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产业冷水机价钱 此水冷式冷水机组

html模版此生也只期待你

一条暗而悠久的巷子,一个孩拉着一个女孩拼了命的跑,没有了方向,他们是恋中要私奔的女仍是躲避追杀,看似年纪不大,在他们究竟产生了什么,不得而知。只听不远传来呵斥声,站住!!再跑!!的砍死你!!只见巷突然蹦出三四名大汉。手持亮的渗人的七孔开山刀。个个面目狰狞。孩马拉着女孩往巷尾奔去。这时巷尾早已被那些大汉堵了个泄不通。孩望着泪容满面的女孩。孩脸也流露出了无耐。恼怒,心里想。一不做二不休,拼了。他随手捡起木。笨拙无耐的表显得是那样的苍白,只见大汉们个个向他们冲来。啊。。啊。。啊。。体的颤抖随同着汗与害怕充斥着这个梦中人的醒来。他地坐了起来。道∶美琪。美琪。原来又是一场 梦中梦 同样的梦时常做,已分不清梦幻与事实。随手拿起边的香烟点燃。深深地吸了一。缓解心坎胆怯不安的心,深深地陷入了沉思。。。。。。

第二章偶遇他阿祖
今年26岁,在一家超市做搬运工,他既没有出众的外表,也没有丰富的学识,只能靠膂力劳动赚取微薄的薪来赡养自己,至今也没有女朋友,这个繁荣的大都市车马龙。到充斥了惑与金钱的味道。马路形形的人急急忙忙的奔走着,恍如从未停息。阿祖做完了一天的苦力。简短的一番洗漱,一个人坐在了天台,一包香烟,一包花生米,一瓶白酒,也许就是他业余生活的全部了。他望着天边的夕时而狂笑,时而皱眉,柔的夕印在他的脸,也粉饰不住他的倦容,这时他突然露出了浅浅的微笑。想起了从前,想起了那个美丽而伤感的过去。那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时他在立中学读书,绩平平。常常被本校的学生欺侮,阿祖的格比拟内向,显得有些不合群,孤僻,整体来说有些气宇轩昂,常常为学生们眼中的玩偶。
那是在秋天的一个下午,他下课间操,一个人从邻班路过,看见一群孩子在教室里追一一个女生,女生大喊大。教室门沉积了很多学生,但没有一个人赶出来制止,这时阿祖透过人群看到了这一幕,他握紧了拳,鼓足勇冲了进去,发抖的道∶住手。你们干什么!只见那几名追逐女孩的学生。慢慢走过来,抓住阿祖就是一顿打。教室里洋溢着乌烟瘴,女孩哭着很大声,一时不知所措。 叮铃铃! 叮铃铃! 。长而急促的课打铃声,盖过了哭声与喊声。只见那几名打人的学生仓狂而逃,阿祖一个人慢慢的扶着墙角站了起来。也急忙的向自己的教室奔去。阿祖在座位低着刚坐下,远传来了苍劲有力的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近,阿祖心里蹦蹦直跳。心想老师知道或看见自己狼狈万状这下该怎么办。老师走讲台。下意识的向凑了一下自己的眼镜,四环望,大∶陈耀祖。你怎么回事。灰土脸的。是不是和别人打架啦。。。陈耀祖缓缓的站了起来,拉了一下自己的子,低着微微的轻声说到∶老师,我没有打架,方才在操场不小心摔了一跤。老师也没有再多理睬。讲到。。课。。阿祖这时才松了一。
心里暗喜总算不用写检讨了呵呵。。一天的学习生死结束了。他了的尘土,右手拎起书包。走出了教室。鬼使神差般的再次路过了那个教室,教室里传来的低微的哭泣声,他立刻止住脚步,才想起今天发生的那一幕,他通过门缝看见了一个女孩趴在桌子哭泣,他轻轻的推开了门,低声的说∶我。我。可以进来吗 ?哭泣的女孩抬起望着他,点了一下,阿祖背着书包缓缓走到这个女孩子跟前说:你。你。怎么了。别哭了,都是我不好,今天没有制止那些孩子欺负你,对不。。女孩道:不关你的事。没事的。谢谢你。祖:那你怎么不回家啊。女孩道:我怕他们路截住我,我畏惧,所以。。祖道 :你的家人不能来接你吗?女孩说∶过逝了,爸爸心不好经常喝酒打我,祖说∶对不起, 不要紧 你什么名字?
我陈耀祖 你呢? 我王美琪。阿祖说,别哭了,我们一起走吧。女孩点点,两个人的影徐徐的消失在学校的人群中。出了学校门。两个人有间隔的走着,突然白天那几个如狼似虎学生的样子涌现在这两个人面前,个高的那个学生骂道∶臭小子,敢妨害老子接洽马子,不想活了,说时迟那时快,另一个学生一把抓住阿祖的发就往墙撞,阿祖被撞了几下躺倒在地,糊中看到美琪的针扎与惊慌,阿祖晕晕沉沉的站了起来。抄起一块半砖朝那个大个子学生砸去,大个子尖道:哎呀。阿祖像发了疯的狂砸大个子,剩下的学生看见此场景,仓惶而逃。大个子一人跪地求饶。 不敢了,不敢了,哥哥。。。放过我吧。。这时阿祖才住手。向丢了魂的一坐到了地下,大个子才有机可逃。美琪连忙过来搀扶阿祖,一边掏出手绢替阿祖捂着额的伤,阿祖浑颤抖着说 你没事吧。女孩一边哭泣,一边擦阿祖额的渍。说∶没事。谢谢你,谢谢你。阿祖道∶这是我第一次打架。呵。。美琪看到阿祖笑了,美琪也微微的笑了,阿祖把美琪送到了家。到了家门。美琪。深地望着阿祖。两人的眼神汇。流露出了互相的同,更多的是慕。阿祖半天回过神来说不早了。晚安。然后一瘸一拐的哼着歌,消失在了茫茫的中。。。。。。

第三章的开端
阿祖送完美琪后,心里无比的开心与动,一个人躺在,听着录音机里的歌曲【在我生命中有了你】心里浮想联翩,忘记了今救人的创痕,忘记了自己笨拙的抗局面,登时陷入了茫,心想自己第一次当豪杰的场,心里暗喜,想想自己也是个顶天立地的子汉呵呵,,心里思惟着很多许多,然后昏昏沉沉的睡着了,在梦中梦见了自己和美琪在一起傻傻的笑着,早的太如约升起,闹钟响了起来,阿祖一睁眼,茫然的跳下,刷牙洗脸,匆匆茫茫的随手抓起半块有些干涩的馒,拎起书包,飞快的向学校蹦去,新的一天开始了,铃声不谋而合的想起又该课了,阿祖撅撅。。有些不愿。。一天的学习生活不愿总要过完,放学的铃声想起了,回家的讯号,阿祖再次遇见了美琪,美琪见了阿祖低的微笑,脸泛起了淡淡的红晕,阿祖挠挠发道: 美琪。今天去我家玩好吗?美琪微微的点了点,两人并肩走在秋叶满地的小路,不一会走到了阿祖家,美琪说:家里就你一个人吗?怎么感觉静静静的?阿祖点点说:爸都在乡下,每月寄点零用钱过来,阿祖住的房子是原来他大伯的,阿祖给美琪倒了一杯,请美琪坐下,两人谈了许多,忘记了时间的流逝,一转眼,阿祖抬看了一下墙的钟表已经晚9点,阿祖说:不早了,我赶快送你回家吧,咱两说话说的都忘了时间了呵呵,美琪也惊奇的跳起来。:呀。。都九点了。我的连忙走了。回去晚了又该挨打了。阿祖连忙送美琪出门,两人连走带跑的向美琪家奔去,到了美琪家门,阿祖言又止说了一句:回去吧,不早了。美琪只是点点。然落后了家门,阿祖似乎想对美琪说点什么蛋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秋风袭来一阵旋风。阿祖打了个暗斗,奔跑在茫茫的中,回到了家,阿祖坐在沙发手指机动般的翻开了录音机播着一首漫的歌曲【MoonRiverAndyWilliams】里不自发地哼着小调,翘着二郎,问自己是不是爱好甚至了她,但又问自己,自己是个学生,不可以谈恋的,再说,美琪又没说什么,想到这里阿祖一脑的躺在了沙发,人不知鬼不觉的睡着了。时间的脚步老是很急忙,似乎对阿祖来讲最开心的就是放学,伴跟着夕又能见到美琪了,放学的铃声再次响起,阿祖急忙往出走,惟恐错过见美琪的任何一次机遇,阿祖跑到美琪的班级门,向教室里探入。
发现最后一排的座位趴着一个女孩在不停的泣,阿祖连忙跑到美琪旁,推了推美琪说到:怎么了美琪?美琪抬起一下抱住眼前这个傻呼呼的小伙子,阿祖有些不知所措,阿祖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与心跳,美琪哭了起来。说;好冷啊,阿祖轻轻的抱了一下美琪,美琪了一声,;疼,阿祖说;怎么了,是不是我抱你抱的太用劲了,美琪摇摇,眼眶里闪动了泪花,自己咬着牙掀起了自己的袖子,胳膊亲一块紫一块,阿祖惊惶失道说;这,这,,这,是怎么了?告诉我,谁欺负你?
美琪倒在了阿祖的怀里轻声的哭了起来,说;昨晚回家被喝多的继父打的,。。。这时阿祖紧紧的抱着美琪。心底暗下信心。要维护美琪终生一世,阿祖有竹的对美琪说;做我女朋友吧。话刚说完,阿祖不敢看美琪的面部表,两人牢牢的拥抱在了一起,天边落的余晖洒在了教室里。也许从这里正真意思的开始了吧?

第四章的疑难
阿祖固然没有问美琪的意思,但两个人这种朦朦胧胧的感到很酸也很甜,阿祖想起来就傻笑,清晨的太如约升起,放佛告知人们一天又开始了,阿祖背着书包向学校走去,心里想着放学后和美琪去哪里玩,想到这里,心跳便开始加速,对自己说谈恋真好呵呵,对一个懵懂的孩遇到一个心的女孩是件如许愉快的事。阿祖到了教室坐在座位,显的有些诶慵勤,开课后老师讲什么阿祖全然不知。头脑里都想是想着美琪这个女孩,这个女孩的名字盘踞了他的大脑全部,课间操阿祖四逛,途经美琪她们班也没有看见她,心想估量去厕所或者去小卖店了吧。放学的时刻来到了,阿祖高兴的拎起书包,飞快的从教室跑出来,一转瞬呈现在美琪她们班级门,问同学∶王美琪今天来学来没有?同学立刻摇摇说∶没有。老师给她家打电话打不通。阿祖心急如焚,飞快的向美琪家奔去,深秋的傍晚,显得有些萧瑟,万物似乎昏睡,阿祖到了美琪家,轻轻叩门,却无人许可,阿祖用力敲了一下,门吱的一声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番冰冷的场面,屋里显得格外的冷清,一个面苍白的女孩微蜷着双躺在*着,阿祖急忙走过去,女孩被脚步声吵醒了,翻看见后熟悉的影,轻轻说道∶祖。你来了。祖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双手不天然的往返摩挲,说∶来了。你今天在吗没有去学校?美琪到∶今天就是感觉累,嗓子疼,起不来了,浑冷,阿祖本想伸出手去探摸美琪的额看看是不是发热,手始终还是没有伸了出来,问美琪∶是不是感冒了。你。。你。。等我。。美琪起准备说点什么。阿祖转离去。飞快的像店奔去,买了多少版感冒。出门买了些果。直奔美琪家。对美琪轻轻说∶我回来了。给你买了些。赶快喝吧。美琪有无力的起。阿祖连忙倒,美琪端着杯子喝下了。微微的一笑说∶好温暖。阿祖说∶你爸爸呢?美琪不好意思的低下了说∶爸爸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次喝多打了她后就很少回来了。他也许不要我了,认为我是个包袱。说到这里。美琪委屈的泪∶花不住的流着。。阿祖鼓足勇抱住了坐在边的美琪。美琪趁势趴在了阿祖肩膀哭了起来。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美琪在阿祖的怀里睡着了,阿祖轻轻的将美琪放下。给她盖了被子。自己搬了把椅子,坐在了边,悄悄的看着躺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女孩。零落的发。双眼皮。浅浅的酒窝。阿祖看得简直忘我。阿祖轻轻地握住美琪冰冷的手。想了很多很多,阿祖还来看过一本书,书说∶传说手凉的孩子辈子是折断羽翼的天使 ;,还记得有人说手凉人疼 ;,每个人都是一个小天使 ;,都会找到自己的守护神 ;,由于折断羽翼 ;,他们找不到守护神 ;,因为只有这样 ;,帝能力分辩出他们 ;,赏给他们最特殊的物 ;,让人加倍疼 ;。。。想到这里阿祖更加紧紧的握住美琪的手。望着脸苍白,唇干涩的女孩,心疼的泪沁满眼眶,一不小心泪打在了美琪的手,美琪醒了,微微睁开双眼,对着阿祖说∶如果以后你意识了英俊的女孩子还会对我好吗?
阿祖放声大哭。∶会。。你就是我女朋友,我会永远对你好的。。。美琪会心的点点,对阿祖说∶好了,早点回去吧,不早了。明天还要学,阿祖说∶我。。我不放心你,能不能留下来陪你。。那我明天去学校给你请假好吗?美琪说∶不用了,明天我去学吧。后天就是周末了。就可以休息了。阿祖道∶好吧。早点休息吧。阿祖低着,微微的关注了门,路秋风萧瑟。阿祖肚里叽里咕噜的响了起来,心想忍一忍吧,以后还有很多事要做。路过小饭店,混沌摊时。咽了一,忍者肚子饿跑了回家,泡了一包方便面,风卷残云的吃了起来,心里想要把每个月的零花钱赞起来,给美琪买好多好多东西。。想到这里,满意感,孕育而生。哈哈。。美琪依然悄悄地躺在,始终难以入眠,拿出了枕下沾有迹的手帕,哭了起来,一时陷入了沉思。。。。。。

第五章巷子遇刺
经由了一的洗,美琪想了很多很多,该不该接受眼前这个傻傻的孩呢。他的心思是如此的细密。。。周五的傍晚是如此的漂亮。阿祖不自然地牵着美琪的手穿过了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似乎两个人是这个世界最幸福的人,。累了就坐在公园的长椅,说着花言巧语,夕照在这对懵懂女的脸。美琪扎着辫子,戴着一朵小白花,大大的眼睛,浅浅的酒窝,是她的实在写照,阿祖,枯瘦的脸庞,短短的寸,唇下的点状须是他永远的记号。。美琪哈了冷。咳嗽了起来。阿祖说天已晚,我们走吧。问美琪想吃点什么?美琪说到∶去你家我给你做饭吧。阿祖高兴的跳了起来。大喊∶太了。啊。哈哈哈啊。
走在回家的路阿祖依然不停地谈话。美琪只是笑。脸却似乎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哀伤。也是这个年纪段不该有的表。快到了阿祖家的同,两人加快了步伐。那种步伐是幸福的脚步。突然前方不知从哪的大灯啪的一声照亮了,阿祖与美琪连忙伸胳膊惯的挡着从天而降的的强光。阿祖与美琪没来得及多想,准备避着强光持续前进,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几名蒙面人。出明晃晃的开山刀,二话不说就是一顿砍,声。救命声,声声中听,短短几分钟,阿祖躺在了地,浑是,几名蒙面人不慌不忙的了车离去。美琪抱起似乎有些昏的阿祖。拼命的往家拽他,阿祖无力的抓着美琪的胳膊问道∶你。。你。。没有事吧。。美琪摇摇
阿祖慢慢的扶着墙蹒跚的走着。美琪哭着问阿祖∶报吧。阿祖∶惶恐地说∶不要,千万不要。走了几分钟到了阿祖家。阿祖慌张皇张的掏出钥匙开了门。一进门倒在了地,美琪连忙把阿祖扶持到了沙发,阿祖咬着牙。美琪哭的不知所措,阿祖额的汗不断的留,牛仔衣一直的往出渗,牛仔的小部被染红了好大一片,阿祖对美琪说∶∶麻烦你出去给我买包烟吧,美琪说∶平时你抽烟吗?阿祖笑到说∶看黑帮片子,主角受伤了。都吸烟,估计有止疼功效吧。快去吧。美琪急急忙忙的往小卖铺走。到了小卖铺买了包烟。看见了公用电话,忍不住报了,美琪回来马替阿祖理伤,阿祖疼的咬着点燃的香烟,对美琪说∶呵呵,本来电影香烟可以止疼是假的,呵呵。美琪哭笑不得的说∶当初你还能笑了出来,一会有人敲门,蚌埠模温机,阿祖下意识的抓起地的木,筹备着战,美琪开开门,一看,四五位察同志,阿祖手的木掉在了地,察进来询问况∶阿祖说没看清凶手的样子,只知道开着车。察问阿祖平时有没有与人结怨,阿祖摇摇,突然愣了一下,说到。曾经和学校的大个子打过架,。。等等。。察说∶赶快去医院吧,阿祖说∶知道了。察讯问后说∶有况会通知你们的。美琪送察出了门。关住了门后,连忙对阿祖说∶去病院吧,阿祖摇摇说∶省点吧,我们哪来的钱,再说皮伤而已。美琪用纱布,酒精,谨小慎微地帮阿祖理伤。阿祖咬着牙,挺着,时而像发了疯地对美琪说∶以后我要娶你,嫁给我吧。时而发出撕心裂肺的声,一宿的折腾,天匆匆亮了,似乎经过了一的洗,这两个年青人熟了许多,一大早察同事就早早的敲门,简略明了的陈述∶经过十几个小时彻底侦破小巷陈耀祖被刺案功告破,凶手已经抓住是你们学校大个子的哥哥。。。。。美琪又愉快又失落。。送走察同志后,连忙回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熟睡中的阿祖,然后美琪哭了起来,∶如果不是你为了在学校救我,得罪了大个子,那在同就不至于。。阿祖傻傻地一笑。一把搂住美琪道∶塞翁失马哈哈。。

第六章神秘的消失
从那后美琪很少回家,一直和阿祖住在一起,照顾阿祖,阿祖因为没有向学校请假,被学校开革了,美琪每天不辞辛苦的照料阿祖,放学了就回阿祖家。因为两个人都没有经济起源,美琪只能每天早起去菜市场捡些干净的菜叶和阿祖委曲度,但这种生活过得很开心,看似不大的年事却过着年人一样的生活,美琪眼看一天天的消瘦下去,阿祖心里焦急,却想不出什么措施,能让美琪过好子,这天阿祖一瘸一拐的在院子里走动,远看去像个瘸子,兴许经过那次同被刺事件后阿祖的左就留下了后遗症,哎。。世事难料。。阿祖也从那次慢慢地学会了吸烟。烟瘾慢慢的大了起来,格也显得焦躁不安,出去找工作四碰壁,远眺望去沧桑的阿祖和实际的春秋极为不符,一转眼半年过去了,美琪依然与阿祖过着这样的子。有一天晚阿祖与美琪洗涑完后,早早的了看电视,两人有说有笑。说着说着阿祖睡着了,美琪给阿祖盖好了被子,亲亲地吻了一下阿祖的额,双手捂着,哭了起来。第二天阿祖醒来看了看只有他一人,心想,美琪定是出去了。阿祖起,随手点燃香烟。按下了录音机的键。放着音乐。然后往饭桌前走,预备吃早饭,挠了挠发,看着桌子的馒,炒白菜。还有一根火肠。阿祖暗喜。早餐好丰富。准备下手抓馒。发明盘子下方压着一张纸条。面写道∶祖∶我切实无奈忍受每天这样的生活,我好累,我走了,去找我自己的梦,别找我,忘却我吧,有件事一直想对你说∶实在我素来都没有过你,别恨我,美琪。

第七章瓦解边沿的重生
美琪一声不吭的走了,阿祖每天郁郁寡欢,因为没有生活来源,阿祖每天只吃半块馒。每天在街转悠捡矿泉瓶子,收些破烂为生,也门收一些废书废报纸之类的东西,慢慢地保持住了一三餐,时间三个月过去了,美琪一点消息也没有,阿祖一边收破烂,一边寻找但音信全无,阿祖有天拉着装满褴褛的车子,艰巨地坡。看着背书包的孩子们学,邋里邋遢的阿祖露出爱慕的表。深深地叹了。。哎。。。了坡阿祖坐在车外顺手拿起车的一本书看了起来。一句话引起了他的留神,运气也随之转变了。书中第一页写着两行醒目的字∶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阿祖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后来晕晕乎乎的睡着了,一阵难听的汽车鸣笛声。打破了阿祖的梦,阿祖从梦中醒来。拉着车去赝品收购站卖了一车废品。那本书却留在了阿祖,回到了家,阿祖买了瓶酒喝了起来,喝多了就手舞足蹈的唱。一会阿祖皱着眉对这墙壁痛骂∶女人都是红颜祸,没钱不行。
醉梦中又梦见了那两句话,阿祖早醒来问自己∶那两句话是不是老天对自己的暗示,阿祖坐在院子里想了一个午。终于做出一个重大的决议。重返校园,阿祖在巷子找了个任务理发的摊子,理了理发,去四周澡堂子花了3元钱,洗了个澡,出来换了一清洁的行,人模人样的走到了离他家不远的浮市第一技工学校。看见告示正招收学生。年龄∶18到22周岁。的青年均可报名。膏火一年600元。三张一寸免冠相片。阿祖回家翻箱倒柜。找出了一把又一把自己买成品的零钱。数了数。613元5角。下午阿祖就去报名,报了个盘算机专业。通过了测验,正式了学,阿祖在学校很努力的学习。因为阿祖深刻明白赚钱的不易,没有一技之长很难再社会立足,慢慢的阿祖似乎忘记了那个令让他欢乐让他忧的女孩美琪。想到美琪他就握紧拳。愤怒的目光。恨不得杀了那个女孩。一声不响的走了。恨那个女孩摈弃了他,厌弃自己不会赚钱。。感恩戴德的美琪。哼。我一定出人地。有钱了。就是大爷。阿祖踊跃学习。不到半年,就拿到了嘉奖。
有一天。阿祖刚踏进校门的那一霎时,被门房的老师傅住了,老师傅道说∶陈耀祖你的信。阿祖摇摇困惑的说∶是不是认错人了,谁还会给我写信。阿祖将信将疑的拆开了信。信封没有寄件人的名字,信里就写着短短的一句话。∶能看到你的今天我很幸福。阿祖随说了一声∶神经病。然后撕了。心想∶是不是本班的女同窗想追自己。班里一个晓华的女同学好像对自己有意思,然后放学了就问晓华∶你的信我已经收到。晓华不好意思的说。∶恩。咱们往吧。阿祖爽快的点点,当晚阿祖和晓华在学校的藏书楼约会,晓华问了许多对于阿祖的事。问道∶阿祖你怎么走路有些。
阿祖站起来了一下桌子,着脸走了。。随后的几天晓华经常给阿祖道歉,阿祖也常常收到信。内容大多是一些问候的话语。激励之类的语句。阿祖每次看完就撕,心想晓华真麻烦,每天会晤还要经常给自己谢匿名,真会玩调。时间一天天过去,阿祖与晓华的恋似乎没有什么进展,阿祖也对晓华不冷不。时光转眼第二年。学校组织去企业实习带薪,对阿祖来说这真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事。慢慢的实习工作。再也没有收到匿名信。如果实习通过的话,就有可能有了自己的铁饭碗。也有了整整意义的工作。阿祖大喜。。

第八章泪洒断肠路
离实习结束还有一周。阿祖收到了企业工人师傅的好评,阿祖也感到胜券在握。有些得意。想着当前景色的子在等着自己阿祖,仰天长啸。得意的有些忘形,阿祖被旁边的同学们了一下,那位同学说∶阿祖门有位大婶找你。阿祖不慌不忙的往门走,门空无一人。地摆着一个花篮,花篮放着一封信,阿祖有些不喜,心想又是晓华捣乱,轻轻的打开了信封。出里面的信。面写道∶能看见你的今天我很欣慰。想知道我是谁。旁晚鬼山见分晓。。阿祖心想∶哪个美妞恶作剧,挑衅我的胆量,哼。我怕什么。当年刀都挨过,还怕什么。
傍晚天涯的红云泛起,夕依然那样俏丽动听。阿祖吸着烟唱个歌。一个人走在黄昏的鬼山,乌鸦的声给这里增长了不少恐惧的氛。阿祖不一会走到了山顶,大∶我阿祖来了,你是谁啊。你出来啊。半天不人回应。阿祖一不小心踩到了一块石,从山坡滚了下来,撞到了一块硬物,阿祖骂道∶真他不幸,谁恶作剧约我到这里。阿祖摸了摸。而后站起来,这一站,阿祖被眼前的货色吓得三魂不见魄,映入眼帘的是一块屹立的石碑。面写着∶王美琪之墓。阿祖大张着。一时愣住了。愣了半天。普通跪地放声大哭。在墓前磕懊悔,当磕很多次的时候,地的浮土里阿祖发现了一包东西。
阿祖连忙打开。包裹。里面放着好几百封信。全是信封没有名字的。阿祖撕开看。字迹正是阿祖经常收到的匿名信笔迹。每封信都是些美琪思念阿祖的事,有的信写着美琪的惊天秘密,美琪有遗传白病,不想让阿祖知道,自己又伤心,只能抉择分开阿祖。也许这样心里会好过一些。。。阿祖看到这里撕心裂肺的哭着。大到∶美琪我来看你来了,你怎么这样傻啊。大声的呐喊。回音在山久久的回,阿祖瘫倒在了墓地前。哭无泪,秋叶飘零,阿祖点燃着香烟,耳边响起了曾经熟悉的声音。从那天起再也没有人看见过阿祖,有人说∶在以后的子看见过阿祖在超市做搬运工,有的说∶看见阿祖拉着美琪在外的街出现过,也有的说在鬼山常常看见一对恋人唱歌。。。。。。终结。  赞
(散文编纂: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一條暗而悠長的巷子,一個孩拉著一個女孩拼瞭命的跑,沒有瞭方向,他們是戀中要私奔的女還是躲避追殺,看似年紀不大,在他們毕竟發生瞭什麼,不得而知。隻聽不遠傳來斥责聲,站住!!再跑!!的砍逝世你!!隻見巷突然蹦出三四名大漢。手持亮的滲人的七孔開山刀。個個面目猙獰。孩馬拉著女孩往巷尾奔去。這時巷尾早已被那些大漢堵瞭個泄不通。孩望著淚容滿面的女孩。孩臉也吐露出瞭無耐。憤怒,心裡想。一不做二不休,拼瞭。他隨手撿起木。笨拙無耐的表顯得是那樣的蒼白,隻見大漢們個個向他們沖來。啊。。啊。。啊。。體的顫抖伴隨著汗與恐懼充满著這個夢中人的醒來。他地坐瞭起來。道∶美琪。美琪。原來又是一場 夢中夢 同樣的夢經常做,已分不清夢境與現實。隨手拿起邊的香煙點燃。深深地吸瞭一。緩解內心恐懼不安的心,深深地陷入瞭沉思。。。。。。

第二章偶遇他阿祖
今年26歲,在一傢超市做搬運工,他既沒有出眾的表面,也沒有豐厚的學識,隻能靠體力勞動賺取菲薄的薪來養活自己,至今也沒有女朋友,這個繁華的大都市車馬龍。到充滿瞭惑與金錢的滋味。馬路形形的人急匆忙忙的奔忙著,好像從未平息。阿祖做完瞭一天的苦力。簡短的一番洗漱,一個人坐在瞭天臺,一包香煙,一包花生米,一瓶白酒,也許就是他業餘生涯的全体瞭。他望著天邊的夕時而狂笑,時而皺眉,柔的夕印在他的臉,也掩飾不住他的倦容,這時他突然露出瞭淺淺的微笑。想起瞭過去,想起瞭那個美麗而傷感的過去。那是十年前的事瞭,那時他在立中學讀書,績平平。經常被本校的學生欺負,阿祖的格比較內向,顯得有些分歧群,孤僻,整體來說有些唯唯諾諾,经常為學生們眼中的玩偶。
那是在秋天的一個下战书,他下課間操,一個人從鄰班路過,看見一群孩子在教室裡追逐个個女生,女生大喊大。教室門堆積瞭良多學生,但沒有一個人趕出來禁止,這時阿祖透過人群看到瞭這一幕,他握緊瞭拳,鼓足勇沖瞭進去,顫抖的道∶住手。你們幹什麼!隻見那幾名追赶女孩的學生。慢慢走過來,捉住阿祖就是一頓打。教室裡彌漫著烏煙瘴,女孩哭著很大聲,一時不知所措。 叮鈴鈴! 叮鈴鈴! 。長而急促的課打鈴聲,蓋過瞭哭聲與喊聲。隻見那幾名打人的學生倉狂而逃,阿祖一個人缓缓的扶著墻角站瞭起來。也急忙的向自己的教室奔去。阿祖在座位低著剛坐下,遠傳來瞭蒼勁有力的腳步聲,腳步聲越來越近,阿祖心裡蹦蹦直跳。心想老師知道或看見自己狼狽不堪這下該怎麼辦。老師走講臺。下意識的向湊瞭一下本人的眼鏡,四環望,大∶陳耀祖。你怎麼回事。灰土臉的。是不是和別人打架啦。。。陳耀祖緩緩的站瞭起來,拉瞭一下自己的子,低著微微的輕聲說到∶老師,我沒有打架,剛才在操場不警惕摔瞭一跤。老師也沒有再多理會。講到。。課。。阿祖這時才松瞭一。
心裡暗喜總算不必寫檢查瞭呵呵。。一天的學習生活結束瞭。他瞭的塵土,右手拎起書包。走出瞭教室。阴差阳错般的再次路過瞭那個教室,教室裡傳來的卑微的哭泣聲,他立即止住腳步,才想起今天發生的那一幕,他通過門縫看見瞭一個女孩趴在桌子哭泣,他輕輕的推開瞭門,低聲的說∶我。我。能够進來嗎 ?哭泣的女孩抬起望著他,點瞭一下,阿祖背著書包緩緩走到這個女孩子跟前說:你。你。怎麼瞭。別哭瞭,都是我不好,今天沒有制止那些孩子欺負你,對不。。女孩道:不關你的事。沒事的。謝謝你。祖:那你怎麼不回傢啊。女孩道:我怕他們路截住我,我惧怕,所以。。祖道 :你的傢人不能來接你嗎?女孩說∶過逝瞭,爸爸心不好經常饮酒打我,祖說∶對不起, 沒關系 你什麼名字?
我陳耀祖 你呢? 我王美琪。阿祖說,別哭瞭,我們一起走吧。女孩點點,兩個人的影漸漸的消散在學校的人群中。出瞭學校門。兩個人有距離的走著,突然白天那幾個兇神惡煞學生的樣子出現在這兩個人眼前,個高的那個學生罵道∶臭小子,敢妨礙老子聯系馬子,不想活瞭,說時遲那時快,另一個學生一把抓住阿祖的發就往墻撞,阿祖被撞瞭幾下躺倒在地,糊中看到美琪的針紮與驚慌,阿祖暈暈沉沉的站瞭起來。抄起一塊半磚朝那個大個子學生砸去,大個子尖道:哎呀。阿祖像發瞭瘋的狂砸大個子,剩下的學生看見此場景,倉惶而逃。大個子一人跪地求饒。 不敢瞭,不敢瞭,哥哥。。。放過我吧。。這時阿祖才住手。向丟瞭魂的一坐到瞭地下,大個子才有機可逃。美琪連忙過來攙扶阿祖,一邊掏出手絹替阿祖捂著額的傷,阿祖渾顫抖著說 你沒事吧。女孩一邊呜咽,一邊擦阿祖額的漬。說∶沒事。謝謝你,謝謝你。阿祖道∶這是我第一次打架。呵。。美琪看到阿祖笑瞭,美琪也微微的笑瞭,阿祖把美琪送到瞭傢。到瞭傢門。美琪。深地望著阿祖。兩人的眼神匯。流露出瞭相互的同,更多的是慕。阿祖半天回過神來說不早瞭。晚安。然後一瘸一拐的哼著歌,消失在瞭茫茫的中。。。。。。

第三章的開始
阿祖送完善琪後,心裡無比的開心與動,一個人躺在,聽著錄音機裡的歌曲【在我性命中有瞭你】心裡浮想聯翩,忘記瞭今救人的傷痕,忘記瞭自己愚笨的抗場面,頓時陷入瞭茫,心想自己第一次當好汉的場,心裡暗喜,想想自己也是個頂天破地的子漢呵呵,,心裡思维著許多許多,然後昏昏沉沉的睡著瞭,在夢中夢見瞭自己和美琪在一起傻傻的笑著,早的太如約升起,鬧鐘響瞭起來,阿祖一睜眼,茫然的跳下,刷牙洗臉,促茫茫的隨手抓起半塊有些幹澀的饅,拎起書包,飛快的向學校蹦去,新的一天開始瞭,鈴聲不約而同的想起又該課瞭,阿祖撅撅。。有些不願。。一天的學習生活不願總要過完,放學的鈴聲想起瞭,回傢的訊號,阿祖再次遇見瞭美琪,美琪見瞭阿祖低的微笑,臉泛起瞭淡淡的紅暈,阿祖撓撓發道: 美琪。今天去我傢玩好嗎?美琪微微的點瞭點,兩人並肩走在秋葉滿地的小路,不一會走到瞭阿祖傢,美琪說:傢裡就你一個人嗎?怎麼感覺靜偷偷的?阿祖點點說:爸都在鄉下,每月寄點零用錢過來,阿祖住的屋子是原來他大伯的,阿祖給美琪倒瞭一杯,請美琪坐下,兩人談瞭許多,忘記瞭時間的流逝,一轉眼,阿祖抬看瞭一下墻的鐘表已經晚9點,阿祖說:不早瞭,我趕緊送你回傢吧,咱兩說話說的都忘瞭時間瞭呵呵,美琪也驚訝的跳起來。:呀。。都九點瞭。我的趕緊走瞭。回去晚瞭又該挨打瞭。阿祖連忙送美琪出門,兩人連走帶跑的向美琪傢奔去,到瞭美琪傢門,阿祖言又止說瞭一句:回去吧,不早瞭。美琪隻是點點。然後進瞭傢門,阿祖似乎想對美琪說點什麼蛋又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秋風襲來一陣旋風。阿祖打瞭個冷戰,奔驰在茫茫的中,回到瞭傢,阿祖坐在沙發手指靈活般的打開瞭錄音機播著一首漫的歌曲【MoonRiverAndyWilliams】裡不自覺地哼著小調,翹著二郎,問自己是不是喜歡甚至瞭她,但又問自己,自己是個學生,不可以談戀的,再說,美琪又沒說什麼,想到這裡阿祖一腦的躺在瞭沙發,不知不覺的睡著瞭。時間的腳步總是很匆仓促,好像對阿祖來講最開心的就是放學,伴隨著夕又能見到美琪瞭,放學的鈴聲再次響起,阿祖急忙往出奔,恐怕錯過見美琪的任何一次機會,阿祖跑到美琪的班級門,向教室裡探入。
發現最後一排的座位趴著一個女孩在不停的泣,阿祖連忙跑到美琪旁,推瞭推美琪說到:怎麼瞭美琪?美琪抬起一下抱住眼前這個傻呼呼的小夥子,阿祖有些手足无措,阿祖聽到自己急?;促的呼吸聲,與心跳,美琪哭瞭起來。說;好冷啊,衡水导热油加热器,阿祖輕輕的抱瞭一下美琪,美琪瞭一聲,;疼,阿祖說;怎麼瞭,是不是我抱你抱的太用勁瞭,美琪搖搖,眼眶裡閃動瞭淚花,自己咬著牙掀起瞭自己的袖子,胳膊親一塊紫一塊,阿祖驚慌失道說;這,這,,這,是怎麼瞭?告訴我,誰欺負你?
美琪倒在瞭阿祖的懷裡輕聲的哭瞭起來,說;昨晚回傢被喝多的繼父打的,。。。這時阿祖緊緊的抱著美琪。心底暗下決心。要保護美琪毕生一世,阿祖有竹的對美琪說;做我女友人吧。話剛說完,阿祖不敢看美琪的面部表,兩人緊緊的擁抱在瞭一起,天邊落的餘暉灑在瞭教室裡。也許從這裡正真意義的開始瞭吧?

第四章的疑問
阿祖雖然沒有問美琪的意思,但兩個人這種朦朦朧朧的感覺很酸也很甜,阿祖想起來就傻笑,凌晨的太如約升起,放佛告訴人們一天又開始瞭,阿祖背著書包向學校走去,心裡想著放學後和美琪去哪裡玩,想到這裡,心跳便開始加速,對自己說談戀真好呵呵,對於一個懵懂的孩碰到一個心的女孩是件多麼高兴的事。阿祖到瞭教室坐在座位,顯的有些誒慵懶,開課後老師講什麼阿祖全然不知。腦子裡都想是想著美琪這個女孩,這個女孩的名字占據瞭他的大腦全部,課間操阿祖四逛,路過美琪她們班也沒有看見她,心想估計去廁所或者去小賣店瞭吧。放學的時刻來到瞭,阿祖興奮的拎起書包,飛快的從教室跑出來,一轉眼出現在美琪她們班級門,問同學∶王美琪今天來學來沒有?同學連忙搖搖說∶沒有。老師給她傢打電話打不通。阿祖心急如焚,飛快的向美琪傢奔去,暮秋的薄暮,顯得有些蕭瑟,萬物似乎昏睡,阿祖到瞭美琪傢,輕輕叩門,卻無人答應,阿祖使劲敲瞭一下,門吱的一聲開瞭。映入眼簾的是一番冰凉的場面,屋裡顯得分外的冷僻,一個面蒼白的女孩微蜷著雙躺在*著,阿祖急忙走過去,女孩被腳步聲吵醒瞭,翻看見後熟悉的影,輕輕說道∶祖。你來瞭。祖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雙手不做作的來回摩挲,說∶來瞭。你今天在嗎沒有去學校?美琪到∶今天就是感覺累,嗓子疼,起不來瞭,渾冷,阿祖本想伸出手去探摸美琪的額看看是不是發燒,手始終還是沒有伸瞭出來,問美琪∶是不是感冒瞭。你。。你。。等我。。美琪起準備說點什麼。阿祖轉離去。飛快的像店奔去,買瞭幾版感冒。出門買瞭些果。直奔美琪傢。對美琪輕輕說∶我回來瞭。給你買瞭些。趕緊喝吧。美琪有無力的起。阿祖連忙倒,美琪端著杯子喝下瞭。微微的一笑說∶好温暖。阿祖說∶你爸爸呢?美琪不好心思的低下瞭說∶爸爸外面有瞭別的女人。次喝多打瞭她後就很少回來瞭。他也許不要我瞭,覺得我是個累贅。說到這裡。美琪冤屈的淚∶花不住的流著。。阿祖鼓足勇抱住瞭坐在邊的美琪。美琪順勢趴在瞭阿祖肩膀哭瞭起來。時間不知過去瞭多久,美琪在阿祖的懷裡睡著瞭,阿祖輕輕的將美琪放下。給她蓋瞭被子。自己搬瞭把椅子,坐在瞭邊,靜靜的看著躺著這個既熟习又生疏的女孩。零落的發。雙眼帘。淺淺的酒窩。阿祖看得幾乎无私。阿祖輕輕地握住美琪冰涼的手。想瞭很多很多,阿祖還來看過一本書,書說∶傳說手涼的孩子輩子是折斷羽翼的天使 ;,還記得有人說手涼人疼 ;,每個人都是一個小天使 ;,都會找到自己的守護神 ;,因為折斷羽翼 ;,他們找不到守護神 ;,因為隻有這樣 ;,帝才干辨别出他們 ;,賜給他們最特別的物 ;,讓人加倍疼 ;。。。想到這裡阿祖更加緊緊的握住美琪的手。望著臉慘白,唇幹澀的女孩,疼爱的淚沁滿眼眶,一不当心淚打在瞭美琪的手,美琪醒瞭,随州有机热体炉,微微睜開雙眼,對著阿祖說∶如果以後你認識瞭美丽的女孩子還會對我好嗎?
阿祖放聲大哭。∶會。。你就是我女朋友,我會永遠對你好的。。。美琪會意的點點,對阿祖說∶好瞭,早點回去吧,不早瞭。明天還要學,阿祖說∶我。。我不释怀你,能不能留下來陪你。。那我来日去學校給你請假好嗎?美琪說∶不用瞭,明天我去學吧。後天就是周末瞭。就可以休息瞭。阿祖道∶好吧。早點休息吧。阿祖低著,輕輕的關註瞭門,路秋風蕭瑟。阿祖肚裡嘰裡咕嚕的響瞭起來,心想忍一忍吧,以後還有很多事要做。路過小飯店,混沌攤時。咽瞭一,忍者肚子餓跑瞭回傢,泡瞭一包便利面,饥不择食的吃瞭起來,心裡想要把每個月的零花錢贊起來,給美琪買好多好多東西。。想到這裡,滿足感,孕育而生。哈哈。。美琪仍然靜靜地躺在,始終難以入眠,拿出瞭枕下沾有跡的手帕,哭瞭起來,一時陷入瞭寻思。。。。。。

第五章巷子遇刺
經過瞭一的洗,美琪想瞭许多很多,該不該接收眼前這個傻傻的孩呢。他的心理是如此的細密。。。周五的黃昏是如斯的美麗。阿祖不天然地牽著美琪的手穿過瞭這座城市的大巷小巷。似乎兩個人是這個世界最幸福的人,。累瞭就坐在公園的長椅,說著甜言蜜語,夕照在這對懵懂女的臉。美琪紮著辮子,戴著一朵小白花,大大的眼睛,淺淺的酒窩,是她的真實寫照,阿祖,枯瘦的臉龐,短短的寸,唇下的點狀須是他永遠的記號。。美琪哈瞭冷。咳嗽瞭起來。阿祖說天已晚,我們走吧。問美琪想吃點什麼?美琪說到∶去你傢我給你做飯吧。阿祖興奮的跳瞭起來。大喊∶太瞭。啊。哈哈哈啊。
走在回傢的路阿祖依然不停地說話。美琪隻是笑。臉卻仿佛有說不清道不明的哀傷。也是這個年齡段不該有的表。快到瞭阿祖傢的同,兩人加快瞭步调。那種步伐是幸福的腳步。忽然前方不知從哪的大燈啪的一聲照亮瞭,阿祖與美琪連忙伸胳膊慣的擋著突如其來的的強光。阿祖與美琪沒來得及多想,準備避著強光繼續前進,突然不知從哪裡冒出幾名蒙面人。出明晃晃的開山刀,二話不說就是一頓砍,聲。救命聲,聲聲动听,短短幾分鐘,阿祖躺在瞭地,渾是,幾名蒙面人不慌不忙的瞭車離去。美琪抱起似乎有些昏的阿祖。拼命的往傢拽他,阿祖無力的抓著美琪的胳膊問道∶你。。你。。沒有事吧。。美琪搖搖
阿祖慢慢的扶著墻蹣跚的走著。美琪哭著問阿祖∶報吧。阿祖∶驚慌地說∶不要,千萬不要。走瞭幾分鐘到瞭阿祖傢。阿祖慌慌張張的取出鑰匙開瞭門。一進門倒在瞭地,美琪連忙把阿祖攙扶到瞭沙發,阿祖咬著牙。美琪哭的不知所措,阿祖額的汗不斷的留,牛仔衣不斷的往出滲,牛仔的小部被染紅瞭好大一片,阿祖對美琪說∶∶麻煩你出去給我買包煙吧,美琪說∶平時你吸煙嗎?阿祖笑到說∶看黑幫電影,主角受傷瞭。都吸煙,估計有止疼功能吧。快去吧。美琪急急忙忙的往小賣鋪走。到瞭小賣鋪買瞭包煙。看見瞭公用電話,忍不住報瞭,美琪回來馬替阿祖理傷,阿祖疼的咬著點燃的香煙,對美琪說∶呵呵,原來電影香煙可以止疼是假的,呵呵。美琪啼笑皆非的說∶現在你還能笑瞭出來,一會有人敲門,阿祖下意識的抓起地的木,準備著戰,美琪開開門,一看,四五位察同道,阿祖手的木掉在瞭地,察進來詢問況∶阿祖說沒看清兇手的樣子,隻知道開著車。察問阿祖平時有沒有與人結怨,阿祖搖搖,突然愣瞭一下,說到。曾經跟學校的大個子打過架,。。等等。。察說∶趕緊去醫院吧,阿祖說∶知道瞭。察詢問後說∶有況會告诉你們的。美琪送察出瞭門。關住瞭門後,連忙對阿祖說∶去醫院吧,阿祖搖搖說∶省點吧,我們哪來的錢,再說皮傷罢了。美琪用紗佈,酒精,胆大妄为地幫阿祖理傷。阿祖咬著牙,挺著,時而像發瞭瘋地對美琪說∶以後我要娶你,嫁給我吧。時而發出撕心裂肺的聲,一宿的折騰,天漸漸亮瞭,似乎經過瞭一的洗,這兩個年輕人熟瞭許多,一大早察共事就早早的敲門,簡單明瞭的述說∶經過十幾個小時徹底偵破冷巷陳耀祖被刺案功告破,兇手已經抓住是你們學校大個子的哥哥。。。。。美琪又高興又失踪。。送走察同志後,連忙回去把這個消息告訴瞭酣睡中的阿祖,然後美琪哭瞭起來,∶假如不是你為瞭在學校救我,得罪瞭大個子,那在同就不至於。。阿祖傻傻地一笑。一把摟住美琪道∶因禍得福哈哈。。

第六章神秘的消逝
從那後美琪很少回傢,始终和阿祖住在一起,照顧阿祖,阿祖因為沒有向學校請假,被學校開除瞭,美琪每天任勞任怨的照顧阿祖,放學瞭就回阿祖傢。由於兩個人都沒有經濟來源,美琪隻能每天早起去菜市場撿些幹凈的菜葉和阿祖勉強度,但這種生活過得很開心,看似不大的年紀卻過著年人一樣的生活,美琪眼看一每天的消瘦下去,阿祖心裡著急,卻想不出什麼辦法,能讓美琪過好子,這天阿祖一瘸一拐的在院子裡走動,遠看去像個瘸子,也許經過那次同被刺事件後阿祖的左就留下瞭後遺癥,哎。。世事難料。。阿祖也從那次慢慢地學會瞭吸煙。煙癮渐渐的大瞭起來,格也顯得烦躁不安,出去找工作四碰壁,遠遠望去滄桑的阿祖和實際的年齡極為不符,一轉眼半年過去瞭,美琪依然與阿祖過著這樣的子。有一天晚阿祖與美琪洗涑完後,早早的瞭看電視,兩人有說有笑。說著說著阿祖睡著瞭,美琪給阿祖蓋好瞭被子,親親地吻瞭一下阿祖的額,雙手捂著,哭瞭起來。第二天阿祖醒來看瞭看隻有他一人,心想,美琪定是出去瞭。阿祖起,隨手點燃香煙。按下瞭錄音機的鍵。放著音樂。然後往飯桌前走,準備吃早飯,撓瞭撓發,看著桌子的饅,炒白菜。還有一根火腸。阿祖暗喜。早餐好豐盛。準備下手抓饅。發現盤子下方壓著一張紙條。面寫道∶祖∶我實在無法忍耐每天這樣的生活,我好累,我走瞭,去找我自己的夢,別找我,忘記我吧,有件事一直想對你說∶其實我從來都沒有過你,別恨我,美琪。

第七章崩潰邊緣的重生
美琪一聲不吭的走瞭,阿祖天天鬱鬱寡歡,由於沒有生活來源,阿祖每天隻吃半塊饅。每天在街轉悠撿礦泉瓶子,福州螺杆式冷水机,收些破爛為生,也門收一些廢書廢報紙之類的東西,漸漸地維持住瞭一三餐,時間三個月過去瞭,美琪一點新闻也沒有,阿祖一邊收破爛,一邊尋找但音信全無,阿祖有天拉著裝滿破爛的車子,艱難地坡。看著背書包的孩子們學,邋裡肮脏的阿祖露出羨慕的表。深深地嘆瞭。。哎。。。瞭坡阿祖坐在車外隨手拿起車的一本書看瞭起來。一句話引起瞭他的註意,命運也隨之改變瞭。書中第一頁寫著兩行醒目标字∶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阿祖想瞭半天也沒想明确,後來暈暈乎乎的睡著瞭,一陣逆耳的汽車鳴笛聲。攻破瞭阿祖的夢,阿祖從夢中醒來。拉著車去廢品收購站賣瞭一車廢品。那本書卻留在瞭阿祖,回到瞭傢,阿祖買瞭瓶酒喝瞭起來,喝多瞭就载歌载舞的唱。一會阿祖皺著眉對這墻壁大罵∶女人都是紅顏禍,沒錢不行。
醉夢中又夢見瞭那兩句話,阿祖早醒來問自己∶那兩句話是不是老天對自己的暗示,阿祖坐在院子裡想瞭一個午。終於做出一個重大的決定。重返校園,阿祖在巷子找瞭個義務理發的攤子,理瞭理發,去邻近澡堂子花瞭3元錢,洗瞭個澡,出來換瞭一幹凈的行,人模人樣的走到瞭離他傢不遠的浮市第一技工學校。看見告示正招收學生。年齡∶18到22周歲。的青年均可報名。學費一年600元。三張一寸免冠相片。阿祖回傢翻箱倒櫃。找出瞭一把又一把自己買廢品的零錢。數瞭數。613元5角。下昼阿祖就去報名,報瞭個計算機專業。通過瞭考試,正式瞭學,阿祖在學校很尽力的學習。因為阿祖深入清楚賺錢的不易,沒有一技之長很難再社會立足,慢慢的阿祖好像忘記瞭那個令讓他歡喜讓他憂的女孩美琪。想到美琪他就握緊拳。憤怒的眼光。巴不得殺瞭那個女孩。一聲不響的走瞭。恨那個女孩拋棄瞭他,嫌棄自己不會賺錢。。忘恩負義的美琪。哼。我必定出人地。有錢瞭。就是大爺。阿祖積極學習。不到半年,就拿到瞭獎勵。
有一天。阿祖剛踏進校門的那一瞬間,被門房的老師傅住瞭,老師傅道說∶陳耀祖你的信。阿祖搖搖怀疑的說∶是不是認錯人瞭,誰還會給我寫信。阿祖將信將疑的拆開瞭信。信封沒有寄件人的名字,信裡就寫著短短的一句話。∶能看到你的今天我很幸福。阿祖隨說瞭一聲∶神經病。然後撕瞭。心想∶是不是本班的女同學想追自己。班裡一個曉華的女同學似乎對自己有意思,然後放學瞭就問曉華∶你的信我已經收到。曉華不好意思的說。∶恩。我們往吧。阿祖爽直的點點,當晚阿祖和曉華在學校的圖書館約會,曉華問瞭許多關於阿祖的事。問道∶阿祖你怎麼走路有些。
阿祖站起來瞭一下桌子,著臉走瞭。。隨後的幾天曉華經常給阿祖报歉,阿祖也經常收到信。內容大多是一些問候的話語。鼓勵之類的語句。阿祖每次看完就撕,心想曉華真麻煩,每天見面還要經常給自己謝匿名,真會玩調。時間一每天過去,阿祖與曉華的戀似乎沒有什麼進展,阿祖也對曉華不冷不。時間轉眼第二年。學校組織去企業實習帶薪,對阿祖來說這真是一個振奮人心的好事。慢慢的實習工作。再也沒有收到匿名信。如果實習通過的話,就有可能有瞭自己的鐵飯碗。也有瞭整整意義的工作。阿祖大喜。。

第八章淚灑斷腸路
離實習完畢還有一周。阿祖收到瞭企業工人師傅的好評,阿祖也覺得勝券在握。有些自得。想著以後風光的子在等著自己阿祖,仰天長嘯。得意的有些忘形,阿祖被旁邊的同學們瞭一下,那位同學說∶阿祖門有位大嬸找你。阿祖镇定自若的往門走,門空無一人。地擺著一個花籃,花籃放著一封信,阿祖有些不喜,心想又是曉華搗鬼,輕輕的打開瞭信封。出裡面的信。面寫道∶能看見你的今天我很快慰。想知道我是誰。旁晚鬼山見分曉。。阿祖心想∶哪個美妞惡作劇,挑戰我的膽量,哼。我怕什麼。當年刀都挨過,還怕什麼。
傍晚天邊的紅雲泛起,夕依然那樣美麗動人。阿祖吸著煙唱個歌。一個人走在黃昏的鬼山,烏鴉的聲給這裡增添瞭不少可怕的氛。阿祖不一會走到瞭山頂,大∶我阿祖來瞭,你是誰啊。你出來啊。半天沒有人回應。阿祖一不小心踩到瞭一塊石,從山坡滾瞭下來,撞到瞭一塊硬物,阿祖罵道∶真他倒黴,誰惡作劇約我到這裡。阿祖摸瞭摸。然後站起來,這一站,阿祖被面前的東西嚇得三魂不見魄,映入眼簾的是一塊矗立的石碑。面寫著∶王美琪之墓。阿祖大張著。一時停住瞭。愣瞭半天。一般跪地放聲大哭。在墓前磕懺悔,當磕很屡次的時候,地的浮土裡阿祖發現瞭一包東西。
阿祖連忙打開。包裹。裡面放著好幾百封信。全是信封沒著名字的。阿祖撕開看。筆跡恰是阿祖經常收到的匿名信筆跡。每封信都是些美琪怀念阿祖的事,有的信寫著美琪的驚天机密,美琪有遺傳白病,不想讓阿祖知道,自己又傷心,隻能選擇離開阿祖。也許這樣心裡會好過一些。。。阿祖看到這裡撕心裂肺的哭著。大到∶美琪我來看你來瞭,你怎麼這樣傻啊。大聲的吶喊。覆信在山久久的回,阿祖癱倒在瞭墓地前。哭無淚,秋葉飄零,阿祖點燃著香煙,耳邊響起瞭曾經熟悉的聲音。從那天起再也沒有人看見過阿祖,有人說∶在以後的子看見過阿祖在超市做搬運工,有的說∶看見阿祖拉著美琪在外的街出現過,也有的說在鬼山經常看見一對戀人唱歌。。。。。。終結。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晓得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云南水温机 嫁电加热油加热器女
  
   无锡导热油锅炉 韶关风冷式冷水机阿雕
  
   油温电加热器
  
   骗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