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安徽导热油炉 李各马鞍山导热油电加热炉庄事件

html模版李各庄事件
【导读】赵德柱话还没说完,前面传来汽车的喇叭声,车子开到了老百姓眼前,车门开了,走过来一个干部摸样的人,他大声地招呼:乡亲们,我代表王书记来探访大家,大家有什么话,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跟我说。

李各庄的老百姓又到区里告状了,区政府的大门前又被堵住了。
区委书记王大民要去市里去开会,车子无奈从正门开出去,他急了,问司机:这是怎么回事儿?司机也不好说什么,还是旁边的秘书嘴快:又是李各庄的村民告状的,这已经是第八次了。还不是由于他们村把水库跟许多地都卖了,没有通过村民代表大会。老百姓不知道啊!
先开会去,回来好好查查这件事情,看看有没有什么背景,卖地的事情区里知道不晓得,谁的责任应该弄清楚。 王大民只好让司机把车子掉过火,从后门出去了。
不象话,照这样我们的政府机关成了什么样子?每天成了老百姓上访告状的处所了。 王大民愤慨地说。
秘书说: 是啊,老百姓告状上访,常常在政府门前会聚那么多人。

第二天,区委书记招集了几个副书记、常委和纪委书记,为上访告状的事情开了一个会。他问在座的副书记们和常委们:昨天我去市里开会,大门口出不去,都被告状的堵严实了,据说是李各庄的老百姓,为村里卖地的事儿来告状的。在座的各位,谁对这个事情明白一点儿,可以说说,也可以说说自己的见解,看有没有解决的措施。我今天召开这个会就是专门研讨这个问题,生机可以找到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大家发表看法吧。
老李,你说说。 王大民示意坐在对面的区委副书记区长李宗善。
李宗善挠了挠头,犹豫了一下: 王书记,我还没有想好。大家先说说吧。
区委常委、副区长赵长田心里说呢:你李宗善不清楚?这不是装糊涂吗?你要说不清楚,别人就更不清楚了。老百姓说是告区政府,不就是告你吗?李各庄的老庶民都来了八次了,说了那么多话,有几回没提你的名字啊!你跟李各庄卖地和卖水库的事情有没有关系你本人应该是最清楚的。
王大民对坐在李宗善旁边的区委常委、主管城建开发的副区长林子健说:小林,你说说。
林子健刚从别的区过来不久,对李各庄卖地的事情确切不上很清楚,固然知道一点儿,也都是听别人说的。他迟疑了一下说:这件事儿,不是我经手的,大家也都知道我才上任未几。应该好好地调查一下。看土地有没有审批手续,谁签字,谁同意的,只有把这些问题搞清楚了,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区委常委、纪委书记张国宝一直没有发言,他对李各庄的问题早就知道,问题也查了,知道卖地的前因后果,波及到什么人,他心里是有数的,但他这个纪委书记还不那么大的权力,谁有问题就敢拿下谁,他没这个权利啊!他这个纪委书记也不好干呀!你王大民来这个区时间也不长,对这里水的深浅还不那么摸门,等你的脚跟站稳了,只有有你撑腰,我还怕什么?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寻思了一会儿,说:就照林区长说的吧,先调查调查。他说这话时不是没有斟酌,究竟李宗善的眼睛在盯着他呢!也只好来个借坡下驴,随林子健的意思走吧。
王大民一看今天也就是这样了,解决李各庄老百姓因为卖地的告状问题,要害是查清李各庄的卖地到底与区政府有没有瓜葛。这不是一天两天,一次两次会就可能解决的问题。事情还得缓缓来。
看样子这个问题应当好好考察一下,搞清晰了好对老百姓有一个交代。 好,今天的会就到这儿。散会。

自打这次会后,区长李宗善感到了事情有些不妙,有了一些吉祥的信息,小型冷水机,王大民来的时间不长,新官上任总想搞出点儿动静来,但不会猜忌我跟李各庄卖地的事情吧?他也不知道什么呀!林子健是外来的,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基础,但由主管城建开发,原来主管区长的问题很轻易又摆在桌面上,这是很懊恼的。不过,倒是也好办,主管开发的区长是很容易被开发尚拉下水的,只要你下了水就好办了。我又是一区之长,平湖工业冷水机,负责全面工作,我还怕你这个副区长不成?纪委书记张国宝是个油条,但不要紧,纪委书记这个地位在区里不就是个陈设吗?还能怎么着?他觉得副区长赵长田最头疼,在区里这么多年,总是坐在常务副区长的位子上,始终拿不下去,他太懂得我了,太知道我的基础了。在区里权威还相称高,在市里也算个人物呢!良多的事情可以瞒得过别人,大略瞒过他是很艰苦的。不外,我这个区长一直对你必恭必敬,你也不会背地给我捅刀子吧?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仍是警惕为好。小不忍则乱大谋。
李宗善清楚李各庄卖地卖水库这件事儿的利弊关联,搞不好会关系到自己的政治性命。咱不能光为这多少百万块钱毁了自己的政治前程,原来市里刘市长早就有把他选拔为副市长的盘算,千万不能过错啊!最近李各庄那个郝国力镇长有点儿吃不消了,区纪委的人又去调查,还是那句话:要心直口快,李各庄卖地的事情一问三不知。这个问题的重大性,李宗善不知和郝国力吩咐了多少次了。还有那个李各庄的村长李大元,自己挣足了钱就行了,不要说什么了,村长不干了,也够本了。让郝国力跟他透个话:别到处瞎咬,否则给自己咬进公安局去了。

再说,李各庄的李大元,上任没多久,就做了一个勇敢的举措:跟开发商接洽勾结上了,瞒着村里的老百姓,擅自与村委会的几个自己人与开发商签定了协定:把全村的水源连同水库周边的土地都卖给了一家开发公司,老百姓一滴水也吃不上了。这回倒喝上京密引水渠的水了。李各庄的老百姓哪里干呀?原来吃的是山泉水,自然的,生喝都是甘甜的;现在吃河里的水了,刚开端喝生水,一村庄的人没有几个不拉稀的。当初水都归了人家开发商了,想喝你得花钱去买。水库周边有大批好地,这是全村独一的好地,其余都是一水儿的山坡地,种什么都不爱长,再说没有水种什么也不行啊!
李各庄的老百姓急了,找村里没有头管,找镇里也没有人管,村里卖地卖水库,镇长都收了利益呢!那不是小钱啊!有镇里和区里的头给撑着,村长李大元还怕什么?老百姓知道到镇里告状也没有什么戏,这不,两个月来了八次区政府,还到市政府门前坐了两天呢!反正也没地种了,每天也没有什么活做,咱老百姓有的是时光,不就是告状吗?就不信告不出子鼠寅丑来。非得让他们把咱们老百姓的钱给老诚实实地吐出来。
检举揭发信已经写了好多封了,区纪委、检察院、市政府、信访办。这不,今天全村的老百姓又打算到区政府去,本来的老书记赵德柱奉劝大家:乡亲们呐!什么事情都不要焦急,迟早都会有解决的办法。大家听我的没错,最近恰是开两会的时候,这期间不要告状和上访,大家有什么问题,能够把意见反映上来,去两个代表把咱们的情形反应上去就行了。否则在两会期间出去这么多人,在区政府门口一站,说不定来警察呢!这样事情就闹大了,我们不要因为去告终而进了监狱啊!伤着什么人就更麻烦了。

赵德柱话还没说完,前面传来汽车的喇叭声,车子开到了老百姓面前,车门开了,走过来一个干部摸样的人,他大声地召唤:乡亲们,我代表王书记来看望大家,大家有什么话,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跟我说。李各庄卖地卖水库的事情我们正在调查,事情一定会搞清楚的,问题一定会解决的。
原来是赵长田区长,老书记握住他的手说:赵区长,我们村卖地的事情一定要处置,不然的话,老百姓这关可不好过呀!就靠党和政府的了。
老赵,释怀吧,这个事件必定要查个真相大白。
赵区长的话刚说完,李各庄的老百姓刷地全跪下了。
赵长田的眼泪快克制不住了,看到面前的村民,他心里充斥了盼望:多仁慈的国民啊,多朴素的百姓啊!有这么多善良的老百姓,我们的国度,咱们的党是有愿望的。腐朽是深入人心的,是没有前途的,是人民不许可的!

赵长田离别了李各庄的乡亲们,他感到心里有了数,身上也布满了力气,问题总会解决的,决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车子在山路上前进,铺天盖地的桃花开了,那么壮丽,那么芳香,一个暖和残暴的春天来到了。

2008.4.6下战书
【义务编纂:叶子】 赞
(散文编辑: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禁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然而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候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严峻,因为县病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上虞导热油炉,个别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導讀】趙德柱話還沒說完,前面傳來汽車的喇叭聲,車子開到瞭老百姓面前,車門開瞭,走過來一個幹部摸樣的人,反应釜导热油加热器,他大聲地招呼:鄉親們,我代表王書記來看望大傢,大傢有什麼話,有什麼問題都可以跟我說。

李各莊的老百姓又到區裡告狀瞭,區政府的大門前又被堵住瞭。
區委書記王大民要去市裡去開會,車子無法從正門開出去,他急瞭,問司機:這是怎麼回事兒?司機也不好說什麼,還是旁邊的秘書嘴快:又是李各莊的村民告狀的,這已經是第八次瞭。還不是因為他們村把水庫和很多地都賣瞭,沒有通過村民代表大會。老百姓不知道啊!
先開會去,回來好好查查這件事情,看看有沒有什麼背景,賣地的事情區裡知道不知道,誰的責任應該弄清楚。 王大民隻好讓司機把車子掉過頭,從後門出去瞭。
不象話,照這樣我們的政府機關成瞭什麼樣子?天天成瞭老百姓上訪告狀的地方瞭。 王大民氣憤地說。
秘書說: 是啊,老百姓告狀上訪,經常在政府門前集聚那麼多人。

第二天,區委書記召集瞭幾個副書記、常委和紀委書記,為上訪告狀的事情開瞭一個會。他問在座的副書記們和常委們:昨天我去市裡開會,大門口出不去,都被告狀的堵嚴實瞭,聽說是李各莊的老百姓,為村裡賣地的事兒來告狀的。在座的各位,誰對這個事情清楚一點兒,可以說說,也可以說說自己的见地,看有沒有解決的辦法。我今天召開這個會就是專門研究這個問題,希望能夠找到一個解決問題的辦法。大傢發表意見吧。
老李,你說說。 王大民示意坐在對面的區委副書記區長李宗善。
李宗善撓瞭撓頭,遲疑瞭一下: 王書記,我還沒有想好。大傢先說說吧。
區委常委、副區長趙長田心裡說呢:你李宗善不清楚?這不是裝糊塗嗎?你要說不清楚,別人就更不清楚瞭。老百姓說是告區政府,不就是告你嗎?李各莊的老百姓都來瞭八次瞭,說瞭那麼多話,有幾次沒提你的名字啊!你跟李各莊賣地和賣水庫的事情有沒有關系你自己應該是最清楚的。
王大民對坐在李宗善旁邊的區委常委、主管城建開發的副區長林子健說:小林,你說說。
林子健剛從別的區過來不久,對李各莊賣地的事情確實不上很清楚,雖然知道一點兒,也都是聽別人說的。他猶豫瞭一下說:這件事兒,不是我經手的,大傢也都知道我才上任不久。應該好好地調查一下。看土地有沒有審批手續,誰簽字,誰批準的,隻有把這些問題搞清楚瞭,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區委常委、紀委書記張國寶一直沒有發言,他對李各莊的問題早就知道,問題也查瞭,知道賣地的來龍去脈,涉及到什麼人,他心裡是有數的,但他這個紀委書記還沒有那麼大的權利,誰有問題就敢拿下誰,他沒這個權利啊!他這個紀委書記也不好幹呀!你王大民來這個區時間也不長,對這裡水的深淺還不那麼摸門,等你的腳跟站穩瞭,隻要有你撐腰,我還怕什麼?隻是現在還不是時候。他沉思瞭一會兒,說:就照林區長說的吧,先調查調查。他說這話時不是沒有考慮,畢竟李宗善的眼睛在盯著他呢!也隻好來個借坡下驢,隨林子健的意思走吧。
王大民一看今天也就是這樣瞭,解決李各莊老百姓因為賣地的告狀問題,關鍵是查清李各莊的賣地到底與區政府有沒有瓜葛。這不是一天兩天,一次兩次會就能夠解決的問題。事情還得渐渐來。
看樣子這個問題應該好好調查一下,搞清楚瞭好對老百姓有一個交代。 好,今天的會就到這兒。散會。

自打這次會後,區長李宗善感到瞭事情有些不妙,有瞭一些不祥的信息,王大民來的時間不長,新官上任總想搞出點兒動靜來,但不會懷疑我跟李各莊賣地的事情吧?他也不知道什麼呀!林子健是外來的,在這裡也沒有什麼根基,但由主管城建開發,原來主管區長的問題很容易又擺在桌面上,這是很煩惱的。不過,倒是也好辦,主管開發的區長是很容易被開發尚拉下水的,隻要你下瞭水就好辦瞭。我又是一區之長,負責全面工作,我還怕你這個副區長不成?紀委書記張國寶是個油條,但沒關系,紀委書記這個位置在區裡不就是個擺設嗎?還能怎麼著?他感到副區長趙長田最頭疼,在區裡這麼多年,老是坐在常務副區長的位子上,一直拿不下去,他太瞭解我瞭,太知道我的根底瞭。在區裡威信還相當高,在市裡也算個人物呢!很多的事情可以瞞得過別人,或许瞞過他是很困難的。不過,我這個區長一直對你必恭必敬,你也不會背後給我捅刀子吧?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還是当心為好。小不忍則亂大謀。
李宗善清楚李各莊賣地賣水庫這件事兒的利害關系,搞不好會關系到自己的政治生命。咱不能光為這幾百萬塊錢毀瞭自己的政治前途,本來市裡劉市長早就有把他提携為副市長的打算,千萬不能錯誤啊!最近李各莊那個郝國力鎮長有點兒吃不消瞭,區紀委的人又去調查,還是那句話:要守口如瓶,李各莊賣地的事情一問三不知。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李宗善不知和郝國力叮囑瞭多少次瞭。還有那個李各莊的村長李大元,自己掙足瞭錢就行瞭,不要說什麼瞭,村長不幹瞭,也夠本瞭。讓郝國力跟他透個話:別到處瞎咬,否則給自己咬進公安局去瞭。

再說,李各莊的李大元,上任沒多久,就做瞭一個大膽的舉動:跟開發商聯系勾搭上瞭,瞞著村裡的老百姓,私下與村委會的幾個自己人與開發商簽定瞭協議:把全村的水源連同水庫周邊的土地都賣給瞭一傢開發公司,老百姓一滴水也吃不上瞭。這回倒喝上京密引水渠的水瞭。李各莊的老百姓哪裡幹呀?原來吃的是山泉水,天然的,生喝都是甘甜的;現在吃河裡的水瞭,剛開始喝生水,一村子的人沒有幾個不拉稀的。現在水都歸瞭人傢開發商瞭,想喝你得花錢去買。水庫周邊有大量好地,這是全村唯一的好地,其他都是一水兒的山坡地,種什麼都不愛長,再說沒有水種什麼也不行啊!
李各莊的老百姓急瞭,找村裡沒有頭管,找鎮裡也沒有人管,村裡賣地賣水庫,鎮長都收瞭好處呢!那不是小錢啊!有鎮裡和區裡的頭給撐著,村長李大元還怕什麼?老百姓知道到鎮裡告狀也沒有什麼戲,這不,兩個月來瞭八次區政府,還到市政府門前坐瞭兩天呢!反正也沒地種瞭,天天也沒有什麼活做,咱老百姓有的是時間,不就是告狀嗎?就不信告不出子鼠寅醜來。非得讓他們把咱們老百姓的錢給老老實實地吐出來。
揭發檢舉信已經寫瞭好多封瞭,區紀委、檢察院、市政府、信訪辦。這不,今天全村的老百姓又打算到區政府去,原來的老書記趙德柱勸告大傢:鄉親們吶!什麼事情都不要著急,早晚都會有解決的辦法。大傢聽我的沒錯,最近正是開兩會的時候,這期間不要告狀和上訪,大傢有什麼問題,可以把意見反映上來,去兩個代表把咱們的情況反映上去就行瞭。否則在兩會期間出去這麼多人,在區政府門口一站,說不定來警察呢!這樣事情就鬧大瞭,我們不要因為去告終而進瞭監獄啊!傷著什麼人就更麻煩瞭。

趙德柱話還沒說完,前面傳來汽車的喇叭聲,車子開到瞭老百姓面前,車門開瞭,走過來一個幹部摸樣的人,他大聲地招呼:鄉親們,我代表王書記來看望大傢,大傢有什麼話,有什麼問題都可以跟我說。李各莊賣地賣水庫的事情我們正在調查,事情一定會搞清楚的,問題一定會解決的。
原來是趙長田區長,老書記握住他的手說:趙區長,我們村賣地的事情一定要處理,不然的話,老百姓這關可不好過呀!就靠黨和政府的瞭。
老趙,放心吧,這個事情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趙區長的話剛說完,李各莊的老百姓刷地全跪下瞭。
趙長田的眼淚快抑制不住瞭,看到眼前的村民,他心裡充滿瞭希望:多善良的人民啊,多樸實的百姓啊!有這麼多善良的老百姓,我們的國傢,我們的黨是有希望的。腐敗是不得人心的,是沒有出路的,是人民不答應的!

趙長田告別瞭李各莊的鄉親們,他感到心裡有瞭數,身上也充滿瞭气力,問題總會解決的,決不能再這樣下去瞭。車子在山路上行進,漫山遍野的桃花開瞭,那麼絢麗,那麼芬芳,一個溫暖燦爛的春天來到瞭。

2008.4.6下昼
【責任編輯:葉子】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阻拦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期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无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