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山西油锅炉 苦情花儿开(小说二临沂油锅炉十二)

html模版苦情花儿开(小说二十二)

当乡亲们在郭大牛他家的屋里,好奇地争相着看相片上的郭大牛和他将来的越南媳妇姑娘时,外面风风火火闯进来一个人,朝着郭大牛大声喊道:

大牛兄弟,大牛兄弟不好啦!不好啦!这可这么办呀 郭大牛和在座的所有乡亲们都不谋而合地把目光看向了叫喊着的来人。他们细心一看,这来人还会是谁原来是俊男家的嫂子玉琴。玉琴原来也是同郭大牛一起曾经在公社的毛泽东思惟文艺宣扬队一起意识的人,所以互相懂得熟悉。方才据说外面的小孩子们高喊着郭大牛回来了,在俊男家屋里的榴花听到了自己可爱的人郭大牛回来了心里一阵紧张,冲动的心里怦怦怦的直跳,心里又是缓和又是焦急了起来。好奇心和多年来没见到大牛了,她呀也就想看个探个究竟,也就紧张激烈地跳动着心跳,偷偷地从门缝里朝外偷看着郭大牛的身影。呀,真是她暗地里念念不忘的那个英俊洒脱健壮硬朗的恋人郭大牛哩。他呀,竟然在部队这几年变得越发结实英俊成熟了,样子更加有力有精神了。同俊男比拟大牛来的憨厚、壮实,更加健康,有着男子汉威猛坚强直率的气质。而俊男多得是几份平和儒雅文人荏弱的飘逸气质。他俩之间榴花更是爱好的是前者的那份刚烈勇猛威武硬朗憨厚的气质,她感到自己不太合适也不喜欢俊男这种有着小资情调的文绉绉的文人儒雅的气质。但是她又拗不过家庭对她的压力,结婚后郁郁寡欢过剩快活。她婚后才感到到他和她之间没有多少共同语言,老是认为他俩之间说不到一起来。他俩双方都试图尝试着互相去适应答方的想法和寻找共同点,但是心与愿违。两人心里向着的是各自的心事,心里各有各的秘密。他俩跟着新婚好奇心的退去,越察觉得无聊好受。他背对着她在床边一口一口的想着心事抽着烟;她呀,坐在床的另一头默默地坐着一边想心事一边红着眼睛抹着泪,她知道他的心里还装着那个还在默默地等着和他结婚的,高中时代的家住县城长安镇清秀的恋人姑娘春花呢!她知道他和那个春花的高中时期的女同窗私底下偷偷约会了好几回了呢。而榴花始终把这件事默默地埋在了心里,表面上看两个人之间好像一点儿没有发生不愉快的事,日子过得安静得很。每次榴花和俊男同房时俊男都预备好了避孕药和平安套套,非要这样不可,否则怒吼着便朝着榴花大发脾气。心底善良纯粹的的榴花姑娘的心中默默地忍受着丈夫的心理折磨,俊男家的人根本不同意,也看不惯俊男娶城里的娇滴滴会大手大脚花钱,不会干事的春花。他俩都迫于家庭的压力才违反了自己心理的想法,过错地走到了一起,不同的喜好,不同的性格脾气,有碍于父母的情绪面子可把他俩可害苦,心理折磨苦了。好在俊男一直在军队上,两人平时根本接触不到,所以榴花在俊男家的日子过得还算平静,就是俊男的父母老是在探听关怀榴花是否怀孕了,希望着榴花早日为他们家生下一男半女来,还让老两口欢欢乐喜抱上孙儿孙女,要知道俊男家的大哥和嫂子还没生过一男半女来,老两口能不关心家里的这件传中接待的大事,这给榴花的心里无意中增添了不小的压力,真是有口难辩有话难说呀。听到郭大牛的回来使得榴花镇静的心里掀起了波涛,见到日思夜想的恋人郭大牛回来了,却又不能也没面子再相见,这些日子来结聚起来得冤屈一下子像火山一样爆发了出来,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蒙着头抱着枕头伤心地放声嚎啕大哭了起来。榴花的嚎啕的大哭声轰动了俊男家的嫂子玉琴,玉琴知道榴花哭得伤心是为了郭大牛回来而触景生情哭的怎么劝也劝不了,反而越劝越让榴花哭得伤心。居然把榴花哭得昏死了从前,这让做大嫂的玉琴慌了四肢。榴花的哭声迎来了俊男的父母前来劝说慰劳,榴花不理不睬,只顾自己伤心欲绝的一个劲地抽泣着。大嫂玉琴急忙去榴花家喊来了榴花的父母,榴花的母亲看到自己的闺女哭得像个泪人似的也很心疼,叫着玉琴一起把榴花扶回了自己的家里。和亲家母打着招呼,让自己的闺女在家住几天,让她母女两在一起拉拉呱,海南冷冻机,消消闺女心头的闷着的火气。俊男家也赞成亲家的想法,由着让大嫂玉琴扶着榴花回自己的外家去。榴花一回到自己的家里就把自己关进了本来自己住的娘家的闺房里,蒙着头头哭了起来,还不让人进去。这可把榴花她妈给急坏了,听凭大嫂和她妈使劲地敲门都不理会,榴花她妈怕闺女哭坏了身子,焦虑地拉着俊男家的大嫂要她想想点子,俊男家的大嫂玉琴心一急计从心来,她悄悄地在榴花她妈的耳边悄悄的说着话,听了俊男家大嫂玉琴的话,事到如今也不其他更好地办法来劝说住自己闺女的措施,只得同意让俊男家的大嫂玉琴前来郭大牛家,工业用冷水机,邀请郭大牛前去辅助劝说榴花。心病还得专心来治,对这病症下药才对呢。榴花不是为郭大牛的到来而伤心的疼痛着哭得,那好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叫郭大牛来劝说来得更为有效,这才是隔靴搔痒。所以办法一经断定玉琴嫂子就授着榴花她妈的使命,风风火火的前来郭大牛家搬救兵回去劝说榴花呢。郭大牛听到玉琴嫂子要他去劝劝榴花,这使得郭大牛有些儿尴尬为难。郭大牛想榴花已经嫁给了俊男,自己去劝说这不是给人起疑心说闲话吗。何况到俊男家去劝榴花俊男家的父母会这样看呢,这不是件挺尴尬的事,再说自己能劝得住吗,这就让他左右不是好生难堪。郭大牛难为的一直地抓着自己的头皮,朝着玉琴大嫂说道:

大嫂呀,不是我不肯去劝哩,榴花已经是你们俊男的人了,我和榴花又是以前的恋人,这俊男又不在家,我去不是更加招人说闲话吗。这这,嫂子我去不适合呀。 郭大牛心里犯嘀咕,也怕见到榴花,畏惧见到后会更加弄得尴尬,自己又是有了未婚媳妇了,人家会说闲话呢。 听到郭大牛说的话风风火火的俊男家大嫂玉琴,听到郭大牛已经有了未婚妻,听到屋里的乡亲们再看郭大牛和阮氏萍的合影照片,就急忙也好奇的争着去看那相片。看到相片上英俊的郭大牛和那个长相漂亮俊秀的越南姑娘,衣着军装在一起亲亲切热的样子,就笑着说道:

哈呀,怪不得这次榴花和俊男成家,大牛兄弟居然不留余地,原来呀,心里早已有了另外的漂亮姑娘,嗨,这榴花还蒙在鼓里,瞎着乱为大牛兄弟白哭着眼泪,再自己瞎折腾,在挥霍表情呢。大牛兄弟呀,你呀现在有了爱人,那就更加不怕人家乱说闲话了。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吗,榴花也结了婚,你呀有了相好,你去劝榴花这不是纯洁为了俊男和榴花的和好吗!人家这么会说闲话呢。有道是人正不怕影子斜嘛,以来劝劝榴花解释说明,二来嘛,也好让榴花死了这条吃回锅豆腐的心嘛。 听了俊男家嫂子的话,把郭大牛闹了个大红脸。郭大牛红着脸回答着:

嫂子你呀这是在为难我哩,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略呐,我和榴花会晤把事情一说,突然断绝了她的想法,那事情说不定更坏呢,她不想和俊男和好我也没办法,原来对我还抱有一丝愿望,突然听说我又有了新媳妇对她心里的打击会更大着哩,那还不知会让她闹腾到什么样子,这事得慢慢来,我有了新媳妇的事也让她慢慢地知道。我看还是让榴花哭上一阵为好,哭了心里会好受些,发泄一下情绪我看未必是件坏事,哭够了,也就不哭了,哭上一阵让她沉着想一下,发泄完了情感不就做作好了嘛,何必我再去火上浇油的劝说呢。嫂子我说的对吗? 玉琴嫂子听到郭大牛说的话也觉得有些儿道理,也就不再挽劝郭大牛去劝说榴花了。凭良心讲作为当事人的郭大牛心里在劝与不劝的问题上也很矛盾,他心里怕见到榴花,又怕榴花太适度伤感,究竟他俩是好多年青梅竹马的恋人嘛,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呀,做得过火又怕引起误解,难哩。在一边的郭大牛的本家族叔郭孝先,也说郭大牛去劝告榴花不合适。俊男家的嫂子玉琴想想也是的就和郭大牛打了声招呼,姗姗地跑回了榴花的家中。榴花家的父亲听说让郭大牛来劝说榴花,老汉拿着眼袋早已一溜烟的跑了出去,他最不愿看法到郭大牛,因为是他最反对榴花和大牛在一起了。玉琴嫂子跑到了榴花的家里在榴花母亲的耳边轻声轻气地说着郭大牛的话和事情,榴花她妈听了摇了摇头,叹了口吻。对俊男的嫂子玉琴说:

被人家竟说闺女大了有酒喝,有肉吃,是件做母亲的贴心的小棉袄。这可不是么现在的闺女大了,心思难捉摸,竟让人操心,烦心着哩。现在的闺女可不象咱们当年做闺女时听话了,现在的闺女想法大得很呐,一不满意就嚷嚷什么恋爱自由,婚姻自主,什么爱情不恋情的,当家过日子吗,还不是图个实惠,尽想些而空空道道花里胡哨爱不爱情不情的货色,能当饭吃吗。我和他爹了咋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不是和和美美过了一辈子了吗。嗨,现在女大由不得爹娘了! 榴花妈,对着自己女儿也没办法头摇得像拨浪鼓,用围单腰间的抹了一下眼泪一声声叹着气。见到这个情景俊男家的嫂子玉琴急忙劝说安慰了榴花她妈多少句,就到榴花的房间门口听了听声音,里面没得了哭声,玉琴急忙微微地敲着榴花的房门,召唤着榴花,里面还是没有一点动静。这让榴花她妈心里焦急慌了神,怕闺女一时想不开产生意外,急急忙忙招呼玉琴帮忙拿上竹梯子爬在榴花卧室的气窗上偷偷去看榴花房间里的动静。榴花她妈站在梯子底下,心急火燎的讯问玉琴榴花在里面怎么了。玉琴慢慢地爬下了竹梯子对榴花她妈说,榴花哭累了当初已经睡着了。榴花她妈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在叹气声中,放心了下来。见到榴花现在安然无恙了,玉琴和榴花她妈打着招呼筹备会自己的婆家去呢,对榴花她妈说等吃过晚饭后再来看榴花。榴花她妈对着玉琴一个劲儿鸣谢,玉琴说让榴花在自己的家里多住上一段时间,母女两在一起拉拉呱,解除榴花这些时光积累的愁闷闷气,以免在婆家晚上孤寂一个人痴心妄想地生出意外事情来。榴花她妈对玉琴感激着说:

她嫂子呀,我家榴花就靠你多关心费神了,那就常来我家串串门劝说劝说榴花吧!

玉琴对着榴花她妈说:

婶子呀,你呀见外了,咱和榴花都是一家人的妯娌嘛,他弟俊男又不在家,做嫂子的都是应当的嘛,哪能让婶子说外人的话。 玉琴和榴花她妈作别后就急着回家向自己的婆婆汇报榴花现在的情形好让自己的婆婆放心。

榴花的父亲怕在家里遇见郭大牛闹腾的为难难堪,就在去了榴花的姐姐家里喝着闷酒。没想到自己为了女儿找个好婆家,以后过上好日子,没想到女儿非但不领情还哭哭啼啼的闹事,让全村人知道,闹腾的他多没面子。想来心中郁闷,当前这性格顽强的小闺女还不知会闹腾出些什么事情来呢。不外说回来只管这样闺女毕竟还是出产队的妇女干部仍是会斟酌自己的职责的。榴花的父亲在自己的大女儿家吃完饭后,看看天色已晚估量郭大牛早已分开了他家,就急急忙忙赶回家去,看看自己的小闺女现在如何了 (未完待续) 赞
(散文编纂: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由于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普通人都不敢欺侮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當鄉親們在郭大牛他傢的屋裡,好奇地爭相著看相片上的郭大牛和他未來的越南媳婦姑娘時,外面風風火火闖進來一個人,朝著郭大牛大聲喊道:

大牛兄弟,大牛兄弟不好啦!不好啦!這可這麼辦呀 郭大牛和在座的所有鄉親們都不約而同地把眼光看向瞭叫嚷著的來人。他們仔細一看,這來人還會是誰原來是俊男傢的嫂子玉琴。玉琴原來也是同郭大牛一起曾經在公社的毛澤東思维文藝宣傳隊一起認識的人,所以互相瞭解熟习。剛才聽說外面的小孩子們高喊著郭大牛回來瞭,在俊男傢屋裡的榴花聽到瞭自己心愛的人郭大牛回來瞭心裡一陣緊張,激動的心裡怦怦怦的直跳,心裡又是緊張又是焦慮瞭起來。好奇心和多年來沒見到大牛瞭,她呀也就想看個探個毕竟,也就緊張劇烈地跳動著心跳,偷偷地從門縫裡朝外偷看著郭大牛的身影。呀,真是她暗地裡梦寐以求的那個俊秀瀟灑健壯結實的戀人郭大牛哩。他呀,居然在部隊這幾年變得越發壯實漂亮成熟瞭,樣子更加有力有精力瞭。同俊男比較大牛來的憨厚、結實,更加健康,有著男子漢威猛剛強直爽的氣質。而俊男多得是幾份溫和儒雅文人纤弱的飄逸氣質。他倆之間榴花更是喜歡的是前者的那份剛烈英勇英武健壯浑厚的氣質,她覺得自己不太適合也不喜歡俊男這種有著小資情調的文縐縐的文人儒雅的氣質。然而她又拗不過傢庭對她的壓力,結婚後鬱鬱寡歡多餘快樂。她婚後才感覺到他和她之間沒有多少独特語言,老是覺得他倆之間說不到一起來。他倆雙方都試圖嘗試著相互去適應對方的想法和尋找共同點,但是心與願違。兩人心裡向著的是各自的心事,心裡各有各的机密。他倆隨著新婚好奇心的退去,越發覺得無聊難受。他背對著她在床邊一口一口的想著心事抽著煙;她呀,坐在床的另一頭默默地坐著一邊想心事一邊紅著眼睛抹著淚,她知道他的心裡還裝著那個還在默默地等著和他結婚的,高中時代的傢住縣城長安鎮秀氣的戀人姑娘春花呢!她知道他和那個春花的高中時代的女同學私底下偷偷約會瞭好幾次瞭呢。而榴花始終把這件事默默地埋在瞭心裡,名义上看兩個人之間似乎一點兒沒有發生不高兴的事,日子過得平靜得很。每次榴花和俊男同房時俊男都準備好瞭避孕藥和保险套套,非要這樣不可,否則咆哮著便朝著榴花大發脾氣。心底仁慈純潔的的榴花姑娘的心中默默地忍耐著丈夫的心理折磨,俊男傢的人根本不批准,也看不慣俊男娶城裡的嬌滴滴會大手大腳花錢,不會幹事的春花。他倆都迫於傢庭的壓力才違背瞭自己心理的设法,錯誤地走到瞭一起,不同的愛好,不同的性情脾氣,有礙於父母的感情面子可把他倆可害苦,心理折磨苦瞭。好在俊男始终在部隊上,兩人平時基本接觸不到,所以榴花在俊男傢的日子過得還算平靜,就是俊男的父母总是在打聽關心榴花是否懷孕瞭,渴望著榴花早日為他們傢生下一男半女來,還讓老兩口歡歡喜喜抱上孫兒孫女,要知道俊男傢的大哥和嫂子還沒生過寸男尺女來,老兩口能不關心傢裡的這件傳中招待的大事,這給榴花的心裡無意中增加瞭不小的壓力,真是有口難辯有話難說呀。聽到郭大牛的回來使得榴花平靜的心裡掀起瞭波瀾,見到日思夜想的戀人郭大牛回來瞭,卻又不能也沒面子再相見,這些日子來結聚起來得冤屈一下子像火山一樣迸發瞭出來,她回到瞭自己的房間裡蒙著頭抱著枕頭傷心肠放聲嚎啕大哭瞭起來。榴花的嚎啕的大哭聲驚動瞭俊男傢的嫂子玉琴,玉琴知道榴花哭得傷心是為瞭郭大牛回來而觸景生情哭的怎麼勸也勸不瞭,反而越勸越讓榴花哭得傷心。居然把榴花哭得昏逝世瞭過去,這讓做大嫂的玉琴慌瞭手腳。榴花的哭聲迎來瞭俊男的父母前來勸說慰問,榴花不理不睬,隻顧自己傷心欲絕的一個勁地抽咽著。大嫂玉琴匆忙去榴花傢喊來瞭榴花的父母,榴花的母親看到自己的閨女哭得像個淚人似的也很疼爱,叫著玉琴一起把榴花扶回瞭自己的傢裡。和親傢母打著招呼,讓自己的閨女在傢住幾天,讓她母女兩在一起拉拉呱,消消閨女心頭的悶著的火氣。俊男傢也贊同親傢的主意,由著讓大嫂玉琴扶著榴花回自己的娘傢去。榴花一回到自己的傢裡就把自己關進瞭原來自己住的娘傢的閨房裡,蒙著頭頭哭瞭起來,還不讓人進去。這可把榴花她媽給急壞瞭,任憑大嫂和她媽使勁地敲門都不搭理,榴花她媽怕閨女哭壞瞭身子,着急地拉著俊男傢的大嫂要她想想點子,俊男傢的大嫂玉琴心一急計從心來,她静静地在榴花她媽的耳邊偷偷的說著話,聽瞭俊男傢大嫂玉琴的話,事到现在也沒有其余更好地辦法來勸說住自己閨女的辦法,隻得赞成讓俊男傢的大嫂玉琴前來郭大牛傢,邀請郭大牛前去幫助勸說榴花。心病還得居心來治,對這病癥下藥才對呢。榴花不是為郭大牛的到來而傷心的苦楚著哭得,那好独一有效的辦法就是,叫郭大牛來勸說來得更為有效,這才是對癥下藥。所以辦法一經確定玉琴嫂子就授著榴花她媽的使命,風風火火的前來郭大牛傢搬援军回去勸說榴花呢。郭大牛聽到玉琴嫂子要他去勸勸榴花,這使得郭大牛有些兒尷尬難堪。郭大牛想榴花已經嫁給瞭俊男,自己去勸說這不是給人起怀疑說閑話嗎。何況到俊男傢去勸榴花俊男傢的父母會這樣看呢,這不是件挺尷尬的事,再說自己能勸得住嗎,這就讓他左右不是好生為難。郭大牛難為的不斷地抓著自己的頭皮,朝著玉琴大嫂說道:

大嫂呀,不是我不肯去勸哩,榴花已經是你們俊男的人瞭,我和榴花又是以前的戀人,這俊男又不在傢,我去不是更加招人說閑話嗎。這這,嫂子我去分歧適呀。 郭大牛心裡犯嘀咕,也怕見到榴花,惧怕見到後會更加弄得尷尬,本人又是有瞭未婚媳婦瞭,人傢會說閑話呢。 聽到郭大牛說的話風風火火的俊男傢大嫂玉琴,聽到郭大牛已經有瞭未婚妻,聽到屋裡的鄉親們再看郭大牛和阮氏萍的合影照片,就急忙也好奇的爭著去看那相片。看到相片上英俊的郭大牛和那個長相美丽英俊的越南姑娘,穿著軍裝在一起親親熱熱的樣子,就笑著說道:

哈呀,怪不得這次榴花和俊男成傢,大牛兄弟竟然不動聲色,原來呀,心裡早已有瞭另外的英俊姑娘,嗨,冷水机组选型,這榴花還蒙在鼓裡,瞎著亂為大牛兄弟白哭著眼淚,再自己瞎折騰,在浪費表情呢。大牛兄弟呀,你呀現在有瞭愛人,那就更加不怕人傢亂說閑話瞭。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實嗎,榴花也結瞭婚,你呀有瞭相好,你去勸榴花這不是純粹為瞭俊男跟榴花的和好嗎!人傢這麼會說閑話呢。有道是人正不怕影子斜嘛,以來勸勸榴花解釋解釋,二來嘛,也好讓榴花死瞭這條吃回鍋豆腐的心嘛。 聽瞭俊男傢嫂子的話,把郭大牛鬧瞭個大紅臉。郭大牛紅著臉答复著:

嫂子你呀這是在為難我哩,事件恐怕沒有這麼簡單吶,我和榴花見面把事情一說,突然斷絕瞭她的想法,那事情說不定更壞呢,她不想和俊男和好我也沒辦法,本來對我還抱有一絲盼望,忽然聽說我又有瞭新媳婦對她心裡的打擊會更大著哩,那還不知會讓她鬧騰到什麼樣子,這事得缓缓來,我有瞭新媳婦的事也讓她渐渐地知道。我看還是讓榴花哭上一陣為好,哭瞭心裡會好受些,發泄一下情緒我看未必是件壞事,哭夠瞭,也就不哭瞭,哭上一陣讓她冷靜想一下,發泄完瞭情緒不就天然好瞭嘛,何必我再去火上澆油的勸說呢。嫂子我說的對嗎? 玉琴嫂子聽到郭大牛說的話也覺得有些兒情理,也就不再勸說郭大牛去勸說榴花瞭。憑良心講作為當事人的郭大牛心裡在勸與不勸的問題上也很抵触,他心裡怕見到榴花,又怕榴花太過度傷感,畢竟他倆是好多年轻梅竹馬的戀人嘛,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呀,做得過分又怕引起誤會,難哩。在一邊的郭大牛的本傢族叔郭孝先,也說郭大牛去勸說榴花不合適。俊男傢的嫂子玉琴想想也是的就和郭大牛打瞭聲招呼,姍姍地跑回瞭榴花的傢中。榴花傢的父親聽說讓郭大牛來勸說榴花,老漢拿著眼袋早已一溜煙的跑瞭出去,他最不願意見到郭大牛,因為是他最反對榴花和大牛在一起瞭。玉琴嫂子跑到瞭榴花的傢裡在榴花母親的耳邊輕聲輕氣地說著郭大牛的話和事情,榴花她媽聽瞭搖瞭搖頭,嘆瞭口氣。對俊男的嫂子玉琴說:

被人傢竟說閨女大瞭有酒喝,有肉吃,是件做母親的貼心的小棉襖。這可不是麼現在的閨女大瞭,心理難捉摸,竟讓人费心,煩心著哩。現在的閨女可不象咱們當年做閨女時聽話瞭,現在的閨女主张大得很吶,一不稱心就嚷嚷什麼戀愛自在,婚姻自主,什麼愛情不愛情的,當傢過日子嗎,還不是圖個實惠,盡想些而空空道道花裡胡哨愛不愛情不情的東西,能當飯吃嗎。我和他爹瞭咋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不是和和美美過瞭一輩子瞭嗎。嗨,現在女大由不得爹娘瞭! 榴花媽,對著自己女兒也沒辦法頭搖得像撥浪鼓,用圍單腰間的抹瞭一下眼淚一聲聲嘆著氣。見到這個情景俊男傢的嫂子玉琴急忙勸說抚慰瞭榴花她媽幾句,就到榴花的房間門口聽瞭聽聲音,裡面沒得瞭哭聲,玉琴急忙輕輕地敲著榴花的房門,呼喚著榴花,裡面還是沒有一點動靜。這讓榴花她媽心裡著急慌瞭神,怕閨女一時想不開發生意外,急急忙忙招呼玉琴幫忙拿上竹梯子爬在榴花臥室的氣窗上偷偷去看榴花房間裡的動靜。榴花她媽站在梯子底下,心急火燎的詢問玉琴榴花在裡面怎樣瞭。玉琴慢慢地爬下瞭竹梯子對榴花她媽說,榴花哭累瞭現在已經睡著瞭。榴花她媽一顆懸著的心終於在嘆息聲中,释怀瞭下來。見到榴花現在安全無事瞭,玉琴和榴花她媽打著召唤準備會自己的婆傢去呢,對榴花她媽說等吃過晚飯後再來看榴花。榴花她媽對著玉琴一個勁兒道謝,玉琴說讓榴花在自己的傢裡多住上一段時間,母女兩在一起拉拉呱,解除榴花這些時間積聚的鬱悶悶氣,省得在婆傢晚上孤寂一個人胡思亂想地生出意外事情來。榴花她媽對玉琴感谢著說:

她嫂子呀,我傢榴花就靠你多關心費心瞭,那就常來我傢串串門勸說勸說榴花吧!

玉琴對著榴花她媽說:

嬸子呀,你呀見外瞭,咱和榴花都是一傢人的妯娌嘛,他弟俊男又不在傢,做嫂子的都是應該的嘛,哪能讓嬸子說外人的話。 玉琴和榴花她媽道別後就急著回傢向自己的婆婆匯報榴花現在的情況好讓自己的婆婆放心。

榴花的父親怕在傢裡遇見郭大牛鬧騰的尷尬難堪,就在去瞭榴花的姐姐傢裡喝著悶酒。沒想到自己為瞭女兒找個好婆傢,以後過上好日子,沒想到女兒非但不領情還哭哭啼啼的鬧事,讓全村人知道,鬧騰的他多沒体面。想來心中鬱悶,以後這脾氣倔強的小閨女還不知會鬧騰出些什麼事情來呢。不過說回來盡管這樣閨女畢竟還是生產隊的婦女幹部還是會考慮自己的職責的。榴花的父親在自己的大女兒傢吃完飯後,看看天气已晚估計郭大牛早已離開瞭他傢,就急急忙忙趕回傢去,看看自己的小閨女現在如何瞭 (未完待續)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层压板油加热器,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晓得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