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速冷速热模温机 那年 水冷式冷

html模版那年 那月 那爱
  滴答铃答铃答铃达,时针它不停在滚动;滴答铃答铃答铃达,小雨它拍打着水花;滴答铃答铃答铃达,是不是还会牵挂他(她);滴答铃答铃答铃达,有几滴眼泪已落下。滴答铃答铃答铃达,寂寞的夜和谁谈话;滴答铃答铃答铃达,伤心的泪儿谁来擦;滴答铃答铃答铃达,整顿好心情再动身;滴答铃答铃答铃达,还会有人把你挂念

雨夜,素月细微的小手摆弄着一杯水红色的香槟,悄悄地独立窗前,望着窗外细如牛毛的雨丝在风中轻轻飘动又悄悄落下,她的无穷愁绪也跟着那一帘雨幕飘浮、翻飞,一任滴滴泪痕如珠玉般滚落在略带哀伤的俏脸上。面对着这丝丝缕缕、缠绵悱恻的绵绵春雨,懊丧的心情亦如这落寞的雨点,轻轻地叩击着心扉,苍白的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还是往事的回味。表情木然的她,此时此刻,好像也不想知道这世界对自己是否公平,唯有女人特有的柔善温柔的情愫覆盖着自己的身心。

飘逸的思路随着那满城风雨的雨丝曼舞到昨日的岁月,细细回味中,虽说时隔多年,但细心怀想,恍若幻灯般历历目。恍惚间,那袭皎洁的月光柔柔地抚摩着她额前的碎发,宛若那双温润的绵手轻拢,含蓄缠绵更富含柔情蜜意。此情此景,此梦此盼,世间有几人可以承受?又有几人能够消受?年年纪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今夜,同样的景致,同样的环境,同样的心情,同样的情愫,只是多了另一个影子。

那时的素月仍是个待岗大学生,离别了学生生涯,从纸醉金迷的大城市来到这样一个偏僻的小县城,分到工会工作。对于走出校门初涉社会的素月来说,一切都是那么陌生,那么新颖,同时也感到极度的不适应。在寂寞和清冷的交错中,素月病倒了,这一病却让素月有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奇遇 一个慎重成熟的男人从此闯入自己的精神世界。

素月是个博学、内敛、端庄的女孩,白皙的皮肤,窈窕的身材,周密的思维、细腻的性格,处处透着常识女性的内涵和睦质。素月到新单位报到后,接手单位的财务工作。那时经济不算发达,高科技没有普及。这样一个偏僻的小县城,电脑对大多数人来说还异常陌生。因为工作职责不甚清楚,加上手笔记录的账目横七竖八,名目含混不清,几年累积下来的陈年旧账几乎乌烟瘴气,让人无从着手。素月是个贤淑的女子,尤其是工作责任性很强,凡事都讲求当真,本性的使然驱使着素月尽心努力地做好各项工作。于是,第二天素月便精神焕发地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之中。

北方的冬天异样寒冷,咆哮的西冬风无孔不入,再加之落伍的小县城没有空调,天黑的早,而暖气的供给却不能正常到位。一连多少日,那个负责烧锅炉的工人早早就下班回家了。而恰巧这几日素月都在拼命地加班加点,眼看就要停止了,由于这几天温度低靡,再加之适度疲劳,身材严峻的透支,终于把年轻的素月击倒了。

单位没有宿舍,素月只有自己找房栖身。那时,素月究竟刚加入工作,手里也没多少积蓄。既为了工作的方便,也为了节俭开销,素月在离单位不远的地方租了一间廉租房。这几天,因为持续劳作,素月感到很累很累,再加之没有暖气受了风寒,素月只感到头昏昏沉沉的,浑身不一点力量,但好强的素月还是保持去单位上班。来到办公室后,素月吃了两片感冒药,只想略微趴着歇会儿。也许是药理的作用,兴许是素月确切太累了,她觉得眼皮沉重得抬不起来了,全部人就像腾云跨风般飘飘忽忽地悬在半空中,神志昏迷、浑身如棉絮般软塌塌地直往下坠,迷迷糊糊之中感觉有人在轻轻召唤。素月费劲地将眼睛睁开,恍恍惚惚中竟然发明已经躺在自己的宿舍里,此时床前正站着一个似曾相识的消瘦帅气的男人。这个人是谁啊?好像在哪里见过?素月尽力在脑海中搜查着,啊!终于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单位的工会主席吗?此时,外面一片漆黑,素月抬腕看看手表,呀!都已是半夜了,这么晚了他还没走啊?自己到底怎么了,竟昏睡了这么长时光?素月感到很有点过意不去,自己这一病,还害得人家陪到当初。想到此,素月略欠起身子,非常歉意地叫了一声: 啊!主席,是你? 素月挣扎着想坐起来,可是,眼疾手快的主席伸手拦着了素月,重新为他掖好被角,嘴里微微地回答着: 哦,没什么!大家都下班回家时,我途经你的办公室,就看到你还在桌子上趴着,神色煞白煞白的,可把我吓坏了,再探探你的额头滚烫的,才知道你还在发热。可能是这几天太累了吧?你还年青,干工作也不能不要命啊! 嗯 嗯 啊 啊 素月不知道说什么,嘴里支支吾吾得语无伦次。此时,在她的心里,纵使有千言万语,也难以表白对主席的这份感激之情。素月依稀记得,刚进工会时曾邂逅过几回,因为自己是新职工,又是待岗,所以 从没想过主席会这样关注自己。此刻,面对眼前这个体贴关心自己的男人,既有似曾相识始相逢的感到,导热油炉厂家,更有恍若隔世才相见的错觉,既亲热又陌生。想到此,素月不觉脸上微微发烫,心里顿觉得有些局促不安 你看来没多大事了,那我走了 当这个男人说完转身离去之后,素月隔着窗子,目送着他慢慢远去,隐入清辉之中。此时的素月,心中一片迷茫,眼中也逐渐迷离起来,向着远方看不清那离去的背影是人还是月?只觉得此时的月与人已经融为一体,难分难辨,素月唯有一声轻叹,一丝惆怅瞬间袭上心头

月色朦胧,最能引发人的思维和遐想。这个人在不经意间,在素月的心中悄悄地植根。在当前的日子里,素月特殊留意他的一举一动,以及一切对于他的信息。素月匆匆得知,主席的妻子患有精神病,尽管不是太重大,但也是那种缺乏体贴温顺和女人味的人。有一个乖巧的女儿,家中还有老人需要照料。当素月得知他的这些情形后,心头不觉生出一种恻隐,更滋长出一袭希冀。只管这里是个小县城,然而在人群中,这个男人不凡的气度和洒脱的风采宛若出类拔萃。可是这样一个优良的男人,在恋情上却近乎空白。只因心里存有一份好感,更多了一份关怀,于是在以后与他相遇的日子里,素月那清澈的眸子里便多了一层温柔与爱怜。每当此时,素月心里总会有几分失落:如果咱们可能早些相遇? 之后,又自我解嘲:痴心妄想什么啊?还不知人家心里有没有自己呢?源于这份能源,于是素月在工作中更加勤恳、更加负责。

冬去春来,转瞬间春暖花开,气象宜人。一天早晨,当素月踏进办公室的一霎时惊喜地发现,自己的桌子上多了一盆花,他左瞅瞅、右看看,就是叫不出花的名字。此时,一种女性的直觉告知她:这盆花肯定是那个帅气的男人摆放的。由于她在与他目光对视的那一刻,看到了迟疑的表情、闪耀的目光、淡淡的微笑,还有诡异的深不可测的明眸,泛着不易被觉察的涟漪。素月按捺不住心中的窃喜,在没人的时候,悄悄走近他的面前,恐惧地低声讯问道: 那叫什么花啊? 那声音低的简直连自己也听不到。 那叫梦香花,是一种很浪漫的花,白天闻过它,晚上就会领有一个最美的梦境。 接着他又一字一句的反复了一句话: 只是一个梦境而已。 素月嘴里哦了一声,心里在暗自揣摩: 是暗示我吗? 他会透析到我的心底吗? 素月心里想着:如果他还没结婚,如果他不是义务心这么强的男人,如果 素月痴痴地想着,而后又自我解嘲:呵呵!谁来成就这些如果呢?月光会吗?时间会吗?什么都不会!此时在素月的心中,一种失落感从心底油然而生,一丝寒意霎时袭上心头,微凉微凉的,直抵心扉。想到此,她的脸更加苍白,俏颜秀目,更添几多哀婉凄美。那丝凉意从心底延展到四肢,直至浸透全身。究竟是上苍不肯成人之美?还是凡人用酸甜苦辣成就了月亮的阴晴圆缺?是上苍在故意愚弄?还是

三年的时间很快从前了,而在素月的心中却又如此漫长。三年来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素月的心坎根深蒂固,时常泛滥。本来知道这只是一个梦幻,无论多么激动,多么执着,多么动听心弦,如许不舍,可这毕竟只是一个进程,一段没有成果的爱。况且那个让她魂牵梦绕、崇拜敬仰的男人曾告诉她:那是梦香花,是一个梦境。素月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既聪慧,也很善良,不会弃道德不顾,痴迷到损坏人家家庭的边沿。而那个帅气雀跃的男人,是责任与任务的组合,他不会只为了自己的幸福而摈弃妻女,让别人漫骂鄙弃。素月不敢再往下想。那一夜素月做了一个梦:她看见凉台下的小树笑了,花儿醒了,大朵大朵的,雪白轻巧。大风过后,一只蝴蝶停在她的手上,又展翅飞向无限的天河止境,淡淡的香味,缭绕在空气中。阳光和蚱蜢,一起在田间跳动,彪壮的大黑狗和稻草人摔着跤。他和她牵着手笑着,跑上山坡,攀上云朵。绿树掩映的小村落,夕阳正好,炊烟袅袅

次日清晨,阳光穿过玻璃窗,将一束光亮打在她的睫毛上,她微微张开眼,细细回味昨晚的梦,心想:那一定是天堂!素月淡淡的笑了笑,慵勤的爬起来。三年过去了,她要回城市了,无论她作何努力,她毕竟实现不了那唯美的梦幻。这一刻,万般情丝在不自发中幻化成了涓涓泪水,逐步冷却凝成了冰,那透骨的寒意冰封了心灵,冰封了血液,也冰封了四周的一切。素月来到单位,收拾简略的行李,就像她来时一样,终极没带走那盆梦香花,也没摘下一支柔嫩的花朵,微微一声叹气,求购螺杆式冷冻机,掩上了房门。当她回身之际,猛一仰头,只见大门口已站满了前来送行的同事,那个帅气沉稳的男人也鹄立在人群中。淡淡愁闷的表情,冷峻的脸上,深邃的眸子透着高深莫测的忧愁,抿着嘴对着素月发出淡淡的微笑。素月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迅速背过身去,大颗大颗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无声地滑落着,流经嘴角时,只认为涩涩的,咸咸的

事隔多年之后,安谧的夜晚,月光正浓,一袭素服的素月,单独一人端坐在荧屏前,任柔情心海泛滥,任思绪飘逸翱翔,轻抬玉指,小扣键盘:那年那月那爱  赞
(散文编纂:可儿)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严峻,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普通人都不敢欺侮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滴答鈴答鈴答鈴達,時針它不停在轉動;滴答鈴答鈴答鈴達,小雨它拍打著水花;滴答鈴答鈴答鈴達,是不是還會牽掛他(她);滴答鈴答鈴答鈴達,有幾滴眼淚已落下。滴答鈴答鈴答鈴達,寂寞的夜和誰說話;滴答鈴答鈴答鈴達,傷心的淚兒誰來擦;滴答鈴答鈴答鈴達,收拾善意情再出發;滴答鈴答鈴答鈴達,云南油温机,還會有人把你牽掛

雨夜,素月纖細的小手擺弄著一杯水紅色的香檳,靜靜地獨破窗前,望著窗外細如牛毛的雨絲在風中輕輕飛舞又悄悄落下,她的無限愁緒也隨著那一簾雨幕飄浮、翻飛,一任滴滴淚痕如珠玉般滾落在略帶憂傷的俏臉上。面對著這絲絲縷縷、纏綿悱惻的綿綿春雨,沮喪的心情亦如這落寞的雨點,輕輕地叩擊著心扉,蒼白的腦海中揮之不去的還是旧事的回味。表情木然的她,此時此刻,仿佛也不想知道這世界對自己是否公正,唯有女人特有的柔善溫順的情愫籠罩著本人的身心。

飄逸的思緒隨著那沸沸揚揚的雨絲曼舞到昨日的歲月,細細回味中,雖說時隔多年,但仔細懷想,恍若幻燈般歷歷目。恍惚間,那襲皎潔的月光輕柔地撫摸著她額前的碎發,宛若那雙溫潤的綿手輕攏,蕴藉纏綿更富含柔情深情。此情此景,此夢此盼,世間有幾人能夠蒙受?又有幾人能夠消受?年年歲歲花类似,歲歲年年人不同。今夜,同樣的风景,同樣的環境,同樣的心境,同樣的情愫,隻是多瞭另一個影子。

那時的素月還是個待崗大學生,告別瞭學生生活,從燈紅酒綠的大城市來到這樣一個偏远的小縣城,分到工會工作。對於走出校門初涉社會的素月來說,一切都是那麼陌生,那麼离奇,同時也感到極度的不適應。在寂寞和清冷的交織中,素月病倒瞭,這一病卻讓素月有瞭人生中的第一次奇遇 一個穩重成熟的男人從此闖入自己的精神世界。

素月是個博學、內斂、端莊的女孩,白净的皮膚,窈窕的身体,縝密的思維、細膩的性情,處處透著知識女性的內涵和氣質。素月到新單位報到後,接手單位的財務工作。那時經濟不算發達,高科技沒有遍及。這樣一個偏遠的小縣城,電腦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還无比陌生。由於工作職責不甚明显,加上手筆記載的賬目雜亂無章,項目含糊不清,幾年累積下來的陳年舊賬幾乎一塌糊塗,讓人無從著手。素月是個賢淑的女子,尤其是工作責率性很強,凡事都講究認真,天性的使然驅使著素月盡心盡力地做好各項工作。於是,第二天素月便精神煥發地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之中。

北方的冬天異常严寒,呼嘯的西北風無孔不入,再加之落後的小縣城沒有空調,入夜的早,而暖氣的供應卻不能畸形到位。一連幾日,那個負責燒鍋爐的工人早早就下班回傢瞭。而凑巧這幾日素月都在拼命地加班加點,眼看就要結束瞭,由於這幾天溫度低靡,再加之過度疲勞,身體嚴重的透支,終於把年輕的素月擊倒瞭。

單位沒有宿舍,素月隻有自己找房寓居。那時,素月畢竟剛參加工作,手裡也沒多少積蓄。既為瞭工作的便利,也為瞭節省開支,素月在離單位不遠的处所租瞭一間廉租房。這幾天,由於連續勞作,素月感到很累很累,再加之沒有暖氣受瞭風寒,素月隻覺得頭昏昏沉沉的,渾身沒有一點力氣,但好強的素月還是堅持去單位上班。來到辦公室後,素月吃瞭兩片感冒藥,隻想稍微趴著歇會兒。也許是藥理的作用,也許是素月確實太累瞭,她覺得眼帘繁重得抬不起來瞭,整個人就像騰雲駕霧般飄飄忽忽地懸在半空中,神志昏迷、渾身如棉絮般軟塌塌地直往下墜,模模糊糊之中感覺有人在輕輕呼喚。素月費力地將眼睛睜開,迷迷糊糊中居然發現已經躺在自己的宿舍裡,此時床前正站著一個似曾相識的消瘦帥氣的男人。這個人是誰啊?似乎在哪裡見過?素月极力在腦海中搜尋著,啊!終於想起來瞭!這不就是單位的工會主席嗎?此時,外面一片黝黑,素月抬腕看看腕表,呀!都已是深夜瞭,這麼晚瞭他還沒走啊?自己到底怎麼瞭,竟昏睡瞭這麼長時間?素月觉得很有點過意不去,自己這一病,還害得人傢陪到現在。想到此,素月略欠起身子,十分歉意地叫瞭一聲: 啊!主席,是你? 素月掙紮著想坐起來,可是,眼疾手快的主席伸手攔著瞭素月,从新為他掖好被角,嘴裡輕輕地答复著: 哦,沒什麼!大傢都放工回傢時,我路過你的辦公室,就看到你還在桌子上趴著,臉色煞白煞白的,可把我嚇壞瞭,再探探你的額頭滾燙的,才知道你還在發燒。可能是這幾天太累瞭吧?你還年輕,幹工作也不能不要命啊! 嗯 嗯 啊 啊 素月不知道說什麼,嘴裡支支吾吾得語無倫次。此時,在她的心裡,縱使有千言萬語,也難以表達對主席的這份感谢之情。素月依稀記得,剛進工會時曾邂逅過幾次,因為自己是新職工,又是待崗,所以 從沒想過主席會這樣關註自己。此刻,面對面前這個體貼關心自己的男人,既有似曾相識始相逢的感覺,更有恍若隔世才相見的錯覺,既親切又生疏。想到此,素月不覺臉上微微發燙,心裡頓覺得有些局促不安 你看來沒多大事瞭,那我走瞭 當這個男人說完轉身離去之後,素月隔著窗子,目送著他漸漸遠去,隱入清輝之中。此時的素月,心中一片迷茫,眼中也逐漸迷離起來,向著遠方看不清那離去的背影是人還是月?隻覺得此時的月與人已經融為一體,難分難辨,素月唯有一聲輕嘆,一絲惆悵瞬間襲上心頭

月色朦朧,最能引發人的思維和遥想。這個人在不經意間,在素月的心中静静地植根。在以後的日子裡,素月特別留心他的一舉一動,以及所有關於他的信息。素月漸漸得悉,主席的妻子患有精力病,盡管不是太嚴重,但也是那種缺少體貼溫柔和女人味的人。有一個灵巧的女兒,傢中還有白叟须要照顧。當素月得知他的這些情況後,心頭不覺生出一種憐憫,更繁殖出一襲期望。盡管這裡是個小縣城,然而在人群中,這個男人不凡的氣宇和瀟灑的風度宛若鶴立雞群。可是這樣一個優秀的男人,在愛情上卻近乎空缺。隻因心裡存有一份好感,更多瞭一份關心,於是在以後與他相遇的日子裡,素月那明澈的眼珠裡便多瞭一層溫柔與憐愛。每當此時,素月心裡總會有幾分失落:如果我們能夠早些相遇? 之後,又自我解嘲:胡思亂想什麼啊?還不知人傢心裡有沒有自己呢?源於這份動力,於是素月在工作中更加勤奮、更加負責。

冬去春來,轉眼間春暖花開,氣候宜人。一天凌晨,當素月踏進辦公室的一剎那驚喜地發現,自己的桌子上多瞭一盆花,他左瞅瞅、右看看,就是叫不出花的名字。此時,一種女性的直覺告訴她:這盆花确定是那個帥氣的男人擺放的。因為她在與他眼光對視的那一刻,看到瞭猶豫的表情、閃爍的目光、淡淡的微笑,還有詭異的深不可測的明眸,泛著不易被察覺的漣漪。素月按捺不住心中的竊喜,在沒人的時候,悄悄走近他的眼前,膽怯地低聲詢問道: 那叫什麼花啊? 那聲音低的幾乎連自己也聽不到。 那叫夢香花,是一種很浪漫的花,白天聞過它,晚上就會擁有一個最美的夢境。 接著他又一字一句的重復瞭一句話: 隻是一個夢境罢了。 素月嘴裡哦瞭一聲,心裡在暗自琢磨: 是暗示我嗎? 他會透析到我的心底嗎? 素月心裡想著:如果他還沒結婚,假如他不是責任心這麼強的男人,如果 素月癡癡地想著,然後又自我解嘲:呵呵!誰來成绩這些如果呢?月光會嗎?時間會嗎?什麼都不會!此時在素月的心中,一種失踪感從心底油然而生,一絲寒意瞬間襲上心頭,微涼微涼的,直抵心扉。想到此,她的臉更加蒼白,俏顏秀目,更添幾多哀婉淒美。那絲涼意從心底延展到四肢,直至渗透全身。毕竟是上蒼不肯成人之美?還是常人用悲歡離合造诣瞭月亮的陰晴圓缺?是上蒼在成心愚弄?還是

三年的時間很快過去瞭,而在素月的心中卻又如斯漫長。三年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素月的內心积重难返,時常泛濫。底本知道這隻是一個夢幻,無論多麼感動,多麼執著,多麼動人心弦,多麼不舍,可這畢竟隻是一個過程,一段沒有結果的愛。況且那個讓她魂牽夢繞、崇敬敬佩的男人曾告訴她:那是夢香花,是一個夢境。素月是受過高级教导的大學生,既聰明,也很仁慈,不會棄道德不顧,癡迷到破壞人傢傢庭的邊緣。而那個帥氣沉穩的男人,是責任與義務的組合,他不會隻為瞭自己的幸福而拋棄妻女,讓別人謾罵唾棄。素月不敢再往下想。那一夜素月做瞭一個夢:她看見涼臺下的小樹笑瞭,花兒醒瞭,大朵大朵的,潔白輕盈。微風過後,一隻蝴蝶停在她的手上,又展翅飛向無窮的天河盡頭,淡淡的香味,縈繞在空氣中。陽光和蚱蜢,一起在田間跳動,彪壯的大黑狗跟稻草人摔著跤。他和她牽著手笑著,跑上山坡,攀上雲朵。綠樹掩映的小村落,夕陽正好,炊煙裊裊

越日凌晨,陽光穿過玻璃窗,將一束光明打在她的睫毛上,她微微張開眼,細細回味昨晚的夢,心想:那必定是天堂!素月淡淡的笑瞭笑,慵懶的爬起來。三年過去瞭,她要回城市瞭,無論她作何尽力,她終究實現不瞭那唯美的夢境。這一刻,萬般情絲在不自覺中幻化成瞭涓涓淚水,逐漸冷卻凝成瞭冰,那徹骨的寒意冰封瞭心靈,冰封瞭血液,也冰封瞭周圍的一切。素月來到單位,整理簡單的行李,就像她來時一樣,最終沒帶走那盆夢毒草,也沒摘下一支嬌嫩的花朵,微微一聲嘆息,掩上瞭房門。當她轉身之際,猛一抬頭,隻見大門口已站滿瞭前來送行的共事,那個帥氣沉穩的男人也佇立在人群中。淡淡憂鬱的表情,冷峻的臉上,深奥的眸子透著精深莫測的憂慮,抿著嘴對著素月發出淡淡的微笑。素月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敏捷背過身去,大顆大顆晶瑩的淚珠順著臉頰無聲地滑落著,流經嘴角時,隻覺得澀澀的,咸咸的

事隔多年之後,靜謐的夜晚,月光正濃,一襲素服的素月,獨自一人端坐在熒屏前,任柔情心海泛濫,任思緒飄逸飛翔,輕抬玉指,輕敲鍵盤:那年那月那愛  贊
(散文編輯:可兒)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临沂热压机油加热器  ,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晓得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静夜思絮
  
   水温模温机价格 浪漫的节令没十堰产业冷水机有雨
  
   今天是农历春节假后的第一天工作日不就一个
  
   陋室杂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