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济宁导热油炉 春子湛江油加热器进城

html模版春子进城

春子今年刚三十出头,正是一生当中年纪最好精力最充沛的阶段,也是作为一个少妇正是打扮得花枝招展娇艳靓丽的阶段。可熟悉她的人都说她老成,怎么看都不像三十出头的女人。

春子长相很俊秀,一双丹凤眼忽闪着灵气,圆圆的黧黑的脸蛋还有两个清晰的小酒窝。微微上扬的嘴角如月牙弯弯,矜持娇好。一头齐耳短发总是不合时宜之潮流和屈服天命的无奈,让人感觉春子活在六十年代,全部轮廓像一幅沉重的冰雕,在感慨韶华流逝的淡然。不高不矮的身材承受着一份凄凉,一件很旧已经过期的粉色衬衫紧裹着她与命运抗争的一身傲骨。一双布鞋磨破了边沿但还可脚,总是不舍得抛弃,穿在春子的脚上有些哀怨人潮人海中的孤寂和虚空。

春子就是一副这样的样子容貌,缄默寡言,孤寂独处。她不喜欢和人交流,也不喜欢扎在人堆念叨风情品头说爱,她即没有充裕的家景,也没有经历浪漫的恋情,更没有金银首饰华装盛装,她是孤僻的,与人格格不入的,年青轻的却阅历了世间世事的沧桑,风雕雨琢,和对运气不公的抗争。春子长相很俊,打扮得太老相了,还不如四五十的女人鲜明明丽,可人们都说春子的日子不容易,那个家幸好有她。

春子平日少语但为人正直,只要有不公平的事她总会语气强硬不怕伤人得罪人。她敢直抒己见,却怕别人戳她的软肋,她怕别人问起自己的故事,问起自己拿不争气的老公。街坊和工友们都知道她的故事,都在回避和她交谈这些,以免伤到她这一生仅存的唯一的价值,自尊。

春子出生在一个贫穷的残疾家庭里,父亲不仅诚实木纳个子矮仍是个瘸子,母亲长相姣好却双目失明是个瞎子。这样的家庭里却出生了三个和春子一样命运的姐弟,春子是姐姐,下边有个妹妹和弟弟。还好姐弟三人都身材健康没有其他缺陷。可是家庭的贫苦却导致三姐弟悲哀的命运。春子不识字,从没上过学。自懂事起就在家帮着父亲种那多少亩坷拉地和帮着母亲带弟妹。做饭洗衣都是她的专属,她自小吃的苦流的泪有谁知道啊?弟弟妹妹总算带大上了几年小学也总因学习成就不好而退学,后来在大一点都去附近的砖厂干苦力挣钱,但家里还是家徒四壁。母亲的眼睛倒没啥因为她是先天性失明,而父亲的腿疾越来越严峻了,一日都离不开激素药的医治。家里缺钱啊!

春子十五岁那年去了外地窑厂干活,每月一千块钱的高价吸引了春子迫切想挣钱的眼眸。她去了,为了父亲和母亲,为了给弟弟攒钱说媳妇,卧式曲肘注塑机温度控制系统,她啥都肯就义,苦点累点不算啥。可她不知道,那是个黑心的窑厂,一天干十二个小时的累活,她哭,她难过,累得腰疼腿疼心口疼,好几回想回家,节能冷水机,可每次想到那个贫乏的没有关爱的家她更难过,想起父亲走路一瘸一拐呲牙咧嘴慢腾腾的样子难过;想起母亲摸摸索索拿着木棍站在门口嗮太阳的样子难过;想起弟妹小小的年纪也去附近砖厂干零活嗮黑的脸蛋难过;想起别人的家庭住着新居衣着新衣有父母溺爱难过。她有什么资历撤退不挣钱回家两手空空回家呢?她不敢想下去,流着泪只好咬牙保持着。还好她自小就干活,累粗了筋骨,承受过压力,总算干到冬天降临,大雪纷飞。那一年她挣了九千块钱,拿回家,不仅给父亲治好了腿还盖了两间东厢房,村里的大人们都夸春子,都竖起来大拇指;春子,好样的!真争气!春子听了,抬头笑了,笑得很苦。

春子那年就像当初这样高,直到现在也没再长个头。

【二】

第二年开春,春子和本村的一个姐妹又去了另一家外地的窑厂干活。十六岁正是青春懵懂的年事,也是对一切都好奇的年纪。

在那里春子遇见了他,一个和春子家一个乡镇的他。人在外地干活本就孤独,能遇见乡亲在一起干活就像遇见亲人一样亲,春子高兴,毫无防范的心里把他当成了哥哥。春子自小就没人心疼,在外地有这样一个哥哥般的男人疼爱真是喜泣而生,她把苦累和他诉说,她把家事和他诉说,她把无奈和苦涩向他倾诉。他也老是替她抹去眼泪,给她买来她爱吃的火腿,香蕉。下雨天他就领着春子去城里饭店,让春子吃上一顿可口的饺子。春子总是把头倚在他的肩膀,感到他的肩膀好宽,像一面墙为她招架风雨;他的背好暖,好温馨,靠着他啥都不怕,啥苦啥累都消逝。她匆匆的爱好上了他,一刻也离不开他了。

他叫峰,个子细细的很高,也没上过学没有文化。尖尖的下巴烘托一张黑瘦的有几道皱纹的脸,一双眼睛大大的看起人来总是不那么悦目,头发留得很长总是梳向左边,总是挡住左边那个很大的眼睛。峰很平常,除了个子高些没啥引人注视的地方。看年纪也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他对春子很热情,他是砖厂的维修工,每每空闲就去帮春子干活,春子也喜欢峰替她叉坯子的样子,看着他挥汗如雨也会意疼。春子喜欢峰,人不知鬼不觉爱上了峰,且爱的义无反顾。她要把自己的一生都交付给峰,峰激动,也说会好好爱春子一辈子,疼她一辈子。就这样春子把被褥搬到了峰的房间,她和峰住在了一起。

和春子一起来的小姐妹劝过春子,她说,春子你可要想好了,峰到底是啥样的男人你摸清晰了吗?他的家庭你知道多少?父母啥样?有钱吗?再说你还小,峰比你大好多啊.春子闪着稚嫩的眼睛自豪地说,俺不懊悔,真的,这辈子就峰疼俺,俺知足。俺不图他的家庭,也不图他的父母啥样,只有峰对俺好就行。小姐妹说,那你不和父母商量一下吗?春子扬了扬嘴角,没吱声。心里酸酸的想,俺的父母自己都顾不外来哪有一个关怀俺的啊?

再也没人阻挡春子,春子就和峰那样生活在一起了。在窑厂他们如影随行,吃饭干活睡觉一刻也不离开。春子的脸上整日挂着笑脸,恍如她真的找到了幸福。峰也愉快,到月头发的工资一分不少的都交给了春子。他感到春子就是自己的人,就是自己这辈子离不开的老婆。

一个多月当前,春子不笑了,脸上阴森沉了情感低迷,还持续歇了几天班。一起来的小姐妹追问春子咋回事时,春子哭了,哭得伤心欲裂。本来峰的左眼是假的,峰一时兴奋和春子睡觉时忘情适度掉在了床上,被春子看到吓得惊呆了,望着峰那个空空的黑窟窿心都碎了,好吓人的洞!那是眼睛是人心灵的窗户,如果没有了窗户而是个黑洞多灾看啊!春子难过极了,推开了为难的峰,她不想听峰的说明。春子恨极了峰,你个骗子!

春子难过,恨自己瞎了眼,没听小姐妹的奉劝。怎么这辈子就这样的命运吗?自己本身就有一个双眼失明的老娘,再有一个单眼瞎的丈夫该咋活啊?村里的人该咋看啊?俺可咋办啊?春子哭着,悔着,恨着,在小姐妹的劝告下沉着下来,把被褥又搬回了原来和小姐妹一起住的地方,她决议分开峰!

峰没有阻拦,他认为理亏,是自己骗了春子。他的眼是小时候放炮仗嘣瞎的,也是因为瞎了一个眼才不上学。长大后为了外貌雅观能说上媳妇不惜花昂贵的钱财换上了一只假眼,假眼虽然能遮挡丑恶,但不能冲动不能酗酒不能做强烈的活动,且几年就得换一次才行。二十好几了说不上媳妇好不容易遇见了比自己小七八岁的春子,一时忘情过渡反而忘却了眼睛的问题,才惹出了今天的局面,他后悔,但知道理亏,听凭春子打骂离开。

春子离开了峰不久,人们都忘记了此事,可谁也没想到,春子竟然和峰解雇了窑厂的高额活计一起回家了。春子回了峰的家,由于春子怀上了峰的孩子。春子认命了,不再惶恐了,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有个父亲她抉择了峰,她没有想过应当打掉孩子,那时,她还不懂。春子瞒着父母去了峰的家,这辈子,她没穿过婚纱,没做过轿车,没有亲人送行,更没举办过热烈排场的婚礼。就这样私奔了,也没给父母要一分钱的彩礼也没买好烟好酒好吃的,甚至都没给自己要几件好衣服。父母还蒙在鼓里春子却当了儿子的妈。

乡村,你呈现这样的事谁还看得起你?春子想都没想,就在人们鄙夷指导的目光中生活着。实在春子不知道,她真是跳进了火坑里,伤心的日子还在后头

待续 赞
(散文编纂:散文在线)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侮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热压板油加热器,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春子今年剛剛三十出頭,正是终生當中年齡最好精神最充分的階段,也是作為一個少婦恰是装束得花枝飘扬鮮艷靚麗的階段。可熟习她的人都說她老成,怎麼看都不像三十出頭的女人。

春子長相很英俊,一雙丹鳳眼忽閃著靈氣,圓圓的黧黑的臉蛋還有兩個清楚的小酒窩。微微上揚的嘴角如月牙彎彎,自持嬌好。一頭齊耳短發總是分歧時宜之潮流和屈從天命的無奈,讓人感覺春子活在六十年代,整個輪廓像一幅繁重的冰雕,在感嘆韶華流逝的漠然。不高不矮的身体蒙受著一份蒼涼,一件很舊已經過時的粉色襯衫緊裹著她與命運抗爭的一身媚骨。一雙佈鞋磨破瞭邊緣但還可腳,總是不舍得丟棄,穿在春子的腳上有些哀怨人潮人海中的孤寂和虛空。

春子就是一副這樣的模樣,噤若寒蝉,孤寂獨處。她不喜歡和人交换,也不喜歡紮在人堆談論風情品頭說愛,她即沒有富饶的傢境,也沒有經歷浪漫的愛情,更沒有金銀首飾華裝艷服,她是孤僻的,與人心心相印的,年輕輕的卻經歷瞭人間世事的滄桑,風雕雨琢,和對命運不公的抗爭。春子長相很俊,装扮得太老相瞭,還不如四五十的女人光鮮艷麗,可人們都說春子的日子不轻易,那個傢幸虧有她。

春子素日少語但為人正派,隻要有不公正的事她總會語氣強硬不怕傷人得功臣。她敢直言不諱,卻怕別人戳她的軟肋,她怕別人問起自己的故事,問起自己拿不爭氣的老公。鄰居和工友們都晓得她的故事,都在躲避和她交談這些,免得傷到她這毕生僅存的独一的價值,自尊。

春子诞生在一個貧困的殘疾傢庭裡,父親不僅老實木納個子矮還是個瘸子,母親長相姣好卻雙目失明是個瞎子。這樣的傢庭裡卻出身瞭三個和春子一樣命運的姐弟,春子是姐姐,下邊有個妹妹和弟弟。還好姐弟三人都身體健康沒有其余缺点。可是傢庭的貧困卻導致三姐弟悲痛的命運。春子不識字,從沒上過學。自懂事起就在傢幫著父親種那幾畝坷拉地和幫著母親帶弟妹。做飯洗衣都是她的專屬,她自小吃的苦流的淚有誰知道啊?弟弟妹妹總算帶大上瞭幾年小學也總因學習成績不好而退學,後來在大一點都去邻近的磚廠幹苦力掙錢,但傢裡還是一貧如洗。母親的眼睛倒沒啥因為她是先本性失明,而父親的腿疾越來越嚴重瞭,一日都離不開激素藥的治療。傢裡缺錢啊!

春子十五歲那年去瞭当地窯廠幹活,每月一千塊錢的高價吸引瞭春子急切想掙錢的眼眸。她去瞭,為瞭父親和母親,為瞭給弟弟攢錢說媳婦,她啥都肯犧牲,苦點累點不算啥。可她不知道,那是個黑心的窯廠,一天幹十二個小時的累活,她哭,她難過,累得腰疼腿疼心口疼,好幾次想回傢,可每次想到那個貧瘠的沒有關愛的傢她更難過,想起父親走路一瘸一拐呲牙咧嘴慢騰騰的樣子難過;想起母親摸探索索拿著木棍站在門口嗮太陽的樣子難過;想起弟妹小小的年紀也去四周磚廠幹零活嗮黑的臉蛋難過;想起別人的傢庭住著新居穿著新衣有父母寵愛難過。她有什麼資格退卻不掙錢回傢兩手空空回傢呢?她不敢想下去,流著淚隻好咬牙堅持著。還好她自小就幹活,累粗瞭筋骨,承受過壓力,總算幹到冬天來臨,大雪紛飛。那一年她掙瞭九千塊錢,拿回傢,不僅給父親治好瞭腿還蓋瞭兩間東廂房,村裡的大人們都誇春子,都豎起來大拇指;春子,好樣的!真爭氣!春子聽瞭,低頭笑瞭,笑得很苦。

春子那年就像現在這樣高,直到現在也沒再長個頭。

【二】

第二年開春,春子和本村的一個姐妹又去瞭另一傢外埠的窯廠幹活。十六歲正是青春懵懂的年紀,也是對所有都好奇的年紀。

在那裡春子遇見瞭他,一個和春子傢一個鄉鎮的他。人在外地幹活本就孤單,能遇見同鄉在一起幹活就像遇見親人一樣親,春子高興,毫無防備的心裡把他當成瞭哥哥。春子自小就沒人疼愛,在本地有這樣一個哥哥般的男人疼愛真是喜泣而生,她把苦累和他訴說,她把傢事和他訴說,她把無奈和苦澀向他傾吐。他也總是替她抹去眼淚,給她買來她愛吃的火腿,香蕉。下雨天他就領著春子去城裡飯店,讓春子吃上一頓可口的餃子。春子總是把頭倚在他的肩膀,感覺他的肩膀好寬,像一面墻為她抵擋風雨;他的背好暖,好溫馨,靠著他啥都不怕,啥苦啥累都消散。她漸漸的喜歡上瞭他,一刻也離不開他瞭。

他叫峰,個子細細的很高,也沒上過學沒有文明。尖尖的下巴襯托一張黑瘦的有幾道皺紋的臉,一雙眼睛大大的看起人來總是不那麼順眼,頭發留得很長總是梳向左邊,總是擋住左邊那個很大的眼睛。峰很平凡,除瞭個子高些沒啥惹人註目标处所。看年紀也有二十三四歲的樣子,他對春子很熱心,他是磚廠的維修工,每每閑暇就去幫春子幹活,春子也喜歡峰替她叉坯子的樣子,看著他汗流浹背也會疼爱。春子喜歡峰,不知不覺愛上瞭峰,且愛的義無反顧。她要把自己的一生都拜托給峰,峰感動,也說會好好愛春子一輩子,疼她一輩子。就這樣春子把被褥搬到瞭峰的房間,她和峰住在瞭一起。

和春子一起來的小姐妹勸過春子,她說,春子你可要想好瞭,峰到底是啥樣的男人你摸明白瞭嗎?他的傢庭你知道多少?父母啥樣?有錢嗎?再說你還小,峰比你大好多啊.春子閃著稚嫩的眼睛驕傲地說,俺不後悔,真的,這輩子就峰疼俺,俺满足。俺不圖他的傢庭,也不圖他的父母啥樣,隻要峰對俺好就行。小姐妹說,那你不和父母磋商一下嗎?春子揚瞭揚嘴角,沒吱聲。心裡酸酸的想,俺的父母自己都顧不過來哪有一個關心俺的啊?

再也沒人阻攔春子,春子就和峰那樣生涯在一起瞭。在窯廠他們形影不離,徐州电加热锅炉,吃飯幹活睡覺一刻也不分開。春子的臉上整日掛著笑颜,好像她真的找到瞭幸福。峰也高興,到月頭發的工資一分不少的都交給瞭春子。他覺得春子就是自己的人,就是自己這輩子離不開的老婆。

一個多月以後,春子不笑瞭,臉上陰沉沉瞭情緒低迷,還連續歇瞭幾天班。一起來的小姐妹追問春子咋回事時,春子哭瞭,哭得傷心欲裂。原來峰的左眼是假的,峰一時高興跟春子睡覺時忘情過度掉在瞭床上,被春子看到嚇得驚呆瞭,望著峰那個空空的黑窟窿心都碎瞭,好嚇人的洞!那是眼睛是人心靈的窗戶,假如沒有瞭窗戶而是個黑洞多難看啊!春子難過極瞭,推開瞭尷尬的峰,她不想聽峰的解釋。春子恨極瞭峰,你個騙子!

春子難過,恨本人瞎瞭眼,沒聽小姐妹的勸告。怎麼這輩子就這樣的命運嗎?自己自身就有一個雙眼失明的老娘,再有一個單眼瞎的丈夫該咋活啊?村裡的人該咋看啊?俺可咋辦啊?春子哭著,悔著,恨著,在小姐妹的勸說下冷靜下來,把被褥又搬回瞭原來和小姐妹一起住的地方,她決定離開峰!

峰沒有阻攔,他覺得理虧,是自己騙瞭春子。他的眼是小時候放炮仗嘣瞎的,也是因為瞎瞭一個眼才沒有上學。長大後為瞭外貌美觀能說上媳婦不惜花昂貴的錢財換上瞭一隻假眼,假眼雖然能遮擋醜陋,但不能激動不能酗酒不能做強烈的運動,且幾年就得換一次才行。二十好幾瞭說不上媳婦好不容易遇見瞭比自己小七八歲的春子,一時忘情過渡反而忘記瞭眼睛的問題,才惹出瞭今天的局势,他後悔,但知情理虧,任憑春子打罵離開。

春子離開瞭峰未几,人們都忘記瞭此事,可誰也沒想到,春子居然和峰辭退瞭窯廠的高額活計一起回傢瞭。春子回瞭峰的傢,因為春子懷上瞭峰的孩子。春子認命瞭,不再驚慌瞭,為瞭肚子裡的孩子有個父親她選擇瞭峰,她沒有想過應該打掉孩子,那時,她還不懂。春子瞞著父母去瞭峰的傢,這輩子,她沒穿過婚紗,沒做過轎車,沒有親人送行,更沒舉行過熱鬧排場的婚禮。就這樣私奔瞭,也沒給父母要一分錢的彩禮也沒買好煙好酒好吃的,甚至都沒給自己要幾件好衣服。父母還蒙在鼓裡春子卻當瞭兒子的媽。

農村,你出現這樣的事誰還看得起你?春子想都沒想,就在人們鄙夷指點的眼光中生活著。其實春子不知道,她真是跳進瞭火坑裡,傷心的日子還在後頭

待續 贊
(散文編輯:散文在線)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