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模温机 油加热器真爱·永恒

html模版真爱·永恒
深冬之夜,天寒地冻,风凛凛。
韩晓衣着一件粉色的不太厚实的羽绒服,披着狼藉的头发,一个人孤独的走在繁荣的街道上,她双眼迷离,身边毂击肩摩从眼前擦过,都不曾觉察。闪耀的霓虹灯照映下,她的脸显得那么苍白,满脸憔悴,遮蔽不住满面的愁容。
韩晓从兜里掏出手机,注视着电话本上一排熟悉的号码,定位到肖牧,她随即她拨通了出去,放在耳边倾听,随即又迅速挂断。将手机扔回兜里。她用牙狠狠地咬着双唇,眼泪不由的从眼角滑落下来。
一周了,已经一周了,肖牧没有给她发过信息和打过电话了,思念的苦又一次吞噬着韩晓那颗软弱的心
肖牧究竟在干吗?为什么许久了不和我联系呢?难道我做错了什么吗?还是,还是你有事瞒着我呢?为什么,为什么 韩晓还是终于没能忍住,拿出手机,给肖牧发了个短信出去: 你为什么不理我?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啊??
一个小时过去了,肖牧那边还是没有回复短信,而此时的韩晓已经急不可耐了,她又拨通了肖牧的电话: 肖牧,你在干什么?那你究竟在玩什么名堂?你回答我回答我啊!回答我
每次给肖牧打电话或者发信息,他都会很快回复,可是这次,这次为什么会这么奇怪 究竟发生了什么? 韩晓不敢任由自己再往下想,她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见。
电话那头的肖牧沉默无言,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韩晓这段时间以来所发生的一切,太突然了,让人猝不及防,若是告诉韩晓,她怎么能接受的了?想到这里,他用简略话语和假装的冷漠回复了韩晓的电话: 从此之后,我的一切,与你无关,因为我有了新的女朋友,她善良温顺,高雅大方,比你漂亮,比你更有气质。而且,而且我们在今天举办婚礼了。
结婚,结婚,几天不见你就结婚了,为什么?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对我这么绝情? 韩晓对着电话那头哭喊道: 我不信,我不信
真的,我今天结婚,新娘是我青梅竹马的朋友 婉婷,对不起!请你忘了我吧!
肖牧和婉婷,你们再来一杯,交杯酒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群男孩的喊叫。听声音是显然是在逗新娘。
韩晓,对不起!我 我要挂电话了,忘了我吧!相信时间会让你忘记我的,再见!再见 肖牧咬着牙齿按了挂断键。
韩晓听着肖牧那边的 嘟!嘟 声,再也节制不自己,跌坐在马路上,撕心裂肺的哭起来,她的心里城堡登时坍塌成一片废墟,她的天空一片黑暗
【二】
肖牧和韩晓是大学同学,肖牧大三,韩晓大二时他们就已经意识了。
肖牧风采翩翩,是所有女同窗眼里认定的白马王子亦或梦中情人。
韩晓则是有名的校花,她出落得亭亭玉立,面如芙蓉,没有哪个男孩子不为之动心的,于是乎,成了所有男孩子寻求和与之交往对象。
他们两个人成就优良,名落孙山。
那是两年前的一个夏季 流火的七月。
在一次校运会上,学校举行了朗读竞赛,正好两个人都加入了。在韩晓走上台的那一刻,台下一片欢呼雀跃,有的在加油,有的在招手,坐在台下第三排的肖牧,看着气质不凡的韩晓在台上不慌不忙,不慌不忙的表示,清脆的诵读声甜甜的,一波一波飘向了他的心海,他深深地记住了这个女孩,正确的来说不是被韩晓的相貌,而是被她的才情,她的气质,她的优雅举止所倾倒。从韩晓上台到下台,肖牧都再细心地打量,细细的品尝这个女孩子
下面由大三(二)班肖牧同学朗诵《雨巷》,大家用热闹的掌声欢送他 主持人话音刚落,台下就掌声,口哨声一浪高过一浪。
刚刚下台不久的韩晓凝听着台上那串 撑着油纸伞,单独彷徨在悠长、悠久,又寂寥的雨巷,我生机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 的默读声,她有点醉了,醉了,心着迷一般,眼睛停留在台上那张漂亮的脸上,许久许久。而此时的肖牧眼睛也在台下搜索着,正与韩晓蔓延的柔波撞个满怀,四目绝对,彼此都感到心里有一只小鹿在不停的跳着,韩晓满面娇羞,粉嫩的脸上漾起一丝甜蜜的微笑,慢慢的将头低下
在尔后的日子里,每次,肖牧经过韩晓的教室时,都会忍不住把目光投入很久,正是在找那个雨巷中的姑娘
周四中午,韩晓走过饭堂,遇到了肖牧。
肖牧自动过去与韩晓打了招呼: 韩晓你好!我是大三(二)班的肖牧,可以说是你的学长。我可以和你一起吃饭吗?
嗯,可以啊!我可是久仰肖牧大名。 边说边在一张绿色的餐桌跟前对望而坐。一起进餐,一起谈笑风声,谈着学业,谈着将来 两颗心也在悄悄地走近对方的心灵城堡。
在一起的时间老是显得短暂匆促,上课时间到了,两人依依不舍得离开了,肖牧刚走两步就又跑了回来。
韩晓,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周末联系 说完满脸通红的跑了。
晚上,韩晓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心里总显现出那个高大帅气的男孩 肖牧。
她满脑子回想着和肖牧相遇到相识的片段。
为什么和他在一起,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洋溢?为什么心跳的那么厉害,不敢对视?只要看到肖牧那双深沉的眼睛,就像被电到了一样,脸上火辣辣的,这是为什么呢?对男孩子素来也不曾这样的呀!难道我 哎呀 还是不要往下想了 韩晓一个人一会痴痴地笑一会又略带沉思的喃喃自语道。
而此时的肖牧同样在失眠,辗转于床上,他又想起了大二那个朗诵的女孩子,她叫韩晓。
肖牧望着窗外,今夜,月华如练,透过窗纱,洒下一地银白,给人一种温馨的感到。看着这样美好的夜色,不由得自言自语: 如果我和韩晓可以漫步在这样的月色下,牵手在一片黄灿灿的栀子花丛中,那该有多么浪漫啊!呃 周末啊!快点来吧,要是明天就是周末该多好 咦,肖牧,你头脑坏了吧?今天这都周四了,难道两天也等不了吗?可是时间为什么会显得这么漫长啊?呃 难道这就是人常说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这
这几日韩晓和肖牧都被失眠所困扰
【三】
周日,阳光晴好,天空澄碧,像一张丝手帕,蓝天上停留着一些细碎而雪白的云块,像是绣在纱巾上的花朵;或而又呈片状,又像极了一个个酣睡的婴孩。在这纤云不染,远山含黛早晨,一阵铃声划破了沉寂。韩晓摸索着拿起床头的手机,她揉了揉惺忪的眼,一看是肖牧发来的信息: 上午九点,我在怡心园门口等你,不见不散。
这个信息是韩晓今天收到的第一个惊喜。
她用最快的动作穿衣起床,当真梳洗装束一番,为赴今日之约,她涂抹了点淡淡妆容,选了她最爱的那条白色的裙子。穿在身上,显得身材婀娜,像白雪公主般那样高尚。
一路上,韩晓的心 砰砰 一阵阵乱跳,满面娇羞,揉弄着衣角。人不知鬼不觉间快到怡心园了,她突然愣住了脚步,目光投向前方,前面,心中的白马王子 肖牧早已在那里等候,正用如火的目光密意的望着不远处走来的她。
肖牧三步并作两步走向韩晓。两人四目相接,会意一笑,走向一条林荫小道。
道路两旁有大片栀子花海,黄灿灿的,树上成对的鸟儿叽叽喳喳的欢闹,顿时给这二人增长了不少浪漫的氛围。
韩晓,我 我 我有话想和你说,可是,可是 韩晓羞怯的望着肖牧,看到他耳边一片红云爬上脸颊。
嗯,你说吧 我在听。 含笑羞答答的低下了头。
从那次校运会面到你开始,我就 我就爱好上你了,后来在饭堂一起吃饭,那次之后的几个晚上我失眠了,因为 因为我一闭上眼睛,就看到全是你的影子。 韩晓听着肖牧的心坎的告白,她低着头甜蜜的笑了。 自己何尝不是这样呢? 韩晓心里一阵嘀咕,继而窃喜。
两个人慢慢地走在路上,看着一路迷人的景致,肖牧突然停步,他的那句话快要破口而出了,可是,却被卡在喉咙里,该怎么办?该怎么说呢?韩晓若是谢绝我,那我多没有面子啊!?
一旁的韩晓似乎猜出了肖牧的心思,却故作不知。
肖牧啊肖牧,你怎么回事啊?要害时刻变得婆婆妈妈的,岂非,难道你要别人抢在你前面向韩晓表白吗? 肖牧心里一阵暗骂。
一阵风吹过,白色裙裾随风舞动,肖牧看着韩晓,几乎就像仙女下凡一般,那样靓丽,那般迷人,不由得心旌摇荡。 不行,今天我一定要说,要不还不把我憋死。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第一次见你我就喜欢你,第二次见你就有了激动的感觉 我 我爱你,我希望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 肖牧终于一吐为快,将那句卡在喉咙里的最隐秘的话吐了出来。
韩晓听到肖牧把心里话都掏了出来,自是面带娇羞,心花盛开。她跑向前边的树林,肖牧追了上去。
好像一切发展都是预先支配好的一样,韩晓准许了肖牧,做他的女朋友。成了大学里人人爱慕的一对金童玉女。最佳绝配!
后来,他们每到周末就一起出去玩,慢慢的感情越来越深了,彼此依附,谁也离不开谁。
一个周末的下昼,还是相约在那个满眼栀子花的林间小道,这次他们两个牵手走向黄灿灿的栀子花中,双双张开手臂躺在花丛中望着蓝天,沐浴着清风。
晓,我会爱你一辈子,等到毕业了,有了工作,我就娶你,这辈子,我只有你。 肖牧看着韩晓,脉脉含情的说。
肖牧,我也想告诉你,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我只做你的女人!不离不弃! 韩晓留下了幸福的泪水。
肖牧翻身过去,用炽热的唇吻着韩晓的额头,脖颈,双唇交错在一起,那样缠绵,那样动情。就这样,他们彼此许下了生生世世在一起的誓言
他们十指相扣,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那时候她的裙摆跟着清风飘荡,他的笑容五彩的霞光中旋转。他们走过了一条有一条十字路口,他们走过一条有一条长街。碎碎的足迹印着幸福的旋律,深深地印在那个温馨的城市。他们相拥走过,韩晓在心里埋下了一枚种子,一枚相思的种子,她深信,来年,这颗种子就会发芽,就会成长,因为这里有心中的他。
【四】
两年后他们均已毕业。
肖牧已经是一家销售公司的部分经理。
韩晓则是一家广告公司的企划负责人。
两个人都已进入社会,独立生活,事业上备受引导青眯和重用。
某天,肖牧打来电话,说有要事和韩晓商量。本来肖牧想尽快进入婚姻殿堂,当前才会有更多能源为未来打拼。商量结束,两人着手筹备结婚事宜。
他们约了一个闲暇时间,一起吃饭,一起逛街,然后拍婚纱照,订酒席,忙得不可开交。
婚礼定在了十天后。
看着婚纱照上的一对璧人,韩晓幸福的笑了。属于自己的幸福立刻就要降临了。
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终于可以完完全全领有肖牧的爱、完完全全成为他的女人了,在结婚的两年里,我要为他生儿育女,为他发明一个幸福的暖和的家庭。 她想着想着得意的笑了,嘴角扬起幸福的弧度。
肖牧辗转在床上吗,一夜胃疼难忍,无奈入眠。 胃疼这么久了,大瓶小瓶的胃药不知道吃了多少,怎么就是不见好转,偏偏在快要结婚的时候发生!真是 哎 肖牧无奈的叹气着。
第二天一走,肖牧开车去了市人民医院,决议看个究竟。
刚走进医院,一阵药味扑鼻而来,肖牧顿觉恶心的想要呕吐,好在他仍是忍了下来。
他挂了内科,交款之后,配合大夫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
当大夫把检查成果拿给他时,他大惊失色,蹒跚的撤退多少步,化验单上写着 胃癌晚期 大夫看着这么一个高大帅气的年轻人竟然得了不治之症,而且步入晚期,脸上露出了惋惜、沉痛的表情。
肖牧正满怀期待的要结婚了,一个晴天霹雷将他击倒,他发疯的惨叫: 不,不,大夫,你一定搞错了,一定搞错了
孩子,你如果早点来看的话,可能会多活一年半载的,可是现在 现在来得太晚了,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我就是在世华佗也是无能为力啊 孩子,开开心心的把最后的人生路走完吧 大夫摇摇头,用极其发抖的声音说道。
此时的肖牧已经是面色苍白,六神无主,大夫的话似听未听,他说道: 谢谢大夫,但是我有一个恳求,请你 请你一定要为我保密,我不想让更多的人伤心,好吗? 这 这个 你不通知家眷吗? 大夫好像看出了肖牧此举的用意, 好吧!孩子,我许可你,一定允许你 肖牧双眸含泪感激地看着大夫,他拖着满身的疲乏,回身分开了医院。微颤着走到泊车场,掏出车钥匙,打开车门,跌坐在驾驶座上,两手抱头拽着头发,哭了起来!
过了一阵,肖牧猛踩油门,疯了一样的开车疾驶在广阔的柏油路上。
回到住处,他坐在沙发上,掏出香烟,猛吸起来,好像要把所有的痛都抽出来。一根,两根,三根 烟灰缸里面的烟蒂爆满了出来,房间里烟雾围绕,呛得肖牧一直咳嗽。胃疼,胃疼又开始了 不,不是胃疼,而是胃里面的癌细胞又在一次次的袭击肖牧的身材,攻打他的内脏,一阵无法言喻的疼痛让他翻腾在沙发,半个小时从前了,一个小时过去了,癌细胞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还持续撕咬着他身体中的每处器官。
天啊!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对我?眼看着,眼看着我和自己可爱的女孩就要在一起执手白头了,怎么了,怎么了?老天啊!莫非你也嫉妒了吗?你要让一个快要感想幸福的女孩,让一个满心憧憬未来的女孩独守空房吗!?你要让我成为一个不守诺言的男人吗?你要陷我于不仁不义 你,你 你好残暴 肖牧身体的疼痛加上心碎不免发出一阵阵惨叫和哀嚎!
夜寒冷。
韩晓坐在孤灯下看着那些婚纱照,看着照片上的肖牧,思念的潮浪涌上心头。 还有三天,还有三天婚期就到了,肖牧为什么不和我接洽? 韩晓含泪看着照片哭泣着。
可是韩晓却没有再见到肖牧。不电话,没有信息 韩晓心中怎么会不忙乱?她怎么还能稳坐在家?怎么还能金石为开呢?所以才会一个人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按捺不住心中的不安给肖牧打了电话,可电话那头传来的消息是:肖牧结婚了,新娘不是韩晓,而是一个叫婉婷的漂亮的女孩。韩晓一时接受不来,跌坐在马路上失声痛哭
【五】
三周后。
韩晓晨起来刚要刷牙,却发现自己的双眼看不见货色,看不到阳光。她心里一阵畏惧,一阵胆怯,瘫坐在地,放声嚎啕大哭。
从肖牧告诉她结婚起,韩晓一直没有再去上班,把自己关闭在房间里,足不出户,每日以泪洗面,回忆着曾经和肖牧在一起的点滴,恍如又回到了大学时期,回到了那片金灿灿的栀子花丛中,那个吻,那拥抱,那一路走来碎碎的脚印,还有那十指相扣的幸福感 都已洒落在红尘中,一贫如洗,最爱的人走了,被别的女孩带走了,此刻的他已是人夫。韩晓每天愁闷的沉浸在痛苦的深渊,不可自拔。
她摸索着翻开房间走了出去。
她再也受不了一次接一次的打击,心中发生了轻生的动机。
可是,她刚走到四楼的台阶时,脚下突然踏空,身体从楼上滚了下去。恰巧街坊买菜回来遇到了晕倒在地的韩晓,她见此状态,情急之下,把菜扔到一边,赶快用手机拨打120,随后救护车就闪着红灯咆哮而来,车到了楼下,几个医务职员七手八脚的用担架把韩晓抬上了救护车,向市医院驶去。
经由医生及时挽救,韩晓清醒了过来,好在没有大碍,只是头部受伤,有点稍微脑震动,需要静养一段时光。韩晓醒来,慢慢睁开眼睛,如没有月亮的黑夜般,什么也看不见,无神的眼中蓄满了泪水,她想起早晨产生的一幕,心里明白自己的眼睛失明了。
这时候一个笑脸可掬的女大夫走向韩晓和气的说: 我们方才在为你急救时发明,你的双眼患有急性角膜炎,导致失明,要进行角膜移植术能力复明。待留院察看。 韩晓听着大夫的话,涓滴未感觉到意外,反而认为很镇静。
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肖牧也不要我了,我赤贫如洗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要眼睛做什么呢!?哈哈哈哈 大夫听着韩晓的狂笑,宁德油温机,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被情所伤,为情所困,一个失去了挚爱的女孩。哎!不由的感慨现在的年青人,把恋情当做生命来看待。大夫对她进行了劝导,韩晓的情感才匆匆安静下来!
重症病房的监护室中,躺着气壮山河的肖牧,是啊!肖牧,曾经那个英姿飒爽的年轻人,快要走到了生命止境。婉婷站在监护室外面床上看着骨瘦如柴的肖牧暗自落泪伤神。
第二天,肖牧意识清醒过来,知道自己命不久矣。陪在一旁的婉婷只有偷偷地抹着眼泪望着肖牧。
大夫和医生每日例行动肖牧检查,其中两个年轻的护士在无事闲谈: 咱们病院刚刚新来一个双目失明的女孩,长得简直就是白雪公主,那么迷人,那么有气质,就是女人见了也嫉妒啊!可惜啊!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失明了,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啊!年事微微的就 哎!真是天有意外风波,人有旦夕祸福那! 另一个护士说: 好像叫什么晓来着?你看我这记性。 叫韩晓,一个刚刚失去挚爱的女孩。 这时躺在病床上的肖牧闻罢此言,身体一阵抽搐,他气若游丝的说道: 两位护士姐姐,我,咳 我有事想请问二位,你们刚才说这里新来一个双目失明的女孩,叫,叫韩晓是吗? 嗯,是啊!她已经瞎了,像是从楼上摔下来后导致昏迷,被送往医院的,怎么?你认识? 护士惊愕道。 麻烦你们帮我叫主治大夫来,我 我有话要说,我有话要说,快点,求求你们快点交叫大夫来 说完,肖牧眼睛涌出了泪水,这是愧疚的泪,这是无奈的泪,这是心痛的泪,这是告别的泪啊!
过了几分钟,几位主治大夫接踵来到重症监护室。
为首的一位张大夫,也就是上次为肖牧检查的那位大夫说: 肖牧,请问你有什么话或者是什么要求,只管说,我们一定努力而为,帮你做到。 此时的肖牧已经保持不了几天了,他撑着自己说: 我想,我想把眼角膜募捐给一个叫韩晓的女孩,她是,她是我曾经的女朋友,我今生唯一爱的女孩,张大夫,允许我,帮帮我好吗? 这个,这个捐献器官需要征得家属赞成,而后签字,才可以进行的。
这个别担忧,我的父母亲里的我很远很远,他们不知道我身患绝症,时候我会写信给他们的。张大夫,麻烦你尽快给我一份捐献器官的协定,由于我时日无多,我快不行了,帮帮忙好吗?我怕一切会来不及。 所有在场的大夫都落泪了,为一个善良的男孩,为一段世间最美,最真,至死不渝的爱情深深地激动着。这所医院铺天盖地刮起了爱的旋风,不久后,婉婷受肖牧委托,以一个妹妹的身份,在捐献眼角膜的协议书上签字。
第二天,韩晓的主治医师为此进行了角膜化验,结果匹配成功。张大夫把这个结果告诉了肖牧。
第三天,眼角膜移植手术开端了。
几个小时后终于停止了,手术很成功。
【六】
一个月后,韩晓重见光明,医院对她进行了一系列检讨,术后没有排异反映。
韩晓出院了,合法她走出医院的时候,一个漂亮的女孩站在不远处温柔的望着她,走向她。
韩晓,你好!我是婉婷。 女孩道。
你是?是肖牧的妻子? 韩晓有点意外在这里遇到她, 难道是狭路相逢?
这里有一份信,是肖牧临走前让我交给你的。 婉婷面带悲伤,眼泪身不由己的滑落下来。
韩晓接过信,看着那个熟悉的信封。这是前几年情人节,韩晓在一个浪漫的礼品屋买的,信封上面是一对栩栩如生的可恶的天使。天使代表幸福,代表两个相爱的人永远在一起!之后韩晓把这个信封送给了肖牧作为定情信物 表示他们会执手白头,永结同心。
韩晓拆开信:
心爱的宝贝,对不起!当你看到这份信的时候,我想,你的眼睛已经复明。而我,已经走向天堂的大门。
亲爱的宝贝,我从没有忘记我对你的承诺,没有忘却咱们在一起的每一个快活甜蜜霎时,我没有放弃我们的爱,没有废弃你,你知道吗?离开你我是多么不甘心,我有多少无奈多少心痛不敢告知你,我多想永远和你相守在一起。我多想告诉你,我是如许多么想要娶你,反应釜加热器,我多想一辈子疼你爱你庇护你,可是当初我做不到了,我没有终生的时间去践行我对你的许诺了。
敬爱的法宝,你是我生命中最爱的人,也是生命中唯一爱过的女人。
那场婚礼是我一手谋划的,谅解我,对你善意的诈骗,在我们婚礼快要来常设,我却身患绝症不久于人世,我怎能?怎能眼睁睁看着你,让你承受如此的煎熬和心碎。怎么忍心让你一个承当所有的痛苦,让你渡过无数个漫漫永夜。我只好 只好把婉婷叫来和我共演了一出戏,为了不让你和朋友们悲伤,我只能这样狠心的诱骗你,让你死心,让朋友安心。
对了,婉婷是我妹妹,是个很好的女孩,她会好好照料你,相信你们一定可以成为好姐妹。
亲爱的宝贝,我是你的眼 现在,我已经变成了天使,在另一个世界看着你  赞
(散文编纂: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侮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领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深冬之夜,天寒地凍,風凜凜。
韓曉穿著一件粉色的不太厚實的羽絨服,披著散亂的頭發,一個人孤單的走在繁華的街道上,她雙眼迷離,身邊車水馬龍從面前掠過,都未曾察覺。閃爍的霓虹燈辉映下,她的臉顯得那麼蒼白,滿臉憔悴,遮蓋不住滿面的愁容。
韓曉從兜裡取出手機,凝視著電話本上一排熟悉的號碼,定位到肖牧,她隨即她撥通瞭出去,放在耳邊傾聽,隨即又敏捷掛斷。將手機扔回兜裡。她用牙狠狠地咬著雙唇,眼淚不由的從眼角滑落下來。
一周瞭,已經一周瞭,肖牧沒有給她發過信息和打過電話瞭,思念的苦又一次吞噬著韓曉那顆懦弱的心
肖牧究竟在幹嗎?為什麼良久瞭不和我聯系呢?難道我做錯瞭什麼嗎?還是,還是你有事瞞著我呢?為什麼,為什麼 韓曉還是終於沒能忍住,拿出手機,給肖牧發瞭個短信出去: 你為什麼不理我?是不是有事瞞著我?你為什麼這麼對我啊??
一個小時過去瞭,肖牧那邊還是沒有回復短信,而此時的韓曉已經急不可耐瞭,她又撥通瞭肖牧的電話: 肖牧,你在幹什麼?那你究竟在玩什麼花樣?你回答我回答我啊!答复我
每次給肖牧打電話或者發信息,他都會很快回復,可是這次,這次為什麼會這麼奇异 究竟發生瞭什麼? 韓曉不敢任由自己再往下想,她心裡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電話那頭的肖牧缄默無言,他不知道該怎麼告訴韓曉這段時間以來所發生的一切,太忽然瞭,讓人猝不及防,若是告訴韓曉,她怎麼能接受的瞭?想到這裡,他用簡單話語和偽裝的冷淡回復瞭韓曉的電話: 從此之後,我的一切,與你無關,因為我有瞭新的女朋友,她仁慈溫柔,文雅慷慨,比你漂亮,比你更有氣質。而且,而且我們在今天舉行婚禮瞭。
結婚,結婚,幾天不見你就結婚瞭,為什麼?為什麼對我這麼冷漠,對我這麼絕情? 韓曉對著電話那頭哭喊道: 我不信,我不信
真的,我今天結婚,新娘是我青梅竹馬的朋友 婉婷,對不起!請你忘瞭我吧!
肖牧柔顺婷,你們再來一杯,交杯酒 電話那頭傳來瞭一群男孩的喊叫。聽聲音是顯然是在逗新娘。
韓曉,對不起!我 我要掛電話瞭,忘瞭我吧!信任時間會讓你忘記我的,再見!再見 肖牧咬著牙齒按瞭掛斷鍵。
韓曉聽著肖牧那邊的 嘟!嘟 聲,再也把持不本人,跌坐在馬路上,撕心裂肺的哭起來,她的心裡城堡頓時坍塌成一片廢墟,她的天空一片黑暗
【二】
肖牧和韓曉是大學同學,肖牧大三,韓曉大二時他們就已經認識瞭。
肖牧風度翩翩,是所有女同學眼裡認定的白馬王子亦或夢中情人。
韓曉則是著名的校花,她出落得亭亭玉立,面如芙蓉,新疆冷冻机,沒有哪個男孩子不為之動心的,於是乎,成瞭所有男孩子追乞降與之来往對象。
他們兩個人成績優異,金榜题名。
那是兩年前的一個夏季 流火的七月。
在一次校運會上,學校舉辦瞭朗誦比賽,正好兩個人都參加瞭。在韓曉走上臺的那一刻,臺下一片歡呼雀躍,有的在加油,有的在招手,坐在臺下第三排的肖牧,看著氣質非凡的韓曉在臺上镇定自若,從容不迫的表現,清脆的朗讀聲甜甜的,一波一波飄向瞭他的心海,他深深地記住瞭這個女孩,準確的來說不是被韓曉的面貌,而是被她的才情,她的氣質,她的優雅舉止所傾倒。從韓曉上臺到下臺,肖牧都再仔細地端详,細細的咀嚼這個女孩子
下面由大三(二)班肖牧同學朗誦《雨巷》,大傢用熱烈的掌聲歡迎他 主持人話音剛落,臺下就掌聲,口哨聲一浪高過一浪。
剛剛下臺不久的韓曉聆聽著臺上那串 撐著油紙傘,獨自徘徊在悠長、悠長,又寂寥的雨巷,我愿望逢著,一個丁香一樣地,結著愁怨的姑娘 的朗讀聲,她有點醉瞭,醉瞭,心著迷正常,眼睛停留在臺上那張俊秀的臉上,許久許久。而此時的肖牧眼睛也在臺下搜寻著,正與韓曉蔓延的柔波撞個滿懷,四目相對,彼此都覺得心裡有一隻小鹿在不停的跳著,韓曉滿面嬌羞,粉嫩的臉上漾起一絲甜美的微笑,慢慢的將頭低下
在此後的日子裡,每次,肖牧經過韓曉的教室時,都會忍不住把眼光投入良久,恰是在找那個雨巷中的姑娘
周四中午,韓曉走過飯堂,遇到瞭肖牧。
肖牧主動過去與韓曉打瞭召唤: 韓曉你好!我是大三(二)班的肖牧,可以說是你的學長。我能够和你一起吃飯嗎?
嗯,可以啊!我可是久仰肖牧大名。 邊說邊在一張綠色的餐桌跟前對望而坐。一起進餐,一起談笑風聲,談著學業,談著未來 兩顆心也在静静地走近對方的心靈城堡。
在一起的時間總是顯得短暫倉促,上課時間到瞭,兩人恋恋不舍得分開瞭,肖牧剛走兩步就又跑瞭回來。
韓曉,這是我的電話號碼,周末聯系 說完滿臉通紅的跑瞭。
晚上,韓曉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覺。心裡總浮現出那個高大帥氣的男孩 肖牧。
她滿腦子回憶著和肖牧相碰到相識的片断。
為什麼和他在一起,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在彌漫?為什麼心跳的那麼厲害,不敢對視?隻要看到肖牧那雙深厚的眼睛,就像被電到瞭一樣,臉上火辣辣的,這是為什麼呢?對男孩子從來也不曾這樣的呀!難道我 哎呀 還是不要往下想瞭 韓曉一個人一會癡癡地笑一會又略帶寻思的自言自語道。
而此時的肖牧同樣在失眠,輾轉於床上,他又想起瞭大二那個朗讀的女孩子,她叫韓曉。
肖牧望著窗外,今夜,月華如練,透過窗紗,灑下一地銀白,給人一種溫馨的感覺。看著這樣美妙的夜色,不禁得喃喃自語: 如果我和韓曉可以散步在這樣的月色下,牽手在一片黃燦燦的梔子花叢中,那該有多麼浪漫啊!呃 周末啊!快點來吧,要是来日就是周末該多好 咦,肖牧,你腦子壞瞭吧?今天這都周四瞭,難道兩天也等不瞭嗎?可是時間為什麼會顯得這麼漫長啊?呃 難道這就是人常說的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嗎?這
這幾日韓曉和肖牧都被失眠所困擾
【三】
周日,陽光晴好,天空澄碧,像一張絲手帕,藍天上停留著一些細碎而潔白的雲塊,像是繡在紗巾上的花朵;或而又呈片狀,又像極瞭一個個酣睡的嬰孩。在這纖雲不染,遠山含黛凌晨,一陣鈴聲劃破瞭沉静。韓曉摸索著拿起床頭的手機,她揉瞭揉惺忪的眼,一看是肖牧發來的信息: 上午九點,我在怡心園門口等你,不見不散。
這個信息是韓曉今天收到的第一個驚喜。
她用最快的動作穿衣起床,認真梳洗装扮一番,為赴本日之約,她塗抹瞭點淡淡妝容,選瞭她最愛的那條白色的裙子。穿在身上,顯得身体婀娜,像白雪公主般那樣高貴。
一路上,韓曉的心 砰砰 一陣陣亂跳,滿面嬌羞,揉弄著衣角。不知不覺間快到怡心園瞭,她突然愣住瞭腳步,目光投向前方,前面,心中的白馬王子 肖牧早已在那裡等待,正用如火的目光蜜意的望著不遠處走來的她。
肖牧三步並作兩步走向韓曉。兩人四目相接,會心一笑,走向一條林蔭小道。
途径兩旁有大片梔子花海,黃燦燦的,樹上成對的鳥兒嘰嘰喳喳的歡鬧,頓時給這二人增添瞭不少浪漫的氣氛。
韓曉,我 我 我有話想和你說,可是,可是 韓曉羞澀的望著肖牧,看到他耳邊一片紅雲爬上臉頰。
嗯,你說吧 我在聽。 含笑羞答答的低下瞭頭。
從那次校運會見到你開始,我就 我就喜歡上你瞭,後來在飯堂一起吃飯,那次之後的幾個晚上我失眠瞭,因為 因為我一閉上眼睛,就看到全是你的影子。 韓曉聽著肖牧的內心的告白,她低著頭甜蜜的笑瞭。 自己何嘗不是這樣呢? 韓曉心裡一陣嘀咕,繼而竊喜。
兩個人慢慢地走在路上,看著一路迷人的風景,肖牧突然停步,他的那句話快要破口而出瞭,可是,卻被卡在喉嚨裡,該怎麼辦?該怎麼說呢?韓曉若是拒絕我,那我多沒有体面啊!?
一旁的韓曉仿佛猜出瞭肖牧的心理,卻故作不知。
肖牧啊肖牧,你怎麼回事啊?關鍵時刻變得婆婆媽媽的,難道,難道你要別人搶在你前面向韓曉表白嗎? 肖牧心裡一陣暗罵。
一陣風吹過,白色裙裾隨風舞動,肖牧看著韓曉,簡直就像仙女下凡个别,那樣靚麗,那般迷人,不由得心旌搖蕩。 不行,今天我一定要說,要不還不把我憋死。
做我的女朋友爱嗎?第一次見你我就喜歡你,第二次見你就有瞭沖動的感覺 我 我愛你,我盼望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 肖牧終於一吐為快,將那句卡在喉嚨裡的最隱秘的話吐瞭出來。
韓曉聽到肖牧把心裡話都掏瞭出來,自是面帶嬌羞,兴高采烈。她跑向前邊的樹林,肖牧追瞭上去。
好像所有發展都是預先部署好的一樣,韓曉答應瞭肖牧,做他的女友人。成瞭大學裡人人羨慕的一對金童玉女。最佳絕配!
後來,他們每到周末就一起出去玩,缓缓的情感越來越深瞭,彼此依賴,誰也離不開誰。
一個周末的下战书,還是相約在那個滿眼梔子花的林間小道,這次他們兩個牽手走向黃燦燦的梔子花中,雙雙張開手臂躺在花叢中望著藍天,沐浴著清風。
曉,我會愛你一輩子,浙江水冷式冷水机,等到畢業瞭,有瞭工作,我就娶你,這輩子,我隻要你。 肖牧看著韓曉,脈脈含情的說。
肖牧,我也想告訴你,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生生世世,我隻做你的女人!不離不棄! 韓曉留下瞭幸福的淚水。
肖牧翻身過去,用火熱的唇吻著韓曉的額頭,脖頸,雙唇交織在一起,那樣纏綿,那樣動情。就這樣,他們彼此許下瞭生生世世在一起的誓言
他們十指相扣,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那時候她的裙擺隨著清風飄揚,他的笑臉五彩的霞光中旋轉。他們走過瞭一條有一條十字路口,他們走過一條有一條長街。碎碎的腳印印著幸福的旋律,深深地印在那個溫馨的城市。他們相擁走過,韓曉在心裡埋下瞭一枚種子,一枚相思的種子,她堅信,來年,這顆種子就會發芽,就會生長,因為這裡有心中的他。
【四】
兩年後他們均已畢業。
肖牧已經是一傢銷售公司的部門經理。
韓曉則是一傢廣告公司的企劃負責人。
兩個人都已進入社會,獨破生涯,事業上備受領導青瞇和重用。
某天,肖牧打來電話,說有要事和韓曉商量。原來肖牧想盡快進入婚姻殿堂,以後才會有更多動力為將來打拼。磋商完畢,兩人著手準備結婚事宜。
他們約瞭一個空閑時間,一起吃飯,一起逛街,然後拍婚紗照,訂酒席,忙得不可開交。
婚禮定在瞭十天後。
看著婚紗照上的一對璧人,韓曉幸福的笑瞭。屬於自己的幸福馬上就要來臨瞭。
我終於等到這一天瞭,終於可以完完整全擁有肖牧的愛、完完全全成為他的女人瞭,在結婚的兩年裡,我要為他生兒育女,為他創造一個幸福的溫暖的傢庭。 她想著想著自得的笑瞭,嘴角揚起幸福的弧度。
肖牧輾轉在床上嗎,一夜胃疼難忍,無法入眠。 胃疼這麼久瞭,大瓶小瓶的胃藥不晓得吃瞭多少,怎麼就是不見好轉,偏偏在快要結婚的時候發作!真是 哎 肖牧無奈的嘆息著。
第二天一走,肖牧開車去瞭市国民醫院,決定看個毕竟。
剛走進醫院,一陣藥味撲鼻而來,肖牧頓覺惡心的想要嘔吐,好在他還是忍瞭下來。
他掛瞭內科,交款之後,配合大夫進行瞭一系列的檢查。
當大夫把檢查結果拿給他時,他大驚失色,踉蹌的後退幾步,化驗單上寫著 胃癌晚期 大夫看著這麼一個高大帥氣的年輕人居然得瞭不治之癥,而且步入晚期,臉上露出瞭可惜、沉痛的表情。
肖牧正滿懷等待的要結婚瞭,一個晴天霹雷將他擊倒,他發瘋的慘叫: 不,不,大夫,你一定搞錯瞭,一定搞錯瞭
孩子,你假如早點來看的話,可能會多活一年半載的,可是現在 現在來得太晚瞭,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全身,我就是在世華佗也是無能為力啊 孩子,開開心心的把最後的人活路走完吧 大夫搖搖頭,用極其顫抖的聲音說道。
此時的肖牧已經是面色慘白,六神無主,大夫的話似聽未聽,他說道: 謝謝大夫,但是我有一個請求,請你 請你一定要為我保密,我不想讓更多的人傷心,好嗎? 這 這個 你不告诉傢屬嗎? 大夫好像看出瞭肖牧此舉的用意, 好吧!孩子,我答應你,一定答應你 肖牧雙眸含淚感谢地看著大夫,他拖著滿身的疲憊,轉身離開瞭醫院。微顫著走到停車場,掏出車鑰匙,打開車門,跌坐在駕駛座上,兩手抱頭拽著頭發,哭瞭起來!
過瞭一陣,肖牧猛踩油門,瘋瞭一樣的開車疾駛在寬闊的柏油路上。
回到住處,他坐在沙發上,掏出香煙,猛吸起來,似乎要把所有的痛都抽出來。一根,兩根,三根 煙灰缸裡面的煙蒂爆滿瞭出來,房間裡煙霧繚繞,嗆得肖牧不斷咳嗽。胃疼,胃疼又開始瞭 不,不是胃疼,而是胃裡面的癌細胞又在一次次的攻擊肖牧的身體,攻擊他的內臟,一陣無法言喻的疼痛讓他翻滾在沙發,半個小時過去瞭,一個小時過去瞭,癌細胞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還繼續撕咬著他身體中的每處器官。
天啊!為什麼 為什麼這麼對我?眼看著,眼看著我和自己心愛的女孩就要在一起執手白頭瞭,怎麼瞭,怎麼瞭?老天啊!難道你也嫉妒瞭嗎?你要讓一個快要感触幸福的女孩,讓一個滿心向往未來的女孩獨守空房嗎!?你要讓我成為一個不守諾言的男人嗎?你要陷我於不仁不義 你,你 你好殘忍 肖牧身體的痛苦悲伤加上心碎不免發出一陣陣慘叫和哀嚎!
夜严寒。
韓曉坐在孤燈下看著那些婚紗照,看著照片上的肖牧,怀念的潮浪湧上心頭。 還有三天,還有三天婚期就到瞭,肖牧為什麼不和我聯系? 韓曉含淚看著照片呜咽著。
可是韓曉卻沒有再見到肖牧。沒有電話,沒有信息 韓曉心中怎麼會不慌亂?她怎麼還能穩坐在傢?怎麼還能無動於衷呢?所以才會一個人魂不守舍的走在大巷上,按捺不住心中的不安給肖牧打瞭電話,可電話那頭傳來的新闻是:肖牧結婚瞭,新娘不是韓曉,而是一個叫婉婷的漂亮的女孩。韓曉一時接收不來,跌坐在馬路上失聲痛哭
【五】
三周後。
韓曉晨起來剛要刷牙,卻發現自己的雙眼看不見東西,看不到陽光。她心裡一陣惧怕,一陣恐懼,癱坐在地,放聲嚎啕大哭。
從肖牧告訴她結婚起,韓曉始终沒有再去上班,把自己封閉在房間裡,足不出戶,逐日以淚洗面,回憶著曾經和肖牧在一起的點滴,好像又回到瞭大學時代,回到瞭那片金燦燦的梔子花叢中,那個吻,那擁抱,那一路走來碎碎的腳印,還有那十指相扣的幸福感 都已灑落在紅塵中,一無所有,最愛的人走瞭,被別的女孩帶走瞭,此刻的他已是人夫。韓曉天天憂鬱的沉迷在疼痛的深淵,不可自拔。
她探索著打開房間走瞭出去。
她再也受不瞭一次接一次的打擊,心中產生瞭輕生的念頭。
可是,她剛剛走到四樓的臺階時,腳下突然踏空,身體從樓上滾瞭下去。凑巧鄰居買菜回來遇到瞭暈倒在地的韓曉,她見此狀況,情急之下,把菜扔到一邊,趕緊用手機撥打120,隨後救護車就閃著紅燈呼嘯而來,車到瞭樓下,幾個醫務人員七手八腳的用擔架把韓曉抬上瞭救護車,向市醫院駛去。
經過醫生及時搶救,韓曉蘇醒瞭過來,好在沒有大礙,隻是頭部受傷,有點輕微腦震蕩,须要靜養一段時間。韓曉醒來,渐渐睜開眼睛,如沒有月亮的黑夜般,什麼也看不見,無神的眼中蓄滿瞭淚水,她想起早晨發生的一幕,心裡清楚自己的眼睛失明瞭。
這時候一個笑颜可掬的女大夫走向韓曉跟藹的說: 我們剛才在為你急救時發現,你的雙眼患有急性角膜炎,導致失明,要進行角膜移植術才干復明。待留院觀察。 韓曉聽著大夫的話,絲毫未感覺到意外,反而覺得很平靜。
我現在什麼都沒有瞭,肖牧也不要我瞭,我一無所有瞭,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還要眼睛做什麼呢!?哈哈哈哈 大夫聽著韓曉的狂笑,心裡已經明确瞭七八分,被情所傷,為情所困,一個失去瞭摯愛的女孩。哎!不由的感嘆現在的年輕人,把愛情當做性命來对待。大夫對她進行瞭開導,韓曉的情緒才漸漸平靜下來!
重癥病房的監護室中,躺著气息奄奄的肖牧,是啊!肖牧,曾經那個意氣風發的年輕人,快要走到瞭生命盡頭。婉婷站在監護室外面床上看著瘦骨嶙峋的肖牧暗自落淚傷神。
第二天,肖牧意識苏醒過來,知道自己命不久矣。陪在一旁的婉婷隻有偷偷地抹著眼淚望著肖牧。
大夫和醫生每日例行為肖牧檢查,其中兩個年輕的護士在無事閑談: 咱們醫院剛剛新來一個雙目失明的女孩,長得簡直就是白雪公主,那麼迷人,那麼有氣質,就是女人見瞭也嫉妒啊!惋惜啊!一雙英俊的大眼睛失明瞭,以後的路該怎麼走啊!年紀輕輕的就 哎!真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那! 另一個護士說: 好像叫什麼曉來著?你看我這記性。 叫韓曉,一個剛剛失去摯愛的女孩。 這時躺在病床上的肖牧聞罷此言,身體一陣抽搐,他氣若遊絲的說道: 兩位護士姐姐,我,咳 我有事想請問二位,你們剛才說這裡新來一個雙目失明的女孩,叫,叫韓曉是嗎? 嗯,是啊!她已經瞎瞭,像是從樓上摔下來後導致昏迷,被送往醫院的,怎麼?你認識? 護士驚詫道。 麻煩你們幫我叫主治大夫來,我 我有話要說,我有話要說,快點,求求你們快點交叫大夫來 說完,肖牧眼睛湧出瞭淚水,這是愧疚的淚,這是無奈的淚,這是肉痛的淚,這是離別的淚啊!
過瞭幾分鐘,幾位主治大夫相繼來到重癥監護室。
為首的一位張大夫,也就是上次為肖牧檢查的那位大夫說: 肖牧,請問你有什麼話或者是什麼请求,盡管說,我們必定盡力而為,幫你做到。 此時的肖牧已經堅持不瞭幾天瞭,他撐著自己說: 我想,我想把眼角膜捐獻給一個叫韓曉的女孩,她是,她是我曾經的女朋友,我今生独一愛的女孩,張大夫,答應我,幫幫我好嗎? 這個,這個捐獻器官需要征得傢屬批准,然後簽字,才可以進行的。
這個別擔心,我的父母親裡的我很遠很遠,他們不知道我身患絕癥,時候我會寫信給他們的。張大夫,麻煩你盡快給我一份捐獻器官的協議,因為我時日無多,我快不行瞭,幫幫忙好嗎?我怕一切會來不迭。 所有在場的大夫都落淚瞭,為一個善良的男孩,為一段人間最美,最真,至逝世不渝的愛情深深地感動著。這所醫院鋪天蓋地刮起瞭愛的旋風,不久後,婉婷受肖牧委托,以一個妹妹的身份,在捐獻眼角膜的協議書上簽字。
第二天,韓曉的主治醫師為此進行瞭角膜化驗,結果匹配成功。張大夫把這個結果告訴瞭肖牧。
第三天,眼角膜移植手術開始瞭。
幾個小時後終於結束瞭,手術很胜利。
【六】
一個月後,韓曉重見光亮,醫院對她進行瞭一系列檢查,術後沒有排異反應。
韓曉出院瞭,正當她走出醫院的時候,一個美丽的女孩站在不遠處溫柔的望著她,走向她。
韓曉,你好!我是婉婷。 女孩道。
你是?是肖牧的妻子? 韓曉有點意外在這裡遇到她, 難道是冤傢路窄?
這裡有一份信,是肖牧臨走前讓我交給你的。 婉婷面帶悲傷,眼淚情不自禁的滑落下來。
韓曉接過信,看著那個熟习的信封。這是前幾年情人節,韓曉在一個浪漫的禮品屋買的,信封上面是一對栩栩如生的可愛的天使。天使代表幸福,代表兩個相愛的人永遠在一起!之後韓曉把這個信封送給瞭肖牧作為定情信物 表现他們會執手白頭,永結同心。
韓曉拆開信:
親愛的寶貝,對不起!當你看到這份信的時候,我想,你的眼睛已經復明。而我,已經走向天堂的大門。
親愛的寶貝,我從沒有忘記我對你的承諾,沒有忘記我們在一起的每一個快樂甜蜜瞬間,我沒有放棄我們的愛,沒有放棄你,你知道嗎?離開你我是多麼不情願,我有多少無奈多少心痛不敢告訴你,我多想永遠和你相守在一起。我多想告訴你,我是多麼多麼想要娶你,我多想一輩子疼你愛你呵護你,可是現在我做不到瞭,我沒有毕生的時間去踐行我對你的承諾瞭。
親愛的寶貝,你是我生命中最愛的人,也是生命中唯一愛過的女人。
那場婚禮是我一手策劃的,原諒我,對你善意的欺騙,在我們婚禮快要來臨時,我卻身患絕癥未几於人间,我怎能?怎能眼睜睜看著你,讓你蒙受如斯的煎熬和心碎。怎麼忍心讓你一個承擔所有的苦楚,讓你度過無數個漫漫長夜。我隻好 隻好把婉婷叫來和我共演瞭一出戲,為瞭不讓你和朋友們悲傷,我隻能這樣狠心的欺騙你,讓你铁心,讓朋友安心。
對瞭,婉婷是我妹妹,是個很好的女孩,她會好好照顧你,相信你們一定可以成為好姐妹。
親愛的寶貝,我是你的眼 現在,我已經變成瞭天使,在另一個世界看著你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青春在奉献
  
   陌上阑珊,情未央
  
   你说了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从甘南
  
   青春如风(水月北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