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冷水机组厂家 有一种爱 压铸模温机出产 经不起等候

html模版有一种爱 经不起期待

静寂的午夜里,手边的那杯咖啡还在冒着淡淡的热气,思绪难过成了一只孤单的歌,心弦微动,便会让疼如蝴蝶一样,轻轻的舞动在这清凉的午夜。

爱上你让我仓皇失措,不知所措,失去自我。记忆之中那个午后因为邂逅了你,而让我感觉那暖暖的阳光里充满了浪漫。海水轻拍着海岸,海欧在海面上轻舞飞唱,低呤回旋亲吻海浪。明媚的阳光,如诗如画的美景,却无法摸去我眼底的忧伤。于是,你走来了,我看到了你阳光般的笑容,眼底里那份真诚与成熟的美,让我内心打动。你悄悄的把冰片放进我的饮料杯里,对我说: 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无法面对失败的心理。相信自己,相信你一定会行的。从失败中可以让我们找到自己的不足,可以让咱们更加自信不是吗? 是的,刚刚从公司里和人会谈回来,因为自己的粗心,让一份本来探囊取物的定单,就这样落到了别人的名下,内心一下便充满了懊丧。望着你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有了心动的感觉。卸落专心的疲乏与忧郁,我也笑了,于是,你开心的对我说: 你笑起来的样子真漂亮。 没有敢看你的眼睛。

夕阳在海上跳跃下沉,如满载丰产的鱼船,如鱼夫喝红了的幸福的脸,大做作付于人类最实在的美丽。在月光还没有跃然天幕的时候,你对我说: 我感觉有点饿了,我们一起去吃点货色吧。 我摇头允许了。实在在三家竞争对手中,你是最有能力争夺到这个名目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你却在商定的时间内迟到了,而我事前也是做了充分的预备,但因为存案上的一个小疏忽与这次大的投资项目失之交臂,内心真的非常愤慨自己的粗心和大意。

这只是平水相逢的缘,应该说生意场上我们还是对手,所以对你我只是客气,但却也被你的精神和行动感动,在吃饭的时候,你对你的业务教训没有涓滴瞒哄的向我讲起,应当重视的是什么,应该怎么样面对客户的冷漠和刁蛮,从内心突然感觉到你的真挚与那份对朋友信任的人格魅力,从别人的身上我是看不到的。

吃过饭,已经是华灯初上,望着灯光下一对对相拥相恋的情侣们,内心开始极度的思念起苏若,想想他又有三天没有给我打电话了,每天只是反复着内容差不多相同的短信,如妈妈一样的唠叨: 眸儿,出门记得关好防盗门,记得别忘记带钥匙,记得多吃点,别让自己生病。 从这里,我已经看不到任何对于爱情的字眼。

突然他问道: 在想什么呀? 拉回思绪,才发明自己的思想已经跑到五百里之外的苏若的那里去了。急忙转回首对他笑了笑对他说: 你已经伴我身边半天多了,却还没有问起你的名字。 他一听轻轻的笑了: 还以为你会粗心的想不起来问我的名字呢,紫眸。 心里突然一惊,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用困惑的眼光望向了他。他轻轻的微笑着说: 你大概不记得上次你们项总的女儿的生日聚首了吧?我是从那次集会上听到有人叫你的名字,记住的。 心一下释然了。微微的 噢 了一声。他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咭片,放进了我的手里: 这里有我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艾尘,某房地产公司的业务经理。我记住了他的名字。

来到我栖身的楼房下面,艾尘停下了车,我挥手向他作别,他依然用微笑向我道别,素来没有想过一个男子的微笑能让人如此的激动,感到内心暖暖的,本来被人关怀的时候真的会非常的幸福和快活。他走下车来,帮我打开车门,然后对我说: 我看你进楼我再走。 用坦然的微笑面对着他说: 好。

电梯的门上竟然贴着纸条: 电梯坏了,正在维修之中。 我要从一楼爬到十楼。没有方法,只好爬楼梯吧,可是我才刚刚走到一楼的转角,鞋跟和楼梯来了一个大碰撞,禁不住啊了一声,全部人从一楼的转角处滚落了下来,脚踝处一阵钻心的疼痛向我袭来。眼泪便情不自禁的一下流了下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已经上楼了,艾尘却还没有走开,或许他是想抽完手里的烟再开车走吧,他听到我的尖叫声,丢下手里的烟,用最快的速度把我抱在了怀里: 紫眸怎么了,怎么会从楼梯上摔下来,不哭哈,疼不疼? 我依然无奈停滞自己的泪水,嗤牙咧嘴的说: 好疼。 艾尘蹲下了自己的身体对我说: 来,上来吧,我背你上楼。 迟疑了好久,不好意思的对艾尘说: 这怎么可以呢。 艾尘依然还是微笑着对我说: 那你筹备从楼梯上过夜了呀。 没有再虚让,我用手抚着楼栏杆站了起来,然后趴到了他的背上。

这个背好宽厚,也好温暖,突然想起小时候,自己最爱好趴在爸爸的背上,让他背着我上学,背着我出去玩的情景。对艾尘,我的心没有布防,我知道的。

等来到家,艾尘已经累的气喘吁吁的了。他把我放到了沙发上,然后问我: 家里有没有医药箱? 我点点头说: 有的。 然后指给他在电视柜下面第二个匣子里。艾尘打开了医药箱,然后禁不住吃惊的说: 看来你是一个常常受伤的小女生呀。 突然又想起苏若,这个医药箱是苏若为我作的,里面最多的便是沙布和红药水了,因为我时常会在不自发的情形下把自己弄伤,最容易弄伤的便是手腕和腿部了,总会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为这苏若还非要让我把名字给改了,他说: 紫眸,你把你名字的紫字改掉吧,这样你便不会再受伤了。 他是关心我的,我也知道苏若是爱我的,但只是在一起时光久了,已经平淡到左手牵右的感觉,再少有对我说爱字了。

艾尘开始把红药水往我的受伤部位来抹,但我却还是有点害羞的想躲开,突然看到他的笑容,我知道对他我真的不用撤防,便让他帮我按摩和疗伤,没想到他这一按摩还真的非常管用,立时就感觉不再那样疼痛了,他抬起脸对我说: 没有伤到骨头,但怕是红肿处要三五天才能好,你要休假了。

就这样与他的目光第一次绝对,他的笑是如此的迷人,我一时无法把自己的眼光拉回来。艾尘也有几秒钟的发愣,然后他站了起来对我说: 不早了紫眸,我要回家了,如果有什么事情,你打电话来就行。

艾尘帮我带上了门,走了。
夜的孤单突然袭进这个小屋,有想哭的感觉。

拿起电话拔通了苏若的手机: 若,我上楼的时候扭伤了脚,好疼,我想你来陪我。 有泪水顺着脸夹流出来。 宝贝,我这几天太忙了,程序设计这多少天就要成功,宝贝听话,等这项工作完成后,我在这里的工作也就停止了,到时我好好陪你好不好? 我的受伤,对他来说已经司空见惯,他没有多问,认为我还只是小小的身体上的青紫。

躺在床上,任寂寞和泪水作伴,或许,人在生病和受伤的时候是最脆弱的时候吧,我也不例外。可不知道为什么,却总会有一份微笑在眼前晃动,暖和了整个房间。

第二天,太阳还没有出山,便习惯性的醒来想去上班,可当脚的疼痛向自己袭的时候,我知道我现在要做的是打电话请假。请了假后,我没有叫外买,我想让自己睡觉,一直睡到地老开荒。

正在睡梦之中,突然的敲门声把我惊醒,我还没有穿衣服,电话响起: 紫眸,是我,我给你送早点来了,并且给你送来摔伤跌打的药,我放你门口了,等晚上我下班后,再给你送饭,我现在放你门口去上班了。 说完,艾尘挂了电话。手机的短信声音起,是苏若的: 眸,青紫的地方厉害吗?记得用红药水擦一下,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让自己的腿和手腕不和桌子角和沙发角来密切接触。 有一种想哭和想把苏若从电话线里给直接拽出来的激动,我都疼的不能动了,他竟然还有心事从短里和我开玩笑。

穿戴睡衣,扶着墙走到门口,打开门,取进了艾尘给我买的早点和消炎止痛的药,然后打电话给新茹,让她中午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来陪我,随意帮我买些日常的生活用品。一个小时后,新茹开车来到我的家,望着她大起来的肚子,为她和楚磊的幸福婚姻而祝福。新茹一进门,便直奔到床前: 小宝贝,看来领有你房间的钥匙权关健时刻还是有用的哈,来让我看看哪里受伤了,严峻不重大。 当新茹看到我肿涨的如此高的脚踝的时候,大吃了一惊: 怎么摔成这样了呀?法宝,快点和苏若结婚吧,这样便不用再一个人没有人照顾了。 我点着头乖乖的说: 好,等你的小宝贝出世了,你可以做我伴娘的时候,我们就结婚。 新茹开始为我做饭,并且说: 我已经和楚磊打电话了,等他下班直接到你这里吃饭。 我点头赞成。

新茹、我、苏若、楚磊,我们四人是大学时同级不同班的同窗,我和新茹学的是经济管理系,苏若和楚磊学的是电子程序设计。新茹和我被称为学校的校花,在一次大学生选美运动上,我和新茹包揽了冠亚军,为学校真的争得了光彩。苏若是学校学生会的会长,楚磊是学校文字社的社长,并且他们都有着一米八的身高,楚磊是学校足球队的守门员,苏若平时看上去带个眼镜满脸的书赌气,但在体育场上他却充斥了活力,我和新茹的目光总会在他们二个人的身上转,而他们也理知所当然的成了我们二个人的护花使者。毕业后楚磊和苏若一起去了一家电脑公司,并且很快楚磊和新茹结婚了,新茹原来是想当片子演员的,可当看到演们拍戏时吃的苦的时候,她打消了这个动机,在家做起了专职太太,因为楚磊的工作有能力让他们的生活衣食无忧。苏若的工作也是非常精彩的,本来这次外派是苏若和楚磊,但因为新茹怀孕,公司又另派了别人和苏若一起去了。

我们三个人吃过饭后,楚磊要新茹把我带他们家去,说这样方便照顾我,我开玩笑的说: 照顾一个妊妇就够你辛苦的了,如果再照料一个伤员,你就不用上班了,再说难得这样安静,我想一个人在家好好休息几天。并且有外卖可以叫,当初新茹又帮我买来这样多零食和生活用品,我不用出门照样吃好喝好了。 他们二个人千叮咛万吩咐的走了。

热烈的小房间一下又宁静了下来。正如新茹所说: 是的,和苏若已经拉了五年的爱情马拉松了,我们真的应该结婚了。

一个人的空间,真的好无聊,悄悄的夜色,流动着它特有的漂亮与魅力,灯光、星光,老是会让我的思路里有一丝淡淡的忧伤的味道。坐在沙发上,手里抱着一个玩具小QQ,把电视从这个台调到另一个台,总是会让目光仪在情感的戏剧要多一点,看了总也是徒增自己心坎的对苏若的思念和孤独罢了。

门铃再一次想起,我不能猜想这个时间有谁会来找我。扶着墙从门镜里看到的是艾尘那甜甜的笑,我为他翻开门。他手里提了好大一兜水果,然落后门就问我今天是怎么吃的,我对他说: 早上吃的他送的早点,中午是新茹帮我做的,下昼叫的外卖。 艾尘说: 这样太辛苦,明天晚上还是我把你扶下去,出去好好吃一顿吧。 说话间,他把我扶到了沙发上,然后帮我按摩起受伤处,我望着他当真按摩的样子,禁不住好奇的问: 你怎么还会这个。 他回答道: 我爷爷是个医生,铝合金压铸专用模温机,并且他眼睛一直不好,所以他一直用针疚和按摩的方法给病人医治,我全是跟他学会的。 我轻轻的噢了一声。按摩完会,他便如和我非常相熟的朋友一样,自己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拿起削苹果的小刀,帮我削了一个苹果。

喝过茶后,艾尘站起身向我告辞,并且一再嘱咐我,要自己给自己按摩一下,他说今天肿已经消了好多了。我听话的拍板许可。艾尘帮我带上门走了。室内只留下他吸烟的尼古丁的味道,突然自己也好想抽一只烟,想来因为苏若的反对,已经戒烟好久了。

我招招手想甩掉浮在眼前的那抹迷人的微笑,但我知道,我做不到。我被这个男子温柔的仔细和微笑所深深的留恋住了,或许是因为自己内心的孤单,想有个人陪吧?我怎么可以想除了苏若以外的男人呀?我无所得知,今天苏若没有给我短信,也没有给我电话,他一门心思全放在了工作之上。

五天后我的脚完全的好了,并且可以上班了,我打电话把痊愈的消息对新茹说,她说要我宴客,并且说因为自己的自由完全被节制了起来,在没有人陪的情况下,不准逛街,她说她快被憋成小傻瓜了。

于是中午下班后,我和新茹开心的在一起逛超市,进咖啡馆,然后去吃了苏式大餐,我们胃口大开,二个女人就那么目中无人的吃着,笑着,开心着。对,我知道现在的自己可以用出笼的小鸟来形容了。由于怕累到新茹,在陪她吃过饭后,在楚磊一个电话连一个电话的监视下,我乖乖的把新茹送回了家。

晚上,在暗地酒巴,我约了艾尘一起出来吃饭,并且以此来表示他这几天对我精心照顾的感激。艾尘衣着和身的休闲服,人看上去更加的随和和精神了,三十七八岁的男子,周身披发的是那种成熟的风采与迷人。望着他一步步向我走来,心莫名的跳动的厉害了起来。

吃过饭,第一次正式邀请艾尘到我的小屋去坐。他虽然在我的小屋里是常客了,但第一次是他把我背到家的,以后的五天里,他固然每天来,但却全是不请自来,帮我送饭削水果,外加免费按摩,所以我的伤才会好的如此的快。艾尘开始专心的第一次打量我住的地方,他评估说: 装潢淡然却又不失高尚和典雅,女主人应该属于是个生活有品位的女孩子。 我笑着一边为他沏茶,一边回他道: 呵呵,我是个马马虎虎成习惯了的人,这些装饰全是新茹和苏若二个人的设计,然后按我想像的来进行的。

把梁静茹的一首《会呼吸的痛》放进CD里面,跟着歌声,我们二个突然变的沉默了起来:

在东京铁塔第一次眺望
看灯火模仿坠落的星光
我终於达到但却更悲伤
一个人完成我们的幻想
你总说时间还许多
你可以等我
以前我不懂得
未必明天就有以后
想念是会呼吸的痛
它活在我身上所有角落
哼你爱的歌会痛
看你的信会痛连沉默也痛
遗憾是会呼吸的痛
它流在血液中来回转动
懊悔不贴心会痛
恨不懂你会痛
想见不能见最痛

艾尘的笑容就这样凝固在了这哀伤的歌声里面,他的目光再望向我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能力逃脱出这目光里的爱抚和缠绵了。

艾尘把我牢牢的揽在怀里,用猖狂的吻来表白对我的思念与深深的爱意,我想逃出他的怀抱,可是我的身体却不听我大脑的指挥,完全的回应着艾尘的热吻,艾尘的手开始在我的身体上游走,我知道,这一刻我开始腐化,我的思想堕落在这个男子的微笑和这份无法抗拒的成熟的魅力之中,欲拔不能。当艾尘以高昂的姿势挺进我的身体的时候,我用最酣畅淋漓的尖啼声和呻吟声往返应他,此刻我肯定自己是疯了,真正的疯了。当艾尘从我的身体上满意的滚下来的时候,我才感觉自己如梦初醒,瞪着大眼睛,竭嘶地里的对他大喊: 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怎么可以这样。 艾尘紧紧的抱住我,轻吻着我的耳根说: 紫眸,相信我,我是真的爱上你,并且留神了你好久的,相信我的爱。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回答的。

我指着门哭喊着对艾尘说: 滚,三明油加热器,你给我滚出去,我限你一分钟之内从我的眼前消失。 艾尘看到我真的非常恼火,知道此时无论自己怎么解释都没有用的,他说: 好,我走,我走。 说完,艾尘轻轻帮我带上门,走了。

我对自己愤怒到了极点,我要他什么说明,我要他什么满足的答复,艾尘有一个漂亮可人的妻子,有一个俏丽可恶的女儿,妻子是个幼儿老师,对艾尘总是照顾的无所不至,这是艾尘亲口对我说的。女儿更加是可恨到让人忍不住便会想抱想亲想爱的地步。我这是怎么了,我这是什么了,对自己说: 再不会和艾尘会晤,我不可以爱上他,因为我还有苏若,这个和我恋了五年的男子呀,刚那一刻,苏若,你去哪里了呀?这明明是应该和你才可以有的事情,为什么会变成是别的男子?

我的思想处于一片凌乱状况。

中午下班后就想给新茹打电话的,可是拔了几回电话号码我都身不由己的挂断了,因为我不知道应该向她怎么说。头一直处在晕呼呼的状态之中。

晚上下班后,一个人从快餐店吃过饭后,在灯光下往家里走去,不想坐车,不想打的。只想自己就这样一个人从大街上去到没有止境。可还是在人不知鬼不觉中走到了自己家的楼下,一个男子熟悉的声音就这样在我面前响起: 眸,你让我等的好苦,打手机怎么不接。 这样熟悉,这样亲热,这样听了想让人流泪的声音,是的,他是苏若,是我的苏若回来了,行李还在他的脚下放着。苏若伸手把我揽进了怀里,我想从他的怀里逃脱,因为我怕到极点了,因为我怕苏若会从我的身体上闻到另一个男子的尼古丁的味道,我怕极了,因为我昨天才刚刚背叛他,而深爱我的苏若,为了给我一个惊喜,连一个电话没有打,便突然就这样呈现在了我的面前。

苏若不会放我从他的怀抱里出来,他没有闻到另一个男子在我的身材上留下的尼古丁的味道。我的眼泪就那么一大滴一大滴的打湿了苏若的衣服,苏若一边帮我擦眼泪,一边叫我小傻瓜别哭,当前,我都不会再离开你了。苏若是如此的开心在我们相聚的时刻,他用一只手把我抱进了怀里,另一只手提着行李,他说他不坐电梯了,要就这样把他的老婆从一楼抱到十楼,我开始开心的笑了起来,我要苏若把我放下来,而苏若执拗的不肯放我下来。

走进家里,苏若便直拉我进洗澡间,要我和洗鸳鸯浴,他说他都半年不进肉色了,快想死我了。突然想起自己的身体上还留有另一个男子的亲吻,我从心里开始畏惧,我要苏若自己先洗,我再洗,苏若便一下又把我抱了起来: 我不禁要和我的老婆一起洗,并且还要为你脱衣服,辊筒加热器,怎么,这样久不见我,生分了吗?还是害羞了? 我急忙对苏若说: 坏蛋,和你怎么会生分。 苏若便说: 看来我的远程魅力还是不错的。 说完把我抱进了浴池里面,自己也脱了衣服跳了进来。我们开始在浴池里打水仗,然后苏若便温顺的把我抱了个满怀,开端过细而又温柔的亲吻我全身所有的肌肤,我在纵情的享受着苏若给我的亲切与爱抚,这样温柔而又温暖......

我想,从此苏若不会离开我了,我也不再充许他分开我。

早上起来,为苏若和我煎了二个鸡蛋饼,然后冲上牛奶,叫苏若起床吃饭,并且对他说吃过饭后让他去找新茹玩,我去上班,然后下班后我们四个人一起去吃西餐。苏若一边不停的亲我,一边对我说: 遵命老婆大人。 一边开心的笑着。

可苏若的电话突然想了,接过电话的苏若脸一下消沉了下来: 眸,我奶奶去世了,我必需要回老家。你知道的奶奶她最疼我的。 内心突然好怕了起来,真的好怕苏若就这样走了会再也不会回来,我紧紧的抱住苏若,不想他就这样快从我的眼前再一次的消失,并且感觉此时自己是在做梦,好象在梦里还没有醒来一样的送苏若去了机场,然后失落的上班,当新茹打电话来问苏若的时候,我对她说: 可能是我做梦的时候,梦到苏若回来了吧。

一整天的时间艾尘都在不停的发短信打电话,我想以关机的方式来谢绝和他之间的接洽,但想到苏若可能回到家后会给我电话,便不敢关机。晚上下班,才刚刚走下楼,艾尘便站在楼梯口等我了,我先是一楞想就此跑开,但却又怕一同走下来的同事看出我的异样,仍是让自己镇定的从艾尘的身边走了从前,然后艾尘一直跟在我的身后,命令的对我说: 紫眸,上车,要不我要在这里大声对全世界喧布我爱你了。

还是上了艾尘的车,然后命令他说: 直接把我送回家,然后滚蛋,那天的事情我们二个从此忘却,不许再提,不许再想。 艾尘却还是用微笑来面对我的恼怒: 紫眸,没有措施,我发现我的确实确狂疯的爱上你了。 我把头转向车外,不理会他。艾尘的眼光里充满了失落: 紫眸,你真的让我动心,真的......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下起的雨,我的泪水和雨水同时往下流淌着,艾尘不再说什么,直接开车把我往家里送,到了楼梯口,我连招呼没有打,便下车直接向电梯跑去。

艾尘,让自己淋在了大雨里。

我快要受不了,我可能要真的疯掉了,回到家,我便直拔了新茹的电话: 茹,我完了。 只说了这一句话,我便挂断了电话。半个小时后,新茹和楚磊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他们吓坏了,当新茹看到我安然无恙的时候,便非常活力的对我说: 眸,你开什么国际玩笑,这样大的雨让我和楚磊赶过来。 我瞪了眼睛凶新茹: 你还是哥们吗,我伤心成这个样子,你进家门就抱怨。 把楚磊支开,我把所有的心事讲给了新茹,新茹惊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一个星期后,苏若真的回来了,看上去是如此的疲惫,但我的心却轻松了很多,因为从尔后,苏若便再也不会离开我了,并且我们开始看房子准备首批付款,新茹和楚磊也开心的不得了。

一切,好象又恢复了正常。

苏若离去单位报道上班,还有一些日子,所以这些天他一直在家,每次下班,他都会为我做了可口的饭菜等我回家,这样的日子是如此的平淡而又幸福,才知道为什么新茹会放了如此好的工作不做,迫不得已的在家里做楚磊的老婆了,原来幸福真的是如此的简略并且让人快乐着。

我想,我是真的淡忘了艾尘了,从心里,我真的不想再想这个人的名字了。

吃过饭,我幸福的依偎在苏若的肩上看电视,手机短信铃声突然想起,我起身看短信: 紫眸,我在楼下等你。 我知道艾尘真的是个疯子,他怎么可以在我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就这样突然来到我家的楼下呢?苏若回过脸来问我谁的短信,我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感,或许撒谎是人的本性吧,我对苏若扯谎说: 是务业处的通知,要我交水电费呢,你先等一会,我一会就回来。 苏若没有回头,对我说: 老婆快去快回哈。

上到艾尘的车上,我简直是在用哀求的口吻在对他说: 你放了我吧,我们真的不可能的,你知道我有苏若的,我是如此的爱他。 艾尘没有谈话,而是猛的把我一下揽进了怀里,然后狠狠的撬开的我嘴,开始亲吻我,我想把他推开,但我办不到,他搂的我要窒息了,而后心开始缥缈了起来......

我恨死了自己,为什么会再一次迎合艾尘的亲吻,我也疯了吗?艾尘: 眸,我的性格决议我不能游走在二个女人之间,我要和妻子离婚,我要娶你。 我猛的摆脱了艾尘: 你个疯子,不可以,知道吗?为了孩子。 有泪便流了出来,我还是把艾尘赶走了,我不敢回家,打电话要新茹出来陪我,然后再让新茹给苏若打电话,说我和她在一起。

新茹开始骂我不争气,开始骂艾尘是流氓。然后我们二个便抱在一起哭了起来,新茹感觉到了,我的感情已经偏离了正常轨道,她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救我。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样来救自己。新茹要我理智起来,因为她知道苏若是如此的深爱着我,我怎么可以损害他呢。

苏若开始上班了,新茹的预产期也到了,楚磊处在做父亲的极度高兴之中,此时谁也不会想到楚磊会出问题,因为我和新茹的心目中,楚磊永远是那么的深爱并且忠于新茹,可这天下班后的苏若第一次在我面前严正了起来: 眸,我要向你喧布一件事情,楚磊的恋情越轨了,他和我们公司的一位女孩子有关联了。楚磊非常苦恼,因为他知道他爱的是新茹。

突然好恨世上这些以爱为理由,而又始乱终迷的男子,他们口口声声的真爱中,又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新茹这样辛苦的为他生孩子,而他却还出轨。我气的要去找楚磊实践,被苏若一下抱住了: 眸,你理智一点好不好,如果你去闹,你想最伤心的人会是谁,新茹这就要出产,你不能眼看着他们的孩子生下来就不父亲或者母亲吧? 我一下变的没有了主意起来: 若,你说什么办? 苏若便对我说: 楚磊想让你帮忙,给那个女孩子说清楚。 我苦笑了起来: 他们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这样的事情怎么说清楚呀,应该怎么样才能说清楚呢? 苏若说: 我们也不知道,所以才会想让你帮忙。或者女人和女人之间说起来比拟方便吧。

突然接到楚磊的电话,他说新茹要生了,他们现在在医院,放下所有的心事,我和苏若用最快的速度去医院看新茹。新茹生产顺利,我们才刚刚走到妇产科,楚磊便在外面喜极而泣了: 新茹生了,是个男孩,现在在育婴室,母子平安。 我们三个人一起流下了泪水。楚磊双手抓住了我,用哀求的声音对我说: 眸,帮帮我,我知道你可以帮我的,我真的最爱的是我的茹儿。 眼里不知道是恨意,还是一份无奈,或许这是人最脆弱的情感在做怪吧?

第一个跑进去看新茹,那是那么幸福的静静的躺在病床上,眼神里布满了初做人母的幸福,这样的眼神,大概只有初为人母的人才会领会到。她说: 那是如此的一个小巧的生命,他竟然会哭的如此洪亮,明天她能动了就要去看孩子。 然后新茹又牵住我的手对我说: 眸,好好爱苏若,生孩子真的好辛苦,好疼,我才真正的明白了做一个母亲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和一颗大胆的心。

我紧紧的抱住了新茹。我明白新茹的话语的。怎么可以让孩子没有爸爸和妈妈呢,因为有爸爸和妈妈才是孩子最完整的家。

错的地点,错的时间,爱错了的人,注定要终生错过缘份的相守,我明白了。珍爱眼前人,虽然日子平淡,但也许只有平平淡淡才是真吧。 赞
(散文编纂:散文在线)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严峻,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靜寂的午夜裡,手邊的那杯咖啡還在冒著淡淡的熱氣,思緒憂傷成瞭一隻孤獨的歌,心弦微動,便會讓疼如蝴蝶一樣,輕輕的舞動在這清涼的午夜。

愛上你讓我驚惶失措,手足無措,失去自我。記憶之中那個午後因為邂逅瞭你,而讓我感覺那暖暖的陽光裡充滿瞭浪漫。海水輕拍著海岸,海歐在海面上輕舞飛唱,低呤盤旋親吻海浪。明媚的陽光,如詩如畫的美景,卻無法摸去我眼底的憂傷。於是,你走來瞭,我看到瞭你陽光般的笑脸,眼底裡那份真誠與成熟的美,讓我內心感動。你靜靜的把冰片放進我的飲料杯裡,對我說: 失敗並不恐怖,可怕的是我們無法面對失敗的心理。相信自己,信任你必定會行的。從失敗中可以讓我們找到自己的不足,可以讓我們更加自负不是嗎? 是的,剛剛從公司裡和人談判回來,因為自己的粗心,讓一份本來十拿九穩的定單,就這樣落到瞭別人的名下,內心一下便充滿瞭沮喪。望著你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有瞭心動的感覺。卸落二心的疲憊與憂傷,我也笑瞭,於是,你開心的對我說: 你笑起來的樣子真英俊。 沒有敢看你的眼睛。

夕陽在海上跳躍下沉,如滿載豐收的魚船,如魚夫喝紅瞭的幸福的臉,大天然付於人類最真實的美麗。在月光還沒有躍然天幕的時候,你對我說: 我感覺有點餓瞭,我們一起去吃點東西吧。 我點頭答應瞭。其實在三傢競爭對手中,你是最有才能爭取到這個項目标,可不知道為什麼,你卻在約定的時間內遲到瞭,而我事先也是做瞭充足的準備,但因為備案上的一個小忽视與這次大的投資項目失之交臂,內心真的无比氣憤自己的大意和粗心。

這隻是平水相逢的緣,應該說生意場上我們還是對手,所以對你我隻是客氣,但卻也被你的精力和行為感動,在吃飯的時候,你對你的業務經驗沒有絲毫隱瞞的向我講起,應該註重的是什麼,應該怎麼樣面對客戶的冷淡和刁蠻,從內心突然感覺到你的真誠與那份對友人信赖的人格魅力,從別人的身上我是看不到的。

吃過飯,已經是華燈初上,望著燈光下一對對相擁相戀的情侶們,內心開始極度的思念起蘇若,想想他又有三天沒有給我打電話瞭,天天隻是重復著內容差未几雷同的短信,如媽媽一樣的嘮叨: 眸兒,出門記得關好防盜門,記得別忘記帶鑰匙,記得多吃點,別讓自己生病。 從這裡,我已經看不到任何關於愛情的字眼。

突然他問道: 在想什麼呀? 拉回思緒,才發現自己的思想已經跑到五百裡之外的蘇若的那裡去瞭。匆忙轉回頭對他笑瞭笑對他說: 你已經伴我身邊半天多瞭,卻還沒有問起你的名字。 他一聽輕輕的笑瞭: 還以為你會马虎的想不起來問我的名字呢,紫眸。 心裡突然一驚,他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用怀疑的目光望向瞭他。他輕輕的微笑著說: 你或许不記得上次你們項總的女兒的诞辰聚會瞭吧?我是從那次聚會上聽到有人叫你的名字,記住的。 心一下釋然瞭。輕輕的 噢 瞭一聲。他從自己的包裡拿出瞭手刺,放進瞭我的手裡: 這裡有我的名字和電話號碼。

艾塵,某房地產公司的業務經理。我記住瞭他的名字。

來到我寓居的樓房下面,艾塵停下瞭車,我揮手向他道別,他仍然用微笑向我道別,從來沒有想過一個男子的微笑能讓人如斯的感動,感覺內心暖暖的,原來被人關心的時候真的會异常的幸福和快樂。他走下車來,幫我打開車門,压铸模温机生产,然後對我說: 我看你進樓我再走。 用坦然的微笑面對著他說: 好。

電梯的門上竟然貼著紙條: 電梯壞瞭,正在維修之中。 我要從一樓爬到十樓。沒有辦法,隻好爬樓梯吧,可是我才剛剛走到一樓的轉角,鞋跟和樓梯來瞭一個大碰撞,禁不住啊瞭一聲,整個人從一樓的轉角處滾落瞭下來,腳踝處一陣鉆心的痛苦悲伤向我襲來。眼淚便不由自主的一下贱瞭下來。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已經上樓瞭,艾塵卻還沒有走開,或許他是想抽完手裡的煙再開車走吧,他聽到我的尖叫聲,丟下手裡的煙,用最快的速度把我抱在瞭懷裡: 紫眸怎麼瞭,怎麼會從樓梯上摔下來,不哭哈,疼不疼? 我依然無法结束自己的淚水,嗤牙咧嘴的說: 好疼。 艾塵蹲下瞭自己的身體對我說: 來,上來吧,我背你上樓。 猶豫瞭好久,不好心思的對艾塵說: 這怎麼可以呢。 艾塵依然還是微笑著對我說: 那你準備從樓梯上過夜瞭呀。 沒有再虛讓,我用手撫著樓欄桿站瞭起來,然後趴到瞭他的背上。

這個背好寬厚,也好溫暖,突然想起小時候,自己最喜歡趴在爸爸的背上,讓他背著我上學,背著我出去玩的情景。對艾塵,我的心沒有設防,我知道的。

等來到傢,艾塵已經累的氣喘籲籲的瞭。他把我放到瞭沙發上,然後問我: 傢裡有沒有醫藥箱? 我點點頭說: 有的。 然後指給他在電視櫃下面第二個匣子裡。艾塵打開瞭醫藥箱,然後禁不住吃驚的說: 看來你是一個經常受傷的小女生呀。 突然又想起蘇若,這個醫藥箱是蘇若為我作的,裡面最多的便是沙佈和紅藥水瞭,因為我時常會在不自覺的情況下把自己弄傷,最轻易弄傷的便是手段和腿部瞭,總會是青一塊紫一塊的,為這蘇若還非要讓我把名字給改瞭,他說: 紫眸,你把你名字的紫字改掉吧,這樣你便不會再受傷瞭。 他是關心我的,我也知道蘇若是愛我的,但隻是在一起時間久瞭,已經平淡到左手牽右的感覺,再少有對我說愛字瞭。

艾塵開始把紅藥水往我的受傷部位來抹,但我卻還是有點害羞的想躲開,突然看到他的笑颜,我知道對他我真的不必設防,便讓他幫我按摩和療傷,沒想到他這一按摩還真的非常管用,破時就感覺不再那樣疼痛瞭,他抬起臉對我說: 沒有傷到骨頭,但怕是紅腫處要三五蠢才能好,你要休假瞭。

就這樣與他的目光第一次相對,他的笑是如此的迷人,我一時無法把自己的眼光拉回來。艾塵也有幾秒鐘的發呆,然後他站瞭起來對我說: 不早瞭紫眸,我要回傢瞭,如果有什麼事情,你打電話來就行。

艾塵幫我帶上瞭門,走瞭。
夜的孤單突然襲進這個小屋,有想哭的感覺。

拿起電話拔通瞭蘇若的手機: 若,我上樓的時候扭傷瞭腳,好疼,我想你來陪我。 有淚水順著臉夾流出來。 寶貝,我這幾天太忙瞭,程序設計這幾天就要胜利,寶貝聽話,等這項工作实现後,我在這裡的工作也就結束瞭,到時我好好陪你好不好? 我的受傷,對他來說已經司空見慣,他沒有多問,以為我還隻是小小的身體上的青紫。

躺在床上,任寂寞和淚水作伴,或許,人在生病和受傷的時候是最软弱的時候吧,我也不例外。可不知道為什麼,卻總會有一份微笑在眼前晃動,溫暖瞭整個房間。

第二天,太陽還沒有出山,便習慣性的醒來想去上班,可當腳的疼痛向自己襲的時候,我知道我現在要做的是打電話請假。請瞭假後,我沒有叫外買,我想讓自己睡覺,一直睡到地老開荒。

正在睡夢之中,突然的敲門聲把我驚醒,我還沒有穿衣服,電話響起: 紫眸,是我,我給你送早點來瞭,並且給你送來摔傷跌打的藥,我放你門口瞭,等晚上我放工後,再給你送飯,我現在放你門口去上班瞭。 說完,艾塵掛瞭電話。手機的短信聲響起,是蘇若的: 眸,青紫的地方厲害嗎?記得用紅藥水擦一下,也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能力不讓自己的腿和手腕不和桌子角和沙發角來親密接觸。 有一種想哭和想把蘇若從電話線裡給直接拽出來的沖動,我都疼的不能動瞭,他竟然還有心事從短裡和我開玩笑。

穿著睡衣,扶著墻走到門口,打開門,取進瞭艾塵給我買的早點和消炎止痛的藥,然後打電話給新茹,讓她中午假如沒有什麼事情來陪我,隨便幫我買些日常的生活用品。一個小時後,新茹開車來到我的傢,望著她大起來的肚子,為她和楚磊的幸福婚姻而祝愿。新茹一進門,便直奔到床前: 小寶貝,看來擁有你房間的鑰匙權關健時刻還是有用的哈,來讓我看看哪裡受傷瞭,嚴重不嚴重。 當新茹看到我腫漲的如此高的腳踝的時候,大吃瞭一驚: 怎麼摔成這樣瞭呀?寶貝,快點和蘇若結婚吧,這樣便不用再一個人沒有人照顧瞭。 我點著頭乖乖的說: 好,等你的小寶貝降生瞭,你可以做我伴娘的時候,我們就結婚。 新茹開始為我做飯,並且說: 我已經和楚磊打電話瞭,等他下班直接到你這裡吃飯。 我點頭批准。

新茹、我、蘇若、楚磊,我們四人是大學時同級不同班的同學,我和新茹學的是經濟治理系,蘇若跟楚磊學的是電子程序設計。新茹和我被稱為學校的校花,在一次大學生選美活動上,我和新茹包攬瞭冠亞軍,為學校真的爭得瞭光榮。蘇若是學校學生會的會長,楚磊是學校文字社的社長,並且他們都有著一米八的身高,楚磊是學校足球隊的守門員,蘇若平時看上去帶個眼鏡滿臉的書生氣,但在運動場上他卻充滿瞭活气,我和新茹的目光總會在他們二個人的身上轉,而他們也理知所當然的成瞭我們二個人的護花使者。畢業後楚磊和蘇若一起去瞭一傢電腦公司,並且很快楚磊和新茹結婚瞭,新茹本來是想當電影演員的,可當看到演們拍戲時吃的苦的時候,她消除瞭這個念頭,在傢做起瞭專職太太,因為楚磊的工作有能力讓他們的生活衣食無憂。蘇若的工作也长短常杰出的,本來這次外派是蘇若和楚磊,但因為新茹懷孕,公司又另派瞭別人和蘇若一起去瞭。

我們三個人吃過飯後,楚磊要新茹把我帶他們傢去,說這樣便利照顧我,我開玩笑的說: 照顧一個孕婦就夠你辛苦的瞭,如果再照顧一個傷員,你就不用上班瞭,再說難得這樣清靜,我想一個人在傢好好休息幾天。並且有外賣可以叫,現在新茹又幫我買來這樣多零食和生涯用品,我不用出門照樣吃好喝好瞭。 他們二個人千叮嚀萬囑咐的走瞭。

熱鬧的斗室間一下又安靜瞭下來。正如新茹所說: 是的,和蘇若已經拉瞭五年的愛情馬拉松瞭,我們真的應該結婚瞭。

一個人的空間,真的好無聊,靜靜的夜色,流動著它特有的美麗與魅力,燈光、星光,總是會讓我的思緒裡有一絲淡淡的憂傷的味道。坐在沙發上,手裡抱著一個玩具小QQ,把電視從這個臺調到另一個臺,總是會讓目光儀在感情的戲劇要多一點,看瞭總也是徒增自己內心的對蘇若的怀念和孤單罷瞭。

門鈴再一次想起,我不能猜測這個時間有誰會來找我。扶著墻從門鏡裡看到的是艾塵那甜甜的笑,我為他打開門。他手裡提瞭好大一兜水果,然後進門就問我今天是怎麼吃的,我對他說: 早上吃的他送的早點,中午是新茹幫我做的,下战书叫的外賣。 艾塵說: 這樣太辛苦,明天晚上還是我把你扶下去,出去好好吃一頓吧。 說話間,他把我扶到瞭沙發上,然後幫我推拿起受傷處,我望著他認真按摩的樣子,禁不住好奇的問: 你怎麼還會這個。 他答复道: 我爺爺是個醫生,並且他眼睛一直不好,所以他一直用針疚和按摩的方式給病人治療,我全是跟他學會的。 我輕輕的噢瞭一聲。按摩完會,他便如和我非常相熟的朋友一樣,自己為自己倒瞭一杯茶,然後拿起削蘋果的小刀,幫我削瞭一個蘋果。

喝過茶後,艾塵站起身向我告辭,並且一再囑咐我,要自己給自己按摩一下,他說今天腫已經消瞭好多瞭。我聽話的點頭答應。艾塵幫我帶上門走瞭。室內隻留下他抽煙的尼古丁的味道,突然自己也好想抽一隻煙,想來因為蘇若的反對,已經戒煙许久瞭。

我揮揮手想甩掉浮在眼前的那抹迷人的微笑,但我知道,我做不到。我被這個男子溫柔的細心和微笑所深深的迷戀住瞭,或許是因為自己內心的孤單,想有個人陪吧?我怎麼可以想除瞭蘇若以外的男人呀?我無所得悉,今天蘇若沒有給我短信,也沒有給我電話,他一門心理全放在瞭工作之上。

五天後我的腳完全的好瞭,並且可以上班瞭,我打電話把康復的新闻對新茹說,她說要我請客,並且說因為自己的自在完全被把持瞭起來,在沒有人陪的情況下,不準逛街,她說她快被憋成小傻瓜瞭。

於是中午下班後,我和新茹開心的在一起逛超市,進咖啡館,然後去吃瞭蘇式大餐,我們胃口大開,二個女人就那麼旁若無人的吃著,笑著,開心著。對,我知道現在的自己可以用出籠的小鳥來形容瞭。因為怕累到新茹,在陪她吃過飯後,在楚磊一個電話連一個電話的監督下,我乖乖的把新茹送回瞭傢。

晚上,在暗地酒巴,我約瞭艾塵一起出來吃飯,並且以此來表现他這幾天對我精心照顧的感谢。艾塵穿著和身的休閑服,人看上去更加的隨和和精神瞭,三十七八歲的男子,周身散發的是那種成熟的風度與迷人。望著他一步步向我走來,心莫名的跳動的厲害瞭起來。

吃過飯,第一次正式邀請艾塵到我的小屋去坐。他雖然在我的小屋裡是常客瞭,但第一次是他把我背到傢的,以後的五天裡,他雖然每天來,但卻全是不請自來,幫我送飯削生果,外加免費按摩,所以我的傷才會好的如此的快。艾塵開始居心的第一次端详我住的处所,他評價說: 裝飾漠然卻又不失高貴和典雅,女主人應該屬於是個生活有品位的女孩子。 我笑著一邊為他沏茶,一邊回他道: 呵呵,我是個粗枝大叶成習慣瞭的人,這些裝飾全是新茹和蘇若二個人的設計,然後按我想像的來進行的。

把梁靜茹的一首《會呼吸的痛》放進CD裡面,隨著歌聲,我們二個忽然變的沉默瞭起來:

在東京鐵塔第一次远望
看燈火模拟墜落的星光
我終於到達但卻更悲傷
一個人完成我們的夢想
你總說時間還良多
你可以等我
以前我不理解
未必来日就有以後
惦念是會呼吸的痛
它活在我身上所有角落
哼你愛的歌會痛
看你的信會痛連缄默也痛
遺憾是會呼吸的痛
它流在血液中來回滾動
後悔不貼心會痛
恨不懂你會痛
想見不能見最痛

艾塵的笑容就這樣凝固在瞭這憂傷的歌聲裡面,他的目光再望向我的時候,我知道,自己已經沒有能力逃脫出這眼光裡的愛撫和纏綿瞭。

艾塵把我緊緊的攬在懷裡,用瘋狂的吻來表達對我的思念與深深的愛意,我想逃出他的懷抱,可是我的身體卻不聽我大腦的指揮,完整的回應著艾塵的熱吻,艾塵的手開始在我的身體上遊走,我知道,這一刻我開始墮落,我的思惟墮落在這個男子的微笑和這份無法抗拒的成熟的魅力之中,欲拔不能。當艾塵以昂扬的姿態挺進我的身體的時候,我用最淋漓盡致的尖叫聲和呻吟聲來回應他,此刻我确定自己是瘋瞭,真正的瘋瞭。當艾塵從我的身體上滿足的滾下來的時候,我才感覺自己如夢初醒,瞪著大眼睛,竭嘶地裡的對他大喊: 你怎麼能够這樣,我怎麼可以這樣。 艾塵緊緊的抱住我,輕吻著我的耳根說: 紫眸,相信我,我是真的愛上你,並且註意瞭你良久的,相信我的愛。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復的。

我指著門哭喊著對艾塵說: 滾,你給我滾出去,我限你一分鐘之內從我的眼前消散。 艾塵看到我真的十分惱火,知道此時無論本人怎麼解釋都沒有用的,他說: 好,我走,我走。 說完,艾塵輕輕幫我帶上門,走瞭。

我對自己惱怒到瞭極點,我要他什麼解釋,我要他什麼滿意的答復,艾塵有一個美丽可人的妻子,有一個美麗可愛的女兒,妻子是個幼兒教師,對艾塵總是照顧的無微不至,這是艾塵親口對我說的。女兒更加是可愛到讓人忍不住便會想抱想親想愛的田地。我這是怎麼瞭,我這是什麼瞭,對自己說: 再不會和艾塵見面,我不可以愛上他,因為我還有蘇若,這個和我戀瞭五年的男子呀,剛剛那一刻,蘇若,你去哪裡瞭呀?這明明是應該和你才可以有的事情,為什麼會變成是別的男子?

我的思想處於一片混亂狀態。

中午下班後就想給新茹打電話的,可是拔瞭幾次電話號碼我都情不自禁的掛斷瞭,因為我不知道應該向她怎麼說。頭始终處在暈呼呼的狀態之中。

晚上下班後,一個人從快餐店吃過飯後,在燈光下往傢裡走去,不想坐車,不想打的。隻想自己就這樣一個人從大巷上去到沒有盡頭。可還是在不知不覺中走到瞭自己傢的樓下,一個男子熟习的聲音就這樣在我面前響起: 眸,你讓我等的好苦,打手機怎麼不接。 這樣熟悉,這樣親切,這樣聽瞭想讓人流淚的聲音,是的,他是蘇若,是我的蘇若回來瞭,行李還在他的腳下放著。蘇若伸手把我攬進瞭懷裡,我想從他的懷裡逃脫,因為我怕到極點瞭,因為我怕蘇若會從我的身體上聞到另一個男子的尼古丁的滋味,我怕極瞭,因為我昨天才剛剛背离他,而深愛我的蘇若,為瞭給我一個驚喜,連一個電話沒有打,便突然就這樣出現在瞭我的面前。

蘇若不會放我從他的懷抱裡出來,他沒有聞到另一個男子在我的身體上留下的尼古丁的味道。我的眼淚就那麼一大滴一大滴的打濕瞭蘇若的衣服,蘇若一邊幫我擦眼淚,一邊叫我小傻瓜別哭,以後,我都不會再離開你瞭。蘇若是如此的開心在我們相聚的時刻,他用一隻手把我抱進瞭懷裡,另一隻手提著行李,他說他不坐電梯瞭,要就這樣把他的老婆從一樓抱到十樓,我開始開心的笑瞭起來,我要蘇若把我放下來,而蘇若固執的不肯放我下來。

走進傢裡,蘇若便直拉我進洗澡間,要我和洗鴛鴦浴,他說他都半年不進肉色瞭,快想死我瞭。突然想起自己的身體上還留有另一個男子的親吻,我從心裡開始惧怕,我要蘇若自己先洗,我再洗,蘇若便一下又把我抱瞭起來: 我不禁要和我的老婆一起洗,並且還要為你脫衣服,怎麼,這樣久不見我,生分瞭嗎?還是害羞瞭? 我急忙對蘇若說: 壞蛋,和你怎麼會生分。 蘇若便說: 看來我的遠程魅力還是不錯的。 說完把我抱進瞭浴池裡面,自己也脫瞭衣服跳瞭進來。我們開始在浴池裡打水仗,然後蘇若便溫柔的把我抱瞭個滿懷,開始細致而又溫柔的親吻我全身所有的肌膚,我在盡情的享受著蘇若給我的親熱與愛撫,這樣溫柔而又溫暖......

我想,從此蘇若不會離開我瞭,我也不再充許他離開我。

早上起來,為蘇若和我煎瞭二個雞蛋餅,然後沖上牛奶,叫蘇若起床吃飯,並且對他說吃過飯後讓他去找新茹玩,我去上班,然後下班後我們四個人一起去吃西餐。蘇若一邊不停的親我,一邊對我說: 遵命老婆大人。 一邊開心的笑著。

可蘇若的電話突然想瞭,接過電話的蘇若臉一下低沉瞭下來: 眸,我奶奶逝世瞭,我必須要回老傢。你晓得的奶奶她最疼我的。 內心突然好怕瞭起來,真的好怕蘇若就這樣走瞭會再也不會回來,我緊緊的抱住蘇若,不想他就這樣快從我的面前再一次的消逝,並且感覺此時自己是在做夢,好象在夢裡還沒有醒來一樣的送蘇若去瞭機場,然後失踪的上班,當新茹打電話來問蘇若的時候,我對她說: 可能是我做夢的時候,夢到蘇若回來瞭吧。

一终日的時間艾塵都在不停的發短信打電話,我想以關機的方法來拒絕和他之間的聯系,但想到蘇若可能回到傢後會給我電話,便不敢關機。晚高低班,才剛剛走下樓,艾塵便站在樓梯口等我瞭,我先是一楞想就此跑開,但卻又怕一起走下來的共事看出我的異樣,還是讓自己鎮定的從艾塵的身邊走瞭過去,然後艾塵一直跟在我的身後,命令的對我說: 紫眸,上車,要不我要在這裡大聲對全世界喧佈我愛你瞭。

還是上瞭艾塵的車,然後命令他說: 直接把我送回傢,然後滾蛋,那天的事件我們二個從此忘記,不許再提,不許再想。 艾塵卻還是用微笑來面對我的憤怒: 紫眸,沒有辦法,我發現我的的確確狂瘋的愛上你瞭。 我把頭轉向車外,不搭理他。艾塵的眼力裡充滿瞭失落: 紫眸,你真的讓我動心,真的......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下起的雨,我的淚水和雨水同時往下流淌著,艾塵不再說什麼,直接開車把我往傢裡送,到瞭樓梯口,我連召唤沒有打,便下車直接向電梯跑去。

艾塵,讓自己淋在瞭大雨裡。

我快要受不瞭,我可能要真的瘋掉瞭,回到傢,我便直拔瞭新茹的電話: 茹,我完瞭。 隻說瞭這一句話,我便掛斷瞭電話。半個小時後,新茹和楚磊用最快的速度趕瞭過來,他們嚇壞瞭,當新茹看到我安全無事的時候,便非常生氣的對我說: 眸,你開什麼國際玩笑,這樣大的雨讓我和楚磊趕過來。 我瞪瞭眼睛兇新茹: 你還是哥們嗎,我傷心成這個樣子,你進傢門就埋怨。 把楚磊支開,我把所有的心事講給瞭新茹,新茹驚的不知道說什麼好。其實,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才好。

一個礼拜後,蘇若真的回來瞭,看上去是如此的疲憊,但我的心卻輕松瞭許多,因為從此後,蘇若便再也不會離開我瞭,並且我們開始看屋子準備首批付款,新茹和楚磊也開心的不得瞭。

所有,好象又恢復瞭正常。

蘇若離去單位報道上班,還有一些日子,所以這些天他一直在傢,每次下班,他都會為我做瞭可口的飯菜等我回傢,這樣的日子是如此的平庸而又幸福,才知道為什麼新茹會放瞭如此好的工作不做,心甘情願的在傢裡做楚磊的老婆瞭,原來幸福真的是如此的簡單並且讓人快樂著。

我想,我是真的淡忘瞭艾塵瞭,從心裡,我真的不想再想這個人的名字瞭。

吃過飯,我幸福的依偎在蘇若的肩上看電視,手機短信鈴聲突然想起,我起身看短信: 紫眸,我在樓下等你。 我知道艾塵真的是個瘋子,他怎麼可以在我沒有任何思维準備的情況下,就這樣突然來到我傢的樓下呢?蘇若回過臉來問我誰的短信,我鎮靜瞭一下自己的情緒,或許撒謊是人的天性吧,我對蘇若撒謊說: 是務業處的告诉,要我交水電費呢,你先等一會,我一會就回來。 蘇若沒有回頭,對我說: 老婆快去快回哈。

上到艾塵的車上,我幾乎是在用乞求的口氣在對他說: 你放瞭我吧,我們真的不可能的,你知道我有蘇若的,我是如此的愛他。 艾塵沒有說話,而是猛的把我一下攬進瞭懷裡,然後狠狠的撬開的我嘴,開始親吻我,我想把他推開,但我辦不到,他摟的我要窒息瞭,然後心開始縹緲瞭起來......

我恨逝世瞭自己,為什麼會再一次逢迎艾塵的親吻,我也瘋瞭嗎?艾塵: 眸,我的性情決定我不能遊走在二個女人之間,我要和妻子離婚,我要娶你。 我猛的掙脫瞭艾塵: 你個瘋子,不可以,知道嗎?為瞭孩子。 有淚便流瞭出來,我還是把艾塵趕走瞭,我不敢回傢,打電話要新茹出來陪我,然後再讓新茹給蘇若打電話,說我和她在一起。

新茹開始罵我不爭氣,開始罵艾塵是流氓。然後我們二個便抱在一起哭瞭起來,新茹感覺到瞭,我的情感已經偏離瞭畸形軌道,她不知道應該用什麼樣的办法來救我。因為我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樣來救自己。新茹要我理智起來,因為她知道蘇若是如此的深愛著我,我怎麼可以傷害他呢。

蘇若開始上班瞭,新茹的預產期也到瞭,楚磊處在做父親的極度興奮之中,此時誰也不會想到楚磊會出問題,因為我和新茹的心目中,楚磊永遠是那麼的深愛並且忠於新茹,可這天下班後的蘇若第一次在我眼前嚴肅瞭起來: 眸,我要向你喧佈一件事情,楚磊的愛情越軌瞭,他和我們公司的一位女孩子有關系瞭。楚磊非常苦惱,因為他知道他愛的是新茹。

突然好恨世上這些以愛為理由,而又始亂終迷的男子,他們口口聲聲的真愛中,又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新茹這樣辛劳的為他生孩子,而他卻還出軌。我氣的要去找楚磊理論,被蘇若一下抱住瞭: 眸,你理智一點好不好,如果你去鬧,你想最傷心的人會是誰,新茹這就要生產,你不能眼看著他們的孩子生下來就沒有父親或者母親吧? 我一下變的沒有瞭主見起來: 若,你說什麼辦? 蘇若便對我說: 楚磊想讓你幫忙,給那個女孩子說清楚。 我苦笑瞭起來: 他們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瞭,這樣的事情怎麼說清晰呀,應該怎麼樣才干說明白呢? 蘇若說: 我們也不知道,所以才會想讓你幫忙。或許女人和女人之間說起來比較方便吧。

突然接到楚磊的電話,他說新茹要生瞭,他們現在在醫院,放下所有的心事,我和蘇若用最快的速度去醫院看新茹。新茹生產順利,我們才剛剛走到婦產科,楚磊便在外面喜極而泣瞭: 新茹生瞭,是個男孩,現在在育嬰室,母子安然。 我們三個人一起流下瞭淚水。楚磊雙手捉住瞭我,用哀求的聲音對我說: 眸,幫幫我,我知道你可以幫我的,我真的最愛的是我的茹兒。 眼裡不知道是恨意,還是一份無奈,或許這是人最懦弱的情绪在做怪吧?

第一個跑進去看新茹,那是那麼幸福的靜靜的躺在病床上,眼神裡充滿瞭初做人母的幸福,這樣的眼神,大略隻有初為人母的人才會體會到。她說: 那是如此的一個玲珑的性命,他居然會哭的如此響亮,明天她能動瞭就要去看孩子。 然後新茹又牽住我的手對我說: 眸,好好愛蘇若,生孩子真的好辛苦,好疼,我才真正的清楚瞭做一個母親要付出多大的代價和一顆英勇的心。

我緊緊的抱住瞭新茹。我明白新茹的話語的。怎麼可以讓孩子沒有爸爸和媽媽呢,因為有爸爸和媽媽才是孩子最完全的傢。

錯的地點,錯的時間,愛錯瞭的人,註定要毕生錯過緣份的相守,我明确瞭。爱护眼前人,雖然日子平淡,但或許隻有平平淡淡才是真吧。 贊
(散文編輯:散文在線)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偷不能生经过不停的踩点、推敲br
  
   来电话催要钱 2012-春無語因為唯一能
  
   高飞的金铃
  
   电加热导热油炉 家有儿女(温州小型冷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