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保定导热油炉 我跟狼的故事(保定

html模版我跟狼的故事(下篇)
  下篇
小狼是只公狼,在我这算是落户了。小狼把我当成了同类,成了它第二个狼妈。我从此不再孤独,从此就少了几分自由,多了些义务!
我给小狼起了个名字叫浪浪,狼是国度维护动物,咱也为生态平衡尽份责。一来二去的,小狼就记住了自己的名字---浪浪!它跑多远,我只有喊一声浪浪,它会破刻支起耳朵,朝我跑来。
狼就是狼!浪浪认了母羊做奶妈,这个坏家伙,常叼着奶子,就是不松开,不吃个肚皮滚圆,我不把它强行拉开,它才不干呢。大一点了,常欺负奶妈。把母羊摁在地上,母羊失望的叫着,一副唾面自干的样子。
我给浪浪断奶了,吃又成了大问题。这家伙就认肉,你伴啥饭了青菜了,他都不屑一顾,只把肉挑出去,其它的都扒拉外面去。真的是一片狼籍!我常买些兔子啥的,给浪浪吃。
浪浪一见兔子,就会睁着大眼睛,把兔子叼到一个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吞食起来。怪不得有个成语叫风卷残云,这浪浪就是个吞。那贪心劲,我靠近它都对我呲牙。
大一些了,浪浪就会跑向草原,常常捉个兔子田鼠什么的。这家伙,尽吃独食。把吃不了的,就埋在一个什么地方。我省了不少钱。
每当山下有人要上山时,都会有人打电话告知我, 把浪浪拴上,可别咬着我。
我嘻嘻笑着,就去用铁链子拴上。浪浪是野性的,它最厌恶制约它自由的。它呲牙咧嘴地哼唧着,极其不甘心的被我套上铁链。那天,我没拴上它,山下上来人了,我就把它放屋子里,把门从外面锁上了。成果让浪浪来了个狼闹天宫,屋子里所有的货色全扯烂了。气得我就想踢它,浪浪也知道闯祸了,把个硕大的狼头插进桌子缝里,两只前爪抱着头。真正的来个顾头不顾腚!让我哭笑不得。
我那老板朋友,据说我养了只公狼,极其高兴。总屈尊从山下,到我山上来看浪浪。浪浪对生人极不友好,夹着狼尾巴呲着牙。我那朋友并不赌气,拍了一段录像。还给浪浪焊了个大铁笼子。第二天老板又上山了,跟我很神秘地说: 我问了动物专家,浪浪是著名的草原苍狼!半年就长这么大个,毛驴子似的,太常见了!我哪天让浪浪去配下我家那条母狼狗,生出来的崽子,一定无比优良!
我说: 狼是国家掩护动物,我想等他大一点了,还是让它回归草原,那才是浪浪的家呀!
那年除夕,注塑机油式模温机价格,浪浪也快一岁了。不知怎么搞的,风把电线刮断了。我点起烛炬,听着山下丶村落里模糊传来的鞭炮声,很是孤独。浪浪不知跑哪去了,我在空屋子里发愣。
初一老板就上山了,给我带来不少酒啊肉的,还给浪浪带来一大砣牛肉。老板说: 操!这破路,太他妈滑!也就咱这大吉普,别的车,甭想上山!
我知道,老板这大年初一上山,可不是为我,一定又是打浪浪的想法来了。果然,他又和我商量起让浪浪去他家,让浪浪熟悉下它对像。我真的不好谢绝了,我的老板朋友,人很仗义,在我困窘潦倒时,辅助过我。我说: 这浪浪可是狼啊!野性十足,除了我,它谁也不信!
老板哈哈大笑说 它没野性,我还不要呢!
浪浪是在春暖花开的时候,被老板用铁笼子拉走的。浪浪在笼子里团团转,用哀怨的眼神瞅着我。我有些惊恐,不敢对视浪浪的眼睛。
我有些失落,望着空空的大山,涌出许多酸楚。浪浪究竟给我带来许多欢喜,让我忘记了很多孤独。我孤单了,浪浪也美不到哪去。
一个月后,老板给我打电话,大嗓高腔地问: 三哥,浪浪上你那去了吗?
我莫名其妙地说: 没呀!?浪浪咋了!
老板很恼火地跟我说: 这不扯吗!这浪浪,我上顿活鸡下顿牛肉的侍侯着。它咬伤了人,跑了!
我有些窃喜,说: 我真的没看见!
看它回来了,你把它拴上,我去取!
我急忙说: 放心吧,老板!
我跑出门外,用千里镜搜查着。草原的落日很美,可我怎么也愉快不起来。我想念我的浪浪,我的狼朋友,一只从小就没有爹娘的小狼!我很矛盾,想见到它,却又不想再见到它!只愿望它走进大做作,走进大草原,别像我一样漂泊流浪!
一连三天,我每天向山下,向草原眺望,可不它的任何踪影。老板也连着上山,他跟我说: 这他妈的,狼真聪慧。笼子上拴着的锁愣是让它给扒拉下去了。老黃头想拦,让狼给顶了个跟头。狠狠在腿上咬了一口!狼就是狼呀!
老板是很少上山的,可这次因为丢了浪浪,他也丢了魂似的。
我好像闻到了浪浪的气息,它一定在四周,在隐密处凝视着我。
果真,那晚上老板的车走远了,我进屋子里想看书,刚端起书来,就闻声有刨门声。我蹦了起来,这熟悉的声音,一定是浪浪!我来不及穿鞋,跳下炕,把门翻开。浪浪带着风,一头撞了进来,把我撞了个跟头,撒着欢的扑我撞我。一个月的牛肉吃多了,真有劲!浪浪再也不是,我一只脚就能把它提起来,扔草堆上的时侯了。
早上,我撵浪浪,你仍是走吧,老板来了,又该把你抓回去了!浪浪好像明确了什么,一步三回首的走了。
老板把铁笼子,又送上山了。那晩浪浪没有刨门,它一定是看到了那铁笼子了吧!我从窗户朝外望去,月光下只有浪浪那绿莹莹的眼睛......
在我匆匆淡忘了浪浪的时候,我又一次遇见了浪浪!
那年冬天很冷,雪下得很大。我素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雪,山下送来过冬的半爿羊肉,半爿猪肉,冻在外面缸里。山下,一个月都没人上山了。我拎着铁锹斧子,想到山坡那砍点柴,走到安葬母狼不远的地方,我停下脚步,我意外的碰上了一只母狼。那母狼仰天嚎叫,又向我扑来,可能雪太厚,它那前爪陷了进去。我被惊出了一身冷汗,正急着呢,不知从什么地方窜出来一只更雄浑的公狼。正畏惧呢,我才认出,这是浪浪。我不是好声的喊着: 浪浪! 浪浪支起耳朵,一见我,上去就把母狼,很凶恶地摁倒在地。那母狼一脸不解的躲到了一旁。
浪浪朝我扑来,我看见浪浪瘪着肚子,我知道,它一定是因为雪大,无奈觅食,才回到山上吧。我常听说哭不死孩子,饿不死狼。我领着浪浪,后面远远的随着母狼。
我把羊肉和猪肉砍了一大块,浪浪饿极了,就去吞食着冻肉。可能肉太硬,把浪浪气得直哼哼。我急忙把锅放上水烧开,把肉切成小块......
这可苦了我了,螺杆式冷冻机,我愣是半个月竟吃白菜汤泡饭了!
春天又来了,我想在过多少个月,会有更多浪浪的后辈,出生在山上,出生在大草原......
【责任编纂:可儿】 赞
(散文编辑: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由于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下篇
小狼是隻公狼,在我這算是落戶瞭。小狼把我當成瞭同類,成瞭它第二個狼媽。我從此不再孤獨,從此就少瞭幾分自由,多瞭些責任!
我給小狼起瞭個名字叫浪浪,狼是國傢保護動物,咱也為生態均衡盡份責。一來二去的,小狼就記住瞭本人的名字---浪浪!它跑多遠,我隻要喊一聲浪浪,它會立即支起耳朵,朝我跑來。
狼就是狼!浪浪認瞭母羊做奶媽,這個壞傢夥,常叼著奶子,就是不松開,不吃個肚皮滾圓,我不把它強行拉開,它才不幹呢。大一點瞭,常欺負奶媽。把母羊摁在地上,母羊絕望的叫著,一副逆來順受的樣子。
我給浪浪斷奶瞭,吃又成瞭大問題。這傢夥就認肉,你伴啥飯瞭青菜瞭,他都不屑一顧,隻把肉挑出去,其它的都扒拉外面去。真的是一片狼籍!我常買些兔子啥的,給浪浪吃。
浪浪一見兔子,就會睜著大眼睛,把兔子叼到一個別人看不見的地方,吞食起來。怪不得有個成語叫饥不择食,這浪浪就是個吞。那貪婪勁,我凑近它都對我呲牙。
大一些瞭,浪浪就會跑向草原,经常捉個兔子田鼠什麼的。這傢夥,盡吃獨食。把吃不瞭的,就埋在一個什麼地方。我省瞭不少錢。
每當山下有人要上山時,都會有人打電話告訴我, 把浪浪拴上,可別咬著我。
我嘻嘻笑著,就去用鐵鏈子拴上。浪浪是野性的,它最討厭限度它自在的。它呲牙咧嘴地哼唧著,極其不情願的被我套上鐵鏈。那天,我沒拴上它,山下上來人瞭,我就把它放房子裡,把門從外面鎖上瞭。結果讓浪浪來瞭個狼鬧天宮,屋子裡所有的東西全扯爛瞭。氣得我就想踢它,浪浪也晓得闖禍瞭,把個碩大的狼頭插進桌子縫裡,兩隻前爪抱著頭。真正的來個顧頭不顧腚!讓我啼笑皆非。
我那老板朋友,聽說我養瞭隻公狼,極其興奮。總屈尊從山下,到我山上來看浪浪。浪浪對生人極不友爱,夾著狼尾巴呲著牙。我那朋友並不生氣,拍瞭一段錄像。還給浪浪焊瞭個大鐵籠子。第二天老板又上山瞭,跟我很神秘地說: 我問瞭動物專傢,浪浪是有名的草原蒼狼!半年就長這麼大個,毛驢子似的,太罕見瞭!我哪天讓浪浪去配下我傢那條母狼狗,生出來的崽子,必定十分優秀!
我說: 狼是國傢保護動物,我想等他大一點瞭,還是讓它回歸草原,那才是浪浪的傢呀!
那年大年节,浪浪也快一歲瞭。不知怎麼搞的,風把電線刮斷瞭。我點起蠟燭,聽著山下丶村莊裡隱約傳來的鞭炮聲,很是孤獨。浪浪不知跑哪去瞭,我在空屋子裡發呆。
初一老板就上山瞭,給我帶來不少酒啊肉的,還給浪浪帶來一大砣牛肉。老板說: 操!這破路,太他媽滑!也就咱這大吉普,別的車,甭想上山!
我知道,老板這大年初一上山,可不是為我,一定又是打浪浪的主张來瞭。果然,他又和我磋商起讓浪浪去他傢,讓浪浪熟习下它對像。我真的不好拒絕瞭,我的老板友人,人很仗義,在我窮困潦倒時,幫助過我。我說: 這浪浪可是狼啊!野性十足,除瞭我,它誰也不信!
老板哈哈大笑說 它沒野性,我還不要呢!
浪浪是在春暖花開的時候,被老板用鐵籠子拉走的。浪浪在籠子裡團團轉,用哀怨的眼神瞅著我。我有些惊慌,不敢對視浪浪的眼睛。
我有些失踪,望著空空的大山,湧出許多酸楚。浪浪畢竟給我帶來許多歡樂,讓我忘卻瞭許多孤獨。我孤獨瞭,浪浪也美不到哪去。
一個月後,老板給我打電話,大嗓高腔地問: 三哥,浪浪上你那去瞭嗎?
我莫名其妙地說: 沒呀!?浪浪咋瞭!
老板很惱火地跟我說: 這不扯嗎!這浪浪,我上頓活雞下頓牛肉的侍侯著。它咬傷瞭人,跑瞭!
我有些竊喜,說: 我真的沒看見!
看它回來瞭,你把它拴上,我去取!
我匆忙說: 释怀吧,老板!
我跑出門外,用望遠鏡搜尋著。草原的落日很美,可我怎麼也高興不起來。我惦念我的浪浪,我的狼朋友,一隻從小就沒有爹娘的小狼!我很抵触,想見到它,卻又不想再見到它!隻盼望它走進大天然,走進大草原,別像我一樣流浪流落!
一連三天,我每天向山下,向草原远望,可沒有它的任何蹤跡。老板也連著上山,他跟我說: 這他媽的,狼真聰明。籠子上拴著的鎖愣是讓它給扒拉下去瞭。老黃頭想攔,讓狼給頂瞭個跟頭。狠狠在腿上咬瞭一口!狼就是狼呀!
老板是很少上山的,可這次因為丟瞭浪浪,他也丟瞭魂似的。
我好像聞到瞭浪浪的氣味,它一定在邻近,在隱密處註視著我。
果然,那晚上老板的車走遠瞭,我進屋子裡想看書,剛端起書來,就聽見有刨門聲。我蹦瞭起來,這熟悉的聲音,一定是浪浪!我來不迭穿鞋,跳下炕,把門打開。浪浪帶著風,一頭撞瞭進來,把我撞瞭個跟頭,撒著歡的撲我撞我。一個月的牛肉吃多瞭,真有勁!浪浪再也不是,我一隻腳就能把它提起來,扔草堆上的時侯瞭。
早上,我攆浪浪,你還是走吧,老板來瞭,又該把你抓回去瞭!浪浪似乎清楚瞭什麼,一步三回頭的走瞭。
老板把鐵籠子,又送上山瞭。那晩浪浪沒有刨門,它一定是看到瞭那鐵籠子瞭吧!我從窗戶朝外望去,月光下隻有浪浪那綠瑩瑩的眼睛......
在我漸漸淡忘瞭浪浪的時候,我又一次遇見瞭浪浪!
那年冬天很冷,雪下得很大。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大的雪,山下送來過冬的半爿羊肉,半爿豬肉,凍在外面缸裡。山下,一個月都沒人上山瞭。我拎著鐵鍬斧子,想到山坡那砍點柴,走到掩埋母狼不遠的处所,我停下腳步,我意外的碰上瞭一隻母狼。那母狼仰天嚎叫,又向我撲來,可能雪太厚,它那前爪陷瞭進去。我被驚出瞭一身冷汗,正急著呢,不知從什麼地方竄出來一隻更雄壯的公狼。正惧怕呢,我才認出,這是浪浪。我不是好聲的喊著: 浪浪! 浪浪支起耳朵,一見我,湘潭冷水机,上去就把母狼,很兇狠地摁倒在地。那母狼一臉不解的躲到瞭一旁。
浪浪朝我撲來,我看見浪浪癟著肚子,我知道,它一定是因為雪大,無法覓食,才回到山上吧。我常聽說哭不死孩子,餓不逝世狼。我領著浪浪,後面遠遠的跟著母狼。
我把羊肉和豬肉砍瞭一大塊,浪浪餓極瞭,就去吞食著凍肉。可能肉太硬,把浪浪氣得直哼哼。我急忙把鍋放上水燒開,把肉切成小塊......
這可苦瞭我瞭,我愣是半個月竟吃白菜湯泡飯瞭!
春天又來瞭,我想在過幾個月,油循环加热机,會有更多浪浪的後代,出身在山上,诞生在大草原......
【責任編輯:可兒】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慈溪模温机 雪夜广春风冷式冷水机遗情
  
   鹪鹩(五)
  
   错歌——遗忘了谁
  
   张洪杰的情况更要夸张些就是注重打扮自己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