,大家早就怪罪不怪了。
宛霞用一种诡秘的眼神看着张晓云说,你那个吴老板最近来得很勤啊。
张晓云谈话声音放低了些:昨天他和我说他老婆性冷淡。
哦,那你可不能冷淡哦!宛霞戏说着。
那天他大汗淋漓之后戏骂了我一句。张晓云有点不知耻辱地说。
骂你什么了,宛霞追根刨底。
他说你真是个游荡货,但很解渴,张晓云说完脸朝天花板一阵浪笑。
你是很浪,也很骚,我是个男人就逮住你不放。
哈哈哈!两人一起大笑起来。
两个都是出了轨的女人,说话胡作非为,不怕脏了耳朵,她们心里头干脆着呢。因为她们寄生于新富之下,过着比一般人充裕的生活。
宛霞想,张晓云浪得好,把吴老板勾在这里,当然吴老板后面还有朋友,带来又会是多少桌的酒席啊,一年也能有不少利润 宛霞忽然想起今晚上和肖雄的约会,于是起身匆匆分开了饭店。
夜,霓虹四起,饭店里,服务员们穿梭交往,忙个不停,大碗小盆,热气腾腾,香气喷喷。
肖雄站在走廊上,嘴里叼了根软中华,看着饭店里生意兴隆的景象,心情特殊惬意,他感觉事业正处在艳阳高照的时代,当资本愈来愈丰富的时候,又是另一种心情,他忽然想到了陈半仙,那是南通很有名气的看风水算命的民间高人,据说他料事如神,找他算一下,算算自己的命,看可以富到什么程度。有钱,就有情,有钱能使鬼推磨,看看那些按摩女、宛霞、张晓云,还有那些哥儿们,不都在为钱。
这时,肖雄感觉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他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是信息,宛霞在催促他赶快去她家幽会,于是急急忙忙朝楼下走去,当他的摩托车行驶在人民路上的时候,只感觉马路两边的大橱窗也不断透出秋夜的风情,眺望这些街景,肖雄情不自禁地轻声哼了起来:
房子大了电话小了
感到越来越好
假期多了收入高了
工作越来越好
商品精了价钱活了
心情越来越好
天更蓝了水更清了
匆匆地车便消逝在夜色之中。

(完)
【义务编纂:可儿】 赞
(散文编辑:可儿)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侮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正常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導讀】肖雄感覺口袋裡的手機在震動,他掏出手機看瞭一下,是信息,宛霞在催促他趕快去她傢幽會,於是急匆忙忙朝樓下走去,當他的摩托車行駛在国民路上的時候,隻感覺馬路兩邊的大櫥窗也不時透出秋夜的風情。

初秋就像菊花一樣多姿多彩,能夠捕获到 涼意到南樓,小簾鉤半窗 的美好鏡頭。在這樣的鏡頭裡,良多人都在涼快中加緊瞭工作和學習的節奏,而肖雄卻在洗腳房裡,正享受著按摩小姐給他捏腳的舒暢
泡腳房是剛剛树立起來的,也是肖雄想起來的主张。這裡是一個綜合型的服務性賓館。後面有著12層的賓館豎破在那裡,前面迎街的是五層,用做飯店、舞廳、按摩房和小賣部。整個建築林立在市區的中心肠帶,簇擁在花草叢中,從賓館的房間探出窗外,濠河的美景直入眼眸,來來去去的客人被這城中水、水中城的美麗风景所吸引,被這個綜合性的大樓所誘惑,也因此來瞭還要想來
肖雄此時正躺在帆佈躺椅上,回忆著三年前和幾個開發商合夥競標這幢大樓時那個驚心動魄的場景,那時整個國有中小型企業面臨著改革,這傢飯店當時面臨著不可躲避的改造浪潮,按照改制政策規定,每一個飯店的員工都有競爭的權利,國有企業因而徹底改制成私營企業。肖雄當時恰是這傢飯店的經理,且治理瞭20多年,也就有不少朋友,大傢都鼓動他參與競標,當然競標是要拿出錢來的,而胜利瞭就等於抱上個金娃娃,企業的那些職工的老底他都瞭如指掌,都是拿不出錢來的,社會上也沒有什麼堅強的經濟後盾,而他卻有许多哥兒們,那些哥兒們在房地產開發熱中賺瞭大把的票子,正尋覓著新的投資的商機,於是就看中瞭這塊肥肉,一起磋商著也冀望能夠得到独特的好处,於是他們出錢,肖雄露面,說好成功以後分給肖雄20%的股份。記得是500萬中標的,肖雄沒有出一分錢,那天晚上中標後他就轉換瞭角色,由一名國有企業的經理變成瞭百萬富翁,因為按20%的股份算正好是100萬元。轉眼三年過去,房子價格飛漲,當時500萬的房產現在已經價值近2000萬,這是個什麼概念,他肖雄不就是400萬的身價瞭嗎。況且還在經營著生意。每年的利潤 肖雄想起這些有點興奮不已。
肖雄讓按摩小姐按摩得有點兴高采烈,手也就有點自在涣散起來,往小姐衣襟裡伸,按摩女來這裡也是為瞭討生活,也就順勢而為瞭。
肖雄也就到這一步,他不喜歡和推拿女有更親昵的舉動,他嫌她們臟,誰能知道有多少個男人動過她們,想想有點嘔心。
忽然,傳來瞭優雅的歌聲,那是桌邊上手機裡傳來的,是電話來瞭,肖雄打開手機,電話裡傳來瞭女人的聲音,我是宛霞,快來傢裡吧,他今天出差去瞭。
肖雄從帆佈椅子上起瞭身來,對按摩女說,你去忙其他的生意吧,我有事,說完全理起衣褲,站到門口的大鏡子跟前。
鏡子裡的他,中等個子,國字臉,濃眉大眼,透著中年景功人士的成熟,肖雄看瞭看自己,充滿著信念,邁著方步走出門,出門後就急沖沖下樓,不一會,摩托車發動機聲響起,車就從眼帘下一閃而過,往東北方向駛去。
宛霞是肖雄的老部下,原來就是旅館裡的工作人員,比肖雄小8歲,中等身材,豐滿、白凈,屬於性感型的女人。改制以後,按照上頭的请求,合同到期的能够解除合同,而對訂立長期合同的,新店老板要部署他們的工作,所以飯店改制後,留下瞭局部工作人員,宛霞就屬於這一類的。
在過去工作生活裡,肖雄從來沒有什麼花邊新聞,那時候的肖雄從來都是板著個臉,一本正經的。就連肖雄自己也不知道這幾年自己是怎麼潛移默化變成瞭今天這樣的,也許是金錢改變瞭自己的人生觀,也許是改革的浪潮。居然和宛霞成瞭公眾面前的情人,肖雄在宛霞這裡得到生理上的放松,兩人的事件外界早就有瞭風聞,當然老婆也聽瞭一些傳說,肖雄屡次對老婆說,和宛霞沒有什麼出軌的事情,至於和她有来往那都是工作,更重要地是应用宛霞為飯店爭得利潤,叫老婆不要去多想,老婆是個幼兒老師,比較單純,看著丈夫對自己總是關懷體貼,加上過去肖雄在國有企業的20多年中也都沒有聽說過花花事情,也就不在意瞭。肖雄竊喜自己的本领,畢竟見過世面的,對付老婆還是很有一套的。
迎著初秋還很火辣辣的陽光,摩托車轉眼間就到瞭宛霞的傢瞭。
門一打開,宛霞象隻鳥兒般飛奔過來瞭,肖雄特喜歡她這樣的豪情,和宛霞在一起總有一種沒有壓力的放松感,原始本能的釋放是如此的淋漓盡致,一次又一次的約會,他在這個38歲豐潤女人的沼澤地裡久久地顫栗,此刻,他們正豪無顧忌地嘶叫、呻吟、呼喚,忘卻瞭塵世間的所有,席夢思床也在吱嘎吱嘎為他們伴奏,當那最後的瘋狂到來的時候,肖雄眼睛正看著前面電視櫃上宛霞和他老公的結婚照片,此時他不會去想照片上這個男人會有什麼感触,他在等候著快要到達頂峰時的快感,瞬間隻感覺要徹底擠出自己的所有,終於翻江倒海,千軍萬馬,一瀉千裡,呵呵,人類的無數次性愛,總是讓人流連来回,樂此不疲。
正是初秋時節,窗外傳來蟬噪聲,伴隨著剛才的全身運動,肖雄一身大汗,面朝天花板喘息著
太累瞭,肖雄說著扭動瞭一下身軀
宛霞順手從枕頭邊上拿起一塊幹毛巾為肖雄擦瞭擦頭上的汗。
宛霞,貿易局的幾桌你談好瞭嗎?肖雄說話喘著粗氣,仿佛有點中氣不足瞭。
敲定瞭,一共是十桌,聽說是張局長調任到外經委,宛霞邊說邊癟瞭癟嘴,有點成绩感的神態。
OK!肖雄十分興奮,他原來是廚師诞生,他知道每一桌酒席的利潤有50%,於是又問,還有交警大隊那裡呢?
八桌,是新進交警培訓班結束搞的聚會。宛霞對業務熟門熟路。.
恩,好!規格呢?他又問:
都是1000元一桌,宛霞笑瞇瞇地匯報。
宛霞對肖雄是赤胆忠心,因為肖雄給她的工資是每月一萬元,這個數字足以讓宛霞對肖雄感恩不盡瞭,和兩年前在老國有企業的800多元的工資比較真是天上和地下瞭。也因為收入的提高,她的著裝總是一流的品牌,化妝品也不例外,當然,加上她的生成麗質,那更是錦上添花瞭,她出去辦事總是屢屢順手,生意總是被她源源不斷地拉來。肖雄也很為自己的這個情妹妹骄傲!
原來在國企做經理的時候,肖雄是很高傲的,從不近女色,飯店的女子他也看不上,這兩年來社會在變,人也在變,自從他從國有企業經理的角色轉變成私營企業老板後,他的幾個合夥人改變瞭他的世界觀,他经常以有美丽的情人為豪,當然更主要的是利用女色去搞外交,為他的飯店招徠生意,宛霞這個女人也確實給他做出瞭不菲的貢獻,也算是肖雄的一種資本,一種夸耀,所以,朋友們有什麼應酬總是要帶著宛霞的。
肖雄起身對宛霞說,你那裡的王利紅你要註意點,不對頭就開瞭她,前未几我在勞動部門的一個朋友說,她多次上勞動保險處詢問養老保險金投保情況,我們是依照最低工資保證數投保的,她有意見,還反应每周工作時間50小時以上,說不合乎勞動法。
怕什麼,我們是私營企業,宛霞绝不在乎的表情,似乎店是她開的。
你不知道,現在國傢對私營企業也有法律文件規定的。最好是請她走路。
肖雄心想,企業的發展一是靠生意,二是靠先進的勞動力,榨取工人的剩餘價值,才會有更大的利潤,年底那幾個投資者的分紅才干有來源,想著那幾個等著分紅的臉,肖雄感覺肩上的重担。
宛霞說,王利紅工作是很負責任的,象這樣的人也很難找的,她在服務人員中也滿有號召力的,倒是不能少的人。
肖雄說,再說吧,不過如斯這般往上級機關跑會對我們企業帶來負面影響,要不然就工作時間上做一點調整,先封住她的嘴。
其她幾個女服務員怎麼樣,肖雄邊收拾衣服又問:
宛霞說,其他幾個就是嫌工資低些,說每月就拿幾張百元鈔票,不夠傢裡開銷,
肖雄正瞭正領帶說,以後和員工訂合统一年一訂,嫌工資低就請走換人,現在的勞動力市場是供大於求,還怕找不到人。
宛霞咯咯咯笑著捏瞭捏肖雄的屁股說,看你人摸人樣的,心眼真多,也壞。怪不得你能發財的。
肖雄笑著對宛霞說,每月給你一萬,不剝削她們,你拿什麼?
宛霞嘴一癟,嗲著聲音說,我可是給你公關拉生意啊,你可不能把給她們的工資算在我身上。
你呀!沒有學過政治經濟學,肖雄10年前在幹部理論化培訓班裡政治經濟學學得最好,他深深知道資本積累的種種渠道。也喜歡看文學作品,他无比欣賞法國小說傢巴爾紮克筆下的葛朗臺,欣賞葛朗臺的理財,欣賞之餘就是借鑒,而這些僅有初中文明的宛霞是不會領會的。
宛霞的床上功夫肖雄是信服得五體投地,那把戏是他和老婆多年夫妻生涯從來都沒有過的,不知道是看瞭三級片還是她不規矩,當她玩花樣時他總懷疑她和不知多少個男人玩過,盡管宛霞說自己沒有情人。當然自從和肖雄好上後確實沒有聽說過和其余人的花邊新聞。其實宛霞原來有個相好的,自打和肖雄好上後,也就不敢和那人來往瞭,因為肖雄很霸氣,宛霞不敢,怕飯碗丟瞭。
我還有事,肖雄起身走瞭,今天約瞭幾個頭面人物來洗桑拿浴,他要親自招待他們,一方面籠絡情感,一方面賺他們的錢,他們是單位裡舉足輕重的人物,有簽單權的,和他們做朋友也就象征著飯店的生意如日中天,當然年底也總不忘記送到他們傢一份豐厚的年禮。
肖雄深深感覺到在當今這個時代做餐飲不轻易,做賓館也不容易,和這些有簽單權利的人搞好關系是必須的,他們朋友眾多,後面就會有另外的友人,還愁沒有生意做,市場經濟就是要想方設法做到生意,生意是有的,看誰能競爭到,象這樣的做法,年底不愁沒有紅利,有瞭分紅給那幾個投資人,也對得起那幾個把錢投入進來的哥們瞭,他們是有錢人,錢又生錢瞭,肖雄竊喜本人沒有拿出一分錢,也發瞭財,他深深感謝共產黨讓他當瞭20多年的經理,也就因此有瞭競拍的權利,盡管店裡的每個職工都有這樣的權利,但他們沒有經濟後盾,也不敢,他膽兒大,也趕上房價接著大漲,讓他成瞭新富一族。
改革的浪潮改變瞭企業,改變瞭人,蕩滌瞭舊的痕跡,在某些处所也繁殖著新的腐败。
晚上,餐廳部的幾個服務員正忙著服務呢,大傢一致公認的丽人劉小非此時正來來回回地送菜,她感覺有點疲勞,中午忙瞭就很累瞭,晚上生意這樣好,還不更累?
14號包房是大地房地產開發公司的兩桌,云浮冷水机组,據說是2000元一桌的規格,聽說是請設計院的人,喝的是五糧液。
當劉小非把熱炒剛送進去轉身回到服務臺時,宛霞對劉小非說,你去敬敬人傢酒,學得活絡些,找個依附多好。
劉小非為人正直,也很傳統,聽著宛霞的話有點恶感,但宛霞是她們的頭,為瞭飯碗她還得忍著,她老公是一傢企業的工程師,工資也不高,她可是人窮志不窮的女人,她從沒有想到利用姿色去換錢花,眼下為瞭不得罪上司,她倒瞭一杯葡萄酒走進14號房間來敬酒瞭,她心想幹服務業這一行,敬酒也是個規矩,敬就敬吧。
包間裡的人看見劉小非一閃一閃的大眼睛,那粉紅色的臉充滿著青春的氣息,個個來瞭酒勁,直勾勾地盯著看,快50歲的吳老板還拉著劉小非的手說要來個交杯,其别人拍手叫好
服務組的張曉雲看著劉小非總是在客人眼前得寵,心裡有些酸溜溜的,其實她長得也不錯,隻是身体因發胖的緣故有些臃腫,對於男人來說沒有太大的吸引力,可她比較前衛,有時候甚至放浪,也是市場經濟改變瞭她。
劉小非不喜歡這樣的應酬,她一次次拔出讓吳老板握著的手,一次次又讓那長著長長汗毛的大手拉瞭過去,當喝第三杯的時候劉小非借故說胃不舒畅走瞭。
宛霞有點不高興瞭,她知道劉小非是托詞,她對張曉雲說,你看那個鬼東西自視清高呢,人傢吳老板的老婆還是大學老師呢。
我去圓場去,張曉雲主動出擊,端著羽觞跑進包間裡,上前一把勾住吳老板的脖子說,來,我和你來一杯,於是,又是起哄聲,喧嘩聲,碰杯聲 ..
剛剛有點掃興的吳老板幾杯酒下肚,眼前有點含混,隻見眼面前一個胖女子,大胸脯股股地在他面前晃來晃去,在一陣嬉戲聲中,跟張曉雲喝瞭一杯又一杯,張曉雲的手都勾酸瞭,盡管如此,還是媚眼不斷,把個吳老板搞得心曠神怡。
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張曉雲俘獲瞭吳老板,從那以後,來這裡就餐的次數越來越多瞭,最後變成瞭這裡的常客。
這天晚上,飯店裡是燈火輝煌,滿眼觥籌交錯,生意很是興隆。
宛霞很喜歡張曉雲,兩人在一起總是有著說不完的知心話,因為她們有後盾,她們的生活水平也日漸进步,她們暗地裡笑劉小非,清高有什麼用,換不來日漸提高的物質生活程度,笑她沒有適應這個時代的潮流。
宛霞對張曉雲說,要過好日子,就要有鈔票,掙鈔票每個人用的是不同的方式,在這個社會有幾個人沒有情人。
張曉雲站在服務臺邊提高嗓門說,是啊,搞不準誰誰的老公外面也有情人呢,誰知道啊!
宛霞卻用低低地聲音在張曉雲耳邊道:有情人也是一種感情的補充,現在也不是什麼不光面的事情,有人喜歡你說明你有魅力,不是嗎?
張曉雲哈哈一笑:你和肖老板在我們大傢的心目中就是夫妻,大傢早就見怪不怪瞭。
宛霞用一種詭秘的眼神看著張曉雲說,你那個吳老板最近來得很勤啊。
張曉雲說話聲音放低瞭些:昨天他和我說他老婆性冷漠。
哦,那你可不能冷淡哦!宛霞戲說著。
那天他大汗淋漓之後戲罵瞭我一句。張曉雲有點不知羞恥地說。
罵你什麼瞭,宛霞追根刨底。
他說你真是個浪蕩貨,但很解渴,張曉雲說完臉朝天花板一陣浪笑。
你是很浪,也很騷,我是個男人就逮住你不放。
哈哈哈!兩人一起大笑起來。
兩個都是出瞭軌的女人,說話肆無忌憚,不怕臟瞭耳朵,她們心裡頭畅快著呢。因為她們寄生於新富之下,過著比普通人富饶的生活。
宛霞想,張曉雲浪得好,把吳老板勾在這裡,當然吳老板後面還有朋友,帶來又會是多少桌的酒席啊,一年也能有不少利潤 宛霞突然想起今晚上和肖雄的約會,於是起身促離開瞭飯店。
夜,霓虹四起,飯店裡,服務員們穿梭來往,忙個不停,大碗小盆,熱氣騰騰,香氣噴噴。
肖雄站在走廊上,嘴裡叼瞭根軟中華,看著飯店裡生意興隆的气象,心情特別愜意,他感覺事業正處在艷陽高照的時期,當資本愈來愈豐厚的時候,又是另一種心情,他溘然想到瞭陳半仙,那是南通很著名氣的看風水算命的民間高人,據說他臆则屡中,找他算一下,算算自己的命,看能夠富到什麼水平。有錢,就有情,有錢能使鬼推磨,看看那些按摩女、宛霞、張曉雲,還有那些哥兒們,不都在為錢。
這時,肖雄感覺口袋裡的手機在震動,他取出手機看瞭一下,是信息,宛霞在督促他趕快去她傢幽會,於是急急忙忙朝樓下走去,當他的摩托車行駛在人民路上的時候,隻感覺馬路兩邊的大櫥窗也不時透出秋夜的風情,远望這些街景,肖雄不由自主地輕聲哼瞭起來:
屋子大瞭電話小瞭
感覺越來越好
假期多瞭收入高瞭
工作越來越好
商品精瞭價格活瞭
心境越來越好
天更藍瞭水更清瞭
漸漸地車便消散在夜色之中。

(完)
【責任編輯:可兒】 贊
(散文編輯:可兒)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期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晓得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小城给了我
  
   雨花台·丁香祭
  
   反映釜导热油加热器价钱
  
   阿斗为何扶不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