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硫化机模板油加热机 暖河南螺杆

html模版暖暖的阳光暖暖的爱
  

(一 )  
夏日的阳光有些耀眼,晒到人身上有一种灼烧的痛,在这毒辣的节令里人们都躲在房里,没有涓滴出门的意思。
医院里白色被褥已被咸咸的汗染成微黄色,在这无情的季节,她遭遇着无情的打击。未着名的传染病把它锁在医院的隔离房已有好久好久。她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己,忘却了这个世界。她机械式的吃着医院送的一日三餐。了无生趣的生活把她压得喘不外气,她知道她的病难以治愈,她的存在只是一种毛病,一种没完没了的痛。
窗外的景致美丽的让人窒息,葱绿的叶子无稽的摇晃,大风来袭,是这个夏日最温柔的谢礼。她看着这些静默的一切,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让她发生了丝丝心疼,无神的望着窗外,望着不奇迹的奇迹。
护士已有两个月没换床单了,屋里总弥漫着一种很浓的气息,有些刺鼻。她躺在床上,静静的躺着,微黄的被子遮住了她薄弱的身材,露出她清秀的面庞,是一个美丽的女子,但为何神却没有包庇,或者,红颜薄命吧。被子盖住了她的身体和那颗绝望的心,但盖不住她的顽强,她无助的生命。这些日子的冷落与轻视压得她好痛苦好痛苦,她不怕死,但她怕活着。时间就像一个怪物,一会快,一会慢,看绿叶飘香,看和风亲吻大地,她不再坚强,不再自豪。
反锁了门,随同着清脆碗碎的声音,她微微结束自己祸患的生命,鲜红鲜红的血靡靡流出,疼痛从手蔓延至心至全身。忍不住最后的坚强脆弱,眼角的泪还是不受控制的往下流,和着血的祭祀,她流泪了,自己为自己哭泣,不需要任何人。咧咧嘴,最后仍是笑了,她认为自己是对的,世界把她抛弃了,她留住了干净的灵魂,让魂魄逍遥,精神糜烂。静静的闭眼,回想二十几来,南昌油式模温机,快乐与悲伤,兴许,这是唯一做的对的一件事,她不再拖累任何一个谁,自己静静的来,轻轻的走,没有带来什么,走的时候也只挥挥衣袖,对着云笑。
啪,啪,啪 硬朗的木门被敲得格外响,护士端着午餐不耐心的敲击着那扇沉重的门,然而里面毫无反映, 喂,封米玲,吃饭啦,干紧开门。 破嗓的喊音震撼着全部楼层,每一个字都充满着敌意。几个月以来,雪翳的工作就是负责她的一日三餐,刚来的时候,米玲感到她是一个温顺得像水一样的女子,打心里感谢她,两个人天南地北的谈,米玲告知她中国哪里的风景最美,哪里的小吃最香,哪里的人最忠厚。米玲以为这样她就会一直这样的对她,亲和,暖和。然而,时光无意识的打破了尽留的一点神往。
房间里的静让雪翳不由的一惊,奇怪的感到盘踞全身,踮起脚,透过玻璃窗,屋里的一切让她目瞪口呆,手中的饭菜哐当一声滑落至地,映红的被单张狂的像个魔鬼,仿佛充斥怨尤的恶灵。她不停的敲门,不停地叫嚷,然而,木门像个坚实的保卫者,无论怎么敲打,它都金石为开。 快来人呀,快来呀! 她使出全身的力量,用力的喊,用力的捶,她捂住胸口,怪自己,怪自己没能好好的照料她,她祈祷着,祷告她安然无恙。

(二)
医生的额头不停地流汗,护士不停地拿医生需要的工具,钳子,棉花,刀、、、、、、外面的风刮得急促,就在一霎时的焦急里,风也焦急了,狂乱的舞,一阵阵热浪不停息。随即,轰隆一声,一个闷雷打响,云也不争气的黑气来。
吴医生,她的血是RH阴性血,医院血库没有这种血。 雪翳拿着试管绝望的跑到医生旁边,登时,医生停止了手中的一切举动,两眼无神的环视着抢救室,劳碌的这里洋溢着纠缠不清的情绪,有些人在这里重生,有些人在这里停止生命。
对了,我知道,我们医院新来的实习生,对,就是他,他是 雪翳激昂得快要跳起来,她不知道要怎么来抵偿一个生命,自责的心一刻也没停止。
你是说,查理尘? 吴医生将信将疑的回应着。
恩。
是的,是的,他来医院的时候做过血标本。 另一个护士也插话到。
好,就这样,雪翳,你去把他找来,再晚就来不及了。
挽救室的灯这下更亮了,医生们也恢复了紧张的氛围的,或许更缓和了。白色的圣洁包抄着这里的每一个生灵,告诉素面朝天的他们,只要人人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查医生,快点,快点,有人需要你的血。 雪翳拽着他就往手术室跑。穿过走廊,穿过这个世界的悲伤,如果跑步真的能穿越时空,那么,就让这美好的世间在某一刻解冻,那么,世间,是否真的繁荣如水。
吴,吴,吴医生,他来了。 雪翳累得气喘吁吁,不停地抹着额头的汗珠,心坎的愧疚却没有因为汗水而溶解。
小查,快过来,赶快救人。 吴医生一把抓住查理尘,把他拖到床边,意识他输血救人,可他迟疑了,瞪大着眼睛,很不是愿意。
你们到底要干嘛,说清楚点行吗?莫名其妙的把我拉过来,就要我躺着? 他的眼里充满了疑惑,他的心理矛盾至极。
她是一位传染病患者,因为某种原因自残,现在她需要你的血,不,无比需要。
我,为什么,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和她血型相符,当初只有你能救他了。
可是,可是她是传染病啊,我,我必需得想想,不行,我不能做。
好,你走吧,这本来就是被迫的,我们不能逼迫你。 吴医生彻底的气馁了,像皮球被戳了一个小小的孔,隐隐蔫蔫。恐惧的色彩像一个没有完成的夙愿,对着他们比手划脚,斑驳的暗影落到墙壁上,仿如巫婆的黑袍要兼并所有的生灵。
我哥和我血型一样,他可以救她的。 理尘埋着头,他不敢面对自己的同事,自己那颗无知的心。那双手收藏在双腿中,不停地往返戳,好像要磨破自己的假装。 我这就给他通电话。 滴滴答答的按键音好像三月里的春雨,叮叮当当,润泽心田,给人安慰。
他,白尘,长长地刘海遮住了那双本该清晰地眸子,白色衬衫的轻巧是常挂嘴角的微笑,墨兰的仔裤下一双简单的板鞋造就了这个精细的男子。
妈,你们来了。
理尘,快点吧,否则就来不及了。 白尘摸索着道床边,躺下,闭眼,微笑着。没有疑惑,没有顾虑,他只知道,有人需要他,于是,他就躺着。他不管自己是否会沾染,是否会有危险,他只知道,她叫米玲,就足够了。
白尘躺到了床上,拂开眼前的刘海,那双眼睛无神的打转,眨眼,是一个值得描绘的精巧男子,然而世间的美老是缺一块。
此时的天空没有一丝风,阳光 开释着他炽热的激情,稠密的树枝间,嘈杂的知了埋怨着太阳适度的热情。不同的是,走出抢救室的医生们,大口呼吸者沁凉空气的舒心,那种释去重负的轻松与惬意。

(三)
蚕豆开花是紫色。那是一种无边无涯蔓延的,浅浅的带有多少分愁闷的紫。那紫色的笑,听了都叫人心颤。看着窗外的一切,米玲感慨着生命,看着手上深深地割痕,眼里浸满了泪水,自己的任性残害了未开的花朵,然而日子的恢复,让她安静的心又荡起裙裙涟漪,想起日本三木清的话,人生,是向着未知旅途的漂泊。 人生,你给予我那么彻底的痛苦,为什么又不让我了结悲苦的生命,漂泊,我真的有勇气吗? 米玲自语着,门外想起了敲门声。
咚咚咚 。
谁呀!昨天不是检讨过了吗,早饭也吃了,少来烦我。
被拒之门外的白尘,挪了挪步子,回身,摸索着前面的路,他不知道产生了什么事,他只静静的来,悄悄的走。
门外的脚步声慢慢远去,米玲往外面瞅了瞅,什么人也没有,于是,下床,透过窗,看到一个靠墙摸索的人,好生奇怪,挠了挠碎碎的头发,唤道: 你找我吗?
白尘停下脚步,怔了怔,背对着那头, 你,好点了吗?
你,意识我吗? 米玲翻开门,朝他走去。
白尘摸索着,听到米玲的声音,有些小小激动,不敢回首。只有他自己清楚最浓郁的感情难以表白出来,最脆弱的的感情只能珍藏心里。
封米玲,你怎么出来了? 护士的喊声打破了这沉寂的美妙,护士急匆匆的端着医用品朝这边过来,白尘正好转头,手中的盲人杖不当心绊到护士,手中的托盘飞出去好几米远。 你看看你,怎么走路的。 护士埋怨到,还好人没事,只是摔坏了盘子,瓶瓶罐罐落得满地都是。白尘摸索着蹲下,听到护士小声的毁谤,两眼一抹黑的瞎子也跟着凑热烈。白尘笑了笑,忙陪不是。
呀! 白尘的手弹了一下,随即感觉手有点麻木。 你流血啦! 米玲惊奇着,跑从前扶持他。是那么晴朗的夏日的天空,酷热使大地变得静穆。没有一朵浮云,也看不见鸟翅的闪光。蔚蓝的天空寂寞的如同沙漠。
你,没事吧! 米玲帮白尘包扎着小小的伤口,仿若一月未开的雏梅,谨小慎微的成长。 我叫,米玲,你呢?
白尘。 他摇了摇头,感想着这声音的清脆寂寥,微微的笑着,心扑通扑通的乱了节奏。因该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因该是怎样的一个故事。
白尘,好有趣的名字,感觉好清洁,白尘,对了,就是你救我的? 米玲眨巴眨巴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体内流着他的血。
皎洁的月光装饰了夏夜的星空,也装潢了大地,更装饰了这白色的世界。夜空像无边无涯透明的大海,安静,辽阔,而又神秘。繁密的星,犹如海水里漾起的小火花,闪闪耀烁的,跳动着渺小的光点,少女的心便在此刻环绕纠结。米玲坐在床头,望着星空发愣,回想白天的那一幕,干净的男子,干净的心。

  (四)
那次以后,米玲就不再那么孤单无助,白尘的健谈滑稽,博学多闻深深地吸引着她那颗汹涌的心,两个人很谈得来,或许是体内留着同样血的缘故吧,但白尘深深地知道没有痛苦的不是生活,不会消逝的便不是幸福。时间地点的错误又要造就一对断魂的人。他告诉她他喜欢她的声音,她的笑;她告诉他,谢谢你,我爱你,要做你一辈子的眼睛,无论友情或恋情。他被他简单的话语激动得眼里沁满了泪,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碎,像极了他们高涨脆弱的心。
米玲,你是在感激我吗?你的爱全部只是一种回报吗? 白尘忍不住心中的疑惑,握着米玲的手,看着她,眼里布满了祈求与不舍。祈求她的真爱,不舍有一天的分开。
不,我不许你这么说,这些日子以来,是你给了我生命,给了我希望,没有你,我什么也不是。 她用唇堵住了他的狐疑,冲动地心无奈克制此时的热血涌动。两个人纠缠着,他忘记了自己,她也忘记了自己。生命原来就是不堪一击,如果真的生死相许,那么,就让相爱的人永远粘合。
房间里静静的,仿佛听得见夜是怎样从蜘蛛网的檐角滑下。落在窗台花盆里纤长的飘带似的兰叶上,微微的颤悸如刚栖定的蜻蜓的翅膀,最后静止了。夜遂做成了一湖澄净的柔波,停潴在房间里,波面浮泛着青涩的幽辉。
白尘,你会永远这样爱着我吗? 米玲偎依在他怀里,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明天将来不多,然而她是如许希望带走一份完整的感情。I
傻瓜,医生不是说不许靠近你吗,我偏要,反正我是两眼一抹黑的瞎子,米玲,只有地球转着一天,我就陪着你一天,只要你需要白尘,白尘就在你身边。 他说着把米玲环得更紧了。是心灵对生命的许诺,在月光下,他们相偎相依。 知道吗,每次在不经意入耳到你对我的轻声召唤,就有一种被轻轻揉碎甚至全身震栗的感觉,这种感觉好像是冰沁。 吻过米玲的额,静静的环着她,环着他生命的承诺。

(五)
阳光在江面泅渡,箫音如水。翘首凝望,墨绿环山倒影,流动着水的情韵,画的精灵。 理尘,有什么话和我说吗? 白尘看着远方,也许萧萧的世界真的绿叶飘香。
哥,不要和那个传染病走得太近了。
没事,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吗?
不是,哥,我,哥,我就说了吧,我喜欢米玲。
呵呵,好啊,爱好就去追。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如期盼的那么浪漫,打动,流泪,只因自己爱上了自己的故事。白尘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问自己,米玲,我拿什么来爱你,我不过是一个睁眼看不见的瞎子,我到底有什么资历。在黑暗深处,他悄悄抹去眼角的毒素。也许,我真的错了,我不该奢望,不该放肆,我是谁,我又有什么。我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毕竟只是天荒地老的童话。又有谁,能将童话带入生活,纵情畅想?米玲,我爱你,真的爱,可是,我要拿什么去陪你天边天涯。
男女之间倘若发生了倾慕之情,无论是朦胧的还是明白的,无论是在青少年时期,还是中老年时代,都是一个美丽的故事,或许过错,或许准确。都不能简简单单的看待,品牌冷水机,因为它是心与心的沟通。

(六)
吴医生,你说,我能出院了吗?在病院真的很闷,很无聊,我还有好多好多美作完的事想做呢。
恩,我来呀,就是告诉你好消息的,理尘已经给你做了体系的血液分解,你体内的传染源来至本身,自然也只是体内传染,不会感染任何人,所以,你只要抑制好本身的源体,临时就没生命危险。也就是说可以出院了。但是,你的来源还没找到,所以,必须每周回医院做检查。
哇,真的吗,吴医生,太感谢你了,真的,太感激了。 米玲无法抑制自己的心情,从床上跳下来抱着医生护士大呼万岁。
窗外,枫叶开端泛黄,生命的又一次旅程将要开始,喜悦的笑声传出心灵的呐喊,本来一切支配得那么适当。
夜色阑珊,相守的时节注定深入骨髓,箫音过处,流水淙淙。
白尘,我出院了,你怎么也不来看看我,你想我吗?
米玲,忘了我吧,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
你怎么了,说什么胡话,忘了你,怎么可能。
那,我已经忘了你了,你以后也不要来烦我了,好吗
为什么,你,你怎么可以谈话不算,你说过要永远在一起的,为什么。
因为,我已经不爱你了。
骗子,你骗人,骗人。
路很美很美,是月划过的痕。月是路得魂,米玲的笑声是他的心魂。
那明晰的面庞,深邃的双眸,早已刻进她疲乏的心,每当他的身影渐行渐远,她的心,也随着飘向远方。那样一段深刻的感情叫她如何容易放下,那些醉人的记忆叫她如何抹去。小小的温柔是那么的轻而易举,可是为什么,破碎的时间却来得那么快。一颗心纠结着,快要痛不欲生,黑夜如果可以吞并生命,她渴望结束痛苦。只管她知道她的重生很难得。手机在他最失望的时候响起,像解救生灵的地藏王来得如此恰巧。屏幕上显示着白尘。她拿着手机,按了绿键,却又欲言而止。不停地抽泣着,泪流满面,叫人心疼。
喂,喂,喂,米玲,米玲,米玲你怎么了,怎么了,我是理尘,你还好吧?喂,喂,米玲,米玲你说话,到底怎么了。
枫叶,铺满了地;蝉鸣,飞上了天。他的脸庞,隐约了她的双眼。只记得,病房里幽幽的笑声,缠绕指尖的那一霎时,她的心,也为之震撼。可惜,一切的完美都已成为过去。物是人非,按下红键,心如死水。

(七)
夕阳欲颓。那酡红如醉,徐徐铺开,化去。天涯的几丝薄云随之点点浸染,向四边漫开。蓝天刹那映上了片片醉红,蔓延,扩散,半边天被渲染上淡淡的红晕,清远,诱人。看着天然地漂亮,自己却心碎了一地,原认为,出院当前可以好好的相处,海角海角,永生相随。然而一句不爱你就结束了一切,米玲苦笑着,笑自己,笑世间。既然给了我希望,又为何亲手损坏,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白尘,我恨你,不,我恨不了。米玲咬着唇,抱着自己薄弱的身子,她到底该怎么办。她要如何走出来。她沉默了,沉默得一声不响。
咚咚咚
你来干什么,我不想见到你。
米玲,你知道吗,自从那次在病房见过你,我就再也忘不了你的笑。
那是你的事,跟我不要紧。
米玲、、、、、、 还没等理尘说完,她就关了门,如果关门可以关掉不想看见的人,那么,是否,也可以关进来自己爱的人,看一辈子。 米玲,我哥已经有女朋友了,你就不能看开点吗?
你走啊,你走!
终于,忍不住心痛,她歇斯底里的大喊,她不相信,永远都不相信。
她把自己关在书房,满架的书籍,充满了勤奋的祖先耕耘的脚印。她沉浮在书海里感到人生的紧急,分秒的可贵,畏惧回想在一起的任何点滴。

(八)
希望是半个生命,淡漠是半个死亡。白尘悄悄的坐在那里,听收音机传来的哀伤歌声。不是因为寂寞才想你,只是因为想你才寂寞。光阳可以再颜面上留下印记,而热忱之火的燃烧则在心灵上刻下皱纹。那不是短暂的相恋,是这个世纪最完美的宿愿。他的思惟任意的飘得极远又极近,匆匆的溶入无垠的莹白,只有此时,那颗矛盾的心才得以舒展。
白尘,米玲电话。
喂,有事吗?
还记得,那天咱们在医院说的话吗?你说、、、、、、 不等米玲说完,白尘就挂了电话,留下嘟嘟嘟的响声在米玲耳畔放肆的哀嚎。他需要怎样的勇气去说服自己,压服米玲。
铃铃铃,铃铃铃。
喂,请你不要挂电话,求求你,让我再听听你的声音,就只听听你的声音而已。 沉默代替了所有的语言,泪水打湿了两个人的刚强。 白尘,今天,我就要走了,你能来送送我吗?
对不起,我有点忙。
恩,那不打搅你了。 挂下电话,仿佛挂下了所有的生命,痛苦在体内张狂的疯长,肝肠寸断。
妈,快点,快点送我去火车站。 白尘忙乱了脚步,在屋子里到处乱窜。
出租车在拥挤的道路上行驶,走走停停,焦急的白尘一把推开车门,在道路上猖狂的跑,他无法掌握自己那颗脆弱的心,眼前的黑暗无法阻拦他。然而可想而知的终局使他静静的躺在血泊里,一个人微笑着。
白尘,白尘,我的儿呀,我可怜的儿、、、、、、 妈妈已经泣不成声,她无力的抱着满身都是血的白尘拼命地叫,拼命地摇。
蓝湛的天空像空旷宁静的大海一样,没有一丝云彩,空气潮湿润的,仿佛天使的泪,搀杂着点点苦味。

(九)
她静静的坐在那里,握着他的手,尽管他说过他不再爱她,但当她接到电话的时候还是执拗的来了,来得撕心裂肺。
日子日复一日的过着,她迫不得已的守着他,给他说他们短暂的快活,没有永远的幸福,给他擦洗身子,擦洗他身上的每一处,可他的痛藏在了心里,永远成为一个迷。然而她的努力并没有得到回报,他仍悄悄的,安详的睡在那里,不知时日。
生活得苦与乐她都仔细地经营着,她不再叫他白尘,她唤他老公,唤他敬爱的。那天,她在病房里一个人衣着婚纱,亲吻他的额头,而后给他戴上戒子,握着他的手,微笑着说无论你是否醒来,我都守着你,守着你,直到我有一天闭上了眼。然而顽强的她还是流下了泪,流下了所有的伪装,她抱着他哭,哭得让人心疼。
老公,今天妈也生病了,你一定要好起来,你羸弱的老婆真的好累。
老公,理尘也快要结婚了,和雪翳,他们医院的那个护士。
老公,我想你,真的很想很想,你能看看我吗,再不看我就老了。
......
或许,他有听到她的声音,他在属于他的梦里与她谈恋爱,只是,时间地点的错误,他们无法真正的幸福。
医生,快来,医生,快来,快来,他流泪了,他在眨眼睛,真的,在眨眼睛。 米玲激动地跑出病房,使出她全身的力气叫唤着医生。十年里,她的痛与不痛都系在他的微小得没有的举措里,只要有一点点的希望她都不惜一切的去努力。
医生,他是不是快好了,是不是。 她像一个小孩似的扯着医生的白大褂不停地摇摆。
医生拿着小手电筒扒开他的眼睛,左看右看,嘴角露出了微微的弧线,而后还是摇了摇头,落幕的走出了病房。十年来,他看着他们恩恩爱爱,看着他们失失落落,拐角处,他也忍不住流下了黯然的泪。如不是亲眼所见,他无法相信一个女人坚守着一个活死的男人十年。
她细心地给他按摩着,医生说按摩可以发明奇迹,有人实现过。于是她深信着这个奇迹,每天给他按摩,一按就是十年,如今,她已不是先前那个俏丽动听的女子,岁月在她的脸上也留下了足迹。给他按手的时候,他的手轻轻的弹了弹,她克制激动,握着他的手说: 我知道的,我就知道你能听得到,老公,加油好吗,再努力一点,再努力一点。 窗外蝉鸣漫天,不知倦怠的唱着属于它们的歌,也许这真是一个好气象。绿草茵茵,花香入鼻。 老公,再动一下,再一下。 复合着米玲的激动,他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弹着。
医生,医生,医生 她再也忍不住她内心的那股喜悦,握着爱人的手一刻也不愿放开。
医生来的时候她的泪早已爬上脸庞,微笑着,她知道她的努力没有空费。
奇观,真的是奇迹,快,快拿仪器来。 快乐的种子要发芽谁也没有能力去拦阻。 米玲,你先出去等着,这里交给我们。
坐在医院的长凳上,她双手合十,祈祷着。十年前,是他给了她新的生命,十年后,神一定会再次眷顾她,给他最爱的人重生。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她按耐不住那份等待,在长廊里走来走去,嘴里念念有词,她向神许诺,只要她的爱人醒来,她乐意折寿十年,不,二十年。

(十)
日子还是平平淡淡,时间简简略单的从指尖坠散。
春天,栗树新叶初发,简直还是一派嫩黄,他们是吊挂在屋顶的上方,犹如刚翩翩起舞的蝴蝶。他坐在轮椅上正出神的听着她可恶的妻子讲述着这美好的一切。
阳光从窗户打进来,一缕一缕,金灿灿的,好温暖。

【义务编辑:好相处】  赞
(散文编纂: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侮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管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由于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一 )  
夏日的陽光有些扎眼,曬到人身上有一種灼燒的痛,在這狠毒的季節裡人們都躲在房裡,沒有絲毫出門的意思。
醫院裡白色被褥已被咸咸的汗染成微黃色,在這無情的時節,她遭受著無情的打擊。未著名的傳染病把它鎖在醫院的隔離房已有良久许久。她忘記瞭時間,忘記瞭自己,忘記瞭這個世界。她機械式的吃著醫院送的一日三餐。瞭無生趣的生活把她壓得喘不過氣,她晓得她的病難以治愈,她的存在隻是一種錯誤,一種沒完沒瞭的痛。
窗外的風景美麗的讓人窒息,翠綠的葉子無稽的搖擺,微風來襲,是這個夏日最溫柔的謝禮。她看著這些靜默的一切,這些日子的朝夕相處讓她產生瞭絲絲心疼,無神的望著窗外,望著沒有奇跡的奇跡。
護士已有兩個月沒換床單瞭,屋裡總彌漫著一種很濃的氣味,有些刺鼻。她躺在床上,靜靜的躺著,微黃的被子遮住瞭她软弱的身體,露出她秀气的面龐,是一個美麗的女子,但為何神卻沒有庇護,或許,紅顏薄命吧。被子蓋住瞭她的身體和那顆絕望的心,但蓋不住她的倔強,她無助的生命。這些日子的冷清與歧視壓得她好痛苦好痛苦,她不怕逝世,但她怕活著。時間就像一個怪物,一會快,一會慢,看綠葉飄香,看微風親吻大地,她不再堅強,不再驕傲。
反鎖瞭門,伴隨著清脆碗碎的聲音,她輕輕結束自己禍害的生命,鮮紅鮮紅的血靡靡流出,痛苦悲伤從手蔓延至心至全身。忍不住最後的堅強懦弱,眼角的淚還是不受节制的往下贱,跟著血的祭祀,她流淚瞭,自己為自己呜咽,不需要任何人。咧咧嘴,最後還是笑瞭,她覺得自己是對的,世界把她遺棄瞭,她留住瞭幹凈的靈魂,讓魂魄逍遙,肉體腐爛。靜靜的閉眼,回想二十幾來,快樂與悲傷,也許,這是独一做的對的一件事,她不再连累任何一個誰,自己靜靜的來,輕輕的走,沒有帶來什麼,走的時候也隻揮揮衣袖,對著雲笑。
啪,啪,啪 結實的木門被敲得分外響,護士端著午餐不耐煩的敲擊著那扇繁重的門,然而裡面毫無反應, 喂,封米玲,吃飯啦,幹緊開門。 破嗓的喊音震動著整個樓層,每一個字都充滿著敵意。幾個月以來,雪翳的工作就是負責她的一日三餐,剛來的時候,米玲覺得她是一個溫柔得像水一樣的女子,打心裡感謝她,兩個人天涯海角的談,米玲告訴她中國哪裡的風景最美,哪裡的小吃最香,哪裡的人最忠诚。米玲以為這樣她就會始终這樣的對她,親和,溫暖。然而,時間無意識的打破瞭盡留的一點憧憬。
房間裡的靜讓雪翳不禁的一驚,奇怪的感覺占據全身,踮起腳,透過玻璃窗,屋裡的一切讓她目瞪口呆,手中的飯菜哐當一聲滑落至地,映紅的被單張狂的像個魔鬼,似乎充滿恼恨的惡靈。她不停的敲門,不停地叫喚,然而,木門像個堅實的守衛者,無論怎麼敲打,它都無動於衷。 快來人呀,快來呀! 她使出全身的力氣,使劲的喊,用力的捶,她捂住胸口,怪自己,怪自己沒能好好的照顧她,她祈禱著,祈禱她安全無事。

(二)
醫生的額頭不停地流汗,護士不停地拿醫生需要的工具,鉗子,棉花,刀、、、、、、外面的風刮得急促,就在一瞬間的焦慮裡,風也著急瞭,狂亂的舞,一陣陣熱浪不平息。隨即,轟隆一聲,一個悶雷打響,雲也不爭氣的黑氣來。
吳醫生,她的血是RH陰性血,醫院血庫沒有這種血。 雪翳拿著試管絕望的跑到醫生旁邊,頓時,醫生停滞瞭手中的一切舉動,兩眼無神的環視著搶救室,繁忙的這裡彌漫著糾纏不清的感情,有些人在這裡重生,有些人在這裡結束生命。
對瞭,我知道,我們醫院新來的實習生,對,就是他,他是 雪翳激動得快要跳起來,她不知道要怎樣來賠償一個生命,自責的心一刻也沒结束。
你是說,查理塵? 吳醫生將信將疑的回應著。
恩。
是的,是的,他來醫院的時候做過血標本。 另一個護士也插話到。
好,就這樣,风冷冰水机,雪翳,你去把他找來,再晚就來不及瞭。
搶救室的燈這下更亮瞭,醫生們也恢復瞭緊張的氣氛的,或許更緊張瞭。白色的聖潔包圍著這裡的每一個生靈,告訴素面朝天的他們,隻要人人獻出一點愛,世界將變成美妙的人間。
查醫生,快點,快點,有人需要你的血。 雪翳拽著他就往手術室跑。穿過走廊,穿過這個世界的悲傷,假如跑步真的能穿梭時空,那麼,就讓這美好的世間在某一刻凍結,那麼,人間,是否真的繁華如水。
吳,吳,吳醫生,他來瞭。 雪翳累得氣喘籲籲,不停地抹著額頭的汗珠,內心的愧疚卻沒有因為汗水而溶解。
小查,快過來,趕緊救人。 吳醫生一把捉住查理塵,把他拖到床邊,意識他輸血救人,可他躊躇瞭,瞪大著眼睛,很不是樂意。
你們到底要幹嘛,說清晰點行嗎?莫名其妙的把我拉過來,就要我躺著? 他的眼裡充滿瞭困惑,他的心理抵触至極。
她是一位傳染病患者,因為某種起因自殺,現在她需要你的血,不,十分需要。
我,為什麼,為什麼是我!
因為你和她血型相符,現在隻有你能救他瞭。
可是,可是她是傳染病啊,我,我必須得想想,不行,我不能做。
好,你走吧,這本來就是自願的,我們不能強迫你。 吳醫生徹底的泄氣瞭,像皮球被戳瞭一個小小的孔,隱隱蔫蔫。可怕的顏色像一個沒有实现的夙願,對著他們指手畫腳,斑駁的陰影落到墻壁上,仿如巫婆的黑袍要吞並所有的生靈。
我哥和我血型一樣,他可以救她的。 理塵埋著頭,他不敢面對本人的共事,自己那顆無知的心。那雙手珍藏在雙腿中,不停地來回戳,似乎要磨破自己的偽裝。 我這就給他通電話。 滴滴答答的按鍵音仿佛三月裡的春雨,叮叮當當,滋潤心坎,給人抚慰。
他,白塵,長長地劉海遮住瞭那雙本該清楚地眼珠,白色襯衫的輕盈是常掛嘴角的微笑,墨蘭的仔褲下一雙簡單的板鞋培养瞭這個精巧的男子。
媽,你們來瞭。
理塵,快點吧,否則就來不迭瞭。 白塵摸索著道床邊,躺下,閉眼,微笑著。沒有怀疑,沒有顧慮,他隻知道,有人需要他,於是,他就躺著。他不论自己是否會傳染,是否會有危險,他隻知道,她叫米玲,就足夠瞭。
白塵躺到瞭床上,拂開眼前的劉海,那雙眼睛無神的打轉,眨眼,是一個值得刻畫的优美男子,然而世間的美總是缺一塊。
此時的天空沒有一絲風,陽光 釋放著他火熱的豪情,濃密的樹枝間,喧鬧的知瞭抱怨著太陽過度的熱情。不同的是,走出搶救室的醫生們,大口呼吸者沁涼空氣的舒心,那種釋去重負的輕松與愜意。

(三)
蠶豆開花是紫色。那是一種無邊無際蔓延的,淺淺的帶有幾分憂鬱的紫。那紫色的笑,聽瞭都叫人心顫。看著窗外的所有,米玲感嘆著生命,看著手上深深地割痕,眼裡浸滿瞭淚水,自己的率性摧殘瞭未開的花朵,然而日子的恢復,讓她平靜的心又蕩起裙裙漣漪,想起日本三木清的話,人生,是向著未知旅途的流浪。 人生,你給予我那麼徹底的苦楚,為什麼又不讓我瞭結悲苦的生命,漂泊,我真的有勇氣嗎? 米玲自語著,門外想起瞭敲門聲。
咚咚咚 。
誰呀!昨天不是檢查過瞭嗎,早飯也吃瞭,少來煩我。
被拒之門外的白塵,挪瞭挪步子,轉身,摸索著前面的路,他不知道發生瞭什麼事,他隻靜靜的來,偷偷的走。
門外的腳步聲漸漸遠去,米玲往外面瞅瞭瞅,什麼人也沒有,於是,下床,透過窗,看到一個靠墻探索的人,好生奇异,撓瞭撓碎碎的頭發,喚道: 你找我嗎?
白塵停下腳步,怔瞭怔,背對著那頭, 你,好點瞭嗎?
你,認識我嗎? 米玲打開門,朝他走去。
白塵摸索著,聽到米玲的聲音,有些小小激動,不敢回頭。隻有他自己明白最濃烈的感情難以表達出來,最脆弱的的情感隻能收藏心裡。
封米玲,你怎麼出來瞭? 護士的喊聲攻破瞭這沉静的美好,護士急促的端著醫用品朝這邊過來,白塵正好轉頭,手中的盲人杖不警惕絆到護士,手中的托盤飛出去好幾米遠。 你看看你,怎麼走路的。 護士埋怨到,還好人沒事,隻是摔壞瞭盤子,瓶瓶罐罐落得滿地都是。白塵摸索著蹲下,聽到護士小聲的詆毀,兩眼一抹黑的瞎子也跟著湊熱鬧。白塵笑瞭笑,忙陪不是。
呀! 白塵的手彈瞭一下,隨即感覺手有點麻痹。 你流血啦! 米玲驚訝著,跑過去攙扶他。是那麼阴沉的夏日的天空,炎熱使大地變得靜穆。沒有一朵浮雲,也看不見鳥翅的閃光。蔚藍的天空寂寞的猶如沙漠。
你,沒事吧! 米玲幫白塵包紮著小小的傷口,仿若一月未開的雛梅,胆大妄为的生長。 我叫,米玲,你呢?
白塵。 他搖瞭搖頭,感触著這聲音的清脆寂寥,微微的笑著,心撲通撲通的亂瞭節奏。因該是怎樣的一個女子,因該是怎樣的一個故事。
白塵,好有趣的名字,感覺好幹凈,白塵,對瞭,就是你救我的? 米玲眨巴眨巴眼睛,不敢信任,自己的體內流著他的血。
皎潔的月光裝飾瞭夏夜的星空,也裝飾瞭大地,更裝飾瞭這白色的世界。夜空像無邊無際透明的大海,安靜,廣闊,而又神秘。繁密的星,犹如海水裡漾起的小火花,閃閃爍爍的,跳動著細小的光點,�女的心便在此刻纏繞糾結。米玲坐在床頭,望著星空發呆,回忆白天的那一幕,幹凈的男子,幹凈的心。

  (四)
那次以後,米玲就不再那麼孤獨無助,白塵的健談风趣,博學多聞深深地吸引著她那顆磅礴的心,兩個人很談得來,或許是體內留著同樣血的緣故吧,但白塵深深地知道沒有痛苦的不是生活,不會消散的便不是幸福。時間地點的錯誤又要造就一對銷魂的人。他告訴她他喜歡她的聲音,她的笑;她告訴他,謝謝你,我愛你,要做你一輩子的眼睛,無論友谊或愛情。他被他簡單的話語感動得眼裡沁滿瞭淚,隻要輕輕一碰就會碎,像極瞭他們高漲脆弱的心。
米玲,你是在感谢我嗎?你的愛全体隻是一種回報嗎? 白塵忍不住心中的疑惑,握著米玲的手,看著她,眼裡充滿瞭企求與不舍。期求她的真愛,不舍有一天的離開。
不,我不許你這麼說,這些日子以來,是你給瞭我生命,給瞭我愿望,沒有你,我什麼也不是。 她用唇堵住瞭他的怀疑,激動地心無法抑制此時的熱血湧動。兩個人糾纏著,他忘記瞭自己,她也忘記瞭自己。生命本來就是不堪一擊,如果然的生死相許,那麼,就讓相愛的人永遠粘合。
房間裡靜靜的,俨然聽得見夜是怎樣從蜘蛛網的簷角滑下。落在窗臺花盆裡纖長的飄帶似的蘭葉上,微微的顫悸如剛棲定的蜻蜓的翅膀,最後靜止瞭。夜遂做成瞭一湖澄凈的柔波,停瀦在房間裡,波面浮泛著青澀的幽輝。
白塵,你會永遠這樣愛著我嗎? 米玲偎依在他懷裡,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來日未几,然而她是多麼希望帶走一份完全的感情。I
傻瓜,醫生不是說不許凑近你嗎,我偏要,反正我是兩眼一争光的瞎子,米玲,隻要地球轉著一天,我就陪著你一天,隻要你需要白塵,白塵就在你身邊。 他說著把米玲環得更緊瞭。是心靈對生命的許諾,在月光下,他們相偎相依。 知道嗎,每次在不經意中聽到你對我的輕聲呼喚,就有一種被輕輕揉碎甚至全身震栗的感覺,這種感覺好像是冰沁。 吻過米玲的額,靜靜的環著她,環著他生命的許諾。

(五)
陽光在江面泅渡,簫音如水。翹首凝望,墨綠環山倒影,流動著水的情韻,畫的精靈。 理塵,有什麼話和我說嗎? 白塵看著遠方,也許蕭蕭的世界真的綠葉飄香。
哥,不要和那個傳染病走得太近瞭。
沒事,你看,我這不好好的嗎?
不是,哥,我,哥,我就說瞭吧,新余油锅炉,我喜歡米玲。
呵呵,好啊,喜歡就去追。
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如期盼的那麼浪漫,感動,流淚,隻因自己愛上瞭自己的故事。白塵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問自己,米玲,我拿什麼來愛你,我不過是一個睜眼看不見的瞎子,我到底有什麼資格。在黑暗深處,他静静抹去眼角的毒素。或許,我真的錯瞭,我不該奢望,不該放肆,我是誰,我又有什麼。我什麼也沒有,什麼也沒有!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終究隻是天荒地老的童話。又有誰,能將童話帶入生活,盡情暢想?米玲,我愛你,真的愛,可是,我要拿什麼去陪你海角天涯。
男女之間假使發生瞭愛慕之情,無論是朦朧的還是明確的,無論是在青少年時期,還是中老年時期,都是一個美麗的故事,或許錯誤,或許正確。都不能簡簡單單的對待,因為它是心與心的溝通。

(六)
吳醫生,你說,我能出院瞭嗎?在醫院真的很悶,很無聊,我還有好多好多美作完的事想做呢。
恩,我來呀,就是告訴你好新闻的,理塵已經給你做瞭系統的血液分解,你體內的傳染源來至自身,做作也隻是體內傳染,不會沾染任何人,所以,你隻要抑制好本身的源體,暫時就沒生命危險。也就是說可以出院瞭。然而,你的本源還沒找到,所以,必須每周回醫院做檢查。
哇,真的嗎,吳醫生,太感謝你瞭,真的,太感謝瞭。 米玲無法克制自己的心境,從床上跳下來抱著醫生護士大呼萬歲。
窗外,楓葉開始泛黃,生命的又一次旅程將要開始,喜悅的笑聲傳出心靈的吶喊,原來一切部署得那麼恰當。
夜色闌珊,相守的季節註定深刻骨髓,簫音過處,流水淙淙。
白塵,我出院瞭,你怎麼也不來看看我,你想我嗎?
米玲,忘瞭我吧,我不值得你對我這麼好。
你怎麼瞭,說什麼胡話,忘瞭你,怎麼可能。
那,我已經忘瞭你瞭,你以後也不要來煩我瞭,好嗎
為什麼,你,你怎麼可以說話不算,你說過要永遠在一起的,為什麼。
因為,我已經不愛你瞭。
騙子,你騙人,騙人。
路很美很美,是月劃過的痕。月是路得魂,米玲的笑聲是他的心魂。
那清晰的面龐,深奥的雙眸,早已刻進她疲憊的心,每當他的身影漸行漸遠,她的心,也跟著飄向遠方。那樣一段深入的感情叫她如何輕易放下,那些醉人的記憶叫她如何抹去。小小的溫柔是那麼的輕而易舉,可是為什麼,粉碎的時間卻來得那麼快。一顆心糾結著,快要痛不欲生,黑夜如果可以吞並性命,她盼望結束痛苦。盡管她知道她的重生很難得。手機在他最絕望的時候響起,像拯救生靈的地藏王來得如斯凑巧。屏幕上顯示著白塵。她拿著手機,按瞭綠鍵,卻又欲言而止。不停地抽咽著,淚流滿面,叫人疼爱。
喂,喂,喂,米玲,米玲,米玲你怎麼瞭,怎麼瞭,我是理塵,你還好吧?喂,喂,米玲,米玲你說話,到底怎麼瞭。
楓葉,鋪滿瞭地;蟬鳴,飛上瞭天。他的臉龐,含混瞭她的雙眼。隻記得,病房裡幽幽的笑聲,纏繞指尖的那一剎那,她的心,也為之震动。惋惜,一切的完善都已成為過去。物是人非,按下紅鍵,心如死水。

(七)
夕陽欲頹。那酡紅如醉,漸漸鋪開,化去。天邊的幾絲薄雲隨之點點浸染,向四邊漫開。藍天霎時映上瞭片片醉紅,蔓延,擴散,半邊天被渲染上淡淡的紅暈,清遠,誘人。看著天然地美麗,自己卻心碎瞭一地,原以為,出院以後可以好好的相處,天南地北,长生相隨。然而一句不愛你就結束瞭一切,米玲苦笑著,笑自己,笑世間。既然給瞭我生机,又為何親手毀壞,早知本日,何必當初。白塵,我恨你,不,我恨不瞭。米玲咬著唇,抱著自己单薄的身子,她到底該怎麼辦。她要如何走出來。她缄默瞭,沉默得一聲不響。
咚咚咚
你來幹什麼,我不想見到你。
米玲,你知道嗎,自從那次在病房見過你,我就再也忘不瞭你的笑。
那是你的事,跟我沒關系。
米玲、、、、、、 還沒等理塵說完,她就關瞭門,如果關門可以關掉不想看見的人,那麼,是否,也能够關進來自己愛的人,看一輩子。 米玲,我哥已經有女友人瞭,你就不能看開點嗎?
你走啊,你走!
終於,忍不住肉痛,她歇斯底裡的大喊,她不相信,永遠都不相信。
她把自己關在書房,滿架的書籍,佈滿瞭勤勞的先人耕耘的足跡。她沉浮在書海裡觉得人生的緊迫,分秒的珍貴,惧怕回想在一起的任何點滴。

(八)
盼望是半個生命,淡薄是半個死亡。白塵靜靜的坐在那裡,聽收音機傳來的憂傷歌聲。不是因為寂寞才想你,隻是因為想你才寂寞。光陽可以再顏面上留下印記,而熱情之火的熄滅則在心靈上刻下皺紋。那不是短暫的相戀,是這個世紀最完美的心願。他的思维任意的飄得極遠又極近,漸漸的溶入無垠的瑩白,隻有此時,那顆矛盾的心才得以伸展。
白塵,米玲電話。
喂,有事嗎?
還記得,那天我們在醫院說的話嗎?你說、、、、、、 不等米玲說完,白塵就掛瞭電話,留下嘟嘟嘟的響聲在米玲耳畔放纵的哀嚎。他须要怎樣的勇氣去說服自己,說服米玲。
鈴鈴鈴,鈴鈴鈴。
喂,請你不要掛電話,求求你,讓我再聽聽你的聲音,就隻聽聽你的聲音罢了。 沉默取代瞭所有的言語,淚水打濕瞭兩個人的堅強。 白塵,今天,我就要走瞭,你能來送送我嗎?
對不起,我有點忙。
恩,那不打擾你瞭。 掛下電話,好像掛下瞭所有的生命,疼痛在體內張狂的瘋長,肝腸寸斷。
媽,快點,快點送我去火車站。 白塵慌亂瞭腳步,在房子裡到處亂竄。
出租車在擁擠的道路上行駛,逛逛停停,焦慮的白塵一把推開車門,在途径上瘋狂的跑,他無法把持自己那顆软弱的心,面前的黑暗無法阻擋他。然而可想而知的結局使他靜靜的躺在血泊裡,一個人微笑著。
白塵,白塵,我的兒呀,我可憐的兒、、、、、、 媽媽已經泣不成聲,她無力的抱著滿身都是血的白塵拼命地叫,拼命地搖。
藍湛的天空像空闊安靜的大海一樣,沒有一絲雲彩,空氣濕潤潤的,恍如天使的淚,夾雜著點點苦味。

(九)
她靜靜的坐在那裡,握著他的手,盡管他說過他不再愛她,但當她接到電話的時候還是固執的來瞭,來得撕心裂肺。
日子日復一日的過著,她心甘情願的守著他,給他說他們短暫的快樂,沒有永遠的幸福,給他擦洗身子,擦洗他身上的每一處,可他的痛藏在瞭心裡,永遠成為一個迷。然而她的努力並沒有得到回報,他仍靜靜的,安詳的睡在那裡,不知時日。
生涯得苦與樂她都細心地經營著,她不再叫他白塵,她喚他老公,喚他親愛的。那天,她在病房裡一個人穿著婚紗,親吻他的額頭,然後給他戴上戒子,握著他的手,微笑著說無論你是否醒來,我都守著你,守著你,直到我有一天閉上瞭眼。然而堅強的她還是流下瞭淚,流下瞭所有的偽裝,她抱著他哭,哭得讓人心疼。
老公,今天媽也生病瞭,你必定要好起來,你肥壮的老婆真的好累。
老公,理塵也快要結婚瞭,和雪翳,他們醫院的那個護士。
老公,我想你,真的很想很想,你能看看我嗎,再不看我就老瞭。
......
或許,他有聽到她的聲音,他在屬於他的夢裡與她談戀愛,隻是,時間地點的錯誤,他們無法真正的幸福。
醫生,快來,醫生,快來,快來,他流淚瞭,他在眨眼睛,真的,在眨眼睛。 米玲激動地跑出病房,使出她全身的力氣叫喚著醫生。十年裡,她的痛與不痛都系在他的渺小得沒有的舉動裡,隻要有一點點的希望她都不惜一切的去尽力。
醫生,他是不是快好瞭,是不是。 她像一個小孩似的扯著醫生的白大褂不停地搖晃。
醫生拿著小手電筒扒開他的眼睛,左看右看,嘴角露出瞭微微的弧線,而後還是搖瞭搖頭,闭幕的走出瞭病房。十年來,他看著他們恩恩愛愛,看著他們失失踪落,拐角處,他也忍不住流下瞭黯然的淚。如不是親眼所見,他無法相信一個女人堅守著一個活死的男人十年。
她細心肠給他推拿著,醫生說按摩可以創造奇跡,有人實現過。於是她坚信著這個奇跡,天天給他按摩,一按就是十年,现在,她已不是先前那個美麗動人的女子,歲月在她的臉上也留下瞭足跡。給他按手的時候,他的手輕輕的彈瞭彈,她克制激動,握著他的手說: 我知道的,我就知道你能聽得到,老公,加油好嗎,再努力一點,再努力一點。 窗外蟬鳴漫天,不知疲惫的唱著屬於它們的歌,也許這真是一個好天氣。綠草茵茵,花香入鼻。 老公,再動一下,再一下。 復合著米玲的激動,他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彈著。
醫生,醫生,醫生 她再也忍不住她內心的那股喜悅,握著愛人的手一刻也不願放開。
醫生來的時候她的淚早已爬上臉龐,微笑著,她知道她的努力沒有白費。
奇跡,真的是奇跡,快,快拿儀器來。 快樂的種子要發芽誰也沒有才能去阻擋。 米玲,你先出去等著,這裡交給我們。
坐在醫院的長凳上,她雙手合十,禱告著。十年前,是他給瞭她新的生命,十年後,神一定會再次眷顧她,給他最愛的人重生。時間一分一秒的走著,她按耐不住那份期待,在長廊裡走來走去,嘴裡念念有詞,她向神許諾,隻要她的愛人醒來,她願意折壽十年,不,二十年。

(十)
日子還是平平庸淡,時間簡簡單單的從指尖墜散。
春天,栗樹新葉初發,幾乎還是一派嫩黃,他們是懸掛在屋頂的上方,猶如剛剛翩翩起舞的蝴蝶。他坐在輪椅上正走神的聽著她可愛的妻子講述著這美好的一切。
陽光從窗戶打進來,一縷一縷,金燦燦的,好溫暖。

【責任編輯:好相處】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无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返回列表