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冷热两用控温机 冤家路冷热两

html模版狭路相逢
  从办公室出来时彭小婵心里一个劲儿的愁闷,比初恋甩她的时候还难过。
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老妈给了两张电影票,要求必需完成再次相亲的义务。彭小婵心想,一个人去就糟蹋一张,看看素素和树儿那两个挚友有不空,貌似树儿这个时候应该在做婚礼,想想还是不骚扰她了吧。素素那妞儿估量跟她家老公在一起呢,别去拆散人家恩恩爱爱的小两口了。
叮铃铃
就听手机那头一个劲儿的嘟,半天也没个回话的, 弟弟也不知道又跑哪儿泡妞去了,看我回去怎么和你算账。 彭小婵骂骂咧咧的挂了手机,却招来旁人一顿白眼。
到了公司楼下,彭小婵提着包往地下车库走去,把包放在后备箱里,彭小婵这才上车长长的松了口吻,发动车子往市区去了。
大上海的城郊一到周末人就少,住这里的有钱人都开车去外滩放风了。彭小婵渐渐悠悠的开车晃,待会儿去电影院看人家成双成对更刺眼,不去吧又怕回家后老妈抱怨。
嘟嘟!!
后面随着的一辆奥迪不乐意了,彭小婵看了眼后视镜根本懒得理他,反正她就这速度看不过眼飞过去不就得了,按什么喇叭。
那奥迪见彭小婵疏忽他也不客气起来,趁着右转的红灯忽然一个转弯跟彭小婵的红色夏利热闹地来了个拥吻!夏利哪里是奥迪的对手啊!彭小婵把车子靠边停好气冲冲下了车,左边的车灯算完蛋了,还有车子上的漆也被刮花了。
奥迪也在前面停下了,但人家那车子完好无损跟没事儿人似地,彭小婵哪里咽得下这口恶气,走到奥迪前敲了敲玻璃,待玻璃摇下来当前彭小婵不由怒喝道: 大色狼,你刮花我的车了!
彭小婵就差把车子里的男人拽出来抽了,要挟车里的男人: 你给我下来,不然我抽你。
从车子里走出一个起码一米八零的帅气男人,一身黑色西装装束,看起来很像公司高管。
你没长眼睛吗?好好的奥迪非跟我的夏利过不去干什么?你排量大体积大你快,你飞过去啊,现在算什么?你说怎么办吧? 彭小婵指了指身后的夏利,一脸兴师问罪的样子。
江南看她气呼呼的样子感到好笑,就耐住了性子听她说完,才发表自己的看法: 首先我要再向你先容一下本人姓江名南,不是你说的色狼,还有你放心你的车子我会支配人拖去修,所以要麻烦你在这儿和我一起等人来拖车。 江南打量着彭小婵,再看看她方才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怎么也没觉得她像地球人。
彭小婵见他还算爽快心里一下子也没什么气了,走到负伤的夏利旁取了一大包东西很自然的翻开了奥迪的车门放了进去,身为车主的江南看了眼彭小婵和刚刚那包东西,有些不愿意了: 你也太不客气了吧?彭大小姐!
彭小婵忽然很佩服自己的想象力,不动声色的回答眼前这就叫江南男人的疑难, 我说,江先生是吧。要不是你你刮花了我的车我用得着坐你的破奥迪啊,我的夏利不知道多舒服,多威风。要不是我赶时光的缘故我才勤得蹭你的车了,死色狼。 彭小婵十分不屑地说,忽然又指着江南, 说,你是怎么知道我姓彭的,私人侦察社是不是你家开的?
江南被眼前这个女人弄得有点哭笑不得,把彭小婵的工作证递给她, 我刚刚在地上捡到的,现在还给你,记得明天带着它上班。
只顾着赌气了,连工作证都丢了,彭小婵撇了撇嘴, 谢谢了。
江南看着彭小婵笑了笑,忽然手机响了, 在人民公园门口,你过来就能看到我们。恩好,我等你。 挂断手机,江南又对彭小婵说: 拖车的人待会儿过来,你去哪儿我送你从前吧。
你不送我行吗? 彭小婵得理不饶人的反驳了一句。
不过他办事的效率真不是盖得,刚刚接了电话,这拖车的人立马就到了。其中一个大男孩样子容貌的细心看了看被刮花的地方和粉身碎骨的车灯,对江南说: 问题不大,下周一我把车给你完好无损的送来。
好,乙二醇冷水机价格,谢谢你兄弟。 江南很哥们儿的抱了抱那男孩,看的彭小婵很猜忌江南是不是同志。
别顾着跟我谈话,赶紧去约会吧,人家还等着了。 那男孩识趣地推了江南一把。
彭小婵故意装没闻声,慢悠悠的躲车里去了。这种情形切实没必要多做说明,以免越说越诨,越不靠谱。
江南跟那个男孩聊完了才上车,扣好了平安带看了眼彭小婵,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一看见彭小婵就有种熟悉的感觉,虽然今天才头次会晤,但这种感到就是很奇怪。瞥了眼彭小婵的衣着,江南动员车子掉以轻心的问了句: 看你今天的样子,是去相亲的吧?
彭小婵很不耐心的看了江南一眼, 岂非只有相亲才可以穿得这么淑女吗?以我的前提用得着去相亲吗?
虽然被他看穿了心事,但彭小婵还是嘴硬的不否认。
话虽然这么说,彭小婵忽然想到一个解决的措施:两张电影票,虽然这个男人有点厌恶,但怎么说也可以让他帮自己一回,不如就便宜他一回带他看个电影罢了。
你去哪儿? 江南问。
东方电影院。 彭小婵拿了两张电影票出来, 要不是看在你人还爽快的份上,我才不会便宜你了。反正是两张,我一个人去的话还挥霍一张,要是你没什么事的话就当看场电影减减压也不错。当然看你也不像闲人的样子,看来我这话时白说了。
江南忽然认为有点莫名的缓和,自从和大学同窗梅子分手后他早就忘却什么是心跳的感觉,只是一瞬,他又拿她的话堵她: 你这么做,我可以视作你这是在我和约会。
开什么玩笑我会跟一个色狼约会,你做梦吧。 彭小婵恍如被说中央事似地矢口否定,实在这个人男人长得还挺帅的,就看这小车应当也是个中产,想来也是个不错的钻石王老五,树儿那死丫头的话还挺准的,不过天底下有这么便宜的事吗?
要不是坐在别人的车上彭小婵恨不得抽自己一大嘴巴,一天到晚心里都想什么了,跟人家初次见面就心不在焉了,真是犯贱!!
那我就先谢谢彭小姐的一番好意了。 江南笑眯眯地对彭小婵说。
彭小婵懒得跟他贫嘴,又催他: 快点快点,两点的场子,不然这票就作废了。
江南爽快的许可着: 好啊。 随即踩油门加速。
好在时间刚好,彭小婵领着江南买了爆米花和喝的一起进场了。周末电影院里果然都是一对对的,彭小婵看着大屏幕无聊的吃着爆米花,旁边的江南时不断的看看手机,好像在等重要的电话和信息。
彭小婵点了点他, 麻烦你自发关机,谢谢协作。你该不会是背着女朋友跟我来看电影的吧,那你还是请回吧,我可不想出门就让人家泼一脸的水。 这边彭小婵的话还未说完,那边人家的手机就响了。
我去接个电话,待会儿回来。 江南还算名流,跟彭小婵打了招呼才分开
彭小婵看着江南的背影也没什么意见可发表,毕竟只是初次相遇而已,管人家那么多闲事儿干嘛。电影终场后,彭小婵觉得特无聊,有些俗套的恋情故事,男女主人公一见倾心之后产生了一系列的故事。对彭小婵来说,这样的爱情电影有点弱智,还不如她在家看肥皂剧来的痛快。
暖阳午后,最容易让人犯困,百般无聊的彭小婵抱着爆米花靠在椅子上大大方方的睡起午觉。
接完电话的江南回来后发明彭小婵已经美美的睡午觉了,哪有这样的道理叫人家来看片子自己躲起来睡囫囵觉,想想还是不跟这个小女人计较了。于是脱了外套微微给彭小婵盖上,吃着爆米花替她看接下来的电影。
彭小婵睡得迷迷糊糊正吧唧嘴的时候,前排的一对情侣冲动的哭了, 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江南取回了自己外套,揶揄道: 您总算是醒了,不然我还打算把你留在这里过夜呢。
大屏幕上呈现了男女主角一起拥吻的温馨场景,彭小婵打了个哈欠喝了口身边的奶茶, 哎,你这就是外行了,我这美美的睡一觉比什么都强,省得跟他们似地。 彭小婵指了指前排压低了声音说。
电影停止后,走出电影厅彭小婵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天色匆匆暗了下来, 总算结束了,我今天的任务完成。 这边刚说完,彭小婵的手机就响了, 喂老妈,我刚刚从电影院出来,恩,晚上不回去吃饭了,你们不用等我,好拜拜。 挂断电话彭小婵又看向江南, 今天谢谢陪我一起看电影,为了表示感激晚上我请你吃饭。
不用了,还是我请你吃饭吧。究竟今天刮花了你的车,请你吃顿饭就当是弥补。 江南很恳切的说, 你想吃什么?西餐仍是日本料理,或是粤菜?
这小子还挺懂眼色的,彭小婵见他这么自动也就不推辞了, 都不要,既然请我吃饭吃什么当然是由我决议,你不需要发表意见,只有带着嘴去就可以。
好,那我去拿车。
吃故乡菜开车干嘛,估计你的车进得去就出不来了,我们的目的地离这儿不远,走过去就成。 彭小婵及时叫住了他,又问: 对了,你能吃辣吗?
江南看了彭小婵一样,笑着说: 无辣不欢。
看着眼前的女人爽朗的笑了笑,江南忽然想起梅子:由于和她在一起的缘故,他素来不敢带她吃川菜和本地菜,只是在法国菜、日本料理和粤菜之间往返抉择。固然他不喜欢,却也乐意为喜欢的人试着接受。最后,跟着他们感情的结束他便从北京城回到了上海市。
成!! 有了江南的准话,彭小婵便带着他穿了大大小小的街道和巷子走到了一家农家粗菜馆,店面不大,但是外面却坐满了吃饭的客人。
老板热忱的上来招呼,放下菜单问: 两位吗?
恩!! 彭小婵点了拍板, 给咱们来个油浸鱼,开胃蟹脚,风味田螺,包菜粉丝,外加两瓶王老吉果汁。
好,立刻就来。 老板迅速的记下了菜单回身去了厨房。
看样子你是这里的熟客? 江南看了看四周问。
服务员把茶水的拿了上来,彭小婵先给江南的杯子里到了茶水, 恩,味道不错所以常来。这里虽然不是一流的馆子店,不外烧的菜确切一流,保准你吃了就忘不掉。
谢谢。 江南喝了口水才接着说: 有些女孩子不爱好这样的地方,觉得不卫生又脏。
呵呵,如果这样,你那个朋友可以绝食了,因为这个世上没什么是清洁的。你要是也觉得脏,也趁早打道回府吧,我还省了一顿。 彭小婵故意道。
大概坐了十分钟,服务员陆陆续续地上了菜,中午就没吃痛快的彭小婵天然不会放过当初饱餐的机遇,招呼江南: 吃吧,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说完,便夹了一大块油浸鱼毁灭起来。
我看你大包小包的打包了那么多东西,怎么看也不像没吃饱的样子。 江南看了眼饿狼似地的彭小婵,又拿她开玩笑。
彭小婵忽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有点失望,偏偏喜欢在氛围刚刚弛缓的时候来找这份儿不痛快, 这么好吃的饭菜都堵不上你的嘴,我看你可以去出家了,那里应该合适你。
我发现你这个女人有点得理不饶人。 江南看着彭小婵说。
莫非不行吗?有理走遍天下,无理举步维艰。 老板又端了开胃蟹脚和家乡田螺上来,彭小婵心想:小样儿,不辣死你我就不姓彭。
江南看着她不依不饶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也就不和她辩论了。
一阵狼吞虎咽过后,桌上的多少个盘子根本空了,这顿吃下来彭小婵感到有点撑着了,也应了人家常说的:不要钱的货色拼命的吃。看着江南被辣的直流鼻涕的狼狈样彭小婵就觉得过瘾:该,谁让你得罪我呢!!
彭小婵买了单,又让老板倒了杯热茶来, 我第一次来跟你现在差不多,不过很过瘾就是。要是等天热门过来,再喝点冰啤那才过瘾了。喝点吧,喝点儿你就没这么辣了。
江南喝点了热开水,又问彭小婵: 要不要去喝杯东西?
彭小婵摇摇头,拿了包包起身: 我得回去跟我妈交差,不过你欠我一顿饭,所以今天这顿便宜的我请了,不过你得请我吃顿大餐才行。
恩,一定。 江南允许的很快, 我送你回去吧。
顺着原路走回去,彭小婵舒舒服服地坐在车里长长地松了口气, 去城北的福源小区。
你的车要下周一才修好,你周一上班方便吗? 江南当心的倒着车。
你这人婆婆妈妈的比女人都啰嗦,要你操哪门子的心。 彭小婵有些不爽地看着江南, 我不介意你给我当免费的司机,我还省了的士费。
好啊。 江南的回答到让彭小婵有些意外。 赞
(散文编纂: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侮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条件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從辦公室出來時彭小嬋心裡一個勁兒的鬱悶,比初戀甩她的時候還難過。
今天早上出門的時候,老媽給瞭兩張電影票,请求必須完成再次相親的任務。彭小嬋心想,一個人去就浪費一張,看看素素和樹兒那兩個挚友有沒有空,貌似樹兒這個時候應該在做婚禮,想想還是不騷擾她瞭吧。素素那妞兒估計跟她傢老公在一起呢,別去撮合人傢恩恩愛愛的小兩口瞭。
叮鈴鈴
就聽手機那頭一個勁兒的嘟,半天也沒個回話的, 弟弟也不知道又跑哪兒泡妞去瞭,看我回去怎麼和你算賬。 彭小嬋罵罵咧咧的掛瞭手機,卻招來旁人一頓白眼。
到瞭公司樓下,彭小嬋提著包往地下車庫走去,把包放在後備箱裡,彭小嬋這才上車長長的松瞭口氣,荆门工业冷冻机,發動車子往市區去瞭。
大上海的城郊一到周末人就少,住這裡的有錢人都開車去外灘放風瞭。彭小嬋缓缓悠悠的開車晃,待會兒去電影院看人傢成雙成對更紮眼,不去吧又怕回傢後老媽埋怨。
嘟嘟!!
後面跟著的一輛奧迪不樂意瞭,彭小嬋看瞭眼後視鏡基本懶得理他,反正她就這速度看不過眼飛過去不就得瞭,按什麼喇叭。
那奧迪見彭小嬋無視他也不客氣起來,趁著右轉的紅燈忽然一個轉彎跟彭小嬋的紅色夏利熱烈地來瞭個擁吻!夏利哪裡是奧迪的對手啊!彭小嬋把車子靠邊停好氣沖沖下瞭車,左邊的車燈算完蛋瞭,還有車子上的漆也被刮花瞭。
奧迪也在前面停下瞭,但人傢那車子完好無損跟沒事兒人似地,彭小嬋哪裡咽得下這口惡氣,走到奧迪前敲瞭敲玻璃,待玻璃搖下來以後彭小嬋不禁怒喝道: 大色狼,你刮花我的車瞭!
彭小嬋就差把車子裡的男人拽出來抽瞭,威脅車裡的男人: 你給我下來,烟台工业冷水机,不然我抽你。
從車子裡走出一個起码一米八零的帥氣男人,一身玄色西裝装扮,看起來很像公司高管。
你沒長眼睛嗎?好好的奧迪非跟我的夏利過不去幹什麼?你排量大體積大你快,你飛過去啊,現在算什麼?你說怎麼辦吧? 彭小嬋指瞭指身後的夏利,一臉興師問罪的樣子。
江南看她氣呼呼的樣子觉得可笑,就耐住瞭性子聽她說完,才發表自己的意見: 首先我要再向你介紹一下自己姓江名南,不是你說的色狼,還有你释怀你的車子我會部署人拖去修,所以要麻煩你在這兒和我一起等人來拖車。 江南端详著彭小嬋,再看看她剛才一副張牙舞爪的樣子,怎麼也沒覺得她像地球人。
彭小嬋見他還算爽快心裡一下子也沒什麼氣瞭,走到掛彩的夏利旁取瞭一大包東西很做作的打開瞭奧迪的車門放瞭進去,身為車主的江南看瞭眼彭小嬋和剛剛那包東西,有些不樂意瞭: 你也太不客氣瞭吧?彭大小姐!
彭小嬋突然很信服自己的设想力,若無其事的答复面前這就叫江南男人的疑問, 我說,江先生是吧。要不是你你刮花瞭我的車我用得著坐你的破奧迪啊,我的夏利不知道多舒服,多威風。要不是我趕時間的緣故我才懶得蹭你的車瞭,死色狼。 彭小嬋非常不屑地說,溘然又指著江南, 說,你是怎麼知道我姓彭的,私傢偵探社是不是你傢開的?
江南被眼前這個女人弄得有點啼笑皆非,把彭小嬋的工作證遞給她, 我剛剛在地上撿到的,現在還給你,記得来日帶著它上班。
隻顧著生氣瞭,連工作證都丟瞭,彭小嬋撇瞭撇嘴, 謝謝瞭。
江南看著彭小嬋笑瞭笑,忽然手機響瞭, 在国民公園門口,你過來就能看到我們。恩好,我等你。 掛斷手機,江南又對彭小嬋說: 拖車的人待會兒過來,你去哪兒我送你過去吧。
你不送我行嗎? 彭小嬋得理不饒人的反駁瞭一句。
不過他辦事的效力真不是蓋得,剛剛接瞭電話,這拖車的人破馬就到瞭。其中一個大男孩模樣的仔細看瞭看被刮花的地方和肝脑涂地的車燈,對江南說: 問題不大,下周一我把車給你完好無損的送來。
好,謝謝你兄弟。 江南很哥們兒的抱瞭抱那男孩,看的彭小嬋很懷疑江南是不是同道。
別顧著跟我說話,趕快去約會吧,人傢還等著瞭。 那男孩識趣地推瞭江南一把。
彭小嬋故意裝沒聽見,慢吞吞的躲車裡去瞭。這種情況實在沒必要多做解釋,省得越說越諢,越不靠譜。
江南跟那個男孩聊完瞭才上車,扣好瞭保险帶看瞭眼彭小嬋,不晓得怎麼回事他一看見彭小嬋就有種熟习的感覺,雖然今蠢才頭次見面,但這種感覺就是很奇异。瞥瞭眼彭小嬋的穿著,江南發動車子漫不經心的問瞭句: 看你今天的樣子,是去相親的吧?
彭小嬋很不耐煩的看瞭江南一眼, 難道隻有相親才可以穿得這麼淑女嗎?以我的條件用得著去相親嗎?
雖然被他看穿瞭心事,但彭小嬋還是嘴硬的不承認。
話雖然這麼說,彭小嬋忽然想到一個解決的辦法:兩張電影票,雖然這個男人有點討厭,但怎麼說也可以讓他幫自己一回,不如就便宜他一回帶他看個電影罷瞭。
你去哪兒? 江南問。
東方電影院。 彭小嬋拿瞭兩張電影票出來, 要不是看在你人還爽快的份上,我才不會便宜你瞭。反恰是兩張,我一個人去的話還浪費一張,要是你沒什麼事的話就當看場電影減減壓也不錯。當然看你也不像閑人的樣子,看來我這話時白說瞭。
江南忽然覺得有點莫名的緊張,自從和大學同學梅子分别後他早就忘記什麼是心跳的感覺,隻是一瞬,他又拿她的話堵她: 你這麼做,我可以視作你這是在我和約會。
開什麼玩笑我會跟一個色狼約會,你做夢吧。 彭小嬋好像被說核心事似地矢口否認,其實這個人男人長得還挺帥的,就看這小車應該也是個中產,想來也是個不錯的鉆石王老五,樹兒那逝世丫頭的話還挺準的,不過天底下有這麼便宜的事嗎?
要不是坐在別人的車上彭小嬋巴不得抽本人一大嘴巴,一天到晚心裡都想什麼瞭,跟人傢初次見面就心猿意馬瞭,真是犯賤!!
那我就先謝謝彭小姐的一番好心瞭。 江南笑瞇瞇地對彭小嬋說。
彭小嬋懶得跟他貧嘴,又催他: 快點快點,兩點的場子,不然這票就作廢瞭。
江南爽直的答應著: 好啊。 隨即踩油門加速。
好在時間剛剛好,彭小嬋領著江南買瞭爆米花和喝的一起進場瞭。周末電影院裡果然都是一對對的,彭小嬋看著大屏幕無聊的吃著爆米花,旁邊的江南時不時的看看手機,似乎在等主要的電話和信息。
彭小嬋點瞭點他, 麻煩你自覺關機,謝謝配合。你該不會是背著女友人跟我來看電影的吧,那你還是請回吧,我可不想出門就讓人傢潑一臉的水。 這邊彭小嬋的話還未說完,那邊人傢的手機就響瞭。
我去接個電話,待會兒回來。 江南還算紳士,衡水导热油锅炉,跟彭小嬋打瞭招呼才離開
彭小嬋看著江南的背影也沒什麼意見可發表,畢竟隻是首次相遇罢了,管人傢那麼多閑事兒幹嘛。電影開場後,彭小嬋覺得特無聊,有些俗套的愛情故事,男女主人公一見鐘情之後發生瞭一系列的故事。對於彭小嬋來說,這樣的愛情電影有點弱智,還不如她在傢看肥皂劇來的畅快。
暖陽午後,最轻易讓人犯困,百般無聊的彭小嬋抱著爆米花靠在椅子上大慷慨方的睡起午覺。
接完電話的江南回來後發現彭小嬋已經美美的睡午覺瞭,哪有這樣的情理叫人傢來看電影自己躲起來睡囫圇覺,想想還是不跟這個小女人計較瞭。於是脫瞭外套輕輕給彭小嬋蓋上,吃著爆米花替她看接下來的電影。
彭小嬋睡得模模糊糊正吧唧嘴的時候,前排的一對情侶激動的哭瞭, 他們終於在一起瞭。
江南取回瞭自己外套,揶揄道: 你總算是醒瞭,不然我還盘算把你留在這裡過夜呢。
大屏幕上出現瞭男女主角一起擁吻的溫馨場景,彭小嬋打瞭個哈欠喝瞭口身邊的奶茶, 哎,你這就是外行瞭,我這美美的睡一覺比什麼都強,省得跟他們似地。 彭小嬋指瞭指前排壓低瞭聲音說。
電影結束後,走出電影廳彭小嬋伸瞭個大大的懶腰,天气漸漸暗瞭下來, 總算結束瞭,我今天的任務实现。 這邊剛說完,彭小嬋的手機就響瞭, 喂老媽,我剛剛從電影院出來,恩,晚上不回去吃飯瞭,你們不必等我,好拜拜。 掛斷電話彭小嬋又看向江南, 今天謝謝陪我一起看電影,為瞭表现感謝晚上我請你吃飯。
不用瞭,還是我請你吃飯吧。畢竟今天刮花瞭你的車,請你吃頓飯就當是補償。 江南很誠懇的說, 你想吃什麼?西餐還是日本料理,或是粵菜?
這小子還挺懂眼色的,彭小嬋見他這麼主動也就不推脫瞭, 都不要,既然請我吃飯吃什麼當然是由我決定,你不须要發表意見,隻要帶著嘴去就能够。
好,那我去拿車。
吃傢鄉菜開車幹嘛,估計你的車進得去就出不來瞭,我們的目标地離這兒不遠,走過去就成。 彭小嬋及時叫住瞭他,又問: 對瞭,你能吃辣嗎?
江南看瞭彭小嬋一樣,笑著說: 無辣不歡。
看著眼前的女人开朗的笑瞭笑,江南忽然想起梅子:因為和她在一起的緣故,他從來不敢帶她吃川菜和本地菜,隻是在法國菜、日本操持和粵菜之間來回選擇。雖然他不喜歡,卻也願意為喜歡的人試著接收。最後,隨著他們情感的結束他便從北京城回到瞭上海市。
成!! 有瞭江南的準話,彭小嬋便帶著他穿瞭大大小小的街道和巷子走到瞭一傢農傢粗菜館,店面不大,然而外面卻坐滿瞭吃飯的客人。
老板熱情的上來召唤,放下菜單問: 兩位嗎?
恩!! 彭小嬋點瞭點頭, 給我們來個油浸魚,開胃蟹腳,風味田螺,包菜粉絲,外加兩瓶王老吉果汁。
好,馬上就來。 老板敏捷的記下瞭菜單轉身去瞭廚房。
看樣子你是這裡的熟客? 江南看瞭看周圍問。
服務員把茶水的拿瞭上來,彭小嬋先給江南的杯子裡到瞭茶水, 恩,滋味不錯所以常來。這裡雖然不是一流的館子店,不過燒的菜確實一流,保準你吃瞭就忘不掉。
謝謝。 江南喝瞭口水才接著說: 有些女孩子不喜歡這樣的处所,覺得不衛生又臟。
呵呵,假如這樣,你那個朋友可以絕食瞭,因為這個世上沒什麼是幹凈的。你要是也覺得臟,也趁早打道回府吧,我還省瞭一頓。 彭小嬋成心道。
大約坐瞭十分鐘,服務員陸陸續續地上瞭菜,中午就沒吃痛快的彭小嬋天然不會放過現在飽餐的機會,招呼江南: 吃吧,我就不跟你客氣瞭。 說完,便夾瞭一大塊油浸魚消滅起來。
我看你大包小包的打包瞭那麼多東西,怎麼看也不像沒吃飽的樣子。 江南看瞭眼餓狼似地的彭小嬋,又拿她開玩笑。
彭小嬋忽然覺得眼前這個男人有點掃興,偏偏喜歡在氣氛剛剛緩和的時候來找這份兒不干脆, 這麼好吃的飯菜都堵不上你的嘴,我看你可以去出傢瞭,那裡應該適合你。
我發現你這個女人有點得理不饒人。 江南看著彭小嬋說。
難道不行嗎?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 老板又端瞭開胃蟹腳和傢鄉田螺上來,彭小嬋心想:小樣兒,不辣死你我就不姓彭。
江南看著她不依不饒的樣子覺得有點好笑,也就不跟她爭辯瞭。
一陣風卷殘雲過後,桌上的幾個盤子基础空瞭,這頓吃下來彭小嬋覺得有點撐著瞭,也應瞭人傢常說的:不要錢的東西拼命的吃。看著江南被辣的直流鼻涕的狼狽樣彭小嬋就覺得過癮:該,誰讓你得罪我呢!!
彭小嬋買瞭單,又讓老板倒瞭杯熱茶來, 我第一次來跟你現在差未几,不過很過癮就是。要是等天熱點過來,再喝點冰啤那才過癮瞭。喝點吧,喝點兒你就沒這麼辣瞭。
江南喝點瞭熱開水,又問彭小嬋: 要不要去喝杯東西?
彭小嬋搖搖頭,拿瞭包包起身: 我得回去跟我媽交差,不過你欠我一頓飯,所以今天這頓廉价的我請瞭,不過你得請我吃頓大餐才行。
恩,必定。 江南答應的很快, 我送你回去吧。
順著原路走回去,彭小嬋舒舒畅服地坐在車裡長長地松瞭口氣, 去城北的福源小區。
你的車要下周一才修睦,你周一上班便利嗎? 江南警惕的倒著車。
你這人婆婆媽媽的比女人都囉嗦,要你操哪門子的心。 彭小嬋有些不爽地看著江南, 我不介意你給我當免費的司機,我還省瞭的士費。
好啊。 江南的回答到讓彭小嬋有些意外。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守着外人一是要还情于人再淡泊至平平淡淡从
  
   雅克萨之战
  
   湖北注塑模温机
  
   铝合金压铸模温机价钱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