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导热油电加热器 南锣鼓巷深,一高

html模版南锣鼓巷深,一夜幽梦长
  九月十四,凌晨五点半左右,北京南锣鼓巷里,深夜才入眠的人们此刻正安详地做着美梦吧。小雨过后的湿润空气里,吹着无声却浸肤的冷风,一层层秋意暗暗袭来。此刻,古巷和胡同里成夜挂着的一串串小红灯笼,大概已将燃尽,零星点点,显得些许寂漠、清冷。
菊儿胡同深处,一点儿微弱的灯光在狭仄悠久的黑夜里明明灭灭,匆匆地近了,看得清是一辆出租开了出来。
十字路口,红灯闪烁成黄色,又变幻成绿色。出租停留几秒钟后,开过马路对面又停了下来。迎面驶来的另一辆无客出租,在这个司机的招手示意下,在前方半米处停了下来。
左车门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个身着黑色露肩修身短款连衣裙的年轻女孩。女孩,一手跨着一个带金色流苏的白色提包,一手掬着几本杂志。细长洁白的脖子下,几颗水钻在灯光的暗影里妩媚流转。
同时,右车门打开,里面走出一位身材高大、风姿翩翩的儒雅男子。看得出来,男子已不年青,镜框下的脸部虽干净却明显地挂着几缕若有似无的皱纹。
男子转过车尾走向女孩,拥抱后,捧起那张细微白皙透明的脸深深吻过。嘴里说着尺度的英文,却些许拗口的中文。最后只听得到一声: Bye!
从头至尾没开口说一个字的女孩,在转身即将走到那辆空客出租跟前时,双臂环围着手中杂志,扭过火去,低低地一声: 我走了。 黑色眼眸,亮堂闪耀,如夜空里的一颗星子。里面却度满了淡淡的哀伤、浅浅的迷恋和深深的无奈。
大体,淡淡的和浅浅的都因为那个深深的吧。男子透过玻璃眼镜片,看着女孩上车后也回身进了车子。
霓虹孤自流转,两辆出租向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南辕北辙。本来就空荡的街道,此刻更显寂寞、清冷。
两个同族异国的人,却同样的宁静淡雅,同样的清淡口味。跨越岁月的隔痕,从谈笑自若,到读懂彼此的寂寞、孤苦。在这古朴做作、时尚勤散,株洲冷冻机,却不拘一格的古巷里,有过一夜温存后又各自走向自己的寂寞和劳碌里。
九月十四,晚上十点半左右,一辆出租在雨中缓缓前行,车前的雨摆不停地往返刷着前面的玻璃窗。隔着玻璃,一个面部清秀的女孩正和中年司机淡淡地聊着,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是礼貌又是隔离。
别急,北京的天儿奇怪着呢,这里下雨等会儿到了前面也许就不下了。 司机欢乐地朝女孩说道。
嗯,没事,等会儿我用杂志遮着头就行。 女孩儿浅浅一笑。
你真的不知道菊儿胡同啊? 女孩微蹙眉头眼神期待地问。
我只知道这交道口南大街,这里胡同太多了,我真不太清楚,等会儿你去前面问问看,应该就在四周。左边的胡同是单号,右边是双号,等会儿你就靠着左边走走看。 司机指指窗外絮絮地道。
红绿灯处,出租停了下来。女孩走出来,并不如司机说的那样。此时仍然下着涟涟的秋雨,细密如织。女孩果就用杂志遮着头,东张西望蹦蹦跳跳地穿过了马路。
黑夜里,路上行人稀稀疏疏,每走过一条胡同,女孩就凑近了去看拐角处的牌子。
依旧不是菊儿胡同,问过水果店的老板,他道大约再走四个胡同就是了。
一排排房檐下,夜风裹着细雨,一个黑色纤细的身影在一道道胡同处停留穿梭。偶尔停下来,问自己,一个人累了一天,这么晚了却在陌生的地方寻寻觅觅,究竟是为了什么。恍惚中,觉得今晚会不似从前,或许会产生点什么。却又兀自往前走。
终于,借着微弱的手机光芒,被岁月啄蚀的古墙上,影影幢幢一个黑色小方牌子上写着 菊儿胡同 四个方块儿字。
女孩欣喜地走了进去,狭仄悠长,路面坑坑洼洼,一排排成串的红色小灯笼在雨中瑟缩。路边有店有宅,店和宅都是小小矮矮的平房,不同的是那多数都是北京可贵的四合院儿。
景怡坊酒店、景怡坊酒店,在哪儿呢? 女孩顾自嘀咕着。
一辆车从对面缓缓驶来,因为路面太过狭仄,行人只能停下来贴着墙等车先从前。
雨声滴滴答答,女孩头顶杂志封皮上的雨珠泛着露水一样的光泽,落在一位撑着把白色透明雨伞的人眼睛里。
女孩正侧着头寻找 景怡坊酒店 几个字样,一瞥之间,看到前面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笑意盈盈地望着自己。女孩惊喜地走过去,先生将雨伞照在她头顶。
总是这样,每次见面,女孩都要众里寻他千百度,而后不经意间,那个熟悉儒雅的身影就会在灯火阑珊处偶现。
给你说了打电话没看到吗? 先生带着点斥责微微地问女孩。
没信号嘛!住这么偏僻,司机都找不到,哼! 女孩仰头望着那双安详的眼睛不满道。
两人淡淡地笑着说着。走出菊儿胡同,前方是一条走向和胡同完全相反的古巷。这便是北京著名的最古老之一的古巷,南锣鼓巷。
路的两旁开着各种风雅温馨的小吃店、丝绸店、手工店和好玩儿的摊位。各种烤肉、臭豆腐、香豆腐、西施豆花、酸奶、桂花糕 特色的甘旨小吃使人目不暇接,香味随风四溢。店的门口或窗口都悬着自己的牌子,店名或古意风雅,或温馨可憎,或时尚小资。
恍惚间,这仿若夜晚的长安街。隔了千年的历史、千年的夜和千年的梦幻。唐明皇、杨玉环这对涵盖着丰富历史的跨年之恋,或许也曾乔装装束成平民,偷偷地溜出来,牵着可爱人的手享受这可恶温馨的夜市。之后再芙蓉帐暖度春宵。如真是这样,再温馨实在不外了。
透过橱窗,女孩看到一个个精致的香木古扇,便 咦 地一声跳出雨伞,跨进了一间装修雅致的门店。一把把细看了又放下,68、89、298 价钱不菲。看过后,又一把把谨小慎微地放下。此时,先生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旁。含笑地观赏着中国古代的精美工艺。
喜欢吗? 先生轻声细语地问道。
嗯。 女孩看着一把把色彩各异作风不重样的扇子点点头。
走吧。 看得差不多了,女孩满足地笑着跳出了店门。
站在街道,透过橱窗,女孩的目光又落到那一把把精美的油纸伞上面。在女孩的眼里,每一把油纸伞都有着一段浪漫的恋情故事。或是断桥相会、两情相悦的白娘子、许仙,或是情意深浓、悲情缠绵的梁山伯、祝英台,又或者是某对江南才子佳人。
先生快看,那个店的名字多可恨呀! 女孩又指着身后斜对面的一个木屋、木顶、大大的木窗的工艺品店欣喜地道。那店的名字是 小新的店 。
嗯?嗯,呵呵。 先生摸摸女孩的头笑她太孩子气。
两人挑筛选选后,进入了一家中西合璧的饭店。一样是木屋、木顶、木窗。室内,木桌、木椅。
堂前,坐满了顾客。而两人所在的屋子,只有一个靠窗的位置,坐着一对儿外国人。男子西服格领,女子一条浅绿色裙子。对面是一堵安排特殊的墙。
墙的高处挂满了世界各国的小国旗,临沂导热油加热器  ,国旗下面,贴满了层层叠叠的小纸条。女孩凑过去,看到一张笔迹陈腐的字条上写着 小张和小李的第三个结婚留念日 。
那时候三年,到现在不知已是几年了,不知两人过得可好?还有没有在一起?只管奇怪的设法在女孩的头脑里打转,但这堵字条墙还是使她认为温馨快活。
这些都是幸福时间的标志。是人们满满的温暖、浪漫、珍惜的感情。
这堵墙使女孩临时忘却了大都市里,这座水泥钢筋调制的冷色调丛林给刚毕业初来乍到的她带来的无尽冷漠和寒意。
看服务员暂时忙得走不开,女孩从杂志中拿出一张印有图案和文字的垫子递给先生,眨眼道: 汽车防滑垫,给你的。
先生笑着接过来,垫子中央印着一个漫画小人,身后丢着一张白纸,上面一个金色的 悟 字。人的面前旁边一竖行圆滚滚艺术体字 何必紧抱懊恼不放,松开双手即刻得到开释。
是女孩专门为先生选的。先生笑意盈盈地接了过去。
一会儿,那对本国人用完餐,用英文和先生愉快地交谈了几句,回首对女孩说: Goodnight.
女孩笑着点摇头示意谢谢。人走后女孩问道: 哪国人?
IndiaorPakistan. 先生看着她柔和笑道。
热忱的服务员走来,递过三份菜单,两份同样的主食单,一份茶水单。
翻完菜单,讯问了waiter后,先生只点了一盘蔬菜沙拉和一份意大利面。而女孩却点了三个凉菜, 桂花醉莲蹄 、 冰糖芦荟 、 水果小香芋 。
你点的可都是甜的啊。 先生看着她微笑道。
女孩潜意识里总感到有一点点错误劲。但或许是白天太累了吧,大脑不乐意多思考,眉毛一挑道: 没事,我喜欢。
先生没谈话,淡淡地笑了。
先生要什么喝的呢? 女孩捧着下巴眼力眨巴地问对面的人。
一杯咖啡。
怎么又是咖啡啊?好吧 女孩翻着菜单,最后手指停在那页右下角一把好看的透明紫砂壶处,道: 那我点一壶花茶可好?
随你,都行。
一壶应该是两人喝的吧?
我的咖啡不要了。
先上了意大利面,女孩儿道: 我可以试试吗?
可以啊
女孩拿起一把银色餐叉,挑了几根面塞进嘴里。
怎么样?
嗯 太硬了不好吃,没有我们的面条劲道。
是你吃不习惯。
反正就是硬。 女孩眼珠子骨碌一转,撅撅嘴道。
一会儿菜都上齐了,女孩儿点的凉菜样子五彩缤纷,漂亮精致。吃了两下道: 先生吃啊
你吃吧太甜了
我一个人吃没意思
先生笑笑拿叉子叉了一个灌满加糖水果浓汁的香芋送入口中道: 好,我吃一个 唔,太甜了!
女孩又吃了一点其他几样,也道: 呜 就是的,太甜了!
先生呵呵地笑了。
啊!我忘了你不能吃甜的!啊!你怎么不告诉我 都这么甜! 女孩仿若发明恐惧的新大陆正常突然惊奇懊悔道。
我说了啊,我说了你点的都是甜的啊,你说你喜欢。
啊?你说都是甜的了吗? 女孩回忆着点餐时的对话,却怎么都记不清楚,好像自己是说过 我喜欢 这三个字。她挠挠头说着 对不起哦,我又马虎了。
快吃吧,啊 先生依旧轻轻笑笑道。
最后花茶也是甜的
先生倡议女孩吃一个Pizza除除腻。女孩执意不吃。
饭后,两人一起走出木屋。撑着伞,在雨中漫步着,途经一个个酒吧。过客(PASSByBAR)、醉虹楼酒吧、西菊町酒吧、红人坊、载巷
酒吧里人影幢幢,吧台上或男或女调着音乐、唱着歌;吧台下,三三两两或一个人,喝着酒、茶,嘻嘻笑笑。却没有一个酒吧里猖狂摇头摆尾蹦迪的。一群安详、安闲、懒惰、文艺的人的世界。中与西、古意与时尚,恰到利益地融合。恍惚间,又如中世纪的意大利。
夜深了,雨停了,头顶树梢的叶子上还时不断滴落着水珠。打在发间,湿漉漉,凉飕飕。
穿过一道道古巷,先生带着女孩又走进菊儿胡同。转角,入门便是一个布置风格完全古风的酒店。大厅堂门前,挂着一大幅金陵十二钗图,旁边一张盖着顶耦合色罗纱帐的床榻。
直升电梯间,套着红色木格,犹如一个四面围合的小轩窗。
脚下钩花地毯蔓生,房间照旧是雕花红木,恍如古代豪华的酒楼。
先生拿出房卡推开门。进去后,女孩看到里面的布置嘟囔道: 本来还是古代的,并非像堂门前那个完全古代的罗纱闺榻。
先生笑着说: 傻瓜。
室内灯光柔和,先生泡了两杯薄荷茶,递到女孩手里,道: 解解腻。
太烫了,不喝。
过会儿喝了,不然又胃疼。
好吧。
您明天几点钟的飞机? 女孩看着先生收拾着行李。
我订了车,五点、五点半左右出去。我做事都事先计划好的,不像你。
女孩端着薄荷茶,侧着脸,翻了下眼珠点点头。
推开窗,外面全是平房四合院,房顶被雨水打得湿淋淋的。
这双鞋该退休了,陪我走了半个地球了。 先生擦着手中的鞋道。
哦,你穿了多少年了?
快四年了。我喜欢鞋,总是把它擦得干清洁净。
我每双鞋根本只穿一年。
先生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耸耸肩轻轻道: 嗯哼。
这是他习惯性的用语和动作。是一种蕴含着西方文化的轻松和滑稽。
收拾完了,先生坐到靠近桌子的床边问道: 当初工作做得还开心吗?
还是有好多不懂哦。 女孩从桌子上拿起一本杂志,趴在床这边伸手递给床那边的人。
先生顺手打开,渐渐地讲授起来。女孩又拿来一本,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汽车零件图片和英文。偶然会有几个汉字。
女孩喜欢文学,修的也是文学,来到北京找了份期待的编辑工作,却是汽车赛事编纂。这个工作需要对各种各样的汽车有很深地懂得。而她和机械类之间俨然隔着一座巫山。
而先生则对机械很敏感,如鱼得水地讲解着。但是因为他的中文不太好,女孩的英文不太好,两人沟通时不时呈现点小插曲。有时两人争执探讨了半天,女孩会赞叹道: 说了半天原来是这样啊。
杂志翻完了,先生翻开面前的电脑,在百度中用英文输入 car 。点击、进入,涌现很多和车有关的信息和图片。
女孩知道自己该走了,却身不由己地从床这边把头伸向电脑屏幕。
把鞋脱了嘛,累不累 先生看她吃力地勾着头说道。
女孩把鞋脱了,两人一起趴在床上,对着面前的电脑屏。
先生耐心地讲解着每个细节,女孩却听着听着两眼开始迷糊了,但还会配合地问些问题。到后来,脑袋麻麻的,完全听不懂了。打着哈欠道: 我困了。
先生依旧喋喋地讲解着。不听别人的反映,只顾自己的讲话,这也是几回中她从他身上发现的。女孩又委曲听了一会儿,切实困得不行了道: 不行啦,头要掉了,我要睡觉。
先生终于停滞了讲解,道: 好,你睡吧。
女孩拉开被子就躺倒。先生从箱子里拿出一个宽松的大棉布T恤道: 去,把这个换上。
懒得换,麻烦,这样还可以明天起来直接就走,多省劲。
这么懒,去换掉,穿成这样睡多灾受,还有
女孩没听太清楚后面的,因为他讲的英文,但依稀断定是亵服的意思。脸上一红,赶紧起来拿过先生手中的棉布T恤,进了卫生间反锁上门换了衣服出来挂在厨柜里。
T恤即将遮住膝盖,软绵绵的,舒服贴身。
走到床前躺下盖上被子。
这样不就舒服多了嘛。 先生笑道。
女孩撅撅嘴不作声。
看着他从热水壶里拿出一袋黒色浓汁的中药, 苦吗?
你说呢?傻瓜。
这是他的惯常用语,她总是对外界的货色陌生不已,昏头昏脑,他总因此笑笑地叫她 傻瓜 。彷如方才那样。
给你看下这个再睡吧。 先生解开一个细绳,从淡黄色苗条圆纸筒里抽出一幅卷轴来。抻开卷轴,不是画,是四个水墨大字 鸿图大展 。
这是白天我在胡同里请一位老先生为我美国新开的SPA店题的。
嗯,不错。 女孩从小便很喜欢书法,并得过证书,只是这些她从未和他提过。
凌晨1点了,收拾完,先生也躺下了。两人都没说话,却默默地抱在了一起。两个常年漂泊在外的人,在孤寂幽深的茫茫世界里抱住一丝温温暖慰藉。
先生捧起女孩的脸浅浅一吻,待吻行将落在唇间时,女孩把脸转了。摇着头道: 我有太多的不明白。
先生平躺下道: 问吧,什么都可以。
就是 我也不知怎么说,反正就是有许多的不明白。 她想问的问题是她只在网上聊天偶然涉及,当面却从不敢问的问题。此时,依然不知该不该启齿。
你是说她吗?成都那个女孩。我知道你们一直保有接洽。
嗯。 没想到他自己反而说了出来。
她也是一个极要强的女孩,有时候她的要求太过火。
那你喜欢她吗?
喜欢,到现在也是。她也一样,我知道她心里依然有我。
我知道,她一直对你难忘。你害惨了她。为什么彼此喜欢的人不抉择在一起呢? 听到 喜欢 二字,女孩虽是知道的,台州导热油锅炉,听他亲口说出心里还是有一点异样的感觉,很想接一句 那我呢?
但,她先耐心地做了傍观者,提出一直坠在心中的困惑。这是许多人存在的问题。喜欢却不能在一起。在她的字典里,茫茫人海,遇到彼此喜欢的人不容易,开始了,就一定要永远在一起。
我不想毁了她的人生。她现在很好,工作做得不错,也提升了,也有了男朋友。虽然我一直把她拉黑,但通过朋友,她的一切我都知道。
她说那男人比她大两岁,对她很好。她想你时也可以跟他说。
她就是这样总在现任男朋友面前说前任。比来比去,这样不好。
你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女孩又问道。
我有太重的包袱,不可能离婚,她也不可能到美国来,她家里又催她结婚。
霎时间,女孩意识到了什么叫做现实这个问题。它确实是薄弱的爱情所无法跨越的。
她一直想要个孩子,但我不想孩子生下来海内没有父亲。 女孩没问,男子顾自说道。
每次出差她都要随着来,我到哪里,她到哪里。
那时,她还在读大学。她爱好我对她将来的支配,她崇拜我。
既然知道不能在一起,当初为什么还要在一起。 女孩打断道。
一开始,她说让我做她的男朋友,我是坚定不同意的。要视频我都没同意。她说她什么都不要,不在乎,只有我做她的男朋友,她是思想很开放的女孩。和你不一样。 先生回想道。
可是,后来,她说的话都不算了。 先生绝望道。
那是由于她太爱了,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女孩知道,她想和他结婚,悠悠道。
我知道。可是之前说好的,她都不算了。 先生冲动地道。
他还要说他们之间,说细节说详情。女孩捂着耳朵道: 别说了,我不懂这些,也不想听。
先生便停了。
那你的妻子呢,对她一点都不爱了吗? 女孩转而问道。
这么多年的夫妻了,哪还有什么爱。 沉默了半晌男人悠悠叹道。
那为什么不离婚呢?你们不好好谈过吗? 女孩追问着,她不明白,为什么喜欢不能在一起,不爱了结还要在一起。
谈过。她是不会离婚的。你知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一个人斗争出来的。 看得出来男人很痛苦,对妻子很不满很无奈。
你们刚结婚时你喜欢她吗? 女孩问。
那时她很好的。生过第一个孩子后,仍是好的。生过第二个孩子后她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男人面部是痛苦而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
我未来也会变成这样吗? 女孩不知在问别人,还是在自问。
可能会吧。 先生淡淡道。
我不要做一个一切依靠男人的女人。 女孩斩钉截铁道。
一个女人长时光依靠男人,便完全失去了魅力。我才不要如此。
男人皱皱眉,没说什么。
那我呢?你对我又是什么意思? 女孩终于问到了自己。
和你在一起很轻松很愉快,可以无话不说,不拘束。你知道我的一切,都懂得。
嗯。 女孩恍然道。
我只会和思想上相通,精神上相爱的人在一起。才会有后面的一切。 女孩接着道。
其实两个人之间不需要那么庞杂,在一起开心最重要。咱们的思想不同。 先生道。
呵呵。 女孩意识到了,他们确切思想不同,她无奈告知他,她只要要一个人,一份只属于自己的真心的沉甸甸永远的爱。
你不是一个浪漫的人。 先生道。
不,我要的太美好太浪漫了,而事实中没有,所以我情愿一直都不开端。
我想要的浪漫是两个彼此相爱的人可以每天一起看日出日落。走遍海角天涯。
我不能陪你看日出日落。你活在童话里。 先生道。
女孩沉默,她从未想过要他陪自己看日出日落,他并不是她想要厮守终生的人。他太复杂。而她却很懒,只要简单的美好,不想处置一切复杂的问题。所以不断定美好久长的事情从不开始。
我看起来呆呆傻傻、嘻嘻哈哈,实在,我只是不喜欢和别人说出我的难过。 女孩努力表白着自己。
看得出来。我懂得。你一副拒人千里的样子。
先生这样的回答让女孩又安慰,又惊奇。 真的吗?拒人千里之外,我有吗?
第一次有人这么说破她。她清楚,自己对人是客客气气,很平和、礼貌。只是不自发地心门老是紧闭着,或许这是一种自我维护的方式吧。
有。 先生简单明了道。
当前我们会晤就只能吃吃饭饭,说说话了吗? 先生问道。
嗯,应当是。 女孩点拍板。显明地感到到身后被拥得更紧了,身后的人传递出这一拥过后便是永远失去的不舍和珍惜。
对他,她只是想在这冷漠的都市里要他一个牢牢的温暖的拥抱。两个人可以懂得彼此,沉静相拥而眠。
而这一夜,她现在终于明白,他要的却不是这么浅、这么淡。
她一会儿把他推开,一会儿又靠近他。她的头摇的像一个拨浪鼓。
她只想在这悄悄的夜里,悄悄地拥抱入梦。如此简略,却都实现不了。不是怕开始,因为一开始就意味着为难和停止。所以从未想过要和他怎么,只想做个永远的朋友。却又想被他紧紧抱在怀中。
如此重复,如此纠结,一夜过去了,未眠。闹钟响了。女孩摇醒身旁的人。
先生进了洗手间冲凉、洗漱。
女孩换上衣服,把那件纯棉T恤叠好放在了地上大大的行李箱里。铺整洁了床铺,起身把包背在身上,又放下。坐在床边等着里边的人。
先生出来了,看见女孩换好衣服,抱着那几本杂志坐在床边。
来,抱抱吧。 先生从女孩手中拿过杂志放在床上。
女孩站起来,两人深深相拥,分别在即。男人要松开,女孩却依旧紧紧抱着,男人更有力地抱了她一会儿道: 好了,法宝儿,快迟到了。 女孩终于松开手。
几分钟过后,五点多一点时,前堂桌子后面,站着一位值班的人,是位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看到里面走出一位四十多岁、风采翩翩的男子和一个身着黑色修身短裙的年轻姑娘,微笑道: 先生退房吗?
嗯。 男子点点头。
女孩看看女人,女人不显著地看看两人,低下头写字条时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哑忍的微笑。女孩大约猜得到她在想什么。自是什么事也没做,依旧天真坦然大方。
退房手续办完,转身看到一位不知何时进来的中年普通男人,问过后,原来正是恭候多时的司机。
凌晨五点半左右,司机在前,两人在后,三人一起出了景怡坊酒店。菊儿胡同里,安静如斯,门前两串小红灯笼影影幢幢。潮湿的空气里泛着冷冷的秋风。先生身上套着一件厚外套,女孩仍旧是那件中袖、短款黑裙。胸前一溜儿水钻妩媚地闪着寒光。
先生从这边开了车门,女孩却从那边进去了。司机摇摇地开出狭仄悠长的胡同。
黑私下,一点微弱的灯光明明灭灭,似乎黑暗中的两个人,原来借助彼此寻找光明的,可是后来发现彼此共同点亮的灯光却那么微弱,反而使这夜色更寂寞、清冷、纠结。
简单地吻别后,两辆出租开向相反的方向,越来越远。车里的女孩,浅浅闭上眼睛。
凉风吹来,她猛然闻到身上还是那股熟悉的中药的味道。淡淡的微凉的苦。肌肤也是清凉的。如他泡制的那杯薄荷茶。
深深的古巷,凉凉的夜。无尽的黑暗,无头的寂寞。
只有那一串串红色小灯笼常年地亮着。
只是,自古,它们可曾真正地照亮过、暖和过离人的心、离人的无奈与寂寞? 赞
(散文编辑: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侮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玄月十四,凌晨五點半左右,北京南鑼鼓巷裡,深夜才入眠的人們此刻正安詳地做著美夢吧。小雨過後的潮濕空氣裡,吹著無聲卻浸膚的冷風,一層層秋意暗暗襲來。此刻,古巷和胡同裡成夜掛著的一串串小紅燈籠,大約已將燃盡,零碎點點,顯得些許寂漠、清冷。
菊兒胡同深處,一點兒幽微的燈光在狹仄悠長的黑夜裡明明滅滅,漸漸地近瞭,看得清是一輛出租開瞭出來。
十字路口,紅燈閃爍成黃色,又變幻成綠色。出租停留幾秒鐘後,開過馬路對面又停瞭下來。迎面駛來的另一輛無客出租,在這個司機的招手示意下,在前方半米處停瞭下來。
左車門打開,裡面走出來一個身著玄色露肩修身短款連衣裙的年輕女孩。女孩,一手跨著一個帶金色流蘇的白色提包,一手掬著幾本雜志。修長银白的脖子下,幾顆水鉆在燈光的阴影裡嫵媚流轉。
同時,右車門打開,裡面走出一位身体高大、風度翩翩的儒雅男子。看得出來,男子已不年輕,鏡框下的臉部雖幹凈卻明顯地掛著幾縷若有似無的皺紋。
男子轉過車尾走向女孩,擁抱後,捧起那張纖細白净透明的臉深深吻過。嘴裡說著標準的英文,卻些許拗口的中文。最後隻聽得到一聲: Bye!
自始至終沒開口說一個字的女孩,在轉身即將走到那輛空客出租跟前時,雙臂環圍著手中雜志,扭過頭去,低低地一聲: 我走瞭。 黑色眼眸,晶莹閃爍,如夜空裡的一顆星子。裡面卻度滿瞭淡淡的憂傷、淺淺的留戀和深深的無奈。
大抵,淡淡的和淺淺的都因為那個深深的吧。男子透過玻璃眼鏡片,看著女孩上車後也轉身進瞭車子。
霓虹孤自流轉,兩輛出租向兩個完全相反的方向背道而馳。本來就空蕩的街道,此刻更顯寂寞、清冷。
兩個同族異國的人,卻同樣的安靜淡雅,同樣的油腻口味。逾越歲月的隔痕,從談笑風生,到讀懂彼此的寂寞、伶丁。在這古樸天然、時尚懶散,卻不拘一格的古巷裡,有過一夜溫存後又各自走向自己的寂寞和繁忙裡。
九月十四,晚上十點半左右,一輛出租在雨中緩緩前行,車前的雨擺不停地來回刷著前面的玻璃窗。隔著玻璃,一個面部秀气的女孩正和中年司機淡淡地聊著,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是禮貌又是隔離。
別急,北京的天兒奇异著呢,這裡下雨等會兒到瞭前面或許就不下瞭。 司機歡快地朝女孩說道。
嗯,沒事,等會兒我用雜志遮著頭就行。 女孩兒淺淺一笑。
你真的不晓得菊兒胡同啊? 女孩微蹙眉頭眼神期待地問。
我隻知道這交道口南大巷,這裡胡同太多瞭,我真不太明白,等會兒你去前面問問看,應該就在邻近。左邊的胡同是單號,右邊是雙號,等會兒你就靠著左邊逛逛看。 司機指指窗外絮絮地道。
紅綠燈處,出租停瞭下來。女孩走出來,並不如司機說的那樣。此時仍舊下著漣漣的秋雨,細密如織。女孩果就用雜志遮著頭,左顧右盼蹦蹦跳跳地穿過瞭馬路。
黑夜裡,路上行人稀稀少疏,每走過一條胡同,女孩就湊近瞭去看拐角處的牌子。
依舊不是菊兒胡同,問過水果店的老板,他道大約再走四個胡同就是瞭。
一排排房簷下,夜風裹著細雨,一個黑色纖細的身影在一道道胡同處停留穿梭。偶爾停下來,問自己,一個人累瞭一天,這麼晚瞭卻在陌生的处所尋尋覓覓,毕竟是為瞭什麼。恍惚中,覺得今晚會不似從前,或許會發生點什麼。卻又兀自往前走。
終於,借著微弱的手機光線,被歲月啄蝕的古墻上,影影幢幢一個黑色小方牌子上寫著 菊兒胡同 四個方塊兒字。
女孩欣慰地走瞭進去,狹仄悠長,路面坑坑窪窪,一排排成串的紅色小燈籠在雨中瑟縮。路邊有店有宅,店和宅都是小小矮矮的平房,不同的是那多數都是北京珍貴的四合院兒。
景怡坊酒店、景怡坊酒店,在哪兒呢? 女孩顧自嘀咕著。
一輛車從對面緩緩駛來,由於路面太過狹仄,行人隻能停下來貼著墻等車先過去。
雨聲滴滴答答,女孩頭頂雜志封皮上的雨珠泛著露水一樣的光澤,落在一位撐著把白色透明雨傘的人眼睛裡。
女孩正側著頭尋覓 景怡坊酒店 幾個字樣,一瞥之間,看到前面一個熟悉的身影正笑意盈盈地望著自己。女孩驚喜地走過去,先生將雨傘照在她頭頂。
總是這樣,每次見面,女孩都要眾裡尋他千百度,而後不經意間,那個熟习儒雅的身影就會在燈火闌珊處偶現。
給你說瞭打電話沒看到嗎? 先生帶著點責備輕輕地問女孩。
沒信號嘛!住這麼偏远,司機都找不到,工业冷冻机,哼! 女孩抬頭望著那雙安詳的眼睛不滿道。
兩人淡淡地笑著說著。走出菊兒胡同,前方是一條走向跟胡同完全相反的古巷。這便是北京有名的最古老之一的古巷,南鑼鼓巷。
路的兩旁開著各種風雅溫馨的小吃店、絲綢店、手工店和好玩兒的攤位。各種烤肉、臭豆腐、香豆腐、西施豆花、酸奶、桂花糕 特点的厚味小吃使人应接不暇,香味隨風四溢。店的門口或窗口都懸著自己的牌子,店名或古意風雅,或溫馨可愛,或時尚小資。
恍惚間,這仿若夜晚的長安街。隔瞭千年的歷史、千年的夜和千年的夢幻。唐明皇、楊玉環這對涵蓋著豐厚歷史的跨年之戀,或許也曾喬裝装扮成布衣,偷偷地溜出來,牽著心愛人的手享受這可愛溫馨的夜市。之後再芙蓉帳暖度春宵。如真是這樣,再溫馨真實不過瞭。
透過櫥窗,女孩看到一個個精细的香木古扇,便 咦 地一聲跳出雨傘,跨進瞭一間裝修雅致的門店。一把把細看瞭又放下,68、89、298 價格不菲。看過後,又一把把胆大妄为地放下。此時,先生已經站在瞭自己的身旁。含笑地欣賞著中國古代的精巧工藝。
喜歡嗎? 先生輕聲細語地問道。
嗯。 女孩看著一把把顏色各異風格不重樣的扇子點點頭。
走吧。 看得差未几瞭,女孩滿意地笑著跳出瞭店門。
站在街道,透過櫥窗,女孩的眼光又落到那一把把优美的油紙傘上面。在女孩的眼裡,每一把油紙傘都有著一段浪漫的愛情故事。或是斷橋相會、兩情相悅的白娘子、許仙,或是情义深濃、悲情纏綿的梁山伯、祝英臺,又或許是某對江南佳人才子。
先生快看,那個店的名字多可愛呀! 女孩又指著身後斜對面的一個木屋、木頂、大大的木窗的工藝品店惊喜地道。那店的名字是 小新的店 。
嗯?嗯,呵呵。 先生摸摸女孩的頭笑她太孩子氣。
兩人挑挑選選後,進入瞭一傢中西合璧的飯店。一樣是木屋、木頂、木窗。室內,木桌、木椅。
堂前,坐滿瞭顧客。而兩人所在的房子,隻有一個靠窗的地位,坐著一對兒外國人。男子西服格領,女子一條淺綠色裙子。對面是一堵佈置特别的墻。
墻的高處掛滿瞭世界各國的小國旗,國旗下面,貼滿瞭層層疊疊的小紙條。女孩湊過去,看到一張字跡陳舊的字條上寫著 小張和小李的第三個結婚紀念日 。
那時候三年,到現在不知已是幾年瞭,不知兩人過得可好?還有沒有在一起?盡管奇怪的主意在女孩的腦子裡打轉,但這堵字條墻還是使她覺得溫馨快樂。
這些都是幸福時光的標記。是人們滿滿的溫暖、浪漫、爱护的情感。
這堵墻使女孩暫時忘記瞭大都市裡,這座水泥鋼筋調制的冷色調叢林給剛畢業初來乍到的她帶來的無盡冷淡和寒意。
看服務員暫時忙得走不開,女孩從雜志中拿出一張印有圖案和文字的墊子遞給先生,眨眼道: 汽車防滑墊,給你的。
先生笑著接過來,墊子中心印著一個漫畫君子,身後丟著一張白紙,上面一個金色的 悟 字。人的眼前旁邊一豎行圓滾滾藝術體字 何必緊抱煩惱不放,松開雙手即刻得到釋放。
是女孩專門為先生選的。先生笑意盈盈地接瞭過去。
一會兒,那對外國人用完餐,用英文和先生高兴地交談瞭幾句,回頭對女孩說: Goodnight.
女孩笑著點點頭示意謝謝。人走後女孩問道: 哪國人?
IndiaorPakistan. 先生看著她柔和笑道。
熱情的服務員走來,遞過三份菜單,兩份同樣的主食單,一份茶水單。
翻完菜單,詢問瞭waiter後,先生隻點瞭一盤蔬菜沙拉和一份意大利面。而女孩卻點瞭三個涼菜, 桂花醉蓮蹄 、 冰糖蘆薈 、 水果小香芋 。
你點的可都是甜的啊。 先生看著她淺笑道。
女孩潛意識裡總覺得有一點點不對勁。但或許是白天太累瞭吧,大腦不願意多思考,眉毛一挑道: 沒事,我喜歡。
先生沒說話,淡淡地笑瞭。
先生要什麼喝的呢? 女孩捧著下巴目光眨巴地問對面的人。
一杯咖啡。
怎麼又是咖啡啊?好吧 女孩翻著菜單,最後手指停在那頁右下角一把难看的透明紫砂壺處,道: 那我點一壺花茶可好?
隨你,都行。
一壺應該是兩人喝的吧?
我的咖啡不要瞭。
先上瞭意大利面,女孩兒道: 我可以嘗嘗嗎?
可以啊
女孩拿起一把銀色餐叉,挑瞭幾根面塞進嘴裡。
怎麼樣?
嗯 太硬瞭不好吃,沒有我們的面條勁道。
是你吃不習慣。
反正就是硬。 女孩眼珠子骨碌一轉,撅撅嘴道。
一會兒菜都上齊瞭,女孩兒點的涼菜樣子五彩繽紛,美麗精巧。吃瞭兩下道: 先生吃啊
你吃吧太甜瞭
我一個人吃沒意思
先生笑笑拿叉子叉瞭一個灌滿加糖生果濃汁的香芋送进口中道: 好,我吃一個 唔,太甜瞭!
女孩又吃瞭一點其余幾樣,也道: 嗚 就是的,太甜瞭!
先生呵呵地笑瞭。
啊!我忘瞭你不能吃甜的!啊!你怎麼不告訴我 都這麼甜! 女孩仿若發現可怕的新大陸个别忽然驚異後悔道。
我說瞭啊,我說瞭你點的都是甜的啊,你說你喜歡。
啊?你說都是甜的瞭嗎? 女孩回憶著點餐時的對話,卻怎麼都記不清晰,似乎自己是說過 我喜歡 這三個字。她撓撓頭說著 對不起哦,我又大意瞭。
快吃吧,啊 先生依舊輕輕笑笑道。
最後花茶也是甜的
先生建議女孩吃一個Pizza除除膩。女孩執意不吃。
飯後,兩人一起走出木屋。撐著傘,在雨中散步著,路過一個個酒吧。過客(PASSByBAR)、醉虹樓酒吧、西菊町酒吧、紅人坊、載巷
酒吧裡人影幢幢,吧臺上或男或女調著音樂、唱著歌;吧臺下,三三兩兩或一個人,喝著酒、茶,嘻嘻笑笑。卻沒有一個酒吧裡瘋狂搖頭晃腦蹦迪的。一群安詳、悠閑、懶散、文藝的人的世界。中與西、古意與時尚,恰到好處地融会。恍惚間,又如中世紀的意大利。
夜深瞭,雨停瞭,頭頂樹梢的葉子上還時不時滴落著水珠。打在發間,濕漉漉,涼颼颼。
穿過一道道古巷,先生帶著女孩又走進菊兒胡同。轉角,入門便是一個佈置風格完全古風的酒店。大廳堂門前,掛著一大幅金陵十二釵圖,旁邊一張蓋著頂耦合色羅紗帳的床榻。
直升電梯間,套著紅色木格,犹如一個四周圍合的小軒窗。
腳下鉤花地毯蔓生,房間依舊是雕花紅木,恍如古代奢華的酒樓。
先生拿出房卡推開門。進去後,女孩看到裡面的佈置嘟囔道: 原來還是現代的,並非像堂門前那個完全古代的羅紗閨榻。
先生笑著說: 傻瓜。
室內燈光柔和,先生泡瞭兩杯薄荷茶,遞到女孩手裡,道: 解解膩。
太燙瞭,不喝。
過會兒喝瞭,不然又胃疼。
好吧。
你明天幾點鐘的飛機? 女孩看著先生收拾著行李。
我訂瞭車,五點、五點半左右出去。我做事都当时規劃好的,不像你。
女孩端著薄荷茶,側著臉,翻瞭下眸子點點頭。
推開窗,外面全是平房四合院,房頂被雨水打得濕漉漉的。
這雙鞋該退休瞭,陪我走瞭半個地球瞭。 先生擦著手中的鞋道。
哦,你穿瞭幾年瞭?
快四年瞭。我喜歡鞋,總是把它擦得幹幹凈凈。
我每雙鞋基础隻穿一年。
先生看瞭他一眼,笑瞭笑聳聳肩輕輕道: 嗯哼。
這是他習慣性的用語和動作。是一種蘊含著西方文明的輕松和詼諧。
收拾完瞭,先生坐到靠近桌子的床邊問道: 現在工作做得還開心嗎?
還是有好多不懂哦。 女孩從桌子上拿起一本雜志,趴在床這邊伸手遞給床那邊的人。
先生隨手翻開,缓缓地講解起來。女孩又拿來一本,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汽車整机圖片和英文。偶爾會有幾個漢字。
女孩喜歡文學,修的也是文學,來到北京找瞭份等待的編輯工作,卻是汽車賽事編輯。這個工作需要對各種各樣的汽車有很深地瞭解。而她和機械類之間恍如隔著一座巫山。
而先生則對機械很敏感,如魚得水地講解著。但是由於他的中文不太好,女孩的英文不太好,兩人溝通時不時出現點小插曲。有時兩人爭執討論瞭半天,女孩會驚嘆道: 說瞭半天原來是這樣啊。
雜志翻完瞭,先生打開面前的電腦,在百度顶用英文輸入 car 。點擊、進入,出現許多和車有關的信息和圖片。
女孩知道自己該走瞭,卻情不自禁地從床這邊把頭伸向電腦屏幕。
把鞋脫瞭嘛,累不累 先生看她吃力地勾著頭說道。
女孩把鞋脫瞭,兩人一起趴在床上,對著面前的電腦屏。
先生耐烦地講解著每個細節,女孩卻聽著聽著兩眼開始迷糊瞭,但還會配合地問些問題。到後來,腦袋麻麻的,完全聽不懂瞭。打著哈欠道: 我困瞭。
先生依舊喋喋地講解著。不聽別人的反應,隻顧自己的講話,這也是幾次中她從他身上發現的。女孩又勉強聽瞭一會兒,實在困得不行瞭道: 不行啦,頭要掉瞭,我要睡覺。
先生終於结束瞭講解,道: 好,你睡吧。
女孩拉開被子就躺倒。先生從箱子裡拿出一個寬松的大棉佈T恤道: 去,把這個換上。
懶得換,麻煩,這樣還可以来日起來直接就走,多省勁。
這麼懶,去換掉,穿成這樣睡多難受,還有
女孩沒聽太清楚後面的,因為他講的英文,但依稀判斷是內衣的意思。臉上一紅,趕快起來拿過先生手中的棉佈T恤,進瞭衛生間反鎖上門換瞭衣服出來掛在廚櫃裡。
T恤即將遮住膝蓋,軟綿綿的,舒服貼身。
走到床前躺下蓋上被子。
這樣不就舒畅多瞭嘛。 先生笑道。
女孩撅撅嘴不作聲。
看著他從熱水壺裡拿出一袋黒色濃汁的中藥, 苦嗎?
你說呢?傻瓜。
這是他的慣常用語,她總是對外界的東西生疏不已,暈頭轉向,他總因而笑笑地叫她 傻瓜 。彷如剛才那樣。
給你看下這個再睡吧。 先生解開一個細繩,從淡黃色修長圓紙筒裡抽出一幅卷軸來。抻開卷軸,不是畫,是四個水墨大字 鴻圖大展 。
這是白天我在胡同裡請一位老先生為我美國新開的SPA店題的。
嗯,不錯。 女孩從小便很喜歡書法,並得過證書,隻是這些她從未和他提過。
清晨1點瞭,整理完,先生也躺下瞭。兩人都沒說話,卻默默地抱在瞭一起。兩個长年流浪在外的人,在孤寂幽邃的茫茫世界裡抱住一絲溫温暖慰藉。
先生捧起女孩的臉淺淺一吻,待吻即將落在唇間時,女孩把臉轉瞭。搖著頭道: 我有太多的不明白。
先生平躺下道: 問吧,什麼都可以。
就是 我也不知怎麼說,反正就是有良多的不清楚。 她想問的問題是她隻在網上聊天偶爾觸及,當面卻從不敢問的問題。此時,仍然不知該不該開口。
你是說她嗎?成都那個女孩。我知道你們一直保有聯系。
嗯。 沒想到他自己反而說瞭出來。
她也是一個極要強的女孩,有時候她的请求太過分。
那你喜歡她嗎?
喜歡,到現在也是。她也一樣,我知道她心裡依然有我。
我知道,她一直對你難忘。你害慘瞭她。為什麼彼此喜歡的人不選擇在一起呢? 聽到 喜歡 二字,女孩雖是知道的,聽他親口說出心裡還是有一點異樣的感覺,很想接一句 那我呢?
但,她先耐心肠做瞭旁觀者,提出始终墜在心中的怀疑。這是許多人存在的問題。喜歡卻不能在一起。在她的字典裡,茫茫人海,碰到彼此喜歡的人不轻易,開始瞭,就必定要永遠在一起。
我不想毀瞭她的人生。她現在很好,工作做得不錯,也晋升瞭,也有瞭男朋友。雖然我一直把她拉黑,但通過朋友,她的所有我都知道。
她說那男人比她大兩歲,對她很好。她想你時也能够跟他說。
她就是這樣總在現任男朋友面前說前任。比來比去,這樣不好。
你們為什麼不能在一起? 女孩又問道。
我有太重的累赘,不可能離婚,她也不可能到美國來,她傢裡又催她結婚。
剎那間,女孩意識到瞭什麼叫做現實這個問題。它確實是單薄的愛情所無法超越的。
她一直想要個孩子,但我不想孩子生下來國內沒有父親。 女孩沒問,男子顧自說道。
每次出差她都要跟著來,我到哪裡,她到哪裡。
那時,她還在讀大學。她喜歡我對她未來的部署,她崇敬我。
既然知道不能在一起,當初為什麼還要在一起。 女孩打斷道。
一開始,她說讓我做她的男友人,我是堅決不赞成的。要視頻我都沒批准。她說她什麼都不要,不在乎,隻要我做她的男朋友,她是思想很開放的女孩。和你不一樣。 先生回憶道。
可是,後來,她說的話都不算瞭。 先生扫兴道。
那是因為她太愛瞭,想和你永遠在一起。 女孩知道,她想和他結婚,悠悠道。
我知道。可是之前說好的,她都不算瞭。 先生激動隧道。
他還要說他們之間,說細節說詳情。女孩捂著耳朵道: 別說瞭,我不懂這些,也不想聽。
先生便停瞭。
那你的妻子呢,對她一點都不愛瞭嗎? 女孩轉而問道。
這麼多年的夫妻瞭,哪還有什麼愛。 沉默瞭半晌男人悠悠嘆道。
那為什麼不離婚呢?你們沒有好好談過嗎? 女孩追問著,她不明确,為什麼喜歡不能在一起,不愛瞭卻還要在一起。
談過。她是不會離婚的。你知道,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一個人奮鬥出來的。 看得出來男人很疼痛,對妻子很不滿很無奈。
你們剛結婚時你喜歡她嗎? 女孩問。
那時她很好的。生過第一個孩子後,還是好的。生過第二個孩子後她就跟變瞭一個人似的。 男人面部是苦楚而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
我將來也會變成這樣嗎? 女孩不知在問別人,還是在自問。
可能會吧。 先生淡淡道。
我不要做一個一切依靠男人的女人。 女孩斬釘截鐵道。
一個女人長時間依附男人,便完整失去瞭魅力。我才不要如此。
男人皺皺眉,沒說什麼。
那我呢?你對我又是什麼意思? 女孩終於問到瞭自己。
和你在一起很輕松很愉快,可以無話不說,不拘谨。你知道我的一切,都理解。
嗯。 女孩恍然道。
我隻會和思维上相通,精力上相愛的人在一起。才會有後面的一切。 女孩接著道。
其實兩個人之間不需要那麼復雜,在一起開心最主要。我們的思惟不同。 先生道。
呵呵。 女孩意識到瞭,他們確實思想不同,她無法告訴他,她隻须要一個人,一份隻屬於本人的真心的沉甸甸永恒的愛。
你不是一個浪漫的人。 先生道。
不,我要的太美好太浪漫瞭,而現實中沒有,所以我寧願一直都不開始。
我想要的浪漫是兩個彼此相愛的人可以天天一起看日出日落。走遍天南地北。
我不能陪你看日出日落。你活在童話裡。 先生道。
女孩缄默,她從未想過要他陪自己看日出日落,他並不是她想要廝守毕生的人。他太復雜。而她卻很懶,隻要簡單的美好,不想處理一切復雜的問題。所以不確定美妙長久的事件從不開始。
我看起來呆呆傻傻、嘻嘻哈哈,其實,我隻是不喜歡和別人說出我的難過。 女孩尽力表達著自己。
看得出來。我懂得。你一副拒人千裡的樣子。
先生這樣的答复讓女孩又抚慰,又驚異。 真的嗎?拒人千裡之外,我有嗎?
第一次有人這麼說破她。她清楚,自己對人是客客氣氣,很溫和、禮貌。隻是不自覺地心門總是緊閉著,或許這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方法吧。
有。 先生簡單明瞭道。
以後我們見面就隻能吃吃飯飯,說說話瞭嗎? 先生問道。
嗯,應該是。 女孩點點頭。明顯地感覺到身後被擁得更緊瞭,身後的人傳遞出這一擁過後便是永遠失去的不舍和珍爱。
對於他,她隻是想在這冷漠的都市裡要他一個緊緊的溫暖的擁抱。兩個人可以懂得彼此,寂靜相擁而眠。
而這一夜,她現在終於明白,他要的卻不是這麼淺、這麼淡。
她一會兒把他推開,一會兒又凑近他。她的頭搖的像一個撥浪鼓。
她隻想在這靜靜的夜裡,靜靜地擁抱入夢。如此簡單,卻都實現不瞭。不是怕開始,因為一開始就象征著尷尬和結束。所以從未想過要和他怎樣,隻想做個永遠的朋友。卻又想被他緊緊抱在懷中。
如此反復,如斯糾結,一夜過去瞭,未眠。鬧鐘響瞭。女孩搖醒身旁的人。
先生進瞭洗手間沖涼、洗漱。
女孩換上衣服,把那件純棉T恤疊好放在瞭地上大大的行李箱裡。鋪整齊瞭床鋪,起身把包背在身上,又放下。坐在床邊等著裡邊的人。
先生出來瞭,看見女孩換好衣服,抱著那幾本雜志坐在床邊。
來,抱抱吧。 先生從女孩手中拿過雜志放在床上。
女孩站起來,兩人深深相擁,分離期近。男人要松開,女孩卻依舊緊緊抱著,男人更有力地抱瞭她一會兒道: 好瞭,寶貝兒,快遲到瞭。 女孩終於松開手。
幾分鐘過後,五點多一點時,前堂桌子後面,站著一位值班的人,是位三十歲左右的女人。看到裡面走出一位四十多歲、風度翩翩的男子和一個身著黑色修身短裙的年輕姑娘,微笑道: 先生退房嗎?
嗯。 男子點點頭。
女孩看看女人,女人不明顯地看看兩人,低下頭寫字條時臉上浮起一抹淡淡的隱忍的微笑。女孩大約猜得到她在想什麼。自是什麼事也沒做,依舊无邪坦然慷慨。
退房手續辦完,轉身看到一位不知何時進來的中年一般男人,問過後,原來恰是恭候多時的司機。
凌晨五點半左右,司機在前,兩人在後,三人一起出瞭景怡坊酒店。菊兒胡同裡,寂靜如此,門前兩串小紅燈籠影影幢幢。潮濕的空氣裡泛著冷冷的秋風。先生身上套著一件厚外套,女孩依舊是那件中袖、短款黑裙。胸前一溜兒水鉆嫵媚地閃著寒光。
先生從這邊開瞭車門,女孩卻從那邊進去瞭。司機搖搖地開出狹仄悠長的胡同。
黑暗裡,一點微弱的燈光明明滅滅,好像黑暗中的兩個人,本來借助彼此尋找光亮的,可是後來發現彼此独特點亮的燈光卻那麼微弱,反而使這夜色更寂寞、清冷、糾結。
簡單地吻別後,兩輛出租開向相反的方向,越來越遠。車裡的女孩,淺淺閉上眼睛。
涼風吹來,她猛然聞到身上還是那股熟悉的中藥的滋味。淡淡的微涼的苦。肌膚也是清涼的。如他泡制的那杯薄荷茶。
深深的古巷,涼涼的夜。無盡的黑暗,無頭的寂寞。
隻有那一串串紅色小燈籠终年地亮著。
隻是,自古,它們可曾真正地照亮過、溫暖過離人的心、離人的無奈與寂寞?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解读“懂得”
  
   陌上花,相思扣
  
   吉林导热油炉
  
   风有信,花不误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