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株洲电加热导热油炉 我的恋情修

html模版我的恋情修罗场

昨天是我的错,对不起。 芮莎把课本整洁地放在课桌上,淡淡地说道, 我不应当对你说那些话,让你被她误解了。

她?

嗯,就是唐小涵啊。呵呵,我知道你们在交往。不过,恋爱中的女生可是很容易吃醋的哦! 芮莎不经莞尔一笑。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外你。 余生也微微微笑着, 不过,她昨天的反映还真大,让我有些无措。

那是由于你不懂的=得她的心思,而作为女生,我就知道的多一些。这样吧,从当初起,我时不断教你一些令她开心的措施,也好让你们相处的更甜蜜,真正成为一对幸福的情侣。

真的? 余生满是欢乐,却又猜忌地凝望着芮莎。

当然。 芮莎把身子凑向余生一点点, 那,首先,女生一般都喜欢仔细的男孩子。你要这样,这样,而后......

上课铃声音起了,我蓦然想起数学温习资料没有带,昨晚做了些训练题后,就放在床边,却未曾记得第二天要带上它!该死,我登时懊悔不已。依然见我一脸愁苦,那股本能的八卦之心又涌了上来。

小涵,你怎么了?

我的数学复习材料落在家里了。

落在家里? 依然满是疑惑地看着我, 那你课桌里语文书下面压的绿绿的是什么啊?

嗯,有吗?我看看。怎么可能?我明明记得落在家了,怎会呈现在这儿? 我一头雾水地打开书,蓦然发现其中一页夹着一张贴纸:

你这个小马虎鬼,忘带书了吧?呵呵,不过没关联,因为有我,我会替你打理好一切的。

余生

哎呀,小涵,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像余生这么好的男孩子啊!爱慕死我了。唉,我要是早点意识余生就好了,说不定他现在会比你对我更好。 依然又用手轻抵脸边,犯那以往的花痴。

你想的到美,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打他的想法,休怪姐姐我翻脸。

好啊,你个没良心的,枉我平时对你那么好,这么快就过河拆桥了?那好,就此咱们薪尽火灭。

别,我错了还不行吗?哎呀,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别太认真了。

我知道,我也是对你开玩笑的! 依然坏笑地回复着。

好啊,你敢骗我,看我不收拾你! 我挠起依然的痒痒,她顿时 坚强拼搏 地抵抗着......

第二天,是我感到最幸福的一天,因为这一次,我过了一个不同的生日。

因为值日,我早早便来到班里,放下书包,持着扫帚干净着。当扫除到自己的课桌边时,蓦然发现桌角边倚着一封信。拾起,见信封写的竟是我的名字,莫名的好奇便使我禁不住破刻拆了起来:

小涵,有一句话一直藏在我的心里很久了,我想,现在是时候告知你了。Sorry,Ican'tloveyoutoomuch!

余生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can'tlovemetoomuch?我凝望着这两行字,一颗幸福满溢的心蓦然扎进了千万条荆棘之中。难道之前的一切都是空幻的吗?难道他一直都在骗我吗?岂非......我不敢持续理想下去,久违的眼泪早已挂不住地流淌。润湿了信纸,哽咽了心结。

就这样一直连续到上课。先前余生还时不时冲着我微笑,流延膜压延模温机,我很疑惑,他既已不爱好我,为何还这般做作?正在我愁思之时,依然蓦然吐露一句话来:

昨天你还快活似神仙,今儿怎么又摆起这副苦瓜脸?

我注视着依然,不觉轻叹一声: 那,依然,如果有一天,你溘然发明,一个一直对你好的人实在一直都在骗你,你该怎么办?

嗯?好端端的,怎么说起这样的话了? 依然满脸疑惑, 啊,莫非你指的是......

嗯。 我知道依然说的是谁,便把那封信递给她看。说也奇怪,当依然接过信看时,原先的困惑霎时化为微笑,不,是嘲笑。

哈哈,小涵,我早就劝你跟我学习英语,你偏不听,现在终于尝到苦头了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一听依然说出这样的话,满头脑的雾水缭绕着打转。

我猜你八成认为余生说他不爱你了吧?呵呵,那你就大错特错了!can't...too...是......也不为过,这句话的真正意思是 爱你已无奈自拔 。你这个笨蛋,真白费人家余生的一片薄情! 依然提起笔,轻小扣打着我的额头。

什么?居然是这样?我竟平白无端冤枉了余生!笨蛋,笨蛋,笨蛋!该死的唐小涵,你怎么这么笨?这世界上再也找不出比你还笨的人了!无数次自责后,我终于欣慰了一下。

幸好我不冲余生发火,要不然,真不知会出什么乱子。

我真被你给战胜了! 依然顿时无语, 等会赶紧向他说明清晰,当前别再那么笨了!

嗯。 我的心情蓦然放晴了。

一下课,我迅速跑向余生的桌边:

那个,对不起啊,看到那封信时,我误会了你的意思,先前还对你不冷不热不理不睬,切实很抱歉。

不要紧,是我自作主意,重庆模温机,要给你个惊喜。 余生撩起我耳边的余发,微微地说道。

惊喜? 知晓余生涓滴没有生我的气,反而为我预备了惊喜,我开心的有些高兴。

嗯。 余生递过一张贺卡, 祝你生日快乐!等会去你家,哪有为你筹备的birthdayparty。

谢谢。 我含着泪光,密意地凝望着余生,却发现,他不觉转向芮莎微笑了一下。不过我想着余生为我谋划的一切,我没太在意,称心如意地想自己的座位走去...... 赞
(散文编纂:滴墨成伤)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正常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昨天是我的錯,對不起。 芮莎把課本整齊地放在課桌上,淡淡地說道, 我不應該對你說那些話,讓你被她誤會瞭。

她?

嗯,就是唐小涵啊。呵呵,我晓得你們在来往。不過,戀愛中的女生可是很轻易吃醋的哦! 芮莎不經莞爾一笑。

還真是什麼都瞞不過你。 餘生也微微淺笑著, 不過,她昨天的反應還真大,讓我有些無措。

那是因為你不懂的=得她的心理,而作為女生,我就知道的多一些。這樣吧,從現在起,我時不時教你一些令她開心的辦法,也好讓你們相處的更甜美,真正成為一對幸福的情侶。

真的? 餘生滿是歡喜,卻又懷疑地凝望著芮莎。

當然。 芮莎把身子湊向餘生一點點, 那,首先,女生普通都喜歡細心的男孩子。你要這樣,這樣,然後......

上課鈴聲響起瞭,我驀然想起數學復習資料沒有帶,昨晚做瞭些練習題後,就放在床邊,卻未曾記得第二天要帶上它!該逝世,我頓時後悔不已。依然見我一臉愁苦,那股本能的八卦之心又湧瞭上來。

小涵,你怎麼瞭?

我的數學復習資料落在傢裡瞭。

落在傢裡? 依然滿是困惑地看著我, 那你課桌裡語文書下面壓的綠綠的是什麼啊?

嗯,有嗎?我看看。怎麼可能?我明明記得落在傢瞭,怎會出現在這兒? 我一頭霧水地翻開書,驀然發現其中一頁夾著一張貼紙:

你這個小大意鬼,忘帶書瞭吧?呵呵,不過沒關系,因為有我,我會替你打理好一切的。

餘生

哎呀,小涵,真是打著燈籠也找不到像餘生這麼好的男孩子啊!羨慕死我瞭。唉,我要是早點認識餘生就好瞭,說不定他現在會比你對我更好。 依然又用手輕抵臉邊,犯那以往的花癡。

你想的到美,我忠告你,你要是再敢打他的主张,休怪姐姐我翻臉。

好啊,你個沒良心的,枉我平時對你那麼好,這麼快就過河拆橋瞭?那好,就此我們一刀兩斷。

別,我錯瞭還不行嗎?哎呀,我隻是跟你開個玩笑罢了,你別太當真瞭。

我知道,我也是對你開玩笑的! 依然壞笑地回復著。

好啊,你敢騙我,看我不整理你! 我撓起依然的癢癢,她頓時 頑強拼搏 地抵御著......

第二天,是我覺得最幸福的一天,因為這一次,我過瞭一個不同的生日。

由於值日,我早早便來到班裡,放下書包,持著掃帚清潔著。當打掃到自己的課桌邊時,驀然發現桌角邊倚著一封信。拾起,見信封寫的竟是我的名字,莫名的好奇便使我禁不住立即拆瞭起來:

小涵,有一句話始终藏在我的心裡良久瞭,我想,現在是時候告訴你瞭。Sorry,Ican'tloveyoutoomuch!

餘生

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can'tlovemetoomuch?我凝望著這兩行字,风冷式冷水机,一顆幸福滿溢的心驀然紮進瞭千萬條荊棘之中。難道之前的一切都是虛幻的嗎?難道他一直都在騙我嗎?難道......我不敢繼續空想下去,久違的眼淚早已掛不住地流淌。潤濕瞭信紙,哽咽瞭心結。

就這樣一直持續到上課。先前餘生還時不時沖著我微笑,我很怀疑,他既已不喜歡我,為何還這般造作?正在我愁思之時,依然驀然流露一句話來:

昨天你還快樂似仙人,今兒怎麼又擺起這副苦瓜臉?

我凝視著依然,不覺輕嘆一聲: 那,依然,假如有一天,你突然發現,一個一直對你好的人其實一直都在騙你,你該怎麼辦?

嗯?好端真个,怎麼說起這樣的話瞭? 依然滿臉疑惑, 啊,難道你指的是......

嗯。 我知道仍然說的是誰,便把那封信遞給她看。說也奇异,當依然接過信看時,本来的迷惑瞬間化為微笑,不,是讥笑。

哈哈,小涵,我早就勸你跟我學習英語,你偏不聽,現在終於嘗到苦頭瞭吧?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一聽依然說出這樣的話,滿腦子的霧水圍繞著打轉。

我猜你八成以為餘生說他不愛你瞭吧?呵呵,那你就大錯特錯瞭!can't...too...是......也不為過,這句話的真正意思是 愛你已無法自拔 。你這個笨蛋,真枉費人傢餘生的一片癡情! 依然提起筆,輕輕敲打著我的額頭。

什麼?竟然是這樣?我竟平白無故委屈瞭餘生!笨蛋,笨蛋,笨蛋!該死的唐小涵,你怎麼這麼笨?這世界上再也找不出比你還笨的人瞭!無數次自責後,我終於快慰瞭一下。

幸好我沒有沖餘生發火,要不然,真不知會出什麼亂子。

我真被你給打敗瞭! 依然頓時無語, 等會趕快向他解釋明白,以後別再那麼笨瞭!

嗯。 我的心境驀然转晴瞭。

一下課,我敏捷跑向餘生的桌邊:

那個,對不起啊,看到那封信時,我誤會瞭你的意思,先前還對你不冷不熱不理不睬,實在很负疚。

沒關系,是我自作主張,要給你個驚喜。 餘生撩起我耳邊的餘發,輕輕地說道。

驚喜? 知曉餘生絲毫沒有生我的氣,反而為我準備瞭驚喜,我開心的有些興奮。

嗯。 餘生遞過一張賀卡, 祝你诞辰快樂!等會去你傢,哪有為你準備的birthdayparty。

謝謝。 我含著淚光,蜜意地凝望著餘生,卻發現,他不覺轉向芮莎微笑瞭一下。不過我想著餘生為我策劃的所有,我沒太在意,心滿意足地想本人的座位走去...... 贊
(散文編輯:滴墨成傷)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螺杆式冷水机组,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当你连家人都不关心的时候明朝戚继光抗倭的
  
   荆门产业冷水机 徐老师在世的
  
   虎变
  
   假如有一天我结婚了,记住那留下的眼泪是为你!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