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义乌导热油炉 梦里梦外【十南京导热油炉四】

html模版梦里梦外【十四】
  在有一个月就是溪兰幽月的生日了。涵沐想送给幽月一件礼物,云浮冷冻机,买东西幽月不喜欢,送给她什么好呢。涵沐这个问题都想了好多天了,下班吃完饭洗漱后,涵沐躺在床上打开网页,看到溪兰幽月没在线。涵沐就打开自己的私蜜日志,这里写的都是他对幽月想说又不敢说的话,那里写的满满都是思念都是爱。一首首缠绵的伤感的诗,竟有两百多篇。涵沐突然心中有了个勇敢的想法,把这些诗寄给幽月吧,这些都是为她写的,就做生日礼物送给她吧。
涵沐起来打会儿牌,一个人躺在那里多没意思啊,快过来玩会。一个工友喊涵沐。
涵沐起来说:你们玩我有事出去一下。
涵沐来到小卖部问:有钢笔和八开的白纸吗。
不,这里很少有人用钢笔的。店家回答。
你知道哪里有买的吗?
只有镇里文具店有的。
涵沐你买这些货色做什么?老板已经意识涵沐了就问他。
我要给朋友写点东西。
我明天去镇里进货,我给你带回来吧!老板热忱地对涵沐说。
谢谢你!明天我下班来拿。涵沐道了谢回身往回走。
涵沐回到宿舍,开始阅读整顿自己的诗,他要把思念寄出去。
涵沐的硬笔书法字,写的相称漂亮。每天下班后,涵沐就开始工工整整的把那些诗写在纸上,每一个字都写的那么当真。宿舍没有桌子,涵沐把被子叠好,自己趴在床板上写。为了能让溪兰幽月生日能收到这些诗,冰热一体机,涵沐有一天都写到凌晨才睡觉。写的眼睛都花了,手都麻木了。可是他依然写的那么认真而工整。整整一百首诗都写好了。涵沐跟班长请了一上午的假,去邮局给溪兰幽月寄诗。邮局是个不大的分站点,只有一个年青女孩。她热情问涵沐办什么业务,涵沐拿出诗稿说寄信件。
您这纸张大而且多,不能用寄普通邮件。女孩热情地说。
你看怎么寄妥善就怎么寄吧。涵沐微笑着回答。女孩递给涵沐一个单子让涵沐填写地址,屋里没有其别人来办业务,女孩就帮涵沐捋诗稿。女孩笑着说:这字写的可真漂亮啊,是你写的吗?女孩被那飘逸的字吸引住了。
是我写的。
写的都是诗,你是个诗人吧!女孩好奇地问涵沐。
涵沐笑着摇摇头:不是。
好感人的诗啊!都是寄给你最爱好人的吧!女孩子很冲动地说。由于她正是神往恋情的年纪。涵沐笑笑点拍板,把填好的单子递给女孩。女孩还在看哪些诗呢!女孩不好意地笑了说:被你爱的这个女人太幸福了。
涵沐寄好诗稿心情愉快地往回赶,他希望幽月看到这些也能开心的露出笑脸。
晚上涵沐跟溪兰幽月聊天说:傻瓜今天把做了件开心的事?
什么事啊这么开心?
他亲手做了件礼物寄给了他最亲的人了,希望她在生日那天能收到。
呵呵 那个人收到一定会很开心了。
兴许她会活力吧。涵沐迟疑地说。
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幽月困惑地问涵沐。
没事,你忙吧,我困了,再见!涵沐说完下线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跟溪兰幽月说。等她接到那些诗在说吧。也许幽月看完会再也不理他了,以为他是个轻佻的人。涵沐这样想着。涵沐有些懊悔把那些诗稿寄给溪兰幽月了,她要是朝气不理自己怎么办?
涵沐不愿失去溪兰幽月这位知音,他喜欢听她对生活的观点,喜欢听她谈话的语气,轻缓温婉,像泉水一样润泽着涵沐的心田,让那里生出希望的绿色。没有她涵沐不敢想自己的生活会是怎么样。
很快就到溪兰幽月生日这天了,涵沐他们上午没干活,工地用的管子没到,没法施工,所有的工友都跑出去玩了。涵沐就给溪兰幽月打电话,电话通了:祝你生日快活!呵呵 谢谢涵沐。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过生日啊?幽月愉快地问涵沐。咱们以前聊地利候说过,我就记住了。我给你寄了些诗稿,想让你帮我修改你收到了吗?涵沐回答幽月,有说明了寄诗稿的意思。还没收到呢,幽月说。涵沐怕幽月赌气,把那些本来送给她的诗,说成了是跟溪兰幽月求教的了。
你爱好看什么景致?涵沐问幽月。
我喜欢看大海,看安静的,蔚蓝色大海,那时的海是静幽的神秘。幽月说。
我也喜欢大海,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给你唱首歌吧!涵沐说。
好啊!幽月高兴地说道。
在那遥远的海边消逝的脸,原来隐约的脸匆匆清晰,想要说些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只有把他放在心底 涵沐唱起了张雨生的----《大海》 想说声爱你,却被风吹散在风里,蓦然回顾你在哪里 就让大海带走我的爱,如果大海知道,我的哀愁请全部带走
涵沐的歌声很好听,唱的比张雨生还要好。幽月夸赞涵沐。幽月都听入迷了,歌都停了她还没反映过来呢。涵沐在那面幽幽地说:
未来有机遇一定陪你去看大海。
涵沐太谢谢你了,你歌唱的真好。幽月有些激昂了。
那是涵沐专心用情去唱的歌,涵沐希望溪兰幽月就是歌里的大海,希望她把自己对她的那份爱全部带走,陪伴在她的左右。
那天下昼溪兰幽月接到了涵沐的诗稿。钢柔飘逸的字体,缠绵滚烫的诗行,联合的是那么的完美,涵沐真是被埋没的宝藏!幽月这样感慨。
溪兰幽月给涵沐打电话:涵沐我收到诗稿了,你太有才华了,字写的漂亮诗写的飘逸,真是太好了。涵沐听到溪兰幽月这样褒奖自己偷偷笑了:
你要是喜欢就送你好了。涵沐即兴奋又有些失落,幽月啊,幽月 你就没想到这都是写给你的吗?!
溪兰幽月一边边欣赏着涵沐的字和诗,这些诗写的太好了,浪漫有意境,缠绵又有内涵、含蓄优雅。幽月没想到涵沐情绪这样的细腻丰盛,幽月发明这些诗都是对一个人的思念。有的有些伤感,有的读了有些让人心疼。这里的爱有种孤单悲凉,可还是爱的这样不离不弃,放在心里缠连绵续,醉在那里不愿醒悟。这也许就是爱的神秘吧!
不是溪兰幽月没有感到,她看了诗稿心情也是不安静的。幽月不愿想也不敢想,她是涵沐的知心朋友,是涵沐知心姐姐。涵沐的世界需要阳光的暖和,他被生活伤透了的心,是经不起风暴了。不要那么残暴的去损害他,等他经得起风雨,等他的世界阳光残暴,等时间流逝,在做作中就会渐渐归于平淡的。幽月是善良的她想用她的方式援救一个寒冷哀伤的灵魂。
溪兰幽月看着这些诗稿,她的心里一片柔荑,这些诗太精美了,放在自己手里这样埋没着太可惜了,幽月想把这些诗稿做本诗集发出去,让涵沐的才华得以发挥,让更多的人来观赏他的绮丽。
幽月就给一个编辑打电话洽商此事。编辑让幽月先把诗稿用电子邮箱寄给他们。幽月翻开电脑开端把诗稿制成电子邮件,胳膊打字都累麻了,她还是保持着。幽月用了两天的时光把一百首诗的文字打好了。幽月没发电子邮件,先给涵沐打了个电话:涵沐我感到这些诗,放我这里太湮没你的才华了,我想把这些诗,投到诗歌编辑部去。我把你的电话留给编辑部,他们有什么事或者你有什么要求,你就跟他们谈好不好?
我都是乱写的能行吗?涵沐谦逊道,他是从没有这个想法的,那些诗都是给幽月的。
行的!你写的无比好,我们可以尝尝看啊!幽月激励涵沐。
幽月听你的好了。但,电话还是留你的吧,我这里有时侯没信号。你就替我处里吧!涵沐想只有幽月喜欢这样做,他是不会反对的。
好吧,有消息我给你打电话。幽月把稿件发给了编辑部。幽月只希望涵沐这颗被埋没的明珠,发出他璀璨的辉煌。他横溢的才干不应当被掩埋了。
红娟拿涵沐工资卡去取钱,发现这个月的工资比上个月多了一千多块,心里这个高兴啊。一想自己仍是上个月给涵沐打的电话呢,这一高兴红娟就拨通了涵沐的电话:涵沐,这个月的工资怎么比上个月多一千块呢?
这个月我当班长了,那是给的操心费。涵沐对红娟说。红娟挂断电话心里狐疑了,就这窝窝囊囊的还当班长了,真是可笑。不怪红娟这样想,她跟本不懂得真正的涵沐。就像无知的人面对无价之宝的古董,他就说是一文不值的破瓦砾,根本就不会懂得他真正的价值。
涵沐在工作上认真从不藏奸,对人切实工地里产生什么事情,只要他一说话别人就不在吵闹了。他的措施方式都很中肯有道理,人品又好大家都很佩服他。机组长就让涵沐当了班长,班长是个很操心的活,每天都要经管工具,安排活,每天人都躺下了班长还得检讨明天要用的电机是否正常,早上得早起一个小时支配一天的活。
红娟拿着钱很开心,给郭涛打电话说:敬爱的我们逛街去。
这么冷的天逛什么街啊!郭涛最怕陪女人逛街,他自己兜里没钱啊。他推诿红娟说。 赞
(散文编纂: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侮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在有一個月就是溪蘭幽月的生日瞭。涵沐想送給幽月一件禮物,買東西幽月不喜歡,送給她什麼好呢。涵沐這個問題都想瞭好多天瞭,下班吃完飯洗漱後,涵沐躺在床上打開網頁,看到溪蘭幽月沒在線。涵沐就打開自己的私蜜日志,這裡寫的都是他對幽月想說又不敢說的話,那裡寫的滿滿都是思念都是愛。一首首纏綿的傷感的詩,竟有兩百多篇。涵沐忽然心中有瞭個大膽的设法,把這些詩寄給幽月吧,這些都是為她寫的,就做生日禮物送給她吧。
涵沐起來打會兒牌,一個人躺在那裡多沒意思啊,快過來玩會。一個工友喊涵沐。
涵沐起來說:你們玩我有事出去一下。
涵沐來到小賣部問:有鋼筆跟八開的白紙嗎。
沒有,這裡很少有人用鋼筆的。店傢答复。
你知道哪裡有買的嗎?
隻有鎮裡文具店有的。
涵沐你買這些東西做什麼?老板已經認識涵沐瞭就問他。
我要給朋友寫點東西。
我明天去鎮裡進貨,我給你帶回來吧!老板熱情地對涵沐說。
謝謝你!来日我放工來拿。涵沐道瞭謝轉身往回走。
涵沐回到宿舍,開始瀏覽收拾自己的詩,他要把思念寄出去。
涵沐的硬筆書法字,寫的相當英俊。每天下班後,涵沐就開始工工整整的把那些詩寫在紙上,每一個字都寫的那麼認真。宿舍沒有桌子,涵沐把被子疊好,自己趴在床板上寫。為瞭能讓溪蘭幽月生日能收到這些詩,涵沐有一天都寫到清晨才睡覺。寫的眼睛都花瞭,手都麻痹瞭。可是他仍然寫的那麼認真而工整。整整一百首詩都寫好瞭。涵沐跟班長請瞭一上午的假,去郵局給溪蘭幽月寄詩。郵局是個不大的分站點,隻有一個年輕女孩。她熱情問涵沐辦什麼業務,涵沐拿出詩稿說寄函件。
你這紙張大而且多,不能用寄一般郵件。女孩熱情地說。
你看怎樣寄妥當就怎麼寄吧。涵沐微笑著回答。女孩遞給涵沐一個單子讓涵沐填寫地址,屋裡沒有其余人來辦業務,女孩就幫涵沐捋詩稿。女孩笑著說:這字寫的可真漂亮啊,是你寫的嗎?女孩被那飄逸的字吸引住瞭。
是我寫的。
寫的都是詩,你是個詩人吧!女孩好奇地問涵沐。
涵沐笑著搖搖頭:不是。
好感人的詩啊!都是寄給你最喜愛人的吧!女孩子很激動地說。因為她恰是憧憬愛情的年齡。涵沐笑笑點點頭,把填好的單子遞給女孩。女孩還在看哪些詩呢!女孩不好心地笑瞭說:被你愛的這個女人太幸福瞭。
涵沐寄好詩稿心情高兴地往回趕,他希望幽月看到這些也能開心的露出笑颜。
晚上涵沐跟溪蘭幽月聊天說:傻瓜今天把做瞭件開心的事?
什麼事啊這麼開心?
他親手做瞭件禮物寄給瞭他最親的人瞭,生机她在生日那天能收到。
呵呵 那個人收到一定會很開心瞭。
也許她會生氣吧。涵沐猶豫地說。
你在說什麼啊,我聽不懂!幽月怀疑地問涵沐。
沒事,你忙吧,我困瞭,再見!涵沐說完下線瞭。他不知道該怎麼跟溪蘭幽月說。等她接到那些詩在說吧。也許幽月看完會再也不理他瞭,認為他是個輕浮的人。涵沐這樣想著。涵沐有些後悔把那些詩稿寄給溪蘭幽月瞭,她要是生氣不理自己怎麼辦?
涵沐不願失去溪蘭幽月這位知音,他喜歡聽她對生涯的觀點,喜歡聽她說話的語氣,輕緩溫婉,像泉水一樣滋潤著涵沐的心坎,讓那裡生出希望的綠色。沒有她涵沐不敢想自己的生活會是怎麼樣。
很快就到溪蘭幽月生日這天瞭,涵沐他們上午沒幹活,工地用的管子沒到,沒法施工,所有的工友都跑出去玩瞭。涵沐就給溪蘭幽月打電話,電話通瞭:祝你诞辰快樂!呵呵 謝謝涵沐。對瞭,你怎麼知道我今天過生日啊?幽月高興地問涵沐。我們以前聊天時候說過,我就記住瞭。我給你寄瞭些詩稿,想讓你幫我修正你收到瞭嗎?涵沐回答幽月,有解釋瞭寄詩稿的意思。還沒收到呢,幽月說。涵沐怕幽月生氣,把那些底本送給她的詩,說成瞭是跟溪蘭幽月請教的瞭。
你喜歡看什麼風景?涵沐問幽月。
我喜歡看大海,看寧靜的,湛藍色大海,那時的海是靜幽的神秘。幽月說。
我也喜歡大海,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給你唱首歌吧!涵沐說。
好啊!幽月高興地說道。
在那遙遠的海邊消散的臉,本來含混的臉漸漸清楚,想要說些什麼又不知從何說起,隻有把他放在心底 涵沐唱起瞭張雨生的----《大海》 想說聲愛你,卻被風吹散在風裡,驀然回想你在哪裡 就讓大海帶走我的愛,假如大海知道,我的哀愁請全体帶走
涵沐的歌聲很好聽,唱的比張雨生還要好。幽月誇贊涵沐。幽月都聽着迷瞭,歌都停瞭她還沒反应過來呢。涵沐在那面幽幽地說:
將來有機會必定陪你去看大海。
涵沐太謝謝你瞭,你歌颂的真好。幽月有些激動瞭。
那是涵沐居心用情去唱的歌,涵沐希望溪蘭幽月就是歌裡的大海,盼望她把自己對她的那份愛全部帶走,陪同在她的左右。
那天下战书溪蘭幽月接到瞭涵沐的詩稿。鋼柔飄逸的字體,纏綿滾燙的詩行,結合的是那麼的完善,涵沐真是被埋沒的寶藏!幽月這樣感嘆。
溪蘭幽月給涵沐打電話:涵沐我收到詩稿瞭,你太有才華瞭,字寫的美丽詩寫的飄逸,真是太好瞭。涵沐聽到溪蘭幽月這樣誇獎本人偷偷笑瞭:
你要是喜歡就送你好瞭。涵沐即高興又有些失踪,幽月啊,幽月 你就沒想到這都是寫給你的嗎?!
溪蘭幽月一邊邊欣賞著涵沐的字和詩,這些詩寫的太好瞭,浪漫有意境,纏綿又有內涵、蕴藉優雅。幽月沒想到涵沐感情這樣的細膩豐富,幽月發現這些詩都是對一個人的怀念。有的有些傷感,有的讀瞭有些讓人疼爱。這裡的愛有種孤獨淒涼,可還是愛的這樣不離不棄,放在心裡纏綿延續,醉在那裡不願觉悟。這也許就是愛的神秘吧!
不是溪蘭幽月沒有感覺,她看瞭詩稿心境也是不平靜的。幽月不願想也不敢想,她是涵沐的知心友人,是涵沐知心姐姐。涵沐的世界须要陽光的溫暖,他被生活傷透瞭的心,是經不起風暴瞭。不要那麼殘忍的去傷害他,等他經得起風雨,等他的世界陽光燦爛,等時間流逝,在天然中就會缓缓歸於平庸的。幽月是仁慈的她想用她的方式救命一個严寒憂傷的靈魂。
溪蘭幽月看著這些詩稿,她的心裡一片柔荑,這些詩太優美瞭,放在自己手裡這樣埋沒著太惋惜瞭,幽月想把這些詩稿做本詩集發出去,讓涵沐的才華得以發揚,小型水冷冷水机,讓更多的人來欣賞他的瑰麗。
幽月就給一個編輯打電話洽談此事。編輯讓幽月先把詩稿用電子郵箱寄給他們。幽月打開電腦開始把詩稿制成電子郵件,胳膊打字都累麻瞭,她還是堅持著。幽月用瞭兩天的時間把一百首詩的文字打好瞭。幽月沒發電子郵件,先給涵沐打瞭個電話:涵沐我覺得這些詩,放我這裡太埋沒你的才華瞭,我想把這些詩,投到詩歌編輯部去。我把你的電話留給編輯部,他們有什麼事或者你有什麼请求,你就跟他們談好不好?
我都是亂寫的能行嗎?涵沐謙虛道,他是從沒有這個主意的,那些詩都是給幽月的。
行的!你寫的十分好,我們能够試試看啊!幽月鼓勵涵沐。
幽月聽你的好瞭。但,電話還是留你的吧,我這裡有時侯沒信號。你就替我處裡吧!涵沐想隻要幽月喜歡這樣做,他是不會反對的。
好吧,有新闻我給你打電話。幽月把稿件發給瞭編輯部。幽月隻愿望涵沐這顆被埋沒的明珠,發出他残暴的光輝。他橫溢的才華不應該被埋葬瞭。
紅娟拿涵沐工資卡去取錢,發現這個月的工資比上個月多瞭一千多塊,心裡這個高興啊。一想自己還是上個月給涵沐打的電話呢,這一高興紅娟就撥通瞭涵沐的電話:涵沐,這個月的工資怎麼比上個月多一千塊呢?
這個月我當班長瞭,那是給的操心費。涵沐對紅娟說。紅娟掛斷電話心裡怀疑瞭,就這窩窩囊囊的還當班長瞭,真是好笑。不怪紅娟這樣想,她跟本不瞭解真正的涵沐。就像無知的人面對價值連城的古董,他就說是一文不值的破瓦礫,基本就不會理解他真正的價值。
涵沐在工作上認真從不藏奸,對人實在工地裡發生什麼事件,隻要他一說話別人就不在吵鬧瞭。他的辦法方法都很中肯有情理,人品又好大傢都很信服他。機組長就讓涵沐當瞭班長,班長是個很费心的活,每天都要經管工具,佈置活,天天人都躺下瞭班長還得檢查明天要用的電機是否畸形,早上得早起一個小時部署一天的活。
紅娟拿著錢很開心,給郭濤打電話說:親愛的我們逛街去。
這麼冷的天逛什麼街啊!郭濤最怕陪女人逛街,他自己兜裡沒錢啊。他推諉紅娟說。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油循环电加热器,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晓得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黑雪(1
  
   高温模温机价钱 我与家族娄底电
  
   论坛回复语_749
  
   雪夜歌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