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临沂导热油锅炉 哦,李二嫂[民间文

html模版哦,李二嫂[民间文艺】征稿
  秋风在晚霞呈现时候吹起,几缕油腻的黄土被风吹的在空中翩翩起舞,我走在广阔的马路上,马路始终延长向一个偏远的山沟中,像一条潜藏的卧龙似的。我期待着有一辆车子捎我一程,但是却没有一辆车开来,脚步已经良久没有像今天这样走过了,记得上次走这么长的路时仍是在这条马路上,但是现在的感觉却与上次标新立异,好像自己走的不是一条路似的,但确实是这一条,兴许心中有些陌生罢了。

上次来这个村子是在两年前,也是本人起早贪黑,带着厚重的包裹,衣着一身活动装来陕北旅行,寻找那被抛弃的文化精华。这次,我却不是专门来旅行,而是探访上次与我有恩的李二嫂,假如上次没有她,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饿成包谷,是那种没有被雨露哺养过的缺少养分的包谷;如果没有李二嫂,我在寒冬也许就会被冻成夏天人们爱好的冰棍,因为两年前我来时恰是尾月天色,冰雪沉积在各个山头,像一件美丽的天使的衣裳,然而却显得那么的淡漠,我就是在那样的气象中来到陕北的。

也不知道是谁说的:只要是陕北人就很富有,更不知道是谁拿资源定义一个处所的贫富差距,总之,在人们眼中,陕北老是富有的,而且毫不粉饰的会说陕北人除了富有就是有一颗纯挚浑厚豪迈的心。我带着满腔的热血和感恩的心,踏在宽敞的柏油马路上,身后传来一阵汽笛声,我停下脚步,挥着手,等待着好心人可以刹住刹车,河南冷冻机,捎我一程,但是几辆大卡车从前,我挥了半天的手,并没有一辆在我身边擦肩而过时有停留的迹象,我彻底的扫兴了,在最后一辆车走过期,不仅没有停,反而伸出头颅,冲着我大声的呼喊道: 你神经病啊,就不怕车碾逝世啊。 我看着咆哮而去的车影,我匆匆地发现世间的人情趣好像变得有些淡了,或者是我太高估这个漂亮的世界了。我并没有走马路的中间,而是沿着边儿,渐渐的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转了几个弯,我看到了几缕青烟,应当是快到了,因为村庄里有狗啼声,是那么的清楚,好像近在耳际,这给了我莫大的激励。

山头一个接着一个,绵延一直,像一条沉睡的卧龙,在那酣睡,但是却发现他在动,因为有人在山头行走,看着淡淡的黑影在山头挪动,我发现我终于再次来到了李家村。

彤霞在西山头久久不肯落下去,好像在看着这个陌生的人来这里干什么似的,几声鸟叫,惊醒了沉睡的大山,益阳电加热锅炉,树叶也在缓缓的摇晃,像一个无知的�女,双手拽着自己英俊的小洋裙,在风中飘忽。我持续行走着,因为我确切看到了人们运动的身影,那样的熟悉,那样的亲切,但是人们的面貌却是那样的陌生。走进村子,这里只住着三十多户人家,每家每户都是靠自己耕田种地或者靠一些农副工业来过日子,柏油路虽然通向了城里,但是人们却没有进城工作,只有少许的年轻人耐不住寂寞,带着幻想,去城里打拼。但是回来的人都不是过的很好。因为在城里生活是件很艰苦的事情。

这不是张二嫂家的那个客人吗?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我看了看四周,发现一堵围墙上面站着一位中年妇女,手里拿着簸箕,好像在整理晾晒好的庄稼。

你好大嫂,进来身体还好吗? 我用不隧道的陕北话和她交换着说。

好着哩,你们城里人真有闲心,没事就到乡下来转,我们整体都在地步里劳作,出了累,别的都好着哩。 那个中年妇女热忱的说道,脸上笑盈盈的表情让我感到很快慰,由于在黄土上打滚的人们,很少见到城里人的。

我这个 城里人 并没有对他们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即便我的到来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新颖事,但是围观的大都是一些年轻人,会问一些城里人可能感到好笑的问题,但是对他们来说,这相对不平凡。我和那位中年妇女聊了多少句,便向李二嫂家走去。

李二嫂家在村子的中心,很好找的,上次在这里 勾留 了两天,还是堆积的厚雪挡住了我继承向别的村子走的路。

远远地就看见李二嫂家那几空整洁的石窑洞,这是陕北典范的建造,也是几千年文化的积淀所留下来的。

到了李二嫂家的门外时,几声狗叫惊吓到了我,但随着就是几声严格的喝声: 咬什么咬,今天定来客人的。

我听着这个厚重的声音,就知道他是李二嫂的丈夫李全文,李全文长相憨厚,但是却给人一种很斯文的气味,也许和他的名字有关吧。

木大门 吱 的一声翻开了,一双布鞋从门里踏了出来,接着就是一张苍老的面孔,好像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头,但是他的实际年事却只有四十多岁,笔直的鼻子还显得有几分雄姿,但是斑白的头发却让你觉得有些跟脸不相当。

李二哥看见门外果然来了客人时,眼睛仅仅的盯着,似乎在看一个来自外星球的怪人似的,但是很快就露出了喜悦的笑容,是那样的真情,他加快脚步,向我走来,我也加快了步调,迎着李二哥走去。

张书生啊,你来了,良久没来了,快两年了吧?你二嫂终日惦念着你呢。 李二哥愉快的说道,走过来牢牢地握着我的手,但是手上却传来一阵稍微的刺痛。

我看着李二哥的手,满手的茧,像一棵陈年的树皮似的,我心上不知道被什么猛的撞击了一下,隐隐作痛,但是我却浮现出高兴的笑容。 二哥,你这几年身材还好吗? 我握着那双粗手道。

我好着呢,李成才还说要去省城找你呢,他说要出去见见世面,但是我怕他走丢,就没敢让他去省城,省城那么大,走丢了去哪儿找啊。 李二哥说起了他的大儿子李成才,满脸的喜悦,因为成才是他家的希望。

小侄子不是快快考大学了吗?他现在在学校? 我问道。

明年就考哩,今年在全校考了第一,但是学校说考不上什么好学校,说他的成绩只是在咱这儿好,在别的地方,就很普通了。不外我信任他能考到省城的学校的。 李二哥一说起省城,就好像自己立刻就能去省城了似的,因为从他那冲动的表情能够看出。

是啊,一定能的,成才聪慧着呢。 我说完就跟着李二哥走进院子,院子旁边还堆积着谷物,还没有刨打,这些谷物可以做成香甜的小米粥,也是我最喜欢出的。

门帘微微地揭起,一个苍老的身影露了出来,脸上深深地皱纹让我感到这个身影是如斯的陌生,但是却有一种亲热感,眼角挂着淡淡的和气的笑颜,举步艰巨的向我走来,我赶快走了过去,一把扶住她娇小的身躯,转头看向李二哥。 李二哥,这是

李二哥脸上却流下了两颗无声的泪,但是没有什么别的变更。嘴唇动了几下,但是毕竟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我扶着李二嫂进了石窑洞,在炕栏上做了下来,房子里一股隐隐的臭味传进了我的鼻子,我有种恶心的感觉,但是,却没有说出口,两年前可不是这样的。这两年毕竟产生了什么事件导致这家人变成这样,我带着这样的一个疑难看着李二哥。李二哥架不住我期求的眼神,终究说了出来。

一年前,一家人还是很好的,成才学习成就好,我身体也健康,你嫂嫂也健康,可是有一天田地里干活时,你嫂嫂发明下身有不舒服的感觉,也就没有怎么理,因为去医院就得花钱,现在花钱处多了,成才上学要花良多钱,咱庄稼人一年四季就是在黄土地上打拼,又没有什么多的收入,村子中光景好的几户人家,也是靠外面打工包点小工赚些钱的。但是情况越来越差,你嫂嫂的下边变的疼了起来,就向村里的赤脚医生问了一下,他检查了一下,说去县城查看一下,这个他也不好说,应了医生的嘱托,就去县医院检讨,结果出来后,全家人都心碎了,你嫂嫂得的是恶性子宫肿瘤。 李二哥停了一下,抹了一下脸上的泪痕,继续道: 后来就去市医院做手术,医生说现在不能做了,只能用电烤。需要四个位置,每个地位一百八,四个就是七百二,一天就七百二,这还不算住院费,还有其余的,一天就得一千多块钱,黑心的医生还不好好治,同室的病人说给他们点钱,什么都好办,可是现在医治费都没有,怎么给啊,没方法,就给了主治医生一千块钱,道尽了好话,医生也许看见我们这样的人也可怜吧,最后又退回五百,但是治疗的成果现在还不敢保障,已经出院快一年了,每三个月化疗一次,每次都须要近一万块钱的化疗费,现在借下一大笔钱,成才也懂事了,说不上学要出去打工赚钱还债,我没有批准,他是全家人的生机,我怎么会把全家人的愿望给毁了呢,娜娜已经出去打工一年多了,每个月向家里寄一千块钱,这给家里帮了不小的忙。当初你嫂嫂也不必定会好啊,如果好不了,这可怎么办啊。 李二哥已经泣不成声了。

我的眼泪绝不小气的流着,我的心灵被灵魂的正义击打着,我恨的不是医生,而是这个社会状态,但是事实证实了所有,你又能怎么样呢? 二哥,我虽然帮不上你什么忙,但是成才的膏火和生活费还可以许可下来。我会让他把学业实现的。

这可使不得啊大兄弟,你能来看我们,阐明你记得我们,咱们已经很兴奋了,怎么还能让你帮忙呢。 李二哥像一个惊吓的孩子似的,一把捉住我的手说道。

二哥,我说了的话不会收回去的。这件事就交给我了,至于破费的医药和以后的医药费,我会想措施的。你们别担忧,只有好好养病就是。 我说完,心里有一种被幽灵解放的感觉,心底也舒畅了许多。

扑通。

我吓傻了,因为李二哥下跪的声音,因为嫂嫂憔悴的笑容。

我一把扶起李二哥,三明水温机, 你这是干什么,这不是折煞兄弟么,快起来,以后不能这样了。 我申斥道。

不了,不了,以后再也不了。 李二哥说道。

李二嫂像一朵儿开在冰山上的几千年雪莲花似的,在被阳光照射后,滴下了轻巧的雨露。笑容是生涯中最美的货色,但也是生活中无奈定义的东西。

我在李二哥家吃了晚饭,晚霞早已去了,深山中的黑夜是安静的,星星也是闪亮的,月牙儿也不知道何时可能看的见,几声清脆的鸟叫,好像在诉说自己愉悦的心境。谁家的狗的也停歇了声音,全部小村子宁静的很,夏天的山村是美的,阵阵清淡的的香味从远处飘来,一股舒服的感觉从心底升起。我站在李二哥家门外,看着黑夜中的这个挽留了我两天三夜的村子,合法我筹备会窑洞时,一个声音突然间传来。 感觉这里怎样? 我看着熟习的脸,带着青涩的光,好像此时的李二哥在黑夜中变得年青了几岁似的。 这里很好,可是,大都市生活把我变得不能属于这里。 我有些伤感的说道。 没事回家来转转也很好的。 李二哥宽慰道。 恩,会的,因为这里有我想要的。 我答复道。
第二天,我没有停留,又带着行囊,离开了这个村子,离开了李二哥,因为我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我没有等成才周末回来,因为我想我们当前会面面的。

回到古城西安时,我忽然间对这里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好像这里的一切都披上了一层迷雾似的,什么都感到是那么的生疏,我是成长在乡村的人,为何会来到这个大都市?岂非就是为了做回城里人?突然间发现自己的审雅观变得有些初级,但是又没有分开这里的理由,因为你生活在怎么的环境,你就属于怎样的人。而离开这里,你就会变得一筹莫展。古城长久的历史文明积淀,让这里的一切都好像带着古老的气息。我也感到自己有些老了。

休息了一天后,我找到了我的几个媒体朋友,向他们说了李二哥一家的情形,他们乐意帮忙进行媒体宣扬,盼望得到善意人的辅助,得到一些捐献。我和友人们在街头露了面,身上的牌子表明了我们的身份,但是途经的人们好像在猜忌我们是在欺骗,偶然有好心人向募捐箱里扔几块钱,我真挚的向他深深地一鞠躬,素来没有做过的事情,发现这并不什么可耻的意思,反而认为这是在做一件巨大的事情。

日日月月,几个月下来,我们筹到了一笔不小的资金,但还是不够李二哥还债。但是,李二哥还是笑了,这是笑的最美的一次,也是我看见的最美的笑脸。

一年多了,李成才也考上了省城的大学,而我的生活,慢慢地的变得有些缓和了起来,只有不停的写文章,才干让我变得轻松些。但是却感到很舒服,也很空虚。

星夜黝黑的那晚, 哦,李二嫂,哦,李二嫂。 我吆喝着,一道启明星从天涯滑过。我呆呆的望着。 赞
(散文编纂: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禁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候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病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晓得麦玲厉害,个别人都不敢欺侮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秋風在晚霞出現時分吹起,幾縷清淡的黃土被風吹的在空中翩翩起舞,我走在寬闊的馬路上,馬路一直延伸向一個偏僻的山溝中,像一條躲藏的臥龍似的。我等待著有一輛車子捎我一程,但是卻沒有一輛車開來,腳步已經很久沒有像今天這樣走過瞭,記得上次走這麼長的路時還是在這條馬路上,但是現在的感覺卻與上次別具一格,好像自己走的不是一條路似的,但的確是這一條,也許心中有些陌生罷瞭。

上次來這個村子是在兩年前,也是自己無所事事,帶著厚重的包裹,穿著一身運動裝來陜北旅行,尋找那被遺棄的文化精髓。這次,我卻不是專門來旅行,而是看望上次與我有恩的李二嫂,如果上次沒有她,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被餓成包谷,是那種沒有被雨露哺育過的缺乏營養的包谷;如果沒有李二嫂,我在寒冬也許就會被凍成夏天人們喜歡的冰棍,因為兩年前我來時正是臘月天氣,冰雪堆積在各個山頭,像一件漂亮的天使的衣裳,但是卻顯得那麼的淡薄,我就是在那樣的天氣中來到陜北的。

也不知道是誰說的:隻要是陜北人就很富有,更不知道是誰拿資源定義一個地方的貧富差距,總之,在人們眼中,陜北總是富有的,而且毫不掩飾的會說陜北人除瞭富有就是有一顆純真憨厚豪放的心。我帶著滿腔的熱血和感恩的心,踏在寬闊的柏油馬路上,身後傳來一陣汽笛聲,我停下腳步,揮著手,期待著好心人能夠剎住剎車,捎我一程,但是幾輛大卡車過去,我揮瞭半天的手,並沒有一輛在我身邊擦肩而過時有停留的跡象,我徹底的绝望瞭,在最後一輛車走過時,不僅沒有停,反而伸出頭顱,沖著我大聲的呼喊道: 你神經病啊,就不怕車碾死啊。 我看著呼嘯而去的車影,我漸漸地發現人間的人情味好像變得有些淡瞭,或者是我太高估這個美麗的世界瞭。我並沒有走馬路的中間,而是沿著邊兒,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向前走著,轉瞭幾個彎,我看到瞭幾縷青煙,應該是快到瞭,因為村子裡有狗叫聲,是那麼的清晰,好像近在耳際,這給瞭我莫大的鼓勵。

山頭一個接著一個,連綿不斷,像一條沉睡的臥龍,在那熟睡,但是卻發現他在動,因為有人在山頭行走,看著淡淡的黑影在山頭移動,我發現我終於再次來到瞭李傢村。

紅霞在西山頭久久不肯落下去,好像在看著這個陌生的人來這裡幹什麼似的,幾聲鳥叫,驚醒瞭沉睡的大山,樹葉也在慢慢的搖擺,像一個無知的少女,雙手拽著自己漂亮的小洋裙,在風中飄忽。我繼續行走著,因為我確實看到瞭人們活動的身影,那樣的熟悉,那樣的親切,但是人們的面孔卻是那樣的陌生。走進村子,這裡隻住著三十多戶人傢,每傢每戶都是靠自己耕田種地或者靠一些農副產業來過日子,柏油路雖然通向瞭城裡,但是人們卻沒有進城工作,隻有少許的年輕人耐不住寂寞,帶著夢想,去城裡打拼。但是回來的人都不是過的很好。因為在城裡生活是件很困難的事情。

這不是張二嫂傢的那個客人嗎? 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

我看瞭看周圍,發現一堵圍墻上面站著一位中年婦女,手裡拿著簸箕,好像在收拾晾曬好的莊稼。

你好大嫂,進來身體還好嗎? 我用不地道的陜北話和她交流著說。

好著哩,你們城裡人真有閑心,沒事就到鄉下來轉,我們整體都在田地裡勞作,出瞭累,別的都好著哩。 那個中年婦女熱情的說道,臉上笑盈盈的表情讓我感到很欣慰,因為在黃土上打滾的人們,很少見到城裡人的。

我這個 城裡人 並沒有對他們的生活造成什麼影響,即使我的到來對於他們來說是一件新鮮事,但是圍觀的大都是一些年輕人,會問一些城裡人可能感到可笑的問題,但是對於他們來說,這絕對不平常。我和那位中年婦女聊瞭幾句,便向李二嫂傢走去。

李二嫂傢在村子的中央,很好找的,上次在這裡 逗留 瞭兩天,還是堆積的厚雪擋住瞭我繼續向別的村子走的路。

遠遠地就看見李二嫂傢那幾空整齊的石窯洞,這是陜北典型的建築,也是幾千年文化的積淀所留下來的。

到瞭李二嫂傢的門外時,幾聲狗叫驚嚇到瞭我,但隨著就是幾聲嚴厲的喝聲: 咬什麼咬,今天定來客人的。

我聽著這個厚重的聲音,就知道他是李二嫂的丈夫李全文,李全文長相憨厚,但是卻給人一種很斯文的氣息,也許和他的名字有關吧。

木大門 吱 的一聲打開瞭,一雙佈鞋從門裡踏瞭出來,接著就是一張蒼老的面孔,好像一位年過七旬的老頭,但是他的實際年紀卻隻有四十多歲,筆挺的鼻子還顯得有幾分英姿,但是花白的頭發卻讓你感到有些和臉不相稱。

李二哥看見門外果真來瞭客人時,眼睛僅僅的盯著,好像在看一個來自外星球的怪人似的,但是很快就露出瞭喜悅的笑容,是那樣的真情,他加快腳步,向我走來,我也加快瞭步伐,迎著李二哥走去。

張書生啊,你來瞭,许久沒來瞭,快兩年瞭吧?你二嫂整天惦記著你呢。 李二哥高興的說道,走過來緊緊地握著我的手,但是手上卻傳來一陣輕微的刺痛。

我看著李二哥的手,滿手的繭,像一棵陳年的樹皮似的,我心上不知道被什麼猛的撞擊瞭一下,隱隱作痛,但是我卻顯現出愉快的笑容。 二哥,你這幾年身體還好嗎? 我握著那雙粗手道。

我好著呢,李成才還說要去省城找你呢,他說要出去見見世面,但是我怕他走丟,就沒敢讓他去省城,省城那麼大,走丟瞭去哪兒找啊。 李二哥說起瞭他的大兒子李成才,滿臉的喜悅,因為成才是他傢的希望。

小侄子不是快快考大學瞭嗎?他現在在學校? 我問道。

明年就考哩,今年在全校考瞭第一,上海低温冷水机,但是學校說考不上什麼好學校,說他的成績隻是在咱這兒好,在別的地方,就很一般瞭。不過我相信他能考到省城的學校的。 李二哥一說起省城,就好像自己馬上就能去省城瞭似的,因為從他那激動的表情可以看出。

是啊,一定能的,成才聰明著呢。 我說完就隨著李二哥走進院子,院子中間還堆積著谷物,還沒有刨打,這些谷物可以做成香甜的小米粥,也是我最喜歡出的。

門簾輕輕地揭起,一個蒼老的身影露瞭出來,臉上深深地皺紋讓我感覺這個身影是如此的陌生,但是卻有一種親切感,眼角掛著淡淡的和藹的笑容,舉步艱難的向我走來,我趕緊走瞭過去,一把扶住她嬌小的身軀,轉頭看向李二哥。 李二哥,這是

李二哥臉上卻流下瞭兩顆無聲的淚,但是沒有什麼別的變化。嘴唇動瞭幾下,但是終究是沒有說出一句話來。

我扶著李二嫂進瞭石窯洞,在炕欄上做瞭下來,屋子裡一股隱隱的臭味傳進瞭我的鼻子,我有種惡心的感覺,但是,卻沒有說出口,兩年前可不是這樣的。這兩年究竟發生瞭什麼事情導致這傢人變成這樣,我帶著這樣的一個疑問看著李二哥。李二哥架不住我企求的眼神,終究說瞭出來。

一年前,一傢人還是很好的,成才學習成績好,我身體也健康,你嫂嫂也健康,可是有一天田地裡幹活時,你嫂嫂發現下身有不舒服的感覺,也就沒有怎麼理,因為去醫院就得花錢,現在花錢處多瞭,成才上學要花很多錢,咱莊稼人一年四季就是在黃土地上打拼,又沒有什麼多的收入,村子中光景好的幾戶人傢,也是靠外面打工包點小工賺些錢的。但是情況越來越差,你嫂嫂的下邊變的疼瞭起來,就向村裡的赤腳醫生問瞭一下,他檢查瞭一下,說去縣城查看一下,這個他也不好說,應瞭醫生的囑托,就去縣醫院檢查,結果出來後,全傢人都心碎瞭,你嫂嫂得的是惡性子宮腫瘤。 李二哥停瞭一下,抹瞭一下臉上的淚痕,繼續道: 後來就去市醫院做手術,醫生說現在不能做瞭,隻能用電烤。需要四個位置,每個位置一百八,四個就是七百二,一天就七百二,這還不算住院費,還有其他的,一天就得一千多塊錢,黑心的醫生還不好好治,同室的病人說給他們點錢,什麼都好辦,可是現在治療費都沒有,怎麼給啊,沒辦法,就給瞭主治醫生一千塊錢,道盡瞭好話,醫生也許看見我們這樣的人也可憐吧,最後又退回五百,但是治療的結果現在還不敢保證,已經出院快一年瞭,每三個月化療一次,每次都需要近一萬塊錢的化療費,現在借下一大筆錢,成才也懂事瞭,說不上學要出去打工賺錢還債,我沒有赞成,他是全傢人的希望,我怎麼會把全傢人的希望給毀瞭呢,娜娜已經出去打工一年多瞭,每個月向傢裡寄一千塊錢,這給傢裡幫瞭不小的忙。現在你嫂嫂也不一定會好啊,如果好不瞭,這可怎麼辦啊。 李二哥已經泣不成聲瞭。

我的眼淚毫不吝嗇的流著,我的心靈被靈魂的正義擊打著,我恨的不是醫生,而是這個社會形態,但是現實證明瞭一切,你又能怎麼樣呢? 二哥,我雖然幫不上你什麼忙,但是成才的學費和生活費還可以答應下來。我會讓他把學業完成的。

這可使不得啊大兄弟,你能來看我們,說明你記得我們,我們已經很高興瞭,怎麼還能讓你幫忙呢。 李二哥像一個驚嚇的孩子似的,一把抓住我的手說道。

二哥,我說瞭的話不會收回去的。這件事就交給我瞭,至於花費的醫藥和以後的醫藥費,我會想辦法的。你們別擔心,隻要好好養病就是。 我說完,心裡有一種被幽靈解放的感覺,心底也舒服瞭很多。

撲通。

我嚇傻瞭,因為李二哥下跪的聲音,因為嫂嫂憔悴的笑容。

我一把扶起李二哥, 你這是幹什麼,這不是折煞兄弟麼,快起來,以後不能這樣瞭。 我訓斥道。

不瞭,不瞭,以後再也不瞭。 李二哥說道。

李二嫂像一朵兒開在冰山上的幾千年雪蓮花似的,在被陽光照耀後,滴下瞭輕盈的雨露。笑容是生活中最美的東西,但也是生活中無法定義的東西。

我在李二哥傢吃瞭晚飯,晚霞早已去瞭,深山中的黑夜是寂靜的,星星也是閃亮的,月牙兒也不知道何時能夠看的見,幾聲清脆的鳥叫,好像在訴說自己愉悅的心情。誰傢的狗的也停歇瞭聲音,整個小村子安靜的很,夏天的山村是美的,陣陣清淡的的香味從遠處飄來,一股舒暢的感覺從心底升起。我站在李二哥傢門外,看著黑夜中的這個挽留瞭我兩天三夜的村子,正當我準備會窯洞時,一個聲音突然間傳來。 感覺這裡怎樣? 我看著熟悉的臉,帶著青澀的光,好像此時的李二哥在黑夜中變得年輕瞭幾歲似的。 這裡很好,可是,大都市生活把我變得不能屬於這裡。 我有些傷感的說道。 沒事回傢來轉轉也很好的。 李二哥寬慰道。 恩,會的,因為這裡有我想要的。 我回答道。
第二天,我沒有停留,又帶著行囊,離開瞭這個村子,離開瞭李二哥,因為我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做。我沒有等成才周末回來,因為我想我們以後會見面的。

回到古城西安時,我突然間對這裡的一切是那麼的陌生,好像這裡的一切都披上瞭一層迷霧似的,什麼都感到是那麼的陌生,我是生長在農村的人,為何會來到這個大都市?難道就是為瞭做回城裡人?突然間發現自己的審美觀變得有些低級,但是又沒有離開這裡的理由,因為你生活在怎樣的環境,你就屬於怎樣的人。而離開這裡,你就會變得束手無策。古城悠长的歷史文化積淀,讓這裡的一切都好像帶著古老的氣息。我也覺得自己有些老瞭。

休息瞭一天後,我找到瞭我的幾個媒體朋友,向他們說瞭李二哥一傢的情況,他們願意幫忙進行媒體宣傳,希望得到好心人的幫助,得到一些募捐。我和朋友們在街頭露瞭面,身上的牌子標明瞭我們的身份,但是路過的人們好像在懷疑我們是在詐騙,偶爾有好心人向募捐箱裡扔幾塊錢,我真誠的向他深深地一鞠躬,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發現這並沒有什麼可恥的意思,反而覺得這是在做一件偉大的事情。

日日月月,幾個月下來,我們籌到瞭一筆不小的資金,但還是不夠李二哥還債。但是,李二哥還是笑瞭,這是笑的最美的一次,也是我看見的最美的笑容。

一年多瞭,李成才也考上瞭省城的大學,而我的生活,漸漸地的變得有些緊張瞭起來,隻有不停的寫文章,能力讓我變得輕松些。但是卻感到很舒適,也很充實。

星夜漆黑的那晚, 哦,李二嫂,哦,李二嫂。 我呼喊著,一道啟明星從天際滑過。我呆呆的望著。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阻拦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无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正常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陪儿子高考的那些日子里(一)
  
   轮胎硫化机电加热油锅炉
  
   宜昌压铸模温机 短篇小说,小小说,微型小说_111
  
   江苏冷水机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