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电加热导热油锅炉 电加热导热

html模版火星旅行记
  好不轻易在火星上找到一块中国人的殖民地,我们将飞船停进了航空港。迎接我们的是一个大胖子,嘴角叼着一支加长雪茄。那身制服完全不成样子,就像个膨胀的气球。我们和他握了手,按正规的礼仪相互先容。我们坐上了胖子的轻型飞车,这是我们在火星殖民地的最新产品,是独破研制的,弥补了我国某项宇航空缺。我们在交谈中晓得这位胖子是这里的行政主座助理,兼经济事务全权副代表,固然殖民地开发区才刚开端,可是,发展势头异样迅猛,很快就能够接收大批海内投资,甚至将深圳股票交易所也搬过来,树立深圳-火星股票证卷结合交易所。那时,在火星殖民地这块热土上,成千万的中国人将一拥而上,挤满每一个角落,他们将在这儿建房,找工作,生儿育女,繁殖下去。你想想过年的空间景象吧,摩托艇飞船在火星和地球之间往来穿梭,密集到如遭了蝗灾的天空,去火星的大局部是游览集团,回地球的往往是打工者赶在年三十晚一家团聚的。

我们在胖子的部署下入住一家湖南人开的辣子火星旅馆,刚一进门就闻到一股令人热血沸腾的辣椒香味。我和小黄一路打着喷嚏,来到了五楼的三号房。我们都累了,简略地洗了一下身子,就倒在了双人床上,未几,我们就在火星上打起了合唱似的第一声鼾。也不知睡了多少个地球天,当我们醒来的时候,我们就有一种很新颖的感触,觉得精神很好,食欲茂盛,其实就是饿极了。我几乎和小黄同时起床,可我先她一步跑进卫生间,用奇情牌牙膏刷牙,接着洗了脸,对着镜子收拾了一番。小黄在门外几乎乞求着说: 老尤,揭阳油锅炉,快点行吗,我受不了了。你怎么一点都不懂尊敬女人? 所谓尊重,就是女人以为自己是弱者,请求男人照料和供给方便,这是地球上的伦理道德,是个地球人都心领神会,这些也搬到火星上来了,我认为在火星上是不必理睬什么地球伦理的,其实,我错了。洗漱结束,我们一齐出门,来到了底层的餐厅。

说是厅,实在和地球上那些贸易街上的小商铺简直是一样的,逼窄,狭窄,只容得下几张微型桌子。老板穿条背心,肩上搭一条灰色的毛巾,走过来,头发染成酱紫色,眼睛比拟小,笑颜倒很夸大。他拉来两把铝合金椅子,居然没有皮垫子,就一整块不锈钢。我们跟着他的召唤落座,急不可待地索要菜单。老板说没有。我说,这怎么可能,火星上的餐馆不菜单!这不是挺落伍吗?还不如地球上那些简陋的小酒家。老板说,我正在完美,完善,不久就有了。小黄说,这是国情,虽然有些人早已用上了全息网络宇宙传输体系,可有些人还在用多少十年前的一般电话,这反应贫富差距,资源的调配不均,是不可防止的。我说,那好,老板,你就说说你这儿能卖什么吧,能填饱肚子就行。

老板回身端来了一个冷盘。我说这是什么东西?他说:红烧肉。这种肉是用地球猪的基因通过生物合成的方式制成的,所以本钱比较高,可味道一点也不差,你甚至可以吃出点野猪肉的滋味,很纯粹,毫不增加化学成分。我一看,一点也不像红烧肉,倒像一种黏糊糊的蜗牛肉。老板还独出机杼地用白色和绿色织物切了几段蒜茎和蒜叶,红辣椒就更别提了,是红塑料制品,这一眼就看得出来。我用筷子试了一团,进口一嚼,眼泪就出来了,真辣,一种合成辣素闹的。而且那肉还挺有嚼头。不一会,上来一个汤,仿紫菜蛋花汤,那蛋谁也别指望是鸡生的。老板说,这蛋的合成已经有了最新的机器,养分可直接取材于无限无尽的火星粘土,这儿的粘土绝没有地球垃圾传染,含有常见的千分之一的可能蛋白成分,正在加紧分别研讨。这我可以保障,老板拍着胸脯说。

这就是我和小黄在火星上的第一餐。化了我们近三千国民币。我们没敢吃饭,我看了一下他的饭煲里面,好恐怖,就像石灰。吃惯了精巧大米的我们,只好宣称吃饱了,买单,出门。老板边收钱,边乐呵呵地称颂我们,说我们适应得真快,完整没有水土不服,几乎可以上殖民地的晚间消息联播。可我出了门,就哗拉拉地吐了个清洁。小黄陪着我吐,连说吃不消。我说,小黄,咱们还是吃带来的便利面吧。这样下去,我们回去就成两异形了。要是模样都变了,岂不是要吓着我们可恶的小猫。那可是我们这对丁克夫妻的命脉啊!

我们只好上楼,翻出方便面,就着冷水干吃。总算填饱肚子。火星上只有水是天然的,取自于地层岩冰,喝起来跟地球上的水是一样的。吃饱后,我们差点又睡了,由于窗外星火一片,那种气象简直太迷人了,好像是一种影像幻境,宁静得就像沉迷在太虚里,存在很强的催眠效果。我为了不使自己睡着,伸手在小黄脸上掐了一下。小黄说:你要逝世啊!掐我干什么,我又不想睡。我笑了笑,牵着她的手说:走,我们去走走夜市。

夜市里百花盛开,草木葱茏,是一种光学立体后果。时不断还有一种混杂香味,在人造空气流动中扑面而来,简直令人赏心悦目。光辉的店铺一家接着一家,霓虹灯优美异常,商品也很丰盛,但都是展品,能交易的是极少的,比方日用品,剪指甲钳,锁扣,杯子等,贵极了,没什么人买,看的倒良多。我们不敢吃夜市里得小吃,什么巴黎肥蛹,纽约野牛筋,扬州炒饭,北京窝头,因为我们搞不清这些食品的详细成分,也不大敢尝试,因为我们在餐厅里早领教过了。吃这些货色也大大超过我们的估算。

很快,我们结识了一对老年夫妇,他们是一对资深迷信家,异常健谈,什么都懂。据他们自己说,他们为了火星殖民地的建设消耗了全体血汗,所以殖民地政府嘉奖他们一套花园别墅,安度暮年。不外,他们也有牢骚,说火星上的第三工业很不发达,这是他们最忧心的,这将影响到殖民地地区的拓展。他们很悼念地球上的食物和空气,觉得那才是天堂,只管二氧化碳很浓。他们说,你们是地球上的节省的富人,还是尽量待在地球上吧,将地球改革好。在火星上养殖地球生物成本太高,基本就不切实际。我们每年租一架宇宙飞翔器洽购地球食物,假如不是本人很富有,早就回地球了。原来,我和小黄还筹备在火星上投资呢,听他们这么一说,立即废弃了这种胡思乱想的雄心勃勃的盘算,还是回去过自己的小日子算了。

在夜市里,我和小黄还听了一堂对于孔子的演讲,演讲者衣着民国时的马褂,化装成孔子的样子,唾沫横飞,口吐莲花,看上去无比精神。一个小时就将孔子的伟大儒学讲得出色迭出,远方的星星仿佛都睁着眼睛专一地听着,我深深地受到了触动,小黄甚至流下了眼泪。多么亲热的汉语,如许巨大的学说啊!我们俩同时觉得要尽快回到地球上去,我们非常想家了。后来,我们想请报告者喝杯茉莉花茶,他爽直地应承来了。泡好茶,沏了一杯给他,他喝了一口,说这茶叶是隧道的地球产品,他吃得出来,有许多年没喝到这么香的茶了,真难为你们了。我们说,你要是爱好,我们可以送你一小包。反正我们也要走了,回到地球,有的是。他感谢万分,说自己一时脑筋发烧移民火星,恐怕是没钱回去了,真是很懊悔,但我仍是信任孔子的学说将照亮宇宙,我将为此斗争到最后一息。我们很信服他的英勇精力,和他拥抱离别。他送了我们一本火星版的《论语》,我们认为不枉此行。

我们在回旅馆的时候与一个火星最著名的歌星正好同路,她长得像漫画里的日本卡通人物,两颗眼睛大得就像一对张开着含着宝石的小嘴,十分酷,特殊神奇。她一路唱着最新的火星风行歌曲,大连冷冻机厂,声音听上去就像宇宙自身运动的神秘旋律,令人向往,和一路的太空奇景协调一致的配合,真觉得我们好像置身巧妙的仙境中一样。暗合着我们身材里的宏大盼望,飞升的意志,我和小黄不觉挽起了手臂,彼此撑扶着,一路飘到了旅馆门口,才和她恋恋不舍地告别。就像从梦中醒来。

我们刚走进小旅馆,仰头就看见投资办的胖子主任。胖子说:你们回来了,我等你们好苦啊!你们去哪里了?我说,我们去考察了一下火星的投资环境,感到我们的资金很难朝这个方向流动。不会吧!胖子气馁地说,你们暗里看到的也许不是实际的情况,要不我来日车你们去投资大会看看,兴许一些投资名目是你们感兴致的。小黄说,不了,谢谢主任!咱们已经买好了明早回地球的飞船票,我们累了,我们这就回房休息。

第二天,我们整理行李,上了早班飞船,分开了火星。其实,就是将这当成一趟旅行,也是很值得记上这么一笔的。下礼拜二,我们将回到地球。  赞
(散文编纂:薇澜)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禁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侮我了,然而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候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病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好不容易在火星上找到一塊中國人的殖民地,我們將飛船停進瞭航空港。迎接我們的是一個大胖子,嘴角叼著一支加長雪茄。那身制服完全不成樣子,就像個膨脹的氣球。我們和他握瞭手,按正規的禮節互相介紹。我們坐上瞭胖子的輕型飛車,這是我們在火星殖民地的最新產品,是獨立研制的,填補瞭我國某項宇航空白。我們在交談中知道這位胖子是這裡的行政長官助理,兼經濟事務全權副代表,雖然殖民地開發區才剛剛開始,可是,發展勢頭異常迅猛,很快就可以吸收大量國內投資,甚至將深圳股票交易所也搬過來,建立深圳-火星股票證卷聯合交易所。那時,在火星殖民地這塊熱土上,成千萬的中國人將蜂擁而至,擠滿每一個角落,他們將在這兒建房,找工作,生兒育女,繁衍下去。你想想過年的空間景象吧,摩托艇飛船在火星和地球之間往來穿梭,密集到如遭瞭蝗災的天空,去火星的大部门是旅遊團體,回地球的往往是打工者趕在年三十晚一傢團圓的。

我們在胖子的支配下入住一傢湖南人開的辣子火星旅館,剛一進門就聞到一股令人熱血沸騰的辣椒香味。我和小黃一路打著噴嚏,來到瞭五樓的三號房。我們都累瞭,簡單地洗瞭一下身子,就倒在瞭雙人床上,不久,我們就在火星上打起瞭合唱似的第一聲鼾。也不知睡瞭多少個地球天,當我們醒來的時候,我們就有一種很新鮮的感想,覺得精神很好,食欲兴旺,其實就是餓極瞭。我幾乎和小黃同時起床,可我先她一步跑進衛生間,用奇情牌牙膏刷牙,接著洗瞭臉,對著鏡子整顿瞭一番。小黃在門外幾乎哀求著說: 老尤,快點行嗎,我受不瞭瞭。你怎麼一點都不懂尊重女人? 所謂尊重,就是女人認為自己是弱者,要求男人照顧和提供方便,這是地球上的倫理道德,南平导热油电加热炉,是個地球人都心照不宣,這些也搬到火星上來瞭,我以為在火星上是不用理會什麼地球倫理的,其實,我錯瞭。洗漱完畢,我們一齊出門,來到瞭底層的餐廳。

說是廳,其實和地球上那些商業街上的小商鋪幾乎是一樣的,逼窄,狹小,隻容得下幾張微型桌子。老板穿條背心,肩上搭一條灰色的毛巾,走過來,頭發染成醬紫色,眼睛比較小,笑脸倒很誇張。他拉來兩把鋁合金椅子,竟然沒有皮墊子,就一整塊不銹鋼。我們隨著他的招呼落座,迫不迭待地索要菜單。老板說沒有。我說,這怎麼可能,火星上的餐館沒有菜單!這不是挺落後嗎?還不如地球上那些簡陋的小酒傢。老板說,我正在完善,完善,不久就有瞭。小黃說,這是國情,雖然有些人早已用上瞭全息網絡宇宙傳輸系統,可有些人還在用幾十年前的普通電話,這反映貧富差距,資源的分配不均,是不可避免的。我說,那好,老板,你就說說你這兒能賣什麼吧,能填飽肚子就行。

老板轉身端來瞭一個冷盤。我說這是什麼東西?他說:紅燒肉。這種肉是用地球豬的基因通過生物合成的办法制成的,所以成本比較高,可滋味一點也不差,你甚至可以吃出點野豬肉的味道,很純正,絕不增添化學成分。我一看,一點也不像紅燒肉,倒像一種黏糊糊的蝸牛肉。老板還獨出心裁地用白色和綠色織物切瞭幾段蒜莖和蒜葉,紅辣椒就更別提瞭,是紅塑料制品,這一眼就看得出來。我用筷子試瞭一團,入口一嚼,眼淚就出來瞭,真辣,一種合成辣素鬧的。而且那肉還挺有嚼頭。不一會,上來一個湯,仿紫菜蛋花湯,那蛋誰也別指望是雞生的。老板說,這蛋的合成已經有瞭最新的機器,營養可直接取材於無窮無盡的火星粘土,這兒的粘土絕沒有地球垃圾污染,含有罕見的千分之一的可能蛋白成分,正在加緊分離研究。這我可以保證,老板拍著胸脯說。

這就是我和小黃在火星上的第一餐。化瞭我們近三千人民幣。我們沒敢吃飯,我看瞭一下他的飯煲裡面,好可怕,就像石灰。吃慣瞭精细大米的我們,隻好聲稱吃飽瞭,買單,出門。老板邊收錢,邊樂呵呵地稱贊我們,說我們適應得真快,完全沒有水土不服,簡直可以上殖民地的晚間新聞聯播。可我出瞭門,就嘩拉拉地吐瞭個幹凈。小黃陪著我吐,連說吃不消。我說,小黃,咱們還是吃帶來的方便面吧。這樣下去,我們回去就成兩異形瞭。要是容貌都變瞭,豈不是要嚇著我們可愛的小貓。那可是我們這對丁克夫妻的命根子啊!

我們隻好上樓,翻出方便面,就著冷水幹吃。總算填飽肚子。火星上隻有水是做作的,取自於地層巖冰,喝起來和地球上的水是一樣的。吃飽後,我們差點又睡瞭,因為窗外星火一片,那種景象簡直太迷人瞭,好像是一種影像幻境,安靜得就像沉浸在太虛裡,具备很強的催眠效果。我為瞭不使自己睡著,伸手在小黃臉上掐瞭一下。小黃說:你要死啊!掐我幹什麼,我又不想睡。我笑瞭笑,牽著她的手說:走,我們去逛逛夜市。

夜市裡百花盛開,草木蔥鬱,是一種光學立體效果。時不時還有一種混合香味,在人造空氣流動中撲面而來,簡直令人心曠神怡。輝煌的店鋪一傢接著一傢,霓虹燈精巧異常,商品也很豐富,但都是展品,能交易的是極少的,好比日用品,剪指甲鉗,鎖扣,杯子等,貴極瞭,沒什麼人買,看的倒很多。我們不敢吃夜市裡得小吃,什麼巴黎肥蛹,紐約野牛筋,揚州炒飯,北京窩頭,因為我們搞不清這些食物的具體成分,也不大敢嘗試,因為我們在餐廳裡早領教過瞭。吃這些東西也大大超過我們的預算。

很快,我們結識瞭一對老年夫婦,他們是一對資深科學傢,非常健談,什麼都懂。據他們自己說,他們為瞭火星殖民地的建設耗費瞭全部心血,所以殖民地政府獎勵他們一套花園別墅,安度晚年。不過,他們也有怨言,說火星上的第三產業很不發達,永康电加热器,這是他們最憂心的,這將影響到殖民地地域的拓展。他們很懷念地球上的食物和空氣,覺得那才是天堂,盡管二氧化碳很濃。他們說,你們是地球上的節儉的富人,還是盡量待在地球上吧,將地球改造好。在火星上養殖地球生物成本太高,根本就不切實際。我們每年租一架宇宙飛行器采購地球食品,如果不是自己很富有,早就回地球瞭。本來,我和小黃還準備在火星上投資呢,聽他們這麼一說,立刻放棄瞭這種異想天開的雄心勃勃的打算,還是回去過自己的小日子算瞭。

在夜市裡,我和小黃還聽瞭一堂關於孔子的演講,演講者穿著民國時的馬褂,化妝成孔子的樣子,唾沫橫飛,口吐蓮花,看上去非常精神。一個小時就將孔子的偉大儒學講得精彩迭出,遠方的星星似乎都睜著眼睛專註地聽著,我深深地受到瞭觸動,小黃甚至流下瞭眼淚。多麼親切的漢語,多麼偉大的學說啊!我們倆同時感到要盡快回到地球上去,我們非常想傢瞭。後來,我們想請演講者喝杯茉莉花茶,他爽快地應承來瞭。泡好茶,沏瞭一杯給他,他喝瞭一口,說這茶葉是地道的地球產品,他吃得出來,有很多年沒喝到這麼香的茶瞭,真難為你們瞭。我們說,你要是喜歡,我們可以送你一小包。反正我們也要走瞭,回到地球,有的是。他感激萬分,說自己一時頭腦發熱移民火星,恐怕是沒錢回去瞭,真是很後悔,但我還是相信孔子的學說將照亮宇宙,我將為此奮鬥到最後一息。我們很佩服他的大胆精神,和他擁抱告別。他送瞭我們一本火星版的《論語》,我們覺得不枉此行。

我們在回旅館的時候與一個火星最有名的歌星正好同路,她長得像漫畫裡的日本卡通人物,兩顆眼睛大得就像一對張開著含著寶石的小嘴,非常酷,特別神奇。她一路唱著最新的火星流行歌曲,聲音聽上去就像宇宙本身活動的神秘旋律,令人神往,和一路的太空奇景和諧一致的配合,真覺得我們恍如置身奥妙的仙境中一樣。暗合著我們身體裡的伟大渴望,飛升的意志,我和小黃不覺挽起瞭手臂,互相撐扶著,一路飄到瞭旅館門口,才和她依依不舍地告別。就像從夢中醒來。

我們剛走進小旅館,抬頭就看見投資辦的胖子主任。胖子說:你們回來瞭,我等你們好苦啊!你們去哪裡瞭?我說,我們去調查瞭一下火星的投資環境,覺得我們的資金很難朝這個方向流動。不會吧!胖子泄氣地說,你們私下看到的也許不是實際的情形,要不我明天車你們去投資大會看看,也許一些投資項目是你們感興趣的。小黃說,不瞭,謝謝主任!我們已經買好瞭明早回地球的飛船票,我們累瞭,我們這就回房休息。

第二天,我們收拾行李,上瞭早班飛船,離開瞭火星。其實,就是將這當成一趟旅行,也是很值得記上這麼一筆的。下星期二,我們將回到地球。  贊
(散文編輯:薇瀾)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阻拦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期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无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被渲染成一幅灵动的画卷我分明嗅到了冬天的
  
   风雨人生几许情
  
   阳台上的那盆花
  
   于是相亲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