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揭阳有机热体炉 毒草蔓草(9) 揭阳有机

html模版毒草蔓草(9) 第一部 散失的童年 第九章
  进入四年级以后,自我沉迷于创作,我手上再也没有过剩的纸张,母亲不会为我多花一分钱而打乱她每月的用钱打算,所以课本上有空白的地方都让我画满了丹青,花花绿绿的看得目迷五色,更要命的是,当我翻开课本见到这些,心思全都给扯进了这些故事里,我常常是捧着书本在那里发呆,沉醉在一个又一个角色之中,至于老师在讲台上教了些什么,我完全听不进去了。

时间就这样在我的笔尖上悄悄地流逝着,一学期转瞬即逝,我的期末考试几乎糟糕透了,除了语文得了六十五分,其他的全都交了白卷。拿到我的成就册,父亲那张脸黑得就像给雷劈过似的,整整一天没有说一句话地坐在客厅里。我吓得连屁也不敢放一个,一直垂着头呆站在他跟前,不知所措。

小叔从外面回来,看看我父亲又看看我,不敢吭声地闪回了自己的房间。小叔自高中毕业以来一直没工作,而且八十年代初期,社会上的青年开端流行起留长头发,穿花衬衣和喇叭裤的风尚,小叔这一身奇装异服的装束,没少给我父亲这个做大哥的数落,所以见到我父亲跟我一样,能躲就躲得远远的。

你自己说说怎么会考得那么差? 一直沉默着的父亲终于说话了,不外语气冷得像刀一样。

我头垂得更低了,支支吾吾谈话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父亲猛地站了起来,把我放在桌子上的书包提了过来, 哗 一声把里面的货色全倒了出来,撒了一地。我书包里除了课本和功课本之外,多余的东西一样也没有,他找不到任何令我成绩迅速倒退的原因,父亲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气,把已经站得双脚发软的我丢在一边,手撑着头,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再没有发一言。

母亲下班回来,看到咱们父子这样的阵势,也明白了多少分,她一边收拾给父亲撒在地上的书本,一边问父亲我考试的情形。父亲把头抬了抬又一声长叹,喃喃地说了一句谁也听不清晰的话。这时候我看到父亲眼角带着一抹泪光,我心一酸,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突然感到无比的愧疚,一直以来,由于生活而辍学是父亲最大的遗憾,而我就是他全部的寄托和愿望,他常常为了工作的关联没有时间辅导和管束我,当看到我糟糕的学业,就有着深深的内疚,如今我连升到毕业班的测验都考不好,无疑给了父亲当头一棒。

虽然母亲这几年已经不再吃那些绿头医生开的药了,但她的病仍是时好时坏,性格依然那么火爆,动不动就启齿骂人一直是没变的,只是她骂起人来,老是东扯一事西拉一事,毫无边际地乱骂一通,如今她见父亲这个样子,心疼地又开始骂骂咧咧起来。父亲对母亲这种叽叽喳喳骂街的方式感到心烦,站了起来丢下我们,350度压铸模温机,自己走回房间里躺下。

我见父亲走开了,脚软软地找张椅子坐了下来,而母亲依然像只刚生蛋的母鸡一样,那张嘴没停止过,一直在叽里呱啦地骂着,但谁也听不出她到底在骂些什么,我心里开始焦躁起来,再也忍不住地对她恨恨地喊了一句: 你好烦啊!

母亲见我竟然敢用这种语气对她吼,更是气得跳起来,一边翻着我画满图画的课本一边大声地骂着: 满书都是鬼画符的,你哪里还有心思读书,我养你那么大,说你几句就受不了是吗?我们辛辛苦苦的起早摸黑地去工作供你吃供你穿供你读书,你老师就是这样教你回家尊重父母的吗?

我本来就为了这些担忧遭到父亲叱骂,看到母亲偏偏拿这些来说事,我哪里还敢再吭声,而母亲却越骂越起劲,甚至拿着我的课本跑进房间对着父亲嚷嚷着: 你看你看,整本书都是密密麻麻的画满这些鬼东西,哪来心思读书啊!

我心里对母亲的厌反感在迅速飙升着,真不明白她为什么总爱针对我,岂非真的像奶奶说的,我真的是从石头里爆出来的吗?又或者我是他们在路边捡回来呢?

这时,小叔从房间蹑手蹑脚地出来,背着一袋行李,偷偷地塞了颗糖果在我手上,摸了摸我的头,小声地对我说: 告知奶奶,我出去几天就回来。 说完就溜了出去。

我对小叔去哪里根本就不在意,低着头看着小叔塞给我的糖果,对自己这如此糟糕的事情而父亲竟然不打不骂的这种反常态,始终让我忐忑不安,狂风雨降临前的那种静寂让人透不过气来。

没有休止迹象的母亲骂骂咧咧地从房间转了出来,见我拿着一个糖果在发愣,更是气不打一处出,一巴掌拍落我手里的糖果,骂着: 吃吃吃,死到临头也只知道吃,不知死的东西。

我本来对母亲没完没了的火上浇油就恨到了极点,如今见她这样野蛮,一股热血倏地窜上脑门,反正挨打挨骂早晚是逃不过的,心底里的那种倔气猛地冒了出来,我从椅子上跳起来对着母亲歇斯底里地吼着: 你老母的,我惹你什么啦?

我说这话犹如扇了母亲一个耳光,她惊诧地看着我,根本就不相信我竟然这样骂她,本来毫无血色的脸一会青一会红的。突然,她跳了起来,戳着我脑门骂道: 你敢这样骂我?死王八蛋真的是皮厚了?不把你这层皮削了,我跟你挽鞋。 她骂着骂着一个耳光就对我扇了过来。

我看见她脸上的青筋都暴了起来,已经早有防范,立刻向后闪避,下意识地把她手一拨,母亲想不到我会躲闪加上给我一拨,全部人失去了平衡,脑袋直磕在硬邦邦的砖块地上,立即把额头撞得鲜血直流。我想不到事情竟然闹到这种不可收拾的地步,心里懊悔极了,慌手慌脚地忙去扶母亲。

母亲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甩开我的扶持,随着疯似的双管齐下对我劈头劈脑地一阵乱打,嘴里哭喊着: 我不想活了,你这个逆子竟然打我,就不怕雷劈了你。 我抱着头蜷缩在地上,哪里还敢做声,任由母亲对我一阵暴打。

父亲听到客厅里的打闹声,气匆匆地从房间跑出来,见母亲满脸是血,再听到母亲的哭喊,一下子铁青着脸,转身在屋角拿起用来晾衣服的木衣架子,对我劈头就是一棍打了下来。

木衣架子是两个手指粗的实心杉木做的,打在身上那种撕心裂肺的痛直教人眼睛发黑,我疼得忍不住撕破喉咙地大喊起来。

父亲并没有因为我的惨叫停止,他手里的衣木架依然一棍接一棍地打下来,我身上立马就呈现了一道道紫黑色的棍痕,疼得我在地上直打滚。

奶奶眼睛不好,一个人整天在东厢房里呆坐着,听到我呼天喊地的叫喊。循着声音顺着墙壁一边摸索着过来一边喊着: 哪有人这样打儿子的,不想要他就直接弄死他算了,不用打得这样叫人揪心啊!

父亲根本不理睬,下手越来越重,边打边火冒三丈地骂着: 百行德为首,万事孝为先,这么小连自己母亲都敢打,长大了还了得,临沂热压机油加热器  ,打死了算没生过你这种逆子。

棍子严严实实地打在身上,那种痛楚会使人灵魂抽离,当你最疼的地方接连承受着同样的疼痛就会渐渐失去痛的感觉,当你拼命叫喊直到喉咙发干,直到声音沙哑,再也没有力量去喊的时候,你就会昏昏沉沉地直想睡过去。

我记不得自己是不是真的睡从前了,还是在做梦,我梦到了一个地方,一个全是白色毫光的地方,那里很安静,在那里没有人骂我,也没有人打我,再也没有人把我孤孤单独地困在一个地方,那里所有的人都带着慈祥的笑脸,他们微笑着向我招手,那种温馨,让人无奈抗拒,只想一步一步地向他们聚拢。

合法我快融进他们的时候,突然有个宏大的身躯压在我身上,把我整个人拢在她暖和的怀里,硬是把我从梦幻中拉了回来。迷迷糊糊之中,我看见了奶奶那张刻满岁月痕迹的脸,一张从我记事起,无数次那么近间隔所见所触摸过的,让我无比熟悉的面孔。是奶奶扑在我身上挡住了父亲暴雨似打下来的木棍,叫喊着: 你真的想打死他吗?

父亲见奶奶死死地护着我,把木棍一扔,紧闭着满含泪水的眼睛仰天一声长叹,嘴里喃喃地反复着一句话: 养儿不教,父之过啊! 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了房间, 砰 地一声把门重重地关上了。

奶奶把浑身是伤、痛得已经站不起来的我抱在她怀里,摸索着我身上肿起来的棍痕,心疼地对站在一旁不闻不问正为自己擦脸上血迹的母亲喊着: 孩子都成这样了,还不去找些药油来给他涂上。

母亲扫了一眼瘫软在奶奶怀里的我,恨恨地骂了一句: 这种逆子死了也不值得可惜! 说着头也不回地回身走开去了。

就在母亲转身离去的那一霎时,原来在激烈疼痛下都没流下的泪水这时候却从眼眶里不争气地喷涌而出,我牢牢地搂着奶奶,嚎啕大哭起来,这次的泪水不为别的,为了我那冷漠的母亲。

父亲走出房门是第二天的事了,他满脸的胡子渣,眼袋浮肿,满是血丝的眼睛一点也没了过往的神采,显然昨晚一直没有睡。

他走到涂满药油躺在床上的我跟前,查看了一下我身上的伤,叹了一口吻,语重声长地对我说: 你现在的学业糟糕到如此地步,如果硬要升上去,恐怕你连小学都难毕业,我斟酌了,你只有再留一级,我调动单位的事已经快批下来了,可以有时光好好辅导你,不过有一条 父亲的语气溘然冷冰冰的: 不管怎么,现在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至于其它的事物,全都给我抛掉,当前见你再画那些乌七八糟的和写那些不三不四的,反正一切与读书无关的东西,就像当初一样见一次我就揍一次,毫不客气。

就这样,第二个四年级我终止了我的幻想,只管我没有再写再画,但还是常常不自禁地沉溺在一个又一个故事里,我总感到自己的构想好像无限无尽,可是我真的不胆量去碰这些,我知道父亲是说到做到的。

我重新把所有心思放回到学业上,才发明自己的学业早已给远远抛离了。尽管自己已经读过一学期四年级了,但在我印象里好像根本就没学过这些东西,上课时总感到莫名的胆怯,每次测试我都考倒数,我连刚升上来的新同学都跟不上。

老师还是以前那个老师,她已经不把我放在心上了,我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如果我有一点骚扰同学上课的嫌疑,立刻就把我请出教室,让我远远地站在校园的操场上,我成了班上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人。有时候升上了五年级的旧同学上体育课,在操场上见到我一个人站在那里罚站,都会起哄: 场长又在值班了。 每次听到这些甚或是见到他们,我心里都不是滋味,二年级时候的同窗都已经毕业离校了,我却还在这鬼学校呆着,而且呆成了大家的笑柄,那种感觉说也说不出来,反正上学上到这地步简直成了一种煎熬。

  赞
(散文编纂:雨袂独舞)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控温机价格,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管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病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進入四年級以後,自我陷溺於創作,我手上再也沒有多餘的紙張,母親不會為我多花一分錢而打亂她每月的用錢計劃,所以課本上有空缺的地方都讓我畫滿瞭圖畫,花花綠綠的看得目眩繚亂,更要命的是,當我打開課本見到這些,心思全都給扯進瞭這些故事裡,我经常是捧著書本在那裡發呆,陶醉在一個又一個角色之中,至於老師在講臺上教瞭些什麼,我完整聽不進去瞭。

時間就這樣在我的筆尖上静静地流逝著,一學期轉瞬即逝,我的期末考試簡直蹩脚透瞭,除瞭語文得瞭六十五分,其余的全都交瞭白卷。拿到我的成績冊,父親那張臉黑得就像給雷劈過似的,整整一天沒有說一句話地坐在客廳裡。我嚇得連屁也不敢放一個,一直垂著頭呆站在他跟前,手足无措。

小叔從外面回來,看看我父親又看看我,不敢吭聲地閃回瞭自己的房間。小叔自高中畢業以來一直沒工作,而且八十年代初期,社會上的青年開始风行起留長頭發,穿花襯衣和喇叭褲的風氣,小叔這一身奇裝異服的装扮,沒少給我父親這個做大哥的數落,所以見到我父親跟我一樣,能躲就躲得遠遠的。

你自己說說怎麼會考得那麼差? 一直缄默著的父親終於說話瞭,不過語氣冷得像刀一樣。

我頭垂得更低瞭,支支吾吾說話的聲音像是從牙縫裡擠出來似的,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父親猛地站瞭起來,把我放在桌子上的書包提瞭過來, 嘩 一聲把裡面的東西全倒瞭出來,撒瞭一地。我書包裡除瞭課本和作業本之外,多餘的東西一樣也沒有,他找不到任何令我成績敏捷倒退的起因,父親發出瞭一聲長長的嘆息,把已經站得雙腳發軟的我丟在一邊,手撐著頭,閉著眼睛靠在椅子上再沒有發一言。

母親放工回來,看到我們父子這樣的陣勢,也明确瞭幾分,她一邊整理給父親撒在地上的書本,一邊問父親我考試的情況。父親把頭抬瞭抬又一聲長嘆,喃喃地說瞭一句誰也聽不明白的話。這時候我看到父親眼角帶著一抹淚光,我心一酸,淚水在眼眶裡直打轉,突然感到無比的愧疚,一直以來,因為生涯而輟學是父親最大的遺憾,而我就是他全体的寄托和盼望,他常常為瞭工作的關系沒有時間輔導和管教我,當看到我糟糕的學業,就有著深深的內疚,如今我連升到畢業班的考試都考不好,無疑給瞭父親當頭一棒。

雖然母親這幾年已經不再吃那些綠頭醫生開的藥瞭,但她的病還是時好時壞,脾氣仍然那麼火爆,動不動就開口罵人一直是沒變的,隻是她罵起人來,總是東扯一事西拉一事,毫無邊際地亂罵一通,现在她見父親這個樣子,心疼地又開始罵罵咧咧起來。父親對母親這種嘰嘰喳喳罵街的方法觉得心煩,站瞭起來丟下我們,自己走回房間裡躺下。

我見父親走開瞭,腳軟軟地找張椅子坐瞭下來,而母親依然像隻剛生蛋的母雞一樣,那張嘴沒结束過,一直在嘰裡呱啦地罵著,但誰也聽不出她到底在罵些什麼,我心裡開始煩躁起來,再也忍不住地對她恨恨地喊瞭一句: 你好煩啊!

母親見我居然敢用這種語氣對她吼,更是氣得跳起來,一邊翻著我畫滿圖畫的課本一邊大聲地罵著: 滿書都是鬼畫符的,你哪裡還有心思讀書,我養你那麼大,說你幾句就受不瞭是嗎?我們辛辛劳苦的起早摸黑地去工作供你吃供你穿供你讀書,你老師就是這樣教你回傢尊敬父母的嗎?

我本來就為瞭這些擔心受到父親責罵,看到母親偏偏拿這些來說事,我哪裡還敢再吭聲,而母親卻越罵越起勁,甚至拿著我的課本跑進房間對著父親嚷嚷著: 你看你看,整本書都是密密麻麻的畫滿這些鬼東西,哪來心思讀書啊!

我心裡對母親的厭惡感在迅速飆升著,真不清楚她為什麼總愛針對我,難道真的像奶奶說的,我真的是從石頭裡爆出來的嗎?又或許我是他們在路邊撿回來呢?

這時,小型冷冻机,小叔從房間躡手躡腳地出來,背著一袋行李,偷偷地塞瞭顆糖果在我手上,摸瞭摸我的頭,小聲地對我說: 告訴奶奶,我出去幾天就回來。 說完就溜瞭出去。

我對小叔去哪裡根本就不在意,低著頭看著小叔塞給我的糖果,對於自己這如此糟糕的事情而父親竟然不打不罵的這種变态態,始終讓我局促不安,暴風雨來臨前的那種靜寂讓人透不過氣來。

沒有休止跡象的母親罵罵咧咧地從房間轉瞭出來,見我拿著一個糖果在發呆,更是氣不打一處出,一巴掌拍落我手裡的糖果,罵著: 吃吃吃,死到臨頭也隻晓得吃,不知死的東西。

我本來對母親沒完沒瞭的火上澆油就恨到瞭極點,如今見她這樣蠻橫,一股熱血倏地竄上腦門,反正挨打挨罵迟早是逃不過的,心底裡的那種倔氣猛地冒瞭出來,我從椅子上跳起來對著母親歇斯底裡地吼著: 你老母的,我惹你什麼啦?

我說這話犹如扇瞭母親一個耳光,她驚愕地看著我,根本就不信任我竟然這樣罵她,底本毫無血色的臉一會青一會紅的。忽然,她跳瞭起來,戳著我腦門罵道: 你敢這樣罵我?死混蛋蛋真的是皮厚瞭?不把你這層皮削瞭,我跟你挽鞋。 她罵著罵著一個耳光就對我扇瞭過來。

我看見她臉上的青筋都暴瞭起來,已經早有防備,立即向後閃避,下意識地把她手一撥,母親想不到我會躲閃加上給我一撥,整個人失去瞭均衡,腦袋直磕在硬邦邦的磚塊地上,當即把額頭撞得鮮血直流。我想不到事件竟然鬧到這種不可收拾的田地,心裡後悔極瞭,手忙腳亂地忙去扶母親。

母親從地上爬瞭起來,一把甩開我的攙扶,跟著瘋似的左右開弓對我劈頭劈腦地一陣亂打,嘴裡哭喊著: 我不想活瞭,你這個逆子竟然打我,就不怕雷劈瞭你。 我抱著頭蜷縮在地上,哪裡還敢做聲,任由母親對我一陣暴打。

父親聽到客廳裡的打鬧聲,氣促地從房間跑出來,見母親滿臉是血,再聽到母親的哭喊,一下子鐵青著臉,轉身在屋角拿起用來晾衣服的木衣架子,對我劈頭就是一棍打瞭下來。

木衣架子是兩個手指粗的實心杉木做的,打在身上那種撕心裂肺的痛直教人眼睛發黑,我疼得忍不住撕破喉嚨地大喊起來。

父親並沒有因為我的慘叫停滞,他手裡的衣木架依然一棍接一棍地打下來,我身上破馬就出現瞭一道道紫玄色的棍痕,疼得我在地上直打滾。

奶奶眼睛不好,一個人终日在東廂房裡呆坐著,聽到我呼天喊地的叫喊。循著聲音順著墻壁一邊摸索著過來一邊喊著: 哪有人這樣打兒子的,不想要他就直接弄逝世他算瞭,不必打得這樣叫人揪心啊!

父親基本不理會,下手越來越重,邊打邊怒氣沖沖地罵著: 百行德為首,萬事孝為先,這麼小連自己母親都敢打,長大瞭還瞭得,打死瞭算沒生過你這種逆子。

棍子結結實實地打在身上,那種苦楚會使人靈魂抽離,當你最疼的地方接連蒙受著同樣的疼痛就會缓缓失去痛的感覺,當你拼命叫喊直到喉嚨發幹,直到聲音嘶啞,再也沒有力氣去喊的時候,你就會昏昏沉沉地直想睡過去。

我記不得自己是不是真的睡過去瞭,還是在做夢,我夢到瞭一個地方,一個全是白色光辉的地方,那裡很寧靜,在那裡沒有人罵我,也沒有人打我,再也沒有人把我孤孤獨獨地困在一個处所,那裡所有的人都帶著慈爱的笑颜,他們微笑著向我招手,那種溫馨,讓人無法抗拒,隻想一步一步地向他們靠攏。

正當我快融進他們的時候,突然有個龐大的身軀壓在我身上,把我整個人攏在她溫暖的懷裡,硬是把我從夢境中拉瞭回來。模模糊糊之中,我看見瞭奶奶那張刻滿歲月痕跡的臉,一張從我記事起,無數次那麼近距離所見所觸摸過的,讓我無比熟习的面貌。是奶奶撲在我身上擋住瞭父親暴雨似打下來的木棍,叫嚷著: 你真的想打死他嗎?

父親見奶奶死死地護著我,把木棍一扔,緊閉著滿含淚水的眼睛仰天一聲長嘆,嘴裡喃喃地重復著一句話: 養兒不教,父之過啊! 拖著繁重的腳步,回到瞭房間, 砰 地一聲把門重重地關上瞭。

奶奶把渾身是傷、痛得已經站不起來的我抱在她懷裡,探索著我身上腫起來的棍痕,疼爱地對站在一旁漠不關心正為自己擦臉上血跡的母親喊著: 孩子都成這樣瞭,還不去找些藥油來給他塗上。

母親掃瞭一眼癱軟在奶奶懷裡的我,恨恨地罵瞭一句: 這種逆子死瞭也不值得惋惜! 說著頭也不回地轉身走開去瞭。

就在母親轉身離去的那一瞬間,本來在剧烈痛苦悲伤下都沒流下的淚水這時候卻從眼眶裡不爭氣地噴湧而出,我緊緊地摟著奶奶,嚎啕大哭起來,這次的淚水不為別的,為瞭我那冷淡的母親。

父親走出房門是第二天的事瞭,他滿臉的胡子渣,眼袋浮腫,滿是血絲的眼睛一點也沒瞭過往的神情,顯然昨晚始终沒有睡。

他走到塗滿藥油躺在床上的我跟前,查看瞭一下我身上的傷,嘆瞭一口氣,語重聲長地對我說: 你現在的學業糟糕到如斯地步,如果硬要升上去,恐怕你連小學都難畢業,我考慮瞭,你隻有再留一級,我調動單位的事已經快批下來瞭,能够有時間好好輔導你,不過有一條 父親的語氣突然凉飕飕的: 无论怎樣,現在你独一要做的就是學習學習再學習,至於其它的事物,全都給我拋掉,以後見你再畫那些亂七八糟的跟寫那些不伦不类的,反正所有與讀書無關的東西,就像現在一樣見一次我就揍一次,絕不客氣。

就這樣,第二個四年級我終止瞭我的夢想,盡管我沒有再寫再畫,但還是常常不自禁地沉沦在一個又一個故事裡,我總感覺本人的構想好像無窮無盡,可是我真的沒有膽量去碰這些,我知道父親是說到做到的。

我从新把所有心理放回到學業上,才發現自己的學業早已給遠遠拋離瞭。盡管自己已經讀過一學期四年級瞭,但在我印象裡似乎根本就沒學過這些東西,上課時總感到莫名的恐懼,每次測試我都考倒數,我連剛升上來的新同學都跟不上。

老師還是以前那個老師,她已經不把我放在心上瞭,我愛怎麼著就怎麼著,假如我有一點騷擾同學上課的嫌疑,馬上就把我請出教室,讓我遠遠地站在校園的操場上,我成瞭班上多一個未几少一個不少的人。有時候升上瞭五年級的舊同學上體育課,在操場上見到我一個人站在那裡罰站,都會起哄: 場長又在值班瞭。 每次聽到這些甚或是見到他們,我心裡都不是味道,二年級時候的同學都已經畢業離校瞭,我卻還在這鬼學校呆著,而且呆成瞭大傢的笑柄,那種感覺說也說不出來,反正上學上到這地步簡直成瞭一種煎熬。

  贊
(散文編輯:雨袂獨舞)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风语心归
  
   电加热导热油加热器
  
   陈志红:SEO老师2016年2月份总结
  
   带着妻儿去小区附近的 巴奴火锅 吃饭以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